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十二劍士

[複製連結] 檢視: 7780|回覆: 41

發表於 05-10-15 14:38:25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第一章初遇

費里特國境裡白磚的地面映出來來往往的人群,這裡雖然離首都很遠,卻也是熱鬧的都市之一,在雷莎旅店裡人們都七嘴八舌的討論宮廷的變故

「十二劍士聽說都離開宮廷,不再當宮廷侍衛了,新王真的不可靠嗎?」一個小麥色的大漢喝著啤酒。

「這樣在國慶就不能看到美女了。」一個臉瘦削的男子,拍桌子。

「老闆,請問十二劍士是什麼樣的人?」一個穿著長斗篷、深藍色短髮的男子,旁邊放著一個老舊的牛皮製的袋子、和一根法杖,法杖上的紫色寶石裡,有著奇怪的紋路,再配上法杖上像是咒文的雕刻字,顯得有些詭異。

「你不是本國人吧?」老闆擦著杯子,語氣平淡。

「以前算是,後來離開一陣子。」男子搖動杯子,裡頭的冰塊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

「留學、還是逃難。」老闆看了男子一眼。

「都有…」男子喝了一口飲料後回答。

「十二劍士是宮廷的侍衛,她們十二個都是美女,算是本國男性的偶像。」老闆側著頭看著正在討論的客人。

「這樣啊…」男子低頭沉思。

「你是個法師吧。」老闆見男子不語,又換個話題。

「是…沒錯。」男子又抬起頭來。

「你的名字。」老闆停下擦杯子的手。

「古雷。」男子爽朗的回答。

「這杯算我請你,你和我挺投緣的。」老闆露出微笑。

「謝謝。」男子對老闆點點頭。

突然一陣騷動,所有人如驚弓之鳥的亂跑,外頭闖進十幾個大漢,身著白銀盔甲,拿著有皇家徽章的大砍刀,顯然是皇室軍隊。

「將軍,您來小店光顧。」老闆賠笑的招呼將領。

「你們這裡有十二劍士之一的傢伙,交出來。」將領面露兇光的看著所有人。

「你們這樣太難看了。」其中一名套著斗篷的女子站起。

「我是十二劍士的辛蒂,你們要找麻煩就找我好了。」女子說完已經輕盈的從窗口跳出。

「追。」所有的皇家軍都追出。

「這怎麼回事,皇家軍隊要抓十二劍士。」民眾一頭霧水的呆站在當場。

「十二劍士。」古雷略有所思的走出旅店。



「你們為什麼不能理解?」辛蒂一身藍衣,穿梭在圍剿的軍隊裡。

「妳們私自出宮,已經違反戒律,乖乖的回宮裡。」將領的重劍在說完話的同時,已砍向辛蒂。

「不行,他們的重裝,我的劍很難傷他們。」辛蒂的輕型劍,遇上重裝兵,顯得格外吃力。

「我助你一臂之力吧。」古雷走近眾人。

「你…算了吧。」辛蒂回頭,看到說要幫她的男子,竟是個瘦弱的男子,差點昏倒。

「你小看我。」古雷見辛蒂的表情,知道她看不起自己。

「呀啊。」一個士兵冷不勝防的砍向辛蒂的背。

「糟了。」辛蒂回身要防禦。

「雷電。」古雷的發杖發出雷電,士兵被電暈的倒地。

「這是什麼巫術?好可怕。」辛蒂像看外星人的眼神看著古雷。

「喂、喂。」古雷哭笑不得。

「臭小子。」一個士兵砍向古雷。

「哇啊。」古雷消失的又從另一邊出現,士兵撲了個空,跌在地上。

「哇啊!妖怪!」將領和所有的士兵嚇得逃走。

「那是瞬間移動,有必要嚇成這樣嗎?」古雷一臉疑惑。

「妳不要緊吧?」古雷想起辛蒂,回頭察看。

「妖…妖怪。」辛蒂嚇得腿軟了,呆坐在地上。

「妳振作點。」古雷想伸手扶她。

「走開…色狼妖怪。」辛蒂一拳擊飛古雷,逃離現場。

「喂,我到底做錯什麼啦。」

「這個國家是沒有魔法的。」一抹黑影跳了下來。

「艾薩,你說的是真的嗎?」古雷看著站在眼前的暗殺者。

「你還是不要隨便使用魔法,否則會引起騷動。」艾薩又消失在黑暗中。

「怪不得每個人看到我都像看到妖怪。」古雷一臉無辜。

「老闆為什麼知道我是魔法師?」古雷突然想起老闆和他說的話。



「老闆。」古雷回到店裡。

「是你啊,怎麼了?是不是有事問我?」老闆親切的笑。

「老闆,聽說你們國家沒有魔法,你怎麼知道我是魔法師。」古雷認真的詢問。

「因為魔法少女很紅,你不是她們的迷嗎?我還有模型。」老闆從櫃檯下拿出很多美少女的模型,每個都拿著法杖。

「魔法少女…」古雷突然知道老闆為什麼說自己與他很投緣,只是苦笑。

「你該不會和老闆一樣認為世界真的有魔法吧,呵呵呵,真可愛。」櫃檯的小姐靦腆的笑著。

「小瑪莉,不管怎樣我都喜歡妳們。」老闆深情款款的看著其中一個模型。

「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古雷錯愕當場。

「小瑪莉好像很可愛。」艾薩在樹上欣賞老闆手上的模型。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十二劍士

第二章  誤會

「不能使用魔法,只能靠艾薩,又顯得太無能。」旅店裡,古雷苦惱的躺在床上。

「苦惱什麼?」艾薩從窗口跳入。

「我煩惱自己有能力,卻無法使用。」古雷把頭埋到枕頭裡。

「我早就叫你不要選這裡,我還以為你住過這,對這裡很了解。」艾薩坐到木椅上。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從老師那裡得知的。」古雷低頭看著自己的法杖。



