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個人文集】 北歐主神-奧汀

[複製連結] 檢視: 10837|回覆: 17
  • 無名的英雄

    羅生門

    發表於 05-11-13 23:01:17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山城



    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頭。山城內,沒有吐著騰騰黑煙的煙囪,更沒有教人精神崩潰的汽車喇叭聲,山城,正在寂靜。



    輕輕柔柔,柔柔清清,山城,雨自陰鬱的烏雲中發放下來;你不必躲藏,更毋需撐傘,山城,沒有頭髮的竊賊。大地與春天借了濃霧作衣裳,存放在不遠處的山坡上;不知名的紅花尚未開苞,隨著雨點,對山下的大城頻頻搖頭,不知是織田信長,亦或是德川家康,人在山城,何能得知時間朝代的更迭?路旁的雜草,伴隨晶亮的雨水,享受著最原始的滋潤;你躺在溼透了的草地上,靜待死亡。



    山城,是一切事物的開端,也是終點。當人類破壞環境殆盡時,人類滅亡,冰河覆蓋。一萬年後,山城依舊,不見人類文明,大自然再度統治一切;歷史重演,既然一切都將重演:你在做什麼?努力唸書,滿足未來自己或他人的慾望?天天沒目標的朝九晚五生活?還是吸毒作賤自己?倒頭來,都是加速滅亡,依舊是一場空。千百年來,世間多少君主,能真正笑傲江湖?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出社會的商業競爭,說穿了也只是擴張領土,人口太多,土地不足,又沒本事灑泡尿鞏固勢力範圍,只得卑賤的退而求其次。人類欺騙自己,多麼荒謬,何其悲哀。



    一陣料峭春風,吹醒沉醉在山城中的過客。山城依舊,不見前人;清清柔柔,柔柔輕輕,山城,是一切事物的終點,也是開端。











    此篇文章有投稿至 成功青年文藝獎 散文
    不確定是此篇 還是 山路 得獎 因此 若有人看到此篇
    希望別懷疑版權

    -北歐

    [ 本文最後由 武藤聖 於 06-8-23 08:45 PM 編輯 ]
     
    黑潮流域:www.Coyoter.com
    黑潮信箱:Coyoter@Coyoter.com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憶苦思甜    發表於 07-1-2 09:29 聲望 + 2 枚
    劍魔老戴  真是個好青年  發表於 06-7-19 23:46 聲望 + 1 枚
    ganlinold    發表於 06-6-21 11:53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無名的英雄

    羅生門

    北歐主神-奧汀

    廁所夜驚魂




    就在今天晚上7點 地點學校 校長室旁邊的廁所...

    說時遲那時快 肚子正在痛

    "衝呀! 廁所! 第二間!什麼?有大便! 第三間也是!第四間也是!最後一間還是!"

    "喔~第一間好乾淨 雖然好像哪裡不對勁..管他的!先上再說!"



    ----------------------------------------------時間過了十分鐘 中間經過了無盡的爽意

    "喔喔...好爽! 終於拉完了! 研究一下四周吧..."

    奇怪?! 沒有垃圾桶?!
    此時,頭上的燈,忽然開始忽明忽滅...真適合拍鬼片,我是這麼樣想的

    接著拿出了 印有可愛女僕ACG的衛生紙(我們學校賣的) 狠下心來從她胸口撕成兩半
    彷彿聽見了她的哀嚎............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燈還在閃,外頭靜悄悄,我發現置物架子不見了! 雖然不會怎麼樣,可是越來越奇怪,害我忍不住
    要衝出去了....
    "擦擦擦 擦擦擦~擦完了! 隨地亂丟吧! 不行,老師說要當個善良的好國民,還是丟進馬桶讓水管阻塞吧!"
    "唰~~~沖掉了! 一點也沒殘留,我很有沖馬桶的天份!"

    手往門閂的右方拉....
    .......不動!?

