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永恆的詩人

【長篇小說】 刺客某A君傳說

[複製連結] 檢視: 6319|回覆: 45

刺客某A君傳說

第四十一章  最後的四十小時

    凡雷等人進入了艾蜜莉用鐮刀所切開的異空間,裡頭的景象看起來十分特殊,除了藍色扭曲的空間之外,裡頭還飄浮著許多刀劍和建築物的殘骸,整個人走在裡面感覺輕飄飄的,似乎不受地心引力的影響,而且朝四周望去都是永無止境的無限空間,完全無法預料會走到哪裡,也找不到它的盡頭,好在艾蜜莉在空間裡有切開另一道裂縫,讓凡雷他們可以知道該往什麼方向走,通過了另一道裂縫之後,他們已經來到了芙洛拉山脈附近的森林了。

    「這裡就是敵人的最後堡壘了,我們要小心行事,千萬不要打草驚蛇。」凡雷仔細叮嚀其他的小組成員,眾人都點點頭表示同意。

    「那麼,我們先打探一下敵人的守備能力如何?」蒂美拉馬上提出了她的意見,不過這也是其他人所認為該做的第一件事。

    位於芙洛拉山脈的山腳下,數目遠遠超越以前所見的異魔群,正採取以逸代勞的守備方式,牠們一群一群以相隔不遠的距離守在山腳下,把整個芙洛拉山脈都包圍起來,以一邊休息一邊防守的方式來應付前來的敵人,在空中方面,也有一群一群有翼的異魔輪流盤旋於空中,俯看著地上的一舉一動,看起來就像是密不透風的防禦策略,使得奇襲難以成功。

    「要直接上嗎?」歇宇看著如此嚴密的防守,有點沉不住氣,想要直接上前去和異魔一較高下。

    「年輕人,這樣似乎太魯莽了,我們還是先再觀察一下吧。」詹姆士拉住了想要衝出去的歇宇,以他成熟穩重的實戰經驗勸告歇宇。

    「詹姆士先生說得沒錯,如果只憑著一時的血氣之勇,到時候吃大虧的將是你自己。」依利特的看法顯然和詹姆士相同,她看著手上製藥廠給她的「無拘束藥丸」,考量著使用的時機。

    「哎唷,好無聊喔。」艾蜜莉坐在一旁的草地上打起了呵欠,不過她靈敏的聽力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耳朵整個豎了起來:「你們聽著,山上好像有什麼動靜耶。」

    眾人瞬間安靜了下來,仔細聽著山上傳出來的聲音,聽起來像是翅膀在震動的聲音,過了一會兒,從芙洛拉山脈裡飛出了許多異魔,牠們密密麻麻地佈滿了天空,遠遠看起來就像是一大片烏雲,牠們正是西倫斯所派出的遠征隊,目的在於佯攻北方大陸各國的首都,讓其他國家無法來阻止他製造滅世禁咒的魔法陣。

    「看來他們出動了大批的異魔,現在或許是進攻的好時機。」凡雷觀察著防禦在山腳下的異魔,牠們果然比剛才要鬆懈許多,「大家上吧!」凡雷見機不可失,馬上發號司令。

    眾人在聽到號令之下,抓準時機同時衝了出去,疏於防守的異魔群瞬間就被消滅了一隊,不過那些異魔也不是省油的燈,牠們並沒有慌了陣腳,反而是重振士氣,又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把凡雷他們的小組團團圍住。


    出發遠征的異魔遇到了製藥廠的埋伏,在還沒到達任何國家之前就展開了一場激鬥,以兔小姐妮絲為首的小隊,裡頭還有莎琳和蕾咪,她們各個都展現了驚人的實力,憑著三個人的力量就把異魔的遠征團消滅了一半,要不是異魔群紛紛逃走,可能就要全數殲滅在三人的手中。

    創世三女神芙洛拉、萊雅和艾莉雅也找來了傳說中的勇者葛瑞克和塔娜榭兒,協助北方大陸的各個國家防守,其他逃散到各處的異魔當然不是他們的對手,在女神與勇者壓倒性的力量,還有各國實力堅強的軍隊,異魔們紛紛敗陣,結果西倫斯派出的遠征團是以全滅收場。


    在芙洛拉山脈的山腳下,凡雷他們雖然已經打倒了難以計算的異魔,但是感覺上異魔還是源源不絕地圍過來,殺都殺不完,如果繼續在此耗下去,恐怕無法阻止西倫斯的野心,因此在小組中的一人想出了對策來。

    「你們聽著,艾蜜莉想到了好辦法唷,等一下我會替你們開出一條路來,你們要快一點通過唷。」艾蜜莉轉過來對其他的小組成員說著,她雖然背對著敵人,但是看她輕鬆地揮動著大鐮刀,卻精確無誤地把靠近她的異魔斬殺。

    「好吧,那就有勞妳了。」凡雷對艾蜜莉說著,接著也對其他人說:「準備好了嗎,我們要衝了。」

    艾蜜莉握著她的愛用鐮刀血牙,從鐮刀上發出了藍色的強大氣息,「看清楚了,這是我的得意技『鬼哭神號』!」艾蜜莉用鐮刀揮出了一道巨大的藍色光刃,只要是阻擋在光刃前的異魔全都屍骨無存,連同魂魄也都被斬得魂飛魄散,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有地上像是燃燒殆盡的深黑色痕跡,可能是牠們曾經存在過的證明,凡雷和蒂美拉迅速地跟在光刃之後,依利特也使用了「飛翔之術」,疾馳在凡雷他們的後面,歇宇則是抓著跑得比較慢的詹姆士追趕過去。

