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旋律﹝全2章完﹞

[複製連結] 檢視: 2481|回覆: 1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前言:

      這是投稿校刊的文章

    第一次發文 獻醜了

    另外好像有幾個錯字 請看到的版友幫我挑出 謝謝

    ------------------------------------------

    生命...如同一場交響樂

    生命的火花,如數種樂器的合奏,

    總是能震撼人心

    但我們在欽佩演奏者的同時

    是否也該注意,引領著團員的那位指揮呢?



                                                           By 路.里美亞克


    滴答...滴答...

         「下雨了...」一名蹲坐在屋簷下的少女想著,「我...最討厭下雨了...」

    路人們撐著雨傘,走在滂沱大雨中,但沒有,沒有一人注意到屋簷下的少女。

    少女不在意,他黑色的長髮似乎許久未整理,身上的衣服顯得破破爛爛的。

    「對那些人來說...我不過跟野狗野貓相同罷了...」少女想著,「不過流浪久了...也要跟野狗野貓爭食物...連避雨的屋簷也要爭...」

    雖然少女早已過慣了四處流浪、四處被驅趕的生活,有時,難免也會這樣想著,少女伸手梳理了一下自己早已失去光澤的頭髮。

    「我...到底是為什麼生下來的...?」她抬頭看看烏雲密佈的天空,「既然要這樣生活...我何必...活的如此痛苦...如此辛苦...」

    沒想過這個問題的少女,低下了頭想著,這時,一雙腳駐足在少女面前,少女略帶驚訝的抬起頭來。

    「你是誰...?」少女茫然的問著。

    只見那個人影,對少女伸出了手...



    「美拉...美拉...起床囉!」

    「嗯...嗚嗯...」

    在叫喚聲中,跟一股振動下,原本沉浸在夢境中的少女,被拉回了現實。

    少女睜開雙眼,一名有點年紀的男子在她面前微笑著,「早安。」

    「早安...爸爸...」少女揉揉惺忪睡眼。

    「叫妳好久了呢!」男子笑著說。

    「對不起...」

    「快起來吧!要吃早飯了。」

    「是~」

    聽到美拉的回答,男子滿意的笑了笑,轉身出了房間。

    「原來...剛剛是夢啊...」美拉翻身下床,開始找著自己的衣服。

    實在是很難想像,但夢中在屋簷下,狼狽躲雨的少女;現在已經在這,儘管不富裕,但是令少女感到幸福與滿足的家中,尤其是那位收養她,對她來說比親生父親還要值得尊敬的男子。



       「卡洛特!」一個老人的聲音,從屋外傳入正在餐廳擺放餐點的男子耳中。老人的聲音老歸老,卻令人感到中氣十足。

    「來了!」男子放下手上的那籃麵包,匆匆的趕向大門。

    「啊!斐納先生,您早。」卡洛特開門後,一名背著手的老人站在門口,他臉上有一大把純白色的鬍鬚,戴著扁帽,背著一個袋子。

    「早啊!」老人伸手探向自己的袋子,「你的信。」

    「謝謝,」卡洛特接下了信,「不好意思,每次都這樣麻煩你。」

    「唉!你在說什麼啊!」斐納像趕蒼蠅一般的揮揮手,「我跟你認識多久了,跟我說這種客套話。」

    斐納停了一下,「對啦!你家寶貝女兒最近如何?」

    「很好呢!」卡洛特回答。

    「你也不能把她成天關在家裡,」斐納有點訓話般的口氣說,「偶爾也該帶出來走走啊!」

    「這個...」卡洛特遲疑了一下,「我是很想...不過...您也知道那孩子...」

    「也對...」斐納看看手腕上的錶,「啊!時候不早了,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送走老人後,卡洛特邊檢視著信,邊走回廚房,換好衣服的少女,早已坐在餐桌前等著他。

