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燕陳

【長篇小說】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複製連結] 檢視: 5583|回覆: 33

回覆: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第十一章  奪回大樓設計圖(三)
這個豪宅戒備森嚴,連死角也有保鑣巡邏著,郁絲幾次都想趁守衛走過時跑進去,可是都因為下一批守衛給逼得作罷。
  
「這個屋子警衛竟然也有警察,這個屋主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郁絲躲在圍牆外。
  
「妳是郁絲小姐吧?」一個人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郁絲的背後。
  
「糟了,被發現了嗎?」郁絲害怕的看著人影。
  
「別擔心,我們是來幫妳奪回設計圖的。」與郁絲說話的正是依絲蒂,依絲蒂飄逸的秀髮,在陽光的照射下,透出亮麗的金色。
  
「妳們是爺爺請來幫忙的。」郁絲鬆了口氣。
  
「看來我們是第一個到,沒看到那個滿臉欠揍的矮冬瓜。」焰太打量四周。
  
「笠原是個很刁鑽的人,他可能已經進去了。」蝶露出親和力的微笑。
  
「算了,反正矮子比較會鑽洞,他可能鑽狗洞了。」焰太和笠原八字相剋,要
他認同似乎不可能。
  
「小綠,妳待在這吧。」依絲蒂溫柔的蹲下來摸瓦倫綠的頭。
  
「我不要,我不想讓姐姐像那個時候一樣,我想要當姐姐的盾,我不要姐姐一
直自己承受這些強大的壓力。」瓦倫綠激動起來。


在森林裡,有一個漂亮的瀑布,瀑布落下處,陣陣的漣漪閃著銀白色的光澤,一堆小孩在那裡玩耍,只見一個女孩子坐在樹下教小女孩們編花圈。
  
「姐姐好厲害喔,我怎麼都編不起來。」其中一的綁馬尾的小女孩洩氣的說。
  
「來,姐姐教妳。」少女將小女孩編不起來的花團接過來。
  
「姐姐,明天就是妳的生日,我要送妳生日禮物喔。」瓦倫綠興高采烈的靠過
來。
  
「姐姐會期待的。」少女露出笑靨,這名少女就是依絲蒂,她金黃色的長髮透
出光亮,樹蔭也難掩她亮麗動人的氣質。

  
「這個花好漂亮喔,摘去給姐姐當生日禮物。」在依絲蒂生日的當天,瓦倫綠
從村子出發要去幫依絲蒂慶生,路上一叢藍色的小花吸引了瓦倫綠的目光。

到了依絲蒂所住的村子時,瓦倫綠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影像,映入眼簾的竟是
烈火沖天、滿地的死人,瓦倫綠害怕的一直向後退。
  
「怎麼會這樣…」瓦倫綠眼淚奪眶而出,本能迫使她全身顫抖無法克制。
  
「不對,姐姐!姐姐!妳在哪?依絲蒂姐姐!」瓦倫綠失神了一段時間,才回
過神來,慌張的找著依絲蒂。
  
「姐姐?」瓦倫綠在村子的廣場終於找到依絲蒂,艷紅的火光映著依絲蒂的背
影。
  
「這裡已經沒有人了,已經沒有人了。」依絲蒂轉過身來,表情顯得無奈、沮
喪。
  
「這是怎麼回事?」笠原和雷姆特奔進來。
  
「依絲蒂小姐!?」雷姆特害怕的看著依絲蒂。
  
「這…」笠原見到如此景象,精神狀態也開始不穩定、焦躁起來。
  
「前輩!?」

  
「小綠…我知道了。」依絲蒂被瓦倫綠的話所感動。
  
「咦?喂!你該不會要硬闖?」焰太看著希爾文不客氣的直接往大門走去。
  
「沒有道路就應該自己開一條。」蝶也微笑的跟著希爾文往大門走去。
  
「真是的,都是些自我中心的傢伙。」焰太無奈的也跟著兩人直接往門口闖。
  
「這裡禁止進入!」保鑣見希爾文腳步不停的直接走來,都拿出槍來。
  
「哇!」保鑣都受到「闇月魂衝」的衝擊,都被強烈的月之力彈開,只見強力
的鬥氣一直往屋裡移動,所有的保鑣都如斷線風箏般,四處飛開。
  
「我們趁著騷動快進去吧。」葵伊絲見警力都被希爾文吸引去,領著另外兩人
跑入豪宅裡。
  
「這樣挺不錯的,我也懶的把力氣用在小囉嘍上,這樣正好省了不少功夫。」
村正對於打小囉嘍這種麻煩事,感到麻煩,葵伊絲的方法正合村正胃口。
  
「我就知道你喜歡這種方式。」葵伊絲嫣然一笑,卻讓看得如癡如醉的司馬逸
撞到一旁的柱子。
  
「阿逸,不要耍寶了。」葵伊絲嘆氣的說。
  
「對…對不起。」司馬逸不好意思的道歉。
  
「變態跟蹤狂可要跟好了,不要像上次讓你的公主難過了。」村正強忍住笑。
  
「外面好像騷動起來了。」笠原一行人爬著通風口。
  
「其他人大概也行動了吧。」笠原領著雷姆特和玥兒前進。
  
「前輩,我們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我這麼高大,擠進來真的好擠喔,玥兒是
女孩子,你怎麼叫人爬通風口,這樣她的衣服會弄髒的。」雷姆特一連串的抱
怨,讓笠原聽的很不高興。
  
「就快到了,不然你想和希爾文一組嗎?」
  
「希爾文先生看起來很恐怖耶,我還是爬通風口好了。」雷姆特知道笠原在生
氣,不敢再抱怨下去。
  
「到了。」笠原踢掉了通風口的其中一個蓋子,跳了下去。
  
「這個房間看起來好豪華喔,玥兒,對不起,把妳的衣服弄髒了。」雷姆特和
玥兒也跳了下來。
  
「沒關係。」玥兒微笑的搖頭。
  
「咦?」雷姆特發現玥兒的貓,毛都豎起來。
  
「怎麼了?」玥兒也看著貓。
  
「這個氣息是…」笠原也警戒起來。
  
「哇啊!」突然一個很快的人影,一拳打倒了笠原。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4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第十二章  奪回大樓設計圖(四)
  在豪宅的房間裡,氣氛顯得沉重,一個高大壯碩的身影出現,笠原正要站起,看到那個人影顯得很驚訝,那個人表情沒有多大的起伏,卻讓在場的三個人感到一種恐怖的壓迫感。
  
「怎麼是你?」笠原停頓了一陣子才說話。
  
「高…高井刑部。」雷姆特也認出那個人。
  
「好久不見了,沒想到你還記得我。」高井的聲音雄厚帶有點沙啞,他的眼神

沉靜平穩,四周的時空好像瞬間停止了一樣。
  
「你還是一樣,這麼會裝模作樣。」笠原冷笑的站起來。
  
「你也一樣嘴巴不饒人。」高井的態度雖然還是一樣冰冷,嘴角卻微微上揚。
  
「前輩和高井刑部很熟嗎?」雷姆特聽兩人的對話,知道兩人是舊識。
  
「其實我早就知道會在這裡遇上你了。」笠原緩緩的走到高井面前。
  
「為什麼?」高井的情緒有些微起伏,似乎對笠原的話感到訝異。
  
「當我知道被害人有身世背景時,我就知道忠厚的你一定也被捲入。」

突然在一旁的屋頂上掉下一個人,那人快掉到地上時才站穩腳步,顯得狼狽。
  
「躲在一旁觀察人,你以為你是誰?」笠原白了那人一眼。
  
「前輩是怎麼打中他的,前輩明明一直站在我們面前。」雷姆特看著笠原的背
影。
  
「高井你在做什麼?還跟他閒話家常,快打敗他。」那個人被笠原白眼,生氣
的大吼。
  
「是。」高井對那人點頭之後,直往笠原去,高井的攻擊方法雖然單純,笠原
卻露出備受壓力的表情。

只見高井的拳頭如驟雨而下,笠原竟然輕易的就被高井擊飛,笠原要著地的瞬間,高井已出現在笠原面前,一拳揮來,雷姆特見笠原危險,趕緊利用火焰拳支援,高井頭也不回,卻輕易的閃過,高井回身一拳打在雷姆特的背上,由於這拳力量威猛,雷姆特摔倒在地上,卻成功的阻止了高井要打在笠原身上的那拳。
  