費里特國是個什麼地方?」一個少年坐在堤防上,輕擺動雙腳。

「那是你曾經住過的地方,你可能比我還清楚。」身旁的中年男子微笑的看著少年。

「我住過那裡嗎?我沒什麼印象。」少年疑惑的想著。

「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中年男子看著遠方。



「你的確住過這裡,只是你忘了。」艾薩看著古雷。

「這樣嗎?」古雷再度陷入沉思。

「你怎麼會想和我一起來這裡?」古雷突然反問。

「我有一件事,必須來這裡完成。」艾薩的眼神突然顯得哀傷。

「如果需要我幫忙,可以說一聲,我們可是搭擋。」古雷用大拇指指著自己。

「謝謝。」艾薩低著頭。

「咦?你不睡床嗎?」古雷看著從窗口跳出的艾薩。

「這樣我會失去戒心,我還是睡樹上好了。」艾薩在樹上坐著,閉上眼。

「暗殺者都是像貓一樣睡嗎?」古雷疑惑的看閉著眼的艾薩。

「算了,我換睡衣睡吧。」古雷從行囊裡拿出睡衣來。

「咦?」古雷的房門突然被打開。

「啊!」打開門的正是辛蒂,看到古雷的衣服換到一半的模樣,發出尖叫聲,響遍整個旅館。

「什麼?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旅館裡騷動起來,所有人都往現場跑來。

「暴露狂!」辛蒂尖叫的把頭轉開。

「喂!等一下,是妳突然打開門。」古雷趕緊穿好。

「你這個變態,竟然欺負辛蒂妹妹,決不饒你。」十二劍士迷全部衝過來。

「嗚,別過來。」古雷抓起行囊,用飛翔咒文飛出窗外。

「哇啊!這人會飛,是鳥人嗎?」所有人議論紛紛的看著飛走的古雷。



「糟了,情急之下就用術法了,大家一定認為我是怪人。」古雷嘆氣的走在路上。

「你乾脆和我一樣睡樹上吧。」艾薩從黑暗中出現。

「我可沒有貓睡功。」古雷哭喪著臉。

「貓睡功。」艾薩錯愕的發呆。

「有人。」艾薩突然擋在古雷前方。

「你是不是沒地方過夜,跟我一起來吧。」在暗巷裡,一個人影靠在牆邊,雖看不清楚他的樣子,但從聲音聽起來,顯然是個女子。

「等一下。」古雷從女子的一舉一動看來,知道是個不簡單的人物,不懷疑的就跟上。

「我叫古雷,旁邊的是艾薩。」古雷指著身旁的艾薩。

「我知道。」女子的眼神顯然注意著艾薩。

「你們認識嗎?咦?」古雷見女子的態度奇怪,回頭看艾薩,卻看到艾薩把頭轉開,表情尷尬。

「嗯~」古雷露出狡獪的表情。

「我去那邊一下。」古雷走到另外一條巷子裡。

「你不要亂走。」艾薩想要叫住古雷,卻已經太慢。

「和我談談嗎?」女子淡淡的口吻。

「嗯…也好。」艾薩有些遲疑,卻還是點點頭。



「色狼妖怪!站住!」古雷走到一棵樹下正要休息,卻聽到熟悉的聲音。

「喂!妳不要這麼不講理,是妳自己不敲門就打開門,妳到底要做什麼?」古雷看到辛蒂,怒氣直往上衝。

「妳害人家看到不該看的,會長針眼,嗚嗚嗚。」辛蒂突然嚎啕大哭。

「喂!該哭的是我吧,我被妳看光光了,我才是受害者。」古雷被辛蒂突然嚎啕大哭的舉動,嚇到不知所措。

「那個男的好差勁,竟然讓女孩子哭。」身旁的路人竊竊私語。

「嗚。」古雷感受到路人給的壓力。

「好啦,對不起,是我不對,妳不要哭了好不好。」古雷安慰的口吻求饒。



十分鐘後…

「請問…」辛蒂先開口。

「什麼事?」古雷看著夜空。

「你叫什麼名字?」辛蒂有點不好意思的繼續問。

「古雷。」

「你那個是什麼特技?」辛蒂不好意思的看著古雷。

「魔法。」

「世上真的有魔法。」辛蒂驚訝的看著古雷。

「是啊,薩得拉境內都用魔法的。」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三章   預言

「很難想像都是用巫術的國家。」辛蒂顯得懊惱。

「我也很難想像,都沒見過魔法的國家。」古雷也懊惱的搖頭。

「妳不是被追捕,這樣出來沒關係嗎?」古雷眼神掃向四周。

「這裡有我的支持者,他們會掩護我的。」辛蒂苦笑。

「謝謝你幫我,那時候我還…」辛蒂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等一下。」古雷突然變得謹慎。

「你該不會要酬勞,真看不出你是這種人。」辛蒂並沒有看到古雷的表情改變,一拳擊飛古雷。

「哇啊!我惹到誰了」古雷倒在一旁。

「咦?」辛蒂注意到周圍的氣氛改變。

「難道他是要提醒我…」辛蒂看倒在地上的古雷。

「終於找到一個了。」在月光的照射下,出現了一個影子。

「什麼人?」辛蒂拔出配劍。

「妳該不會忘了我是誰了吧。」月光照到那個人的臉。

「斐黎。」辛蒂表情顯得沉穩。

「妳知道我會來。」斐黎眼神平淡。

「你先聽我說。」辛蒂不等對方接下來的話,先入為主的說。

「不管妳要說什麼,這樣的對立是不會結束的,我只是依命令行事。」斐黎表情有些無奈。

「那就沒辦法了,我就如你所願。」辛蒂瞬間變成戰鬥姿態。

「不愧是世代保護皇族的部隊,一較高下吧。」斐黎也成了戰鬥狀態。



「你怎麼得到消息的。」艾薩靠著牆。

「我的消息網可比某人靈通。」女子無所謂的回答。

「我可以問嗎?」艾薩抬頭看著月亮。

「怎麼跟我客套起來,你以前不是這樣。」女子嫣然一笑。

「分開了以後,我想了很久…」艾薩低下頭。

「別再說了,這樣不像我認識的艾薩。」女子收起笑容。

「嗯。」

「妳們為什麼離開皇宮?」兩人沉默許久,艾薩打破沉默。

「因為聽到奇怪的流言。」

「是預言家所說的毀滅論嗎?」

「帶著黑色火焰的人,即將讓大陸淪於火海。」女子如預言家的口吻說。

「所以妳們開始禁用魔法。」艾薩推測起來。

「已經接近預言家所預測的時間,你卻帶著一名法師來。」女子帶著責備的口氣。

「古雷只是普通的法師,絶對不是預言上所說的。」艾薩被女子的口氣激怒。

「呵呵呵,這樣才像我認識的艾薩。」女子露出得勝的表情。

「妳是故意…」艾薩哭笑不得。

「我知道那個叫古雷的人沒這種能耐。」女子見艾薩哭笑不得的樣子,更是得意。

「凱薩琳。」艾薩冷酷的臉露出害羞的表情,女子將頭埋在他懷裡。



「呀啊!」辛蒂速度極快的對斐黎六連斬。

「好快。」斐黎見勢趕緊防禦。

「斐黎屬於攻擊型的戰士,一定要在他出手前,將他擊倒。」辛蒂分析對手的能力心想。

「妳速度快的確佔優勢,可是我也有我的優點。」斐黎在辛蒂斬過來的同時,使出全力的將辛蒂震後退。

「糟了。」辛蒂失去重心的向後退,斐黎的劍也逼近。

「咦?」就在千均一髮之際,一抹紅色的影子閃到兩人之間。

「是敵人嗎?」兩人的心裡同時想。

「這是!」兩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抹紅色的影子上,兩人仔細一看,竟然是一隻章魚。

