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星之憶﹝1-11完﹞

[複製連結] 檢視: 3486|回覆: 12

閒來無聊...
貼貼我大一的作品吧,
這是我第一篇長篇小說喔。
---------



這一篇文章是我利用課餘時間一點一滴慢慢的寫出來的,
其間還曾中斷過好一陣子,不過總算是完成了。

這篇作品是由個人對優的喜愛及自己的想像所創造出來的,
內容有別於遊戲(青澀之戀)的劇情,各位可以將它視為外傳來欣賞。

在作品中,小月其實就是本人心目中理想的女孩。
她和楓、優三人之間有著一種非常微妙的關係,
請各位自己好好的去感受一下。

這是我的第一篇作品,文筆略嫌生澀,還請各位讀者多多包涵。

最後,我在這裡要感謝小蘇及德俊等人,
因為有他們的支持與鼓勵,我才能鍥而不捨的完成這篇作品。
謝謝你們,我的好友。

謹將這篇作品獻給所有喜愛七瀨 優的人。

橘 彌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初章--相識

楓開朗的表情,完全將他此刻的心情表露了出來。

從以前他就一直很希望自己能到日本去旅遊,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因為父親調職而搬到廣島去。

楓的父親是日本人,從小便無依無靠,
直到十七歲那年,和某企業董事長戲劇性的相遇,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

在他三十歲那年,因台灣開設分公司而隻身前往台灣,
擔任分公司的總經理一職,也因此而結識了楓的母親。

兩人結婚後生下了獨子─楓。
然而楓從小便生活在台灣,對於日本的事,只能聽父親訴說一二,
無法親身前往,去看看這嚮往已久的國度。

不過因為楓的父親希望楓能夠不忘本,因此要楓學好日語。
而楓也不辜負父親的期待,學得了一口流利的日語。

在經過一個多月的安頓後,楓終於有時間出去逛逛廣島的市區。
楓悠閒的逛著,享受這不同於台灣的空氣。

走著走著,突然地他想到山上去逛逛,於是便坐上巴士,到了比治山公園。

「果然,山上的空氣更清新,更讓人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咦?」

「那是…」

楓看到了小路旁的草皮上躺著一個紅頭髮的女孩。

「是昏倒了還是…」正當楓這麼想時,女孩坐了起來,並伸了一個大懶腰。

「啊…好舒服。」

「咦?你是誰啊?幹嘛一直盯著我看?」

經過女孩的詢問,楓才發現自己的失態,
趕緊連忙的回答:「沒…沒有啦,我是突然看到妳躺在路旁,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才…」

「嘻…,你不要緊張嘛,我又沒有怪你的意思。」

「是嗎,那就好。」

「我叫七瀨 優,你呢?」

「我叫楓,真田 楓。很高興認識妳。」

「我好像沒看過你,你是來這裡旅遊的嗎?」

「不,不是。我是不久前才搬來這裡的。之前我住在台灣。」

「喔,原來如此。」

「妳…為什麼會躺在那裡睡覺?」

「想休息,就躺下來了。」

「(想休息…?)妳很特別。」

「是嗎?」優站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草屑。

「我要走了,很高興認識你。再見。」

「再見。」楓望著優逐漸遠去的背影,心中浮起一股莫名的感覺。



「英仙座流星群將於今天開始出現,有興趣的民眾可以……」
電視播報著有關英仙座流星群的新聞。

「媽,我出去一下。」

「這麼晚了去哪裡啊?」

「看流星!」說完便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去哪裡看比較好呢?…對了,比治山!」於是楓便坐上了巴士來到了比治山公園。


「嘩,果然山上的景觀比較好。山頂應該更棒,好,上去看看。」
踩著輕快的腳步,楓慢慢的朝著山頂前進。

「咦…,上面是高台呀,好寬廣啊!」

楓看了一下四周,發覺這附近只有他一個人。
他笑了一笑,說:「今晚,這裡以及所有的流星都是我一個人的。」

他抬起了頭,期待著第一顆流星的出現,因而沒注意到背後有人正緩緩的靠近他。


聽到了牆上的鐘敲了十二響,優忽然驚醒。

「還好,還來的及。」

披上了大衣,優向外跑去,準備到高台迎接一年一度的英仙座流星群。

跑到了離高台不遠處,她發覺高台上似乎有人。
這讓她感到很討厭,因為她喜歡一個人獨處。

「怎麼辦,流星快出現了,現在再趕到另一個地方就來不及了。」

「沒辦法,只好留在這裡了。」

優慢慢的走了過去,突然發覺這個人是楓。

「是你!」

「真巧,怎麼會在這裡遇見妳!」

「我是來這裡看流星的,你呢?」

「我也是,妳喜歡流星?」

「嗯,我最喜歡流星了。」

「太好了,我也是。」

「你看,第一顆流星!」

「那裡?啊,那邊也有……」


早上五點多,天漸漸亮了,流星也慢慢的看不見了,
楓卻意猶未盡的說:「真討厭,我都還沒看夠呢!

在一旁的優笑了笑,說:「這樣吧,今晚我帶你去另一個地方看流星,保證比這裡漂亮。」

「哎?為什麼突然…」

「有差別嗎?你我不都一樣喜歡看流星?這樣就夠了。而且,我總覺得好像以前就認識你一樣。」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嗯…,別說那麼多了,你是要去不去?」

「去, 當然去!」

「好,那你晚上十點在比治山公園的巴士站等我。」

「OK。」說完, 兩人便各自回家了。



回到家裡,楓洗了個澡後,便躺到了床上去,沒多久就呼呼大睡了。

晚上十點半,楓在比治山公園的巴士站等著。
因為怕遲到,因此他特地提早了半個小時來這裡等,沒想到優卻遲到了。

「抱歉,我來晚了,等很久了嗎?」優騎著一輛腳踏車,出現在楓的面前。

「不,沒有。」

「真是抱歉,我不小心睡過頭了。」

「原來是這樣,沒關係啦,妳不要放在心上。」

「真的沒關係?」

「嗯。」

「好吧,那我就放心了。我們走吧!」

「騎腳踏車嗎?那我騎好了。」

「不用了啦,況且你也不知道路啊。」

「妳告訴我就行了嘛,而且我很重的,妳載不動我的。」

「那…好吧。」於是楓牽過腳踏車,問:「那現在要往那邊走?」

「先朝山上走。」

「OK!」

「過了山頭,就是下坡了,然後一直騎到底就到了。」

「抓好喔!」

因為車上載了兩個人,因此使腳踏車下滑的速度變得有點難以控制,
也因為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使得優不得不緊緊的抱住楓。

「終於到了,妳說想帶我來的地方就是海邊嗎?」

「對,我想帶你去的地方就是那裡。」

順著優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楓看到了一座廢棄的燈塔。

「燈塔?」

「嗯,上面的風景很棒喔!」

兩人三步併兩步,快速的上到了燈塔頂端。
朝著海的方向望去,發現在這裡所看到的景觀比在高台上漂亮多了。

「如何?」

「太漂亮了。」

「不錯吧,這個地方可是只有我才知道的喔。」

「真好,妳知道那麼多好玩的地方,那像我,才剛搬回來,對這附近一點都不了解。」楓有點喪氣的說著。

「不然這樣吧,以後只要你有空,打個電話給我,我帶你去廣島各個好玩的地方玩。」

「真的嗎!妳可不要騙我喔!」

「嗯。這是我家的電話,我隨時都有空。」

「好,我一定會打電話給妳的。」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然後又不約而同的望向天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貳章--初識小泉