「笠原、雷姆特!」玥兒想過去幫忙,卻被旁邊的另一個人擋住。
  
「我來當妳的對手,要是那高井看到這裡有女孩子就麻煩了。」那個人最後一
個字才剛說出口,手上的刀馬上出鞘的直逼玥兒。


在豪宅的正門口,只見希爾文的劍揮動,敵人都被切裂的倒了一地,其他三人不用動手就輕易的進入,倒下的敵人都倒在華麗的紅地毯兩旁,可見希爾文出手的精準。
  
「這個傢伙出手真狠辣,那些人都因為一刀傷中致命傷而死亡。」焰太雖然只
是看了一眼,卻看出對方的實力。

眾人正要走上樓梯時,只見兩個人影擋住了眾人的去路,其中一名是個女子,她的長髮銀藍及腰,淺紫色眼珠,蒼白而毫無血色的肌膚,全身衣飾均以獸皮及純銀製成;右耳上帶著雙圈銀耳飾,手肘上戴著多環手鐲,手指上戴著刻有古老咒文的翼銀戒,手上的翼銀闊劍也刻著古老咒文;另一名是個男子,他有著金色的長髮,手上拿著摺疊扇
  
「糟了,這兩個人是這個豪宅裡的高手,那個女孩是蕾亞˙芯˙薇兒,是個魔
法劍士,那名男子是夜之月,他是用扇的高手。」郁絲看到兩人開始害怕起
來。
  
「蝶,妳先帶郁絲去奪回設計圖,這裡交給我們就行了。」焰太見郁絲看到兩
人很害怕,轉向蝶說。
  
「正好,我也有點事要做。」蝶牽著郁絲,只見大量的蝴蝶飛起,兩人的影子
就消失了。
  
「你要蝶離開,我們可能會很難搞定。」依絲蒂發現希爾文竟然站到對方陣營
去。
  
「希爾文!你這傢伙!」焰太見希爾文再次背叛,生氣的瞪著希爾文。


在豪宅二樓的走廊上,葵伊絲因為有事先調查,三人很快的就到閃過了所有的守衛,直達三樓樓梯。
  
「妳還真行,這種事也調查的出來。」
  
「我自有門路,這可是商業機密。」
  
「我們好像釣到大魚了。」村正停下腳步。

三樓的樓上緩緩的走下一個女孩,淡藍近乎銀色般的長髮,金色的瞳孔猶如寶石般閃耀;細彎的柳眉配上櫻紅般的粉唇,猶如神之手創造的標緻面貌,比精細雕刻出來的陶瓷娃娃還要美麗。
  
「我們的行動還是有人料中。」葵伊絲佩服的看著眼前這名少女。
  
「小葵!」只見葵伊絲所站的地方出現了裂縫,司馬逸緊張的喊。

葵伊絲閃開的瞬間,裂縫噴出可怕殺傷力的鬥氣,地板受到強力的鬥氣所震,崩出了一個大洞。
  
「是希爾文,他竟然背叛了。」那個裂縫正是被希爾文的劍所劃開的,希爾文
和焰太正激烈的對打,依絲蒂也和蕾亞對打,夜之月從裂縫跳起來擋住了三
人。
  
「這樣才有意思,我的對手已經決定了。」村正走到站在三樓樓梯的少女前。


三樓的樓上,蝶帶著郁絲尋找豪宅主人的房間,蝶突然停下腳步。
  
「蝶小姐?」
  
「有麻煩的事要處理。」蝶和善的笑就消失在蝴蝶群裡。
  
「蝶小姐!」郁絲見剩下自己一個人,開始害怕起來。
  
「有入侵者!」守衛衝過來圍住郁絲。
  
「糟了!」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4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第十三章 奪回大樓設計圖(五)

豪宅的屋主房間顯得金碧輝煌,傢俱都是鑲有金邊的美麗刻紋,地毯是深紅色

毛料的地毯,一旁的椅子是呈現銀白色的光澤,扶手及椅子的四腳都有著漂亮

精細的雕刻,圓柱型的紋路,展現出高雅的貴氣;在右牆上有一個架子,架子

的四邊都有著獅子樣的金色裝飾,上頭檜木製桶子裡,放著一張設計圖;屋主

將設計圖取下觀看,露出了稱羨的表情。
  
「真是藝術,利用不同的塗料,使光反射到人眼裡的波長不同,竟可以讓它表
現的這麼真實。」屋主興奮的撫摸著那幅設計圖,眼神像是被圖的魔力所吸
引。
  
「老闆,那個女孩又來了。」一個保鑣走進來。
  
「什麼!?把她抓起來,不對,將她殺了,這種藝術只有一張就夠了。」屋主
本來只是緩緩的說,突然像是想起什麼,露出猙獰的表情。
  
「是。」保鑣見屋主的模樣感到害怕,回答了一聲就趕緊退出。
  
「笨女孩,自己來尋死,我不會再讓妳有機會。」


三樓的走廊上,郁絲見四周都是保鑣,慌張的不知如何是好,嘆氣的跪坐在地
上。
  
「老闆說要殺了妳,妳可別怨我們。」保鑣們看郁絲一個弱女子受到這樣的待
遇,感到有點不忍,卻還是拿槍指著郁絲。
  
「藏爺爺、御水先生。」郁絲低著頭垂淚,在生死關頭,她思緒混亂,只想著
個讓她尊敬的朋友。
  
「哇!」一旁的保鑣被一個人影碰到就軟軟的倒下。
  
「藏爺爺。」打倒那些保鑣的正是藏爺,藏爺的打透勁是將勁道透入敵人體
內,被打中的保鏢都受了內傷,郁絲看到藏爺喜極而泣。
  
「大男人還欺負女孩子,真是不要臉。」


伊希妲使出「玥•十字枷鎖」,雙刀靈動的斬出十字斬擊,村正看出這斬擊的巧妙,本來刀要揮出的軌道改變,兩人妳來我往的互相較勁,雖然看起來只有數道光線交叉縱橫,仔細一看,其實兩人都看準對方的空隙揮刀。
  
「一個不小心,我的刀就被妳封鎖了。」兩人都被對方的刀鋒逼退的跳開,村
正卻還神態自若。
  
「下一招不同。」伊希妲的話雖然簡短,卻可聽出她接下來的攻勢會更強。
  
「這招…」伊希妲使出「玥•姈牙雙舞」四周的空氣躁動起來,只見伊希妲隨風
逐舞的優美姿態,四周的空氣被拂動的形成真空刃直襲村正,因為空氣受到真
空刃的切動,使在場的人耳朵都產生耳鳴的現象,伊希妲在這個空檔已經閃到
村正旁。
  
「剛才那是什麼?」依絲蒂覺得耳朵隱隱作痛,就在這個空檔,蕾亞已招喚無
數的冰箭攻擊,依絲蒂趕緊加快腳步的閃避,依絲蒂跳過處都遭冰箭刺中的龜
裂,依絲蒂雖然閃過冰箭的直襲,冰箭上的寒氣卻讓她的腳感到刺痛。
  
