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 名望的騎士

    - 守‧羽 ::

    註:
    以下的故事乃半取於第八伺服器的事情...
    而以自由反叛軍中的成員為主要角色所作成...
    玩家名字有機會出現於本故事之中... 如有反感, 請告之, 本人會加以處理...
    某些故事情節或滲有本人一些個人見解, 不敬之處, 煩請原諒...
    ~:: 本人只是盡量將所見所聞寫出來而已 ::~

    話說....
    在 RF 世紀 2005 年....
    Accretia, Bellato 和 Cora 三族, 因彼此間的恩仇利益而展開了連場大戰...

    在無情的戰場上...
    一切的說話...
    一切的事情...
    一切的感情...
    都變得虛假..............

    為了報復被 Cora 遺棄更鄙視的恥辱 ([thread=162068]詳情請看此[/thread]) Bellato 竟不惜投向 Accretia... 而 Accretia... 之前雖在 Cora 的外交努力之下達成了停戰協議... 但...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竟接受了 Bellato 的意見, 一起向 Cora 的 克雷克礦山傳點 進攻..!!

    三國大戰... 一觸即發...

    克拉之魂 - 第一話: 被出賣的滋味!!!

    =-=-=-=-=-=-=-=-=-=-=-=-=-=-=-=
    「練盾練盾練盾練盾!!!」在哈藍城堡的東面, 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聚集之地, 奧正高呼喊鬥的苦練其盾技.

    「殺啊~~~!!!」在巴婓爾迫擊手的連環射擊之下, 奧高舉著塔盾, 一邊揮舞著光束刀, 邊使出閃光砍擊. 在其華麗的攻擊下, 巴婓爾迫擊手在慘叫聲中倒在血泊之中~

    「呵呵~」撿視著手中的戰利品, 奧得意的笑了起來~ 就在此時... 一陣強烈的不安感壓上了奧的心頭... 奧慢慢的轉過了頭.. 嚇然發現其身後正站著十多名巴婓爾刀斧手!!!

    「我的天啊~~~!!」被圍攻的奧... 生路只有一條 --- 逃走~!! 不停的跑著, 還幸終於在城塞炮的掩護下, 奧安全的跑回了城堡, 撿回了一條小命, 卻也累得喘氣連連.... (註: 其實那時我是趴了的.. orz)

    但才剛竭息不久, 通訊器那邊卻傳來紅月斷斷續續的聲音:「奧.... 奧... 你在......嗎...? 快..........快..........快來....克雷克...礦山...... Accretia 和 Be...llato 打到來了!!」驟聞壞消息, 奧整個人也呆了, 腦中只是想著:「怎... 怎麼會的? 我們... 之前不是和天地盟達成了和議的嗎? 怎... 會 Accretia 又打來了??」奧想不出原因, 只好連忙透過通訊器問:「月!!! 月!!! 你聽到嗎? 我是奧!! 到底這是怎麼一會事? Accretia 怎會和 Bellato 聯合打來的!?」

    「詳....情我....也...不......大清.........楚.... 娃...娃娃姐... 也.... 不見了.........」通訊器那邊的紅月答道:「總而.....言之, 我....們現在人...手不夠...... 快.... 快來!!」說完通訊器便失去了訊號.

    「天啊... 我盾技才 11..... 去了不會白白送貢獻度嗎?」奧猶豫著, 但, 族人身處水深火熱之中, 奧卻是熱血沸騰:「為人不能只顧自己!! 國難當前~ 怎也要出一分力!!」坐言起行, 奧拿著武器, 拖著疲憊的身體便向傳點走去...

    同一時間, 在 克雷克礦山傳點之外...

    「嘖...」紅月望著遠處的一整排 Accretia 炮台空自著急卻也無計可施:「政戰官那傢伙.. 不是說好天地盟和我們自由反叛軍互不相犯的嗎? 現在卻又帶一整排炮台來幹什麼!? 可惡...」數數在礦場傳點的 Cora 戰士, 紅月只能苦笑: 「就這些, 便是出去送死也還是太少了...」就在這時, 紅月身後響起一把響亮的聲音:「不管了~!! 他*%@)$! (粗言穢語) 的, 死就死!! 老子我待不下去了!! 和他們拚了!!」話尤未了, 人影一閃便已衝了出去.


    克雷克礦場傳點 C 族死傷狼藉...

    紅月大驚, 連忙大聲叫道: 「洪~!! 別衝動!!! 你會死的!!」在炮火的轟炸聲中, 只隱隱聽見洪說道:「老子我管不了那麼多了!! 今天定要和他們拚!!」接著一連串的炮彈打來, 揚起一陣塵土, 淹沒了所有聲音, 便再看不見洪的影子!!

    「洪!!!!」紅月大叫, 但戰場上殺聲震天, 莫說洪已死了, 便還生存, 也聽不到紅月的叫聲. 「洪.. 你可千萬不要死掉了啊..!」紅月只有暗暗祈禱.

    「月..!!」這時身後又傳來一把熟識的聲音, 月回過頭去, 正是由哈藍城堡趕來的奧!!

    「奧!!」紅月叫道, 聲音充滿著喜悅 (有「弱」兵到所以開心嗎 -.-a) :「你來了!!」

    「嗯, 剛上了廁所, 所以遲了點.. (.....OTZ)」 奧應道, 看了看周圍, 便問:「戰況如何了?」

    「Accretia 在門口架了一整排的炮台, 我們的人根本衝不出去, 更別說能近身破壞炮台了...」紅月答道:「而且政戰官竟然亦率領著天地盟的到來攻打.... 看來帝國的榮耀和天地盟已聯合起來了...」紅月頓了頓, 又說道:「而且, 在炮台後更有著多部 Bellato 的機甲... 可惡.. 他們的確比我們更高了... 這口氣我怎也忍不下去!!!」紅月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現在怎樣?」奧問道:「要一鼓作氣的衝出去嗎? 但我們的人數好像還不夠多耶...」

    「別衝」一名容貌清麗可愛的女召喚師走了過來說道, 她正是紅月的姊姊, 紅蝶:「你們就這樣衝出去只是送死吧了.」

    「但我不喜歡給人踩在頭上的感覺.」紅蝶身後走出一名少女, 手持法杖, 冷冷的說道:「光是站在這什麼也幹不了... 這樣等下去不如直接衝出去拚算了!!」

    「玥? 你也來了?」奧驚訝的說道.

    「嗯,」玥向奧點了點頭, 綬綬說道:「 鬼故事哥哥 (我們閒時, 特別是中央開放時, 會說鬼故聽的 ~"~) 你也來了?」

    「工匠呢? 都到哪裡去了? 沒人來架守衛塔嗎!?」紅蝶問道.

    「你不衝我自己衝好了...」玥轉過來向紅蝶冷冷說道:「 洪說得沒錯一我也待不下去了, 我要他們知道我的利害!!」說完便直衝了出去!

    「玥!!!」奧, 紅月和紅蝶人大驚, 奧和紅月不暇思索的便跟著衝了出去; 在奧來說, 玥是他的好朋友, 也是他的義妹, 他怎能讓她白白送了小命!? 在紅月來說, 他不想玥步洪的後塵, 一來自是因為玥也是他的朋友, 其次是 Cora 現在的兵力已不多, 更不能損兵折將的了!!

    「你們別急啊!! 這樣很危險的!!」紅蝶大叫著, 但三人也沒聽到, 便是聽見了, 奧和紅月也不會回去的了!!

    「玥!! 別自己一人衝~ 先跟大家會合吧!!」紅月大叫著. 在戰場上早有別的 Cora 戰士在和 Accretia - Bellato 聯軍對抗著, 紅月是想先和別的戰士聚合再一起衝.

    「小心!!!」紅月身旁一名陌生的 Cora 戰士突然大叫著, 一把推開了紅月. 只見原本紅月站的地方, 現出了一個大的地洞, 還冒出陣陣煙!!

    「你沒事吧?」 那戰士問道.

    「嗯, 沒事, 謝謝你了~」紅月感激的說道, 但這麼阻了一阻, 紅月和奧, 玥卻是分開了!! 戰場上分開多個小圈子在戰鬥著, 萬多人 (其實最多百餘人吧....) 都在撕殺著, 機甲, 召喚獸互相攻擊, 打得天昏地暗, 卻又哪能找得著奧和玥!?

    且說奧一直追著玥, 連和身後的紅月分開了也不知道. 「玥!!! 等等我!!」奧大喊著道, 眼看還差少許便追得上玥, 地上卻突然爆了開來!! 只見遠處一隊機甲正向著奧狂轟!!!

    奧舉著塔盾勉力抵擋, 但當回過神來時卻已失去了玥的蹤影!! 奧怒不可竭, 大叫著向那隊機甲直衝了過去:「若小妹出了什麼事~ 你們就死定了!!」只見刀光閃處, 一部機甲的雙炮已給奧斬了下來!! (<---發夢中)

    「(#*$_@#$#,,#$&)#$%%%@!###」那隊機甲小隊好像知道了奧的利害, 交談了幾句之後便開始綬綬後退, 火力都集中只打奧一人. 但這樣卻給別的 Cora 看準了時機衝了上去, 機甲立時便給包圍起來!!

    正當奧以為可暫鬆一口氣的時候, 冷不防一箭突然的射了過來, 幸好奧閃避得快, 那枝箭失了準頭, 卻也插入了奧的右肩! 奧順著射線看去, 只見一 Bellato 弓箭手正冷冷的向著自己笑, 雙手敏捷的搭上箭便又射了過來!! 這次奧早有準備, 身一矮將來箭讓了開去, 反手抽出光束刀一下便向箭手斬去!! 可惜的是奧右肩中了箭, 多少受了影響, 這一下狠勁有餘靈敏不足, 給那箭手一下子躲了開去. 那箭手身法也快, 人影一閃的便消失於人群之中!

    「可惡~!!」奧說著把箭拔了下來, 還好箭頭沒塗上毒, 敷了藥之後, 奧便站了起來, 四處尋找著:「紅月去了哪呢? 玥又不知現在怎樣了... 那個箭手本領不弱... 希望紅月和玥沒事才好...」

    就在奧被 Bellato 箭手襲擊時, 紅月也正在面臨生死時刻!! 剛給陌生 Cora 戰士救了一命的紅月, 還未能深談便給 Accretia 的炮火攻擊~!! 在炮火連番攻擊之下, 紅月有巨型光束盾還可自保, 可憐那戰士是雙手劍戰, 在沒有盾牌的保護之下給亂炮炸了個粉身碎骨!!

    「不~!!!!!」望著才剛救了自己性命的同胞在自己面前給敵軍的火炮炸至死無全屍, 紅月真的怒了!! 「政戰官!! 你這言而無信的小人, 我定要你血債血償!!!」紅月咬緊牙關, 緊握著光束刀, 直衝入 Accretia 的炮陣中!! 利用巨型光束盾優越的防禦力, 紅月無懼 Accretia 猛烈炮火的攻擊, 好幾台炮台卻給紅月斬了個粉碎!! (<--- 也是發夢中...)

    正當紅月殺紅了眼的時候, 另一把光束刀卻突然伸了過來, 擋下了紅月怒意的一擊!!! 紅月抬起頭看, 漆黑的重裝盔甲, 金黃色的條紋, 那無情的, 血紅的電眼, 站立在紅月面前的, 不是普普通通的一副機械人, 而是已不知曾奪去了多少 Cora 勇士性命, 令 Cora 戰士聞名喪膽的 --- Accretia 政戰官, 天地盟的盟主!!