    "媽媽咪呀別嚇我! 我很怕那種東西的! 中國人怕鬼 西洋人也怕鬼 所有的人都怕鬼"
    "恐怖喔~恐怖到了極點喔~"

    燈,依舊;人,出不去,隔壁的大便味,傳過來了.....
    "使出大理絕學-一陽指! 渾身罡氣籠罩,四面八方正氣集中於右手手指,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了
    今天來我們學校的陽明高中排球隊的女孩子? 跟護身罡氣一點也不相關...."

    只見晴天霹靂,方圓半呎內的大便味被渾厚的內力震得消散,門閂被一陽指拉得咯咯作響!

    ...............還是不動!

    "媽呀我好怕! 真的開不了!"

    想當年遊走江湖,為了一杯冬瓜茶學會了武林絕學-消遙翻牆遊!
    並且練習次數之多,已臻反璞歸真之境界! 此時如果置物架還在 要翻牆易如反掌...
    所以很明顯的"很明顯是中計了! 這根本是廁所密室關人事件!"因為在校長室旁邊,我好像
    是那代罪笨蛋!
    但是,內心深處擊震出了一陣清音,告訴我當初張無忌不也是在如此危急的情況下習得九陽神功的嗎?
    雖然我比較可憐身旁沒女人陪,但是我學會的消遙遊以及一陽指,可是跟九陰真經同等級的曠世神功呀!
    九陽神功碰著九陰真經尚且奈何不得,何況我消遙翻牆遊配上一陽指的功力! 話不多說,翻!

    頓時腹中清氣一沉,雙腳離地而起,雙手拉住門頂....
    "撐! 就當單槓一樣簡單!"
    只見我很敏捷的翻到上面,卻卡住了...
    "幹!"

    危急的時刻,往往可以引發一個人的潛在能力,我超強的腰力一使,身體從上而下,配合著一些灰塵
    "我落地了!"



    看看上方,一塵不染,看看我的白襯衫,好像黑襯衫...
    燈居然不閃了.....


    "媽的!"












    故事結束-
    以上節錄真人真事剛剛才發生,如有雷同,絕非巧合
    版權沒有,翻印為狗
    (本文經整理後 投稿152期成功文藝散文獎 請勿轉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水中天  不錯...有趣。  發表於 06-6-21 20:27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 無名的英雄

    羅生門

    回覆: 北歐主神-奧汀

    山路



    細雨迷濛,你落在闇無音訊的路旁。

    摸不著頭緒,何去何從,似乎傾刻間就到了這世外桃源;所有的世外桃源都是陶潛的人間仙境,沒有任何不確定。


    有!眼前的山路!



    你依稀記得,剛考完大學學測,獨自上山散心。或許是缺乏睡眠罷?走著走著就不省人事了;當你醒來以後,大辣辣的躺在小路中央,雖然是小路,卻也勉強容得下一輛車經過,但似乎只是空想自路旁茂密得過份的花花木木,自可臆測出已有一段不算短的時日無人煙經過,飄著綿綿細雨的山路,搭配著一尊小土地公廟。土地公廟?你發現右後方的小樹叢旁,設立了一座很小的土地公廟,上頭並沒有人供奉的痕跡;奇特的是,道路卻還完好如新,與其他背景格格不入,好似影集為了拍片,刻意製造出氣氛的場景一般,人為卻不失自然。



    雙手撐起身體,盡可能的使自己保持平衡,瑣碎凌亂的思緒,終於逼出一道亮光,引導其餘的旁支一一回歸該在的位置,而那拋磚引玉似的思緒,正是前方不遠處的深綠色路標;迷雨打濕了你穿著白色絲質襯衫的身體,半透明中黏膩的親吻著略為瘦的身體,你終於發覺,氣溫並不是非常適合步行,如果持續的走下去,有半途就因為身體失溫而倒下的危險,現在分秒必爭。



    「第一千隻紙鶴」?路標上的標示,使得你不自覺的皺了眉頭:這算什麼路標呀!

