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燕陳

【長篇小說】 十二劍士

[複製連結] 檢視: 7783|回覆: 41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十一章  合作

「曼哈頓將軍。」斐黎走到軍隊裡。

「斐黎,預言中的人出現了。」曼哈頓露出害怕的表情。

「是真的嗎?」斐黎也露出害怕的表情。

「而且還是跟凱薩琳他們在一起的男人,對了,你有追到她們嗎?」

「我…」斐黎不知怎麼接下去說。



「斐黎好慢。」辛蒂擔心的走來走去。

「會不會失敗了。」華莉舒也擔憂起來。

「倒是那個艾薩,他從剛才就一直發呆,不知道怎麼了?姐姐知道嗎?」妃妮偷瞄一下艾薩又回頭看凱薩琳。

「我也不曉得,他一有事情,總是這樣靜靜的想,什麼也不告訴我。」凱薩琳洩氣的搖頭。

「該不會在想別的美女?」妃妮露出狡獪的笑容。

「不可能,艾薩對感情的事是很笨拙的。」凱薩琳微笑。

「原來是這樣。」妃妮露出沒趣的表情。

「那是…」艾薩突然站起來。

「艾薩!?」四人被艾薩嚇一跳。

「艾薩,你要去哪?」艾薩利用爪套裡的鋼絲,勾住別的屋頂,飛躍到別的屋頂上,又快速的跑走了。

「艾薩。」凱薩琳想叫住艾薩,卻來不及。

「斐黎回來了。」辛蒂高興的指著樓下的斐黎。



「你說的是真的嗎?」眾人聚在雪克鎮治安所的大廳裡。

「我親眼看見,跟在妳們後方藍色髮色的男人,他變成和預言裡一樣的男人。」曼哈頓發寒顫的說。

「古雷公子不可能是這樣的人。」華莉舒激動起來。

「妹妹先別激動,我們還沒討論出結論。」凱薩琳安慰華莉舒。

「可是這個城市並沒有受到波及,而造成傷亡吧。」

「是沒錯啦。」曼哈頓害怕的心情稍減。

「預言裡,只有說那個男子的特徵,並沒有確切的長相,這樣斷定似乎武斷了一點。」凱薩琳謹慎的分析。

「古雷。」辛蒂想起古雷。



「妳振作點。」

「喂,我到底做錯什麼啦。」

「喂!該哭的是我吧,我被妳看光光了,我才是受害者。」

「是啊,薩得拉境內都用魔法的。」

「你們終於冷靜了。」



「我願意相信姐姐的話。」辛蒂也支持凱薩琳。

「我們很害怕,會不會真的出現,請和我們合作好嗎?拜託妳們。」曼哈頓向四人低頭。

「曼哈頓將軍,請不要這樣。」四人趕緊攙扶。

「嗚哇。」曼哈頓突然摀著心臟。

「將軍,你怎麼了?」四人驚慌失措。

「將軍沒有女人緣,對女孩沒有抵抗力。」斐黎尷尬的笑。

「原來是這樣。」四人趕緊放開曼哈頓。

「我們知道了,我盡可能召回所有姊妹,現在不是暗中調查的時候了。」凱薩琳撥動火紅的秀髮。



「謝迷爾,你知道真相吧。」艾薩跳到教堂屋頂上。

「有事嗎?」謝迷爾肩上停著許多白鴿。

「我想知道真相。」艾薩拔出短刀指著謝迷爾。

「你不覺得,你問話的方式不高明。」謝迷爾態度冷淡,顯得不怎麼關心,肩上的白鴿也顧著和謝迷爾撒嬌,沒有害怕的跡象。

「你認為我不敢傷你嗎?」艾薩對謝迷爾高傲的態度感到生氣。

「你如果辦得到的話,就試試吧,我無所謂。」謝迷爾態度仍然沒有改變。

「可惡,我沒有冷靜到對你的挑釁無動於衷。」艾薩直攻向謝迷爾的咽喉。

「嗚。」艾薩被強力的魔法護盾彈開,散發出的黑火焰造成艾薩極大的壓力及損傷。

「我不是說過了。」謝迷爾不在乎的口氣說。

「你!」艾薩雖然生氣,卻不再做出攻擊。

「放棄了嗎?」

「我只是不做無謂的損傷。」艾薩態度又恢復冷靜。

「你在躲避你的敵人嗎?我幫你的話,你願意告訴我嗎?。」艾薩改變方式。

「我的敵人,你是絕對不會和他對打的。」謝迷爾起身。

「什麼?」艾薩不解的繼續追問。

「我先失陪了。」謝迷爾消失在飛起的鴿群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越來越搞不清楚了。」艾薩錯愕的站著。



「蕾蕾姐姐、古雷哥哥終於回來了。」米絲蒂高興的抱住古雷。

「這個兔兔是什麼?」米絲蒂疑惑的看著潘立。

「我叫潘立。」潘立把偽裝的兔子套裝脫起。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十二章  兩個美女