    這時的紅月驟見政戰官, 心中卻是一點懼意也沒有, 有的只是忿怒!! 「枉我們相信了你們的鬼話, 本以為能免去一場戰爭, 誰知你們竟是如此的言而無信, 背叛了我們!!! 出賣了我們!!!」紅月愈想愈氣, 二話不說, 刀光一閃, 朝著政戰官面門一刀砍下!! 政戰官卻是不慌不忙的左手舉盾格擋, 右手揮劍攻敵, 姿勢招式一氣呵成, 一點多餘的動作也沒有, 不愧是 Accretia 首屈一指的戰士!! 但紅月也非弱者, 一看勢頭不對, 便已先行避了開去. 政戰官也不追擊, 只是啟動了「阿克雷的意志」, 全身的盔甲「鏗鏘」作聲, 硬勝金石!! 紅月知道利害, 深吸了一口氣, 施放出「聖甲之氣」(即騎士階及技能之綬和, 由於故事關係, 名字稍作更改 ^^"), 全身罩在一層金光之下, 防禦力暴升!!!

    二人之戰一觸即發, 政戰官目不邪視, 只注視著紅月, 相反, 紅月卻一面看緊著政戰官的一舉一動, 一面也在留心戰場上的變化, 只見自己身邊的 Cora 戰士一個接一個的倒下, 圍在身邊的 Accretia 戰士漸多, 紅月知道情況不妙, 只好先發制人, 大喝一聲, 一招重擊便朝政戰官斬去!!


    紅月大喝一聲, 一招重擊便朝政戰官斬去!!

    紅月和政戰官一戰暫且按下不說, 回說奧找不著紅月和玥, 只好跟著別的 Cora 戰士衝殺. 但奧的盾技真的是太弱了, 好幾次都給 Accretia 的火炮打了回來, 更有幾次差點喪生在炮火猛轟之下!! 幸好奧雖算不上高手, 但卻可說得上是高「腳」... 逃跑最在行 =.=" 但這麼一來, 奧更沒法找尋玥和紅月, 內心的焦急更是難以形容~!!

    突然「嗖!」的一聲, 奧聽聲辨位, 頭一側避了開去, 只見一枝箭自腦後射了過來, 快狠準!!! 奧知道定是那個 Bellato 箭手又來了. 果然一回頭便看見剛才偷襲的箭手. 身旁立時有好幾個 Cora 戰士大叫:「是法里昂!!!」原來法里昂是 Bellato 出名的神射手, 手中圍擊弓百發百中, 例不虛發!!! 果然, 奧雖避開了那一箭, 但箭勢未衰, 竟射殺了一名站在奧面前的 Cora 法師!!

    「豈有此理!!」奧怒叫一聲, 趕在別的戰士前頭, 一下閃光砍擊便向法里昂劈下!! 閃光砍擊的確快如閃電, 法里昂未能反應及時, 手中圍擊弓已給奧一刀兩斷!! 但法里昂憑著卓越的身法依然是躲了開去. 奧尾隨著法里昂, 但二人身法速度相差太遠, 眼看已追不上法里昂, 卻在這時, 奧發現就在不遠處, 紅月和政戰官正捨生忘死的撕拚著!!

    「紅月!!!」奧得見紅月還生還, 一時忘形叫出了紅月的名字. 激戰中的紅月聽見了奧的聲音, 卻是心神稍分, 給政戰官看準了便向面門一刀砍下!!! 眼看政戰官快將得手, 紅月性命不保之際, 一團赤紅的火炎突然擊在政戰官的刀上!! 雖未能將之打出手, 卻已令其準頭微偏, 這一刀只在紅月的面上劃出了一道長長的血痕~!!!

    只見不遠處站著一俏麗少女, 手中法杖紅光熾熱, 身後跟著召喚獸易奈娜, 卻不正是玥!!?

    「紅月!!」奧驚見紅月受傷, 後悔自己不應在紅月專心比拚時出聲招喚. 奧不暇思索, 用力向政戰官擲出右手中的光束刀和左手的塔盾, 接著便伸手抽出掛於背後的 - 破滅之劍!! (<-- 只是鑲了一顆破滅羽石的光束劍吧了... orz)

    政戰官舉盾擋開了奧擲來的光束刀和塔盾, 卻已見奧舉起破滅之劍一招閃光砍擊 (總是同一招....) 斬了過來!! 同一時間, 玥也施放出火岩球向政戰官射去!! 奧和玥二人力戰政戰官一人, 奧沒有了塔盾的保護, 只能在政戰官身旁遊鬥, 但這樣打法卻對擁有堅硬裝甲的政戰官造成不了傷害. 玥的魔能雖能造成較大的傷害, 但玥卻不時要閃避 Accretia 炮台射來的光炮, 而且光只打中政戰官一兩下, 政戰官憑著其極速的自動修理能力 (極速復元) 也可無大礙.

    奧看著不是辨法, 藉著和政戰官一次硬拚, 躍出幾步之外, 施放出「戰之魂」(信念), 全身散發出耀眼的紅光, 攻擊力和防禦力瞬間提升, 再次和政戰官惡鬥!! 但「戰之魂」卻不能持久, 只有速戰速決!!

    惡鬥良久, 奧發現玥沒有再施放魔能攻擊政戰官, 回眼望去, 卻只見玥半身沿血, 在 Cora 戰士的掩護下慢慢後退. 原來是肩頭中了 Bellato 機甲的流彈!! 幸好有易奈娜的聖氣幫助療傷, 應沒大礙.

    奧急怒交加, 但只靠自己能力卻是戰勝不了政戰官, 而且在急亂的心情下, 招式更見凌亂, 政戰官一刀砍來, 奧擋截不了, 連忙閃避, 但右肩又中了一刀, 新傷加舊患, 奧受傷不輕,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頹然墜地...!!!

    政戰官慢慢的走了過來, 凝望著奧, 手中光束刀高高舉起, 正正是閃光砍擊的前奏!!! 奧眼見避無可避, 加之自己已筋疲力盡, 只有閉目待死!! 卻突然聽見一陣刺耳的金鐵交擦之聲!! 只見一截劍刃自政戰官腰中露了出來!! 是紅月!!! 紅月受傷雖不輕, 但力氣還在, 就在政戰官全心殺奧的時候, 紅月站了起來, 用盡氣力一刀向政戰官拱了下去!! 政戰官想不到紅月還有戰力, 冷不防便中了招!! 奧把握良機, 也用盡全身刮下來的氣力, 舉起破滅之劍橫切出去, 一下子斬下了政戰官的右手!!!

    「想不到吧」血流滿面的紅月露出勝利的笑容對政戰官說:「結果你還是要敗在我手下!!」一下子抽出光束刀, 反手斬去, 但卻給政戰官用左手的盾擋了開去.

    這時, 只聽見遠處的 Cora 在吹著號角, Accretia 和 Bellato 則發出了撤退的信號彈. 原來 Cora 的大隊後援已到, Accretia 和 Bellato 見己方炮台已給毀得七七八八, 而機甲亦多有損壞, 更甚者是連政戰官也受了重傷, 故只好發出訊號先行撤退..

    政戰官看見了訊號, 回頭看了奧和紅月一眼, 也不戀戰便跟著聯軍撤走...

    政戰官走後, 紅月亦已筋疲力竭, 一交坐倒在奧身旁... 兩人相對苦笑, 卻也慶幸... 自己雖受了重傷... 命卻總是保存了下來... Cora 亦得以不受 Accretia 和 Bellato 的蹂躪...

    「月....」奧望著前來接應的 Cora 援軍輕輕叫道.
    「嗯? 怎麼了?」紅月躺在地上, 望著天空問道.
    「我們成功了吧...」奧說
    「嗯...」紅月伸手搭著奧的肩頭說:「這就是團結的力量吧...」
    「嗯」奧回過頭望著紅月說:「但你的手按在我的傷口上我很痛耶!! T^T」

    (第一話完~~~ 待續~~~ XD)
    =-=-=-=-=-=-=-=-=-=-=-=-=-=-=-=

    小弟小小拙作~ 見笑了~~ (寫了有 2小時吧 @@a.. 好像更多的說.. orz)

    今天晚上 A B 聯軍打來真的是有一番苦戰耶~~ 幸好我們 C 族還算齊心~
    大家趴了再去~ 去了又趴~ 永不言敗的衝殺~ 終於把 A B 打敗~ 恭喜囉~~~
    60秒礦區得以保存了~ 各位大大辛苦了~

    ~:: 多謝 紅月 (leafwind) 的截圖 ::~
     
    :: 自分が分るくせに、やはりあなたを愛するよ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名望的騎士

    - 守‧羽 ::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 - 第二話: 信任的極限!!!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
    =-=-=-=-=-=-=-=-=-=-=-=-=-=
    [thread=163025]第一話: 被出賣的滋味!!![/thread]

    前回提要...
    在 Accretia 和 Bellato 聯軍猛烈的攻擊下, Cora 的勇士們在克雷克礦山傳點前和 Accretia - Bellato 聯軍展開激戰!!

    本在哈藍城堡鍛鍊盾技中的奧, 因紅月的呼叫而義不容辭的趕去礦山助戰. 在克雷克傳點門口, Accretia 架起了一整排炮台, 在其之後則是如丈八金剛的 Bellato 機甲. Cora 寡不敵眾, 洪因不忍一時之氣而獨自衝了出去, 在炮火猛擊之下失了蹤影!!

    其後奧趕至, 紅月之姊紅蝶和奧的義妹玥也來到. 玥和洪一樣, 不甘坐以待斃, 衝了出去殺敵, 奧和紅月怕玥有閃失, 故連忙追了出去...... 戰事一觸即發...

    克拉之魂 - 第二話: 信任的極限!!!
    =-=-=-=-=-=-=-=-=-=-=-=-=-=-=
    「月~」房門打開, 奧慢慢的走了進來:「你還好吧?」

    「嗯~」紅月躺在床上, 手中拿著書的看著:「好多了, 你呢?」紅月反問.

    「還不差~」奧揮了揮右手, 說道:「只是現在還不能過份用力, 但過了今天應該會完全復元的了.」昨天的戰事之後, 奧和紅月雖打了勝仗, 生存了下來, 但二人卻都受了傷. 奧的右肩受了重傷, 幸而還未傷及筋骨, 但也有輕微的骨折. 敷了藥之後以繃緊緊緊的將斷骨定好了位置, 暫無大礙, 只是不能用太大力. 相反, 紅月給政戰官砍在面門上的那一刀, 醫治的僧侶說疤痕恐怕會留了下來, 出奇地, 紅月沒有感到傷心, 只是默默的接受了.

    「......」奧望著紅月面上的那道疤痕, 良久才說道:「月.」

    「嗯? 怎麼了?」紅月轉過頭來問奧.

    「你的疤痕...」奧陰側側的笑了笑, 說道:「很帥嘛~」站起來伸手便要去摸紅月面上的疤痕.

    「嘖~」紅月淡淡的說:「別玩啦~」伸手擋開了奧. 奧也不為己什, 笑著的坐了回去, 注視諸紅月好一會, 突然問道:「你不怕她介意嗎?」

    「當然不會,」紅月放下了書本, 望著窗外遠處, 眼中閃耀著幸福的光采:「她人很好的, 我相信她愛我並不在於我的容貌. 她不會介意這麼一條疤痕的.」說罷, 回過頭來對奧笑著說:「而且我這道疤痕和 Squall (Final Fantasy 8, 太空戰士/終極幻想 8 的男主角) 不是很像嗎?」

    「哈哈哈」奧捧腹大笑道:「還好啦~ 可是你不是 Squall~ 人家有了疤痕變美男~ 你嘛~ 呵呵呵~」

    「嘖~」紅月笑道:「就只會開我玩笑.」

    「喲~ 紅月~ 你怎了~ 好些了嗎~?」這時從門口傳來一把聲音, 奧和紅月認得是自由反叛軍中的好友, 倫, 跟在倫身後的還有紅蝶和玥. 只見紅蝶笑咪咪的望著紅月, 玥肩上的傷也好多了 (易奈娜真的很棒...) 跟在倫身後向紅月和奧笑了笑.

