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玉雲玦

【個人文集】 玉雲玦

[複製連結] 檢視: 28481|回覆: 57

回覆: 玉雲玦

=信任股今日下跌=

  繁忙的都市中,在清晨此起彼落的聲音.許多人大聲的詢問著"我的信任股漲了沒?每個人的頭頂,只有自己看得到的數值上上下下.似乎,就是有辦法偽裝,當然是看你成不成功的欺騙別人.

  "聽說隔壁的王先生信用度很高,跟他一起投資準沒問題."公寓二樓的蔡小姐對著四樓的劉先生說."是這樣子嗎?我看他根本就是騙人的吧!"劉先生懷著忌妒的心情,以同情的口吻告訴蔡小姐說.

  而這時候王先生的頭頂數值,就跟他中肯的人生態度一般,處在百分之五十左右.但王先生似乎不太在意信任這回事,他總認為讓自己的生活平淡淡的似乎更理想.王先生注意的,可能是明天要到哪度假呢!

  一天之中,不下數十次的注意著自己的信任股.就像現在年輕的不知第幾世代,一日不摸個時幾次網路,心中就會覺得缺少了些什麼.晚上,總結了一天的信任股,明天似乎要更加的努力.不管是真正面對自己頭上的數值,還是漂亮的偽裝.

  "大會報告~~今日為了因信任股價不斷下跌,配合信任節的到來,我們採取優惠方案......"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玉雲玦

=阿公的自動筆心=


  你拿著手中的東西向我說:「阿妹呀!幫阿公把筆心放到裡面去。」義不容辭呀!難得有機會在家,可以幫阿公服務。理所當然的打開自動鉛筆後頭的蓋子,嗯!老舊了點,還有纏著鉛片的橡皮擦。把筆心放入,倒續著將所有的東西回歸為一隻完好如初的自動鉛筆。我得意的笑得開懷,你卻說:「原來可以這樣放?」不可置信的望著你:「阿公,你不知道嗎?」

  嗤嗤的瞇起雙眼微笑,我問了:「不然阿公你怎麼用?」你說我聽,腦中不由自主模擬起情境。

  你,用你漸反白的雙瞳,拿起整根裹滿碳粉的細長柱體,尋遍不著可以將其放入的確切位置。你耐心嘗試,一試就是二、三十個年頭。直到這天你再也無法將同女紅細針般的筆心,自自動筆的前端那微小的孔中放入。

  僵掉的臉,我凝固的笑容,連身旁好動的小堂弟,也安靜的佇立。「阿公,對呀!可以從這裡放進去喔!」接下來無須言語,送走了一老一小,徃房內的浴室裡衝去。打開水龍頭聽著花拉花拉的水聲,滿缸子的水混著我的鼻涕、摻了我了淚。

  紅了鼻頭和雙眼,心中狂亂的想著。「我能為阿公做什麼?」自動鉛筆不是為了方便,才造出來的嗎?是因為不關心,所以阿公才用那種方式使用?這樣不好使用的方法,是忽略了什麼才造成?

  如今一遍一遍想起當時情景,框中的水氣自動瀰漫堆積起。現的我想向你說:阿公等我,今年你的生日,我會陪在你身邊。告訴你不只自動鉛筆要如何放筆心,還有你想學的電腦,我都會陪著你學習。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上學小徑=


  望見清晨迷濛的景色,屬於夏天尋訪的前奏,綿綿的落下輕撫著臉龐.想前三十分鐘,還在與柔軟的棉被和枕頭溫柔的抵抗,時間終究佔勝了親密的床.慶幸自己可以如此悠哉的走在上學的這條路上,沒有任何束縛,是一天中最清閒的時光.

  向眼前蒼翠的幽境致意,早晨的清新,似乎從這裡可以看清.從宿舍磚紅牆壁垂下的藤蔓,結墜著鵝黃色小花.由水泥石縫中竄出一叢不知名小草,竟也開起了暗紅色的花,給離去的春天最後一項小禮.右邊的石階,地錢叢生的牆面,一滴一滴尚未甦醒的露珠,風正輕輕的搖醒.

  早晨,走在這樣的一條小徑,總希望上課鈴聲不要太快響起.這樣美的獨自的夢才不會醒,才不用走進喧鬧的塵囂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這條街從未細細的走過,今天為了等待與消磨,免強將自己安置在這條濕露露的街頭上.人來人

往,聽著不完全的歌,經過一家又一家不同的店.時而大時而小的雨,讓兩個人的世界更甜密,讓一個

人的世界更冷清.