「哇啊!」辛蒂忍不住大叫。

「你們終於冷靜了。」古雷手上還抓著一隻河豚。

「你是什麼人?」斐黎錯愕的看著。

「我倒在那裡被你們踩來踩去的,你還好意思問我是誰?」古雷額頭冒著青筋。

「咦?」古雷感到背後傳來怒氣。

「你…」辛蒂磨拳擦掌的走過來。

「等一下,我是在幫妳耶…」古雷賠笑的後退。

「不用找藉口了,你這個大笨蛋。」辛蒂又擊飛了古雷。

「我倒是第一次看辛蒂這麼可怕。」斐黎冒冷汗的心想。

「你也想像那個笨蛋一樣嗎?」辛蒂冒出驚人的鬥氣。

「嗚。」斐黎感到莫名的壓力。

「情勢不利,先…先撤退。」斐黎受鬥氣所攝,趕緊撤退。

「辛蒂,發生什麼事了?」凱薩琳和艾薩走過來,看到現場目瞪口呆。

「凱薩琳姐姐,那個笨蛋拿章魚嚇我。」辛蒂看到凱薩琳,就哭哭啼啼起來。

「你到底在做什麼?」艾薩看著倒地的古雷。

「我只想讓她冷靜點而已。」

「你真是不按牌理出牌。」艾薩嘆氣搖頭。

「這樣才有趣啊。」凱薩琳微笑。

「姐姐。」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四章  雪克鎮

「我們應該找回其他人。」眾人聚在旅店。

「十個人的下落嗎?交給我吧。」艾薩起身。

「我知道你的能力,可是我暫時想要你待在身邊。」凱薩琳微笑的看著艾薩。

「這兩人果然是情侶。」古雷看著兩人心想。

「艾薩哥哥,姐姐常提起你。」辛蒂露出羨幕的表情。

「不像某人。」辛蒂鄙視的看著古雷。

「哼。」古雷對辛蒂不屑的眼神,感到不滿的撇開頭。

「她怎麼說我。」艾薩突然感到不安。

「嘻嘻,這是秘密。」凱薩琳對艾薩露出狡獪的表情。

「如果可以的話,我還不想帶這個笨蛋。」辛蒂越來越不客氣。

「那我就開門見山的說,古雷其實也是因為那個傳說,被指派到這裡。」艾薩看著表情不高興的古雷。

「我來這裡早有覺悟,如果艾薩來這裡是為了見凱薩琳,我也可以沒有護衛,繼續完成任務。」古雷站起來。

「古雷。」艾薩想要叫住古雷,古雷已經走出。

「我們要去雪克鎮,你也要一起來嗎?」凱薩琳有點過意不去的問。

「對不起,這是我的責任,我不能丟下。」艾薩露出難過的表情。

「我知道了。」凱薩琳嘆氣的點頭。

「謝謝。」艾薩快速的追古雷去。

「姐姐,對不起,妳們好不容易見面,我卻…」辛蒂過意不去的低著頭。

「這樣也好,至少我了解他。」凱薩琳苦笑。



「古雷。」艾薩的腳程飛快,馬上就追上古雷。

「艾薩。」古雷驚訝的看著他。

「你說要幫我的。」

「我只想用暗中幫忙的方式,沒想到你也跑來了。」

「你怕她們看到你的魔法,又把你當怪物。」

「的確,我可不喜歡被當怪物。」古雷洩氣的低著頭。

「法師被人近身就無法發揮,這倒是很好的方式。」艾薩細細的分析。

「其實還有一個方案,不過我死也不會用。」古雷露出奇怪的表情。

「什麼方案?」艾薩見古雷的反應,好奇的問。

「就是裝成魔法少女。」古雷嘆氣的搖頭。

「你和那個老闆是同路人嗎?」艾薩懷疑的目光掃來。

「絶對沒有。」古雷死命搖頭。



「對不起,將軍,我沒能把辛蒂抓回。」在雪克鎮的拱門上,斐黎戰戰兢兢的,看著一名身穿皇家盔甲的中年男子。

「我可以理解,畢竟辛蒂是你以前的戰友。」中年男子沒有回頭,嚴肅的表情看著鎮口。

「謝謝將軍諒解。」斐黎向男子敬禮。

「其實,在這裡也有十二劍士其中之一的消息。」男子拿出一封信。

「是華莉舒。」斐黎細看信中的內容。

「下官會負責把她帶回。」斐黎接信恭敬的交回給男子。

「這次我可能要親自出馬。」男子拔出配劍。



「已經到了會合時間了。」一個淡綠色長髮的女子,坐在廣場的椅子上,頭髮上的紅色緞帶上,還有龍的紋章,綠色的戰服上,有美麗的金色花紋,手上的劍呈漆黑,銀色雕刻的握柄上,鑲有一顆看似藍色,發出的光卻成七彩色的神奇石子。