「轉學手續也辦好了,從今天開始要上課了,不知道能認識幾個新朋友。」楓邊走向學校邊思考著。

「各位同學,這位是從台灣來的同學,從今天起轉到我們班上就讀。現在我們請他做一個簡短的自我介紹。」老師在台上親切的介紹著。

「大家好,我叫真田  楓,請各位多多指教。」 一時之間議論紛紛,有的人在討論他的國籍,有的人在討論他長得還蠻帥的。

「好了,有話要討論的話等到下課再討論,好嗎?真田,你的位置在第四排第五位,沒有問題吧?」

「沒有,謝謝老師。」

楓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對隔壁的同學笑了一笑,然後他發現另一邊的位置沒有人坐。

「好,現在我們先點名吧。」

「山田,」

「有。」

「佐佐木,」

「有。」………「七瀨,」

「!?」

「七瀨,七瀨  優?」

「七瀨又缺席了嗎,真是……,算了,我也拿她沒辦法。好吧, 現在我們開始上課,請各位同學翻開第一百二十七頁…………」

下課時,楓問了旁邊的同學,古川,一個問題。

「請問,坐在我旁邊的那位女同學,她怎麼沒來上課…?」

「哦,你說七瀨啊?正常啦,她一個禮拜頂多來學校一天而已,其他的時間都翹課啦,也沒人知道她都在做些什麼,她好像沒有什麼朋友。」

「喔,是這樣喔…,謝謝你。」

「那裡,不用客氣。」楓思索著古川的話,腦袋裡想著七瀨的事,就這樣過了一天。


「真田同學,一起回家好嗎?」班花-小泉  月對楓提出了這樣的邀請。

「抱歉,我還有事,必須先走一步,再見了。」說完,楓便邁開步伐,朝家裡的方向跑去,留下了小泉一個人一臉疑惑地站在校門口。

回到家以後,楓拿出了優的號碼,撥了通電話給她。
電話響了兩響,便聽到了優的聲音。

「喂,這裡是七瀨家,請問你要找那位?」

「優嗎?是我,楓。」

「哇,你終於打電話給我了!」

「嗯,我問妳,妳今天怎麼沒有去上課?」

「咦?你怎麼知道我今天翹課…?」

「因為我今天開始上學,到了學校一點名後才發現我和妳同班……」

「咦?不會吧,你和我同班喔?」

「嗯,而且我還坐在妳旁邊。」

「太好了,那以後我們就可以一起上學嘍!」

「對啊……,不對啦,我是要問妳為什麼今天沒去上課啦!」

「喔,我翹課啊。」

「翹課!翹課還說得那麼輕鬆!」

「沒什麼啦,反正只要期中考時能過關就行了。」

「我……,算了,不和妳扯了。」

「生氣了喔?好啦,不要生氣嘛。這樣吧,明天上學時你等我,我告訴你一條通往學校的捷徑。」

「……好吧,那麼明天見了,晚安。」

「晚安。」



第二天,楓起了個大早,站在路口等優的到來。

「這邊,楓,這邊。」楓看到優從一個小巷子探出頭來。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妳穿校服吧?」

「嗯,不錯吧」優原地轉了一圈,讓楓仔細地看了一下。

「那,妳所謂的捷徑是…?」

「這邊,跟我來!」

「從這邊走,先左轉再右轉……,然後翻過這道矮牆就是學校後門了。」

「從……這裡嗎?」

「嗯,怎樣,夠快吧?」

「對啊,至少省了二十分鐘的路程B。」

「嗯,走吧,上學去了。」

走進校門後,楓突然問優:「對了,怎麼今天不想翹課啊?」

「因為……,沒有啦,因為今天有我最喜歡的課啊。」

「哦,難怪妳今天會來上課。」

「好了,不要再聊了,我們走吧。」


走進教室,兩人就位坐下後,楓突然發現抽屜裡有一封貼著愛心貼紙的信。

「!!」

「怎麼啦?」

「不,沒什麼。」

楓趕緊將信收入書包內,然後裝成沒事的樣子。
此時班上的同學陸陸續續的走了進來,小泉也是其中之一。
此時楓發覺小泉一直在看著他,那是一種期待的眼神。
楓雖然不是很精明,但是他也立刻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上課時,小泉不時地望向楓,楓怕小泉會錯意,因此刻意地將眼光和小泉錯開。
第二節課,楓特地跑到圖書館去看早上的那一封信。

「To楓:

可以稱你為楓嗎?應該沒關係吧?
我知道突然寫這封信給你可能會為你帶來一些困擾,但是我無法壓抑我自己。
因此我鼓起了勇氣,徹夜不眠的寫了這封信。

不知道為什麼,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時,胸口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這是我以前所沒有的。
後來聽別人說這種感覺,就叫做心動。
很奇怪吧,對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孩子居然會有這種感覺。
但也因為這種感覺,使得我在那一天放學時主動地對你提出了一起回家的邀請,不過你卻拒絕了。

我想,或許是我太唐突了,以至於嚇到了你。
可是,無論如何,我都必須確定你的心意才行。
不然的話,我會因此而失眠的。

明天放學後,校舍B棟後的櫻花樹下等你。                     

                祝                         快        樂         

                                                                月」

「上課的第二天就翹課啊?壞小孩。」

「!」優的突然出現,讓楓著實嚇了一跳,楓連忙將信收到口袋內。

「沒,沒有啦,只是來圖書館找找看有沒有我感興趣的書而已…。那妳咧,怎麼會在這裡?」

「看你不在,怕你迷路,所以就翹課出來找你囉!」

「拜託,我又不是小孩子。」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嘛,下一節課快開始了,是我最喜歡的課,要不要回去聽聽看?」

「好吧,反正也沒有我想看的書,走吧。」兩人就走回了教室。

回到教室後,楓左思右想,最後決定和小泉說個清楚。
於是在放學時,楓遞了張紙條給小泉,上面寫著:「明天下午見。」然後就匆匆離開了。

回到家後,楓一直思索著明天下午要如何將一切事情和小泉說清楚。

這時候,電話響了。

「喂,真田家。」

「是我,優。太好了,你還沒睡。」

「我平常都很晚才睡的,倒是妳,怎麼這麼晚了還沒睡覺?」

「沒有啦,正想上床呢。想和你說聲晚安,所以就撥了通電話給你…。」

「喔…,我也正好想睡了,那麼…,晚安嘍!」

「晚安,明天早上見。」

「明天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參章--誤會‧冰釋

第二天上課時,小泉像是突然頓悟一般,不再不斷的望著楓。
反倒是楓,心神不寧,一直為了下午如何不讓小泉傷心而清楚的解釋一切操心著。

優發覺了楓的異狀,擔心的問:「怎麼了?有什麼事嗎?看你一副滿是心事的樣子。」

「不,沒什麼。」楓的回答讓優更加的擔心。

放學時,楓依約前往B棟後的櫻花樹下。
優發現了楓沒有回家,怕他惹上了麻煩,因而跟在後面偷看。

而在櫻花樹下,小泉早已在那等候多時。

「啊,你真的來了!」

「小泉,我……」

一個箭步,小泉的雙唇已緊緊的貼在楓的嘴唇上;楓的腦袋一片空白;優一看見這幅情景,心裡痛了一下,隨即轉身跑出學校。

「小泉,妳…妳…」

「對不起,我實在無法壓抑住喜歡你的心情,所以在接到你的紙條後,我就決定,如果你真的赴約的話,我就將我的初吻給你。我並不是一個隨便的女孩,但是我是真的喜歡你。不知道你對我的感覺是如何?」小泉意外的舉動,讓楓的腦筋一片混亂,連原本想說的話也都忘光了,一句都想不起來。