    莫名其妙的醒來,莫名其妙的土地公廟,莫名其妙的路標!你察覺了整件事情的不對勁之處,總而言之,現在最首要的目的就是想辦法離開這個綿綿細雨、動人心弦、彷彿能夠洗滌現代都市人病入膏肓的內心,如果可以,真想這麼住下去...



    「可惡!我在想什麼呀!」這裡有股莫名的吸引力,引導著都市失落者一究其妙,順便、順便永遠居留在這裡,多美麗的荊棘林!遠方傳來了細微、卻也大到足夠判斷,這是一輛公車的聲響。「是公車!停車!停車!」你快步奔向聲音的來處,於是你看見了這輛人們稱之為公車的帶步工具;車頭並沒有車牌,也沒有標明是幾路公車的數字,只是單純的停車在你面前,不管如何,先上了車再說!



    「司機,請問這裡是哪裡?」你緊張的朝向司機說著;司機仍然面無表情的望著前方,頭顱左右緩緩搖晃著。不管了,先坐著再說,管它開到哪,只要是有7-11的地方都可以!(不知道為什麼,你有股想去7-11的衝動)你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窗外景色迅速的往後飛躍,彷彿世界萬物在作著長途賽跑似的;長途賽跑的場景常常是某個體育館的四百公尺、甚至更大的操場,所有選手一聽到槍聲一齊向前邁步,跑了許久,仍舊是回到原點,原點就是終點。沒錯!原點就是終點,現在的你,發現這輛公車只在同樣的一個圈子前進,永無止盡的繞,無止盡的繞,找不到起點,也尋不著終點;你走到駕駛座旁,小聲的問司機:「請問,什麼時候到終點站呢?」司機依舊面無表情的望向前方,頭顱輕輕的左右晃動

    「司機,請問這裡究竟是哪裡!」你按奈不住滿心的疑問及緊張,伸手晃了晃司機的肩膀,那輕得幾乎沒重量的肩膀。司機緩緩的轉頭看向你,輕聲說道:「一千隻紙鶴一千隻紙鶴一千隻紙鶴」然後把頭轉回前方,繼續緩慢的左右搖晃著。「我要下車!我要下車!聽到了沒有!我要下車!」你激動得暴跳如雷,對著司機狂吼;司機頭也不回的把門開了,你急急忙忙的望外逃去。



    莫名之地,昏天黑地,世上的一切都循著宇宙的軌道緩緩運行著,配合著中國陰陽五行之說,多少帝王、多少春秋,君主因此肆意使用自己的權利。日月星辰,日以繼日的運行著,沒有例外。





    有!眼前的山路!




    這裡似乎沒有時間的存在,如果人間不只有三度空間,那這裡可真是脫離時間的第五度空間了。你絲毫不覺得疲累,公車已經自你身邊經過了至少三十次,不管怎麼走,始終脫離不了綿綿細雨、如夢似幻、讓人忍不住失去自我的這裡,如果可以,真想就這麼住下去,永遠不要有輪迴,失去意識也好,忘卻世事也罷,或許這都市本身就是一個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卻連過客都做不成



    「怎麼辦,好奇怪,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就是,對了,好像是….該死!我怎麼語無倫次了呢!這樣下去不行,得冷靜下來想個辦法!」你輕靠在土地公廟旁輕鬆坐著,望著看不見的天空,以及不斷飄落而來的細雨,就這麼看著





    大臺北都會區,完全成了不夜城。嫖妓、豪賭、叫囂、街頭惡鬥,四處都是商機,四處都是絕望谷。沒有櫻花,沒有飛雪,正值寒冬時節,YvonneAmy決定一同上太平山上出遊。隨身細軟打點清楚後,隨即動身上山。一路上交通出奇的順暢,一點也不如想像中應該人滿為患的情況﹔Yvonne看了看地圖,確定沒走錯路以後,繼續驅車往更高處前進。「那裡有個彎道!小心!」說時遲那時快,轎車筆直地衝出護欄,自高處極速的掉落下去,兩人幾乎是同時失去了知覺…….