    「啊!不好意思,反而讓妳等我。」卡洛特露出略帶歉意的笑容,「那麼,我們開飯吧!」

    他拉開少女對面的椅子,並坐了下來。

    「我開動了。」兩人一起說道。

    起初,兩人只是低著頭,用著自己的餐點。

    「爸爸,我跟您說喔!」美拉吞下盤中的荷包蛋後說。

    「嗯?」卡洛特正忙著把麵包撕成小塊。

    「剛剛...我夢到了...」美拉說,「第一次...跟爸爸見面的狀況...」

    「是嗎?」卡洛特笑著把麵包塊放進口中,「那不是才不久前的事嗎?」

    「啊?」美拉放下原本想一口飲盡的牛奶,「不是...也快一年了嗎?」詳細的時間,美拉自己也不太記得了。

    只見卡洛特拿起手邊的餐巾紙,伸長了手為美拉擦了擦嘴巴,「跟美拉在一起,爸爸覺得時間飛快啊!」

    少女臉頰略為泛紅的,看著為自己擦嘴的男子。

    「哎呀!我也該出門了。」卡洛特抬頭看看牆邊正在滴答作響的大型古董鐘。

    「可是...您的早餐...」

    「也沒辦法,再不出門可是會遲到的。」卡洛特說,「不用擔心,到了之後,我會再吃點東西的。」

    「嗯...」

    美拉陪著卡洛特走到門口,卡洛特順手拿起掛在門旁衣帽架上的外套,「在家裡也要注意安全喔!」

    「路上小心喔!」

    美拉送走自己的父親後,回到了廚房繼續將早餐吃完,儘管自己一個人吃有點寂寞;收拾好了杯盤後,少女想著接下來要做些什麼。

    出門...自然是不可能了,對流浪十來年的美拉來說,外面的世界在她的印象中,是完全的負面,污穢的環境、人心的冷漠,她寧可在家中無聊而死,也不想要再踏出家門一步。

    她環視了一下客廳,一架褐色的鋼琴擺在牆邊,卡洛特每天晚上總會彈上幾首曲子,畢竟...他是名音樂家;美拉也曾試著彈過,雖然不會說多難聽,但她自己覺得,跟卡洛特所彈出的曲子就是截然不同,跟曲調沒關係,好像有某些更加深層的東西,是她所沒有表現出來的。

    她曾經問過卡洛特:「爸爸,您是個很厲害的音樂家嗎?」

    但卡洛特總是笑著答道:「不,爸爸只是個不怎麼的音樂家。」

    「還是到爸爸的房間看書好了。」在想不到事情可做的狀況下,美拉下了這個決定。

    這個家沒有什麼特別的,真要說的話,卡洛特的房間有一個如小型圖書館的藏書,這些書總是能讓美拉消磨掉整天的時間,只要不出門...美拉哪會理會那些書的有趣與否呢?