「小泉,我…,對不起!」

「楓,等一下,楓…!」無計可施的楓,只有轉身就跑,不顧小泉在身後一直呼喊。

一直到楓回到了家裡,把自己鎖在房間後,他才有機會冷靜下來,好好的回想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剛剛到底…,小泉吻了我,然後…。怎麼會這樣,明明是要向她說明白的,怎麼會變成這種局面?」苦惱的楓不知道該怎麼辦,索性不去想這件事。

「算了,不想了。到時後再想辦法向小泉說清楚。」決定不想了以後,楓的心情放鬆了許多。洗完了澡,楓撥了通電話給優,打算約她星期天一塊出去玩。

「喂,七瀨家。」

「優嗎?是我,楓。」

「……」

「星期天有空嗎?我想和妳一起出去玩。」

「…,對不起,這個禮拜我比較忙,可能沒空。」

「是嗎,那改天好了。那麼,晚安了。」

「…晚安。」未察覺出優的異狀,楓掛斷了電話。而話筒的另一端,優一個人在電話旁低聲啜泣著。

隔天上學時,楓沒看到優的身影,到了學校後也沒看到優。

「奇怪,怎麼都沒看到優?難道說她又翹課了?」

進到了教室內,一群圍在一起的三姑六婆就一哄而散,彷彿害怕楓聽見她們的談話似的。
但是散開後仍然有幾個人一邊咬耳朵,一邊望著楓。

「我的臉上有沾到飯粒嗎?」不知原由的楓這樣自問著。

不久,楓終於知道大家之所以一直看著他的理由了。

「喂,真田,聽說昨天小泉向你告白了,而且你還吻了她是吧?」

坐在隔壁的古川提出如此的疑問。楓一聽到,立刻滿臉通紅,並且急著糾正。

「不,不是的,我沒有吻她,是……」

「哦…,原來是真的啊。」

「當然是真的,我親眼看見的嘛!」插話的是坐在前排的秋山。

秋山是排球社公關。昨天下午放學後,他到排球社社辦拿資料時,無意間看見了小泉向楓告白的過程,並且在今天上課時透露了出去。也因此全班同學都知道了這件事。

「不錯嘛,真田,才來沒多久,就將我們的班花追到手了。」秋山有點羨慕的說。

「不是啦,你們聽我說清楚……」

「難道你只是想玩玩而已?」古川正色問到。

「當然不是啊,只是……」

「那就好啦。其實你們兩個也蠻配的嘛。」

「我說事情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

「那就祝福你嘍,加油喔!」

「我……」楓急於解釋,無奈古川和秋山不給人說話的機會,而楓與小泉也就順理成章的成了班上的班對。

不過輿論歸輿論,楓對小泉始終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小泉也沒有整天纏著楓,只有偶而示意一下,告訴楓她從來沒有放棄過。

楓並不是不喜歡小泉,在他的心中也是存在著一絲的好感。
但是,除此之外,他的心中已然被另一個女孩所佔據。
這也是為何楓當時沒有接受小泉的告白。然而這個女孩最近卻似乎刻意的迴避著,不與楓見面。

「已經一個禮拜了,優怎麼都沒來上課呢?打電話給她,不是沒人接,就是沒空,她到底是怎麼了呢?」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楓向古川打聽了優的住址,打算今天到她家去看看。

來到了優的家門前,楓按了兩下對講機的門鈴,優的聲音從另一端傳了過來。

「誰?」

「優,是妳嗎?」

「楓?你怎麼會來這裡?」

「妳怎麼了?怎麼一個禮拜都沒去上課?妳生病了嗎?」

「不,我沒生病,只是…我…。」說到這裡,優難過的開始啜泣。

楓察覺了優的異狀,連忙的問:「優,妳怎麼了?妳在哭嗎?」

「不!我沒事!你回去吧!」優說完後,就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楓則是情急的對著對講機大喊:「優,妳怎麼了?優!」然而優卻一直不回話。

直到最後,楓只有對著對講機說:「優,就算妳不回我話也好,但是我還是要請妳聽我說完這段話。記得我剛到這裡的時候,我在山上遇見了一位紅頭髮的天使。她躺在草皮上,不知為何她是如此的令我著迷。但那時我連她的名字都沒問,為此我感到悔恨不已。不過老天是如此眷顧著我,讓我在高台上又再次遇見了她,並且還讓我和她編在同一班,我是如此的幸運。但是如今,那天使已不再對我微笑,她似乎處處躲避著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想,大概是我做錯了什麼事,才會造成這種局面吧。現在,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向她道歉,希望她能原諒我。…對不起,對妳說了這麼多,真是抱歉。我……先走了。」

透過對講機,楓所說的一字一句通通傳到了優的耳裡。

「楓,」優跑了出來,「你對小泉到底是……?」

「!」

「妳…看到了…?那…是個誤會,我和小泉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真的嗎?」

「我沒有必要騙妳吧?」

「嗯……」

「沒有問題了吧?從現在起不要再躲著我了,好嗎?」

「嗯。」

「明天上學時我等妳,OK?」

「OK。」解開了心中的結,優答應楓不再躲著他,楓也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從那天起,優難得的連續一個禮拜到課,楓也和小泉盡量保持距離,三個人表面上相安無事的過了一個禮拜。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肆章--歡迎會

這天早上楓遲到了!早上上學時,楓一如往常的在路口等著優。

不過等了老半天,優就是沒有來。
楓覺得奇怪,於是就跑到了優的家去看看。
可是楓萬萬沒想到優的家裡居然沒人在!
這一往一返浪費了楓不少時間,等到他趕到學校時,他已經遲到了。

「真田同學,怎麼遲到了呢?」老師詢問著楓。

「對不起,老師,我睡過頭了。」

「好吧,趕快就位吧。」

「謝謝老師。」

楓就位時,小泉投以關切的眼神,楓微微笑地搖了搖頭,示意他沒什麼事。

中午午休時,楓跑到教學大樓後面,打算用手機連絡優,不過仍然是無人接聽。
這時小泉悄悄的來到了楓的背後,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喂!」

「嚇我一跳!原來是妳啊,小泉。」

「嚇到你嘍?抱歉、抱歉。你在幹嘛?」

「沒有啦,打電話而已。」

「打給誰啊?」

「朋友,想看看他在不在家。」

「喔…。對了,你這個禮拜有沒有空啊?」

「這個禮拜?有事嗎?」

「班上幾個同學想替你辦個遲來的歡迎會,你來不來?」

「特地幫我辦歡迎會,這…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不要這麼說嘛,這只是我們的一點小心意而已。怎樣,你來不來?」