    「一千隻紙鶴,第一千隻紙鶴」你毫無意義的對著雪白天空,喃喃自語著。如果情侶們果真希望時間為她們而停留,在此處約會肯定是最好的選擇!你繼續毫無知覺的唸著,似乎永遠也沒有停止的一天。有!當尚存一絲知覺時予以強烈的干擾,或許有那麼一點可能,不完全被這個凝風止雲、漫無終點、莫名其妙的地方吞噬。如果可以,我也想永遠住在那,永遠失去知覺,情人也好,親情也罷,不過都是身外之物……



    AmyAmy妳在哪裡?」Yvonne緊張的看著四周,細到幾乎看不見的雨點,打落在她白皙吹彈得破的皮膚上;這時候,耳邊傳來了一陣喃喃細語聲:
    「一千隻紙鶴一千隻紙鶴」這是Yvonne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在Yvonne小學到大學出去租房子的這段日子,動不動上學就會碰到的男生,時常搞得她心情不好,真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傢伙!

    Yvonne,謝天謝地,妳沒受傷吧?」 
    「嗯!我很好呀!只是這是哪呀?」 
    「我也不知道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不舒服,但是給人迷失卻安定的感覺。」

    Amy大惑不解的說著。此時,兩人的焦點轉向了獨自喃喃的男子,他不就是「啊!」兩人同時叫出聲來,朝男子的身上走去。

    但是不管兩人怎麼叫,男子似乎都沒聽見,繼續顧自唸著。此時,Yvonne賞男子一個巴掌:「醒醒呀!你怎麼在這睡覺!」你似乎想到什麼似的,停止了永不止盡的話語;眼睛一回神,映入眼簾的是兩位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蟣、齒如瓠犀的美女(或許等男子回過神來就會改觀了吧?)頓時定了定神;並不是什麼人間仙女,反而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朋友。這時候看到了’”故人,很奇怪的,並沒有非常大的興奮感,或者該說完全毫無感覺?甚至有種歡迎來到世外桃源的奇特念頭。

    「妳們,也到了呀!這裡,很奇怪,我也說不上來,好像是一千隻紙鶴,一千隻紙鶴,第一千隻紙鶴

    眼看男子又要失去知覺,Amy對他大聲吼了一句:「清醒呀!」兩人再也不希望失去任何一個可能在一起的朋友。果然,男子又清醒了過來,這回是完全的清醒,這麼一回神,真是「真是滿蘿荒唐事!」你的精神再度緊繃,血液似乎又得到了該有的氧氣。「這裡好奇怪,再不快點離開的話,恐怕我們都要失去知覺了!」Yvonne滿臉驚恐的說道。此時,雨好像停了。



    跫音不響,八月的蘆花不開,成功高中一年一度的畢業旅行又展開了;人人懷以極其興奮的心,在不知名的山路上浩浩蕩蕩的前進著,似乎忘卻了一切的繁雜事務;這時候,前日連夜大雨沖刷下來的泥土大石塊,轟地崩塌下來!恰好是前三輛車以及第四輛車的中間,第四輛遊覽車就這麼重重的摔下看不見的樹林裡。



    此時,三位學生睜開雙眼,用力的站起身來。「這是哪呀?」三位學生面面相覷,在彼此的眼神中,看不到解答,只有解不盡的迷團以及傷痛﹔右方不遠處傳來一陣極小卻很清楚的人聲,三位學生快速往聲音的來處奔去。聲音的來源是一處樹叢底下,隱隱約約可以看見雪白的襯衫錯落其中;仔細一聽,卻聽見了一個使三位同學都不明白的話語:「第一千隻紙鶴….第一千隻紙鶴第一千隻紙鶴







    原本此篇是在鬼話區投稿的 後來改成如此後 投稿至成功青年文藝獎-不確定得獎的是否此篇 如果有同學看見此篇 別懷疑版權
    就是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無名的英雄