        當美拉悠遊在書中的故事世界時,總覺得從窗戶透入的光線開始昏暗了,她抬頭看看窗外。

    「啊!糟糕!又看太晚了。」

    這不是第一次了。

    「我回來了!」卡洛特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

    美拉急忙丟下手上的書,三步併作兩步的跑向大廳,「您回來了啊!」

    「美拉,妳又還沒洗澡嗎?」卡洛特問。

    「我...」美拉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又看書看過頭了。」

    「看書固然好,也要稍微休息一下。」卡洛特笑著說。

    「是~」

    「好了,快去把身子洗乾淨,爸爸先準備晚餐。」

    「我知道了。」



        「啦啦啦...」

    美拉邊擦著略濕的頭髮,口中哼著卡洛特編的小曲,走向餐廳準備用餐。

    「總覺得今天家裡有點暗呢!」美拉這麼想著。

    當她走入餐廳後,卻因眼前的景象驚訝的合不上嘴。

    餐桌上,蠟燭的光搖曳著,在微弱的光芒下,一個蛋糕擺在桌上,卡洛特帶著微笑看著美拉,「驚喜。」

    「爸爸...這是...」

    「嗯?我還以為妳記得呢!」卡洛特說,「今天,是我們見面滿一年喔!」

    「啊...」美拉還沒有卡洛特算得仔細。

    「快坐下吧!」

    兩人分享那不算大的蛋糕。好吃,對美拉來說,美味的程度,僅次於整整一年前,又冷又餓了自己,被卡洛特帶回家後,所吞下的麵包跟牛奶。

    「好了,那麼接下來...」卡洛特把叉子放在還沾了點奶油的餐盤上。

    「啊?」

    只見卡洛特走向大廳,做到了鋼琴前,掀開琴鍵蓋後,輕彈了幾個音,「為了今天,」卡洛特說,「來做首曲子吧!」

    美拉也離開了座位,站到了鋼琴旁。

    卡洛特的手在鍵盤上跳動著,傳入美妙的旋律,一首曲子就這樣渾然天成。

    美拉的身子隨著節奏擺動著,口中也跟著這旋律輕哼了起來:「啦~啦~啦~啦~」

    待卡洛特的演奏結束,「爸爸的曲子還是這麼好聽。」美拉拍著手說。

    「美拉的歌聲也很好啊!」卡洛特笑著說。

    「沒有啦...」美拉略微害羞的說,「人家只是隨口唱唱...」

    「那麼...也趁今天...」卡洛特說,「有些話...一定要跟美拉說...」

    「啊?」

    「對爸爸來說,美拉長大了一歲,」卡洛特伸手輕撫著美拉的臉頰,「但爸爸希望,美拉不只是身體長大了,心靈也要一起成長。」

    「這是什麼意思呢?」對於卡洛特突然這樣提起,美拉略帶驚訝的問。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年,外面實在沒什麼改變,」卡洛特說,「但如今,你的身分,已不是路邊的流浪少女,妳是我的女兒。」

    「爸爸...」

    「或許爸爸這樣說有點不負責任,」卡洛特說,「但爸爸希望...妳能鼓起勇氣走出屋子,我們...是不可能永遠待在屋內的,無論那個時候有多遠,我們總會走出去。那麼,與其到時害怕的走出去,不如現在就坦蕩蕩的踏出第一步,這是,爸爸對妳的期望。」

    「我...」美拉遲疑了一下,「我知道了。」不過最後的回答倒是中肯。

    「乖女兒。」卡洛特笑著說。


    「嗯...呃...」美拉在門口躊躇不前。

        聽了卡洛特的話後,美拉決心要走出戶外,而且隔天起了個大早,選擇人少的清晨作嘗試。但要馬上克服對外界的恐懼,畢竟還是件難事。門口的低矮門檻,卻像堵高牆般難以跨越。美拉緊張兮兮的將頭伸出門口,望了望街道的左右,在確定沒有人後,美拉謹記著卡洛特的話,深吸了一口氣,她的腳略微顫抖的跨出了門,直到踏到了地面後,才鬆了口氣。

    儘管第一步是成功了,但美拉走在略暗的街道上還是十分緊張,不時的東張西望,就好像隨時有個瘋子會拿把刀衝出來一樣。
    美拉沿著街道,往她看起來比較少人的地方走去,直到出了街道後,美拉看到了眼前的景象,緊張的心情一下煙消雲散。除了中央是從街道延伸出來的土黃色道路外,路的兩旁開滿了美麗的野花,美拉在書上雖然看過類似的插畫,但沒有一張畫,比的上她現在所看到的景象。美拉走入了花海中,深吸了一口氣,早晨清新的空氣與花的芬芳進入她的鼻中,第一次,她覺得外面這麼美好。