    「嗯~ 我好多了~ 多謝關心~」紅月應道, 卻聽見奧旁叫著:「你們全都是只探望月的嗎~? 我也受了重傷耶~ 你們又不問侯我~?」只見紅蝶笑笑口的走了過去, 在奧右肩上用力的拍了幾下, 笑道:「你嘛~ 反正是硬骨頭~ 死不了的~ 哈哈~」只痛得奧「哇哇!!!」聲的大叫起來, 逗得眾人哈哈大笑 (...冷血~ XD)

    「對了,」紅月突然收起了笑臉, 肅然的問道:「戰事如何了?」氣氛立時沉寂下來 (只有奧還在哇哇大叫...) 卻聽倫綬綬的說:「據前線傳來的消息, 政戰官好像已經復元了... 我們在中央礦場的軍隊已經給 Accretia 和 Bellato 聯手滅了... 中央礦場亦給佔領了... 有人還見到政戰官也出現在中央礦場...」

    「聖史頓皮格呢?」紅月問道:「難不成祂就這樣給 Accretia 和 Bellato 走了進去!?」

    「說起來也真奇怪...」倫抓了抓頭說道:「我們族有人嘗試前往中央, 但卻都只見 Accretia 和 Belllato 的礦工優哉悠哉的在掘礦, 卻連聖史頓皮格的影子也不見!!」

    「怎可能....」紅月喃喃說道:「這樣給 Accretia 和 Bellato 掘下去, 只會助長了他們的經濟... 到時候又有一堆機甲火炮打過來的話, 我們可是很難抵擋的耶...」停了停, 望著還在大叫的奧說道:「而且我們若沒法到中央掘礦... 我們便造不出好裝備, 更遑論和 Accretia 及 Bellato 對抗了... 而且........」

    「你望著我也沒用耶...」奧總算有自知之明, 知曉自己已經瘋夠了, 便一本正經的答道:「若不能去掘礦, 那我們只有去打怪了... 說不定可打到好裝備, 而我也可順道升升盾技.」

    「對了, 說起來,」紅月突然轉向玥問道:「玥, 你哥回來了沒有~? 他好像是和天絲出外的, 還沒回來嗎?」玥正要答話, 已聽見一人在門口說道:「小月~ 記掛我嗎? 我們回來了~」正是紅月口中玥的哥哥, 人稱「風之劍」的故小翼和自由反叛軍中出色的裝備專家天絲.

    只見故小翼和紅月打過招呼後便走到紅蝶的身邊笑道:「很久不見了耶小蝶~ 有記掛著我嗎~?」紅蝶卻笑笑口的說:「當然有啊~」紅蝶看了看故小翼那一面高興的表情, 接著說:「我記掛著你不知有沒有幫我打到 30及的 7 洞杖啦~ XD」故小翼聽完之後整個人呆了, 餘人卻都在偷偷好笑~

    「先別說笑了」天絲說道:「奧, 你昨天和政戰官惡鬥時不是失了你的光束刀嗎? 我剛弄好了一把, 先給你用吧.」說完自背包中拿出一把全新的光束刀遞給了奧. 奧謝過收下, 問道:「天絲, 我們剛剛在說中央給 Accretia 和 Bellato 佔領了, 想說我們只有去打怪賺錢, 你和小故有什麼辦法嗎?」

    「嗯...」天絲想了想, 只見故小翼還在發呆, 便接著說:「我和小故剛從礦山回來, 那邊的戰況確是有點不穩定, 看來是不能去打曲雷安的了.」天絲想了想, 便又說:「我提議倒不如前往哈藍城堡吧, 奧, 你昨天不是說給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追擊嗎? 這次正好回去報仇啊~ 我可在那設置守衛塔, 那麼你們便可安心練技和打寶了.」

    「這主意不錯嘛~」奧笑道:「那我們現在就去吧~」玥卻說道:「你們去吧~ 我還要找達利亞 (Cora出名治療僧侶, 杜選) 不能跟你們去了~」

    「那太可惜了~ 只有下次吧~」奧笑著說, 卻聽見倫苦笑著說:「笨玥, 你不來可沒趣呢~」玥嘟著櫻桃小嘴說:「你才笨~ 我還要看看小娜 (易奈娜) 怎樣呢~ 而且我也是受了傷的啊~ 我可不像你們男生那麼強~ 受了傷還能到處跑~」看了看奧和紅月, 玥便又說道:「時候不早了, 你們趕快出發吧, 我先走了.」說完便轉過身離開了房間, 只餘下倫呆呆的望著門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在哈藍城堡東面, 奧等人正在設置守衛塔...

    「這些塔的樣子還真像花耶~」奧對著建設中的守衛塔好奇的說道.

    「奧~ 別顧著東張西望的~ 小心看守~ 別讓怪破壞建設中的守衛塔~!!」故小翼在不遠處喝令著道, 奧卻在想:「什麼嘛~ 給紅蝶玩也不用把氣出在我頭嘛~ ><"」但故小翼說的也是事實, 奧只好乖乖的收拾心情, 看備四周.

    「完成了~」天絲呼了口氣說道:「守衛塔陣已完成了~ 在下來便要辛苦你們去把怪都引來這邊了~ 但要小心喔~ 守衛塔也不是萬能的~ 太多怪的話可能會突破防線衝進來的喔~」天絲解釋著說. 眾人一一點頭~ 「那麼開始吧~」

    「嘿嘿~」奧站在守衛塔旁, 輕撫著炮口奸笑著:「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 你們等著瞧吧~ 我今天便要討回昨天所受的恥辱!!!」奧正想得高興, 故小翼又在遠處大喊:「笨蛋奧~ 還站在那幹嘛? 快些工作!!!」奧回頭向故小翼扮了個鬼面, 便拿起了塔盾和新的光束刀, 呼了口氣, 便往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密集的地方衝了過去!!! 一邊大喊:「來吧~!! 讓你們嘗嘗本少爺新刀的利害~!!!」如虎入羊群, 斬殺了好幾只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 其餘的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眼見奧的利害, 連忙聚了過來, 巴婓爾迫擊手在遠處不停的放著炮, 巴婓爾巨斧手則擋在迫擊砲手前, 不讓奧通過~!!! 奧好幾次想衝過去, 卻都給巨斧手殺了回來~ 漸漸, 圍過來的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慢慢加多, 奧開始感到有點應付不暇, 沉思:「是時候了!!」一個箭步, 斜身閃到一名巨斧手背, 一劈斬去, 將之一分為二!! 其餘的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大怒~ 大叫著向奧衝了過去~ 奧也不戀戰, 邊戰邊走, 慢慢的將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都引到守衛塔陣~!!!

    「快到了~!!」奧眼見快將接近守衛塔陣, 卻嚇然發現在正前方竟呆呆的站著紅蝶!!! 紅蝶那時不知在想什麼幹什麼, 呆呆的就這樣站在那~!!!

    「笨蝶!!! 快走開啊~!! 你想死不成嗎~~!!!?」奧嚇得魂不附體, 連忙出聲示警~ 紅蝶驟然清醒過來, 看見一大群的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追著奧衝了過來, 紅蝶卻嚇了個面色青白, 竟忘了閃避!!

    「可惡, 功虧一簣」奧咬了咬牙, 舉起塔盾, 抽出光束刀, 回身衝入了追來的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戰陣中, 手起刀落, 斬殺了好幾只巨斧手, 但雙拳難敵四手, 英雄難敵人多, 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前扑後繼的擁將上來, 奧漸感氣力不加, 閃光砍擊使出時己不如先前之靈敏~ 招式已亂~ 身上連連掛彩!!! (其實紅蝶今天給我帶的怪害死了 3 次有多了~ XDDD)

    就在這時, 一團火炎在巨斧手群中爆了開來~!!! 原來是紅蝶召喚出黑卡蒂~!!! 只聽紅蝶口中唸唸有詞, 一聲大喝, 迫擊砲手所處之地突然湧出千把石刃!!! 在黑卡蒂的炎之攻擊和紅蝶的毒劍山攻擊下, 那一大群巴婓爾迫擊手和巴婓爾巨斧手暫被擊退...

    「嗄....嗄嗄.........嗄.........」奧喘著氣, 望著紅蝶上氣不接下氣的說:「你......你...... 你.......」深深的吸了口氣, 便接著說:「你真的是笨得可以耶!!! 呆呆的站在那幹嘛?」

    「我在看鐵傲嘛~ 難為我還給你加聲望~ 哼哼哼!!!」紅蝶狠狠的瞪了奧一眼, 倒教奧有點心慌... (不要不加我聲望啊~ XD)

    「對不起嘛~~ 我不知道.....」話還未完, 突然聽見天絲一聲慘呼, 接著是故小鑒的一聲怒吼~!! 奧和紅蝶轉過頭看去, 只見天絲已躺在地上不醒人事, 紅月在一旁手忙腳亂的照料著, 故小翼則在和多隻巨斧手撕拚中!!!

    「天.... 天絲!!!」紅月大驚, 摸了摸天絲胸口, 還有微弱的心跳, 探了探氣息, 雖然微觓但還有呼吸, 這少放下心頭大石. 奧和紅蝶趕了過來, 問道L「發生了什麼事!?!」只聽故小翼在大叫:「是我的錯!!! 我引太多怪了!! 結果給他們突破了守衛塔, 衝了過去傷到了天絲!!! 是我, 是我的錯!!」故小翼瘋狂的叫著, 連續使出猛砍, 只見一堆土石也給故小翼的刀氣給震裂拋了起來, 周邊的巨斧手更是身首異處!!!

    故跑了過來, 看見天絲還有氣息, 才鬆了一口氣, 神智亦清醒了一半 (被紅蝶拒絕的後遺症) 恨恨說道:「都是 Accretia 和 Bellato 害的!!! 要不是他們佔了中央礦場, 我們便不用來打怪了, 天絲也不會受傷了!!! 都是他們害的!!!」(...OTZ)

    就在這時, 只見不少別的 Cora 戰士快步的向哈藍城堡跑去, 神情慌慌張張的, 奧截住了一人問:「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那麼緊張?」那名戰士應道:「有情報說 Accretia 戰士正向60秒礦前進中, 恐怕不懷好意!!」

    「他們來的正好!!!」故小翼大聲說道:「昨天我不在, 沒法讓他們知道我的利害, 今天可要讓他們知曉, 我『風之劍』不是浪得虛名的!!!」說著便站起身來, 抱著天絲飛一般的跑回哈藍城堡.

    「我們也跟去看看吧」紅月建議道, 奧和紅蝶等圴沒異議, 倫甚至興奮的說道:「最好能打起來~!! 昨天的貢獻賺不夠~ 今天可要好好的打上一場!!」

    奧等人到了克雷克礦山傳點, 卻不見了故小翼的蹤影, 卻看見「火之子」烈在大喊著呼籲 Cora 戰士:「Accretia 戰士聽說在聚集了~!! Cora 的勇士們~ 我們都站出來保護我們的領土吧!!」烈說完竭了竭, 轉過頭來看見我們, 便走過來說:「咦? 你們怎麼還在這? 小翼已去了前方了!!」奧等人聽後大急, 連忙尾隨著烈趕去!!

    快將到達 Accretia 帝國的礦山傳點, 已看見有一小隊 Cora 戰士在和 Accretia 的戰士戰鬥著, 故小翼也在其中!! 紅月放眼望去, 希望能找出政戰官來再一決死戰, 但可惜的曷政戰官好像不在~

    「咦?」倫停了下來, 驚訝的說道:「那不是八克拉的人嗎?」原來和 Accretia 戰鬥著的大多是八克拉 (克拉第三公會, 第一為秋天的回憶, 第二為自由反叛軍) 的人. 只見烈走了過去, 大喝著叫眾人停手, 故小翼虛砍了一刀便跳出了圈子, 但八克拉的人卻愛理不理的仍然和 Accretia 纏鬥著. 烈皺了皺眉頭, 和那隊 Accretia 小隊的隊長談了起來, 不久故小翼亦加入談判, 奧等人不敢妄動, 只好在一旁靜觀其變...