    「嗯,看來他們都安全通過了。」艾蜜莉把手掌放在額頭上,望著逐漸遠去的凡雷他們的身影,接著又轉回來面對著數量龐大的異魔群:「嘿嘿,礙事的人都走了,你們也要爭氣一點,陪艾蜜莉好好玩一玩唷。」艾蜜莉露出了天真的笑容,但是裡頭卻帶著冷酷的殺機。

    「太好了,終於進軍到山上了,不過要走到山頂好像還需要一段時間呢。」詹姆士高舉著雙手斧說,他雖然看起全身大汗,但是精神還是相當高昂,體力也非常充沛。

    「是啊,山上的敵人看起來是比較少,不過我們還是要小心埋伏喔。」蒂美拉到了山上之後,漸漸恢復了平常愛開玩笑的輕浮個性,有時候還會折斷附近的小樹枝來玩。

    「說到了埋伏,剛才就陸陸續續冒出了許多來挨打的傢伙,妳瞧,現在又來一個了。」依利特用「風壓之術」擊飛了剛從樹叢裡跳出來的獸形異魔,凡雷他們的態度看起來比剛才要輕鬆許多,其實他們只是稍做休息,準備要面臨接下來的惡戰。

    當凡雷他們走到快半山腰的地方,天色已經昏暗,那是他們出發後的第一個夜晚,凡雷他們決定要先紮營休息,因為在夜晚走山路是很危險的,他們升起了不太大的營火,吃著先前帶的簡單乾糧,準備好了可以覆蓋身體的毯子,不過對於女孩子而言,流了一身汗卻不清洗,那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所以依利特就邀了蒂美拉陪她去附近的河水去洗澡。

    「先說好了,要是有人敢過來偷看,我是不會輕饒他的。」依利特先對著男士們說清楚。

    「放心,我們才沒有那種閒功夫呢。」凡雷他們漫不經心地回答,坐在營火旁閉目養神。

    「那我們走吧,蒂美拉。」依利特牽著蒂美拉的手走進了樹叢,從紮營的地方隱約可以聽到女孩子嘻笑的聲音。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6-16 05:40 PM 編輯 ]
 
剎那即是永恆 詩人的工作在寫下剎那美麗的瞬間 留下永恆的記憶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四十二章  分散戰力

    在寧靜幽暗的芙洛拉山脈,太陽像是個步行緩慢的登山者,慢慢地沿著山坡向上爬,漸漸地從山頂上露出了半個頭,隨著它的出現,天色也漸漸亮了起來,柔和的陽光照射在草皮上,看起來彷彿是一片金色的原野,由於凡雷他們在昨天夜裡輪流守夜,因此他們並沒有遭受到異魔的侵襲,得以度過一個寧靜的夜晚,迎接清爽的早晨。

    不過凡雷他們在進入芙洛拉山脈之後,就已經有異魔向西倫斯和沙瑞報告,因此沙瑞一直在找方法來阻擋凡雷他們前進,在昨天夜裡,因為有明亮的月光,加上凡雷他們有點著營火,所以在他們休息的地方,只要周圍有一點動靜,都可以看得十分清楚,因此讓沙瑞沒有可以動手的時間,但是沙瑞在一大早就開始調動還在山上的異魔,準備對凡雷他們展開攻擊。

    「唷,歇宇,你起得蠻早的嘛。」凡雷在剛醒來的時候,就看到歇宇已經在附近守備著,看起來相當有警覺性的樣子。

    「哼哼,你是第二個醒來的,某A君,看你昨天晚上是守快要天亮時的班次,沒想到竟然還這麼早起。」在小組之中,歇宇只有和凡雷才比較有話聊,因為沙克奇一族高傲的民族性,除了他所敬佩的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屑一顧,正因為凡雷曾經打敗過他,所以凡雷是他所認定的夥伴。

    「因為在這種隨時可能被偷襲的情況下,我根本無法安心入睡,其實昨天夜裡,我一直發現有異魔在附近徘徊,所以就更睡不著了。」凡雷把他因何如此早起的原因告訴歇宇。

    「哦,原來如此,某A君的觀察力果然高人一等。」歇宇聽了之後只是笑著拍一拍凡雷的肩膀,其實在心裡暗自佩服著凡雷過人的洞察力。

    「歇宇,麻煩你再顧著這裡一下,我去裝一些梳洗用的水過來。」凡雷帶著每個人的輕便水壺去河邊裝水,其他人也都陸續醒了過來,只有蒂美拉還在貪睡,抱著毯子不願醒過來。

    「呵呵,這個小妮子真有趣,在這種危機四伏的情況下,還可以睡得這麼香甜。」詹姆士坐在一旁看著蒂美拉那種毫無警覺心的睡像,不禁哧哧地笑了起來。

    「從我以前認識她開始,她就一直是這種吊兒啷噹的個性,除非她認真起來,不然平常的樣子根本不像是一個暗殺者。」凡雷提著眾人的水壺走了回來,交還給每一個人:「等一下梳洗完畢之後,我們差不多就上路吧。」

    「那還得有人把蒂美拉叫醒才行。」依利特說著就伸手去搖蒂美拉:「喂、喂,該醒了,貪睡蟲。」不過蒂美拉還是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翻了身繼續睡著。

    突然周圍的樹叢都有了動靜,發出了沙沙的聲響,大夥兒馬上都警戒起來,蒂美拉好像也因為感受到這種不尋常的氣氛而醒來,睡眼惺忪地看著四周,沒多久的時間,大批的異魔就從四面八方竄了出來,將凡雷他們圍住,並且虎視眈眈地看著他們,好像隨時都會對他們發動攻擊一樣。