「好,我一定到。那時間和地點呢?」

「星期日下午六點在『悠』咖啡屋。」

「OK,到時見了。」

「不要遲到哦!」

「好。」說完,小泉便回到了教室,楓則一邊思考著優到底跑到那裡去了,一邊思考著星期日的歡迎會。



回到家以後,優打了通電話給楓。

「喂,真田家。」

「楓嗎?是我,優。」

「優!妳跑到那裡去了,怎麼妳家都沒人在?」

「我現在在大阪。呆在家裡太久了很無聊,所以又出來旅行了。」

「怎麼也不通知我一聲就自己一個人跑去旅行?妳知道我有多擔心妳嗎?」

「對不起啦,下次我一定先告訴你。不過你不用擔心啦,我已經自助旅行過很多次了,不會有事的。啊,我坐的車快開了,我先掛斷了,拜拜。」

「喂,優,等一等…」優說完就把電話掛斷,讓楓來不及連問她什麼時候回來。

「優到底在想什麼啊……。」楓不解的喃喃自語著。



星期日,楓跑出去晃了一整天。下午趁早回來洗了個澡,準備去參加特地為他舉辦的歡迎會。
下午五點半,楓已經來到了「悠」咖啡屋門口。

「啊!你太早來了啦!」突然看見楓,小泉有點著急的說著。

在「悠」最靠內側的一個區域正在佈置,很明顯的就是今晚歡迎會的場地。
楓看到佈置尚未完成,於是便示意要幫忙。

「我來幫忙吧?」

「不行,你是今天的主角,怎麼可以讓你下來工作呢?來,在這邊坐好,宴會準時六點開始。」小泉把楓推到櫃台邊的一個位置,要他坐在那裡,等待宴會的開始。

「你就是楓吧?」坐在櫃台內的老闆不經意的問了楓這個問題。

「是,請問你是…?」

「我叫武藤  悠智,是小月的小叔。」

「初次見面,您好,武藤先生。」

「叫我悠智就行了。」

「是。」

悠智仔細的向楓打量了一會兒,然後對著他說:「難怪小月會迷上你。」

「呃?」看到楓一副傻掉了的表情,悠智笑了一笑。

「小月是個很好的女孩,你別看她外表一副文靜的樣子,她的內心可是非常堅強的。記得以前有蠻多的男孩子在追求她的,可是好像都被她回絕掉了。前一陣子她來我店裡找我閒聊,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結果居然是有心上人了。我倒是很好奇是誰有這個能耐讓我家小月如此神魂顛倒,所以幾天前當她說要借場地時,我二話不說,馬上就答應了。你啊,可不要辜負人家的一番好意啊。」

「哎呦,叔,你在說什麼啊?」小泉走了過來,半開玩笑的拍了一下悠智的背。

「在背後說妳的壞話啊。」

「你很討厭耶!」

「呵呵。妳那邊都佈置好了嗎?」

「嗯,都好了。我是過來請今天的主角過去的。」

「那我不和你聊了,楓。你們去玩吧。」

「好的。」楓和小泉準備離開時,悠智又叫住了楓。

「對了,改天如果有空的話,來我店裡,我想和你多聊一聊。」

「好的,有空我會常來坐坐的。」隨後楓便和小泉走了過去。

過了不久,宴會便開始了。
宴會一直持續到晚上十點多才結束,楓堅持要留下來幫忙收拾。等到收拾完畢,也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騎士,護送我們的公主回去吧。」收拾完畢,悠智對楓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啊?」

「啊什麼,這麼晚了,難道你要讓小月一個女孩子自己回去嗎?太危險了吧。」

「這…,說得也是。好吧,我待會兒會送她回去。」

「拜託你嘍!」說完,悠智又回到了櫃台。

和悠智道過晚安後,小泉和楓兩人一起走了出去。

「小泉,我…送妳回家吧。」聽到這句話,小泉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慢慢的轉變成泛紅的高興。

「嗯。」小泉如此的回應著。

回家的路上,兩人靜靜的走著。

時令替換,夏天已經過了,現在的天氣已經有點涼了,尤其在入夜後,更是顯得淒冷。
不過這天的天氣頗佳,天空上沒有半點雲,滿天的星斗在他們兩人頭上閃呀閃的,倒是為現在的情況增添了不少的氣氛。

走著走著,已經來到了小泉家門前。

「我家已經到了,謝謝你。」

「那裡,這是我應該做的。」

正當楓轉身,準備離去時,小泉輕輕的拉住楓的衣角,雙眼凝視著他。

「楓…,你…可以吻我嗎?」

「這……」

「騙你的啦!我知道你不會吻我的,至少現在不會。而且我也知道你有另一個喜歡的人。不過我和她的條件是相等的,因此我不會放棄。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自願的吻我。」楓聽完後,無奈的笑了一笑。

「那麼,明天見嘍。晚安。」

「晚安。」小泉說完,便轉過身去,像個精靈似的輕巧地溜進了屋子內。楓則是轉過身去,抬頭望向滿天的星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伍章--真心

隔天上課,優依然是缺課。幾個有去參加歡迎會的同學都頻頻的打瞌睡。

午休時,楓接到了優的來電。

「喂,楓嗎?是我啦,我現在在東京,已經準備要回去了,大概再過個幾天吧。到時我再帶土產給你。」

「妳還在東京啊?」

「嗯,對啊。好了,不和你聊了。先掛斷嘍!」

「拜拜。」

掛斷電話後,楓自言自語著:「東京啊~,話說回來,自從搬來這裡後,除了廣島以外,其他地方我都還沒去過。改天有空的話,邀優一起出去玩吧!」

下午下課後,楓去了一趟「悠」。

剛剛進門,悠智便看見了楓。

「你來啦。」

「剛好有空,也沒什麼事,於是就來店裡,想找你聊聊天。」

「好啊,反正我也閒的很。」於是楓就在櫃台邊坐了下來。

「喝什麼?」

「不用了!」

「沒關係,我請客嘛。」

「真是不好意思。」

「藍山好嗎?」

「嗯。」說完,悠智便轉身開始泡咖啡,不到五分鐘,熱騰騰的咖啡就上桌了。

在悠智泡咖啡的同時,楓注意到菜單封面所印的一首小詩。

「週末下午,

  來杯濃濃的藍山,

  望著藍藍的天空,

  如此悠閒。」

楓順口將它唸了出來。

「是我一個姓橘的朋友幫我寫的。」

「喔……。」

「那麼,想要聊些什麼呢?」悠智看著楓在咖啡中緩緩的加入奶精。

「悠智,這家店只有你一個人在管嗎?」

「嗯。不過平常我女兒會幫忙做一點事。」

「你有女兒?」

「嗯,她叫小星,現在讀小學六年級。她下課後都會來店裡幫忙。啊,我

叫她過來讓你認識一下好了。小星~。」

「幹嘛?」

「過來一下。」

「喔~。」然後楓便看到一個小女孩從後面一蹦一跳的走了出來。

「爸,你叫我啊?」

「嗯,介紹一個人讓妳認識。他是真田哥哥,妳小月姊喜歡的人。」楓聽到悠智這麼說,臉上不禁微微的紅了一下,悠智和小星看在眼裡,笑了一笑。

「你好,真田哥。」

「叫我楓就行了。」

「好的,楓哥。」介紹完,楓又問了悠智:「怎麼都沒聽說過你有結婚?」

悠智用小湯匙攪了攪咖啡,說:「年輕時,血氣方剛,年少輕狂,天不怕地不怕,以為在這世上沒有什麼可畏懼的東西。整天無所事事,不務正業,浪費了不少的青春。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百合子,才改變了我的一生。我們陷入熱戀,很快的便結了婚。婚後,我們一起開了這家咖啡店。不久後,百合子便懷了我的孩子-也就是小星。不過老天也真是愛捉弄人,讓我得到一個至愛之後,又失去了另一個真愛。」