    良久, 烈, 故小翼和那 Accretia 小隊隊長好像達成了協議, 烈和故小翼回到眾人身旁, 故小翼解釋道:「他們是來追殺八克拉的, 聽說是因為八克拉有人特意挑起了戰火, 殺了 Accretia 不少礦工故引來 Accretia 不滿.」烈亦補充道:「他們都是天地盟的, 但卻說只要我們不橫加阻礙, 他們是不會打我們的.」紅月受過政戰官的欺騙, 卻是信不過 Accretia 所說的話, 冷冷的說:「這可難說.... 誰知他們何時又會來攻打我們?」烈皺了皺眉, 說:「不會的, 你們先回去吧, 我一個人在這再和他們商討. 放心, 我不會令你們難做的, 戰與不戰, 一有消息我會第一時間告之你們~」說著便回身走去和那小隊隊長談話.

    「嘖...」紅月不憤的說道:「相信 Accretia 的話只會自討苦吃吧了!」

    「但現在我們人數並不佔優, 打起來勝負難分, 而且怕會多有死傷... 」故小翼望了望烈, 說道:「還是交給烈去溝通好了...」

    「那我們現在怎樣?」倫問道:「就這樣空手而回!?」

    「才不!!」故小翼咬牙切齒的說道:「Bellato 和 Accretia 一樣不可饒恕, 但既然現在 Accretia 有烈出頭交涉, 我們也只好忍一時之氣了, 但 Bellato.. 我是一定不會輕易放過的!!」故小翼說著狠狠的望著西北方, 那正是 Bellato 礦山傳點所在的方向.

    「那我們要去突擊 Bellato 嗎?」紅蝶問道:「我最愛玩突擊的了~ XD」眾人一邊說一邊的向 Bellato 傳點跑去. 突然故小翼停了下來, 細聲說道:「停!! 靜, 別出聲!!」眾人不敢有違, 都停了下來, 屏息以待, 連大氣也不敢透.

    只聽見在呼呼的山風聲中, 忍忍夾雜著一些沉重的撞擊聲和機器運作的聲音. 聲音來自西北方, 正是 Bellato 的方向!!! 眾人一陣沉默, 大家心中都知道, 這一定是 Bellato 的機甲小隊!!! 奧, 紅月, 紅蝶, 故小翼, 倫等才不過 5 人, 便是一兩部機甲也還不能一定戰勝, 而且聽其密集的聲音, 估計至少便有 10 多部機甲!!! 眾人正不知如何是好, 機甲正步步的向這邊走來, 平原上只有小山坡上一堆亂石可以藏身, 眾人躲在石後張眼望去, 只叫得一聲「苦也!!」只見十多部 Bellato 機甲在來回巡察著, 還有不少 Bellato 法師和弓箭手. 和紅月一樣, 奧也在尋找法里昂的影子, 要知奧也曾在法里昂箭下吃過不大不小的一個虧, 這筆賬怎也要算一算!!

    但面對這樣的一隊軍隊, 莫說法里昂今天不在, 便是在這, 奧也不敢便衝出去. 正當眾人苦無脫身之法 (回卷在故事中是不許用的 = =") 突然一只手輕輕的在紅蝶肩上拍了一拍, 只嚇得紅蝶整個人跳了起來!! 眾人回身一看, 卻見竟是一個 Bellato 的戰士!!! 眾人大驚, 連忙抽出兵器準備, 卻見那名 Bellato 雙手空空的沒有武器, 笑笑口的對著紅蝶用生硬的 Cora 語說:「你...好...嗎?」話雖生硬眾人卻也聽得懂.

    紅蝶凝視那戰士良久, 才突然想起, 高興的說道:「你是介京!!!」原來紅蝶於小時和父母來礦山掘礦時曾碰見一個迷了路的 Bellato 小孩, 正是介京!! 那時紅蝶的父母要殺了介京, 紅蝶極力勸阻, 但介京卻還是給捉了起來. 但紅蝶後來卻趁深夜時父母熟睡之時偷偷的放了介京. 二人便是如此相識. 事隔多年, 紅蝶已由拖著兩筒鼻涕的小女孩變成亭亭玉立的少女, 介京亦成長不少, 但還是認了出來!!

    「蝶, 你們認識的?」奧好奇的問道, 收起了武器, 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嗯」紅蝶笑著說:「他可算是我們的朋友啦~」

    (第二話完~~~~ 待續~~~)
    =-=-=-=-=-=-=-=-=-=-=-=-=-=

    哇哇~~ 不知不覺的便寫了很久了... 從 8pm 開始.. 便寫到現在.. 1am... 5 小時耶.. orz
    今回可能有點悶~ 沒什麼打鬥.. ~"~
    沒辦法~ 今天沒開打, 而且多數時間都去了打寶~
    不過我帶的怪常常會害了別人.... ><"
    今次沒有插圖~ 但剛畫了一幅紅月~
    有機會放上來給大家看看~ X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守‧羽 ::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 - 第三話: 紅蝶的回憶~**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
    =-=-=-=-=-=-=-=-=-=-=-=-=-=

    [thread=163025]第一話: 被出賣的滋味!!! [/thread]
    [thread=163418]第二話: 信任的極限!!! [/thread]

    前回提要

    由於中央礦場給 Accretia Bellato 聯軍所佔領了, Cora 軍已無法再前往中央掘礦為了生計, 才剛痊癒了的紅月和奧, 和剛從礦山回來的天絲及故小翼, 以及自由軍中好友倫一起前往哈藍城堡打獵.

    不幸於打獵時, 因故小翼的一時大意, 天絲受到了重傷, 恰好在此時傳來消息說 Accretia 又準備攻過來 Cora 60秒礦區, 故小翼遂遷怒於 Accretia Bellato 身上. 眾人趕往礦山, 在前往 Accretia 傳點時遇上了一小隊 Accretia 遊擊隊. 在烈的交涉下, 雙方未有火拼, 但故小翼卻將矛頭轉向了 Bellato.

    可惜的是, 還沒到 Bellato 傳點, 已驚見一整隊 Bellato 機甲部隊!! 躲在亂石堆後的眾人寡不敵眾, 卻又苦無逃生之路, 無計可施之際, 紅蝶身後卻出現了一 Bellato 戰士…!!


    第三話: 紅蝶的回憶~**
    =-=-=-=-=-=-=-=-=-=-=-=-=-=-=-=-=
    在克雷克礦山, 走著五名 Cora 戰士和一名 Bellato 戰士. 只見 Bellato 戰士在前方帶路, 五名 Cora 戰士卻尾隨其後.

    「姊」紅月趕上幾步, 悄聲的問紅蝶:「這是怎麼一會事啊?」這亦正是眾人所想知道的事情, , 倫和故小翼亦趕了上來圍在紅蝶身旁, 等著她的解釋.

    「嗯」紅蝶一邊走著一邊望著介京的背影說:「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話說回十七年前, 那時紅蝶亦不過五歲, 紅月也還沒出生. 那時 Accretia, Bellato Cora 之間的戰事還未表面化, 礦山更是非戰地帶. 五歲的紅蝶, 跟著其父紅羽和母親夏村到中央掘礦. 路上一家人有說有笑, 好不高興. 那時夏村已懷有紅月, 紅羽雖叫夏村在家中安心休息, 但夏村說什麼也要跟著來. 紅蝶一路上嘰嘰喳喳的說著將來有了弟弟要怎樣怎樣, 逗得紅羽和夏村哈哈大笑.



    紅月手繪圖~ ^^"

    一家三人到達了30秒礦區, 紅蝶只感到自中央礦場入口傳來陣陣可怖的吼叫聲, 感覺十分的嚇人, 那陣陣的吼叫聲雖不明亮, 但聽進耳中卻有如重鎚轟擊一樣, 好不難受!! 紅蝶心慌, 連忙躲到了父親紅羽的身後, 緊緊的抓著紅羽的手.

    紅羽看著給嚇怕了的小女兒, 拍了拍紅蝶的肩膀, :「不用怕, 那是中央聖獸聖史頓皮格, 他走不出來的.」紅蝶不解的問:「為什麼衪只能待在那?



    「傳說,」夏村走過來輕撫紅蝶的頭髮, 笑著說:「是因為聖史頓皮格的能量全是來自礦石的. 中央礦場礦產豐富, 在外面雖也有礦石, 但遠不及中央多, 所以一旦聖史頓皮格離開了中央礦場, 失去了強大的礦石能, 其能量便會變弱, 這亦是為什麼聖史頓皮格會攻擊到中央掘礦的人, 因為他們掘的可是聖史頓皮格的生命啊~

    「喔~ 原來是這樣~」紅蝶點了點頭應道, 但聽見那可怕的叫聲紅蝶還是不禁全身發抖. 紅羽笑了笑, 說道:「我們離入口還一點掘吧, 別嚇壞了孩子.」紅蝶點了點頭, 放開了紅羽的手, 一下子便跑了開去. 紅羽和夏村搖了搖頭, 笑著的跟著紅蝶.

    突然, 只聽見紅蝶大叫一聲, 聲音中充滿了驚訝, 紅羽和夏村二人不知紅蝶在前頭發生了什麼事, 唯恐女兒有什麼損失, 只好連忙趕上去. 夏村身懷六甲, 不便跑太快, 只好先叫丈夫趕去, 自己尾隨而至. 紅羽點了點頭, 說了聲:「小心!」便飛一般的趕了過去.

    紅羽趕至, 只見紅蝶跪在地上, 身旁躺著一個小孩, 滿身泥土, 也不知是生是死, 看樣子年紀好像比紅蝶還要小, 應該不過兩三歲. 紅羽走近一看, 見紅蝶正在為小孩抹去面上的污泥, 露出一張可愛而又天真未鑿的孩兒臉. 但紅羽看見這張臉卻竟然全身發抖, 眼中如欲噴出火來!!! 躺在地上的, 竟是被 Cora 郝所遺棄, 所不齒的 Bellato 孩子!!

    「他好像很餓的樣子喔~ 我們能給他一些吃的嗎?」紅蝶還未察覺到紅羽面上的殺氣, 搖著紅羽的手說道. 只見紅羽默不作聲, 卻沒有伸手去拿食物, 反而抽出了背後的赫拉之劍, 推開了紅蝶慢慢的向躺在地上的 Bellato 小孩走去!! 紅蝶見狀大驚, 連忙伸手擋在父親面前, 問道:「爹~!?! 這是怎麼一會事啊? 你要殺了他嗎?」紅羽望也沒怪, 一手推開紅蝶, 接著說:「他是 Bellato 的人, 是我們 Cora 的羞辱!! 我絕不能容許他生存!! Bellato 的存在, 只會加深我們內心的恥辱!!」紅蝶幾可看見父親這樣殺氣騰騰的樣子, 內心實在是說不出的驚懼害怕, 但又不忍心讓父親殺了那小孩, 只好用力的扯著紅羽的右手, 大叫道:「不行!! 他還是個孩子耶!! 爹爹這樣做太不該了!!!殺害手無寸鐵的孩子, 算是哪門子的英雄好漢!!?」紅羽聽見後, 卻是呆了一呆, 那一刀便凝在半空沒砍下去, 紅蝶連忙趕了上去, 擋在那小孩身前!

    這時夏村亦已來到, 見了這情形只嚇得心也快跳出來. 她還未完全知發生了什麼事, 只道是遇上了什麼敵人, 女兒受了傷! 夏村急急的跑了過去, 待看清楚的時候, 卻只有暗暗叫苦!! 夏村深知其丈夫自少便受老一代的影響, 腦中貫輸了憎恨鄙視 Bellato 的意識, 這可不是一時之間能夠放下的, 卻偏偏保護 Bellato 小孩的又是自己最疼愛的女兒, 這怎不教夏村左右為難?

    「夏妹, 將蝶兒拉過一旁!」紅羽也不望紅蝶一眼, 只叫妻子拉開女兒, 雙眼則仍是怒目注視著躺在地上的 Bellato 小孩. 夏村嘆了口氣, 正要上前拉開紅蝶, 已聽見紅蝶大哭著叫:「我不要!! 爹爹連小孩子也不放過!! 這樣的父親最差勁了!!」夏村聽見只嚇得面青唇白, 紅羽伊是如遭電殛, 全身震了一震, 顫聲說道:「紅…. 紅蝶…. 你剛..剛才在說….說什麼!!?!」紅羽吸了口氣, 厲聲說道:「你再說一次!!