「姐姐!」瓦倫綠緊張的大喊。
  
「不要過來,危險!」依絲蒂的話卻讓蕾亞有出手的機會,只見她一劍就要將
瓦倫綠切成兩半。
  
「小綠!」蕾亞的舉動引發了依絲蒂的怒火,依絲蒂的拳刃直往蕾亞的要害刺
去,蕾亞見依絲蒂的攻勢兇猛,收手的避開。

在葵伊絲這方面,葵伊絲和司馬逸都被月之夜的扇子逼得分開,月之夜的扇子雖然看起來輕盈、材質柔美,卻內帶勁道,司馬逸才一閃過,身後的龍蟠花瓶就像是被鈍氣打碎。
  
「阿逸!」葵伊絲手一揮,數道光線直逼月之夜的穴道,月之夜揮扇擊落。
  
「只是一把紙扇,竟然有這種威力。」葵伊絲驚訝的看著月之夜的扇子。
  
「小葵!」就在葵伊絲思考的空檔,月之夜的扇子直往葵伊絲的頭擊來,葵伊
絲本來露出驚訝的表情,隨即轉為微笑。
  
「嗚。」葵伊絲的紫水晶發出了強大的力量,月之夜被逼得退開。
在焰太這方面,由於希爾文的劍法變化莫測,焰太聚精會神的利用探索能力閃
過希爾文的劍。
  
「可惡,一定要抓準機會反擊!」焰太眼神像是盯中了獵物一樣,用雙槍鎖住
了希爾文的劍,一腳就往希爾文的腰部踢,希爾文表情依然冷漠,顯然這樣突
如其來的攻擊無法撼動他,他將手腕一轉,眼見劍鋒就要劃過焰太的手腕,焰
太趕緊收回攻勢,向後跳開避開這一劍。
  
好像我的舉動已被你料中。」焰太錯失了一次機會,不慌張反而露出冷笑。

那個人見玥兒是個女孩子,顯得輕敵,出手都不發殺招,只像是在牽制。
  
「妳還是快點逃走吧,我對打女孩子沒有興趣,那個戒指倒是挺別緻的。」那
個人突然被玥兒手指上別緻的戒指所吸引,想要奪下戒指,玥兒身旁突然出現
七彩的火焰,那個人發現時已被火焰所包圍,七彩的火焰看起來雖然美麗,卻
帶著炙熱的高溫,男子只覺得身體就要透出火來的露出痛苦的表情。
  
「前輩,為什麼我們一直被他打中,卻打不中他。」雷姆特和笠原傷痕累累。
  
「他會讀出人所散發出來的鬥氣,可以預測我們的下一個動作。」
  
「那我們不就打不贏了。」
  
「你只不過是個殺人魔,少在那裡假惺惺。」被玥兒打倒的那人突然露出詭異
的笑容,看著笠原。
  
「前輩?」雷姆特突然感覺到笠原身上發出不尋常的鬥氣,那人的一句話似乎
勾起了笠原的回憶,笠原銳利的眼神突然變得冷漠無神。
  
「雷姆特離他遠一點。」雷姆特旁突然出現無數蝴蝶。
  
「水樹小姐,前輩他…」雷姆特著急的看著蝶又轉回去看笠原。
  
「我聽阿欽說這裡有知道笠原身世秘密的人,沒想到還是遲了一步。」

一旁的高井及那個人都受到笠原的鬥氣所震,受重傷的倒在一旁,笠原身上的鬥氣顯得空虛、冷漠,讓人感到不寒而慄,笠原像是聽不見雷姆特的聲音一樣,緩緩的走出豪宅。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4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第十四章  奪回大樓設計圖(六)
大樓裡都是打鬥傳來的聲響,屋主看著監視器到處都是對自己不利的畫面,害怕的來回踱步,眼見郁絲與藏爺就快要到達自己所在的房間,屋主再也無法忍耐的去拉牆上的燈飾,一旁的牆開出一個密道。
  
「開什麼玩笑,我可是個有權有勢的人,竟然把我逼到這個地步,這些人真是
   不知死活,我去找途徑來制裁你們。」屋主毫不猶豫的就往密道逃生。

密道一片漆黑,兩旁只有磚頭互相堆積的牆,不無任何華麗裝飾,和豪宅裡的

景物成強烈的反比,牆上潮濕都生長著藻類,不小心腳步可能會滑倒,屋主腳

步闌珊鞋底和潮濕的地面作用產生些微的聲響,唯一可以看得清楚的就是手電

筒光線直射的一小塊區域;雖然是自己所設置的地道,但屋主仍然感到戰戰兢

兢,深怕自己的行蹤讓任何一個人知道,走到密道的一半路程,眼前的景象讓

屋主害怕的丟下手電筒,全身發抖的坐倒在地。
  
「西豪,你還想逃走嗎?」幾道綠色的光線讓屋主軟倒在地上,只見那幾道綠
   色的光線越來越近,手電筒的光線裡出現了一個人影,那個人的鼻樑上有道
   刀痕,他咖啡色的頭髮的影子遮住他的雙眼,看不出真正的表情,只見繃帶下
    的手握著一把半身長的刀,刀鋒發出冷攝的白光。
  
「救…救命啊!」


伊希妲身手敏捷的已閃到村正揮刀的空隙,眼見村正就要被伊希妲的刀給砍中,村正突然將重心放低握住刀柄,只見白光一閃,超越音速的拔刀術直往伊希妲襲來,兩人都停下了攻勢。
  
「妳看來不像是和那些人同夥,妳看起來像是在找什麼?」伊希妲聽到村正說
   的話並沒有做任何回應,攻勢卻在同時停止了。
  
「什麼聲音?」就在這時傳來屋主殺豬般的叫聲。

蕾亞和月之夜聽到聲音紛紛停手的趕往聲音發出的地點,留下錯愕的眾人。
  
「看來那是屋主的慘叫聲。」葵伊絲的玉手輕一甩,數道光線回到葵伊絲手
  上,葵伊絲的動作優雅,只見她黑色的秀髮飄動,傳來淡淡清香,司馬逸又看
  得目不轉睛。
  
「希爾文!站住!」希爾文聽到慘叫聲,隨即離開豪宅,焰太和他打的正激
   烈,突然看希爾文收手的走,不甘心的隨後追去。
  
「看來希爾文也知道委託人已經遇害了,再爭鬥下去也沒意思。」依絲蒂走到
   瓦倫綠身旁。

郁絲和藏爺到達西豪的房間,卻發現西豪早已不見人影,房間卻很平常沒有什麼異狀,看不出倉皇逃走的痕跡。
  
「我的設計圖。」郁絲洩氣的跪到地上。
  
「妳放心,那張圖會回到妳身邊的。」藏爺像是知道什麼內情,微笑的招招手
  就離去了。


高井以及那個人倒在地上,雷姆特擔心的請求玥兒幫他們兩人治療,蝶在一旁沉默不語。
  
「這樣就沒問題了。」玥兒對兩人施展「夢之妖精」,只見一個亮麗的妖精從
  空閃過,整個房間都佈滿了銀白色的亮光。
  
「看來事情還是發生了。」只見阿欽手提著魔法電腦,身後還站著一個人。
  
「這人是…?」雷姆特好奇的看著那人。
  
「我是高井刑部的弟弟。」那人對眾人露出親切的笑容,看他待人老練的態
   度,可見他應該是個生意人。
  
「真的是高井刑部的弟弟,怎麼和冷漠的哥哥完全不像。」雷姆特看了忍不住
   發問。
  
「我調查出這次的事件裡,屋主西豪綁架高井刑部的弟弟做要脅,顯然是勾結
   高層所佈局的,我調查之後就趕去救出他。」阿欽微笑的看了身後的那人。
  
「你是怎麼救出他的,照理講他們應該會戒備森嚴的看管。」雷姆特對阿欽單
   槍匹馬的就救出人質這件事感到訝異。
  
「我也覺得很訝異,因為那個奧汀保全系統好像在我上次使用時,已深植到我
   魔法電腦的系統裡了。」阿欽打開魔法系統的面板,只見一個複雜龐大的系統
   出現在影幕上。
  