    然而,這時她聽到了腳步聲從街道那傳來。或許是過去的經驗吧!美拉反射性的躲入了花叢中,只聽到腳步聲越來越接近。

    「不要...不要過來...」美拉打從心底的懇求著。

    「滾開!」

    「不要在這擋路!」過去流浪時期,一些人驅趕她的怒罵聲迴盪在她的耳邊。

    隨著腳步聲的接近,美拉的心越跳越快。

    「哎呀!」一個老婆婆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小妹妹,妳怎麼趴在這個地方呢?」

    「啊?」美拉抬起頭來,一名面露笑容的老婦人站在她身邊,「喔...我...跌倒了。」美拉撒了個小謊。

    「喔...是嗎...」老婆婆說,「走路還是得小心點。」

    「呃...嗯...謝謝您這麼關心我...」美拉已經很久沒跟陌生人說過話了。

    「老伴啊!怎麼啦?」一個老人的聲音傳過來。

    「有個小妹妹跌倒在花叢裡。」老婆婆回喊道。

    「是啊?沒事吧?」那名老人走了過來。

    「沒有,沒事。」

    「不過啊...」老婆婆說,「很少看到年輕人這麼早起來了呢...」

    「是啊!」老公公也附和道,「我還以為啊!只有我們老人家才會晨間散步呢!」

    「不過小妹妹挑個這個地方還真不錯呢...」老婆婆說。

    「怎麼說呢?」美拉好奇的問。

    「呵呵...」老公公笑著,「等等妳就知道囉!」

    只見老夫妻倆人看向遠方,美拉也順著他們的視線看了過去,「哇...」美拉發出了驚嘆。

    太陽從地平線緩緩的升起,花朵上的露水閃閃發光,這片花海變的更加的美麗了。

    「很漂亮吧?」老公公說。

    「嗯!很漂亮!」美拉高興的說。

    「老伴啊!我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吧!」老婆婆說。

    「啊!也是啊!」老公公回答,「小妹妹,走路記得小心啊!可別再跌倒了。」

    「是!謝謝兩位。」

    老夫妻對美拉笑了笑,然後往街道走去。美拉繼續看著眼前的景色。

    「如何?外面不見得都很可怕吧?」美拉不知道看了多久,卡洛特的聲音突然傳入她的耳中。

    「啊!爸爸!」美拉轉頭,卡洛特帶著笑容站在美拉身後,「是啊!」

    「沒想到美拉這麼快就成功了,」卡洛特蹲下身子來,「爸爸覺得很高興。」

    「爸爸高興,我也很高興。」美拉笑著說。

    卡洛特露出溫暖的笑容,「好了!難得這麼早,我們一起做早餐吧!」

    「是!」



        自從第一次走出戶外的嘗試成功後,美拉每天都會試著走出屋子,而且開始往人多的地方移動。她了解了卡洛特的話,她現在已經不是流浪兒了,她可以抬頭挺胸的走在市集中,跟攤販的大嬸們交易聊天,不用擔心被人們所驅趕,儘管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她,但至少她知道,外面的世界...並沒有想像的糟糕。



        時間是一首氣勢磅礡的交響樂,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都會不斷演奏下去。

    當人們沉浸在這首曲子之中時...有時,命運的轉捩點,已悄悄的將他的手,搭上了你的肩...



        今天的夜晚跟之前的數百數千個晚上沒什麼差別,乍看起來...是這樣的...

        卡洛特坐在壁爐旁的沙發上,用著劈啪作響的爐火,看著手上的一本書。

    「爸爸...」

    卡洛特抬起了頭,看著站在一旁的美拉。

    「嗯?怎麼了?」卡洛特說。

    「我...」美拉似乎有什麼事難以啟齒。

    「有什麼話,可以直接說啊!」

    「我...我想...」美拉下定了決心說出她想說的話來,「我想試著自己到外面生活。」

    卡洛特帶著略微驚訝的表情,然後「啪」的一聲闔上書,並從沙發上站起,走向了美拉。美拉不知道卡洛特會怎麼反應,她緊張的緊閉雙眼,直到她感到身體被緊緊的擁住,才略為驚訝的睜開雙眼。

    「美拉...妳真的長大了...」卡洛特緊緊的抱著美拉說。

    「爸爸...不會生氣嗎?」

    「爸爸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會生氣呢?」卡洛特放開了手,「不過,自己生活,可是不是像嘴上說說這麼簡單喔!」

    「我知道,」美拉說,「但就像爸爸以前說過的,總有一天,我會走出去。我走出去了,所以我還想走的更遠,走的更廣。」

    卡洛特露出欣慰的笑容,「但是,在外面可是沒人作伴的喔!」

    只見美拉撲入了卡洛特的懷中,「爸爸的心...永遠跟我在一起...」

    卡洛特輕摸著美拉的頭,「嗯...我的心...永遠跟美拉在一起...」




        「自己要保重身子喔!」

    在大型旅船出航的碼頭上,許多的人們正把握著最後一刻相聚的機會,包括了這對父女...