    紅蝶看著平日和藹可親的父親,怎也想不到現在竟是這麼凶神惡煞的和自己說話, 心中又急又痛, 眼淚不知不覺的沿著面流了下來, 但紅蝶沒有走開, 仍是擋在那小孩面前, 瞪著雙眼望著紅羽.

    「好了好了~ 兩父女不要吵了!!」夏村急忙趕過來分開二人, 打完場的說:「紅蝶, 妳還年幼, 有些大人的事妳是不會懂的,」卻聽紅蝶辯道:「不管怎樣, 殺害一個小孩子就是不對!! 他又沒害你, 你反而害了他性命~ 這不應該!!

    正當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 還方傳來一下慘叫聲!! 紅羽等人聽得分明, 竟是人死前的慘叫!!! 鬼哭神號似的慘叫過後, 只餘下陣陣的風聲和隱隱約約聽見不可名言的怪聲.

    「不會是….」夏村吃驚的說道, 望了望丈夫, 只見紅羽點了點頭, 接著說道:「是特別曲雷安!! 不知是什麼人不小心惹火了她們, 希望她們別找過來才好.」紅羽自付能抵擋得下特別曲雷安, 但女兒在此, 而妻子又是懷著嬰兒, 實是不宜戰鬥. 紅羽望了望還擋在身上的紅蝶, 沉聲說道:「蝶兒走開!! 不然我可真的要殺了他!!」紅蝶聽見父親口氣轉軟, 心中放下了些少, 但仍是不放心的擋在 Bellato 小孩身前. 紅羽無可奈可, 只好叫妻子上前抱起了那小孩, 一行四人連忙離開.

    (下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守‧羽 ::

    回覆: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 - 第三話: 紅蝶的回憶~**

    晚上, 紅羽等一行人在僻靜之處拉起了帳幕休息. 紅羽因紅蝶之故還是未能殺得了那小孩, 卻只好將之挷在樹上. 本來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出來掘礦, 想不到卻演變成這個樣子紅羽吃了晚飯後一聲不響的便回到帳幕中睡覺去. 望著父親的背影, 紅蝶忍不著又流下了眼淚, 夏村嘆了口氣, 安慰了紅蝶幾句, 便跟著走進帳幕去睡了.

    紅蝶獨自一人坐在帳幕外, 夜靜人深, 紅蝶望著給在樹上的 Bellato 那天真卻脅暮疲憊的臉孔, 沉思:「這孩子整天也沒吃過東西了吧」便偷偷地爬進帳幕中拿了些少食物出來, 坐在小孩身旁慢慢的餵著. 那小孩整天也沒吃過東西, 滴水未沾, 這時水一入口, 食物一下肚, 人便綬綬的轉醒過來, 睜看了雙眼, 茫然的望著紅蝶.

    眼見小孩醒來, 紅殊心中也是十分高興, 卻又不敢大聲歡呼, 怕給父親知道, 只好又餵了那小孩兩口麵包, 細聲說道:「你好了些嗎? 別出聲喔~ 不然給我父親知道可不妙~」停了停, 看著小孩喝了兩口水, 便笑著問:「你叫什麼名字~? 怎會一個到了這裡的?

    那孩子茫然的望著紅蝶, 生硬的說道:「名…. …..?」紅蝶這才想起自己的語言和他們 Bellato 是不同的, 只好指了指自己說道:「我的名字紅蝶,」又指了指那孩子說:「你的名字是什麼?」那孩子好像明白了一樣, 慢慢的說道:「名…..……..介京」望了望紅蝶, 又細聲說道:「紅…... …..」卻就在這時,一陣雜碎的隨著風傳了過來, 只隱隱聽見一些人不知說什麼, 但卻可聽得出中間夾雜著「介京」二字!!!

    紅蝶望向帳幕, 只見紅羽和夏村仍然在沉沉的睡著覺, 紅碟轉過來, 只見介京一臉驚喜焦急, 便一邊打手勢一邊問介京:「是你的家人嗎?」介京似是知道紅蝶在問什麼, 綬綬的點了點頭. 紅蝶又望了望父親, 忽然咬了咬牙, 走到樹後給介京鬆了, 又塞了些食物給介京, 輕聲連連說道:「快走~!! 趕我爹爹還在睡覺, 快些走吧~!!」紅蝶一邊說一邊推著介京. 介京看了看紅蝶, 又看了看聲音傳來的方向, 突然轉身抱著了紅蝶, 良久, 介京別放開了紅蝶, 頭也不回的急急遁聲音來處跑了, 只留下紅蝶呆呆的站在哪裡不知所措

    第二天, 紅羽起身發現不見了介京, 卻是又驚又怒, 但他只道介京自己弄鬆了繩挷, 卻怎也想不到放了介京的竟是自己寶貝的女兒!!!

    那次之後不久, Bellato Cora 便爆發了大規模的戰爭, 雙方正式劃清界線, 戰事亦表面化, 礦山自然亦再非非戰區, 故紅蝶再沒和父母到過礦山, 亦再沒見過介京, 卻想不到多年之後的今天, 竟會重見, 而又相認出來!! (奇蹟啊~)

    「原來是如此」奧聽後喃喃說道:「我也聽長老們提及過,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好像是在克雷克礦場戰時所發生的一場生化武鬥造成的 ([THREAD=162068]詳情請看此[/THREAD]) … 但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而且我覺得, Bellato 雖然比我們矮, 又造出比我們高的機甲, 但其實罪魁禍首還是 Accretia 想不到的是, 今天我們竟要和 Accretia 交好.. 來防範算是和自己同族的 Bellato…」奧說完輕輕的嘆了口氣

    「嗯」紅蝶也接著說:「我也覺得, 其實我們 Cora Bellato 應該和平相處啦~ 我們應該一起對抗來侵略我們星球的 Accretia 才是.」說著說著, 突然故小翼一叫一聲, 追上前來指著紅蝶, 語脅顫慄的問道:「小蝶…. …. 你不會是………喜歡上…….介京吧!?! ==”」紅蝶望了望故小翼一眼, 又看了奧一眼, 扮了個鬼臉, 笑道:「不知呢~」便走了開去只餘下奧和故小翼呆呆對望… 0.0” 紅月走了過來, 拍了拍二人肩膀, 笑道:「醒醒吧~ 想虧我姊要先給我8000千萬笛仙拿喔~ 呵呵」說著便跟著紅蝶走了去, 奧和故小翼更是無話可說… -.-“

    就在這時, 只見帶頭的介京停了下來, 眾人不知發生什麼事, 都走上前去看, 卻都大吃一驚!!! 只見在眾人面前, 一整排砲台整齊的對著眾人, 站在最前者, Accretia 帝國的榮耀中有「C族層夫」之稱的切割機!!!

    ^%%(&@#$)(*!@)#*^^%^#^$!*@^$!!!!」切割機見奧等人現身, 一聲令下, 眾砲台便立刻連珠炮發的打了過來!! 奧等人大驚, 連忙擋格閃避. 一眾 Accretia 戰士發砲完後, 一陣金鐵鏗鏘聲, 已回復人型狀態, 手持巨劍, 在雙重護身盾的保護向奧, 介京, 紅蝶等人掩殺過來!!

    「大家小心~!」故小翼大叫一聲, 抽出光束刀便和切割機撕拚起來!! , 紅月和倫也各自制出武器, 迎擊敵人. 紅蝶也放出黑卡蒂, 配以火岩球, 毒劍山等魔能攻擊衝過來的 Accretia 戰士!! 雙方迅即陷入大混戰當中, 卻只有介京沒受到 Accretia 戰士的攻擊.

    介京冷冷的望著紅蝶背後, 一言不發, 卻慢慢的抽出背後的飛翼戟, 嘴角掛著一絲冷笑, 「嗖!」的一聲便向紅蝶身後刺去!!!

    與此同時, 在克拉佔領地HQ…

    「達大師~ 小娜她怎麼了?」玥在聖殿中和大祭師達利亞交談著:「小娜不會有事吧.」易奈娜在上次戰事中因救了玥的性命而耗盡所有聖能, 現在正奄奄一息.

    「不會有事的,」達利亞慈祥地說道:「召喚獸和我們不一樣, 它們是處於一個異度的空間之中, 在哪邊, 並沒有死亡這麼一回事的. 妳也不用太擔心了, 坐下來喝杯水放鬆些吧.」身型高大, 滿臉皺紋, 髮鬢皆白的達利亞, Cora 族中七長老之一, 對召喚獸和治療術有很深的研究, 是魔能學術界中的表表者.

    「這就好了~」玥犿下了心頭大石, 拿起了水杯正要喝的時間, 便在這時, 一名僧侶半跌半跑的走了進來, 神色慌張的說道:「大事不妙了!!! Bellato 大軍已經打到來了!! 據說今次還有二十多部機甲, 而且戰士法師射手等更是多不勝數, 我們已在60秒礦前展開大戰, 但戰事十分不利!!!」話音未了, 只聽見「乒乓!」一聲, 原來是玥手中的杯跌到地上碎開了….



    Bellato 機甲大軍壓境, Cora 戰士面臨考驗!!!

    (第三話....完.... 待續.....)
    =-=-=-=-=-=-=-=-=-=-=-=-=


    呼~ 終於又完成了第三話了~ XD
    最近上 RF 也沒什麼好幹.... 主要是看看有沒有開戰...
    和看看有些什麼事可用來寫故事 -.-a
    小 GG 今天提議我, 叫我試試用團員對 RF 的感想來寫故事~
    主意不錯~ 但是............. 我們團很多人很久沒上了......
    但~ 我還是會試試啦~ XD
    話說回來... 今天晶片戰事... 我也砍了神介京好刀的說.... (噓!!!)

    ~:: 多謝戰地記者紅月的截圖 ::~

    PS: 奇怪耶~ 今次竟不能一貼全寫出來, 要分開兩貼~ @@a"
    PSS: 另外再多謝紅月幫我找出錯別字 ^^"

    (下回預告: 60秒的危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守‧羽 ::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 - 第四話: 60秒的危機!!!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
    =-=-=-=-=-=-=-=-=-=-=-=-=-=-=
    [THREAD=163025]第一話: 被出賣的滋味!!![/THREAD]
    [THREAD=163418]第二話: 信任的極限!!![/THREAD]
    [THREAD=163728]第三話: 紅蝶的回憶~**[/THREAD]

    前回提要...

    在介京的帶領下, 奧等人避開了 Bellato 機甲軍隊, 在回去的路上, 紅蝶為眾人揭開她和介京未為人知的過去!!

    半路上, 眾人卻突然受到 Accretia 帝國的榮耀, 切割機的伏擊!!! 眾人便和 Accretia 帝國的榮耀展開混戰. 激戰中, 介京竟突然從紅蝶背後刺出無情的一槍!!!

    同一時間, HQ 的玥和達利亞得悉 Bellato 的機甲大軍已打到來60秒傳點. 驚聞壞消息, 玥手中的杯也跌了個粉碎...

    第四話: 60秒的危機!!!
    =-=-=-=-=-=-=-=-=-=-=
    「老.... 老師... 這怎辦才好...?」玥吃驚的問達利亞, 聲音已是顫抖不已.

    「這... 唉」達利亞嘆了口氣, 接著說:「以我們現在的兵力, 加上我們新近才和 Accretia - Bellato 聯軍開過戰..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 想不到 Bellato 已經復元, 但我們卻還是元氣大傷... 這一次.. 恐怕真的不妙啊...」達利亞說完, 本來精神抖擻的他也頹然坐倒!!!

    就在這時, 又一人跑了進來, 玥驚訝的說道:「狼!?! 是你!? 怎麼一回事~? 前線怎麼了? Bellato 真的打過來了!?」跑進來的正是自由反叛軍中駐守60秒礦區的小隊隊長狼.

    Bellato 大軍的確是打過來了, 粗略估計機甲有三十多部, 而戰士射手法師等約百多人.」狼報告了如斯一個壞消息, 但他卻是面不改色, 仍是冷冷的說道:「我們的戰士人數太少, 莫說 Bellato 出動了有機甲, 便是沒有機甲, 我們恐怕也勝不了.