  我讓自己沉醉在一個人的世界裡,調整步伐漫步,可以看想看的東西.時間似乎並不重要,流逝的

時間是換來我輕鬆的秘密.等待的時間並不漫長,我喜歡流念書坊,它是無處可歸的天堂.我不需要熱

鬧的街頭,因為我已經找到了屬於我的地方.我並不再流浪,因為我找到了收容我的地方,心靈的安

祥,街角的書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消失的傲氣=

  想小時後平淡的外表之下,有一股不服輸的氣魄,認為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得很好.長大,隨著時間的推移,消磨掉了那一身的氣勢.圓融的處事,膽小的不想惹怒所有人,想要自以為的跟每一個人,都當好朋友.我的夢,就是築在不切實際的幻想中,我要一個理想國.
  
  理想終究是理想,剝掉皮的蘋果只有被空氣消耗,徒留醜陋的內在泛著過氣的黃褐色.自以為完美的世界,只是編織的假象,讓自己看不清事實,也更讓自己受傷.漸漸的失去了積極的力量,漸漸的不再為了更往上爬而努力,只求委身於眼前看似寧靜的美麗世界.
  
  參加了一個社團,可是我沒有認真面對它,不常去打球,不敢跟社團的人打球.所以一直停留在我的正手反手,很奇怪的正手反手.學弟妹都比我強,大家的寄望可以上場.我不能上場,就算社團的人已經給我機會,但我害怕我害怕,我害怕丟臉害怕失敗.我很膽小,卻又不敢承認.
  
  系運參加了排球比賽,心情其實很複雜,因為我不會打排球,很少打的關係.可是不想像個花瓶一樣站在球場上,不想讓別人認為我我是一無事處的人.但我的自尊心也僅止於此,卻不上進.我的傲氣喪失很久,像顆球圓圓的滾來滾去,卻沒有安身的地方.
  
  修了日文,覺得好玩,慶幸那時候老師給了高分.但是現在拿到的成績,低空飛過我都覺得很感激.看別人隨隨便便,或是用功唸書得到好成績,自己都會為了那一點點的成績感到嘆息.不努力!!就只有這樣而已.想找回我的傲氣,我才會有動力.我的傲氣,妳什麼時候才會回來跟我攜手共心,我等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第二碗粥=

  你佈滿青筋的手,切著紅羅蔔與皎白筍.切著薄薄的片不夠,你還將它們一個一個切成細細的細細的絲.站著卻無法幫上你的忙,我只好切著我的紅頻果,假裝很忙.東跑跑西跑跑,最後還是站在你的身旁看你,切著細肉剁剁剁.忽然看你一個顛簸,心收了一下,你又自若的切起了肉,安心.

  你看我在一旁不知該幹麻,說:把那容器擦一擦.所以我照著作,用掉兩張餐巾紙,大張的可以吸油的那種.後你揮一揮手,告訴我可以了剩下的你來就好,摸摸鼻子我還是掉頭就走.上樓接個電話,搜尋著衣服,電話那頭說是要長袖的衣服.我知道平常太少的關心,所以找個長袖我找了好久,不想麻煩你但卻,不得不煩.

  你巍峨的腳緩慢爬上長長的樓梯,沉重的步伐,一聽我知道就是你.你,擦擦汗坐下,疲憊的雙眼半瞇著,休息.才和我討論起我的日文,你說句子單字,我不敢說,只好翻譯,不懂再問你.你說很簡單,說一些平常的句子,可是我聽得很吃力,要很仔細.鈴聲想起,該出去,所以將打包好的東西扛起,下樓打開鐵捲門.

  一路上不安分的小堂妹,唱著英文兒歌,讓我讚嘆!但是過於聒噪的聲音,我竟然會受不了,礙於她的媽媽不斷的偷窺我,我假裝我很有耐心的微笑.到了目的地你掛上口罩,裡頭也有許多人掛著口罩,等電梯.十樓,1002號房.門推不開,用推用拉,才發現是要往側邊推去.躺著妳正躺著,我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有兩天了.

  一條管子,沾著血色流著,不時需要去吸取多餘的液體,我最害怕的顏色.忍著,將剛剛準備好的粥放進紙杯裡,燙.笨手笨腳的無法將杯粥搞定,杯子被接走徒留一句:笨手笨腳的......燙我知道,所以對著杯子吹完,又對著湯匙裡的粥吹去.第三杯我接手,看懂了弄懂了,不想讓自己這麼沒用.第五杯妳說吃不下去,收手.妳說可以讓小堂妹他們回去.