    「南方的太陽可是很毒辣的,要注意別曬昏頭了。」卡洛特說。

    經過幾天的計畫後,美拉決定往南方的熱帶國度去。

    「自己生活可不簡單,凡事都要注意啊!」連老郵差的斐納也跟著來送行。

    「我知道,」美拉說,「人家已經沒那麼不可靠了。」

    「這倒是很難說喔!」斐納說,「因為之前都有個可靠的父親陪著妳嘛!」

    「斐納老爺爺!」美拉苦笑著。

    「妳一定要好好保重喔!」卡洛特說,「如果覺得很難過的話,還是可以回來的。爸爸隨時歡迎妳。」

    「我不會隨隨便便跑回來的,」美拉信心十足,「我絕對不會讓爸爸失望的!」

    卡洛特笑了笑。

    鈴...鈴...鈴...

    「開船的信號響了,」斐納說,「該上船囉!」

    「那麼,我走了。」美拉拿起腳邊的大皮箱。

    「好好加油,記得寫信回來。」卡洛特說。

    「我會的。」美拉轉身走上登船的木板。

    巨帆揚起,龐大的船身開始向前移動,旅人們向碼頭上的親人揮手,美拉也是其中一個。

    漸去漸遠的渡船,船上的人們已經看不見身影,碼頭上的人們也離開的差不多了,卡洛特跟斐納還凝視著離去的船。

    「會捨不得嗎?」斐納問。

    「說不會...真的是騙人的...」卡洛特說。

    「不過,你也很高興吧?」

    「是啊!」卡洛特笑了笑,「那孩子...終於成功的獨立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啊!」斐納說。

    「我可不敢居什麼功勞啊!」卡洛特說。

    「真是的...你還是這麼謙虛...」斐納說,「不過...這也是你最大的優點吧!」

    「咳咳咳!」卡洛特突然左手按胸,右手掩口的低頭狂咳。

    「卡、卡洛特!」斐納被嚇了一下。

    卡洛特停止咳嗽後,只見他的手上染上了一片紅色的鮮血。

    「卡洛特,難道你...」

    「該來的...還是來了...」卡洛特略為虛弱的說,「雖然...我的願望...達成了...但...我可還不能...就...這樣...走...」

    卡洛特倒了下去,斐納的呼救聲,迴盪在空無一人的碼頭上...

    [ 本文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07-7-22 09:54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回覆: 旋律

    「啦~啦~啦~」

    工作完結束的美拉,一如往常的,輕哼著小曲,打開了在新居地所租的公寓的房門。

    房間的構造很簡單,一間房間擺著床與桌椅,充當臥房、書房兼客廳,還有一間廚房與廁所,對普通人而言,這裡是小了點;但對流浪過的美拉來說,只要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她就很滿足了。

    離開卡洛特也已經過了幾個禮拜了,剛開始或多或少有些不適應,如找工作跟作飯,不過現在已經正常,工作也算順利。令美拉有點在意的就是,目前所寄給卡洛特的信,都還沒有回音,她有點擔心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了。

    「不過...再幾天...」美拉想著,沒錯,再過幾天,就是她與卡洛特相見的兩週年,她要回去跟他最敬愛的父親,度過這個只屬於他們父女倆的日子。

    當她正想放下手上的包包,來準備晚飯時,房門傳來敲門聲。

    「來了!」美拉打開門,外面站著位令她吃驚的訪客,「斐、斐納老爺爺!」

    一個老當益壯的老人站在門口,「唷!美拉,好久不見了!」

    「您也是啊!一段時間不見了。」

    「最近過的還不錯吧?」斐納問。

    「嗯!還不錯。」美拉說,「不過,您為什麼會來這呢?」

    「呃...」斐納遲疑了一下,「我...辦點事...,先不說這些,這個給妳。」

    斐納遞出了一封信,「卡洛特托我帶來的。」

    美拉一聽是爸爸的信,剛剛進門時的煩惱一掃而空,她連忙接下並拆開了那封信:

    「給親愛的美拉:

        已經幾個禮拜不見了,最近過的怎麼樣呢?有沒有好好的吃飯啊?