「華莉舒姐姐。」辛蒂和凱薩琳走向女子。

「你們被跟蹤了。」華莉舒眼神冷漠。

「咦?」辛蒂露出驚訝的表情。

「那是很可靠的保鑣。」凱薩琳用眼角看著兩人躲藏的地方。

「隊長的朋友?為什麼用這種形式?」

「嘻~小華就是太嚴肅了,真不懂得浪漫。」凱薩琳捉弄的口氣說。

「既然被你們發現了。」古雷和艾薩走出。

「古雷公子。」華莉舒看到古雷露出高興的表情。

「華莉舒。」古雷看到華莉舒顯得又驚又喜。

「終於又見到您了。」華莉舒撲到古雷身上。

「華莉舒姐姐認識這傢伙,不不不,是古雷才對。」辛蒂更正的問。

「古雷公子在我去薩得拉時,很照顧我。」

「這樣啊。」辛蒂苦笑。

「是亞特涅老師派我來的。」

「老師近來好嗎?因為工作的關係,一直沒空探望老師。」兩人熱絡的聊天。

「他很好,妳可以放心。」

「什麼嘛?那樣的豬頭哪裡好了。」辛蒂不知不覺的吃醋。

「光之護盾。」古雷突然在眾人的四周放出護盾。

「是劍風衝擊波,曼哈頓。」凱薩琳往劍氣的方向喊。

「我這種小將軍,能讓鼎鼎大名的十二劍士記住,真是光榮。」中年男子和斐黎迎面走來。

「斐黎。」辛蒂看到斐黎,表情沉了下來。

「放心,姐姐們會小心,不會傷到斐黎的。」凱薩琳安慰的口吻說。

「古雷公子,在前面很危險,您退到背後吧。」

「我知道了。」古雷退到眾人之後。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五章  曼哈頓

「剛才那是什麼劍技。」曼哈頓眼光掃向眾人。

「那是魔法。」古雷淡淡的反駁。

「魔法?我看你是卡通片看多了。」曼哈頓冷笑。

「他大概把你和旅店老闆,當成同一路人了。」艾薩悄聲說。

「怎麼每個都這樣。」古雷洩氣的低頭。

「我對你們三人可是很清楚,凱薩琳是防禦型劍士,辛蒂是速度型的劍士,華莉舒是注重攻擊力的攻擊型劍士。」斐黎精確的分析三人。

「不愧是辛蒂看上的男人,果然厲害。」凱薩琳嫣然一笑。

「旁邊這兩個人,這裡不干你們的事,如果不插手,我們也不會為難。」曼哈頓看著兩人。

「古雷怎麼樣我是不曉得,不過我一定要管這件事。」艾薩看一眼凱薩琳,又把視線轉回。

「冷酷的你也變成熱血笨蛋了。」古雷微瞇著眼。

「我不管怎樣就是會幫忙,畢竟我的兩個朋友都在這。」古雷堅定的說。

「你也差不多嘛。」辛蒂鄙視的看著古雷。

「那我就不留情了。」曼哈頓手一揮,鎮上的軍隊都圍上前。

「這個數量有點吃緊,我們突破重圍,再想對策。」凱薩琳解說對策。

「知道了。」眾人點頭示意。

「姊妹們,我們上。」凱薩琳一喊,眾人往鎮口處突擊。

「古雷,跟緊我。」艾薩身手快如閃電的揮舞著雙刀,這兩把雙刀有著螺旋纏繞的桂葉花紋,銀色的刀身如一閃即逝的光線,士兵一看見就倒地了。

「嗯。」古雷勉強的跟上艾薩的腳步。

「啊。」古雷的腦海突然閃過黑白的影像,影像裡眾人拿著火把,憤怒的對他吼著,卻聽不到他們說什麼。

「半月刃。」凱薩琳穿著重盔甲,敵人的攻擊似乎沒有太大的效果,劍氣所到之處,開出一條路來。

「休想離開。」曼哈頓的身影已經閃到了凱薩琳的側邊。

「龍劍一擊。」華莉舒奮力的朝曼哈頓砍來。

「哇。」曼哈頓拿盾擋住,劍與盾相碰的瞬間,產生強大的火花,由於華莉舒的力量強大,作用力沿著盾傳到曼哈頓手上。

「辛蒂。」斐黎也從背後追來。

「斐黎。」辛蒂不捨的看著斐黎。

「淒刃。」斐黎想要阻止辛蒂的腳步。

「斐黎。」辛蒂像是失了魂的被斐黎砍中。

「辛蒂。」斐黎被突如期來的狀況嚇到,錯愕的看著。

「你竟然對辛蒂。」凱薩琳怒氣爆發,所有的士兵都被震退。

「姐姐,情勢不利,我們快走吧。」華莉舒擔心辛蒂的傷勢,催促凱薩琳快走,凱薩琳收起了怒氣朝鎮口衝出。

「古雷。」古雷因為受到自己腦海裡的影像影響,呆立在亂軍之中,沒能跟上眾人,艾薩想去救,卻被凱薩琳強行拉走。

「辛蒂。」斐黎像發了狂的追著四人背後而去。

「我是…」古雷失去的記憶片段一一浮現。

「這是!」曼哈頓害怕的看著古雷,古雷的身上開始冒出黑色火炎。

「傳說是真的。」所有的士兵如見鬼般害怕的叫。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古雷的頭髮加速的變成長髮,藍色的頭髮漸漸變成銀白色。

「師父不願告訴我,卻要我回來,這太奇怪了。」古雷精神不穩定起來。

「我不能讓你活著離開。」曼哈頓衝向古雷。

「劍風衝擊波。」

「為什麼你們就不能容下我。」古雷的怒吼,讓曼哈頓全身陷入黑色火焰中。

「啊!」曼哈頓被火焰的煙嗆暈。

「妖怪。」士兵害怕的四處亂竄。

「我到底…」古雷恢復成原樣。

「大叔,你振作點。」古雷回過神,看到倒在一旁成大字型的曼哈頓。

「淨化之術。」古雷趕緊幫曼哈頓治療。

「妖…妖…」曼哈頓由於過度恐懼,說話結結巴巴。

「你肚子餓了。」古雷聽不懂的猜測。

「哇啊!」曼哈頓拔腿就跑。

「奇怪。」古雷疑惑的看著曼哈頓的背影。

「艾薩他們去哪了?」古雷四處張望。



「斐黎,你這個混蛋,竟然還敢來。」凱薩琳憤怒的吼著。

「我做了無法隬補的事,辛蒂的傷就由我來治療吧。」斐黎憐惜的看著辛蒂。

「你這個傢伙就是不坦率。」古雷用瞬間移動回到眾人身旁。

「你是那時候的…」斐黎看著古雷。

「治愈術。」古雷幫辛蒂治療。

「你該不會是神的使者,竟會這種術法。」斐黎錯愕的看著。

「一下說我是妖怪、一下又說我是神的使者,這個國家的人真是神經病。」古雷嘆氣的搖頭。

「古雷。」艾薩看見古雷沒事,高興的喊。

「什麼事?」古雷回頭。

「對不起,我這個保鑣失職。」艾薩低著頭。

「你不是我的保鑣,你是我朋友,不用為這點小事道歉。」古雷微笑。

「古雷。」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六章  名產

「斐黎。」辛蒂清醒的看著斐黎。

「我在這裡。」斐黎握著辛蒂的手。

「斐黎。」辛蒂撲到斐黎懷裡。

「沒想到他會不告而別。」凱薩琳看著桌上的信。

「他是不信任我這個護衛。」艾薩顯得沒有精神。

「本來是來這裡消除災禍的,可是我發現所有的事並不是我所想的那麼單純,你繼續擔任我的護衛可能會遇上危險,我還是自己完成任務,古雷。」艾薩看著信的內容發愣。

「你和我們同行,一定可以再遇上他的,畢竟目標是一樣的。」凱薩琳安慰的拍艾薩的肩膀。

「嗯。」



「那個意識好像才是真正的我。」古雷走在街道上。

「媽媽,這個人有法杖耶。」一個婦人牽的小孩,指著古雷的法杖。

「不要接近怪人。」婦人露出不悅的表情把小孩拉走。

「唉~」古雷洩氣的繼續走著。

「那個大哥哥。」一個小女孩牽住古雷的手,那個女孩是棕色的捲髮,兩個馬尾上都綁著紅色緞帶,緞帶的末端還有金色的滾邊,輕便的服裝上掛著兩把青綠色的短劍,短劍上的翅膀雕刻,看起來很輕巧。