「算了,反正我也看不懂。」雷姆特看到太複雜的東西頭就痛起來。
  
「次郎。」高井清醒時,正好看到弟弟,激動的站起來。
  
「哥。」
  
「笠原呢?」高井這時才想到笠原。
  
「前輩他…」雷姆特想到笠原冷漠離開現場的表情,露出難過的表情。

笠原雖然離開這個房間已經過一陣子了,房間離卻還殘留著笠原冷漠的殺氣,直讓人忍不住發出寒顫,房間的四處也有被笠原鬥氣所傷的痕跡,被切裂的痕跡就像是被帶著寒氣的刀漂亮的劃過一樣,只留下切口卻沒有掉下任何灰。
  
「我有事先走一步了。」只見蝶被無數的蝴蝶包圍就消失了。


郁絲再次回到她做畫的那個巷子裡,牆上的那幅畫依舊被保存的很好,畫裡的女子還猶如真實的一樣,靈氣動人,郁絲細碎的腳步引起裡頭居民的注意,所有的小孩看到她都高興的跑過來。
  
「郁絲姐姐回來了,藏爺爺快來。」
  
「姐姐教我們畫圖。」小孩們拉著郁絲的手。
  
「我回來了。」郁絲對孩子們甜甜的笑。

郁絲將行李提到之前的住所,在桌上的東西引起郁絲的目光;在桌上的正是她所畫的設計圖,設計圖旁還放著一封信,郁絲看到那封信馬上慌張的打開它觀看。
  
「御水先生…」郁絲喜極而泣的將信抱於胸前。
信裡只短短的寫著「御水 天」。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4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第十五章  廢村悲歌
天空烏雲密佈,大雨連續下了3天,整個都市都感到一股強烈的霉氣,雨水傳

來陣陣的酸味,大樓的玻璃都被雨水浸濡,水形成的透明布簾一直從玻璃上拉

下,來往的行人因雨的影響,顯得憂鬱而無生氣,警局也是充滿著這種令人窒

息的氣氛,所有的警察同仁都忙於工作,找尋著重犯。
  
「一直下著雨,真讓人心情不愉快。」魯爾本還是忍不住發了個牢騷。
  
「你是做內務慣了?說這種牢騷話這麼自然。」朝氣型的李查最聽不慣那些挑
三撿四或是沒建設性、滿腹牢騷的話,聽到魯爾本的話,眉毛豎了起來。
  
「不知道少了什麼?特別安靜。」魯爾本的眼神轉而擔憂,看著笠原的座位。
  
「都沒人唸你,你反而懷念起他了。」李查對魯爾本的話大感訝異。

魯爾本沒有很專心的聽李查說的話,他看著手上通緝犯的資料,想起每次都會

因爭功勞和他大吵一架的可恨對手,總覺得有人和他唱反調,這樣才有意思;

通緝犯的名稱寫著淫霸丘三個大字,上頭的罪狀可以寫成一小篇文章,可見這

人的犯罪紀錄有”多輝煌”;不只是犯罪紀錄,他的人脈之廣,確讓員警們傷

透腦筋,一直無法將他逮捕到案。
真不甘心!矮冬瓜雖然沒有我帥,卻還是我們局裡的優秀傢伙,沒想到他會臨陣脫逃,只是嘴上說說而已。」魯爾本惱怒的將通緝犯資料丟到桌上。

前輩他到底有什麼過去,在怪盜那件事之後,我一直沒有問署長,現在卻變成我的煩惱了。」雷姆特看了魯爾本一眼,又將眼神轉回到笠原桌上。


雷姆特養的狗在笠原桌下趴著,這條狗是一隻拉布拉多犬,因為這隻狗的個性和笠原很像,雷姆特也叫這條狗「笠原」;狗似乎也知道笠原不告而別,安靜的趴在桌下,並沒有打擾主人。

  
「如果我是個殺人魔,你還願意相信我嗎?」在怪盜林勒的事件後,笠原所說
的話不斷在雷姆特的腦邊迴響。

  
「我一定要去問個明白。」雷姆特下定決心的走出警局。
  
「雷姆特!你要去哪!?笠原翹班你也要翹是嗎?」局長看雷姆特一聲不響的
就走出警局,勃然大怒。
  
「他們的事就由我來解釋吧。」阿欽擋住了局長的視線。


咖啡廳裡,人們正享受著裡頭的寧靜氣氛,初音也感受到連日大雨的憂鬱氣氛。
  
「那兩個人怎麼都沒來,他們平常都會厚臉皮的叫我請客的,還是他們怕還不
出錢,逃走了。」
  
「歡迎光臨。」店門被打開,掛在上頭的風鈴噹噹作響,走進來的那人看起來
眼神黯淡,像是經過了很多不如意的事一樣,在一旁的客人看起來只是一個平
常的俗人,初音卻看到那人背後有靈排成的翅膀,看起來詭異怕人。

從那人之後,進來的是玥兒、葵伊絲及司馬逸,司馬逸見到那人,本來的平和表情轉為警戒,葵伊絲也馬上察覺到司馬逸不同於平常。
  
「怎麼了嗎?」
  
「是「暗黑天使」。」司馬逸只是用眼角看了那人一眼,葵伊絲和玥兒循著司
馬逸的眼神看去,同時點點頭。
  
「不好意思,有事想請你幫忙,才將你找來。」阿欽走到那人旁邊。
  
「金剛蜥蜴跟我說過了。」
  
「是阿欽認識的人?」葵伊絲不認為一個小孩,可以認識這種帶著血腥氣息的
人。


警政廳位於富豪共同居住的繁華區,裡頭行走的人都是些穿金戴銀、珠光寶氣

的人,要不是陰天下雨,恐怕也會被珠寶反射的光線刺到眼睛,在中央最大的

商業大樓還是如昔日一樣,只是上頭已經沒有大樓所有人「首曼」的相片,大

樓上的大型電視都是一些高價商品的廣告。
  
「你有什麼事嗎?」警政廳的大廳裡,裡頭的人員對雷姆特很不友善。
  
「我有急事想見署長,可以請您通融一下嗎?」
  
「署長有事在忙,你改天再來!」裡頭的人員果然很無情的拒絕。
  
「該怎麼辦?」雷姆特失望的徘徊在人群中,雨水使他全身上下都溼透,但他
卻沒有心情去在意,一旁的路人都怕被他撞上而弄濕衣服,都讓出一條路來。
  
「你怎麼了?」一個人影幫他撐傘。
  
「焰太。」幫雷姆特撐傘的正是焰太。

兩人站在商店街上的雨棚遮雨,雷姆特臉色蒼白的沉默不語,他知道這是自己的事,和焰太說顯得自己窩囊。
  
「你想進警政廳做什麼?」從焰太的話中可見,雷姆特剛才的舉動都被他看在
眼裡。
  
「我想要見署長。」雷姆特眼神黯淡的說。
  
「從正門不能進去,我們就走別的門。」焰太露出冷笑的指著與警政廳相連的
高吊橋。
  
「我們又不是蜘蛛人,怎麼可能。」雷姆特只當焰太在開玩笑。
  
「你難道不想進去?」焰太往商業大樓走去。
  
「咦?焰太,等等我。」雷姆特聽焰太的口氣不像在開玩笑。

兩人走到了商業大樓裡,裡頭的人都身著高價位衣物,兩人的穿著顯得寒酸,兩人走入立刻就引起警衛的注意,警衛上前攔住兩人。
  
「你們的穿著看起來不像是客人,請你們兩個快點離開。」這個商業大樓的警
衛也是用鼻孔看人,高傲的看不起兩人。
  
「你們這些人只在意錢吧!」焰太對兩人的態度不可忍受。
  
「你說什麼!?」警衛聽到顯得更憤怒。
  
「等一下,這兩個人是我的朋友。」一個人走過來。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4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第十六章  廢村悲歌(二)
就在焰太和雷姆特和警衛起爭執時,一個人走了過來;那人水亮的眼睛、高挺