    羅生門

    回覆: 北歐主神-奧汀

    挫折




    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人的一生中,難免會有傷神傷心的挫折,用力的擊在心海,使人們對原有的信念望而卻步,甚至生出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之感。



      人總是有快樂的時候,往往到達極致時,就印證了古人的智慧結晶「亢龍有悔」所指,就好比站在喜馬拉雅山上的人們,一躍跳入了萬仗深淵。賈誼的解決之道是放棄前途,哭到往生。蘇辛皆將無盡的挫折昇華,轉為天涼好箇秋的文章。貝多芬在遭受耳聾的打擊後,反更加努力的完成了曠世大作。當受到挫折時,傷心難過是難免的,有時冷眼看破,也不失為一好方法。




      人都是有血有肉之軀,有血脈之類,無有不生,生無不死;既然人人的中點都相同,又有何所爭?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既浮生長恨歡娛少,自然得意時必須盡歡。起點與終點,只在一線之隔,放下心來體會這得來不易的人生,必有超然凌虛之妙。



      人是萬物之靈,萬獸之尊。無論昨日的朝朝暮暮,亦或明日的未之風險,我們都是雁,朝著水平線的目標前行;我們都是狼,對著天地發出無盡的嗷嘯。挫折並非單加諸於一人,陰溝也不只有一個人翻船,自內而觀之,沒有一物不是又高且大者;反之,處於高處下望,萬物皆自得、皆可觀。只有換個角度看待挫折,換個想法處理挫折,就算是散髮弄扁舟,也可能為人生極樂之事。

    (本文投稿152期成功文藝散文獎 請勿轉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無名的英雄

    羅生門

    回覆: 北歐主神-奧汀

    那繡口一吐就半個文學論壇的余光中,左手寫的是抒情
    又流暢的散文,右手則啃食著詩詞的深遂奧秘
    要有一個好文章,好詩詞,首要的就是人生經歷
    現今大多數年輕作家都是強說愁,因為臺灣有那海拔三千五百九十二公尺的玉山;孔子說登泰山而小天下,而泰山不過一千五百多公尺罷了。我研究了一番,余光中的左手究竟有什麼奧秘,翻來覆去的想,原來他所擁有的不過是七十年的人生經驗,以及四個可愛的小女兒和一個支持他的妻子。他所持有的赤子之心,以及最正常的家庭生活,使得他有著無數的回憶,快樂也好,哀傷也罷,都是他最珍貴、獨特的瑰寶
    為什麼?難道活了十九年的我,什麼印象都沒有嗎?不,當然不是。我去過美國,去過金門,整個臺灣都走透透,奇山險峻莫無爬過,我的人生經歷也不少,何以一點感覺也沒有?有!我有感覺,那是在小學以前。只要一個霓虹燈的餘光,一片玻璃的湛藍湛綠透明清澄,就足以令我遐想迷走好長一段時間,甚至到現在都記憶猶新。那咖啡店的招牌,似乎對我招著手,照在母親手上的鑽石戒指(後來知道這個戒指上的只是最粗質的鑽石),發出最霸道的微光,攻城掠地,將我心中的期待以及盼望填滿,這就是人生,這就是未知世界。太平山上,大樹下,路燈旁。處處不是驚奇,不是令人嘆為觀止的景色,就連保齡球館的燈光,配上背景音樂,都足以成為人生極樂世界,萬貫家財,散髮弄扁舟,何足道也!