「難道……?」

「嗯。百合子在生下小星之後,便難產死亡了。」

「抱歉,讓你想起了這段往事。」楓有點難過的說著。

悠智搖搖頭說:「沒關係。從那時候開始,我便父兼母職,一手將小星拉拔

長大。不過,最令我感到欣慰的是,雖然這孩子從小便失去了母親的關愛,但她

並沒有因此而學壞。小星是我的驕傲,我愛她甚於這世間的一切。」

「哎呦,爸,你好噁心喔,不要再說了啦。」小星邊笑邊搥了悠智一下。

悠智笑了笑,說:「好,不說啦。」

三人聊了一會兒之後,悠智突然問小星說:「對了,妳的作業做完了嗎?」

「快做完了。」

「那就趕快完成它吧。等到妳寫完作業後再出來一起聊天。」

「好~,那我先進去嘍。拜,楓哥。」

「拜。」說完,小星又一蹦一跳的回到了後面的房間。

「不過話說回來,我看你和小月,總是覺得有那麼一點點……呃…,不協調感。你到底是……?」楓低下了頭,不知從何說起。

悠智看到了楓的這個舉動,大致上便了解了楓的情況。

「沒關係,你就說吧,我不會怪你的。」

「其實…,我是有另一個喜歡的女孩。她總是在我內心裡徘徊不去,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但是,在小月向我告白後,我迷惘了,我不知道那一個女孩是我真正喜歡的女孩。在我心中,她們各佔有一席地位。而我,像是走在雙叉路口,不知該走向那一條路。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悠智靜靜的聽楓講完,啜了一口咖啡。

「這可真是一個難題啊。不過現在呢,我也無法給你任何意見。總有一天,你會曉得誰才是你真正的愛。所以,在這之前,你只要用你的真心去對待她們兩個就夠了。」說完,悠智望了望楓。

「總有一天嗎…。」楓拿起咖啡,一口氣喝完。

「好苦!」

「啊,抱歉,我忘了加糖了。」然後兩人便在店裡大笑起來。

「那麼,我先告辭了。」

「再見,有空再來。」

「我會再來的,再見。」

楓走後不久,小星寫完了作業,跑了出來。

「咦,楓哥走了喔?」

「嗯,剛走不久。」

「啊,討厭,明明說好等我出來一起聊天的。」

「放心,他還會再來的。」

「喔。」小星露出一副洩氣的樣子。悠智笑了一笑,問:「妳覺得楓這個人如何?」

「不錯啊,他長得還蠻帥的。」

「小星,我教妳幾次了,看人不可以只看外表,要看他的內心。」

小星吐了吐舌頭,說:「對不起嘛。」

悠智點了點頭。

「楓,他擁有一顆溫柔、體貼的心。我想,不論最後他選擇了誰,一定都會給她幸福的。」

小星不解的看著悠智,悠智笑著對她說:「以後妳就會了解的。」

回到家後,楓躺在床上,思索著今天和悠智兩人之間的對話。「用我的真心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陸章--便當

幾天後。

「嘿,小伙子,走路不看路是很危險的呦!」

「優!」在上學途中,優冷不防的從背後拍了一下楓。

「吶,給你的。在路邊攤買的,不介意吧?」

「當然不!」

「那就好。走,上學去囉!」說完,優轉身就跑。

「啊,等等我,優!」楓也跟著跑去。

上課時,優一直打瞌睡。

下課後,楓關心的問她:「妳怎麼了?怎麼一直打瞌睡?生病了嗎?」

優笑笑的說:「沒有啦,只是昨天坐夜車回來,一個晚上沒睡,有點累而已。」

「喔,自己的身體多照顧,不要讓我擔心,OK?」

「好~。」

中午用餐時,楓拿著便當跑到了頂樓。優則隨後跟了上去。

「吃個便當幹嘛鬼鬼祟祟的?跑到頂樓來吃?」

「沒有啦,我是看今天天氣不錯,所以跑到頂樓來,想順便做做太陽浴。」

「你可真有閒情逸致啊!」說完,優便在楓旁邊坐了下來。

「讓我看看你的便當。」

「不…不要啦,很普通的。」

「沒關係啦,看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

「妳不可以笑喔。」

「有什麼好笑的,快點啦!」

「好吧。」楓打開便當,裡面是普通的蛋炒飯。

「哇,炒飯耶。」

「很普通吧,我自己只會做這個而已,所以…。」

「喂,便當換一下好不好?」

「沒關係啦,我想吃炒飯嘛。還是你嫌我做的便當難吃,不肯跟我換?」

「不是,當然不是!」

「那就好啦。來,便當給你。」楓只好將自己的便當交給了優。

「我開動嘍!」優開心的吃者便當。

楓打開優的便當,發覺裡面的菜色豪華的不得了。

「哇,這些菜很貴吧?」

「天天吃,都膩了。」

「拜託,少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好不好。」

「好啦好啦,吃飯了啦。」

當楓開始吃便當後不久,小泉也來到了頂樓。

她走到楓的旁邊,問:「我可以坐在這邊嗎?」

「可以啊,請坐。」楓如此回答著。

小泉坐下後,也拿出一個便當盒,然後遞給了楓。

「這是我自己做的烤丸子,請你試吃看看好不好吃。」

「那我就不客氣嘍!」說完,楓便夾起一顆丸子往嘴裡送。

「嗯,嗯…嗯…嗯!」楓露出一副噎到的表情,優和小泉都嚇到了,兩人異口同聲的問:「怎麼了,楓,你怎麼了?」

「嗯~,好好吃。優,妳也吃一顆試試看嘛。」原來楓故意裝作噎到,想嚇嚇旁邊的兩位女生。

「你…討厭啦,不理你了!」小泉有點生氣的說。

「活得不耐煩啦?開這種玩笑!」優說完便作勢要揍楓。

「好啦好啦,開個玩笑而已嘛,不要生氣啦!」楓一邊笑著打圓場,一邊躲開優的攻擊。

「還跑!」優追著楓跑,小泉則是坐在旁邊開懷的笑著。

下午放學後,楓和優一起回家。

走到一半,優突然對楓說:「看來你和小泉之間進展的蠻快的嘛。」

楓聽到之後,紅著臉對優說:「那有!」

「少來了啦!現在誰不知道我們班上的班對,而且今天中午她不是也拿著便當給你吃嗎?」

「我……」

「好啦,不用解釋了啦,我不會像上次一樣不理你的,放心吧。在我出去旅行的這幾天,我想了很多。後來我想通了,小泉她想追求任何人都和我沒有關係,而你喜歡誰也與我無關。重要的是我的內心喜歡著誰。反正總有一天,我喜歡的人會了解的。」優說完看了楓一眼,隨即拍了楓一下。

「抓到了,換你當鬼。」

「啊~,妳好詐!」優笑著跑開,楓追了上去。

「來啊來啊,來抓我啊!」

「等等,優,這太詐了!」在逐漸消失的夕陽下,兩人快樂的追逐著。


躺在床上,楓回想著這兩天所發生的事。突然間,電話響了。

「喂,真田家。」

「楓,是我,優。這麼晚了還沒睡啊?」

「嗯,習慣性晚睡。倒是妳,怎麼想到打電話給我?」

「沒有啦,只是最近去辦了一支手機,本來白天要給你號碼的,結果不小心忘了,所以打個電話告訴你。」

「喔,原來如此。對了,這個禮拜妳有沒有空?」

「這個禮拜?有啊,有事嗎?」

「想邀妳一起去旅行,怎樣,去不去?」

「旅行嗎?好啊,我最喜歡旅行了。那我們要去哪裡玩?」

「嗯…,讓我想想…,現在的札幌應該已經是飄著雪了吧?我蠻想去看一看。」

「好啊,那我們就去札幌吧。」

「可是…,這樣的話,時間上會趕不上禮拜一的課耶。」

「哎喲,沒關係啦,大不了請個一天假而已。」

「…,好吧,那禮拜五下午放學後,馬上回家拿行李,七點車站見。」

「OK!」

「那麼…,晚安囉。」

「晚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柒章--札幌之旅~上

過了兩天,禮拜五到了。

「媽,我出去幾天,有事的話打手機給我。啊,對了,禮拜一我已經請了假。我大概在禮拜一晚上回來。」

「去哪裡玩啊?」

「札幌。」

「小心一點喔。」

「放心,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好。有事記得打電話回家喔。」

「嗯,我走了,拜。」

「再見。」


到了車站,優已經在那裡等了。

「抱歉,等很久了嗎?」

「沒有,我也是剛到而已。」

「那我們走吧。」

「嗯。」

進了車站,楓買了兩張往札幌的特急快車票。
到了車上,兩人很快的便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坐了一會兒,楓問優:「以前妳自己旅行時,也都是坐電車嗎?」