的鼻子、櫻桃小嘴、穿著光鮮,警衛看到這人這麼雍容華貴,從凶惡的表情轉

為笑臉,看他們牆頭草的樣子,焰太就心裡有氣的撇開頭。
  
「不知是先生的朋友,多有冒犯,先生海量應該不會記小人過吧。」警衛一臉
討好的表情,連雷姆特也覺得看不過去。
  
「我們不是他的朋友。」雷姆特皺眉頭的否認。
  
「你還是一樣記性真差。」那個人看起來對處世極為老練,對雷姆特的反應並
不在意,過來將兩人拉到一旁去。
  
「那群小人看了就有氣!」焰太還是難忍心中怒氣。
  
「老兄,在社會打滾不是這樣的,那群傢伙認錢不認人的,你和他生氣也沒
用,做事要靠手段的。」那人老謀深算的樣子,讓焰太和雷姆特好奇的正視
他。

正當兩人正視這人時,兩人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原來那個人正是被通緝的要
淫霸丘,他見到兩人的表情卻只猜到一半。
  
「這麼崇拜我啊,你們這樣想要幹點勾當,可是會馬上被發現的,真是不小
心,要看清楚再行事。」聽淫霸丘的口氣,認為兩人和自己是”同業”。
  
「你誤會了,我可是警察。」雷姆特嘆氣的推翻淫霸丘的假設。
  
「你想黑吃黑啊,我才不會上當。」淫霸丘看雷姆特穿著普普,並不相信他就
是警察,只當雷姆特想要恐嚇他。
  
「和這種人多說無益,我們還是快去警政廳。」焰太看到剛才那些人已經很不
高興,再看到淫霸丘一臉油腔滑調,心情更不好。
  
「這裡不是商業大樓,警政廳不走這。」淫霸丘好奇的看著焰太和雷姆特走上
樓梯。
  
「謝謝你淫霸丘先生。」雷姆特想,再怎麼樣淫霸丘也是幫了他們的忙,對淫
霸丘鞠躬,才跟著焰太上樓。

淫霸丘對雷姆特揮揮手就離開了大樓;這個大樓的階梯扶手是檜木製成,不管

觸感、光澤都是數一數二的,倒影也可以清楚的映出;階梯是大理石製成,

上頭鋪著鑲有金邊的紅色地毯,牆上還掛著很多藝術品,平常清寒的雷姆特也

看得目不轉睛。
  
「看你看的目不轉睛的,小心脖子扭到。」焰太也發覺雷姆特的可笑模樣,冷
笑的提醒雷姆特。
  
「呵呵呵…」雷姆特這才回過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兩人走到高吊橋處,外頭還是風雨很大,玻璃的門都是雨水,因強風的關係發

震動的聲響,焰太頭巾打結後剩餘的部分被強風吹的亂顫,已經和頭成90

度,雷姆特沒扣上的外套也不例外,兩人放低重心的前進;高吊橋都是金屬製

成,強風打在橋上發出難聽的金屬音,在警政廳那端的警察看兩人形跡怪異,

馬上就擋住兩人,焰太不等盤查的警察開口,就已經揮舞長槍將他們掃倒,雷

姆特怕被打倒的警察會叫其他人來幫忙,可能會引起大騷動,趕緊將他擊昏。
  
「對不起了。」雷姆特對被打倒的警察行禮,才走進警政廳裡。

雷姆特以前也是這裡的刑警,因為怪盜林勒的事件,跟著笠原被貶為小警察,

這裡的位置很熟悉,很碰巧一路遇到的警察都是熟人,只和雷姆特打招呼就

離去了,並沒有阻礙兩人前進,很快的就找到署長辦公室;雷姆特不敢冒犯,

只是輕敲門,打開門的是署長的秘書-塔洛莉,塔洛莉帶著古典美人的氣質,

讓人看了都會自然尊重她,她看到雷姆特並不驚訝的請兩人進入,一進入就傳

來熱可可的香味,署長見到雷姆特顯得很高興。
  
「我那個不肖兒子又給你添麻煩啦,怎麼一身濕?」署長發現雷姆特和焰太一
身濕,趕緊拿毛巾給兩人。
  
「不肖兒子?」焰太不知署長說的人是什麼人,一頭霧水。
  
「他說的是前輩啦。」雷姆特猛然想到還沒跟焰太解釋。
  
「矮冬瓜!?」焰太驚訝的看著署長,只覺得兩人超不像是父子,署長身高1
90公分,和只有160公分的笠原成強烈的對比。
  
「笠原並不是我的親生兒子。」署長猜到焰太的心事。

署長,這是怎麼回事?」署長的話讓雷姆特大吃一驚,看署長對笠原和藹可親,竟然不是笠原的親生父親。
  
「為什麼這麼問?」署長見雷姆特的臉色很難看,料想笠原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前輩他失蹤了,我聽水樹小姐說前輩有一段不好的往事,有人說他是殺人
魔,他就失控的離去了。」雷姆特想起笠原臨走前的恐怖模樣,露出擔心的
眼神。
  
「我會和他認識,算是一段滿慘的往事。」署長放下手中的杯子,走到窗邊。
  
「那天也是像今天一樣下著大雨。」


署長的記憶回到了廢村計畫,那個偏僻的村子,因為水源受到工業廢水及化學

藥物的污染,整個村莊的人都得了怪病,但這個村莊是特殊種族,擁有強大的

力量,為了不讓污染擴散,警政廳派出特殊小組去滅村,就在屠殺下村民拼命

的保護小孩,可是還是徒勞無功,殺到只剩下笠原時,笠原只是冷漠的站在眾

人面前,並沒有逃走的意思,就在特殊小組要將他槍殺時,他放出強烈的氣

息,碰到的人全都命喪黃泉,署長來到現場時,只見遍佈死屍,一個小小的身

影冷漠的站在屍體間,看起來極為怕人。

  
「怪不得矮冬瓜喜歡耍自閉。」焰太嘆了口氣。
  
「前輩原來有這一段往事…」雷姆特聽了難過的低著頭。
  
「那孩子可能去那裡了,就拜託你們了。」署長打開抽屜拿出一張地圖,那張
地圖和以往的地圖不同,上面有標示一個其他地圖都沒有標示的村子。
  
「謝謝署長,我一定會把前輩帶回來!」
  
「唉~那壞個性果然會給人添麻煩。」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4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第十七章 廢村悲歌(三)
咖啡廳裡氣氛顯得安靜,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暗黑天使”的身上,阿欽打開魔法電腦,一堆數據出現後,就進入到資料庫,出現了一個隱密的郵件,是高階長官的秘密信,所有人都好奇的往螢幕看去,露出錯愕的表情。
  
「我想這個任務只有,辛格斯,你有辦法接下。」阿欽面無表情,可見這任務
的沉痛。
  
「這些人還是一樣自私。」辛格斯緩緩的端起咖啡,熱氣呈螺旋的往上昇,當
他喝了一口咖啡後,露出不滿的表情。

他之所以會不滿,是因為看到了要殺掉笠原的指令,隱密公文裡表明,如無法帶回笠原,要將他立刻處決,雖然辛格斯輕放下杯子,可是底下的托盤卻發出清脆的聲響。
  
「阿欽,笠原不是你的朋友嗎?你竟狠心要別人執行這個任務。」玥兒雖然平
時看起來有點呆呆的,現在卻顯得激動;平時孤獨的她,聽到和她一樣處境
的笠原,竟受到這種朋友背離的事實,心中湧起一種排斥感。
  