「什麼事?」古雷疑惑的看著小女孩。

「米絲蒂迷路了。」小女孩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

「妳在找媽媽嗎?」古雷對女孩溫柔的笑。

「米絲蒂在找姐姐。」

「這可麻煩了,找這裡的警備隊吧。」古雷苦惱的牽著小女孩。

「那兩把劍看起來不像是玩具。」古雷細細的看著米絲蒂腰間上的劍。

「米絲蒂是十二劍士之一,當然是真劍。」米絲蒂不滿的鼓著臉。

「什…什麼?」古雷差點滑倒。

「啊。」米絲蒂露出羨慕的表情看著吃糖的小孩。

「米絲蒂。」古雷看出米絲蒂的心事。

「謝謝大哥哥,米絲蒂最喜歡大哥哥了。」兩人坐在店裡。

「這個螺旋狀又灑著糖粉的油炸餅乾是什麼?」古雷也吃著餅乾。

「這個餅乾叫”蕾莎”。」米絲蒂露出滿意的表情吃著餅乾。

「嗚。」米絲蒂突然露出認真的表情。

「怎麼了?」古雷好奇的轉頭。

「有壞人要抓米絲蒂。」米絲蒂從椅子上跳下。

「又是這個鎮上的守軍。」古雷拿起法杖。

「乖乖的回去吧。」軍隊的小隊長走來。

「你們欺負小女孩,不覺得羞恥嗎?」古雷不屑的看著那些士兵。

「少…少囉唆,你這個誘拐小女孩的犯人,連你一起逮捕。」士兵心虛的對古雷吼。

「喂,你們怎麼不講理。」古雷被說的也有點心虛。

「大家上。」小隊長一喊,士兵蜂湧而上。

「水流陣。」古雷把法杖往地上一指,地面上噴出水柱,士兵都被沖退。

「哇噗~可惡…那是什麼…哇噗。」小隊長一邊吃水、一邊勉強說話。

「有機可趁。」一個士兵劈向米絲蒂。

「米絲蒂。」古雷慌張的想阻止。

「燕落。」米絲蒂身法輕盈的已經閃過士兵的攻擊,將士兵打倒。

「米絲蒂。」古雷驚訝的看著米絲蒂,靈動的步伐。

「米絲蒂要保護大哥哥。」米絲蒂擋在古雷身前。

「米絲蒂掩護我。」古雷舉起法杖。

「是。」米絲蒂快如閃電的牽制攻來的士兵。

「光耀的神,在您創造的大地上降下奇蹟吧,光耀判決陣。」古雷站的地面浮現複數的魔法陣轉動,四周被不可思議的光芒包圍,黃金色的魔法光束如驟雨降下,所有的士兵都受到威力的波及,被震飛。

「大哥哥好厲害。」米絲蒂露出羨慕的表情。

「呼呼呼,用大魔法果然很吃力。」古雷蹲下來。

「大哥哥怎麼了?」米絲蒂擔心的過去扶。

「我修行不足而已,沒什麼大礙。」古雷苦笑。

「太可怕了。」小隊長盔甲破爛的倒著。



「真對不起,大哥哥可能不能帶妳去找姐姐。」古雷想起留給艾薩的信。

「米絲蒂改變主意了。」米絲蒂抱著古雷的手。

「咦!」古雷驚訝的看著米絲蒂。

「米絲蒂要跟大哥哥在一起。」米絲蒂露出天真的笑容。

「對了,大哥哥叫什麼名字?」

「古雷。」古雷沒辦法的表情看著米絲蒂。

「妳不能跟著我,我很危險。」古雷想起當日打倒曼哈頓時的自己。

「哥哥討厭米絲蒂嗎?」米絲蒂又淚眼汪汪。

「不是啦。」

「那就沒問題了。」米絲蒂又露出天真的笑容。

「只好找到其他的十二劍士成員才能解決了。」古雷內心盤算。

「好吧,我們就一起旅行吧。」古雷輕摸米絲蒂的頭。

「哇啊!米絲蒂好高興喔。」米絲蒂高興的撲在古雷身上。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七章  幻影

「姐姐,妃妮姐姐真的會在這裡給我們消息嗎?」辛蒂不耐煩的走來走去。

「妃妮是個個性特別的女孩,她一定會挑特別的方式。」凱薩琳微笑的坐在石子上。

「這裡什麼人也沒有,又是遼闊的平原,真的有人在這附近,也可以馬上發現。」斐黎警戒四周。

「奇怪的氣息,什麼東西。」艾薩也警戒的看著四周。

「地下。」艾薩腳下的地板突然崩陷。

「艾薩。」凱薩琳想要拉住艾薩,卻沒有成功。

「這是怎麼回事。」掉下的洞雖然很深,在落地的那一刻,艾薩還是輕巧的落地,在地下竟然有一間房間。

「嗚。」艾薩向後跳開,只感覺到有一陣風從臉旁輕輕掃過。

「你是什麼人?在我姊妹旁有什麼企圖?」一位銀白色長髮的女子,身上的淡藍色旗袍,因為上方的龍圖案是亮片形成,發出藍色的光芒,配上她冷艷的外表,看起來像是妖精一樣,手上的劍是冰製成,透明的劍身讓人只看到劍柄,出現在艾薩的眼前。