「那兩位女孩還是…?」古雷眼尖的看到兩個在屏風後的女孩。

「那兩位是我們的姊妹,這位是紫薇姐姐,這位是菲歐提亞姐姐。」蕾蕾先指著東方服飾的美女,後又指著穿白衣的美女。

「這把劍。」古雷看著菲歐提亞手上的劍,那把劍很像怪物的遺骸,還不停冒出寒氣。

「這就是我說的妖化劍,姐姐,我已經找回妳要的礦石。」蕾蕾向古雷提醒後,將礦石交給菲歐提亞。

「哎呀~野蠻的劍法還真麻煩。」紫薇鄙視的笑。

「你說什麼!?妳那難登大雅之堂的劍法才可笑」菲歐提亞暴躁的跳起來。

「這兩人關係好像很不好。」古雷看兩人心想。

「姐姐,不要吵架了。」蕾蕾和米絲蒂趕快勸架。

「菲歐提亞小姐,妖化劍法是什麼樣的劍法。」古雷打破沉默。

「是一種怪物魂憑依的劍法,先要透過礦石吸魂,再讓持有者妖化的技巧,需要一定的靈力才可以喔。」菲歐提亞豪爽的說。

「那種邪惡的靈力有什麼好自豪,我那快如風的靈力才厲害。」紫薇得意的撥著頭髮。

「你說什麼!?」兩人又敵視起來。

「本來想要緩和氣氛的。」古雷洩氣的看著兩人。

「妳們來一較高下吧。」古雷突然靈機一動。

「什麼!?」



「規則很簡單,你們如果可以砍斷我手上的木棍,就算贏了。」古雷隨手拿了一根木棍。

「古雷哥哥,這樣太危險了,你不知道姐姐的厲害。」米絲蒂害怕的想制止。

「如果受傷了可別怪我們。」兩人都拔出劍。

「姐姐。」蕾蕾也擔心起來。

「這小子比本大爺還弱,這樣太危險了。」潘立也想制止。

「那就開始了。」古雷一說開始,兩人都急速的靠到古雷的兩旁。

「哇啊!無處可逃了。」蕾蕾摀住眼睛。

「古雷哥哥。」米絲蒂拔劍準備保護古雷。

「什麼?」兩人的劍鋒要擦到古雷時,古雷消失在兩人眼前。

「我在這裡。」古雷站在不遠處。

「什麼時候閃掉的。」兩人不服氣的又攻過去。

「我在這裡。」兩人不管怎麼猛攻,情況還是沒改變。

「這小子腳底是放算盤啊。」潘立也看不出古雷是怎麼移動的。

「妖化―精靈。」菲歐提亞變成精靈,劍甩動放出弓箭。

「又不見了。」古雷在箭快射中的同時,又消失的出現另一端。

「一閃。」紫微出現在古雷的側面,快速的拔劍。

「古雷哥哥。」米絲蒂忍不住衝向前。

「啊!」紫微的劍眼見就要切到米絲蒂的胸口。

「米絲蒂。」所有人驚叫起來。

「啊!」鮮血染紅了紫薇的衣服。

「古雷哥哥!」古雷捨身的擋住了致命的一劍。

「不要緊的,米絲蒂。」古雷摀著傷口,鮮血還是一直從古雷手的縫隙滲出。

「我們真是笨蛋,怎麼突然認真起來。」兩人愧疚的扶住古雷。

「這證明妳們聯手就可以達到目的了,妳們是姊妹,何必為了小事吵架。」古雷雖然直冒冷汗,卻不忘了說出自己的用意。

「你說的對,對不起,紫薇,我不該這樣和妳說話。」菲歐提亞拿出藥草幫古雷敷上,一邊向紫薇道歉。

「我才不對,是我先挑起的,我的修行還不夠。」紫薇也拿出藥草幫古雷敷上。

「古雷哥哥,對不起,都是米絲蒂害的。」米絲蒂一邊哭、一邊緊抱古雷。

「糟了,快沒意識了,再不施展治癒術的話,真的會死。」古雷不支的倒下。

「古雷!振作點。」熟悉的聲音傳到古雷耳裡。

「嗚。」古雷睜開眼睛,看到熟悉的臉出現在眼前。

「亞特涅老師。」

「還好,再遲一點就來不及了。」亞特涅把古雷背進店裡。

「謝謝你,大叔。」菲歐提亞重重的拍亞特涅的肩膀。

「大叔…」亞特涅苦笑。

「老師怎麼親自來了。」古雷虛弱的躺在床上。

「我得到了預言家所說的人,出現在這個國家的消息,擔心你和艾薩的安危就來了,艾薩呢?」

「我們為了效率,就分開調查了。」古雷趕緊編理由。

「是你的主意吧。」亞特涅直接了當的問。

「嗯。」古雷知道瞞不過。

「真是亂來,還好我有趕來。」菲歐提亞生氣的斥責。

「對不起。」古雷露出做錯事小孩的表情。

「對不起,是我們造成的。」菲歐提亞和紫薇低頭道歉。

「不,是這小子太亂來了。」亞特涅敲古雷的頭。

「唉呦~我知道錯了嘛。」古雷摀著頭。

「您要是知道那是我,您一定恨不得殺了我吧。」古雷看著老師的背影心想。

「老師,我好渴,您可以幫我拿水嗎?」古雷苦笑。

「好。」眾人爭先恐後的去廚房。

「老師和各位,對不起。」古雷悄悄的從窗口溜走。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十三章  不安

「嗚,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古雷因為先前失血,身體顯得虛弱。

「這是什麼地方?」古雷一路直走,走到了一個結晶形成的洞穴,綠色透明的路面,映出古雷的身影。

「這個路面看起來很冰冷,讓我都開始覺得冷了。」古雷支持不住的坐下來。

「我真是笨,可能沒有可以容身的地方了。」古雷自怨自艾趴著。

「這裡睡可是會感冒的。」一對漂亮的繡花鞋出現在古雷面前。

「姐姐,怎麼了?」一名少女靠近繡花鞋的主人。

「這個人看起來很虛弱。」古雷抬頭看到一個秀麗的女孩站在面前,她的皮膚看起來和身旁的結晶一樣,晶瑩剔透,像是藝術品一樣,陽光透過透明的結晶照進來,結晶的粉末懸浮在光線裡,呈現如妖精粉末的光芒,置身在其中的少女,散發出神秘的美感。

