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封印之血

[複製連結] 檢視: 6803|回覆: 20

第一章,開始

夜晚,開始,開學了!



在一個小鎮的寧靜夜晚,「搭!」一個聲音劃破了寂靜的夜,把一隻正在熟睡的貓驚醒了

「搭!那隻貓回過頭想看看是什把牠給吵醒,卻又看不見任何會發出聲音的東西「啪搭!」一

個人影自上方出現!這隻貓總算看清楚了,把牠吵醒的是個人,但因為圍著圍巾所以看不見這個

人長什麼樣子,這個人似乎正在傾聽某個聲音,但,在他聽到之前。

「喵~嗚!」這隻貓發出了帶有譴責意味的喵喵聲,好像在說這個人吵醒牠了要他趕快走,說也

奇怪,這隻貓一叫後,那個人就消失了。

過了沒多久,他,出現在一條街上,他一直在奔跑,在跑到一個小巷時,迎面而來的是三個

小混混,他們大概才剛打過架,心情好像很不好,一見到這個人便對他說「喂!你知不知道這裡

是我們的地盤!想過去就讓我們打一頓!」說完就衝了過去,他並不對這幾個人感到害怕,但他

也沒做什麼只是一瞪!那三個小混混就像是看到鬼一樣,飛也似的逃走了。寂靜,又再度回到這

個小鎮,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天色漸漸明亮了起來,這個人也悄悄的離開了。

  夜晚的小鎮,看起沒什麼特別的,可是一到了早上,便有大大的不同,這個小鎮有著許多的

綠意,最漂亮的,是在那一叢綠色花圃中,開得鮮豔燦爛的紅花了。風,徐徐的吹拂著,在這春

暖花開的季節中,有一件事是很奇怪的,因為在這在小鎮中從來都沒有什麼像是強盜或是小偷,

但在街上卻又到處都是警察,他們正在尋找從一個有錢人家中被偷走的值錢花瓶,可是….事實上

那戶人家為了不讓花瓶被偷可是費盡了心思,設了各種機關,但是這個小偷卻在一夜之間把它給

偷走,這對他們來說可是一大恥辱,現在這戶人家的老闆正在尋找這個小偷,打算給他個教訓。

  這一天正好是新學期的日子,小學、中學等都開始上課了,「銀晝!銀晝!」一個金色長髮

的女孩氣喘噓噓的跑向那名叫銀晝的男孩,他有著銀色的短髮,當他聽到那個女孩的聲音就說

「妮雅絲!這麼早呀?我還以為你又像以前一樣,第一天上學就遲到呢!」「可惡!銀晝!你就

別糗我了,你自己還不是一樣!有時候你根本就忘記了!還敢說我!哼!不理你了啦!」她生氣

的說「好啦好啦!對不起!我銀晝‧克拉爾在此向妮雅絲‧森‧盧姆蘭鄭重道歉總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這時「喂依!走開走開!這裡是重要證據的採集點!」一名警察說「他們到

底在查什麼呀?」妮雅絲問道「誰知道?反正不干我的事!啊!快來不及了!我們快走吧!」

「嗯!」接著兩人就往學校的方向跑了,雖然他們用盡全力在跑了,但無情的鐘聲還是在這時響

…………「啊!完蛋了!我們遲到了!銀晝!都是你害的!」「什麼?為什麼是我?我又沒怎麼

樣?」「還說!都是你在看警方搜證的時候逗留太久才會遲到的!」「好啦!我知道了!我也是

受害者呀!」這時他們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啊!等等走這邊!」「為什麼?學校不是在另一邊

嗎?喂!銀晝!」突然銀晝拉著妮雅絲的手往學校的相反方向衝!跑著跑著,竟然跑到學校的後

門去了,當時因為學校建好時學校老師發現這裡老是有不良少年逗留,所以就把這裡封閉了,而

之後的學生是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地方的,他大概是現在唯一知道有這個後門的學生了,「上

來!」銀晝輕輕的跳上柵欄「我上不去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力氣是很小的!」忽然,銀晝

一把拉起妮雅絲的領口,又抱住了她的腰,輕鬆地把她拉了上來「這不就上來了嗎?」他笑嘻嘻

的說道 ,妮雅絲叫道「討厭!你又耍我了!」「快走吧!要遲到了!」「嗯」


待續.........
 

【I CAME FROM HELL】 天空 FC2 阿米巴   請多多死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封印之血

朋友,管家,密論







妮雅絲跟銀晝是從小到大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妮雅絲的性格有點固執又有點喜歡鬧彆扭,善解人