「我叫艾薩,我正好和他們同行。」艾薩簡短的回應。

「好像在哪聽過。」女子遲疑一下。

「妳是妃妮小姐吧。」艾薩保持警戒的問。

「妳聽我姊妹說的吧,沒錯,我的確是妃妮。」女子雖然承認自己是妃妮,卻還是顯得不友善。

「我先試試你的功夫,以免被冒牌貨所騙。」妃妮攝人的鬥氣直襲艾薩而來。

艾薩左右閃避,不管妃妮的如何攻擊,都被艾薩些微的移動避開。

「竟然可以在看不清劍身的情況下,成功的判斷出我劍鋒的有效範圍,真是可怕的傢伙。」妃妮感受到艾薩的實力。

「不還手可是會受傷的。」妃妮想要打斷艾薩的冷靜。

艾薩雖然沒有說話,動作卻突然變快,開始反攻,招招進逼,使得妃妮不得不轉攻為守。

「直攻人弱點,不愧是暗殺者。」妃妮突然將劍呈圓弧的軌道砍向艾薩的腳。

艾薩趕緊後空翻,閃過這擊,妃妮的劍卻在他未著地時,已在底下等待。

「這下躲不掉了吧。」妃妮得意的往上砍。

艾薩毫不猶豫的用手往劍抓去。

「他瘋了不成,這樣手會被斬斷的。」

艾薩利用手上的爪子,直擊妃妮的劍身,改變掉落的方向,著了地

「還沒完呢。」妃妮趁艾薩還沒站穩,又補上一劍。

艾薩將腰間的其中一把短刀向暗器般射出,逼得妃妮非得揮劍擋住。

「在這種不利的情況,竟還可以這麼準確的射出短刀。」妃妮的虎口隱隱作痛,感到有一種恐懼感。

「你們都住手!」凱薩林和眾人已趕到這個房間。

「你們怎麼打起來啦。」辛蒂擔心的看著兩人。

「別緊張,我只是想試試這人的功夫。」妃妮微笑的收起劍。

「真是的,他可是凱薩琳姐姐的男朋友耶,萬一打傷了姐姐可會生氣的。」華莉舒嘆了口氣。

「我們只是比試而已。」艾薩將投射出的短刀撿起。

「從你掉下去的那一刻,我早就知道會這樣了。」凱薩琳只是微笑,並沒有怪罪兩人。

「還是姐姐比較了解我。」妃妮微笑的看著凱薩琳。

「你該不會長的太像色狼了。」斐黎打量艾薩。

「哼。」艾薩對斐黎的話感到不滿的撇開頭。

「妃妮有那個預言中傢伙的情報嗎?」眾人回到地上的餐廳。

「有士兵的流言說,在雪克鎮看過這樣的男子。」

「雪克鎮!不是我們剛逃出的城鎮。」辛蒂露出驚訝的表情。

「太大意了,我們竟然沒有注意到。」凱薩琳自責的低著頭。

「那麼雪克鎮恐怕已經化為灰燼了。」華莉舒露出害怕的表情。

「那可能是看到很像的人吧,預言裡那個惡魔是很兇殘的。」斐黎拿著預言家所寫的書翻閱。

「我們再回雪克鎮就可以知道答案了。」辛蒂壓下斐黎拿書的手。

「由我來帶路吧,雪克鎮是我防守的鎮,那裡我最清楚了。」

「斐黎,我們不會再成為敵人吧。」辛蒂不安的看著斐黎。

「絶對不會了。」斐黎微笑的對辛蒂點頭。

「古雷。」艾薩想起好友古雷。



「我根本就不知道十二劍士的暗號,該怎麼找。」古雷洩氣的走著。

「米絲蒂知道。」米絲蒂拉著古雷的衣角。

「那最近的是哪位?」古雷燃起希望的問。

「就在這間茶店裡。」米絲蒂指著茶店。

「原來就在附近了。」古雷喜出望外的打開店門。

「歡迎光臨。」一個親切的女孩迎了過來。

「蕾蕾姐姐。」米絲蒂抱住那個女孩。

「米絲蒂。」女孩看到米絲蒂露出高興的表情。

「這位是…」蕾蕾看著古雷。

「妳好,我叫古雷。」古雷細細的看著蕾蕾,紫羅蘭色的短翹捲髮,再配上圓形的眼鏡,給人有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這樣的女孩,也是十二劍士的成員。」古雷疑惑的看著蕾蕾。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八章  礦石

「米絲蒂回來的正是時候,姐姐正好有事要出去。」蕾蕾微笑的輕摸米絲蒂的頭。

「姐姐要去哪?」米絲蒂拉著蕾蕾的手。

「有人要米雷露礦石,我必須要去拿。」蕾蕾走進更衣室。

「米雷露礦石那是什麼東西?」古雷疑惑的看著米絲蒂。

「那是一種魔力礦,是魔法藥的材料。」米絲蒂搬椅子到書櫃旁,去拿出一本書。

「我想起來了,我老師好像有說過。」古雷冒冷汗的笑。

「哥哥該不會成績很差吧?」米絲蒂懷疑的眼神掃過。

「只是我對魔藥比較沒有去研究。」古雷趕緊辯解。

「哥哥不曉得也沒關係,那是一種禁藥,所以哥哥沒聽說過。」

「禁藥。」古雷露出驚訝的表情。

「那是一種將人變成妖怪的神秘觸媒。」米絲蒂露出像是說鬼故事的表情。

「這麼危險的東西,到底是誰想要。」古雷感到不寒而慄。

「是一個使用妖化劍法的姐姐要的。」

「妖化劍!?」古雷聽到這個名詞,心中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那姐姐要出去了。」蕾蕾走出更衣室,在她銀白色的洋裝腰間,有一把刻著老鷹圖案的銀白小劍,右小腿上繫著藍色緞帶。

「請讓我一起去。」古雷擋住蕾蕾要出去的門。

「這…」蕾蕾面露難色。

「古雷哥哥很厲害的,姐姐帶他一起去嘛。」米絲蒂向蕾蕾撒嬌。

「我知道了。」蕾蕾溫和的笑。

「謝謝。」古雷讓出門。

「那裡有可怕的魔物,請你要小心跟好。」蕾蕾走在古雷的前面。

「那個是…?」在兩人走的山道上,往另一端看去,有著又像鳥、又像人的雕像,有三層樓高,雕像上有著一些裂痕和藤蔓,看起來歷史悠久,雕像後還有一個刻著像魔法陣花紋的殘破建築。

「那個是烏鴉邪神像,以前是有著神秘力量人的居所,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在一夜之間被火海吞噬。」