「你振作點。」另一個少女也長的和眼前的女子一樣,顯然是雙胞胎。

「嗚。」古雷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你醒來啦。」少女微笑的遞給古雷熱牛奶。

「謝謝。」古雷小心的接過。

「這個床好特別。」古雷發現自己睡的床也是那種結晶。

「看起來很冰冷,其實很暖和。」少女的玉手輕撫著床說。

「我叫古雷,請問芳名?。」

「我叫玉鈴,那個是我妹妹玉楓。」少女指著和她長的一模一樣的少女。

「你都這麼文鄒鄒嗎?」玉楓跳到古雷旁邊。

「妳姐姐太有氣質了,所以就…」古雷尷尬的笑。

「那我呢?」玉楓見古雷只稱讚姐姐,感到不高興。

「妳也很可愛。」

「為什麼我是用可愛形容,你該不會對我姐姐有意思。」玉楓露出狡獪的表情。

「你不要亂說。」古雷不好意思的紅著臉。

「你有什麼不好意思,我姐姐本來就很受歡迎,我就沒有姐姐可愛。」玉楓嘟著嘴。

「玉楓。」玉玲擔心的看著玉楓。

「對不起,我是不是說錯話了。」古雷感到氣氛不對。

「我出去摘野果。」玉楓翻滾的跳到樹上。

「玉楓和我有一些衝突。」玉玲顯得哀傷。

「是什麼樣的衝突?可以告訴我嗎?」古雷燃起好奇心。

「我們喜歡同一個男人,對方也同時喜歡我們兩個,我們後來大吵一架,之後感情就一直不好,可是我們的劍法要兩人一起才可施展,所以我很苦惱。」玉玲雙手顫抖著。

「我好幾次想要放棄當十二劍士,可是又捨不得姊妹們。」玉玲忍不住掉下淚來。

「又是十二劍士,我和她們真有緣。」古雷暗暗苦笑。

「那個男的後來怎麼樣了。」古雷好奇的繼續追問。

「他後來離開了,因為爭吵不休的我們讓他很苦惱。」玉玲撫著結晶的牆壁。

「後來我聽預言家說,那個人會回到這裡來,我就決心比其他人先找到他,我想唯獨保護他,才可以重現我們的劍法。」

「咦!?」玉玲突然仔細的看著古雷。

「怎麼了?」古雷被看的不好意思。

「你該不會是…」玉玲喜極而泣的抱緊古雷。

「請問…」古雷被抱的滿臉通紅。

「啊!」玉楓採來的野果掉了整地。

「放開我姐姐!你這個色狼。」玉楓一拳擊飛古雷。

「哇啊!」古雷倒在一旁。

「玉楓,妳怎麼對受傷的人…」玉玲不高興的責備。

「我以為他想對姐姐做什麼?」玉楓生氣的辯解。

「玉楓…」玉玲可以感受到妹妹的關心。

「玉玲小姐,看來妳的妹妹還是很關心妳。」古雷爬起來。

「啊!你…」玉楓仔細的看古雷的臉,露出驚訝的表情。

「怎麼會這樣。」玉玲和玉楓兩人到一旁討論。

「好像發生什麼事了。」古雷錯愕的看著討論的兩人。



「我已經放出信號了。」凱薩琳走回大廳。

「所有的十二劍士都會來嗎?」艾薩嚴肅的問。

「不一定,因為十二劍士的成員都有自己的思想,不是我這個領導者能支配的。」凱薩琳坐到艾薩旁邊。

「如果是共同的任務,她們沒理由不來。」辛蒂有自信的說。

「有十二劍士幫忙,我們就可以不用怕了。」曼哈頓得意的笑。

「其實我有看到和預言一樣的另一個人。」艾薩沉思了一下。

「那一定是那個人了。」全員齊聲說。

「那個人叫謝迷爾,我對他的其他資料就不清楚了。」

「你不見的那段時間,是去調查這個人嗎?」妃妮好奇的問。

「嗯,可是對方比我強,我要逼問就被擊退了。」

「他還在雪克鎮嗎?」

「我想是吧。」

「我們去把他找出來。」

「天平改變了。」待在魔法空間的謝迷爾,看著桌上的天平。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十四章  重現的特技
「古雷哥哥,你以前是這裡的人嗎?」在清澈的湖畔,古雷和玉楓的倒影映在湖面上,湖面都是掉落的柳葉。

「我師父說我曾經是這裡的居民,可是我卻一點印象也沒有,我也無法給你正確的答案。」古雷用柳葉拍打著水面,水面上的倒影被撥動的水波切斷,漸漸的模糊。

「其實你長的很像我和姐姐的心上人。」玉楓停下摘花的手。

「咦!?」古雷錯愕的叫。


「我們喜歡同一個男人,對方也同時喜歡我們兩個,我們後來大吵一架,之後
  感情就一直不好,可是我們的劍法要兩人一起才可施展,所以我很苦惱。」

「我好幾次想要放棄當十二劍士,可是又捨不得姊妹們。」

「他後來離開了,因為爭吵不休的我們讓他很苦惱。」

「後來我聽預言家說,那個人會回到這裡來,我就決心比其他人先找到他,我
  想唯獨保護他,才可以重現我們的劍法。」


「她所說的人該不會是…」玉玲的話在古雷的腦海浮現。

「你們是為了他才吵架的吧,合作的劍法也是在那之後就使不出來的,就算我
  是那個人也好、不是那個人也好,我希望能夠幫忙妳們。」古雷激動的站起
  來說。

「討厭,原來姐姐都告訴你了。」玉楓表情顯得尷尬。

「我是壞心眼了點,我一直想要和姐姐合好,可是都因為彆扭而無法如願。」

「我看得出來。」古雷露出溫和的微笑。

「古雷哥哥。」

「所以我才想幫忙,我們一起重現那個劍法吧。」古雷對玉楓伸出手。

「嘿嘿嘿,我怎麼覺得有自信起來。」玉楓握住古雷的手。

「這個人看到自己所愛的女性,卻沒有出來和她們見面,是怕她們又吵起來,
  還是正巧沒覺醒。」古雷替自己另一個身分暗暗著急。

「晚餐我已經準備好了。」玉玲走出來。

「我肚子正好餓了,古雷哥哥也一起來吧。」玉楓拉著古雷進家門。

「嗯。」

「姐姐,我已經決定了,我們重現那個劍法吧。」玉楓握住姐姐的手。

「可是我們已經很久沒練習了,我怕…」玉玲的手微微的顫抖。

「姐姐。」玉楓擔心的看著姐姐。

「沒問題的。」古雷握住兩人握在一起的手。

「古雷先生。」玉玲害羞的看著古雷。

「嗯,我們試試吧。」玉玲露出堅定的表情。

「那我們開始吧。」兩人對古雷微笑的點點頭。

「嗯。」古雷也對兩人微笑的點點頭。

「雙劍法。」兩人開始揮動劍法,玉玲的劍法顯得柔和、慢中卻帶有勁道,玉
  楓的劍法顯得魄力十足、快中卻帶有靈巧,兩人的劍法漸漸形成光幕,兩個

光幕合在一起的同時,兩人的劍法巧妙的配合在一起,變得相輔相成。

「這個劍法實在是太巧妙了。」古雷也忍不住讚嘆。

「這個感覺是…」古雷感到一股熟悉感湧上來。

「妳們終於合好了。」古雷變成了另一個他,銀白色的頭髮在夜風下飄動。

「謝雷爾。」兩人喜極而泣的撲到古雷的懷裡。

「如果到時候不得已,請妳們不要猶豫的執行。」謝雷爾露出微笑的變回古
  雷。

「謝雷爾。」兩人緊抱著古雷。

「謝雷爾,是那個人的名字嗎?」古雷輕抱著兩姊妹。

「妳們可以不用放棄當十二劍士了。」

「可是這樣的話,我們遲早會和他為敵的。」兩姊妹猶豫的放開古雷。

「如果是不得已的情況,妳們也要當機立斷。」

「古雷。」

「這裡的全國人民只有妳們可以救得了。」

「我們回到姊妹的身邊去吧。」玉玲對玉楓微笑。

「姐姐!」

「如果我們因此就任性妄為的話,十二劍士的榮譽會蒙羞的。」

「謝雷爾也不會原諒我們的吧。」玉楓苦笑的接著說。

「你會和我們一起來吧?」玉玲對古雷甜甜的笑。

「嗯,請妳們要完成任務。」


「這樣可能會讓事情如預言的…就算這樣你也不願意說嗎?」兩個女子在謝迷
  爾的魔法空間裡,其中一名女子身上繞著多層紫色薄紗、銀白色的碎花裙和
  連身洋裝,表情顯得冷漠,另一名女子,身著綠色的道士服,身上還有太極
  花樣。