    「這.... ....... 這怎麼會....!?」玥只嚇得面無血色, 一灘泥似的躺在椅子上. 只聽狼接著說道:「烈已招集了好一些戰士前往礦區了, 但人數還是太少, 恐怕擋不了多久...」狼冷冷的望了望呆坐椅上的玥一眼, 慢慢說道:「烈請求我們自由在 HQ 的人也出去幫忙.」玥聽見後卻一彈而起, 大聲說道:「什麼!!?」想起自己之前因一時衝動幾乎害了奧和紅月, 玥大聲叫道:「我們人這麼少, 出去只會白白犧牲的!!! 要拚命, 也不能作無謂的犧牲吧!!?

    狼冷冷的望著玥, 也不說話, 只是呼了口氣, 便望著達利亞, 看達利亞有何表示. 達利亞坐在椅上尋思著, 良久沒有說話, 進來報告的戰士連綿不斷, 一次比一次壞, 看樣子60秒快要守不住, 狼的面色愈發難看, 更是如蓋寒霜, 冷的可怕!!

    「我們快守不住了, 機甲雖打破了幾台, 但對方人數還是佔優, 加上不少 Accretia 戰士也來擾局, 我們的情況極之不利啊!!」聽完了報告員的報告, 狼已忍不下去, 踏上幾步, 迫視著達利亞:「長老, 我不能再這樣呆下了. 身為 Cora 的戰士, 我只能戰死於戰場之上, 而不能白白的看著敵人入侵我們領土!! 更不能貪生怕死!!」狼冷冷的說道, 竟是暗暗的刺了玥一下! 只氣得玥面色發白, 說不出話來! 狼把話說完了, 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快將出門, 只聽見達利亞慢慢的說:「你能滅得了多少? 一個人的力量有多強? 戰爭是你的遊戲嗎? 你打倒一個敵人, 便算結束了嗎? 還是殺盡了所有敵人, 才是終結?」狼站在門口, 側著頭冷冷的說:「我只知道, 我的身體內所流的是克拉戰魂的血, 是永不屈服的血. 即使我的力量有限, 只有打倒一個敵人, 削弱敵人一分的力量, 才無負我克拉戰士之名!!」說完再也不回頭走了, 只聽得達利亞在後長長的嘆氣:「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Cora 族有讀中化的喔~ XD)

    玥望著狼走出了門口, 沉默了一會, 便慢慢的站起身來. 達利亞慈祥的說道:「孩子, 你想好了嗎?」玥苦笑著搖了搖頭, 說道:「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 假若現在的我不戰鬥... 那一日 Cora 族受到侵害, 我會更痛恨自己.」達利亞聽後只是搖了搖頭, 嘆了口氣, 也沒說什麼. 玥望了望在復元球中熟睡的易奈娜, 笑了笑和達利亞說:「小娜便拜託老師照顧了.」說完便離開了聖殿...

    (下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守‧羽 ::

    回覆: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 - 第四話: 60秒的危機!!!

    且說奧等人在路上突然遭受 Accretia 帝國的榮耀伏擊, 雙方展開激戰, 混戰中介京冷不防的一槍便向紅蝶背後狠狠的刺下去!!

    和敵人交戰中的奧, 故小翼等人大驚!! 但眾人均給敵人纏著, 無法上前救援, 眼見紅蝶便要喪生在這一槍之下, 奧只能大驚向紅蝶示警叫道:「蝶!!


    紅蝶聽見奧的叫聲, 回頭一看, 見介京狠狠的一槍刺來, 驚訝之下竟是忘了閃避!! 就在介京的飛翼槍離紅蝶不過一米之處, 突然聽見一陣刺耳的金鐵交擊之聲!!! 只見介京的飛翼槍停在離紅蝶不到一米的半空之中, 槍頭卻竟爆出了火花!?! 正在整人摸不著頭腦之祭, 只見紅蝶身後竟慢慢的顯現出一 Accretia 戰士!! 原來那個 Accretia 竟是使用了迷彩科技, 隱藏了身體偷到紅蝶身後準備突襲的!!

    那名迷彩戰士給介京一槍刺中要害, 立時便喪了性命!! 介京望了望躺在地上的一堆廢鐵, 轉頭問紅蝶:「妳......沒事嗎?」紅蝶驚魂稍定, 茫然的點了點頭. 這時 Accretia 見介京竟然殺害了迷彩戰士, 又驚又怒, 立時便有幾名 Accretia 戰士衝了上來圍著介京撕殺!! 紅蝶呆了一呆, 見介京被包圍了, 便召回黑卡蒂幫助介京~!!

    , 紅月等人見是虛驚一場, 心中都是暗暗感激介京, 但混戰中誰也沒法上前道謝, 眾人只好專心一意的先打倒面前的強敵. 故小翼放下了心, 回頭再和切割機撕殺. 「要不是你們~ 天絲便不會因打獵而受傷了!!」故小翼憶起因自己的過錯, 心中又是悔恨又是憤怒, 滿腔怒氣頓時都出在面前那背叛了和議的 Accretia 戰士身上!! 但切割機卻非一般 Accretia 可比. Accretia , 他的戰力幾可追得上政戰官, 而單論凶狠狂暴, 更似比政戰官有過之而無不及!!

    奧和紅月力敵數名 Accretia 戰士, 苦戰多時已感有點力不從心. 二人對望一眼, 點了點頭, 大家都皺皺的邊戰邊退, 靠向故小翼. 故小翼也是和切割機邊戰邊向奧和紅月移去. 三人都是一般想法 - 擒賊先擒王!! 倫則趕了去和紅蝶介京聯手, 對抗圍著介京的 Accretia 戰士!!

    六人分開兩堆戰鬥著. 介京的飛翼槍揮舞起來虎虎生威, 擋者披靡~!! 紅蝶的魔能攻擊對 Accretia 的裝甲更是一大威脅, 加上黑卡蒂的火炎攻擊, Accretia 戰士只能遊鬥~ 而且倫舉著巨型光束盾專心一意的擋在紅蝶身前, Accretia 戰士接近不了紅蝶, 更是只有捱打的份兒!!

    紅蝶, 介京和倫三人聯手佔了上風, 相反地, 故小翼, 奧和紅月三人力敵切割機卻只是勉強打成平手. 論實力, 切割機未必勝得了政戰官, 但切割機勝在招式快, , !!! 一個人便似化作了三個影子似的著著向故小翼等三人搶攻. 只見切割機雙手揮舞著光束巴特斧, 以快捷無倫的速度攻擊三人, 卻竟100%都是進攻招數, 完全沒有防禦!!! 但故小翼等人雖見切割機有時露出了破綻, 但於其快似閃電的攻擊下, 三人還未能揮刀進擊便已給他迫得節節後退, 更遑論反擊其破綻!! 奧等三人圍著切割機苦鬥多時, 加上還有不少 Accretia 相助切割機, 三人形勢更是不利, 但至少比之故小翼一人獨戰好些, 三人聯手暫時還可保持守勢不至於敗倒.

    惡戰良久, 故小翼心想:「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可惡... 天地盟打不得... B 族機甲太多打不過... 難不成現在竟然連這麼一部切割機也打不了!!?」故小翼愈來愈急愈氣, 這時切割機正一下橫砍過來, 故小翼咬了咬牙, 竟不招架, 只是矮身險險避了開去, 但還是給斧刃在左臂上劃了長長的一道傷口, 血如泉湧!!! 但故小翼也不多加理會, 咬著牙, 接著竟是完全放棄本身的防禦, 埋身和切割機鬥快鬥狠!!!

    奧和紅月驚見故小翼如此不顧性命的狂攻, 又驚見故小翼受了傷, 只好打醒十二分精神, 盡力替故小翼擋下四面八方的攻擊!! 在紅月和奧的全力掩護下, 故小翼一心一意的只是進攻, 這倒教切割機不能不小心, 攻勢便也緩和下來, 奧等三人漸漸的站穩了腳步, 只是故小翼這樣的狂攻猛打, 加之受了傷後, 血量流失, 卻也不能維持多久!! 另一邊, 圍攻的介京的 Accretia 戰士在介京等三人的配合攻擊之下(不知 RF 有沒有和別族組隊的機會呢~XD)已經是傷亡殆盡!! 介京殺退了敵人, 也不停留, 便衝向奧等人, 飛翼槍一招深刺直指切割機背後要害!! 紅蝶和阿倫喘息過後, 也雙雙加入戰團. 故小翼, , 紅月, 介京四人走馬燈似的圍著切割機撕殺, 倫和紅蝶則在外圍力拒其餘的 Accretia 戰士!! 激戰中, 奧和紅月雙刀合壁, 一取切割機左手, 一取右手, 故小翼一拓上擊封殺了切割機的上, 中二路, 介京飛翼槍連環深刺則擋著了切割機的後路!!! 四人合作無間, 只聽一片金鐵碎裂之聲, 切割機的右手齊肩給紅月卸了下來!! 上身盔甲亦給故小翼打裂多處.

    切割機眼看不宜久戰, 已暗生袞意. 但在奧, 故小翼, 紅月和介京銅牆鐵壁似的攻擊圈之中, 根本找不到出路!! 急亂中. 切割機又給介京刺中了一槍. 就在這時, 遠方突然射出一道光亡, 直升上半空炸散開一團紫色的光炎!! 切割機和介京看了卻不知道是怎麼一會事, 但故小翼等一看卻是大驚失色 - 那是 Cora 族最危急的報警信號彈!!! 切割機趁眾人一呆之際, 和介京急砍數下, 介京一人抵擋不下, 只好讓開身給切割機衝了過去. 切割機脫了出來, 也不戀戰, 連忙和生還的 Accretia 戰士落荒而逃.

    「是60!!」故小翼大驚叫道, 顧不得去追切割機, 便連忙向 Cora 克雷克傳點方向跑去. 介京因為是 B 族的原因, 卻是不能再和奧等人一起回去. 紅蝶感恩於介京的相助, 俯下身在介京的面上親了親(奧看傻了眼, 便跑在前頭的故小翼也突然感到不對勁, 停下來回頭張望 0.0")介京的臉紅了紅, 便和紅蝶等人說:「保........」轉過了身飛快的跑了...



    紅蝶和介京親密照公開!!! 故小翼和奧的情敵出現了!! >w<

    (下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守‧羽 ::

    回覆: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 - 第四話: 60秒的危機!!!

    回說 Cora 60秒礦區的戰況...

    「烈, 戰況如何?」狼到了傳點, 找著了烈問道.

    「唉...」烈長長的嘆了口氣, 應道:「你自己看吧...」說著指了指戰場. 只見離傳點不遠之處, Bellato 的機甲如虎入羊群, Cora 的戰士雖然都圍了上去, 盡力集中打同一台機甲, 但機甲數量太多, 一但給鎖定了, 下一秒便給炸至屍骨無存... 加上 Accretia 又派來一隊隊的遊擊砲手, 在猛烈的攻擊下, Cora 死傷不計其數, Bellato 機甲部隊更是愈來愈接近 60秒礦區!!

    「我們的兵存還有多少?」狼轉過頭來問道. 只見烈又苦笑著說:「就你看到的這麼多了... 其他的人都只顧著掘礦... 叫他們來也不應人.... 唉」烈望了望攻過來的機甲嘆道:「難不成 Cora 已經開始沒落了嗎?

    「不!!」一把清脆的聲音自烈身後響起, 是玥!!! 只聽她接著道:「只要我們還有勇於應戰的戰士, Cora 便一天也不會沒落!! 即使最後只剩下我們, 我們也要維護這片屬於我們的大地!!」玥激昂的說道, 卻見狼冷意的面上現出罕見的笑容, 問道:「你的決心?

    「我決定了!!」玥沒有絲毫猶豫的答道.

    「好!!」狼說道, 回頭向烈說:「防衛的重任, 只能交付給你了, !」轉過了身, 對玥說:「我們走吧!!」二人一閃身, 便隱沒於戰場之上...