意的銀晝對他這個同年玩伴是有些頭痛,但妮雅絲卻也是銀晝最好的朋友,而且銀晝就是沒辨法

不去管妮雅絲,因為,妮雅絲從小父母親就出車禍去逝了,原本她是住在寄住家庭的,可是倔強

的妮雅絲卻不願意就這樣過日子,於是她離開家,自己租了一間房子,過著打工的生活,就像早

已脫離父姆管教的銀晝一樣,銀晝知道了以後就每個月偷偷的匯了些錢給她,雖然她知道銀晝是

出於一片好意,但她還是原封不動的把錢還給了他。


放學後,兩人在校門口見面「好無聊喔!每次開學典禮都很沒意思你說是吧」「就是說呀!,雖

然不是不是不習慣但是有時候他們真的是說太久了!啊!」妮雅絲突然叫了一下「怎麼啦?打工

了時間到了嗎?」「嗯!抱歉了!我必需去打工了!」妮雅絲說完就往街角跑了,銀晝看她不見

了才慢慢的走回去,走到一半時「喵~!」銀晝回頭一看,是一隻黑貓,牠正坐在垃圾筒上喵喵

叫,銀晝慢慢的向牠走過去,並向牠招招手,又左右回顧了一下,知道沒有人時,那隻貓在轉眼

間竟然變成了一個人,他有著黑色長髮,穿著白領黑外套的西裝,這隻人,不對,是這個由貓變

成的人說「克拉爾少爺,我拜託您下次別再這麼做了可以嗎?要是您出了什麼事,身為下人的我

該怎麼向老爺交待呢?」「哼!我才不管呢!他那個傢伙只會顧及自己的地位,他才不會關心我

這個“沒用”的兒子,還有,我不是說過別叫我少爺嗎?卡爾?」銀晝說道「但是您是吸……

…..一就哨牙」卡爾才說到一半就被銀晝捂住嘴吧並說「嚧!小聲點!有人來了!」然後就

拉著卡爾躲進附的小巷裡,不遠處傳來兩個男人的聲音「這裡沒有人應該可以了吧!」「好

吧!我老實告訴你,其實我丟的不只是花瓶,我還丟了個……就是這樣,麻煩您幫忙了!」「好

吧!我會幫你的,但是這價錢可不會這麼便宜喔!」「哼!你以為我是那種小家子氣的人嗎?告

訴你,我為了找那個東西是可以不惜一切的!」「是嗎?好吧!等事成後我會再和你討論價錢

的!」說完後兩名男子就朝著不同的方向離開了,其中一個人正是那個富有人家的老闆。銀晝等

他們兩個人走得遠之後才離開那個巷子,「卡爾」「什麼事?銀晝…….少爺」「還是改不了

口啊?算了!今天的事就到此為止吧!」「是!少爺!」「還有你要回去吧?」銀晝突然指

著卡爾說「這個嘛..夫人叫我來照顧您所以….」「是嗎?我知道了!那你跟我來吧!」「是的!

那個少爺….」「什麼事?」「那兩個人說的就是您吧!」「是又怎麼樣?反正那本來就是我

族的東西,我只不過是拿回來罷了!而且那個封印…….有特殊的力量….」「是什麼?」卡爾大

惑不解的問「會讓聖吸血鬼,也就是我,它,會讓我能夠不用吸血,只要和人類一樣吃東西就可

以活下去,雖然我不太需要,但是如果落到人類手上…..」「會怎麼樣?」「這個嘛….要看時間

而定,如果持有它太久的話,人,就會變成吸血鬼,但並不是擁有自主靈魂的吸血鬼,而是活

….沒有心靈,只想著找食物的活屍..」「可是封印應該不對人類造成影響吧?」「不!你錯

了!封印還沒有吞嗜人的靈魂之前,它會給持有它的人強大的力量,讓人想要繼續持有它,許多

拿過它的人就是這樣愈陷愈深而變成封印底下的活屍」「如果是樣的話,那個人….他想作什麼

呢?」「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有更大的謎題還沒解開呢!想想看,我來這個地方的原因

….為什麼吸血鬼的封印會在人類手上?為什麼我老爸的力量會漸漸變弱?為什麼暗吸血鬼可

以在白天出現?而我就是為了查出原因才來的!」「……..」卡爾並沒有出聲「就這樣了!卡

爾!你今天就住我的房子吧!」「是!」天色漸漸暗了,一隻貓和一個人,慢慢的,走向那街

角,進入古老的大宅院。

待續............

======================================
感覺上有點詭異
寫到後來覺得自己在寫恐怖小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封印之血

唉唷~

銀晝是聖吸血鬼一族喔

那兩個奇怪男子談話內容也相當詭異

那妮雅斯是不世寄宿在銀晝他家的人類女孩??
 
FF知多少?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C%80%E7%B5%82%E5%B9%BB%E6%83%B3&variant=zh-tw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封印之血

黑影,預約,下雨吧….






  自從那個富有的人家遭竊已經過了半個月了,剛好有颱風過境,這時風不停的吹,雨不停的

下,黑夜中,那個身影又動了起來,在忽亮忽暗的路燈照射下,露出了原本的面貌,一個黑衣

人,他,又出現了,這次的目標是……….


但,他後面有另外一個身影,那個“影”向他撲了過去,可是他早已經消失在“影”的面前,又

同時出現在“影”的後面,接著是一陣扭打,最後則在他的一記手刀下結束了這小小的躁動,夜

又回歸黑暗,然後消失。

  「好。冷。喔!」一大早妮雅絲見到銀晝就向他抱怨道「為什麼這麼冷的天氣還要去上

學?」「這我也沒辨法啊!我又不是政府,說放就放,你對我說有什麼用呢?」銀晝回答她,妮

雅絲又突然問了他一句「銀晝!今天我可不可以去你家?」「啊?為什麼?」「因為你家不是

有個很大的壁爐嗎?如果生些柴火應該就不會那麼冷了吧!」「那你要睡在哪裡呢?」妮雅絲咕

噥了一聲說道「地板」「這怎麼可以?」「那你說呢?」「至少也要睡在沙發或是床上要不然就

」「這麼說你是答應了?」「什…..啊!妮雅絲!可惡!妳又騙我!」「我有嗎?

還有別忘了你答應的喔!」然後妮雅絲就快步的跑向學校大門「….真是的….」銀晝嘆了口

氣,淡淡的一笑「少爺…..您不能辜負那位小姐的期望呀」突然卡爾從銀晝的背後冒了出來..

著有點狡獪的語氣說「卡卡卡卡……卡爾?!」銀晝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嚇,魂倒是飛了一半「呵

呵呵我得去向夫人報告說她的寶貝兒子長大了…..」卡爾陰險的笑著「卡爾你膽子倒不小啊

混蛋!」銀晝馬上拿他的書包往卡爾身上丟「少爺長大了啊….」卡爾繼續說「卡爾!」銀晝也繼

續向卡爾進攻,這兩人個就這樣一路玩到學校,到了要分開時銀晝叮嚀卡爾「卡爾,你今天要注

意一下那傢伙,別讓“他”跑出來了知道嗎?」「是的,少爺」說完,卡爾變成一隻鳥,飛回古

宅。銀晝似乎有想和卡爾揮手道別的意思,但不知為什麼,銀晝始終沒有舉起手來,便自顧自的

走進校園。因為下了幾天的雨,花草樹木也都低下了頭,瀰漫在其中的,是那像謎一般的影,陰

冷的天氣,周遭的氣氛也凍結了起來,一道閃光,一聲巨響,宣告了大雨的來臨。

待續..........
===================================
放寒假了啊!