「我也知道,我這麼做不對,無奈這是上級的命令。」阿欽在也無法忍耐的低
著頭。
  
「像”暗黑天使”這種人,我想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笠原吧。」司馬逸聽過
辛格斯部份的傳聞,對眼前這個殺手只有反感。
  
「阿逸,我想他並不像你想的那樣。」葵伊絲看著辛格斯的背影。
  
「小葵?」司馬逸聽到葵伊絲的話,顯得驚訝。
  
「他的反應已經證明,他並不是任何事都做。」葵伊絲漂亮的眼睛上,映著一
個影子。
  
「我會接這個任務,可是我會用前者的方式結束它。」辛格斯喝完了咖啡就緩
緩得離去。

司馬逸見到辛格斯的反應後,又更佩服葵伊絲的觀察力;玥兒見辛格斯接下這個任務,無可奈何的坐回座位,初音安靜的擦著桌子,整個店裡籠罩著難過的氣氛揮之不去,葵伊絲手輕拂著托盤,停下動作後,又恢復以往的笑容;平常和她一起相處的司馬逸,看到葵伊絲的笑容,就知道她一定又有什麼好點子。
  
「那我們這次和你是敵人了,阿欽。」葵伊絲緩緩的站起。
  
「拜託你們,我不想要看到…」阿欽難過的欲言又止。
  
「該是還雷姆特人情的時候了。」葵伊絲走出店外留下這句話,司馬逸也隨後
跟上。
  
「一定沒問題的。」玥兒離去時的微笑,讓阿欽感到一絲安慰。

循著廢棄的道路,滿地都是垃圾及玻璃,廢棄的鐵皮屋裡,總覺得有很多不善

的眼光窺視著,走入這裡,就像是進入死城一樣,安靜的讓人毛骨悚然,垃圾

的臭氣也會讓人想馬上逃離;笠原像是失了魂一樣漫步的一直往前走,躲在一

旁的不良份子見笠原身形矮小,都走出來想要勒索他,只見不良份子人數越來

越多,把笠原團團圍住;笠原顯得不在意,只是一直往前走,靠近他的不良份

子被笠原的鬥氣一震,都翻白眼的倒下;蝶站在屋頂上安靜的看著笠原,她知

道笠原要去的地方,對他來說有很深的意義,並不打算干涉他;其他沒被震暈

的不良份子,看到笠原那麼可怕,都害怕的逃離,在零亂的腳步聲中,笠原已

經穿過廢巷,到了更灰暗的地帶,到了有光線的地方,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個簡

易的墓碑,笠原走到墓碑堆裡,沉默的坐在地上,周圍的建築年久失修,木製

的地方已經腐壞、斷裂,光線照射下,顯得悲涼;在外人看來,笠原只是傻坐

在那,可是在笠原的心裡,卻響著以前村裡常唱的歌,思念越強,歌聲就越

響,在笠原眼前的墓碑已不是墓碑;而是村裡所有熟悉的身影;母親清秀的臉

龐在眼前,只見母親一邊哼著熟悉的歌、一邊輕拂著笠原的頭,隨風飄動的秀

髮、飄來陣陣的茶香,父親慈祥的目光看著笠原,一旁採茶的村民也哼著那首

歌,村裡的小孩無憂無慮的奔跑嬉戲,一陣風將笠原的思念吹走,又恢復成墓碑;笠原驚訝的眼神一閃即逝,笠原開始低哼起熟悉的旋律,蝶雖然在遠處看著笠原,卻可以感受到笠原悲傷的情緒。

  
「按照地圖好像是走這裡。」雷姆特拿著地圖領在前方,焰太與炎狼警戒四
周。
  
「怎麼會差這麼多,都快不認得路了。」雷姆特手上的地圖泛黃、破裂,可以
看出年份已久,這裡的道路因為遭到廢棄,裡頭的景物也面目全非。
  
「我可以確定,是往這邊走,這裡有難聞的化學藥物氣味。」焰太並不看地
圖,他知道地圖只是標出位置,沒有太大的幫助。
  
「咦!?」雷姆特停下腳步,只見很多不良份子擋住去路。
  
「哼!這種地方,果然會有這種人。」焰太說話的短短幾秒裡,雙槍已到手
上。

就在兩人準備擊退不良份子時,一個人影已經快如閃電的閃過人群,雷姆特看到那個人影露出驚訝的表情;有很多幽魂形成的翅膀,猶如透明的絲帶一樣閃過。
  
「什麼傢伙,動作不是普通人。」焰太對這人的身手感到佩服。
  
「辛格斯先生!」雷姆特看到辛格斯,開始不安起來,因為辛格斯可是有名的
殺手,他會來這種破舊的地方,一定是要執行暗殺。
  
「什麼人?你認識啊?」 焰太看到雷姆特臉色轉為慘白,知道那個人一定非
同小可。
  
「我們必須快一點,不然前輩會有危險。」雷姆特的眼神轉為專注。
  
「那正好,我看到這些人的嘴臉,就一肚子火。」焰太露出冷笑。
  
「也算我們一份。」打向雷姆特的流氓,被暗器打倒,走過來的正是葵伊絲一
行人。
  
「今天可是丟不可燃垃圾的日子。」焰太冷笑的說完這句話,所有人都動手擊
退不良份子。

慘叫聲此起彼落,眾人已經在短短的幾秒裡,突破重圍的進入廢村,眾人很快就看到笠原,笠原聽到眾人的腳步聲,回過頭來。
  
「前輩!」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4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第十八章 廢村悲歌(四)
笠原冷漠的站在墓碑間,四周的風給人空虛、悲傷感,破損的建築發出腐朽的氣味,墓碑群更是讓人怵目驚心;不管雷姆特怎麼呼喊,笠原像是沒聽見一樣,冷漠的眼神猶如單日的辛格斯一樣,現在眾人面前的笠原,就像是充滿殺意的殺人機器。
  
「沒想到你也到了這個地步,當日勸我的你,原來也這麼不堪一擊嗎?」辛格
斯冷徹的目光帶著一絲同情。
  
「辛格斯先生,如果你要殺害前輩,我就是你的敵人!」雷姆特眼見提拔自己
的恩人遇上為難,奮不顧身的擋在辛格斯面前。
  
「你不懂得,讓開!他已經聽不見任何聲音!」辛格斯已看出笠原要出手,趕
緊將雷姆特推開,推開雷姆特的那一剎那,笠原神速的出現在眾人面前,發
出強烈的鬥氣震開眾人。
  
「沒想到是最糟的狀況,小葵。」司馬逸知道狀況不妙,對葵伊絲使眼色,葵
伊絲也會意的點點頭。

就在兩人達到共識的同時,猶如天羅地網的暗器網直襲笠原而來,笠原已經沒有任何空隙可閃。
  
「前輩!」雷姆特趕緊使出”火牢”,火焰的大手將暗器抓掉一半,還是有一
些漏網之魚,直襲向笠原,雷姆特擔心的驚呼。

笠原被暗器貫穿,兩人喜出望外,沒想到笠原突然出現在司馬逸旁,一拳就將司馬逸擊飛。
  
「可惡,是”疾風”。」焰太看過這招,一眼就看出那是殘像,笠原擊向焰太
的那拳,被焰太防住。
  
「葵伊絲小姐,後勤工作就放心的交給我吧。」玥兒知道此時的眾人,最需要
的就是治療。

雷姆特看到笠原無情的攻擊,曾是昔日夥伴的眾人,已經無法忍耐;出手當住笠原的拳,兩人鬥氣將四周弄得塵土飛揚;兩人交手的瞬間,辛格斯已經出現在笠原身後,笠原被辛格斯擊飛,撞倒了其中一間腐朽的建築,辛格斯在打倒笠原的瞬間,做出防禦,笠原的拳這時正好神速的打來,兩人開始激烈的對打,眾人在一旁待機,找機會出手。
  