「嗯,不過我都沒坐過特急列車,這還是第一次。」

「為什麼?」

「因為時間很多啊,所以都只坐快車而已。坐快車雖然花費的時間較多,可是坐快車也有坐快車的樂趣。」

「是嗎?那我們回來時坐快車看看好了。」

「好啊。」

過了一會兒,楓站了起來。「我要去餐車吃點東西,妳要不要一起來?」

「嗯。」

到了餐車後,兩人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了下來。

「哇,沒想到日本的新幹線上有這麼豪華的餐車!」

「嗯,因為有很多人都利用新幹線來作長途旅行,所以吃飯也必須在車上解決,因此會有餐車。」

楓在優解釋時點了一些東西,接著又說:「在台灣,就算是最高級的列車―自強號,也沒有餐車。」

「咦,為什麼?」

「因為從台灣最北部坐火車到台灣最南端也只要四個小時而已,所以根本沒有設置餐車的必要。」

「喔,原來如此。」

「啊,吃的來了,先吃東西吧。」

「嗯。」

吃完飯後,兩人又回到了原來的車廂。楓看了看窗外的景色。

「夜景…,很漂亮呢!」

「想看夜景嗎?那我跟你換位子好了。」

「真的嗎?謝謝。」楓很高興的和優換了座位,然後像個小孩子一樣趴在窗戶旁,嘴中哼著不知名的小調。

「……,這首曲子蠻好聽的,哪裡學來的?」

「我也不知道這是哪裡的曲子,小時候常聽我的父親哼,聽久了,也就會了。」

「是嗎。」說完後,兩人又不發一語。

過了一會兒,優突然想到一件事想要問問楓。

「楓,」優輕輕的叫了一聲楓,可是楓卻沒有反應。

優看了一下楓,才發覺楓趴在窗戶旁睡著了。

「這傢伙,跟個小孩子一樣似的。」優笑了一下,把楓扶到座位上坐好,並且幫他蓋了一件外套。

「好吧,我也該睡了。」優閉上雙眼,沉沉的睡著了。


「起來了,楓!札幌到了啦!」優抓著楓的肩膀猛搖,楓被搖了兩三下才驚醒。

「什麼!已經到了?」

「對啦!走,行李拿一拿下車了。」

「喔、喔。」

兩人下了車,才發覺車下和車上的氣溫相去甚遠。

「呼,好冷。」優打了個哆嗦。

「穿上外套吧,小心別感冒了。」

「嗯,謝謝你。」楓將身上的外套給了優,隨即從行李中拿出另一件外套。

「那,我們現在要先去哪裡呢?」比較沒有旅行經驗的楓問著優。

「先去找一間民宿吧。我認識一個阿婆,她人很好,收費也很公平。」

「那我們就走吧。」提起了行李,楓跟著優走出了車站。

走了約十分鐘的路程,兩人來到了一戶人家外面。

「就是這裡了。我們進去吧。」

一進門內,便看見了一位約七十來歲的阿婆。

「阿婆,我又來了。」

「啊,小優,妳又來玩啦!咦,今天多帶一個男朋友喔?」忽然發覺楓的存在,阿婆問了優這個問題。優的臉馬上紅了起來,連忙的對阿婆說:「沒有啦,我們是同班同學,約好了一起出來玩而已…。」

「好、好。那今天晚上的晚餐要煮三人份嘍?」

「嗯,麻煩您了。」

「房間的話就老樣子,多的一床被子待會兒我會幫妳送過去。」

「謝謝,那我們先進去了。」

優帶著楓,走到了他們的房間。他們兩人所睡的房間是和式的房間,打開靠庭院的門的話,可以看見整個庭院的景緻。

「好漂亮啊!和式的房間就是不一樣!」

「好啦,趕快過來整行李吧,待會還要出去玩呢!」

「喔,來嘍!」

整完行李後,兩人又向外跑。

「阿婆,我們出去了,晚餐時再回來。」

「路上小心。」

兩人跑了出去,玩了幾個景點,最後跑到了北海道大學去。

「北海道大學啊…,以前就很想來一次了。」

「是嗎?」

「啊,妳看,植物園耶,我們過去逛一下好不好?」

「……」

「怎麼了,不喜歡逛植物園嗎?」

「不,不是,只是……」只見優紅著臉,有點猶豫的站在原地。

「既然不是的話,那就走吧。」

「……,好吧。」

兩人走進了植物園,只見裡面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
原來北海道大學的附屬植物園是附近的戀人們最好的約會場所。
知道這點的優才會害羞的不敢和楓一起進去植物園。
逛完北海道大學後,天色也慢慢的暗了下來。

「天都黑了,我們回去吧。」楓對優說。

「嗯。等吃完晚飯後,我再帶你去函館看價值百萬的夜景。」

「好啊!」楓高興的回答著。

回到了民宿,阿婆已經煮好了火鍋,等著兩人回來享用。

「我們回來了。」

「你們回來啦,晚餐已經煮好嘍。」

「喔,等一下我們就去吃。」

回到了房間,兩人換上了較輕便的浴衣(當然優在換衣服時楓有迴避),隨後又回到大廳吃晚餐。

吃飯時,優對阿婆說:「阿婆,等會吃完飯後,我們還會出去看夜景。可能很晚才回來。您如果想睡的話就先去睡吧,不用等我們了。」

「好,床舖我會先幫你們舖好的,門我也不鎖了,你們回來後再把它鎖上。」

「謝謝您了,阿婆。」

「那裡,不要跟我說這種客套話。」

洗完澡後,兩人又換上了外出服跑了出去。優帶著楓跑到了山上去,俯瞰整個市內的夜景。

「好美啊。」看到如此景緻的楓,不由得發出了讚嘆語。

兩人看著美麗的夜景。沉浸在如此的氣氛下,優突然鉤住楓的手臂,頭輕輕的倚靠在楓的肩膀上。
楓微微的吃了一驚,他緩緩的轉過頭來看著優,不過優只是臉上微微泛紅,眼睛卻直視著前方,不看著楓。
楓把頭別了過去,兩人就靜靜的享受著這短暫的美好時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捌章--札幌之旅~下

晚上十一點一刻,兩人回到了民宿。

稍作盥洗後,他們就準備就寢了。
可是當他們回到房間時,他們兩人都傻眼了—―房間裡只擺著一床雙人舖!