    「哇啊,這種道早安的方式還真特別呢,我喜歡。」蒂美拉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她抱在凡雷的背後,興奮地看著前來攻擊的異魔群。

    「妳不要一直抱著凡雷啦,這個樣子凡雷會很困擾。」依利特把蒂美拉從凡雷的身上抓了下來,她雖然知道蒂美拉那是不經意的動作,但是卻依然會吃醋,感到心裡有一些不是滋味。

    四周的異魔認為這是一個攻擊的機會,迅速衝了過去,不過衝在最前面的異魔,面門馬上就挨了詹姆士一斧,其他緊接著跟上來的異魔也被詹姆士用雙手斧像揮棒一樣轟了出去,歇宇則是接著從詹姆士的背後衝了出去,施展他所得意的「幻影刀術」,瞬間產生的幾個分身都和本尊有著相同的殺傷力,馬上打退了異魔群的第一波攻勢。

    凡雷看見異魔的動作有點遲疑,跳到了高空射下「漆黑飛針」,打退了蓄勢待發的異魔,阻止了第二波攻擊,依利特站在最後方負責後方支援的工作,她的手掌前出現了火炎紋章,放出了「爆炎火球」,數個凝聚在一起的火球,以不規則的飛行路徑繞過了站在前方的詹姆士和歇宇,飛向了異魔群,無法看清楚魔法飛行路徑的異魔,在不知道要如何閃躲的處境下被轟成了灰燼,不過眼前的異魔數量還是十分龐大。

    「再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就跟昨天的狀況一樣,你明白我要說什麼嗎,歇宇?」詹姆士一邊轟開靠近的異魔一邊和歇宇說著。

    「當然明白。」歇宇回答著:「某A君,你和兩位小姐先走,我和詹姆士老伯來斷後。」歇宇說著就用「回燕刀」掃開一排擋在前面的異魔。

    「沒問題,這裡就交給你們吧。」凡雷用左右手各摟住了蒂美拉和依利特,快速地閃過阻擋在前方的異魔群。

    當凡雷他們前進了一段路之後,又被前方湧過來的大批異魔擋住了去路,而且在異魔群的最前面還有一名年輕俊美的男子,那個人正是沙瑞,「唷,你們還能走到這個地方,我對你們表示讚許,不過你們已經無法繼續前進了。」沙瑞的臉上露出了親切卻又奸詐的笑容。

    「真討厭,又來了一票異魔耶,凡雷。」蒂美拉說著就伸手勾住了凡雷和依利特的脖子:「附耳過來,我有一個妙計。」只見蒂美拉在凡雷和依利特的耳邊小聲說話,凡雷和依利特似乎也點點頭表示了解。

    「想要玩什麼把戲呀,你們是無法通過這一關的。」沙瑞不知道蒂美拉所說的是什麼妙計,不過他依然有自信能擋住他們三人。

    「也沒什麼把戲啦,只不過…」蒂美拉向前走,凡雷和依利特則是留在原地不動,當蒂美拉停了下來之後,凡雷突然迅速地向前衝刺,蒂美拉伸出了雙手的手掌疊在一起,凡雷先是踩著蒂美拉的手掌,接著踩著她的肩膀跳到了高空,當沙瑞和異魔群抬頭要看凡雷之時,卻被強烈的日光照得睜不開眼睛,依利特趁機施展「飛翔之術」,抱著在空中的凡雷疾馳而過,馬上消失在沙瑞和異魔群的眼前。

    「糟糕了,快追!」沙瑞發現被擺了一道,馬上命令異魔去追擊。

    「慢著,你們的對手在這裡呢。」蒂美拉也馬上就把沙瑞他們叫住。

    「可惡,就憑妳一個人能打敗我們嗎,真是太小看人了。」沙瑞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瞪著蒂美拉。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蒂美拉的臉上泛起一抹微笑:「影術.死寂之影!」當蒂美拉輕聲唸著咒語,做出了一個手勢之後,所有的異魔的影子就像是泥濘沼澤一樣,讓所有的異魔都陷入了自己的影子之中,整個消失不見了,沙瑞也陷入了自己的影子之中,而且愈是掙扎,陷下去的速度就愈快。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6-21 03:5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斯文男  好炫的招式喔~ 死寂之影....  發表於 06-6-22 18:5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亜紀玥    發表於 06-6-21 16:59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四十三章  蒂美拉的千鈞一髮

    眼前的景象是遍地的異魔屍體,如果把牠們疊起來,可能可以疊成一座小山丘,在比較空曠的泥土地上坐著兩個人,他們都是經過一番激戰之後的生還者,不過他們看起來十分疲累,一副已經用盡全身力量的樣子,那兩個人正是詹姆士和歇宇,雖然他們看起來遍體鱗傷,但是依然神采奕奕,他們背靠著背坐在一起閒聊著。

    「看來我們真的是老了,歇宇,才經過這樣的戰鬥,我已經覺得全身都動不了,真懷念以前年輕時候的好體力呢。」詹姆士仰望著天空,一副略有所思地說著。

    「喂、喂,老伯,別把我和你混為一談,我的年紀差不多只有你的一半而已,別把我說得很老的樣子。」歇宇提出了反駁,不過他知道詹姆士是為了開玩笑才這樣說的。

    「呵呵,說的也是。」詹姆士笑了起來:「對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那三個年輕人應該沒問題吧。」