  留下妳和你,我們回去拿剛剛忘記的東西,還有下一個接替的人需要的熱開水.轉身下樓,櫃檯小姐我們沒有證件可以押遙控器.停車場,停了一天一夜,一八零元二十找您.路上四碗羮麵加米糕加肉圓,拿回去給已經耗盡體力的一家人,等等再多個四十元的蒸餃.

  門口電鈴按了又按,樓上樓下電話打了又打,誰來開門.疲憊的臉色,拖著疲憊的你,還有一個人趕快叫去.安靜的吃的晚餐的四個人,累一個字可以說明.還要再出去,妳受不了的疲憊,生氣的話語.到底是誰不關心,到底是誰在逃避.我知道,想請妳休息.但是有些事情,需要妳.小心上路,在家等妳.




</SPAN></SPAN></SPAN>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國中基測第一天陪考=


  方才安靜得讓我注意到一叢海芋的長廊,此時三兩個考生溜出考場,與下頭開始引頸盼望的家長們成了反比.時間越趨近於鈴響,左方尚未與兒子打過面照的媽媽,向右側的媽媽詢問孩子動向.我,早已站起心想「那個笨蛋,怎麼還不快點下來?」,轉念一想,當初耳提面命不准提早交卷的人好像是我.

  一批批的家長接走一批批的學生,與方才的清靜.耳朵早已容不下任何音,老弟放著我佔的雙人椅,堅持要去休息區,有桌燈有椅,還有冷氣.今天的天氣並不炎熱,甚至有一團等待著流淚的雲,更在來回於休息區與長郎的時間裡下了點小雨.等我把東西拿去休息區佔位子的時候,老弟很沒義氣的和我擦身而過.因為我老是愛走自己熟,又要繞遠路的偏遠小徑.

  鈴聲又再度響起,伴隨廣播模糊而又低沉男音,彷彿是考生與試場委員宣誓的小秘密.家長還停留在方才,考生喧鬧的情緒,吱吱喳喳不如之前安靜.我一直到陪老弟去去休息區,才有陪考人的身分和心情,彷彿是在認定.

  問我為何不待在休息區冷氣房裡,我回答:「不喜歡吹完冷氣的黏膩.」右邊的媽媽給我她多拿一份的報紙,外面發的.進考場嫌麻煩的我那時押著老弟,面上戴著殺氣,標明「誰敢拿宣傳單給我,我就殺了你.」所以開先鋒的老弟,手上沒有東西.

  後來見長廊空無一人的鐵椅上一袋袋的贈禮,才發現,傳單都是佔位子的"秘密武器".而我,早在這場陪考家屬的戰爭裡,向背而去.只好努力的拿身上僅有的書和水瓶,佔了老弟不屑的自然區.我只好獨自說明,我喜歡呼吸新鮮空氣,難得有地方讓我吸.雖然懷疑是否中毒上癮,但自然風是我的命.

  老弟,我很夠義氣,縱使不愛人工冷氣.一個位子在冷氣房的休息區,我佔給你.

  (第二節考自然,我在我的自然區深呼吸)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颱風過後的晴天,天是藍得透明,薄薄的雲絲愜意,彷彿不知大雨剛走.走向之前挑戰失敗的步道,些許匆匆的步伐,趕上了零零散散的遊客.這樣迫切的心,只是想重回山的懷抱.

  很幸運,才剛踏入世俗與青山的分界線.一隻隻美麗的山精靈,揮著綴有彩色絲線的翅膀為我引路.每走一段山路,山精靈不斷變換著身上的衣裳,有時是一襲純黑的晚禮服,或在衣裳上掛上兩只明珠.或反映了天空耀眼的金光,轉身成一身的鵝黃.抑或在身上塗滿了嘉年華的橘子色,夾雜白色線條,再裹上絨布的黑色絲巾.會心的微笑正在嘴邊綻放,我知道這是我和神秘的自然的秘密遊戲.

  更往裡面走,由河川削蝕而下的河谷,正活躍的拍打有凌有角的石頭唱歌.山壁上攀附的樹海,乍看之下是一式的青綠,卻在自然的機制中分出深淺的層次.藏在樹底的千年大石,若隱若現.本來以為單調的畫布,煞時間添上了許多色塊.黃色的蒲空英,紅色的小碎花,沿著藤蔓灑下的紫色小花.視覺強烈的色彩,捉迷藏似的讓人尋找那一點一點的特別,踏青的樂趣由此而見.