「雖然很諷刺,但是我雖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卻無法阻止它。」謝迷爾看
  著已經有點傾斜的天平。

「我不想看到那樣的結局。」穿道士服的女子著急的說。

「妳們回去吧,十二劍士集結才可以推動命運之輪。」謝迷爾對兩人微笑。

「謝迷爾先生,請保重。」穿薄紗的女子向謝迷爾敬禮,隨即離開魔法空間。

「玲玲,妳不用擔心我。」

「我知道了,請保重。」穿道士服的女子含淚離開。

「我們的命運就快開始了,哥哥。」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5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十五章  會合
「那個什麼謝迷爾的傢伙,真的在這個城裡嗎?」辛蒂坐在地上。

「奇怪,我本來在之前有看到他的。」艾薩站在教堂屋頂上。

「沒想到他膽子挺小的。」妃妮得意的笑。

「我們等其他人來吧,如果謝迷爾真的是預言中的人,我們應該集合後再開始
  找會比較保險。」凱薩琳顯得比較冷靜。

「凱薩琳姐姐。」蕾蕾一行人已經來到議會廳。

「蕾蕾、紫薇、菲歐提亞、米絲蒂。」

「亞特涅老師。」艾薩看著亞特涅。

「艾薩,原來你在這。」亞特涅親切的和艾薩打招呼。

「對不起,我沒有盡到責任。」艾薩心虛的低下頭。

「古雷本來和我在一起的,不知為什麼又悄悄離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這
  孩子以前不會這樣的。」亞特涅顯得難過。

「古雷到底是怎麼了,躲著我這個朋友,又躲著如父親的老師。」

「會不會古雷真的是…」妃妮打斷兩人的對話。

「我想應該是吧。」這個聲音傳到艾薩及亞特涅的耳裡,兩人驚訝的轉過頭。

「古雷!」

「你跑去哪裡了!?」辛蒂跑過來給古雷一個上勾拳。

「嗚哇!」古雷當場被擊飛。

「古雷哥哥。」玉楓緊抱住古雷。

「辛蒂妹妹,妳再這樣對古雷,我就不客氣了。」玉玲擋著古雷。

「我也不准妳打古雷哥哥。」米絲蒂也跑來阻止。

「這是怎麼回事啊?」辛蒂錯愕的看著古雷。

「我不要緊,辛蒂只是擔心而已,並沒有惡意。」古雷苦笑的站起來。

「古雷,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避著我們?」亞特涅走到古雷前方。

「我想我就是預言裡的那個人。」古雷神色鎮定定的說。

「古雷。」玉玲難過的看著古雷。

「我希望妳們在我沒像預言時,把我結束掉。」古雷的眼神掃視眾人。

「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辛蒂著急的想要制止古雷。

「絶對不會是你,一定是謝迷爾那個傢伙。」艾薩也制止古雷。

「謝迷爾?誰?」古雷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見過謝迷爾!他和你說了什麼?」亞特涅突然激動起來。

「亞特涅老師。」艾薩對亞特涅的反應感到意外。

「我怕他用什麼話來迷惑你,或是加害你。」亞特涅嘆氣的說。

「那個謝迷爾有這麼可怕嗎?」古雷把視線轉向艾薩。

「他和預言中一樣,也有黑色的火焰,還和你…長的一樣。」艾薩說到後面的
   那句,顯得有些尷尬。

「和我長的一樣。」古雷開始迷惑起來。

「那個謝迷爾真的那麼可怕嗎?」華莉舒也好奇的追問。

「他是我的勁敵,他總是阻止我做的任何事。」亞特涅的表情安定下來。

「謝迷爾所說的敵人原來是老師,可是他到底要和我說什麼真相。」艾薩開始
  對亞特涅和謝迷爾的關聯感到懷疑。

「那很明顯就是那個人,古雷哥哥不是壞人。」米絲蒂鼓著臉。

「謝迷爾不是壞人。」兩個人影跳到眾人的眼前。

「玲玲,水銀花。」十二劍士其他人喊。

「真正的話人是…嗚…」玲玲正要說出,被水銀花摀住嘴。

「妳幹什麼啦!」玲玲掙脫開水銀花的手,卻看到水銀花已冷漠的表情對他搖
  頭。

「他怎麼樣了,妳難道不在意!」玲玲被氣哭了。

「我愛他,所以不能破壞和他的約定。」水銀花雖然看起來冷漠難以親近,卻
  可以看到她微微的皺著眉頭,可見她對謝迷爾的感情。

「這樣他會死的,這樣也無所謂。」玲玲已不管在場的任何人。

「謝迷爾會死。」艾薩聽到這句話,露出驚訝的表情。

「妳們一定是被他迷惑了,快清醒啊!」菲歐提亞擔心的看著兩人。

「可以告訴我們,妳們怎麼認識他?」凱薩琳顯得冷靜。

「我不會說的,妳雖是首領,卻無法左右我的行為。」水銀花表情變得冷漠,
   鬥氣如寒氣般襲向眾人,讓人感到血液快凍結了。

「水銀花。」玲玲對水銀花展露微笑。

「我也不會說的,就算知道結局,我也會扭轉它。」玲玲也發出強烈鬥氣。

「妳們不要吵了!」古雷打斷了眾人的僵局。

「不管是我也好,謝迷爾也好,我比較想要知道真相,而不是這種盲目的對
  決!」

「古雷說得對,妳們該做的並不是這些。」謝迷爾出現在鐘樓頂上。

「謝迷爾。」亞特涅不等謝迷爾繼續說下去,對謝迷爾放出高階魔法判決之
  刃。

「謝迷爾!」玲玲和水銀花驚訝的喊,謝迷爾站的位置被魔法破壞,只看到謝
  迷爾被破壞的風暴所掩蓋。

「謝迷爾!亞特涅,我絕對不饒你,你要打就針對我,為什麼打我弟弟!」古
  雷瞬間變成了謝雷爾。

「謝雷爾!」亞特涅看到謝雷爾露出害怕的表情。

「死吧!」謝雷爾一劍劈向亞特涅。

「老師。」艾薩衝過去用短刀擋住了謝雷爾的劍。

「嗚哇!」艾薩全身都被劍上傳來的黑色火焰直襲。

「艾薩。」凱薩琳衝過去把艾薩拉開。

「哇啊!」眼見謝雷爾的劍就要貫穿亞特涅。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5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十六章  決心