「前輩…」雷姆特看著失控的笠原,想起笠原的遭遇及當日所說的話,心中開
始掙扎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葵伊絲看了司馬逸的傷勢,突然露出驚訝的表情。
  
「葵伊絲小姐?」雷姆特和焰太看到一向謹慎的葵伊絲,突然露出驚訝的表
情,知道事情並不單純。
  
「沒想到事情會是如此。」司馬逸也發現到笠原暴走的祕密。
  
「前輩他是故意的。」雷姆特見到兩人的反應,突然知道笠原的想法。
  
「可是我們要怎麼讓他放棄?」焰太看到笠原出手如此迅速,要在瞬間制伏,
可能有點困難。

就在焰太說完這句話的同時,雷姆特已衝向激烈對打的兩人之間;兩人看到雷姆特衝過來,都露出驚訝的表情,想收手卻來不及,眼見雷姆特就要命喪兩人拳下,突然一群蝴蝶在三人之間穿梭,使三人都被迫退開;笠原的眼神很快就找到蝶的位置。
  
「你難道還不明白嗎?」蝶簡短的說出這句話,可是卻讓笠原的眼神消失了冷
漠。
  
「什麼意思?」辛格斯對阻擾的蝶,露出不友善的眼神。

雷姆特露出生氣的表情,衝到笠原的面前,給笠原狠狠的一拳;笠原不打算閃,硬生生的吃了這拳,讓眾人都吃了一驚。
  
「你記得當日和我說的話,我再回答你一次,不管過去如何,前輩就是前輩!
你是局裡,大家的好同事,並不是過去的殺人魔,大家都這樣看你,你為什
麼要自己鑽牛角尖。」雷姆特憤怒的話,帶著些微顫抖。
  
「那是眾人不知道過去的我,他們如果知道了,恐怕就不會這麼認為。」笠原
的表情已經被無奈佔滿。
  
「至少我這麼認為,這樣難道還不夠嗎?」雷姆特的聲音更大了。
  
「你耍自閉要有限度,你不知道有很多人為你頭痛嗎?」焰太也看不下去的出
來數落。
  
「如果無法原諒自己的話,就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你現在就等於延續那些人
的存在。」葵伊絲心平氣和的接著說。
  
「我…延續他們的存在…」葵伊絲的話,讓笠原陷入沉思。
  
「大家都等著你回去,請不要再自甘墮落了。」雷姆特收起怒氣,對笠原伸出
手。
  
「你給我一些時間。」笠原轉身離去。
  
「前輩!?」雷姆特擔心的想要叫住笠原。
  
「他會回去的,你放心吧。」玥兒看著笠原的背影微笑。

眾人見笠原離去,也離開了廢棄的村子,雷姆特先是擔心的看著笠原離去,突然像是想起什麼,對笠原離去的地方鞠躬,也隨著眾人離去;風聲吹過,好像依稀可以聽到,那首讓人熟悉的歌。


笠原走了一段路後停下腳步,回頭對著遠處的蝶微笑,之後就揮揮手離去,蝶雖然離笠原很遠,卻看出笠原向她道謝,無數的蝴蝶包圍面帶微笑的倩影,就在蝴蝶散去的同時,蝶的身影也消失在遠處。

  
「今天笠原還沒有來嗎?」局長看著空缺的位置,又勃然大怒。
  
「抱歉,我遲到了。」笠原從門口出現,阿欽和雷姆特高興的看著他。
  
「你給我寫悔過書。」局長的怒吼,打破歡欣的氣氛。
  
「嗚,糟糕!」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4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第十九章 圖騰
警局裡,所有人都忙碌著,就在眾人忙的不可開交的同時,忽然聽到強烈的引擎聲,所有人聽到引擎聲,像是大難臨頭的紛紛走避,只有笠原安靜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報紙。
  
「前輩,李察來了,你快點逃。」雷姆特也和眾人一樣躲的很遠。

雷姆特的話一說完,警局門口衝進了一台警用機車,撞倒了所有的障礙物,直開到笠原的辦公桌前。
  
「不要太過火了,李察。」笠原依然看著報紙,只伸出手揮一揮。
  
「前輩,你不怕嗎?」雷姆特好奇的看著笠原。
  
「以他的技術,是絕對撞不到我的。」笠原淡淡的回了一句。
  
「李察!告訴你多少次了!叫你不要把警用機車開進來,你怎麼跟笠原那個頑
固的傢伙一樣!」從局長辦公室傳來破嗓門的聲音。
  
「嗚。」笠原心虛的把頭低下來,藏到報紙後。
  
「不這樣做,我怎麼保持交警速度最快的稱號。」李察完全不受局長斥責的影
響,反而氣焰更高昂。
  
「不准頂嘴!」局長看李察一臉不在乎,火氣更大。

就在局長斥責李察的同時,笠原看到報紙上一則新聞,露出驚訝的表情,雷姆特正要笠原去勸架,就看到笠原驚訝的表情,也好奇的湊過來看。
  
「竟然有這種事…」笠原將報紙拿給雷姆特,手指著他看到的那則新聞。
  
「這個圖騰!」雷姆特也驚訝的看著報紙上的圖片。
  
「沒錯,是仿製玥兒戒指上的圖騰,不過只是很像,卻還是有些不一樣。」笠
原突然將雷姆特手上的報紙搶下。
  
「前輩!」笠原的舉動把雷姆特嚇了一跳。
  
「這個圖騰不能看太久,裡頭有暗示的魔力。」笠原將報紙折起來。
  
「暗示的魔力?」雷姆特疑惑的搔著頭。
  
「所謂暗示的力量,就是利用一些人類對於某些事務所產生的感覺,來造成暗
示,使對方潛意識認為自己想要做這件事。」笠原隨手將報紙丟掉。
  
「你們在胡說什麼?只是報紙上的圖案。」魯爾本一邊撥頭髮、一邊撿起報
紙,就在魯爾本打開看圖片的一分鐘後,魯爾本突然像是中邪一樣想拿報紙裡
的圖片。
  
「前輩!」雷姆特慌張的看著魯爾本。
  
「這下相信我的話了吧。」笠原將魯爾本手上的報紙搶下。

魯爾本喘息的坐到地上,顯然是精神受到強烈的衝擊,經過了一段時間才回過神,笠原嘆了一口氣,將手上的報紙丟掉。
  
「走吧,我們必須快點找到玥兒,不然她會有麻煩。」笠原不等雷姆特就已經
跑出。
  
「等等我啦!前輩。」雷姆特也慌張的跟上。

笠原奔到咖啡廳,玥兒已經坐在咖啡廳裡,初音看到兩人露出商業的笑容,兩人雖然看到初音的笑容,卻還是一凜,怕只要一說還不出錢,就準備吃鐵拳;兩人看了初音一眼後,又將眼神轉到玥兒身上。
  
「玥兒不要緊吧?」雷姆特擔心的坐到玥兒旁邊。
  
「嗯。」玥兒摸著手上的戒指。
  
「我想多少有點影響。」笠原也坐到玥兒所坐的那一桌。
  
「這個圖騰絕對不是…」
  
「我們知道。」笠原像是看穿玥兒心事一樣,微笑的點點頭。
  
「那些犯人竟然用那個鬼東西催眠人,真是卑鄙。」初音大力拍桌上的報紙,
報紙立刻從中間破了個洞,兩人見狀冒了一身冷汗。
  
「我們必須查出真兇才行!」雷姆特看玥兒受這種不白之冤,忍不住大喊。

所有客人的目光都看著雷姆特,雷姆特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你真是個笨蛋。」笠原嘆氣的說。
  