    爸爸過的還不錯,只是少了美拉有點寂寞而已,講這種話,還真不像個大人啊!」

    美拉讀到這裡,笑了一下。

    「再過幾天,就是那個日子了吧!我相信妳應該會回來,我們再一起過,就像去年一樣。

    備註:斐納先生去辦點事情,跟斐納先生一起回來吧!趕的上的!

                                                          祝 身體安好

                                                                  卡洛特」

    儘管有點短,但收到這封信,美拉覺得無比喜悅。

    「爸爸果然沒有忘記我。」她將信擁在懷中,就好像卡洛特的體溫還在上面一般。「爸爸最近好嗎?」

    「呃...不錯啊!」斐納似乎有言難吐。

    「您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呢?」美拉注意到斐納的異狀,「可以儘管說的。」

    「不!沒什麼!」斐納連忙擺手,「時間有點晚了,我該回去我親戚家了。」

    「您路上小心。」

    「喔!嗯!」



       「嘎啦!嘎啦!嘎啦!」

    馬車在路上奔馳著,上面除了馬伕外,還坐著名少女與老人。

    在那個重要日子前一天的黃昏,美拉跟斐納搭上了渡船,經過了一夜的航行,回到了與卡洛特道別的碼頭。兩人招了部馬車,往著村莊的方向去。

    經過森林小路後,映入美拉眼簾的,是第一次走出門的那片花海,村莊已經不遠了。

    隨著接近村莊,斐納的臉色卻越來越沉重,但美拉沒注意到,她只知道,再過不久,就能跟她最敬愛的父親見面了。才剛下馬車,美拉就飛也似的奔向那個熟悉的房子,完全不顧還有個老人在她身後緩步而行。

    一陣悠揚的鋼琴聲從卡洛特的家中傳出,是卡洛特曾彈過的曲子。

    「是爸爸!」美拉想,她又加快了腳步,「奇怪...」她邊跑邊注意著那個旋律,「不對!跟爸爸不一樣!」

    她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奔向房子,並打開了門。

    只見裡面擠滿了人,一個人坐在鋼琴前彈奏著,但那人不是卡洛特,是一名身穿燕尾服的少年。

    「不愧是傑克啊...彈的真是不錯...」

    「當然,他可是被稱為『天才神童』的。」

    「況且這還是卡洛特大師的曲子啊!」

    美拉聽到身邊的村民們的談話,「請問...」她向村民詢問,「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啊?小妹,妳不知道嗎?」村民有點詫異的說,「今天凌晨,被稱為『神之手指』的卡洛特大師去世了。」