「快住手。」就在謝雷爾要刺中亞特涅時,謝迷爾突然出現用黑色火焰環繞的
  防護罩擋住了謝雷爾的劍。

「為什麼?」謝雷爾收起了劍。

「你現在殺了他,會和以前一樣重演。」謝迷爾拿出惡魔環抱的天平,天平已
  經傾斜。

「他竟然躲過了判決之刃,太可怕了。」亞特涅害怕的看著擋在他前方的謝迷
  爾。

「那就隨便你吧。」黑色的火焰環繞謝雷爾之後,又恢復成古雷。

「可以請你告訴我們事實了吧。」艾薩忍著痛問。

「十二劍士,妳們的任務就是要封印我們。」謝迷爾將天平出示在眾人眼前。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凱薩琳走到謝迷爾前方。

「當這個天平完全傾向一邊斷裂時,這個國家將會如預言一樣。」謝迷爾眼神
  顯得沉重。

「謝迷爾。」玲玲不捨的緊抱住謝迷爾。

「我們知道了,告訴我們怎麼做吧。」


「艾薩,你不和我們一起去嗎?」古雷看著要走另外一條路的艾薩及亞特涅。

「萬一沒有成功,總要有一個對策,我和老師要去尋求應變之道。」艾薩對亞
   特涅點點頭。

「我們不忍心看你被終結掉。」亞特涅難過的看著古雷。

「我知道了,謝謝你們。」

「當你有危險的時候,就對真理之杖祈禱吧,那個法杖和你的身世有很深的關
   聯。」

「嗯。」古雷不捨的目送兩人離去。

「小子別難過,還有我潘立大爺當你的夥伴。」潘立跳到古雷面前。

「潘立。」

「只要前往最東方的島嶼,就可以到達封印神殿了,我希望你們到時候不要猶
  豫的終結我們。」謝迷爾嚴肅的看著十二劍士。

「姊妹們,我們來立誓吧,我們十二劍士將以自己的名譽做保證,絕對會拯救
  這個國家,達成任務。」凱薩琳高舉自己的劍。

「古雷。」其他人看著古雷。

「希望妳們不要猶豫。」古雷對眾人點點頭。

「我們十二劍士將以自己的名譽做保證,絕對會拯救這個國家,達成任務。」
  其他十一人的劍也和凱薩琳的劍放在一起。

「對不起,這是我們兄弟的事情,卻把你捲入。」謝迷爾對古雷鞠躬。

「難道我和謝雷爾是不同人。」古雷疑惑的看著謝迷爾。

「不,你的真實身分,到時候會想起的。」謝迷爾微笑的看著古雷的法杖。

「什麼意思?」

「姊妹們,我們啟程。」

「斐黎,萬事小心。」曼哈頓交給斐黎一把劍。

「謝謝將軍。」斐黎對曼哈頓深深的一鞠躬,就追上眾人。

「這和當年一樣。」一個身著華服的青年走到曼哈頓身邊。

「奇貝爾國王,您怎麼來了。」所有的人都對男子跪下。

「您還是對我們這麼愛護嗎?我們已經不忍再見到了,可是卻還是很無奈。」
   奇貝爾看著眾人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線上。

「第一站是前往撒爾鎮,真是懷念。」凱薩琳微笑的看著地圖。

「那是什麼樣的地方?」古雷好奇的湊過來。

「傻子,那是大姐的故鄉呢。」辛蒂也走到古雷身旁。

「那也是艾薩的故鄉。」古雷恍然大悟。

「艾薩有和你說我們以前的故事嗎?」凱薩琳微笑的收起地圖。

「並沒有,他不太提起自己的事。」

「呵呵呵,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姊姊告訴我們嘛,米絲蒂想要聽故事。」米絲蒂拉著凱薩琳的衣角。

「那我們到了那裡,我再依照那裡的景物告訴妳們。」

撒爾鎮的整體構造呈現如競技場的設計,房屋及街道呈現環狀層次,一階階的

往上,房屋的建材幾乎都是石塊,除了旅館和少數的建築以外,房屋都只有兩

層樓高,房屋都在壕溝裡建造,要走下樓梯才可進到屋裡,壕溝上的護欄上刻

著一個人的名字,廣場中央還有一個中年男子的銅像,這個中年男子穿著樸

素,和藹可親的拿著煙斗。

「這個鎮看起來好寒酸。」菲歐提亞抱怨起來。

「妳真是沒禮貌耶,野蠻人,應該說是淳樸。」紫薇冷笑一聲。

「妳說什麼!?」菲歐提亞暴躁起來。

「好了啦,妳們冷靜點,別再吵了。」古雷趕緊勸架。

「哼。」兩人不高興的把臉轉開。

「你好像和我的姊妹都很熟了。」凱薩琳看到兩人的反應後,微笑的看著古
  雷。

「沒有啦,我」古雷不好意思的搔著頭。

「我和他還算是第一次見面。」妃妮插嘴反駁。

「呵呵呵,說的也是。」

「姊姊,快點說故事嘛。」米絲蒂拉著凱薩琳的衣角。

「我和艾薩第一次認識算是在三年前」凱薩琳緩緩的走著

「我第一次看到他,是這間酒店裡發生的。」凱薩琳走到一間酒店前。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5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十七章  往事
「老沙門,你還在玩牌。」一個強壯的男子走進酒店,男子的肌肉成小麥色,帶著一把大鐵鎚,顯然是個鐵匠。