    在戰場上, 每一分每一秒戰究都在變幻著. 這一秒的勝利, 下一秒卻可能會變作了慘敗... 還遁得上一次戰鬥時給奧和紅月帶來過麻煩的玥, 此時心中只時想著:「即使我的力量是多麼的不濟... 即使我連一個敵人也不能打倒, 但只要我出過一分力, 盡過了自己的責任, 我才能夠無愧於心...」轉念又想到:「但我能承認自己這樣的弱小嗎? 難不成每一次都要依賴別人的力量嗎? !!! 我要自強!!! 我不要成為任何人的負累!!」只見玥高舉雙刃先行棒, 一聲大喝, 施展出「凝氣之擊」, 立時便將搶上前來的 Accretia Bellato 戰士轟飛!!

    玥正自得意, 「嗖!」的一聲, 一枝冷箭快如疾電的射到!!! 玥使盡身法閃避, 哪知射箭的箭手箭術十分的精妙, 那一枝箭看上去是射面門的, 哪知中途卻轉了方向, 直向玥的腰部射去!! 玥閃避的方向卻成了自動迎上去!! 玥大吃一驚, 危急中只好扭盡纖腰, 那枝箭幾乎是貼著肚皮飛過. 饒是如此, 也在玥的腰邊拉開了淺淺的一道傷口!!

    玥僥倖避過一刧, 回頭望去, 射箭的正是法里昂!!

    法里昂展露其招牌冷笑, 雙手又搭上箭. 只見他一次搭上了三枝箭, 拉了滿弦, 「嗖嗖嗖!!!!」的連珠箭發!! 法里昂不愧為 Bellato 出名的神箭手, 只見那三枝箭竟然從不同的方向射到, 封住了玥上, , 下三路!!! 眼見玥避無可避, 斜地裡一人閃將出來, 手中破壞者雙劍一陣揮動, 便將來箭盡都打落, 來者正是 - !!

    「玥, 你先退, 法里昂由我來對付!!」狼頭也不轉, 雙目緊盯著法里昂, 以其一貫冰冷的聲音說道.

    「嗯.」玥點了點頭應道:「你小心.」便開始慢慢後退. 誰知才退了數步, 便撞上了「空氣」!?! 玥鄂然回頭, 只見那團「空氣」漸漸現出形態顏色, 竟然又是一個 Accretia 迷彩戰士!!「啊...!!」玥只來得及一聲驚呼, 便給那迷彩戰士在頭背劈了一掌, 頓時便倒了下去!! 狼聽見玥的驚叫聲, 不禁回頭看了一看, 見玥竟然給 Accretia 活捉了, 這一驚非同小可!! 法里昂趁狼心神略分的時候又是連環三箭的射了過去!! 狼本想立時搶上救回玥, 但法里昂的箭狠快準兼而有之, 狼只得回身撥打, 就這麼阻得一阻, 那名 Accretia 迷彩戰士已挾著玥走遠了!! 狼怒不可竭, 轉身正欲過去砍殺法里昂的時候, 只見法里昂冷冷的笑了笑, 又是一箭射了過來!! 狼閃人避了開去, 正要上前, 身後卻傳來一聲慘號! 回頭一看, 只見一名 Cora 法師竟給那一箭穿喉而過, 慘死當場!! 狼看紅了眼, 但回頭時已不見了法里昂!!

    就在這時, 突然傳來一聲轟天動地的巨響!! Bellato 竟然攻破了 Cora 傳點的守衛塔, 衝進了60秒礦區進行大屠殺!! 狼大驚, 只好放棄追覓法里昂和玥, 連忙趕回傳點. 只見烈還在指揮 Cora 戰士上前迎敵, 狼一下子走到烈身旁, 大叫道:「烈, 你在幹什麼? 還不快跑!?」看清了形勢, 狼知道今天的確是大勢已去, 加之玥給擄走, 狼更是失去鬥志. 只聽烈說道:「但60...




    Bellato 的機甲衝入 60秒區展開大屠殺!!

    「不要傻了!!」狼不等烈說完便插嘴說道:「現在這1子我們還能打嗎? 守衛塔也爆了, 再不走便連我們也捱不下去了!!」狼停了停, 又說道:「今天的仇暫且記下, 他日一定要 Accretia Bellato 雙倍奉還!!」烈見狼說的也是道理, 加上 Cora 真的已沒兵力可再抵抗, 只好下令全軍撤退, 正式放棄克雷克60秒礦地...

    再說奧等人和介京分手之後, 一路小心翼翼的走回 Cora 傳點. 離傳點尚還便已聽見殺聲震天!! 故小翼急怒攻心, 連忙飛快的向前跑, 奧等人只好急急的尾隨而至.

    「停!!」故小翼突然把手一揮, 細聲說道:「是 Accretia 帝國的榮耀的大軍...」眾人一看, 只見百多名 Accretia 戰士正離開 Cora 傳點戰區, 當中舉起的旗幟正是帝國的榮耀的會徵!!

    「難道戰爭完結了!?」奧問道:「難道我們... 我們.......

    「看!!!」紅月打斷了奧的說話, 指著 Accretia 軍中吃驚的說道:「那不是玥嗎!!?

    (第四話.... ..... 待績....)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守‧羽 ::

    回覆: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除原作者外請勿回覆)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
    =-=-=-=-=-=-=-=-=-=-=-=-=-=-=
    [THREAD=163025]第一話: 被出賣的滋味!!![/THREAD]
    [THREAD=163418]第二話: 信任的極限!!![/THREAD]
    [THREAD=163728]第三話: 紅蝶的回憶~**[/THREAD]
    [THREAD=164249]第四話: 60秒的危機!!![/THREAD]

    前回提要...

    介京, , 紅月, 紅蝶, 故小翼, 倫等人在回去 Cora 傳點的路上, 驚遇 Accretia 帝國的榮耀切割機等伏擊!! 混戰中介京突然出手救了紅蝶一命, 卻也因此被捲入鬥爭之中!!

    激戰中故小翼冒險和切割機搶攻, 雖因此受了傷, 但也打退了 Accretia... 眾人上前向介京道謝, 紅蝶更在介京面上親了一親, 只弄得奧和故小翼看傻了眼....

    另外在 Cora 克雷克60秒傳點, 玥和狼堅決拚死抵抗 Bellato 的機甲大軍!! 玥在戰場上的頓悟, 加深了她對自己力量的認知和追求. 亂戰中法里昂的出現險險射殺了玥, 幸有狼的及時出現救了玥一命. 但不幸的是玥最後還是被 Accretia 的迷彩戰士擄了去...

    第五話: 戰士的抉擇!!!
    =-=-=-=-=-=-=-=-=-=
    就在 Cora 克雷克傳點之戰結束之後, Accretia 軍帶著給擄獲了的玥返回 Accretia HQ, 恰好及遲了一步回來的故小翼等人撞見...

    「小翼!! 那不是你妹妹玥嗎!?」紅月吃驚的指著被捆綁起來的玥說道. 故小翼大吃一驚, 連忙順著紅月所指的方向望去, 果然看見玥垂頭喪氣的在 Accretia 解送下走著. 只看得故小翼全身發抖, 怒氣難抑!! 故小翼也不打話, 竟然便抽出光束刀便要衝出去!! 奧和紅月大驚, 連忙齊齊伸手抓著了故小翼, 紅蝶亦說道:「笨翼, 你這是去送死嗎? 你這樣去有用嗎? 面對這樣的大軍, 你一個人有能力救去小玥嗎?」故小翼卻只是掙扎著說:「我不管!! 天絲的仇報不了, 現在玥又給 Accretia 給捉去了, 你教我要怎做!!? 你能眼白白的看著自己的妹子給人擄走嗎!?」故小翼愈說愈激動. 多日來不如意的事, 天絲受傷, Accretia 的背叛, Bellato 機甲的無奈, 60秒的失守, 加上妹妹給擄(另外最重要的是看見紅蝶親介京~), 故小翼的精神已快將崩潰, 只見他怒瞪著紅蝶叫道:「妳說話呀!! 妳叫我要怎做!!?」突然「啪!」的一聲, 故小翼吃了一記清脆的耳光. 眾人都呆了, 只見打故小翼的竟然是 - !!!

    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故小翼亦呆了呆, 望著倫. 只聽見倫慢慢說道:「故!! 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就只你心中焦急嗎? 我們都不急嗎?」倫停了停, 深吸了一口氣, 又接著厲聲說:「玥給 Accretia 擄走了, 我們也都很心急!! 但就你一個人, 又或我們五個人能救了玥嗎? 做是不應知不何為而為, 是要量力而為!! 我們就這一衝出去, 要是都失手給捉了, Cora 的力量不又減弱了嗎!? 那時候不是又要別人來救嗎!?」倫一連串的道理, 只說得故小翼啞口無言, 怔怔的毫不出話來.

    奧呼了口氣, 也說道:「這個道理, 我相信你會明白的, 小翼... 要知道, 我們不是怕死, 但形勢比人弱, 我們只有集合大家的力量才能勝利!! 只憑一時之勇是沒用的!! 在這世界, 團結才是真正的力量!!」故小翼聽了後全身一震!! 這時那隊 Accretia 早已走遠, 奧和紅月亦早放開了故小翼, 但故小翼卻沒有再發狂, 只是靜靜的坐著...

    良久, 只見故小翼雙眼展現出奇異的光彩, 一躍而起, 笑道:「不錯!! 我不能因一時的衝動而妄顧無視將來的後果~!! , 多謝你, 你說得很對!! 我知你們也是十分心急的, 但只憑我們的力量是救不了玥的, 而只會白白送死, 削弱了 Cora 的力量!!

    「說得對~~」奧又站了起來, 說道:「救玥當然不能有所延誤, 但我們又需要回去 HQ 召集族人, 團結起來, 對抗外侮!!」望了望解押著玥的 Accretia 所走的方向, 接著說:「但是玥的安全我們卻也忽視不得... 我想說, 我們要不要找個人跟蹤著看看 Accretia 要怎麼處置玥?」造剛說完, 只聽見倫和故小翼一齊大叫:「我去!!

    「小翼,」紅月說著也站起身來:「你好歹也算是 Cora 族五大指揮官之一, 怎能就這樣走了開去!?」望了望倫那一臉急憂的神情, 說道:「我看還是由倫去好了.」倫大喜, 連忙應了聲:「是!!」便拿起裝備急急追蹤 Accretia 而去.

    故小翼看著倫走遠, 撫著給給倫打紅了的半邊面, 苦笑著說:「真不知要替玥高興還是傷心.... 倫這個人... 還真是...

    「算是可愛吧~」紅蝶走過來笑著說:「只要專心一意的, 就會努力去做. 小倫對玥的情還不淺呢~ 兩人雖一天到晚吵吵鬧鬧, 其實, 倫是喜歡玥吧.」看了看故小翼和奧, 又笑著說:「我們女生可真慘耶~ 生得可愛漂亮, 結果整天都有男生在身邊轉, 煩死了~」說著哈哈大笑走了開去, 結果奧和故小翼又是說不出話, 光瞪著眼苦笑.... (紅蝶:「你們知第八服誰最可愛嗎? 呵呵呵~<---紅蝶口頭蟬, 給大家猜猜... =.=a")

    (第五話... 下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守‧羽 ::

    回覆: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除原作者外請勿回覆)

    鏡頭回到 Cora 佔領地HQ...

    「砰!!」的一聲, 一只手用力的打在聖殿中長桌上, 接著只聽見一把粗雄的聲音怒叫著:「這是怎麼一回事!!? 60秒區的失守到-------!!!?」只見狼和烈呆立一旁, 半點聲音也不敢作!! 半晌, 只聽達利亞和氣的說道:「紅羽, 你也別這麼生氣嘛... 畢竟當時我軍的兵力是不夠, 寡不敵眾, 他們也是這才...