這幾天真的是蠻冷的說

鐵傲的各位大大要注意保暖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封印之血

鮮血,巨獸,真面目


  漫長的一天又過去了,淅瀝嘩拉不停的下,小鎮經過洪水的洗禮變得清澈,空氣也變得清

新,小鳥也在大雨過後出來覓食,雖然還是很冷,但一鼓暖意已從心頭浮了上來,但在這雨過天

晴的小鎮裡,有件怪事發生了,之前因為下雨時躲起來的動物,趁著太陽出來時,站在太陽底下

晒乾自己那濕透了的毛皮,可是人們發現,這小鎮上的動物似乎變多了,尤其是貓的數量,原本

只有十幾隻,而現在竟然有一、二百隻的貓,牠們佔領了公園,發出的貓叫比車聲還大,銀晝和

妮雅絲也發現了這個異象,但妮雅絲對這些貓並有意見,她只想快點到銀晝家玩,但銀晝就不一

樣了,銀晝指著那些貓說「妮雅絲,你知道嗎?貓,是代表不祥的象徵」妮雅絲摧道「那又怎麼

樣?快點啦!」「真是的,挪,前面就是了!」銀晝指著那古老陰濕的大宅「哇!銀晝!你家

好‧大‧喔!」「是嗎?我是沒什麼感覺啦!」,這時他們走到了那巨大的鐵門前,妮雅絲才發

現,這棟房子還真是...「詭異」啊,大門打閞後,有條小徑通到古宅的前門,入口的樹是柳樹,但

因為很少修剪而導致樹枝過長而垂到地面,形成了一條陰森森的門,兩旁的花圃開著血紅色和深

紫色的玫瑰花,古宅的大門也一像,非常的大,至少也要十個人才能把入口擋住,妮雅絲注意到

古宅的門把,在上面雕的是讓人看不懂的文字,他閞門之後,讓妮雅絲先進去,但在下刻妮雅絲

卻已經倒在他身上了,這時銀晝才發現出現在門口的,是一隻大得足以殺死一頭老虎的巨犬,牠

對著銀晝狂吠,但銀晝也不怕牠反而用一記手刀將牠打昏,這時卡爾才帶著斷了一半,血淋淋的

半隻右手和殘破不堪的衣服衝了出來,「銀晝少爺,您沒受傷吧?」銀晝冷冷的回答「如果我受

傷了牠還會活著嗎?」「是的…..這位小姐…….」「她應該沒事,把她抱到我床上」(別想歪!)

銀晝小心翼翼的把昏過去的妮雅絲交給卡爾,然後把那隻巨犬用單手拖到地窖,接著以最快的速

度回到房間探視妮雅絲,銀晝生氣的問卡爾「卡爾,你為什麼沒有把牠栓好?」卡爾說「不是這

樣的,其實我有栓緊牠,但是牠的力量太大,一下就掙脫了束縛,而我又剛好背向牠,然後…..

銀晝的聲音軟了下來「是嗎?真是抱歉,你的傷…….」「啊?喔!沒事的!只要過半天就會自己

復原了」「是嗎…..那個女孩……」「沒事的…..別擔心」接著銀晝走出了房間。

「血之待從,夜晚的屠殺者,沒有一個人能夠駕馭牠…..但,我可不是省油的燈」銀晝慢慢的說


道,並走向那染上鮮血的地窖,巨犬似乎醒了,牠正處於狂怒狀態,銀晝說「好久不見啦!,看

來不這麼做你是不會想起來的」,地窖的鐵門轟的一聲關上,黑夜就此降臨。

待續.........
=====================================
奇幻?恐怖?

我倒底在寫什麼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封印之血

記憶,寵物,大開殺戒

  
  清晨的老師辨公室接到一通電話,「喂?你好!這裡是學校辨公室。……是的……….兩個人

…..……好的…..我知道了。」喀拉!一聲,老師掛上了電話,轉身拿起了另一支老師的專用電

話,嘟嘟嘟嘟「喂!德爾老師嗎?有兩位學生請假,克拉爾和盧姆蘭,好麻煩您了!」。


雨後的早晨,太陽顯得特別耀眼,鳥兒們在樹枝上吱喳的叫,而牠們的聲音喚醒了一位沉睡的少

女。

  妮雅絲睜開了眼睛看著被窗簾遮住的昏暗房間「喔….我的頭…..?呃…..這裡是……

晝?!」妮雅絲從床上坐了起來剛好看見銀晝打開了房門「妮雅絲,你醒了啊!怎麼樣?沒

事吧?」銀晝一看到妮雅絲坐了起來就快步到床邊「呃?我?沒沒事啊!為什麼這樣問?」

「是嗎?沒事就好!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樓下拿早餐」接著他就走出房間,在出去之前他又叮嚀


了一句「妳放心吧!沒事的。」接著他帶上房門,妮雅絲則是楞楞的看著他離開,「啊?呃

我到底…..」過了不久,銀晝開了門,而這次連卡爾也跟著來了。「妮雅絲,早餐這樣還可以

吧!」銀晝指著手上盤子上的…..….該怎麼說….海陸全餐….「銀晝…...…..誇張了吧..

「啊?不合你的胃口啊?那我再去換」說著就要走出去「啊,不不用了」卡爾突然插了進來

「怎麼可以!妮雅絲小姐,您要知道,早餐是很重要的一餐,尤其是在大病過後,更應該吃早

餐,您說是吧?銀晝少爺」卡爾一轉過頭去看到的是,因為被突然插話而火大的銀晝「卡爾……

說你啊…….你給我閉嘴!你這傢伙怎麼老是搶我台詞,混帳!」「對對對不起少爺….