「葛拉斯,要不要來玩一把。」拿著煙斗、身材發福的中年男子轉過來。

「我怎麼贏的了賭王呢,請給我一杯啤酒。」葛拉斯到了旁邊的桌子,拉了椅
  子坐下。

「你旁邊的是…」沙門注意到葛拉斯旁邊的青年。

「他是艾薩,喂,老沙門,他可是你鎮上的人耶。」

「他不知道我也沒關係,我也不是什麼知名的人。」艾薩顯得很冷漠。

「你叫艾薩,怎麼不太理人。」一個豔紅色長髮的女子端啤酒過來。

艾薩把頭撇開,顯然不想與人多談。

「他好像不擅長打交道。」葛拉斯微笑的打圓場。

「這個女孩是老沙門的女兒…」

「凱薩琳。」女子不等葛拉斯介紹完,已對艾薩伸出手。

「無聊。」艾薩的臉突然泛紅,驚訝的表情一閃即逝。

「他剛才遇上了半妖精,所以心情很差。」葛拉斯拍艾薩肩膀。

「那些半妖精又來了。」店內的氣氛突然凝重起來。


「對不起,打斷一下,為什麼半妖精要攻擊這個鎮。」古雷突然出聲。

「那是因為我們鎮上的人曾經去挖過礦石,正好是半妖精所看守的礦石。」

「討厭啦古雷,你不要打斷姐姐。」辛蒂不滿的白了古雷一眼。

「那我再繼續說下去。」


「我們已經不再去挖他們的礦石了,怎麼還苦苦相逼。」沙門吸口煙後,露出
  無奈的表情。

「真會記仇,我們會被殺掉的。」所有人開始不安的騷動起來。

「別怕,我父親已經把城鎮設計成能夠打敗他們的地形。」凱薩琳走到眾人圍
  成的群組中。

「沙門,你真的打算這麼做。」葛拉斯的表情顯得難過。

「我和你這個妻管嚴不同,我可是只要決定就會去做的男子漢。」沙門的聲音
  突然變大。

「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決定。」葛拉斯看了凱薩琳一眼。

「所有人入備戰位置,我們要向他們宣戰。」沙門催促所有人。

「艾薩。」凱薩琳不理會父親的催促,坐到艾薩的旁邊。

「你剛才臉紅的樣子很可愛呢。」凱薩琳用右手撐著頭。

「妳想說什麼?」艾薩依然冷酷。

「這個位置好熱喔。」葛拉斯突然露出狡獪的表情,開始用手煽風。

「你到外面會比較涼快呢。」凱薩琳對葛拉斯眨眼。

「我去看看老沙門要怎麼佈署。」葛拉斯起身走出門外。

「已經要打仗了,妳還真悠哉。」

「因為我很迷惘。」凱薩琳朝氣的表情突然沉了下來。

「為什麼和我說這些。」

「因為你不太說話,不會責備我。」凱薩琳苦笑。

「對不起,說了些無聊的話。」凱薩琳說完就走出店。

艾薩看了凱薩琳的背影一下,視線又回到了酒杯。

「你會幫忙吧。」葛拉斯走進來。

「我討厭你雞婆這點。」艾薩雖然冷冷的回答,眼神卻微動一下。

「到瞭望台來。」葛拉斯微笑的丟了一個牛皮製的袋子給艾薩。

「不用你說…」艾薩一把抓起袋子。


「這個高低差很容易被他們的弓箭攻擊,為什麼要這麼設計?」守備隊的領隊
  看著地形。

「你好像忽略了壕溝和房屋建材的設計。」沙門站在瞭望台上往下指。

「我還是不懂。」守備隊的領隊還是歪著頭想。

「我來示範。」艾薩打斷兩人的討論。

「我也討厭你只做不說。」葛拉斯兩手放在頭後。

「開始了。」艾薩突然從爪套裡射出鋼索,等固定在一個房屋的屋頂上,盪了
  過去。

「知道了。」葛拉斯懶洋洋的走到瞭望台邊緣。

「你…你們要做什麼?」守備隊的領隊看到艾薩竟然從最高的地區上的瞭望
   台,盪到最低點的房屋,嚇的差點高血壓發作。

「驚訝還太早了。」葛拉斯一腳踩住瞭望台的欄杆。

「看好啦。」葛拉斯突然拿出各種武器往艾薩所站的房屋丟去,武器都打到屋
   頂又彈到壕溝裡,艾薩巧妙的躲到了屋裡,因為距離很遠,可見葛拉斯的腕
   力有多強。

「這樣你知道了吧。」艾薩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還是不懂。」守備隊的領隊只是一臉傻樣。

「唉呦。」所有人滑了一跤。

「看來要用說的,我就知道他不懂。」葛拉斯拿出裝酒的牛皮製袋子又喝起酒
  來。

「酒醉老頭。」艾薩又盪回來把葛拉斯的袋子搶起來。

「我給你一袋了,你怎麼還搶我的。」葛拉斯皺眉頭。

「我希望你把作戰指揮權交給我,至於戰略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沙門認真
  的請求守備隊的領隊。

「沒想到葛拉斯那傢伙以前這麼像酒鬼啊。」古雷苦笑。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56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十八章  凱薩琳篇
「你好像知道她的事。」艾薩走向坐在壕溝圍欄上的葛拉斯。