「這裡的景象怎麼好熟悉,哇。」古雷只注意自己腦海裡的印象,沒注意腳下的樹根,被絆了一跤。

「對不起。」古雷這一跌正好拉到蕾蕾的裙子。

「請小心腳下。」蕾蕾將古雷扶起。

「謝謝。」古雷苦笑。

「還好不是辛蒂,不然早就被扁了。」古雷鬆一口氣。

「就快到了。」蕾蕾加快腳步。

「等一下。」古雷突然叫住蕾蕾。

「怎麼了~咦?」蕾蕾突然感覺到背脊癢癢的。

「哇啊!」一個超大的香菇妖怪正在舔她。

「嘖~被包圍了。」古雷打量四周。

「竟然感戲弄老娘。」蕾蕾頭上冒著青筋,突然發飆起來。

「天啊!這個女孩有雙重人格。」古雷錯愕的看著蕾蕾。

「啊躂躂躂躂躂躂。」蕾蕾像是發狂似的把靠近的香菇痛扁一頓。

「太可怕了。」古雷嚇得不敢動。

「啊呀,我怎麼又這樣了,真討厭。」蕾蕾又恢復嬌滴滴的模樣。

「我怎麼覺得那些香菇怪很可憐。」古雷心裡雖這麼想,卻不敢說出,怕下一個遭殃的就是自已。

「妳竟然打傷我可愛的手下。」一個有兩個人高的香菇怪跳過來。

「我們還是走了吧。」古雷催促蕾蕾。

「哼!看到本大爺開始害怕了吧,我要你們跪地求饒。」香菇怪擋住兩人的去路。

「只怕跪地求饒的是你。」古雷苦笑的心想。

「滾。」蕾蕾果然又暴走的給香菇怪一記強力的踢擊。

「啊!小的知道錯了,請饒了我吧。」香菇怪跪地求饒、淚流滿面。

「那個攻擊方式很特別。」古雷趕緊轉移蕾蕾的注意力。

「那是烈踢劍法,是一種配合格鬥技的劍法。」蕾蕾又恢復嬌滴滴的樣子。

「她說不定比辛蒂可怕。」古雷害怕的想。

「我們終於到了。」蕾蕾走到剛才所見的遺跡裡。

「這個石子怎麼好像有生命一樣,裡頭像是有河流在流動。」古雷看著柱子上鑲著的奇異石子。

「那種是魔法洪流所造成的,這裡的魔法值強大,元素相生相剋之間產生了流動的現象。」蕾蕾繼續往深處走去。

「你們該不會是來拿礦石的。」香菇怪從背後跟來。

「你還不怕啊。」古雷冒冷汗的看著香菇怪。

「你別誤會,我不是來阻止你們的,只是我找到了我的對象了。」香菇怪臉紅紅害羞的模樣。

「你不會當真吧。」古雷差點從樓梯上跌下來。

「我的表情像是在開玩笑嗎?」香菇怪一本正經。

「你只不過是一株香…」

「我叫潘立這個英俊的名字,不叫香菇。」香菇怪打斷古雷說話。

「是是是,潘立大爺。」古雷嘆氣。

「我可是這裡的大王,我帶你們去找比較快。」潘立跳向蕾蕾。

「謝謝妳。」蕾蕾溫柔的眼神看著潘立。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九章  傳言

「雪克鎮走這個地下道就可以到了。」斐黎走到郊外一個滿佈青苔的井前,掀開蓋子。

「真的要下去這種地方,衣服會弄髒的。」辛蒂摸到青苔尖叫的抱怨。

「那你留下來好了。」凱薩琳微笑的用樹藤編成繩子。

「我又沒說不下去。」辛蒂知道妥協無效。

「好暗。」眾人爬到井底下,伸手不見五指。

「你在摸哪裡啊!」斐黎正要找打火石,碰到妃妮。

「對不起。」斐黎一邊道歉、一邊找打火石。

「斐黎!」

「我是不小心的。」

「咦!亮了。」三人正在爭執時,四周亮起來。

「艾薩哥哥已經找到打火石了。」三人如得救的表情。

「不是找到,而是看到把它拿起來。」凱薩琳看著嚴肅的艾薩。

「這裡黑漆漆的,艾薩哥哥怎麼看得見。」辛蒂好奇的看著艾薩。

「暗殺者有這種訓練。」艾薩簡短的回答就往深處走去。

「我來帶路。」斐黎趕到眾人前面。

「這裡要往左走。」斐黎從艾薩手上接過火把。

「這裡會不會有老鼠?」辛蒂害怕的緊跟在斐黎的背後。

「可能有喔。」妃妮捉弄的表情。

「哇啊!小強!」妃妮和辛蒂一轉頭,看到一隻蟑螂爬過。

「只不過是一隻昆蟲,有什麼好怕的。」凱薩琳不以為意,卻有一隻蜘蛛降到凱薩琳的盔甲上。

「哇啊!」凱薩琳亂撥的大叫。

「討厭啦。」通道裡都是三人的聲音。

「妳們冷靜點。」斐黎無奈的勸三人。

「妳叫我們怎麼冷靜。」

「麻煩的事又來了。」艾薩眼神專注的看著前方。

「什麼東西?」三人冷靜下來。

「是殭屍。」

「奇怪,以前走這裡沒有這些。」斐黎拔出劍。

「你手上拿火把,還是交給我們吧。」凱薩琳走到斐黎前方。

「是。」

「龍劍一擊。」華莉舒已開始攻擊。

「他們數量不少,我們以開路為優先。」

「姐姐,艾薩哥哥不見了。」辛蒂回頭看不到艾薩。

「他剛才還在的。」妃妮也發現不對。

「他該不會被殭屍抓走了。」斐黎擔心的往殭屍堆看去。

「艾薩。」凱薩琳心急如焚。



「這裡竟然有魔法連接點。」艾薩並不是被殭屍抓走,而是發現牆上有因為魔法空間而扭曲的現象,走到空間裡。

「竟然有人可以發現我的空間。」一名戴著小眼鏡的男子站在空間的中央,男子有著銀白色的長髮,身上的長袍配著灰色的毛圍巾,身旁繞著黑色的火焰,空間裡還有一個類似祭壇的設施,桌上還有惡魔環繞花紋的天平。

「你…!」艾薩驚訝的不是因為認識這個人,而是這人的容貌像極了古雷。

「何必這麼驚訝,你們的預言家不是已經預言過了。」男子輕摸桌上的天平。

「你在這裡做什麼?你叫什麼名字?」艾薩雖知道這人的頭髮不像古雷一樣是藍色,卻還是怕這人可能是好友古雷。

「要問人姓名之前,是不是先要報上自己的姓名。」男子走下階梯。

「艾薩。」艾薩收起了短刀。

「我叫謝迷爾,我正在超度這些殭屍。」男子雖走下樓梯,和艾薩還是保持距離。

「你不是應該要像預言一樣,你心裡是不是這麼想?」艾薩看著走回階梯上的謝迷爾。

「你有去求證過預言家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預言嗎?」謝迷爾做到祭壇桌前的椅子上。