「這樣才像話你說是吧!妮雅絲喂!妮….呃你沒事吧….」銀晝回過頭去,妮雅絲則是一臉驚

訝又有些恐懼「妮雅絲….還好吧」妮雅絲緩緩的說「他..他的臉..我想起來了….昨天,

我開你家大門的時候有個怪物..而且他..而且他全身都是血然後我我就昏倒了..唔」銀晝

把手放在妮雅絲的肩上並對她說「妮雅絲….你冷靜點你真的確定看到了….」「真的我是真的

看到了我沒有騙你」銀晝沉默了片刻,銀晝看著她,妮雅絲發現銀晝的眼睛,從原來的金色變

成深黑,而且瞳孔變得很細,她的身體現在完全不能動彈了「對不起,但是我不能讓你想起

」銀晝緩緩的說,接著他的臉就湊了過去,當他的嘴唇接觸到妮雅絲的臉頰時,妮雅絲的眼

前忽然一片空白,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銀晝進入地窖後看著那隻巨犬說道「雷,你不記得我啦也難怪,畢竟都過了那麼久了」那

隻叫雷的巨犬並不理會他說的話,只是不斷的扯著栓著牠的鐵圈,接著’’’’一聲鐵圈連接牆壁的

那端被雷的怪力給扯斷,尾端的部分彈向銀晝,但銀晝單手一揮,沉重的鍊子就碎成好幾塊飛向

雷,雷也不閃躲,用巨大的手掌擋下那些碎片,然後衝向銀晝,銀晝縱身一跳,越過雷之後轉過

身,「音散!」用尖銳的指甲劃破了雷厚實的毛皮,在雷的左腿上留下五道深深的抓痕,雷對他

咆哮,但卻因後腿的疼痛而動不了「對不起啊,我也不想,但是只有這樣才能讓你冷靜下來」銀

晝又說「不過呢,不用擔心,我會馬上讓你想起來的!」接著銀晝把手往前一伸用另一隻手輕輕

的割破讓血滴在雷的身上,雷被血滴到之後身體不斷顫抖,過了一小段時間後雷的身體不在顫

抖,銀晝也不再滴血,在他把手收回來之後,他的傷口就自動癒合了,接著他因為有些貧血而坐

了下來,雷這時的傷口也因為血的效力而癒合,然後雷竟然開始說話「銀主人,我終於找到你

了!」銀晝則是有氣無力的回答「唉要讓你相信還真難,不過讓我驚訝的是,雷,你學會說話

啦!」「沒錯!這都要謝謝拉里!是他讓我可以開口說話的!」「呃拉里?他是誰?」銀晝不

解的問「拉里是妖精!他是母親大人請來的新管家!」「是因為卡爾離開的關係嗎?可是,你應

該記得卡爾吧,為什麼你….要攻擊他?」雷搖搖尾巴說「沒辨法,為了確認你真的是銀主人我才

這麼做的」銀晝又沉默了一會兒「雷」「什麼事?」「你可以變回來嗎?這樣我很不習慣說」雷

點點頭,然後身體周圍發出淡淡的藍光,在藍光消失後巨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小黑狗,

銀晝說「這樣才對嘛!這才是我可愛的小狗狗!」變小的雷生氣的說「什麼嘛!討厭!我不幫你

了喔!」「好好好!我知道了!」這時午夜的鐘響了「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共響了十二

聲,雷這時看看銀晝,總覺得他越來越不對勁,「呃銀主人你沒事吧….」「可惡…..今天

是幻月之日嗎?」銀晝的身體有點異樣「是….是啊,?!難道銀主人您還沒過…..?」銀晝的身體

開始變化他的手變得很粗,手指變得很尖,他的背後長出了一對翅膀,但卻沒有羽毛,尖端的地

方還有像牙一像的尖刺,嘴巴露出了兩根細長的獠牙,最可怕是,他的眼睛,眼白變成紅色,而

瞳孔也是,雷知道情況不對轉身衝出地窖,銀晝也緊跟在後,這時卡爾剛好把大門打開,卡爾看

到了銀晝似乎是被銀晝的樣子嚇到了,而銀晝只是撞開他,接著張開他那對令人害怕的雙翼飛向

黑暗的夜色中…….
  在昏暗的路燈照耀下的街道有點可怕,不過警察是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放棄巡邏的,不過今

天的感覺特別的怪,這時有兩名警察經過這裡,「席卡,你不覺今天這裡特別可怕嗎?」另一名

警察回答「怎麼,貝克,你怕啦?」「我才不怕呢,不過還是小心點好,你說是吧」「也是啦,

聽說廣場的貓變多了」「還真是奇怪,還有那個小偷還真是厲害」「哪個小偷?」「就是半個月

前才把羅威家搞得雞飛狗跳,昨天又搶了菲西普家的那個小偷啊」「喔,是他啊,的確,而且他

不只搞得那兩家人雞飛狗跳,連我們警察也給得雞飛狗跳,真是受不了,要是抓到他我一定要好

好教訓教訓他」說完席卡對空揮了兩拳,就在他們要經過路燈時,突然一切都暗了下來,貝克率

先轉身,他看到的是一個長著翅膀的怪物,他第一個反應是開槍,接著他大叫「席卡!開槍啊!

牠是個怪物!」然後席卡也轉過身對著那個怪物開了三槍,那怪物被打倒,貝克慢慢的走過去想

確定牠是不是死了,但他再也看不要任何東西了,因為那個怪物睜開眼睛接著就用他的手貫穿貝

克的心臟,席卡怒吼,又對牠開了好幾槍,但下一刻席卡的頭,已經和身體分家,過了一會路燈

再度亮起,留下的,是一片血紅………………

待續........

========================
我在寫啥啊?

寫完之後再看看

我真的是在在恐怖小說.......