「妳對她有興趣啊。」葛拉斯兩手放在頭後,傾斜的坐著。

「她好像有什麼苦衷。」艾薩遠遠的看著凱薩琳,凱薩琳正在教導婦女如何避
  難,在眾女子中,艷麗的凱薩琳顯的耀眼。

「那個半妖精的族長就是凱薩琳的母親。」葛拉斯本來調皮的表情轉為無奈的
  表情。

「那沙門還真是血性漢子。」艾薩聽到震撼的事卻一點也不驚訝。

「有興趣知道他們的故事嗎?」

「我才沒興趣,我只想知道作戰方針。」

「說的也是。」葛拉斯從欄杆上跳下來。

「晚上就是決戰了,這個給你。」葛拉斯又遞給艾薩牛皮製的袋子。

「又是酒嗎?你真…」艾薩又忍不住發火。

「不是,今天戒了。」葛拉斯苦笑的揮揮手走到瞭望台去。

「這是…」艾薩打開了牛皮製的袋子。

「族長,我們已經接到挑戰書了。」半妖精的侍衛將挑戰書交給族長。

「傳令下去,我們不能示弱,我們接受挑戰。」族長將挑戰書丟在一旁。

「是。」侍衛又跑出宮殿。

「沙門,你故意要引出我嗎?」半妖精的族長有著艷麗的紅色秀髮,皮膚淨白
   脫俗,一身銀白色的祕銀禮服,更襯托出她的高雅。

「老沙門。」葛拉斯已看到走上來的沙門。

「說的這麼動聽,其實是為了我的一點自私。」沙門眼神顯得溫和。

「我們和提莉一起去旅行的事你還記得吧。」沙門靠向一旁的欄杆。

「嗯。」葛拉斯眼神顯得落寞。

「那個你看過了吧。」

「我把它交給艾薩了。」

「為什麼?」沙門驚訝的看著葛拉斯。

「誰可以忍心看自己的老友喪命。」葛拉斯心情突然激動起來。

「葛拉斯。」

「混帳東西。」葛拉斯把在一旁的酒都摔在地上。

「對不起。」

到了夜晚來臨的瞬間,半妖精大隊果然如排山倒海的攻過來,所有人入備戰位置。

「大家上。」凱薩琳在半妖精經過壕溝的瞬間,從壕溝跳了出來,兩隊人馬交
  戰起來,射過來的箭都被凱薩琳的盾牌擋住。

「切烈斬。」凱薩琳利用劍氣開出一條路來,劍氣呈綠色光線的劃過。

「沒想到妳挺行的。」在黑暗處跳下一個人影。

「艾薩。」火炬的微光照出艾薩的臉。

「跟我來。」艾薩亮出短刀,只見數道光線,一旁的敵人都應聲倒下,艾薩的動作快速讓人的眼睛都跟不上,本來看得見的動作變得斷斷續續,看起來好像有好幾個艾薩。

「你走錯了吧,我爸爸在另外一個方向。」凱薩琳著急的看著瞭望台的方向。

「安靜的跟我來。」艾薩不管艾薩琳的呼喊,硬是把她拉離人潮。

「你不要太過分了。」凱薩琳將艾薩甩開的往回跑。

「凱薩琳。」艾薩只好往回追。

「讓開。」凱薩琳用肩撞把擋在前方的人都撞開。

「提莉,我終於見到妳了。」沙門站在瞭望台上痴痴的看著提莉的倩影。

「沙門,我要報一箭之仇。」提莉毫不猶豫的對沙門射出風精靈箭。

「葛拉斯!」一個人影擋住了這箭,兩人驚呼起來。

「你們不要為了生存所產生的嫌隙而束縛了,我長這麼強壯,也有這樣用得上
   的一天。」葛拉斯擋在兩人之間。

「沙門,你這個小人,竟然要葛拉斯來替你擋死。」提莉見射中好友,心中後
  悔不已。

「混蛋!這樣我怎麼和你老婆交代。」沙門心如刀割。

「你才混蛋,說的我好像已經死了。」葛拉斯的聲音變得微弱。

「葛拉斯!」艾薩擔心的利用鋼索跳上瞭望台。

「你回來幹什麼!?」葛拉斯驚訝的看著艾薩。

「葛拉斯!」凱薩琳也跑上瞭望台。

「夠了,那些礦是我帶人挖的,我的罪就由我來承擔吧。」沙門二話不說的自
  刎。

「沙門!」所有人驚呼起來。

「爸爸!」凱薩琳跑到沙門身旁抱住他。

「媽媽!快救爸爸!」凱薩琳對著提莉哭喊。

「看在我的老命上,放過這個鎮吧。」沙門苦苦哀求。

「連葛拉斯都幫著你,我也認了,我不會再找這個鎮的麻煩。」提莉率眾離
  去。

「你叫艾薩吧,我女兒跟朋友就拜託你了。」沙門用溫和的眼神看著已經昏睡
  的葛拉斯,又看了女兒一眼。

「葛拉斯你還記得我們去莉西西密林時候的事,提莉的緞帶被吹走了,很不高
  興呢,你帶的乾糧還被猴子給偷走了,我們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搶回,嘿嘿
  嘿,真令人懷念。」沙門說完就在凱薩琳的懷裡斷了氣。

「爸爸!」凱薩琳淚流不止的號啕大哭起來。

「沙門,你安息吧。」艾薩替沙門默哀。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十九章  尋夢
「父親,我要繼續去完成任務了。」凱薩琳對父親的像鞠躬。

「沙門伯伯。」米絲蒂難過的哭起來。

「傻小鬼,當事人都沒哭了,妳哭什麼?」潘立一副悟道的表情。

「你閉嘴啦。」斐黎踢了潘立一腳。

「嗚哇!可惡,你這個娘娘腔!」潘立咬住斐黎的腳。

「哇啊!我要把你燉香菇湯。」斐黎拉開潘立的嘴。

「好了啦,你們冷靜點。」古雷趕緊來勸架。

「你別插手。」潘立張口要咬古雷的手。

「嗚。」潘立咬在防護罩上面。

「那個是…」謝迷爾驚訝的看著古雷。

「怎麼了嗎?」古雷疑惑的看著謝迷爾。

「沒有,沒什麼?」謝迷爾微笑的搖頭。

「他的能力竟然在恢復了,這是為什麼?莫非是…」謝迷爾看著十二劍士。

「雖然這樣有點誇張,守護神竟然是護衛拯救他嗎?」謝迷爾看著古雷的真理
   之杖,上面的寶石裡的文字有一小部分亮起來。

「死香菇,遭到天譴了吧。」斐黎得意的看著潘立。

「請問莉西西密林在什麼地方?」米絲蒂突然出聲。

「妳問這要做什麼?」菲歐提亞摸米絲蒂的頭。

「我要去看看。」米絲蒂不顧眾人接下來的話,跑進了人群堆裡。

「米絲蒂!」

「真是任性的小鬼。」潘立不滿的搖頭。

「閉嘴。」辛蒂一拳揮到潘立的頭上。

「我們只好分頭找吧,晚上到酒店會合。」凱薩琳一說完,所有人都散開的找
  人去。

「如果米絲蒂真的是要去莉西西密林就糟糕了,那裡可有可怕的魔物。」凱薩
  琳直往莉西西密林跑去

「你怎麼跟著我。」古雷發現潘立跟在自己背後。

「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那些女孩好像都怪罪我。」潘立縮了起來。

「她們只是擔心而已,並沒有怪罪你。」古雷微笑的摸摸潘立的頭。

「我要找到她將功贖罪。」潘立打起精神。

「我想應該在這裡。」古雷指著其中一條路。

「為什麼你知道?」潘立懷疑的看著古雷。

「就是有這種感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古雷往那條路走去。

「喂!等等我!」潘立趕緊追了上去。

「嗯,接下來是走這邊。」古雷沿路一直靠直覺在走,潘立因為沒頭緒,也跟
  著古雷走。

「米絲蒂。」古雷在森林入可看到米絲蒂。

「古雷哥哥。」米絲蒂看到古雷就衝過去抱住。

「妳想要進去看看嗎?」古雷對米絲蒂溫柔的笑。

「嗯,米絲蒂會保護古雷哥哥。」米絲蒂堅定的拉著古雷的手。

「喂!我們對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冒然進去太危險了。」潘立可以感覺到森林
  有一種詭異的氣息。