「……」楓看著床舖,不知道該說什麼。

「抱歉,小優,其他的被子太久沒用,都發霉了,所以只好擺雙人舖了。(應該沒關係吧?)阿婆」

優看著擺在床邊的字條,心中卻是哭笑不得。

「優……妳先睡好了,我在旁邊靠著牆休息就可以了。」楓如此的對優說著。

「可是……」優露出猶豫的樣子。

「沒關係,妳先睡吧。」說完,楓便披著外套,靠到了牆邊去。優也想不出其他的方法,只好上了床。

一個小時後,兩人仍然是醒著的。

這時,楓打了個噴嚏。

優背對著楓說:「楓,」

「嗯?」

「你……還是過來這邊睡吧。」

「不…不太好吧?」

「沒關係,我相信你。而且天氣真的很冷,我…不希望你感冒了。」

「這……。」

「沒關係,過來吧。」

「……好吧。」楓慢慢的移到床邊,緩緩的鑽進床舖內。兩人背對著背,

楓不小心碰到優一下。

「對不起。」

「…沒關係。」兩人的臉在一瞬間都紅了起來。

在這樣近的距離下,楓甚至能聞到優的頭髮香味。
可是正因為兩人處於如此近的距離,兩人都不敢亂動,生怕一個不小心,就碰到了隔壁的人。
到最後,優終於支撐不住,先睡著了。
而楓在經歷了一個半小時的抵抗後,還是輸給了睡魔。

隔天早上,楓一張開眼睛,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優的紅色秀髮。
此時兩人是面對面的姿勢。

楓的臉不禁紅了起來。這時楓的腦中突然浮起一個念頭:他想吻優。
不過他隨即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如此趁人之危實在是太卑鄙了!

正當楓這麼想時,優動了一下,似乎是要醒過來了。
楓趕緊閉上眼睛裝睡。

而當優醒來時,臉上也不禁紅了起來。
不過這時她卻輕輕的喚了一聲楓,見到楓沒有反應,她又輕輕的喚了一次,楓依然是沒有反應。
這時她確定楓還在睡覺,於是她把臉湊了過去,輕輕的在楓的唇上吻了一下。

聽到了優的細聲呼喚,楓猶豫著要不要回應。
突然間他聞到了淡淡的髮香靠近了。髮梢輕觸在臉上的感覺,讓楓不由得摒住了呼吸,生怕驚動了優。
然後從嘴唇上傳來了奇異的感覺。
直到優走出了房間,楓才慢慢的坐了起來,手輕輕的摸著嘴唇,心中有種甜甜的感覺。

吃完早飯後,兩人又跑了出去。在經過公園時,一位中年人叫住了他們。

「抱歉,可以佔用你們一點時間嗎?」

「呃,我們嗎?」楓提出疑問,那位中年人點了點頭。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早川  蒼,是個業餘畫家,曾遊走全國各地,到處作畫。我看過很多對情侶,但沒有一對像你們一樣如此的登對。我想幫你們畫一張素描,好嗎?」

「這個……」楓露出猶豫的表情。

「好哇好哇,反正又不會花很多時間。」優說完,就拉著楓往長椅坐了下去。

「那就拜託你了。」楓對蒼說著。

坐在長椅上,優勾著楓的手,露出一副很幸福的樣子。
楓則是露出靦腆的笑容。十幾分鐘後,素描完成了。蒼在簽完名字及日期後,向兩人詢問。

「你們要不要也在畫上簽個名?」

「好哇!」優拉著楓走過去,兩人在素描上自己的下方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簽完名後,蒼將畫拿下來收好,隨後交給了楓。

「很高興遇到你們,那麼,再見了。」

「再見。」兩人向蒼揮手道別。

中午回到民宿,阿婆做壽司船當午餐。吃完午餐後,優對阿婆說:「阿婆,我們下午就要走了。」

「要走了喔?」

「嗯。因為還要上課嘛!」

「那有空要再來玩喔!」

「我會的。」

吃完午飯後,兩人回到了房間整理行李。優對楓說:「楓,」

「嗯?」

「那張畫…,可不可以給我?」

「可以啊。」說完,楓就將畫交給了優。

「謝謝,我會好好珍惜的!」優拿到畫後,露出天真的笑容,隨即將畫小心的收到了行李內。

下午離開時,優向阿婆道別。

「我們走了,阿婆。」

「有空再來玩喔!」阿婆笑笑的說著。

「有空我會再來的,再見了。」優向阿婆微微的點頭。

「再見。」阿婆揮揮手,我們隨即走出了民宿。

走到了車站時,楓向優建議:「不如我們坐快車回去吧?」

「那會多花很多的時間喔!」優警告著楓。

「沒關係啦。」楓笑笑的說著。

「好吧,那就坐快車囉。」優不置可否。於是兩人便坐上了快車。

一路上,兩人的談話並不多。
楓呆呆的望著前面,沒有注意到身旁的優已經開始打瞌睡了。
突然優的頭靠到了楓的肩膀上,楓看了一下優,發覺她睡著了,楓笑了一下,披了件外套在她身上,讓她維持這個姿勢繼續睡下去。

回到了廣島市已經是半夜了。楓送優回家後,就趕緊回家了。
回到家後,一進屋裡,客廳是一片漆黑。
當楓正想走上樓時,一個聲音叫住了他。

「楓,」

「!」楓嚇了一跳。

「過來,我有些話要跟你說。」

客廳的桌燈被打開了,在旁邊沙發上坐的正是楓的父親-嚴。
楓走到了嚴的身邊。

「坐下。這兩天跑到哪裡去玩了?」嚴問著楓。

「札幌。」楓回答著。

「是嗎…。」短暫的對話之後,取而代之的是好一陣子的沈默。

楓感到有些緊張,從小父親便對他很嚴厲,雖不會輕易打罵,但是訓話的功力卻是十分深厚。
如果像現在這樣面對面談話的話,多半不是什麼好事。

「楓,你知道嗎,你現在可是陷入了一個令你自己無法自拔的局面啊。」

嚴打破了沈默,說出來的卻是令楓意想不到的話。

「…是的,爸。」楓點點頭回答著。

「那你要如何去解決呢?」嚴問到。

「…不知道,我想讓它順其自然吧。」楓將自己的意思說了出來。

嚴聽了之後,微微的呼了一口氣,開始微笑起來。
楓看到父親的這種反應則是百思不解,滿頭霧水。
楓只覺得,平常一向很少跟他交談的父親,為何今天會特地等到這麼晚,卻只為了和他談這些。

「不愧是我的兒子。可是像你這樣繼續下去的話,可能會傷到別人的心喔。」嚴有點警告的說著。

「放心吧,爸,我自然會知道該怎麼做的。」楓向父親做保證。

「是嗎,那我等著看結果喔。」

「是的。」

「好吧,沒事的話就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呢。」嚴說完就起身,走向樓上。

突然他又回過頭來,對著楓說:「喔,對了,下次不要再玩到這麼晚回來,你媽很擔心你,知道嗎?」

「知道了。」楓搔了搔頭回應著。說完,嚴便回到了自己的房裡,楓隨後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稍做整理後,便躺上床休息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玖章--共進晚餐

第二天上課時,優一如往常的缺課,理由是-太累了,她需要補眠。
因此早上楓是獨自一個人進到教室的。

一看到楓進教室,小泉馬上湊到他的身旁。

「楓,」

「嗯?」

「這個星期六,你有空嗎?」小泉問到。

「有啊,幹嘛?」楓一臉不解。

「陪我去逛街好不好?我想買套衣服。」

「嗯…好吧,反正我也沒什麼事。」

「那就這麼說定囉!星期六上午十點在我小叔店前見。」小泉高興的說著。

「嗯嗯,OK。」說完後兩人便就位,準備上課。

下午下課後,楓邀小泉一起回家。

「一起回家吧,小月。」楓對小泉提出邀請。

「好啊!」小泉高興的表情表露無遺。

走著走著,楓突然從書包裡拿出了一個鑰匙圈,上面是一隻小小的、藍色的玻璃海豚。

「送妳的,小月。」楓將鑰匙圈遞給了小泉。

「哇,謝謝。不過,去了一趟札幌,回來後就只送這些東西啊?」小泉俏皮的盯著楓。

「這……」楓為難的笑著。

「好啦,逗你的,我會好好珍惜的。不過話說回來,你和七瀨居然獨自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玩。你們…有沒有…發生什麼…」小泉突然提到優,讓楓不知該如何回答。