連我自己都很無言.....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封印之血

邀請,相對的存在,要或不要


 
 隔天,在那幢古宅的附近,發生了一件謀殺事件,死者有兩名,都是警察,一個叫作席卡‧藍,另一個


則是貝克‧拉魯希,死相非常可怕,兩個都在死後被刺入木樁,就像千年前的吸血鬼伯爵德古拉殘殺人民

的手法完全一樣,使附近的人們都憂心忡忡也害怕不已,但現在連警方也不知該怎麼做,因為兇手實在是

太慘忍了。

  妮雅絲在到學校的路上時,遇到了老師,「老師早!」「啊,妮雅絲,這個嘛,今天學校不上課

喔!」「啊?為什麼?」妮雅絲疑惑的問「因為這附近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我也不建議你出來,所以趕快

回家吧!」老師說完後就馬上離開了,接著妮雅絲又多逗留了一會兒也離開了,但她卻往銀晝家的方向走

去,「不知道銀晝是不是知道這件事?」她心想。

「叩叩叩!」妮雅絲敲著那沉重的大門,裡面有個人回應「請等一下!」然後她等了一會兒,一個人開

門,那是卡爾「啊,您是妮雅絲小姐吧!請進!」,「??奇怪?你是誰啊?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卡爾楞

了一下說「啊?呃,因為銀晝少爺有和我提起過,所以了,請先進來吧!」「喔,好吧!謝謝你了!」卡


爾鬆了一口氣心想「呼,好險,沒被發現」銀晝剛好從樓上走下來,「妮雅絲?你怎麼來了?有事嗎?」

妮雅絲回答「你知道嗎?今天學校不上課喔!」「我知道啊!」「為什麼?我是出門後遇到老師才知道的

說」「這個啊,我是因為昨天請假,所以今天打電話去找老師才知道的啊」「什麼嘛,我還白跑了一

趟!」妮雅絲嘟著嘴抱怨「好啦好啦,反正我也是閒閒沒事做,我來介紹一下我的新寵物吧!」妮雅絲睜

大了眼問「什麼新寵物?」一隻小黑狗在這時跳上了沙發,叫了一聲「汪!」銀晝把牠抱了起來說「這就

是我的新寵物,雷,牠很可愛吧!」「呃,我可以摸牠嗎?」妮雅絲一臉狐疑的問「可以啊!雷牠不會咬

人啦!」然後放下雷,妮雅絲慢慢的把手伸到雷的頭頂上,然後輕輕的摸了一下,再看看雷,雷牠似乎是

沒什麼動靜,接著雷跑到沙發後,妮雅絲跟了過去,兩個人就在玩你追我跑的遊戲(這兩人是在做啥?)銀晝

在這時把卡爾拉到一邊小聲的說「卡爾,我要出去一下,聽好,不可以讓妮雅絲靠近「那個」房間喔!」

卡爾回答「是的,我知道了!」銀晝這時轉頭看妮雅絲,妮雅絲正抱著雷在沙發上玩(這麼快就變成好朋友

啦!)然後銀晝對妮雅絲說「妮雅絲!我要出去一下,大概兩個小時吧!有什麼事就問卡爾吧!」妮雅絲邊

抱著雷邊說「嗯!我知道了!等你回來你要教我數學喔!」「好,那拜拜囉!」接著銀晝離開,只留下白

掉的卡爾,他心想「不是只有一下子嗎?為什麼是兩個小時?」突然「咕嚕~!」妮雅絲臉紅「啊,對不

起,我忘了,我還沒吃早餐」,卡爾聽到了後說「沒關係,我可以幫你做,請稍等一下」然後卡爾就~飄

~向廚房去幫妮雅絲做早餐,妮雅絲突然爬起來說「等等…...我可不可以自己做?」卡爾吃了一驚「那怎

麼行?您是客人,做管家的當然要好好招待客人」「原來你是管家,我還以為你是銀晝的朋友….好吧,那

就麻煩你囉!」卡爾又楞了一下「我……..….早餐..對!」然後繼續~飄~向廚房,雷這時貼在妮雅絲的

小腿上,「?雷,是你啊,要我陪你玩嗎?」接著她把雷抱了起來,坐到沙發上。

  銀晝出了大門,走到不遠處的街上,看著身旁的樹叢說「傲萊耶的使者,出來吧,這裡沒有陽光!」

一名黑衣人跳了出來跪在銀晝的面前「暗血鬼王傲萊耶,他派你來有事嗎?」,黑衣人說「不愧是下任聖

王,連這麼一點氣息都感覺得到,在下風蓮‧妖,有事相報」「說吧!」「暗血鬼王命小的務必請您前去

聖地一趟!」「聖地?什麼事那麼要緊?」「在下不知,但請您今夜務必前去」,銀晝思索了片刻「風

蓮,我會考慮一下,你回去告訴他!」「是,希望在下會在今夜見到您!」然後風蓮巴披風一甩,人就消

失了,銀晝看著天空「傲萊耶,你到底想做什麼?」接著連他也消失了。

  暗巷裡,一個人,閃爍的眼睛,散發瘋狂的氣息,「銀晝,今晚過後你就再也看不見太陽了」在他要

離開時,另一個人擋住了他,他披著白色斗篷,他,給人的感覺是溫和卻有威嚴的,「傲萊耶,住手吧,
我已經告訴你很多次了,你們一族的平衡是不容被打破的!」傲萊耶不屑的回答他「前世,你知道什麼,