    一聽到這句話,美拉覺得好像有塊大石頭壓在她的胸口,呼吸變的十分困難。

    「不過還真可惜啊...沒有人能像卡洛特大師一樣做出如此動聽的曲子啊...」

    「音樂界損失了一名人才了...」

    村民自顧自的討論著。

    傑克彈完了曲子,起身向圍觀的人們鞠躬致意,人們群起掌聲。只見全部的人看向鋼琴上的一個雕工精美的盒子,沒有動靜,傑克略帶失望的離開。

    「請問...這又是?」美拉又問。

    「詳細的狀況,我是不了解啦!」村民說,「不過我是聽說,卡洛特大師留下了遺囑,說只要能彈奏曲子解開那個盒子,就能繼承他所有的遺產跟『神之手指』的稱號。」

    這時,美拉身後的門敞開,斐納走進屋來,「啊!斐納先生。」門口的村民說。

    原本在鋼琴旁,叉著雙手看著傑克彈琴的一名男子,聽到了村民的話,走了過來,「斐納先生,一段時間不見了。」他伸出一隻手來。

    「是啊!維斯。」斐納跟男子握握手,「對了...見過美拉了嗎?」

    維斯轉頭看向美拉,「您....您好...」

    維斯身穿西裝,梳著西裝頭,唇上還有一條短髭,帶著十分嚴肅的表情,在他的臉突然轉向美拉時,美拉有點被嚇到。

    「妳就是...卡洛特的養女...美拉嗎?」維斯問。

    「是...是的...」美拉說。

    「妳好,我是妳父親的朋友,樂評家,我叫維斯。」

    「我爸爸去世...是真的嗎?」美拉只想知道這件事。

    「我很遺憾,是真的。」維斯說,「卡洛特很努力的維持自己的生命,直到今天凌晨,才離開了人世。」

    「怎麼...這樣...」美拉頹然的跪坐到了地上。

    「還有沒有人要試的?」維斯看了一眼失意的美拉,然後抬起頭來喊著。

    場內鴉雀無聲。

    「那麼,我...」

    「我。」

    全部的人的目光,移到了跪坐在地上的少女。

    「美拉小姐,妳可以嗎?」維斯問。

    「我...我沒關係...」美拉站起來,「請讓我試試。」

    「我知道了,請吧!」

    美拉在眾人的注目下,走向了那架對她與她的父親而言,有著滿滿回憶的鋼琴。

    「她怎麼可能嘛...」

    「就是說啊...」

    一群應該是已經挑戰過的人,在旁邊輕聲的說,他們已經認定美拉絕對辦不到。唯有剛剛才演奏完的傑克,很有風度的注視著美拉坐上了位置。

    「爸爸...」美拉想著,「在這個日子裡...我能彈的...只有那一首了...」

    美拉的手開始彈奏,是一年前的那首,那首為美拉而做的曲子。

    但其他的人都沒聽過,觀眾們沒有評語,只是靜靜的聽著;而剛剛已經挑戰過的那群人,在一旁開始冷嘲熱諷了起來,只有傑克靜靜的聽著。

    維斯聽到了一半,轉身走出了屋外,斐納見狀也跟了出去。

    「連維斯先生都聽不下去了。」

    旁邊的嘲諷已經越來越誇張了,但美拉不在意,只是用著懷念父親的心情,繼續的彈奏著。


       「美拉彈的曲子就這麼糟嗎?」跟著維斯走出屋子的斐納問。

    「斐納先生,您知道,為什麼我會當樂評家嗎?」維斯突然這樣說。

    「嗯?」

    「二十年前...對...就是那個時候...」維斯說,「我那時對音樂完全沒有興趣,一點都沒有...但...直到那個笨蛋出現在我的面前...」

    「卡洛特嗎?」斐納問。

    「嗯!」維斯說,「我從沒聽過這樣的音樂,不只是那個曲子的旋律而已,他還能讓旋律中帶著作曲者跟他的感情,唯有他,才能將曲子的精華發揮到淋漓盡致,所以他才有『神之手指』的稱號。如果不是他,我現在也不會是名樂評家了。」

    「那麼...美拉的曲子...」

    「沒想到...卡洛特...成功的將他的女兒,教育成與他相同的人...」維斯說,「明明聽起來輕快的曲調,卻隱約有著思父的悲傷情感...卡洛特...你成功了...」

    一隻手拿著一支紙菸出現在維斯面前,「斐納先生...」

    「來一根吧!」斐納說。

    「我已經不抽菸很久了...」維斯說。

    「就當作是...慶祝卡洛特的成功...」斐納說。

    維斯看著斐納的臉好一陣子,「那...就一根吧...」



        美拉的演奏結束了,旁人並沒有掌聲,從開始到現在不斷說閒話的那群人更不用說。她不在意,她只是想,將懷念卡洛特的心情給彈奏出來。

    「卡啦!」

    聽到這聲音,全部的人嚇了一跳,連美拉都不例外,在許多人經過挑戰後,都不曾開啟的木箱,這時緩緩的敞開了。

    「恭喜妳,美拉。」不知什麼時候進到屋裡的維斯說,「妳成功了。」

    「這不公平!」挑戰過的人群起抗議,「只有她知道這首曲子,她當然能開。」

    「太難看了吧!」原本靜靜聽著演奏的傑克開口說,「你們這樣還有資格自稱音樂家嗎?」

    「什麼!?」

    「我完全認輸了,」傑克說,「輸給了美拉小姐。」

    「看來...在你們這群人中,只有傑克有資格稱為音樂家。」維斯說,「就算你們彈這首歌,這個箱子也不會開啟的。美拉,看看箱子裡吧!」

    箱子裡只放著一封信,美拉拆開來閱讀:

    「給 美拉:

         希望第一個看到這封信的是妳,如果不是,那就是我太天真了。

    真的很對不起,我瞞著妳自己的身分一年多,但我從不認為我是個厲害的音樂家,對我來說,音樂這條路,是沒有盡頭的。妳打開了這個箱子,也代表這一年多來,妳在我身邊,真的吸收了不少東西,希望妳還能努力,記得我們說過的話...爸爸的心...永遠...永遠跟妳在一起...

                                                          對不起

                                                不負責任的父親 卡洛特 留」

    「爸爸...」美拉的淚水流了出來,美拉緊擁著那封信,「爸爸...」



        時間的這首交響曲,又結束了一個小節,一年又過了。

    「爸爸...」

    這裡是教堂旁的墓地,身穿華麗禮服的美拉,站在一塊墓碑前。

    「我要出發了...」美拉說,「經過維斯先生的訓練,我要踏上自己的旅程,我也想像爸爸一樣...我想用我的歌聲,感動更多的人,而且...我找到了一名很好的搭檔了。」

    美拉轉頭看著身後的傑克,「今天,我是來向您道別的。」

    「美拉小姐。」兩名壯丁扛著卡洛特所留下的琴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麻煩兩位了。」

    「啊!不會不會。」

    「拜託你了,傑克。」美拉說。

    「我知道了。」

    傑克走向鋼琴,卻突然聽到所有琴鍵一同按下的巨響,在場的三位男士都被嚇到,唯有美拉還是很平靜。

    「美拉小姐!」

    「沒問題的...」美拉看向鋼琴,「爸爸...您想自己來嗎?」

    鋼琴沒有反應,「那麼...就用那首歌吧!就是那首...屬於我們的歌...」

    只見琴鍵開始自動的起落,如同有個隱形人在上面彈奏,兩名男子的下巴快脫臼了,傑克則是注視著琴。美拉兩手置於胸前,開始唱歌:

    「春天接近,嫩芽萌發

    夏天停留,花兒朵朵開放

    秋天駐足,樹葉飄落

    冬天未過,大地一片銀白


    儘管四季變化不斷

    我們相見的事實不曾改變

    記得那時的細雨中

    您溫暖的手緩緩伸向了我


    雖不知時間已過多久

    但我心中的感激未曾改變

    我以生命感謝著您

    謝謝您使我了解

    生存的意義多麼美麗


    我誠心感謝命運安排

    與你的相見

    讓我輕拉你手

    一同起舞

    我誠心感謝命運安排

    與你的相見

    讓我輕拉你手

    一同高歌


    啦~啦~啦~啦~啦~」

    當美拉唱完後,不知何時,週遭圍了許多村民,他們完全不在意鋼琴會自動彈奏,而且為美妙的琴聲與歌聲開始鼓掌。

    「美拉小姐。」一名修道士走向了美拉,「不知道能不能將這琴留在教堂中呢?這可是奇蹟。」

    「爸爸,您說呢?」

    只見鋼琴發出了幾個音,「您這是答應了吧?」美拉說。

    「美拉,該走了。」傑克看時間不早了,開口叫道。

    「那麼...我走了。再見,爸爸。」


    無論人的生命多長,總有一天,會走向終點。

    但有某些人卻能讓後世永遠的記住他們,沒錯,偉大的音樂家就是其中之一。

    現在,一名少女,沿著他父親所鋪下的路,開始了自己的旅程,相信他們的名字會被永遠記得,記在每個受到感動的聽眾的心中。

    少女的歌聲,似乎還迴盪在教堂附近,伴隨著...那奇蹟之琴的琴聲...

    「我誠心感謝命運安排

    與你的相見

    讓我輕拉你手

    一同高歌


    啦~啦~啦~啦~啦~」



    ─完─

    [ 本文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07-7-22 09:59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14 , Processed in 3.063733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