    「這就要後退了嗎!!?」紅羽大喝道. 紅羽和達利亞一樣, Cora 族七長之一, 但紅羽年卻是比達利亞年輕得多, 不過50出頭, 達利亞卻是快將過百了. 紅羽在七長老之中稱之為「鐵傲之長」, 主要是負責軍事指揮, 憑著背上的一把赫拉之劍曾多次打下輝煌戰績, 故才50歲便當上了長老一職. 人稱「召喚之長」的達利亞一生只專注於研究召喚獸, 論指揮力不及紅羽, 但怎樣說達利亞年齡輩份也比紅羽高, 紅羽也不大敢在達利亞面前太過失禮, 要不然狼和烈吃的苦頭可能更大!!

    只見紅羽冷冷的望著狼接著說:「之前還說什麼克拉之魂的, 都是空口白話嗎!? 遇上比自己強的敵人就退縮, 克拉之魂的精神是這樣的嗎!!?」聲色俱厲, 每一個字挾著雄渾的力量轟入狼和烈的耳中, 二人只覺內臟都快倒轉過來, 卻仍是恭恭敬敬的站著, 大氣也不敢透!!

    「好了好了, 別再罵啦羽!!」達利亞皺了皺眉頭出來打完場:「怎麼說狼和烈也是拚過而僥倖生存下來的. 他們也很辛苦了, 再罵下去只怕會更苦了他們, 也怕軍心更易動搖.」紅羽「哼!」了一聲, 說道:「玉不琢不成器, 不罵醒他們怎麼行!?」看了看狼和烈, 只見二人都是滿面血污, 垂頭喪氣的如鬥敗了的公雞, 紅羽心一軟, 也不再罵下去, 只是說道:「算了! 那我只問你們, 現在打算怎樣?

    狼和烈都不約而同的昂起了頭說道:「下一次我們絕對不會再退縮!!! 我們一定拚至最後一兵一卒!!! 絕不容敵人輕視我們 Cora!!」紅羽聽完滿意的笑了笑, 達利亞卻是嘆了口氣, 說道:「難道只有戰爭嗎? Bellato 怎說也算得上是我們.....」話未了, 紅羽已插口說道:「那是 Cora 的恥辱!! Bellato 的存在, 只令我們想起當初那場生化戰爭!! 那是我們所不願記起的!!! 為了此我們一定要清除所有和此有關的東西 - Accretia Bellato!!」達利亞緩緩的搖了搖頭, 似是不以為然, 紅羽7想再說什麼, 一名 Cora 戰士走了進聖殿跪下來向紅羽說:「報告, 所有小隊已準備完畢, 戰士們都已在廣場集合了!!」狼, 烈和達利亞聽後大吃一驚, 只聽紅羽冷笑著說:「很好! 你們先在外面待機, 一會兒我便出來下達指令!」那名戰士應了聲「是!」便跪著倒退出聖殿之外.

    待那名 Cora 戰士離開後, 狼上前問道:「大人... .. 這是.. 怎麼一回事? 集合了戰士要去哪?」紅羽卻不回答, 只是迫視著烈和狼二人, 緩緩說道:「假若我叫你們帶領這隊軍隊前去突擊 Accretia 的晶片裝置, 你們敢不敢?」狼和烈聽了只大吃一驚, 達利亞也吃驚的問道:「我軍新敗, 這麼快便又去打 Accretia 晶片, 豈不是送羊入虎口!?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要進攻!!」紅羽解釋著說:Accretia Bellato 剛打了勝仗, 一定還在洋洋得意, 只道我們不敢離開 HQ 半步. 但我們卻反其步而行, 只要我們能成功突擊 Accretia 的晶片, 一定能收出其不意之效果, Accretia - Bellato 兩軍軍心大亂!!」狼和烈聽後心服口服, 齊聲應了聲:「遵命!!」便轉身走出聖殿. 只達利亞皺著眉頭, 悶悶不樂, 喃喃說道:「但願沒事發生才好...

    當狼和烈剛踏出聖殿, 只聽見有人叫道:「狼!! 這是怎麼一回事!? 60秒怎麼會失陷了的!? 我的妹妹怎會給 Accretia 捉了去的!!? 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正是故小翼等人從克雷克礦山回來了!!

    狼避開了故小翼的目光說道:「對不起... 是我的錯... 我保護不了小玥....」故小翼聽後勃然大怒, 走上前去一把抓著狼的衣領, 大叫著說:「什麼對不起!!? 什麼保護不了!!? 你給我說清楚一點!?」眾人和烈大驚, 連忙上前想要分開狼和故小翼, 只聽狼以其冷冷的聲線說:「保護不了就是保護不了... 那時我正在和法里昂交戰, 誰知玥的背後會出現迷彩戰士!?」烈也連忙說道:「其實狼已是救過你妹妹一命的了. 在那之前法里昂幾乎便要射殺了玥, 幸得狼給玥擋下了箭玥才沒事.

    故小翼放開了狼, 狠狠說道:&^$&@ !! 法里昂... 可惡!!」說著一拳向柱子上打去, 卻突然見一人閃身而出截下了那一拳, 正是奧!! 只聽奧笑著說:「這你放心, 我和那個法里昂也有點過節. 下次遇見, 我一定幫你連你的那一份也討回來!!」說著轉頭問狼:「對了, 看你們的樣子那麼急, 要去哪?

    「去打 Accretia 的晶片.」狼冷冷的說道:「紅羽說現在 Accretia Bellato 應該不會想到我們新敗後還敢出擊, 正是一個好機會出奇不意的打擊他們!!(不打 Bellato的原因嘛... 太遠了~ XD)

    「什麼!?!」奧和紅月大驚, 說道:「但... 只這些兵力!?」只見廣場上聚集了百多名 Cora 戰士, 但聽狼說:「不錯!! 這次是突擊戰, 不是正面的交戰, 若能出其不意的攻出去, 我相信能在 Accretia HQ 的援兵趕到之時打下晶片!!

    「但...」奧正想再說什麼, 但狼已揮了揮手阻了他, 接了下去:「不用說了.」說著轉過了身, :「我知你可能會說:『才剛吃了敗還不吸收教訓?, 但我也可以告訴你... 這是戰士的命運... 我只會退一次, 下一次我絕不讓步!! 即使戰死, 我也要告訴他們 - 我們 Cora 即使只剩下一兵一卒也不屈服!!」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烈跟著走了上來, 嘆了口氣, :「玥給 Accretia 擄走, 狼也很自責... 其實誰也不想... 但那時 Accretia 加上 Bellato 的機甲, 我們根本沒法抵擋... 希望你原諒, 小翼.」說著拍了拍故小翼的肩膀, 跟著狼身後走了...

    (第五話... 下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騎士

    - 守‧羽 ::

    回覆: RF 第八伺服器的故事 ~ 克拉之魂(除原作者外請勿回覆)

    望著狼和烈的背影, 故小翼突然說:「奧, 紅月, 紅蝶...」轉過頭來, 對著他們笑著說:「唉, 怎麼好呢? 要將守衛 HQ 的重任交給你們, 我還真是不放心耶.」奧等人一聽大驚!! 紅月連忙問道:「小翼!! .... 你也跟去.....?」故小翼也不說話, 只是緩緩點了點頭, 拍了拍紅月和奧的肩膀:HQ 便拜託你們了.」說著便轉身跟著狼和烈走了出去. 走出了幾步, 故小翼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 回過頭來對奧說:「奧, 好好照顧紅蝶喔~」說完便真的走了... 只留下奧, 紅月和紅蝶呆在那裡... (故小翼:「呵呵呵~ 我這樣說好像很英雄吧~ A_A")

    「狼!!」故小翼跟著狼和烈身後叫道, 狼和烈停了下來, 回過頭只見是故小翼跟了來, 吃驚不少, 只聽故小翼接著說:「我和你們一起去!」狼期期艾艾的說:「這....」故小翼打了個手勢, 接著說:「別多說了, 誰叫我和你一樣,」指著狼的心笑道:「體內流著的都是 Cora 戰士的血呢?」狼聽後也笑道:「好!! 我們便去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烈也笑著說:「有小翼在, 我可以專心去殺敵了, 不用忙著指揮了~」故小翼哈哈大笑道:「這可說不定喔~ 別多說了, 我們走吧!!」三人說完便昂然的踏上征戰之路!!!

    「月...」故小翼等人走後, 紅蝶去了洗澡, 奧和紅月則在花園中散著步, 享受著這短暫而奢侈的和平. 「其實你覺得這樣的仗還應該打下去嗎?」奧輕撫著花園中的花兒問道:「對抗 Accretia 那是沒錯... 但我們應該繼續和 Bellato 開戰嗎?

    「我也不知...」紅月長長的嘆了口氣, :「其實只要 Bellato 不再打過來, 我也不想和他們開戰... 再怎麼說... 看見他們... 就好像看見自己的影子...」紅月望著天邊說道, 又說道:「還有的就是... 我要保護我所擁有, 珍惜的事物....」奧聽著聽著, 笑了起來. 二人, 一邊說一邊靜靜的走著, 在這一刻他們心中感到的只是寧靜和安祥.

    「月, 說真的, 我還真是很羨慕你呢~」紅月好奇的問道:「我有什麼值得你羨慕~?」奧望著紅月笑道:「也沒什麼... 只是... 你至少找到你戰鬥的目的... 保護... 但我呢?」奧仰望天際, 喃喃的說道:「我是為了什麼在戰鬥呢? 為了我們和 Bellato 那不可理喻的『仇』嗎?」

    「你也有想要保護的東西吧~?」紅月古怪地笑了笑說:「反正嘛~ 小翼不在, 介京又不在不正好給你機會向我姊大獻恩勤了嗎?」奧聽了卻只有苦笑, 也望著天邊, 說道:「小翼那笨蛋... 什麼『好好照顧紅蝶』... 裝帥... ><"」紅月聽了, 笑了笑, 望著天邊的一朵雲兒, 也說道:「但願他們能成功全身而回...」奧卻突然說道:「最好小故也像你一樣, 給人在面上砍上這麼一刀~ 那時可更有利於我了~ A_A」紅月裝出發怒的樣子叫道:「你這人真沒良心!! 有異性沒人性!!! 再說, 我面上的這條疤不好看嗎!? Squall 也不見得比我英俊~!!」二人笑笑哈哈的打成一片, 由桌上打到地上, 由小亭滾到出花園... 良久, 二人躺在地上, 望著滿天的紅雲星星, 奧又慢慢的說道:「月...」「怎了?」紅月側了頭望著奧頭問道, 只聽奧接著說:「我不會讓你死在戰場上的...!! 一定不會!!」紅月笑了笑, 也說:「我也不會讓你死的!!

    與此同時, Accretia 不遠處, 故小翼, 狼和烈帶領著百多名 Cora 戰士翻山涉水 (礦山有水嗎 -.-a?) , 愈來愈接近 Accretia 晶片, 故小翼情不自禁的望了望了頭上的天空, 暗自想道:「奧... 紅蝶靠你了...



    故小翼手繒圖~ XD


    (第五話... ..... 待續.....)
    =-=-=-=-=-=-=-=-=-=-=-=-=

    哇靠.... 今天自早上十時起身已經在寫了...
    一邊回大家的悄悄話~ 一邊又去談天說地...
    結果到現在晚上十時正才寫好 4600.... orz
    注意的是: 第五話的主題改成了戰士的抉擇 (不再是之前的怒意之反擊)

    很高興~
    多得大家支持, 此故事有幸置頂~ ^0^
    我會再多加努力的了~
    但是... ... 8 C 族又給 A B 打下了晶片了...
    只能在小說中找點寄託了.. ><"
    (哇靠~!! 說錯話了!!)


    ~:: 感謝伊莉亞超級板主大大幫我將文章置頂 ::~
    ~:: 感謝紅蝶幫忙找出錯別字 ::~

    PS:
    大家快來幫我找錯別字吧 ~"~ 有找到請告訴我~
    我會立即改的了~ 並加聲望以表謝意 QQ
    若找不到的話... 那就加我聲望好了~ XD

    (下回預告: 我是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3-27 09:35 , Processed in 0.239622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