    「天曉得,我只知道我把該做的事情都做了,接下來的就讓別人去操心吧。」歇宇對於未知的事情通常不會去下定論,而且瀟灑不受拘束的民族性也讓他不去計較這種事情。

    「我想應該不會再有敵人來了,或許我們可以好好休息了。」詹姆士說出他的看法,歇宇也表示同意,兩人似乎安靜地休息了。


    蒂美拉看著逐漸陷入影子中的沙瑞,內心裡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感覺,她認為沙瑞應該不是那麼好應付的對手,而且眼前的沙瑞看起來完全沒有緊張的樣子,反而對著蒂美拉露出了微笑,隨著身體逐漸陷入影子裡,沙瑞的身體突然發出亮光,就像是一道光束衝上了天際。

    「這就是你的真面目嗎,長得還真炫呢。」蒂美拉抬頭看著飛在空中的沙瑞,他的外形已經變成似蛇又似龍的蛟龍,看起來整個呈現藍色的身體,上面覆蓋著七彩的鱗片,略呈三角形的頭上還有三支角,背上還有像是魚鰭的背鰭。

    「沒想到在人類世界裡還存在著這樣的高手,難怪畢魯諾和藍傑會慘敗在你們手中。」沙瑞以驚訝的口吻說著,不過他看起來還是自信滿滿的模樣。

    「你是在誇獎我嗎,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呢。」蒂美拉依然風趣地回答。

    「能夠看到我的真面目的人,除了西倫斯大人之外,妳是第一個人,不過這也表示妳將無法繼續存活在世界上。」沙瑞說著馬上就從嘴裡吐出了雷射光線。

    「如果你以為這樣就能除掉我的話,那麼你就太天真了。」蒂美拉用手臂上的手甲擋住了雷射光線,並且把光線打了回去,整個打在沙瑞的臉上。

    沙瑞的臉上只是稍微起了一些煙,看起來完全沒有受到傷害:「真遺憾,我自己的攻擊並不會對我造成傷害。」這一次沙瑞變換了攻擊方式,整個身體俯衝而下,準備對蒂美拉直接撞擊,不過蒂美拉也不是省油的燈,她馬上看出了沙瑞的意圖,整個人迅速躲進了自己的影子之中,沙瑞結實地撞到了地面,而且還把地面撞出了個大洞,當蒂美拉從影子裡出現,打算要對沙瑞進行反擊之時,沙瑞也像是看穿了她的行動一樣,快速飛回了空中,使得蒂美拉的攻擊失效。

    「嘿嘿,我已經蒐集過一些有關影術的資料,影術的主要攻擊方式是透過自己和對手的影子之間產生空間連結,能夠以讓人措手不及的速度來給人致命一擊對吧,而且影術是術法結合打擊技的特殊流派,所以學習影術之人對於魔法也有相當的抗性。」沙瑞飛在半空中,把他對於影術的了解向蒂美拉炫燿了一番,目的是要讓蒂美拉明白他的自信所在。

    「沒想到你還挺了解的嘛,不過這並不代表你就能贏過我。」蒂美拉見到沙瑞得意的樣子,自己也覺得十分有趣,她迫不及待地想試試沙瑞的身手,於是施展了「影術.空間暗殺」,許多尖錐形的暗器從沙瑞的影子裡射了出來,全都射向了沙瑞,不過由於沙瑞是飛在半空中,所以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可以看清楚暗器的動向,所以全數的暗器都被他閃過了。

    「可惜啊,影術最大的缺點就是難以應付空中的敵人,被我給說中了吧。」沙瑞再次強調了他對影術的分析與認知。

    「既然在地上我無法打中你,那麼我就到空中去對付你。」蒂美拉跑到旁邊的樹林,藉著樹與樹之間短距離的彈跳,她跳到了比沙瑞還高的位置,打算從上方朝下面的沙瑞攻擊。

    「空中戰是我的專長,妳跳上來簡直是自找死路。」就在蒂美拉將匕首刺向沙瑞的同時,沙瑞靈活地閃過了蒂美拉的攻擊,並且把蒂美拉的身體緊緊纏住,朝著地面用力衝下。

    蒂美拉覺得身體被纏得喘不過氣,就在沙瑞把身體纏緊之後,蒂美拉感覺到一陣劇痛,並且聽到自己肋骨斷裂的聲音,不過她卻無法從沙瑞的身體中掙脫出來,沙瑞整個把地面又撞出一個洞,強大的衝擊使得蒂美拉的身體受到了內傷,吐出了鮮血。

    「哎呀,痛死了,真是失算,身體好像受了不得了的重傷呢。」蒂美拉自嘲地說著,她的右手已經失去了知覺,匕首掉到了地上,不過蒂美拉試著要用左手去撿起匕首,把身體向旁邊挪動著。

    纏住蒂美拉的沙瑞,準備要給蒂美拉最後一擊,他把頭伸到蒂美拉的頭旁邊:「嘿嘿,我也不想讓妳嚐太多苦頭,我就給妳一個最仁慈的死法,把妳的頭直接咬碎。」說著便張大了嘴靠近蒂美拉。

    「靠得這麼近不怕危險嗎?」蒂美拉微笑地問著,她的左手已經握著匕首,突然間她把匕首拋起來用嘴咬住,施展了「影術.血之舞」,匕首的刀身迅速劃過了沙瑞的咽喉,濺出的血液就如同水舞一般舞動著。

    「原來妳還藏有這一招!」沙瑞驚訝地說著,他的身體已經失去了力量,整個把蒂美拉放開了:「不過就算殺了我也別得意,光憑那兩個人的力量,是無法打倒西倫斯大人的。」沙瑞在發出一陣狂笑之後便斷了氣。