    然而,課本之下,萬人之上的,正是那真理,那大自然的雄偉。課本告訴你臺灣是福爾摩莎,臺灣就是Formosa。課本說,做人要秉持著"仁",待人處世要遵循著四端的路前進,惻隱、羞惡、辭讓、是非,前人種的樹最多,後人要繼續種;科技帶給了人們快樂,地球村時代來臨,臺海問題要製造雙贏,要做好環境保護,留給後代一個好的世界,這就是新的真理是真理,真的爛道理。什麼雙贏?沒有輸,哪裡有贏?沒有窮者,何來富者?編輯課本的老師頭腦是裝漿糊嗎?這麼簡單的邏輯概念都不清楚,如何為人師表?實在是誤人子弟,以身作賊,嘴巴上說先行後言,自己卻躺在搖籃中乘涼。環境保護,到最後還不只是嘴上說說?臭氧層破了,女媧會來補嗎?四端?什麼四端?誰說惻隱之心是對的?誰告訴你這叫做是,那叫做非,說來說去又是個人主義,大亞洲主義,極度沙文主義下的產物,白種人優越論豈不是相同如此?!
    最後,聞著垃圾場發出的惡臭,眼睛看著淡水河中的死豬,耳邊聽著桃色新聞以及禽流感疫情的發展,編輯課本的老師卻還說得出『啊!臺灣真是個福爾摩沙!』朱少麟說,水冷以後成堅冰,心冷以後成利刃,可不是嗎?如此指鹿為馬的社會,在這個新佃農時代,心如何不冷,家庭能溫暖溫馨的有多少個!莫云龍應台都不說臺灣的美,臺灣的美早在日本人來臺之後就消失了。剩下的,只是民心的餘溫,民情破裂後的碎片,唯一能撫慰人心的,怕只有音樂了吧!
    說到這裡,不禁聯想到張繼高『憶琴台』,真是把表面上的音樂說得完完整整,說來說去,卻沒說到音樂給人的良方為何,不斷述說音樂史,樂器史,國際大師史,讀者痛苦,不斷的找資料,不斷的看注釋,不厭其煩,不勝其擾。若能稍加入些情感成分,配合著王鼎鈞紅頭繩兒之類的情感,想必看來會更賞心悅目些

    狂妄了一小時,心冷了一整天。天氣也冷,雖然這不過算高緯區的仲夏夜之夢罷了








    北歐主神-奧汀 2006/1/8 a.m.12:20 於台北

    (將投稿成功青年152期散文獎,請尊重著作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無名的英雄

    羅生門

    回覆: 北歐主神-奧汀

    將進酒,杯莫停...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無名的英雄

    羅生門

    回覆: 北歐主神-奧汀

    存在的價值


    身世酒杯中,萬事皆空。古來三五個英雄
    一個秉持理想的人,一個永不放棄的人,卻遭受生命的折磨,
    在遺憾中結束了生命。多少英雄好漢,敵不過命運之神的考驗,
    甚至連個掌聲也不留,默默步下人生的舞台,
    多少無奈,何其悲哀


    一個人的價值,不在於他家財萬貫,也不在於聰明絕頂,
    而在於肯定自己,走自己的路,就算那條路是通往地獄火海,
    抑或是未知險境,甚至直達黃泉,只要不中途放棄,
    說黃泉是世外桃源,又有何不可?
    猛志逸乎四海,騫翮單思遠翥,不實際貫徹到底,
    又有何用?
    儘管匏瓜可能徒懸,人生在世可能不稱意,
    只要走的道路是自己開闢出來的,其餘的阻礙又何值一晒?
    長恨復長恨,裁作短歌行;屈原更將無盡的挫折,
    轉化成千古不朽的離騷;
    蓋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
    前人作怨文,可知他們放棄了嗎?
    。除了賈誼,絕大多數仍抱持著自己的理念往前行;
    辛稼軒的挑燈看劍,表達了雖壯志未酬,仍欲上進的雄心;
    孔子於子罕云:「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也表現了仍希望為明主所用的志向
    這位加拿大的英雄泰瑞,又何嘗不是如此?
    何嘗不是希望確定自己的價值?


    在這個世界上,身體健康、生活康樂之人比比皆是,
    卻在遭受一些小挫折後就一厥不振,甚至自尋死路
    當一個人開始懷疑自己的價值,
    就好比那喪家之犬,尋不著立足處,自然會輕易的否定自己,
    望著他人的成功而嘆息

    悠悠萬事功,矻矻當年苦
    魚自入深淵,人自居平土
    可不是嗎?只要秉持不變的信念,愚公自可移山川,
    鐵杵尚可磨成繡花針;當你貫徹信念,擊敗挫折,
    活出了生命中不盡的價值,就算在黃泉路上相見,
    就算功名事業未傳於後,那又何妨?