如果我可以統一,那吸血鬼族的力量會更強大,再說,我已經厭倦了躲在暗處的日子了,現在該是我們暗

之一族掌權的日子到了」「你錯了,吸血鬼是靠人類的血液維持的,如果沒有了人類,你什麼都不是!只

是縮在一邊等死的乾屍!」傲萊耶笑道「所以,我才會把封印找出來,加強它的力量,最後,我就會是最

強的人,不老,不死,連太陽都不怕!哈哈哈哈!」傲萊耶瘋狂的大笑,前世嘆了口氣「你這是自取滅

亡,別說我事先沒警告你,希望下次再見時,你會變回原來的樣子,再會!」接著前世展開藏在斗蓬下的

翅膀,飛向天空,「警告我?哼!前世,你和我們是相對的存在,又有什麼資格來管我?」然後傲萊耶消

失在陰影中,銀晝自顧自的走在街上,看到旁邊有家冰淇淋店,剛好肚子餓就買了一個來吃,然後他邊吃

著冰淇淋邊思索著傲萊耶的邀請是否安全,這時右方閃出了一個人,那是前世,「嗨!前世,好久不

見!」前世對他招招手要他過去,等走近時他問「有什麼事嗎?」「你有沒有接到傲萊耶的邀請?」「有

啊,怎麼,你也有嗎?」前世問「你要去嗎?」「啥?大概會,呃」「你最好別去,如果真的要去,小

心點」「什麼什麼跟什麼啊?喂!前世!」前世在這時開啟了空間門,「抱歉,銀晝,我現在只能說這

麼多,再見」然後他消失在空間門中,「喂,什麼東東?真是,每次說話都那麼短,誰知道他在做啥?」

他又想「小心,難到?啊!」他剛好看見附近的時鐘「時間到了,我得趕快回去」。

  銀晝匆匆回到家,一進門,只看到卡爾,妮雅絲,雷都坐在沙發上,卡爾正在鬱卒中,妮雅絲則還是

在和雷玩,卡爾一看到銀晝回來,就馬上變回原來狀態並趨向前,「銀晝少爺,您回來了」「嗯,卡爾,

沒什麼事吧?」「是的!」,然後銀晝轉過頭去問妮雅絲「妮雅絲,你還有事嗎?」「啊?沒有啊,只是

很無聊罷了」「你今天不用去打工嗎?」「不用!我剛跟卡爾借了電話,問過了」銀晝抓抓頭「是嗎?不

過看來你跟雷處得很好嘛!」表面上是這麼說不過銀晝的內心「可惡!雷!你這小子,竟然背叛我,當初

我花了三年才讓你相信我,你竟然……在十分鐘就和妮雅絲處得那麼好!我真是失敗..」「銀晝,那我要

先回家了!」發楞的銀晝回過神來,「什麼?喔!那拜拜!」「拜拜」然後卡爾送妮雅絲出去,「妮雅絲

小姐真是個好人呢」雷小聲的說「是...嗎..雷,這‧是‧怎‧麼‧一‧回‧事?」銀晝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

說,雷沒有回答,不過下一刻他已經被銀晝抓住並倒吊過來,「可惡!雷,你怎麼可以這樣?算了!不理

你了!」然後他放雷下來,接著自顧自的縮在角落搞自閉,卡爾想過去安慰他,但銀晝說「我真是失敗,

我真是失敗,我真是失敗,我真是失敗,我真是失敗,我真是失敗」連卡爾也楞住了。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小桃子selina 於 07-4-10 05:5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封印之血

赴約,危險,天上的使者

  
晚上七點,銀晝還在書房中踱步,過了不久,卡爾進來了,「銀晝少爺,您還沒決定好

嗎?」銀晝停了下來「嗯……看來,我不去是不行了」「…….」卡爾沒有回答,銀晝又說「卡

爾,幫我把那套衣服拿出來」「是」然後卡爾退了出去,銀晝這時坐到桌前,寫了些東西,接著

放下筆,等卡爾來,「依….」門開了,但進來的是雷「雷,是你啊過來」雷聽話的過去,

銀晝把牠抱起來放在腿上,摸著牠的頭,一句話也沒說,雷擔心的問道「銀主人,您沒事

?」銀晝沉默,這時卡爾推開門,手上拉著幾件衣服,銀晝起身,卡爾一邊幫銀換衣服一邊

小聲的說「銀晝少爺,小心點連前世大人都來警告您了,這事一定非同小可」銀晝淡淡的說

「放心吧」銀晝換好衣服,披上一件金邊的黑色大衣說「卡爾,我走了,桌上有封信,如果我

在明天太陽升起前還沒回來,就把它打開」卡爾憂傷的說「好的」雷在銀晝的腳邊蹭,好像不希

望他離開,銀晝蹲下去摸摸牠的頭「放心吧雷,我走了」接著帶上門,離開了……

  銀晝走到墓園的附近,看到今天才剛埋的兩座新墳,嘆口氣說「也許我會像那個人一樣

」接著走到一座陵墓前,那座陵墓的門上寫了些奇怪的字,銀晝伸出了手在上面劃了幾下,

陵墓就自動打開了,自門後出現的是一道長長的樓梯,那道樓梯深得看不見底,銀晝走了下去,

才剛踏下第一階陵墓的門就關上,眼前一遍黑暗,突然,在很底下的地方,有一點,一點點的火

光,銀晝順著那道光走了下去,到了底時,一位吸血鬼拿著火燭站在他面前,那是風蓮,「你好

啊風蓮」「您來了,銀晝大人,請走這邊」風蓮轉頭帶路,銀晝跟著他走,感覺走了好久好久,

風蓮帶著他轉了最後一個角,眼前的不是一遍黑,而是燈火通明的地下教堂,那個教堂大得塞得

下十萬人在那自由走動,向他走來的,是傲萊耶,「好久不見了傲萊耶,上次見面是一百年前

吧」「是啊,好久不見了,下一任聖王似乎在地面上過得不錯嘛」,銀晝問「有什麼要緊事必需

要找我來嗎?」傲萊耶回答「是啊,是有關於封印的事,在門口不好說,請過來吧」傲萊耶帶著

他到一個較空的地方坐下「封印怎麼了嗎」銀晝又問「聽說閣下已經找到第二個封印了,許多人

希望可以趕快先把那兩個封印先送回來」銀晝有些不悅的說「封印都還沒找齊,為什麼要這麼

快?」「這又不是我個人的意見,這是大夥的意思」銀晝更加不悅了「那也不該來問我,傲萊

耶,你不是有搜索隊嗎?難道他們都沒有回應?」傲萊耶擺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說「是有小道消