    「真是的,要死的人還這麼多話,不過我也覺得好累了,或許這一次睡著之後就醒不來了吧。」蒂美拉的雙眼漸漸閉了起來:「對不起了,凡雷。」

    凡雷和依利特已經來到了山頂,眼前所見的是一個深黑色的巨大魔法陣,強大的魔力一直衝上天際,而且魔法陣之中的魔力還不斷凝聚著,站在魔法陣之前迎接他們的人正是西倫斯。

    「歡迎來到我最後的堡壘,我是異魔首領西倫斯。」西倫斯以具有恐怖磁音的聲音說著,從眼神裡放出極具威脅性的殺氣。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6-24 01:3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亜紀玥    發表於 06-6-24 19:55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四十四章  決戰西倫斯

    原本美麗的芙洛拉山脈,因為山頂上出現了黑色且醜陋的滅世禁咒魔法陣,顯得非常不搭調,也使得芙洛拉山脈頓時失色了幾分,凡雷和依利特趕到山頂之時,離滅世禁咒發動的時間已經剩下最後五個小時,表示著他們必須在五個小時之內打倒西倫斯並且阻止滅世禁咒發動,但是站在他們面前自信滿滿的西倫斯,好像在告訴他們已經來不及的樣子。

    西倫斯看見老是破壞他的計畫的凡雷和依利特,內心當然是非常憤怒且不悅,但是想著此刻就能報仇雪恨,卻也有幾分喜悅之情,他發自內心的強烈殺氣,正代表他對凡雷和依利特有多麼憎恨,他早就在心裡模擬了好幾次如何把這些礙事的小蟲子碎屍萬段,今天終於讓他有可以實現模擬情境的一天。

    「你們竟然敢來阻止本大人,實在是勇氣可嘉,但是你們難道沒有想過,如果你們一開始就乖乖接受本大人的統治,事情也不用演變成今日的局面,你們依然可以存活,但是你們偏偏選擇了協助製藥廠來反抗我,所以本大人只好把你們全部毀滅掉。」西倫斯用不悅的語氣說著,就像是在斥責凡雷他們的不對。

    「真遺憾,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打從一開始就喜歡受人統治或是乖乖被人使喚,即使是個微不足道的普通人,他也想努力向上爬,想要擁有不受拘束的個人夢想。」凡雷反駁西倫斯的論點。

    「沒錯,如果有個明君來治理國家的話,是還可以接受的,但是像你這種暴力強權,就算是能夠統治天下,也一定會有人不斷出來反抗你。」依利特也在一旁附和著凡雷的說法。

    「看來和你們多說無益,那就別怪本大人手下不留情。」西倫斯的身體漸漸被藍色的火焰所覆蓋,隔著火焰來看,似乎可以發現西倫斯的形體正在改變著,等到火焰逐漸消失之後,西倫斯現出了他的本來面貌,他的全身皮膚都是綠色的,在皮膚之上還有一層堅硬的龍鱗,頭上是飄動的紫色長髮,還有又尖又長的耳朵,眼睛呈現深紫色,雙手看起來就像是兩個具有生命的龍頭,他的背上還有一對大而有力的龍翅膀,還有一條龍的尾巴。

    「原來你的真面目是異變龍人啊。」凡雷看了西倫斯的真面目之後,馬上就知道他是不好惹的魔族。

    「異變龍人?那是什麼樣的魔物呀?」依利特卻是頭一次聽到這種魔族的名稱,她向凡雷問著有關異變龍人的事情。

    「異變龍人是從龍人或是半龍人發生異變所產生的,是一種高智慧且兇殘的魔族,牠的戰鬥能力和魔法能力都是超高水準的,可能比魔界中的高階惡魔族還要強上數倍,不過異變龍人的數量並不多,可能在數萬個龍人或是半龍人之中,才有一個異變龍人產生,連我生活在魔界多年都沒有見過,直到今日才親眼見到異變龍人的樣子。」凡雷把他在魔界中曾經聽過的異變龍人告訴依利特。

    「既然明白了敵人的厲害,那麼我們就盡全力攻擊吧。」依利特開始詠唱高階的魔法咒語,凡雷則是直衝向西倫斯,不料西倫斯手上的龍頭居然噴出火來,凡雷只好先向後跳開,換從另一個角度進行攻擊。

    「神聖衝擊!」依利特對著西倫斯發出了聖屬性的光束型魔法,凡雷也趁機繞到西倫斯的背後施展「猛毒連擊」,那是他過去從來沒有使用過的招式,是以蛇族的毒性本能附加在「流星連擊」那種如驟雨般的快速猛擊之中,西倫斯同時受到強烈的魔法攻擊和猛烈的物理攻擊,就像是沖天炮一樣整個人被轟上天去。

    不過依利特和凡雷都覺得有種不協調的感覺,魔法光束並沒有貫穿西倫斯的身體,反而像是擊中什麼護盾一樣,使得魔法攻擊的力量往旁邊分散掉了,凡雷則是認為剛才的攻擊就像是打在又厚又硬的鐵甲一樣,刀刃根本沒有傷到西倫斯的身體。

    突然從空中掉下了許多如同隕石的熾火球,由於重力加速度的關係,使得熾火球落下的時間非常迅速,凡雷和依利特在正感到困惑之際,根本來不及閃躲,被落下的熾火球打個正著,兩人負傷趴在地上,西倫斯則是緩緩地從天空中降了下來,而且看起來完全沒有受傷的樣子。