「你害怕就先回去吧。」

「我又不知道回去的路,你這樣不就強迫我參加。」

「說得也是。」古雷搔頭。

森林裡光線都是從樹葉間透進來,使林子裡看起來很灰暗,未經過整修的樹枝顯得彎彎曲曲,像是老人枯瘦的手,樹枝上還有藤蔓垂下,有一種詭異的氣氛。

「葛拉斯曾經來過這裡。」古雷四處張望。

莉西西密林那個地方很詭異,很少有人活著走出來,葛拉斯聽說還從那裡出
  來過。」魔法學院的其中一個學生說。

「真的嗎?裡頭有什麼?」其中一個學生興奮的問。

「不記得了。」本來活潑開朗的葛拉斯,對這個話題顯得意興闌珊。

「我看是騙人的吧。」所有的學生笑了起來,古雷在一角看著葛拉斯。

「不是騙人的!」艾薩走過來制止。

「你怎麼知道,你又沒跟在後面看。」

「他們要真的去早就死了。」

「我相信那是真的。」古雷走到眾人面前。

「被你這種傻子相信,那就更像是騙人的。」那群人笑得更大聲。

「原來有這麼一段往事。」古雷長嘆一聲。

「古雷哥哥怎麼了?累了嗎?」米絲蒂擔心的看著古雷。

「有腳走路比較累嗎?」潘立看著古雷的腳。

「米絲蒂不覺得累。」米絲蒂聽潘立小看人類的腳,生氣的大步前進。

「不小心又激怒她了。」潘立趕緊閉嘴。

「沙門,提莉,快來這裡。」古雷彷彿看到三人當時來森林的情景,三人的影
  像走到了遠處又消失。

「咦?」古雷感覺到四周傳來強烈的殺氣。

「我就說不要來了嘛。」潘立和米絲蒂害怕的躲到古雷背後。

「水流陣。」古雷把法杖往地上一指,地面上噴出水柱,本來隱藏在四周的敵
  人都被強力的水柱衝出來。

「是猿怪!」古雷看到倒在一旁的猿怪。

「好恐怖,我想活久一點。」潘立害怕的縮起來。

「古雷哥哥!」其中一隻猿怪從古雷背後撲過來。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5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二十章  米絲蒂篇
「燕旋斬。」米絲蒂劍法如舞蹈般施展,劍鋒產生的光芒如螺旋的光線,撲向
  古雷的猿怪瞬間被削倒。

「米絲蒂。」古雷驚訝的看著米絲蒂。

「小妮子真厲害。」潘立也咬倒撲過來的猿怪。

「米絲蒂要保護古雷哥哥”雙燕”。」米絲蒂猶如飛在空中的燕子一樣飛舞起
  來,猿怪被掃倒在地。

「怎麼有一種悲傷的感覺。」古雷看著手上的真理之杖。

「你在做什麼?臭小子。」

「吼。」猴怪看古雷並不在意週遭的情況,全向他攻過去。

「古雷哥哥!」眼見來不及,米絲蒂著急起來。

就在猿怪快抓中古雷時古雷已經瞬間移動的消失讓牠們撲個空

「為什麼又是這樣的情景,米絲蒂討厭自己。」米絲蒂突然哭了起來。

「米絲蒂?」古雷錯愕的看著米絲蒂。

「你要做什麼?」潘立看著走向猿怪群的古雷。

「請你們停止吧。」古雷露出難過的表情。

「你是不是吃錯藥?他們要是聽得懂人話,我們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天降甘霖。」古雷雙手張開,腳下出現了魔法陣,治癒之泉如下雨一般落
   下,受傷的猿怪傷勢痊癒的又爬起來。

「都怪你多事,牠們又起來了啦。」潘立咬住古雷的頭。

「哇!你做什麼啦。」古雷摀著頭。

「這樣可以減輕妳的痛苦了吧。」古雷微笑的看著米絲蒂。

「可是…」米絲蒂擔心的看著猴群。

「沒關係了。」猿怪果然如古雷所說的停下腳步。

「這個無形的魅力是什麼?我怎麼有一種感動的感覺。」潘立只覺得眼前的古
   雷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古雷和米絲蒂坐在一旁的草地上,猿怪在附近玩耍。

「嗯,米絲蒂有個討厭的回憶。」米絲蒂低著頭。

「這樣啊,對不起,又讓妳想起不好的回憶。」

「不是古雷哥哥的錯。」

「米絲蒂其實不想要當十二劍士的,只是因為媽媽是十二劍士之一的傳人。」


「這麼小就讓她握劍,這實在太危險了。」一個中年男子過去抱住一旁的女
  孩。

「這是十二劍士的命運,你到一旁去。」婦人似乎不領情。

「我不讓開。」

「卡拉!」婦人看男子阻擾她,顯得更憤怒。

「綠,妳到底要虐待妳的女兒到什麼時候?」男子的火氣也大起來。

「米絲蒂不想要當什麼十二劍士,可是媽媽不要對爸爸生氣。」米絲蒂抱住卡
  拉的手。

「隨便你吧。」綠收起了練習的劍。

「爸爸帶妳去逛街。」

「嗯。」米絲蒂高興的抱住爸爸。


「卡拉,終於找到你了。」一個身高有200公分的男子擋住了卡拉。

「歷刻,你竟然還活著。」卡拉害怕的後退。

「因為戰爭而廢了一條腿的你,再也無法勝過我,不過我還是無法忘記被你打
   斷的右手。」歷刻亮出用義肢代替的右手。

「爸爸。」米絲蒂擔心的看著卡拉。

「米絲蒂,快回媽媽那裡。」卡拉摸摸米絲蒂的頭。

「卡拉!」歷刻不等卡拉交代完就往卡拉的面門打來。

「沒用的,就算我廢了一條腿,你也無法打倒我的。」卡拉只稍微移動就閃開
  了。

「不愧是格鬥的天才,看來用普通的方法打不倒你。」

「我就打你的廢腳。」歷刻毫不留情的朝卡拉的右腳打去。

「沒用的。」歷刻的手輕易的就被卡拉接住了,由於兩人對決的衝擊強大,地
  上的塵土都飛起來。

「你以為我只想攻擊你就太嫩了。」雙方的視線都被塵土遮蔽,卡拉的耳邊傳
  來歷刻狂野的笑聲。

「米絲蒂!妳在哪裡!?」卡拉慌張的找著愛女。

「哇啊!」煙霧裡傳來歷刻的慘叫聲。

「米絲蒂!?」煙霧散去,只看到米絲蒂哭泣的蹲在被打倒的歷刻旁。

「米絲蒂不是故意的,米絲蒂不是故意的。」米絲蒂抱著頭。

「米絲蒂。」卡拉憐惜的看著愛女。


「米絲蒂之後就繼承了媽媽,米絲蒂知道,一旦出手就無法回頭了。」米絲蒂
   的眼神顯得很失落。

「那就把困難交給我吧,既然是痛苦的,就不要去強迫自己。」古雷輕摸米絲
  蒂的頭。

「古雷哥哥好像我爸爸,米絲蒂最喜歡爸爸了。」米絲蒂緊抱住古雷。

「這是和我表白還是認為我是人畜無害。」古雷苦笑的抱著米絲蒂。

「誘拐小女孩是犯法的。」潘立用邪惡的眼神看著古雷。

「我才沒有誘拐。」古雷趕緊澄清。

「吼。」突然傳來野獸的嘶吼聲,猿怪紛紛走避。

「難道還有別的怪物!」
未完待續…

[ 本文最後由 燕陳 於 08-1-30 07:58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6 14:17 , Processed in 3.074355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