楓聽到這裡,臉上不禁一紅,連忙的說:「沒…沒有啦,我們不過是一起去旅遊而已。」

「是嗎?那就好了。」小泉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隨即微笑了起來。

「不然這樣吧,」楓突然又開腔。

「嗯?」小泉抬頭看著楓。

「這個週末我除了陪妳去買衣服外,順便一起去遊樂園玩,如何?」楓對小泉提出了這樣的邀請。

「好、好啊,我求之不得!」小泉露出了高興的表情。

「好,那就這麼說定囉!」

「嗯!」

隨後,楓送小泉回家後,自己再慢慢的走回家。

回到了房間後,楓撥了通電話給優。

聽到了電話鈴聲再響,於是優便睡眼惺忪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接起了電話。

「喂…,這裡是七瀨家…。」優用一副沒睡飽的回答著。

「小姐,妳還沒睡醒啊?」楓聽到優的這種聲音,不禁覺得好氣又好笑,優可是睡了一天了耶!

「嗯,沒辦法啊,太睏了嘛。」說完,優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楓似笑非笑的說:「拜託,妳都不會害臊喔?」

「沒關係嘛,反正這裡又沒有別人。」說完這句話,優又打了一個小哈欠。

「妳不怕我取笑妳喔。」楓開玩笑的說著。

「不會啦,而且我諒你也不敢。」優笑笑的說著。

「…妳真的把我看的這麼扁喔?」楓無力的說著。

「沒有啦,只是我太瞭解你了,知道你不會取笑我的。」

「算了,不扯這些了。欸,我問妳喔,妳晚上有沒有空?」

「晚上?今天嗎?」

「嗯,有沒有空嘛?」

「幹嘛?有事嗎?」

「想約妳出去吃個飯。怎樣,去不去?」

「嗯…,OK,我去。時間和地點呢?」

「八點在『悠』咖啡屋。」

「小泉他小叔開的那一間?」

「嗯。」

「OK。那我先去盥洗囉,八點見。」

「八點見。」掛斷電話後,楓也跟著去盥洗。洗了個澡,換了套清爽的衣服,楓便出了門。

來到『悠』的門口已經是七點五十五分了,優卻還沒出現。直到八點五分,優才來到了『悠』。

「抱歉,我遲到了。換衣服時多花了一點時間。」優不好意思的說著。

「嗯,沒關係。妳今天的打扮和平常不太一樣喔。」

優一反往常的T恤加長褲,今天的她特地穿著一套白色的連身洋裝,外加一個小皮包。
相較之下,楓的穿著就比較隨便一點,印著簡單卻狂野線條的T恤,外面披著一件皮夾克,再加上一件深藍色的牛仔褲,看起來實在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哇,你穿得這麼隨便喔,早知道我也隨便穿穿就好了。」優調侃著楓。

「抱歉抱歉,我沒想到妳會穿得這麼正式,早知道我就穿西裝了。不過,

妳這個樣子還真漂亮呢,別有一番韻味喔!」楓稱讚著優的裝扮。

「你喜歡嗎?那就不枉費我花那麼多的時間換這套衣服了。」優笑笑的說著。

「OK,那我們進去吧。」

「嗯。」


進到店裡,悠智禮貌性的喊了聲「歡迎光臨」,隨後馬上注意到進來的人是楓和優。
楓和優在靠窗的桌子坐了下來,悠智馬上就送了兩份Menu過來。

「兩位好,請問兩位要點些什麼菜呢?」悠智親切的問道。

優看了一下菜單,對楓說:「讓你點好了,我吃什麼都可以。」

「那…腓力牛排五分熟兩客好了。」楓抬頭向悠智點菜。

「兩客腓力,請稍待。」悠智向楓使了個眼神,淺淺的笑了一下,隨後就回到了櫃臺。

開胃菜上來之後,優問楓:「怎麼今天突然想到邀我一起共進晚餐啊?」

「嗯…,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啦,就是突然想邀妳出來吃個飯而已。」楓搔了搔頭笑笑。

「是嗎?你很怪喔。」優把臉靠近了楓,盯著他看。

「會、會嗎?」楓身體向後靠,傻笑著問。

「算了,反正你難得約我。不過…,你怎麼會選在這裡呢?你不怕小泉剛好看見?她可是會吃醋的唷。」優退了回去,依然笑笑的問著。

「拜託,我和小月不是那種關係啦!」楓急著解釋。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啦。啊,主菜來了!」優笑著說。

一名服務生端著兩客牛排,隨著悠智走了過來。

「客人,您的牛排。」在服務生把牛排放好之後,悠智突然從背後拿出了兩個高腳杯及一瓶紅酒。

「美女應當配美酒,這瓶紅酒是本店特別招待,不另收費。請兩位客人慢慢享用。」

「謝、謝謝你,你真是太客氣了。」優有點受寵若驚的說著。

「哪裡。」悠智笑了一笑,轉身回到了櫃臺去。

「沒想到小泉的小叔這麼慷慨呢!」優愉快的說著。

「不過我們都還未滿二十歲吧,怎麼會拿酒出來呢…。」楓為難的看著眼前這瓶紅酒。

「沒關係嘛,破例一次又何妨,還是你不會喝酒?」優已經開始將紅酒到入高腳杯中。

「會,只不過不太喜歡喝而已。」

「那不就得了?趕快吃吧,這可是高級享受呢!」優將其中一個杯子遞給楓。

「好吧…。那麼…乾杯!」楓舉起了高腳杯。

「乾杯!」優也舉起高腳杯。兩個杯子在空中相碰,發出清脆的響聲。

在用完餐之後,一瓶紅酒也差不多喝完了。優明顯的已經醉了。
楓轉頭面向悠智,做出「都是你害的」的表情,悠智則是聳聳肩,露出一臉無辜樣。

過一會兒,優竟然睡著了,楓沒辦法,只好先結帳,並對悠智說:「明天我會過來。」

「我等你。」隨後楓便背著優送她回家。

走著走著,楓突然想著「優…其實蠻輕的嘛。」

看著滿天的星空,楓嘆了一口氣。

「這樣的景色無法和優一起欣賞真是可惜。都是悠智害的!明天一定要去找他算帳!」

到了優她家的門口,楓按了兩下門鈴,不過卻都沒人回應。
楓又按了兩下門鈴,不過結果還是一樣。

「沒辦法,只好看看優有沒有帶鑰匙了。」

楓輕輕的將優放在地上,然後打開了她的皮包。
只看見裡面有一些錢和一隻手機,再來就是一小串鑰匙了。

「找到了!」楓將鑰匙拿了出來,順利的打開了大門。

楓將優再度抱了起來,走進了屋裡。
一樓沒看到像是臥房的房間,於是楓走上了二樓。
一上到二樓,就看到一間門上掛著「Yuu」門牌的房間。

「應該是這間吧?」楓心裡想著。

他推開了門,抱著優走了進去,然後小心的將優放在床上。
在她的床頭留下一些東西後,楓就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優的房間。

鎖上了優家的大門,楓朝著回家的路慢慢的走了回去。

「原來…優是一個人獨住啊…。」楓喃喃自語著。

回到了家中,也不過十一點多而已。
洗了個澡後,酒精慢慢的開始發揮了效用,楓一躺到床上後,便不省人事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01:40 , Processed in 2.99583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