    「你們一定感到不可思議吧,我受到你們那麼強烈的攻擊,身上居然連個擦傷都沒有。」西倫斯面露得意的笑容說著:「那就是我和你們的實力之差。」

    「怎麼可能,我再試一次看看。」依利特從地上爬了起來,馬上對西倫斯使出了「光羽飛箭」,從金色的小型魔法陣中射出了無數的羽狀飛箭,如同光束一般迅速射向西倫斯,不過魔法射到西倫斯身上卻又像折射一樣偏移開了。

    「那麼試試看這一招!」凡雷在衝向西倫斯的瞬間,從身上分出了好幾個紫色的幻影,圍住了西倫斯,同時迴旋身體對西倫斯做出了斬擊,整個攻擊看起來就像是紫色的風暴一樣,「這就是『幻影殺法----迴旋殺!』應該奏效了吧。」

    不過西倫斯看起來還是沒有受到傷害,「龍之吐息!」從西倫斯雙手上的龍頭噴出了強勁的熱氣,凡雷在近距離受到攻擊,整個人飛了出去,把依利特也撞倒了,兩個人頭暈目眩地倒在樹下。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西倫斯的身上同時有魔法和物理的兩種護盾,想要直接命中他的話,必須先破壞其中一種護盾。」依利特摀著敲到樹幹的頭,從樹下爬了起來。

    「可是我們的攻擊都無法奏效,要怎麼破壞他身上的護盾?」凡雷一臉困惑地說著。

    「有一種方法或許可以創造出無限的可能性。」依利特微笑地說著:「勇者之力發動!」從依利特的身上發出了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光線就像是柔軟的絲綢一般,把依利特包裹在其中,這種柔和且充滿力量的微妙感覺,讓依利特的精神比之前更集中。

    「這個是什麼力量!」凡雷驚訝地看著發出微弱氣息卻又充滿了力量的依利特,在之前只有蒂美拉見識過這種力量,因此在依利特施展了之後,凡雷和西倫斯都嚇了一跳。

    「哼哼,這個威力雖然驚人,但是對我又能起什麼作用呢。」西倫斯收起了先前的驚訝,他對自己的能力依然充滿自信,且自認為自己並不是用奇計就可以打倒的對手。

    「只要有這個力量,我就可以使用『三重魔法』。」依利特微笑地說著,一邊已經開始詠唱著魔法咒語。

    「我怎麼可能乖乖地讓妳把咒語唸完,去死吧!」西倫斯用手上的龍頭對著凡雷和依利特吐出火燄,結果卻被出現在凡雷和依利特之前的「水晶之盾」擋住,並且被反射回去。

    就在此時,依利特詠唱的咒語也完成了,從西倫斯的腳下產生的「風壓之術」,使得空氣快速地流動著,猶如狂風的嘶吼,西倫斯瞬間被強烈的龍捲風捲了起來,接著又被劃破天際的「火焰長矛」直擊而下,把地面轟出了一個大洞,並且冒出了濃煙。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6-30 01:3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斯文男  三重魔法 果然帥氣... 不過  發表於 06-7-2 06:40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第四十五章  凡雷的婚禮

    在受到依利特的魔法攻擊之後,地面冒出了濃煙,凡雷和依利特站在遠處觀望著冒煙的地方,從煙霧裡傳出了西倫斯的笑聲,等到煙霧漸漸散去之後,凡雷他們發現西倫斯依然是毫髮無傷,表示著連續的魔法攻擊也無法破壞西倫斯身上的魔法護盾。

    「哈哈哈,看來你們還真是白費工夫,我本來以為南方大陸的勇者有什麼通天的本領,結果還是無法傷到我一根寒毛。」西倫斯發現依利特的魔法雙重攻擊對他起不了作用,高興得狂笑不已。

    「別氣餒,依利特,我們再試一次吧。」凡雷勉勵著依利特,自己也打算再做不同的複合攻擊:「這一次我來掩護妳,妳可以不用施展防禦魔法,直接用三重魔法攻擊他吧。」

    「嗯,我明白了。」依利特點點頭回答,開始唸著魔法咒語。

    凡雷在依利特詠唱魔法的那段時間也沒閒著,他衝上前去和西倫斯做近距離的搏鬥,他先閃過了西倫斯的龍爪和龍尾的攻擊,低下身軀迅速地移動到西倫斯的面前,用星塵拳刃在西倫斯的腹部和胸口進行連打,不過由於護盾的關係,讓凡雷的攻擊都徒勞無功。

    就在此刻,依利特的三重魔法已經完成,從地上冒出了如同野獸尖牙一般的「大地之牙」把西倫斯牢牢抓住,接著從空中降下了許多失控的狂怒雷電,狂暴地打在西倫斯的身上,那正是「狂雷紋章」,在西倫斯還沒來得及反應之時,眼前又飛來如同利刃一般銳利的「水刃術」,切斷了大地之牙,也把西倫斯打倒在地,發出了一聲巨響。

    就在西倫斯倒地的瞬間,從他的手中射出了兩根龍骨,一根貫穿了凡雷的右手肩膀,另一根則是貫穿了依利特的左大腿,兩人紛紛坐倒在地,西倫斯緩緩地站了起來,對著他們露出得意的笑臉,他身上的護盾依然沒有被破壞。

    「以你們那種程度的攻擊,根本沒辦法讓我受傷,真是遺憾啊。」西倫斯此刻的笑臉讓人憎惡至極,充滿了鄙視的意味。

    凡雷在思考應付的方法之時,腦中突然閃過了葛瑞克曾經和他說過的南方大陸傳說,他突然有一種念頭產生,於是轉過頭看著依利特:「依利特,妳不是有一招讓南方大陸的魔族全數消失的魔法嗎,為什麼不用?」