「對不起。」雷姆特不好意思的笑。
  
「需不需要我幫忙?」阿欽打開店門微笑的說。
  
「我們正在等你呢。」笠原也報以微笑。

阿欽和笠原等人客套了一下,就坐到椅子上,開始啟動魔法電腦,只見一堆程式碼跑過,光線閃動了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魔法電腦裡,只見那呈現網狀的結構,就猶如進入了一個錯綜複雜的神秘領域,阿欽的手可能和那些顯示的文字一樣快,電腦的鍵盤就好像是他的一部分,程式上的語言就好像他的母語一樣流利的顯示,成千成萬的資料猶如閃電般閃過,讓人看的眼花撩亂,眾人覺得眼睛酸麻,就將眼神移開。
  
「我需要一段時間,你們要不要先去打發時間?」阿欽看眼前的資料棘手,先
向所有人告知。
  
「對了,我們去找幫手。」
  
「說的也是,這樣比較好調查。」笠原也贊成雷姆特的建議。
  
「那我們分開找人。」笠原起身。
  
「前輩。」雷姆特擔心的看著笠原,深怕笠原又受到刺激暴走。
  
「放心。」笠原微笑的離開了咖啡廳。
  
「笠原一定變得更堅強了。」玥兒看著笠原的背影。
  
「嗯。」雷姆特聽到玥兒的話,顯得安心些。
  
「我們走吧。」雷姆特和玥兒也離開了咖啡廳。


在公園裡,一個人坐在公園的椅子上,那人髮色淡紫、眼神灰暗,正是希爾文,經過的路人都會對他冷漠的氣氛感到害怕的遠離,一旁一個小孩子卻在希爾文旁邊玩球,顯然一點也不害怕,小孩的天真讓希爾文看了他一眼。
  
「大哥哥,看起來好酷喔。」小孩也注意到希爾文的目光。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4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尋覓天使的蹤跡(任務篇)

第二十章 圖騰(二)
希爾文看著小孩,雖然表情還是沒變,四周的氣氛卻顯得不同,這個小孩看起來天真,卻帶著一種不可思議的魔力,不像是普通的小孩,希爾文顯然已經察覺到小孩的不尋常,眼神雖然不變,但身上已傳來殺氣。
  
「已經被發現了。」小孩果然看到希爾文的殺氣,並不絕得訝異。
  
「那我就說明來意好了。」小孩依然保持著天真的表情,身上的魔力卻明顯增
    強了。


笠原走在街上,聞到熟悉的香水味,嘆了一口氣,就循著香水味走去,巷子裡

看起來充滿著歐洲風,建築上的招牌都是木製,牆壁上的壁紙有著暖色系的花

色,讓人一步入巷子裡,有種親切的溫馨感,一旁的攤販都佈置地像是馬車的

外型,擦身而過的人都報以微笑的點頭,和巷外的氣氛截然不同;笠原見到此

景感到訝異,因為他從來沒到過著條巷子裡看過,對於這個有著各種人及繁雜

事務的大城市裡,能有這樣的氣氛,有種到了別的領域的感覺;漫步在著這種

悠閒的氣氛中,笠原本來謹慎的表情轉為平和,本來快步的步伐也減緩,他抱

著期待的心情,他知道在這個巷子的某處,一個熟悉的倩影正在這裡;果然笠

原走沒多久,就看到了一個擁有神秘氣質的女孩穿著和服,在街的一角。
  
「妳怎麼也來這。」女孩看到笠原露出微笑。
  
「我聞到妳常用的香水味,就走過來。」笠原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原來是這樣。」那個女孩正是水樹蝶,她看出笠原的心事。
  
「我有點麻煩,不知道妳有沒有空。」笠原見蝶看出他的心事,就不再掩飾的
    走到蝶身旁,兩人身後的蝴蝶館,因為強烈的陽光照射玻璃,發出藍色的光
    輝。
  
「妳常來這嗎?」笠原因為光線而發現了身後的蝴蝶館。
  
「我平時是這裡的管理員之一。」蝶的眼神移到了蝴蝶館上。
  
「這算是妳的作風吧…」笠原的表情顯得訝異。
  
「這次又是什麼事?」蝶將眼神回到笠原身上。
  
「這次的任務跟暗示的精神影響比較有關。」笠原也將眼神回到蝶身上。


雷姆特和玥兒兩人也正在找認識的人幫忙,兩人走的這條路上,有著很多動物,正是這個城市動物的棲息地,滿地的鴿子看到人也不會害怕,雷姆特知道要找的人在哪,毫不猶豫的朝那裡走去,只見炎狼在一旁趴著休息,看到兩人接近,只是看了一眼,又趴回到地上,在精緻的鐘塔下,焰太正在那裡坐著。
  
「焰太。」雷姆特看到焰太,高興的跑過來。
  
「雷姆特。」焰太微笑的看著雷姆特跑過來。
  
「焰太,我們這裡有大麻煩,需要你幫忙。」雷姆特個性耿直,一見到人就開
    門見山的說。
  
「是有關報紙的事吧。」焰太仔細看著玥兒手上的戒指。
  
「那個圖騰是仿製我戒指的圖騰。」玥兒知道焰太的意思。
  
「嗯。」焰太敏銳的觀察力,已看出有什麼不同。
  
「焰太可以幫我嗎?」雷姆特期盼的眼神看著焰太。


在咖啡店裡,只見阿欽寸步不離的用著魔法電腦,初音一邊招呼客人、有時好奇的看一下魔法電腦的螢幕,就在這時,店的牆突然出現裂縫,在瞬間,牆被開了一個大洞,跳進了一群帶著防毒面具的人,那些人衣服上都繡著報紙上的圖騰,手上帶著爪子,所有的客人看了紛紛走避。
  
「你們是什麼人?」阿欽對著些奇裝異服的人感到害怕。
  
「你們怎麼破壞店的牆!」初音見這些人如此蠻橫,大怒。
  
「就是你在查我們的資料吧。」那些人不等阿欽回答,已經衝向阿欽。
  
「你們這些混蛋。」只見初音揮舞著拳頭,一拳一個的將他們一一擊倒。
  
「啊!」因為對方人數眾多,阿欽還是被其中一個人抓住。
  
「阿欽!」初音想要擊倒那人,可是被那人其他的夥伴擋住,那人帶著阿欽消
    失在店外。

初音擊倒了其他的歹徒,出去尋找阿欽,卻沒有半點線索,只好先回到店裡。
  
「糟了,必須趕快通知笠原他們。」初音拿起手機撥電話。


就在笠原和蝶回程時,笠原的電話響了起來,笠原一拿起電話,露出害怕的表情。
  
「是誰打來的?」蝶已經知道是誰打來,卻還是開玩笑的問笠原。
  
「該不會是來催債,喂,我是笠原。」笠原戰戰兢兢的拿起電話。
  
「矮冬瓜!不好了!阿欽被抓走了。」電話的那端傳來初音著急的聲音。
  
「啊!」笠原驚訝的已經不在意初音罵他矮冬瓜了。
  
「發生什麼事了?」蝶看笠原的反應異常。
  
「我們的組頭被抓了,這下不妙了,我必須趕快通知雷姆特。」笠原二話不說
    的拿起電話撥給雷姆特。


雷姆特正在和葵伊絲解說這次的任務,電話也在同時響起來,雷姆特將電話拿起來,看到是笠原趕緊接起。
  
「前輩,我是雷姆特。」
  
「不好了,阿欽被抓走了,我們這下有麻煩了。」電話另一端傳來笠原不悅的
    聲音。
  
「對方應該也有電腦高手,反偵測的找到阿欽的所在位置。」葵伊絲敏銳的聽
    到電話裡的內容。
  
「我們沒有線索,這下糟了。」雷姆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看來要去拜託那個人了。」笠原突然想起了一個人。
  
「金剛蜥蜴!」兩人同時說出這個人名。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50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5 , Processed in 2.42029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