    北歐主神-奧汀 2005年12月 于臺北儒林補習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無名的英雄

    羅生門

    回覆: 北歐主神-奧汀

    韓文公外傳

    韓愈常以直言上諫而獲罪,例如著名之”諫憲宗迎佛骨”等,卻每每遭貶後,極力向皇帝上司示好…..

    「韓文公不為忠臣?」

    個人之解,韓文公為忠臣。若非忠臣,有大量升官生財的機會,何以為了上諫而放手使之去? 

    至於韓愈作碑傳文,終流於阿諛以及歌功頌德,也是人之常情。吾所謂人之常情是指韓愈為了與者家屬而想的人之常情,既為家屬請託作墓誌銘,反倒寫下對死者不利之言語,情何以堪?不只韓愈,還有家屬。

    至於韓愈忠臣與否,吾參照貞觀政要而予解釋。

    (貞觀二年,太宗謂侍臣曰:「明主思短而益善,暗主護短而永愚。隋煬帝好自矜誇,護短拒諫,誠亦實難犯忤。虞世基不敢直言,或恐未為深罪。昔箕子佯狂自全,孔子亦稱其仁。及煬帝被殺,世基合同死否?」杜如晦對曰:「天子有諍臣,雖無道,不失其天下。」 )

    韓愈生於貞觀之後約二百年,既通六藝百家之文,又生於吳兢卒後二十年,當對於貞觀政要有著不俗之見解,自當理解太宗所謂之為臣之道。貞觀二年太宗所云之“世基”不敢直言,箕子佯狂之事,太宗有云,世基豈得以煬帝無道,不納
    諫諍,遂杜口無言?偷安重位,又不能辭職請退,則與箕子佯狂而去,事理不同。

    而在下認為,箕子及世基不過十步百步之差矣。虞世基位居宰輔,在得言之地,竟無一言諫諍,誠亦合死。
    昔惠惠帝賈後將廢愍懷太子,司空張華竟不能苦爭,阿意苟免。及趙王倫舉兵廢後,遣使收華,華曰:『將廢太子日,非是無言,當時不被納用。』其使曰:『公為三公,太子無罪被廢,言既不從,何不引身而退?』華無辭以答,遂斬之,夷其三族。

    儘管引身“退之”(韓愈),又如何?身為臣子,不能捨身而求王之理解,苟活又何用?

    當即韓愈被貶,皆為無可議論朝廷大事之閒職,若就此罷,韓愈豈不過於退之,完全失之其“愈”!

    有時,小不忍而亂大謀,和顏悅色說好話於高官,看似苟且,其實不然。
    背後之雄心壯志,可為俗人可明瞭!

    昌黎韓愈,為大棄小,為公棄己,實為一代良材!



    這封是去年給我們導師的,因為課本編得很爛狗屁不通...
    自相矛盾亂八七糟....
    雖然我的理論好像也沒很完美,最後老師沒回信,嘖嘖....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無名的英雄

    羅生門

    回覆: 北歐主神-奧汀

    舞月光

    小說不過是藝術之末,詩,才是藝術中的藝術

    -芥川龍之介


    夕陽落盡,金光散落於梧桐葉上,湛藍清澈的河上,以及,正在舞動的地上

    丟一顆種子入塵土,荒野之上紅豔奔放,舞月光

    舞月光,超越的塵世,擊穿於價值觀之後的人性,不再存在兩個人格

    給我一支長篙吧! 讓我帶走我的歌,讓我帶走我的心,帶走我的夢,什麼都不捨

    我可以散著髮,我卻不願對影成三人,我要查拉圖斯特拉的孤單

    我不願意,落入黯紅的杜康,讓我帶走我自己,最好什麼也不捨...