    「你是指『祝福光球』嗎,那招不能用,因為凡雷也是魔族,我怕用了之後凡雷會消失。」依利特皺著眉頭說著。

    「放心吧,我不會消失的。」凡雷溫柔地把依利特的頭抱在胸前,親吻著她的額頭:「我相信祝福女神芙洛拉會保護我們這對戀人的,所以妳就放心地用吧。」

    「好的。」依利特的臉頰微紅了起來,他們互相凝視的眼神是充滿了愛慕和信任。

   凡雷和依利特又站了起來,這一次西倫斯感受到不同的氣勢,在依利特詠唱魔法的時候,身上湧現了一種奇妙的力量,那個力量不只圍繞在依利特的身上,也圍繞著凡雷。

    「祝福光球!」從依利特的身體外圍出現了淺綠色的魔法球體,而且那個魔法球體逐漸擴大,凡雷就在魔法球體之前,乘著魔法的力量朝西倫斯攻擊而去。

    西倫斯只是覺得有強大的力量靠近,那種壓迫感驅使他閉上了眼睛,當他的眼睛再度睜開之時,凡雷已經把他的身體打穿了一個洞,原來祝福光球加上凡雷的力量已經把他身上的兩種護盾都擊破了。

    「不會吧,我居然輸了!」西倫斯的臉上帶著驚訝且懊悔的表情,身體逐漸變成透明而消失了,滅世禁咒魔法陣的魔力也往四處流竄而消失。

    「我就說吧,女神會保護我們的。」凡雷轉回來對依利特笑著說。


    在聖路易斯王城的大教堂聚集了許多人,因為今天將要舉行婚禮,而且還有國王當見證人,凡雷穿著黑色的新郎服,臉上充滿了喜悅和緊張的神情,今天就是他的大喜之日,而且還是和他最深愛的人結婚。

    「哎呀,凡雷,你不用那麼緊張,放輕鬆就可以了。」蒂美拉在一旁看著動作僵硬的凡雷,覺得非常好笑。

    「話雖如此,但是我還是非常緊張,妳幫我看看,我有沒有哪裡穿得不體面。」凡雷擔心自己的穿著不整齊,看到認識的人都會這麼問。

    「凡雷前輩,你終於要結婚了,真是恭禧你了。」身為凡雷暗殺者晚輩的潔兒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是眼框卻是紅的,而且充滿淚水。

    「真是的,潔兒,今天是凡雷的大喜之日,妳怎麼在哭呢。」蒂美拉遞給潔兒一條手帕:「去洗把臉,把眼淚擦一擦,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就先忘記吧。」

    這時候依利特已經走出來了,她穿著白色且低胸的新娘婚紗,在盛裝打扮之後顯得十分動人,創世三女神的芙洛拉、萊雅、艾莉雅以及塔娜榭兒都陪在她的身旁。

    「新娘子出來了唷,凡雷。」葛瑞克拍一拍凡雷的肩膀,指著依利特出來的方向。

    「那個…妳今天…很美。」凡雷看著走到他面前的依利特,結結巴巴地從嘴裡吐出這幾個字。

    「只有今天美而已嗎?」依利特有些不滿地盯著凡雷。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凡雷慌張地連忙解釋,看他已經緊張得滿頭大汗了。

    「呵呵。」依利特看著凡雷笑了出來:「開玩笑的啦,別緊張。」

    「現在由我大神官里歐來替你們主持婚禮吧。」里歐對著凡雷和依利特微笑著:「今天在神以及國王夢斯.卡魯特.路易斯陛下的面前舉行婚禮,你們的所有答覆都將成為誓約,不可反悔。」

    這時候現場的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準備見證這一刻,里歐又繼續說著:「凡雷,你願意娶依利特為妻並且一生一世守護著她嗎?」

    「我願意。」凡雷以誠懇的眼神看著依利特,並且用堅定的語氣回答。

    「那麼,依利特,妳願意嫁給凡雷並且用妳全部的心力照顧他嗎?」里歐換問依利特。

    「我願意。」依利特羞澀地看著凡雷回答,他們替對方戴上了結婚戒指。

    「我身為這次婚禮的見證人,我在此宣布你們的婚約生效,今後你們就是夫妻了。」夢斯走到了凡雷他們的面前宣布著她的致詞。

    「恭喜你們了!」在眾人的祝福聲中響起了教堂的鐘聲,似乎也在祝福著這對新人,空中飛舞著彩色的彩帶,更是增添了婚禮的歡樂氣氛。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7-4 04:3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十六章  某A君咖啡屋

    在聖路易斯王城的大教堂旁邊,最近新開張了一間店,掛上的招牌是「某A君咖啡屋」,這間店正是凡雷和依利特所開的店,整間咖啡屋是採用白色系的裝潢,在店內的每個桌上都有一個像是燭臺的藝術小燈,這間店給人的感覺是活潑且充滿活力,許多遠方的客人都慕名而來。

    「歡迎光臨!」蒂美拉和潔兒對著每個進入的客人都給予親切且具有活力的打招呼,她們甜美的笑容讓人非常喜歡。

    「新開張呢,真是恭禧你了,凡雷。」進入店內的客人是製藥廠的妮絲、蕾咪和莎琳,「前幾天因為有重要的生意要談,所以沒有去參加你的婚禮,真是不好意思。」妮絲笑嘻嘻地說著。

    「哪裡的話,要不是兔小姐的協助,說不定這間店還沒辦法順利開張呢。」由於這間店的材料和設備都是由製藥廠合作提供的,所以凡雷對妮絲非常感激:「讓我來招待妳們吧,要喝什麼儘管開口。」