息不過呢,除了你好像都沒什麼人想去,你想知道嗎?」「什麼消息?」「就是」然後傲萊把

悄悄的在銀晝耳邊說「?!傲萊咳咳咳你這是在做什麼?」傲萊耶突然拿了把小刀砍了銀

晝的背後,銀晝馬上推開他並向他質問「呵呵呵,你實在太不小心了,前世的警告想必你沒聽

」這時其它的吸血鬼被他們兩個出奇不意的舉動嚇到然後許多人開始逃走,最後只剩下二名

吸血鬼,銀晝喘氣,他突然覺得眼前的景物晃了一下,「可惡!傲萊耶,你在那把刀上塗了什

麼?」傲萊耶大笑「哈哈哈哈!這把刀上的毒會讓你的血完全沒作用,你就等著被我砍死吧」接

著傲萊耶衝了過去,銀晝向右躲開,但因為一直失血導致他動作緩慢,傲萊耶不斷向他進攻,左

刺一刀,右砍一刀,銀晝也被迫閃躲,但他的臉頰和左肩還是被各劃了一刀,傲萊耶收起小刀,

換了把更長也更峰利的刀,「傲萊耶!你不知道打破平恆的後果嗎?」傲萊耶舔著刀笑著說「呵

你才是笨蛋,只要我把你還有聖王殺了,吸血鬼的世界統一,什麼後果不後果,我根本不用

怕!」銀晝著急的說「你瘋了!傲萊耶!」傲萊耶沉默了一陣,「你說我瘋了,呵呵,那就看是

誰瘋了,我會讓你知道,我說的是正確的!」然後他又再度衝向銀晝,這時一個聲音,一個溫和

又充滿威嚴的聲音說「住手,傲萊耶」一個人從上方降臨,是前世,「前世,你怎麼會在這?」

銀晝問,傲萊耶怒視這個打斷他的人,前世開口道「銀晝,我早告訴你了,你還是不聽,死了活

該」銀晝聽了很火大,傲萊耶大聲叫道「前世!你想阻止我嗎?」前世回答「我只是來帶他回

去,至於你,會毀滅自己,用不著我動手!」傲萊耶更火了「你這混蛋,老子正要殺了他,你給

我滾開!」「你敢的話就試試看!」前世也忍不住發火了,他張開隻翼威脅道,傲萊耶的氣勢被

他這麼擋也全沒了,他把刀收了起來指著銀晝說「你等著,銀晝,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然後

他就離開了,前世回過頭去,銀晝看起來快要不行了「前世,還真謝謝你啊,不過咳咳咳

可能要先休息一下子」然後他就倒在地上,前世趕忙過去「銀晝!銀晝!….看來不去那裡不行

了,雖然我不是很喜歡,但不去不行了」然後他開啟空間門消失在教堂中……..

待續.............
=======================
其實到這篇才算真正進入主題

眾:那你之前在寫什麼?

桃:前言啊..

眾:...........

下篇預告

治療,回家,我回來了


[ 本文最後由 小桃子selina 於 07-4-10 05:5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封印之血

治療,回家,我回來了


  

  隔天,學校發了通知電話給各個學生的家長,在兇嫌抓到前,學校都暫時不上課,以保學生   

的生命安全,也免得其它家長的抱怨電話像水一樣的流進辨公室。

  這天,妮雅絲又因為無聊跑去銀晝家,她敲了敲門,應門的是卡爾,「卡爾,銀晝他在

嗎?」「不,沒,他出去了,可以晚一點再來找他嗎?」妮雅絲覺得很奇怪,但人家不在也不好

意思去拜訪別人,所以只好先回去了,卡爾關上了門,靠在門上,手中拿了一封信,一封用血寫

的信,上面寫著『卡爾,謝謝你這些年的照顧,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可能已經死了,希望你別

告訴妮雅絲這件事,因為我不希望她傷心,雷就麻煩你照顧了,看來到頭我還是給你添了不少麻

煩啊。實在是很對不起。               413日      銀晝‧克拉爾』

「銀晝少爺……為什麼???」然後低下頭,流下他生來第一道眼淚。

  小鎮東北方,一座安靜的墓園,充滿著死者的哀怨,但卻又是如此的美,白色與黑色相間的

幽暗陵寢在墓園中散發它的魔力,那是哀愁與淒涼共同交織出來的,好像是把,千百世的悲傷都

灌注在其中,讓人不自覺的流下淚來,一道和這股憂傷共鳴的白光降下,不久便消失,也許,是

來默哀的天使吧

  一名白衣男子帶著一位受重傷的黑衣少年降落在陵寢前,那白衣男子放下那受傷的黑衣少年

接著離開,陵寢的門在這時打開,一位白衣少婦和灰衣男子走了出來,將那名黑衣少年帶了進

去,陵寢的門慢慢關上,哀傷,繼續的環繞。

  「銀晝,銀晝……」一個溫和的聲音在銀晝的腦子裡迴盪,「誰?誰在叫我???」「銀

晝,銀晝…….」那聲音非常的溫柔,有一種軟綿綿的感覺,「你是誰?」「銀晝,快,快點醒

來!」銀晝突然睜開眼睛,他看到的不是大的嚇人的教堂,也不是黑暗的墓園,那是「爸?