「什麼意思?」艾薩疑惑的看著謝迷爾。

「嗯。」謝迷爾抬頭看著祭壇頂上,空間出現多道裂痕。

「我本來想和你多說一點,可惜我已經被對手找到了。」謝迷爾對艾薩一指,艾薩的腳底下出現魔法陣。

「等一下。」艾薩想要多問一點,無奈魔法陣已經啟動,謝迷爾在艾薩的眼前被破壞的煙霧席捲。

「嗚。」艾薩睜開眼睛,凱薩琳秀麗的臉龐映入眼裡。

「艾薩。」凱薩琳緊抱住艾薩。

「你怎麼先到外面了,我們在底下打殭屍打了好久,才走出那個鬼底下道。」辛蒂不滿的看著艾薩。

「我…」艾薩想要告訴他們,但又怕他們不相信,顯得猶豫。

「沒事就好了。」凱薩琳看到艾薩沒事,才收起眼淚。

「這裡是?」

「雪克鎮鐘樓。」斐黎指著旁邊的鐘。

「果然又看到曼哈頓大叔。」辛蒂看到鎮口的守軍,在領導的正是曼哈頓。

「我去和將軍交涉。」斐黎往鐘塔的樓梯走下。

「我們只好等斐黎的消息了。」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十二劍士

第十章  相信我

「我們就快到了。」潘立帶著兩人一直往前走。

「總覺得好像只有一條路。」古雷看著四周。

「的確只有一條路。」潘立直接了當的回答。

「那我們根本不需要你帶路。」

「你不要打斷我當導遊。」潘立將古雷的嘴摀住。

「你們在說什麼?」蕾蕾看著兩人。

「沒什麼。」潘立微笑的放開古雷。

「前面沒路了。」蕾蕾停下腳步。

「就在這個瀑布底下。」潘立毫不猶豫的跳下。

「這麼高跳下去,會摔死的。」蕾蕾害怕的向後退。

潘立的蕈傘成為降落傘,緩緩的向下降落。

「我們還是繞路下去好了。」蕾蕾苦笑。

「相信我,沒事的。」古雷伸出手。

「咦?…這。」蕾蕾猶豫了一陣子,還是伸出手來。

「飛翔咒。」古雷的腳下出現了魔法陣,魔法陣刮起強烈的風,古雷的背後出現銀白色的翅膀。

「這是…哇!」蕾蕾還沒來得及問,古雷已抱住她向下跳。

「我知道說了妳也不相信,這是魔法的一種。」

「魔法?」蕾蕾露出疑惑的表情。

蕾蕾害怕的緊抱著古雷,兩人緩緩的飛下,穿過了瀑布上的彩虹,到達了瀑布底。

「妳可以下來了。」蕾蕾臉紅的看著古雷,直到古雷叫她才清醒。

「潘立呢?」蕾蕾尷尬的轉移話題。

「你們快跟上來,就要到了。」潘立站在一個洞口。

「這個洞竟然有這麼多礦石,比我找到的地方還多。」蕾蕾四周張望。

「嗚,剛才吸到那潘立的孢子,一直覺得不舒服。」古雷摀著臉,靠著牆。

「你怎麼了?」蕾蕾擔心的回頭。

「沒有,只是有點累。」古雷苦笑。

「走這麼遠的路,這也難怪,你休息一下,我拿一些礦石,我們就回去。」蕾蕾開始撿礦石。

「不好了。」潘立突然騷動起來。

「怎麼了?」蕾蕾回頭看著潘立。

「有妖怪靠近這裡了,這個礦石容易引來妖怪,快找地方躲起來。」潘立慌張的亂跳。

「這裡根本就沒地方躲,要躲哪裡啊?」蕾蕾慌張起來。

「古雷,躲我後面。」蕾蕾拔出短劍。

「我可是十二劍士之一,別太看扁人了。」蕾蕾又變成第二個人格。

「頭好暈,想不起咒語。」古雷走到蕾蕾背後。

「吼。」進來的怪物,是一群蜥蜴人。

蜥蜴人拿著兵器攻向蕾蕾,一隻蜥蜴人拿大彎刀砍向蕾蕾的肩膀,蕾蕾用手打開了蜥蜴人的右手,踢了蜥蜴人一腳,又補上一劍,漂亮的迴旋動作,再配上她腳上緞帶的飄動,顯得優雅,兩隻蜥蜴人向蕾蕾劈來,蕾蕾身輕如燕的跳起,用手對著蜥蜴人的長矛握柄施力,利用反作用力翻滾的踢倒兩隻蜥蜴人,再各補上一劍,又瞬間擊倒兩隻。

「好厲害,不愧是我的夢中情人。」潘立躲這一旁看的如癡如醉。

「我也不能膽小如鼠的躲著。」潘立鼓起勇氣也衝向前。

「哇!」蜥蜴人棍法極快,直襲潘立,潘立閃避不及的被打倒在地上。

「潘立。」蕾蕾滑踢的及時阻止蜥蜴人的第二棍,卻被另一隻蜥蜴人的斧頭砍傷。

「嗚。」蕾蕾和潘立都暈倒在地。

「蕾蕾、潘立。」古雷想幫忙,卻力不從心。

「不行,再不快點幫他們治療,他們會死的。」蜥蜴人全攻向古雷。

「吼啊。」蜥蜴人在靠近的瞬間,只看到銀白色的長髮,就全身著火的在地上痛的打滾。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我面前撒野。」古雷的法杖變成了一把劍,劍上佈著黑色的詭異火焰。

「吼。」其他的蜥蜴人都湧上來。

「不知死活。」古雷變成的謎樣男子,神速的移動,蜥蜴人只看到閃光就倒下。



「嗚。」蕾蕾清醒的看著四周。

「已經沒事了,我已經用治愈術幫妳治療了。」

「那些蜥蜴人呢?」我幫他們治療後,他們就都走了。

「你怎麼幫怪物治療。」蕾蕾不解的生氣。

「潘立也是怪物啊。」古雷微笑。

「他是我們的夥伴,但那些蜥蜴人想殺我們耶。」蕾蕾激動的站起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救他們。」古雷苦笑。

「你真是太天真了。」蕾蕾洩氣的低著頭。

「對了,潘立呢。」蕾蕾找潘立。

「我在這裡。」潘立出聲。

「我們還是快回去吧。」古雷走出洞口。

「等等我。」蕾蕾追上去。

「沒想到那小子竟是我頭號情敵。」潘立生氣的跟上兩人。

未完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3:10 , Processed in 0.248400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