    「那就給我們招牌咖啡吧。」妮絲開口說著。

    「可惜莎琳是機械人,不能和我們一起喝咖啡呢。」蕾咪看著莎琳微笑著說。

    「那只要兩杯招牌咖啡嗎,馬上就來。」依利特親切地問著,馬上又回到櫃檯去催促凡雷調咖啡。

    「蒂美拉,可不可以過來陪我聊聊啊?」蕾咪對著從旁邊經過的蒂美拉招招手,並且拍一拍她旁邊的空位。

    「當然可以,我很樂意唷,蕾咪大人。」蒂美拉很快地就坐在蕾咪的旁邊:「喂,依利特,我再追加一杯三色果汁喔。」她向櫃檯裡的依利特大聲說著。

    「對了,在打敗西倫斯之後,你們小隊的人都平安無事吧?」莎琳問著蒂美拉。

    「我本來以為那一次我已經完蛋了,結果在凡雷他們下來的時候又被依利特救了一次,所以才保住了性命。」蒂美拉看起來有點興奮地談著:「當我們回到半山腰的地方的時候,發現歇宇和詹姆士老伯兩個人睡得像死豬一樣,那時候的樣子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好笑。」

    「呵呵,這樣啊,那死神艾蜜莉呢?」蕾咪似乎對於艾蜜莉的事情有些興趣。

    「她呀,強得像鬼一樣,殺光了數萬的異魔之後,還悠哉悠哉地在樹下睡大頭覺,看起來完全沒有受傷的跡象。」蒂美拉在談到艾蜜莉的時候,聲音明顯比剛才要小聲許多,可見得她也害怕這一位恐怖的人物。

    這時候依利特已經把飲料端了過來:「妳們的飲料來了,請用。」她把咖啡輕放在妮絲和蕾咪的前面,不過卻把三色果汁重重地放在蒂美拉的面前,果汁還差一點濺出來:「聊完的話就趕快起來幫忙,別閒著。」

    「好啦、好啦,別生氣嘛!」蒂美拉笑嘻嘻地說著。

    「那後來那些人怎麼了?」妮絲也開口問著蒂美拉。

    「他們呀,歇宇好像回到沙克奇沙漠去了,詹姆士老伯繼續當他的護衛協會的會長,艾蜜莉應該是回去黑暗魔界交差了。」蒂美拉回答:「至於其他的人,就都在這間店裡了。」

    「凡雷,你怎麼都不說話,說說你為什麼不當暗殺者了。」妮絲看到凡雷只是在櫃檯裡安靜地做事情,於是找話題跟他聊聊。

    「我想說都已經結婚了,應該要換一個安定的工作了,繼續當暗殺者的話,依利特會很擔心的。」凡雷語氣平和地說著,他又轉過頭溫柔地看著依利特。

    「是阿,凡雷答應我不再當暗殺者了,我也答應凡雷不會隨便使用魔法,這就是我們在開咖啡屋以前的約定。」依利特抱在凡雷的背上說著。

    「那你的某A君名號要放棄嗎?」莎琳有些疑惑地問著凡雷。

    「不完全算是吧。」凡雷溫和地笑著說:「過去那個刺客某A君的名號,就讓它成為傳說吧,不過今後某A君這個名稱,將會以咖啡屋的型態成名。」

    「呵呵,那也不錯。」莎琳的臉上也露出了微笑。

    「歡迎光臨!」蒂美拉和潔兒又繼續招呼著進來的客人,幫忙客人點東西,從她們親切又有活力的態度上看來,完全看不出她們之前是暗殺者。

    「蒂美拉、潔兒,妳們為什麼也退出了暗殺者的行列呢?」蕾咪對她們退出暗殺者的動機感到興趣,因此問著她們。

    「這個嘛…」兩人想了一下又同時回答:「理由很簡單啊,因為沒有凡雷的地方實在太無趣了,所以我們決定要追隨著凡雷。」

    說完後,蒂美拉似乎故意接近凡雷,抓著凡雷的手放到她的胸口上:「店長,我的胸口好悶喔,可以幫我檢查一下嗎?」蒂美拉用挑逗的語氣說著。

    凡雷先是遲疑了一下子,不過眼睛卻是直盯著蒂美拉豐滿的胸部:「好啊,讓店長幫妳檢查一下。」

    「蒂美拉前輩好詐唷,我也要。」潔兒也靠向前去:「前輩,也幫我檢查看看嘛。」

    「好啊,我們到裡面去,店長會好好地幫妳們檢查清楚。」凡雷像是有點失控地摟著蒂美拉和潔兒,不過依利特已經從背後扭住了他的耳朵。

    「親愛的,你也想偷懶嗎?」依利特像是壓抑住怒氣地冷笑問著,並且把凡雷的耳朵扭緊。

    「哎呀,好痛!」凡雷歪著頭叫著:「沒有啦,只是她們說身體不舒服,我幫她們檢查一下而已。」

    「還給我找藉口!」依利特拉著凡雷的耳朵,把凡雷又拉回了櫃檯裡。

    「看來鼎鼎大名的刺客某A君,在妻子面前就成了一條蟲了。」妮絲說完之後,店裡的人都笑了起來。

    今後某A君咖啡屋每天都上演著凡雷與理智對抗的戲碼,凡雷與女孩子的親密舉動以及他和妻子的打情罵俏,都成為前來的客人時常在討論的話題,某A君咖啡屋也因為這個奇怪的話題而聲名遠播。

全劇終
多謝諸君觀賞


[ 本文最後由 永恆的詩人 於 06-7-7 02:44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亜紀玥    發表於 06-7-15 14:26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05 , Processed in 3.067345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