    舞動每一條,我的靈魂,灑脫於放蕩不羈的輕鬆之下,脫兔在看不見平衡點的一端

    我不會默默回首,也不注意潮起潮落,忽隱忽現

    無奈的故鄉,不必找牽強的理由呀!

    讓我眼神沒有焦點吧!讓我模糊我的視線吧!

    曾渴望的夢,想我永遠都不會懂...

    東風別放下那花千樹呀!

    總是只有驀然回首,才會擊潰鋼鐵般的勇氣


    君莫舞!

    君莫舞!


    君莫舞...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無名的英雄

    羅生門

    回覆: 北歐主神-奧汀

    出嫁

    冷冷的,煙冷冷的,水冷冷的,雨一直不長眼睛不懷好意的欺負我

    酸酸的,眼酸酸的,鼻酸酸的,飲料也酸酸的,不知道是不是過期了,反正不重要的...

    『我不知所措,怎能不叫我心慌...』

    妳正坐在那轎子上,抬呀抬晃呀晃的,不知道布簾後面的女孩子漂不漂亮呢?

    有沒有一捲長髮?有沒有一顆溫暖的心?

    天真的一切,都會走遠哪...

    劉伶,就讓我陪你入棺醉個三年吧!

    最好什麼也不捨,什麼也不留,我不要親人,我不要嬌妻,我不要兒孫,我不要金銀利祿

    使我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杯酒呀...

    嵇康,你死得好呀!

    絕弦一曲廣陵散,絕命一捻鷓鴣天!

    我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哪裡比得上你呢?

    張志和呀!可否讓個位,給我這個想煙波的青年,我可以不釣魚的!我不會驚擾到牠們的生活!

    果然又到了蘇軾呀,你這老頭恁的糊塗,創作一籮筐名言錦句,害我這後生小輩怎麼走都走不出您的五指山呀!

    稼軒,還是你最懂我,如果是我也會跟酒杯松枝大鬧一場的!

    夠了,夠了,我不過希望能多一點兒好運,好運罷!?


    說到辛酸處,這荒唐哪就更可悲啦!

    誰知道它由來是不是同一夢,這個年代誰不笑我不長進呢?

    您瞧!我荒唐成這副德性,您大可以嘲笑我,罵我痴狂不是人,我也只會微笑點頭的!


    我多麼希望,多麼希望一切不曾發生過!

    莊周,可別以為是你在夢蝴蝶哪!你可是蝴蝶在妄想莊周的豪放呀!

    我多麼希望,那孔雀未曾東南飛!

    今天我就不會拘泥於一千七百餘字的世界裡頭啦!

    我多麼希望,昨天我不要去那兒呀...


    甚至手機也不該開機的/頭腦也不該開機/昨天我應該放假的!


    一朵花,天國早就據滿了人,哪裡有容得下我的空間呢?

    龔自珍妳這傢伙,說什麼落紅不是無情物,難不成花就是有情物嗎?

    風瀟瀟呀雨飄飄!便作陳摶也希望一睡不醒哪!

    撲簌簌!簌簌!簌簌簌!

    拋出了一個,兩條,三隻煩悶兒呀!

    怎麼淚眼兒還是不出現呢?

    我用一生一世的心,等待一生一世的情~
    也許是宿命,也許是注定...


    我真的希望,能多點兒好運!


    難不成,真要讓我的孤影舞月光?

    可知道,拂弦容易,望斷孤鴻難呀...

    我的孤鴻在哪兒,我的美人在哪兒?我的君王呢?

    =============

    這羅生門,道盡了人生中的一切,一切的一切,一切的一切中還有一丁點兒不清楚;

    那孩子怎會出生了呢?盜賊可別忘了你們的本業呀!






    討厭,嗡嗡,群鶴也未免太惱人了些!

    一捉不著,二捉失了蹤影...

    循著牆,摸呀摸的...


    居然摸到了黑洞,就這麼掉了進去...



    牽妳的手,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9-23 22:00 , Processed in 0.058517 second(s), 2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