媽?你們怎麼??」銀晝的母親和父親正看著他,而銀晝則是躺在床上,「銀晝,你醒啦」銀晝

的父親說,銀晝,你怎麼都沒有和我們連絡呢?」銀晝的母親問,她的聲音溫柔和順,看來她就

是剛說話的人「奇怪?為什麼我會在這???」「是前世,是他送你來的,看來你受傷不小

嘛!」銀晝的父親嘲諷的笑道「還不是那個蠢蛋傲萊耶搞的,真是」銀晝也不甘示弱的頂了回去

「好了啦!你們兩個只要見面就吵架嗎?」銀晝的母親勸道,「對了,我記得我失了很多血

」這時,一個有著大大招風耳的女孩走了進來「老爺,解毒藥已經完成了」他拿出一個上面

有蝙蝠雕刻的小瓶子交給銀晝的父親,「多謝啦!」然後又轉頭對銀晝說「少爺,您的身子還沒

好,請躺下」銀晝好奇的問「你是拉里嗎?」拉里說「是的!不好意思,小的要先離開一下」

拉里說完就跑出去了「雷跟你說過拉里的事了吧」「嗯………」銀晝哼了聲,又在想昨天的事

….「銀晝」「啥?唔噁!」銀晝一轉頭,銀晝的父親把解藥的瓶子塞到銀晝的嘴巴,而銀

晝則是痛苦萬分的把解藥吞下肚,「咳咳咳咳噁心死了!臭老爸!你在幹嘛!想殺了我

嗎??」銀晝生氣的說「呵呵呵,難得你回家,當然要好好照顧你一下….」「好了啦琥珀!別這

樣!他應該肚子餓了,我剛好煮了我的拿手菜,銀晝,要不要吃?」銀晝的母親拿出一盤不知名

的食物,放在銀晝的面前「呃那個,翡翠,我看你先收起來吧…..」銀晝的父親有些怕怕的說

「是嗎好吧」銀晝的母親把那盤不知名的菜收了回去,「覺得怎麼樣?」「還可以,只是傷口

有點痛」銀晝又嘆口氣「那傢伙說要殺你啊,老爸」「傲萊耶嗎?無差,反正我活得夠久

正好交接的時候到了這樣我也落得輕鬆」「老爸」「怎麼啦??平常就臭老爸臭老爸的

叫,今天怎麼不一樣啦??」銀晝的父親拍拍他的肩膀說,「你好好想吧,我們先出去吧翡

翠!」接著他們離開了「交接的日子嗎?算一算真的也快到了一千年一次的交接,那傢伙一定

會出現」銀晝默默的思索,突然「啊!卡爾!我忘了跟他說了!」他想起了他在離開家前對卡爾

說的話,「怎麼辨??」銀晝坐了起來,剛下床,拉里就跑了進來「少爺,老爺吩咐,您如果要

離開的話這東西就先帶去吧!」拉里拿了個東西交給他「這是封印」銀晝看著他手中發著黑

光,不大不小外表像是個血塊的東西「這是暗封印,老爸他」拉里交給他之後就退了出去,銀

晝用力的握住那剛拿到的暗封印「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老爸」然後離陵寢。

  卡爾正在收拾東西,他環顧著這幾個月來的種種,懷著憂傷的心情走向大門,雷則是慢慢的

在大廳晃,也許是默默的為這房子做最後的祝福吧,氣氛異常的凝重,緩緩的,離開的時候到

了,卡爾帶著行李,剛開門,一個人站在他面前對他說「卡爾,我回來了!」那個人正是銀晝。

待續............

============================

下集預告.....

第二章,起源

起源,相愛,混沌的孩子

希望大家要給我些意見啊!


[ 本文最後由 小桃子selina 於 07-4-10 05:5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封印之血

第二章.起源

起源,相愛,混沌的孩子



  
  八千年前,世界上並沒有吸血鬼的存在,有的是天使,使魔,人類和其它的動物,天使和使

魔的長相極為相似,但他們的翅膀不太一樣,天使的是白色,而使魔則是黑色,而天使和使魔經

常處於對戰狀態,原因只有一個,天使喜歡秩序和規定,他們希望一切事情都照他們的想法去

做,而使魔想要的是自由,無拘束和強大的力量,而這兩個種族的希望是相反的,於雙方大打出

手,也不知是那一族的先攻擊,他們的戰鬥長達三千年,最後,卻在一個人的出面阻止下結束,

那個人的名字叫作光輝‧盧姆蘭。

  這一切都是從那時開始的,天使們曾經一度攻進使魔的一處小城鎮,並把那兒當作據點,當

時帶領的將軍叫作菲爾‧盧姆蘭,他有著金色短髮,他在天使中也算是俊俏的了,白色的披風和

鑲金邊的鎧甲是他的家傳之寶,他是個極為溫和的將軍,雖然他們已經攻入敵方城鎮,但他還是

不願屠殺住在當地的使魔,他只是定下了在天使族中必須要遵守的規定,其他的就隨便他們,一

天,菲爾坐在圍牆上想著該怎麼做才能進一步攻進對方的下個堡壘,一名銀髮少女從天而降「大

人,這是家父要小女子交給您的!」那名少女拿出一個用布包著的東西,菲爾站了起來,一瞧,

是個使魔「這是你父親是誰?」菲爾並不對使魔抱持敵意所以冷靜的問那名少女「洛威‧亞

修,家父是此城的城主」銀髮少女又伸出拿著那用布包著的東西的手,菲爾也不好意思拒絕於是

走向前並收下,這時他發現這名少女美的驚人,長至腰間的銀白色髮絲像絲綢一像的披在她的肩

頭,漂亮的臉蛋被長髮摭著,如果不是近看是看不出來的,雪白的皮膚像是雪做的雕像卻又充滿

生氣,深藍色的洋裝更襯托出她的白,菲爾忍不住問「妳叫什麼名字?」少女被他盯得嬌羞臉

紅,她小聲的回答「銀心‧亞修」「謝謝妳,呃還有事嗎?」銀心回答「不,沒事,再見」

她嘴上是這麼說,但在那之後銀心每天都去城牆上找菲爾,菲爾也一樣每天去城牆上等銀心,兩

人就這樣萌生出愛的根,但,那是不被允許的。

  一名嬰兒在猛烈的戰火中誕生,「哇啊….哇啊」抱著他的母親忍著痛從逐漸被火烈吞噬的

房子中走出,但背後的一箭,幾乎毀了她曾經一度燦爛的生命,手中的嬰兒還在嚎啕大哭,天使

的最高統領帶著一千名精兵正在摧毀這城鎮,居民也頑強抵抗,但是天使他們放火箭,倒燃油,

使城中燃起大火,打算燒光這一切。

  一名鎧甲戰士衝了進來帶走她,將她抱到一座小山丘上,「銀心!銀心!妳不能死,妳死了

我該怎麼辨?」菲爾痛苦的說「你還記得嗎?那那個的約定?」銀心斷斷續續的

說,「不要!我不要!我求求妳,別放棄啊!」菲爾流下無數的淚珠,臉色憔悴的銀心慢慢的說

「別為我流淚,去為那些痛苦的人民和不願離開的人流吧我累了只是先去等

這時一陣哭聲打斷了她,銀心說「他的名字就留給你取了孩子媽媽唱首歌給你聽」

銀心唱著悲傷且緩慢的曲調,不久哭聲停止,歌聲也跟著停了,菲爾抬起滿是淚痕的臉,看著在

銀心臂彎中沉睡的嬰兒,他是混沌的結晶,菲爾抱起他,「我命你為光輝,願你帶給那痛苦的人

民一線希望!」之後天使族的大將,菲爾‧盧姆蘭從此消失在眾人眼中。

待續............

=====================

下集預告...

打獵,告別,帶來希望的光輝

大家記得要看啊!


[ 本文最後由 小桃子selina 於 07-4-10 05:5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24 , Processed in 3.077265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