  走著走著,看見對面的山壁傾洩出白镌絹色的瀑布.停駐的腳步,被視覺排擠的聽覺,趁勢而入.瀑布萬年撞擊岩壁的鏗鏘清脆,蟲聲,鳥鳴,滿滿的塞入了雙耳.轉身即是回程的路,看著反方向的景色,被突出山壁擋住一層又一層的迂迴.像是開了一扇窗,一樣的景色卻又藏著不相仿的意境.

  在山裡找到樂趣,好久沒有玩的蒲空英.趁來往的旅客交錯的空窗期,摘下上頭滿是種子毛球,用力一吹.吹個兩三次,看著種子挾著白色羽毛向身後飛去.愉快的心情隨著飛揚的種子,轉在山裡,在藍藍的天空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愛上了一種花,小小的細細的很美很美的花.回想起來,那是種淡淡的印象.

  小學時,校園入口有兩盆深植於地的盆景.兩株植物輕柔的擁著校門口,隨著季節變換景緻,驚豔了幼小的我的視線.忘了那個夏季,那植物的枝條上冒出一串串淡紫的,令人微醺的花朵.開了一朵小花的她並不起眼,但整串的加上落下的,竟成了美煞人的風景,彷彿就是要人多瞧她一眼.

  隔著許久未見,竟在大學校園中給我遇著了.彷彿是刻意的偶然,小別勝新歡的喜悅.雖不似兒時連成串的記憶,但循著鐘聲移動的步伐,卻瞥見柏油路上些許泥濘的落葉上,靜悄悄的小小的躺著一朵可愛的顏色.一瞥之下的駐足,尋訪不著的成串記憶已無妨.努力在身朝周圍找尋,才在一片的綠意盎然中尋著兩三朵,記憶中落於地的小花.至此,每每經過,必像虔誠祈禱的詩人,對敬愛的女士無止地盡傾吐愛意般,停佇.

  更在哪次,入了久未探訪故人之居,循著幽深小徑.方才下過雨的天,尚在微微灑著最後的一點點依戀.一處濕露露的泛著青苔,被大雨侵染成黑的山石表面,被大雨打落的花,強烈的奪去我久久的目光.垂落的枝條尚有那一串串的花,寂靜是只有一過客的禪味.耳邊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一人一石一串花一景緻的靜止.

  而我,因此融入了往日的回憶中、山裡、石頭上那朵朵名為金露的花裡.



p.s把紫藤花改為"金露花"哩!發現我自己誤會以為金露是紫藤,以為開紫色的花就是紫藤花><我錯咧!!我也改過來哩~~!!但是~~紫藤花似乎聽起來比較美^^

[ 本文最後由 玉雲玦 於 06-9-27 03:0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命運或是人的安排

  一直以來都相信著,所有的事情冥冥中都有它的安排,不管是一顆不起眼的螺絲釘還是什麼.可曾有這種經驗,需要用到一塊錢時,卻怎樣找也找不到一塊錢用,腦中甚至是有著之前在哪看過一塊錢的影子.或是把個星期前順手從餐廳拿了根塑膠湯匙,放著一直沒用.剛剛買了紅豆湯圓,湯匙卻飛走了,正巧用上.奇妙的是,這世界似乎領導著一些事情,就這麼樣的發生了.

  如今,踏著輕便的步伐,在這個校園裡.回顧著所有遇到的人,任何一件事情,有些似乎無意義.但換個角度想,卻又好像有那麼樣的關聯.說喜歡,我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不想讓任何事情打亂它,很單純的沒有理由.如果,來做個假設,我沒有這樣子的家庭,我就不會按著這個階梯,走向你.但或許,我會用另一種方式見到你.說得更直接點,是我將我的一切托付給老天,所以老天安排我,見到你,在這個校園裡.

  說過,我是被保護過度的,沒有啥好解釋.所以上了大學之後,一直在嘗試,想讓自己更成熟.試著替自己找到人生的方向,摸索著但也渾渾噩噩.真的不懂,為什麼會遇到你,是陰錯陽差嗎?對於喜歡著一個人這件事,相信我還沒有準備.我不懂你,卻透露許多自己的秘密.我不清楚你,卻無條件的相信.或許你一度的挫折,挫折在我看似毫無反映的表面.所以我試著向你表示,但似乎我的方式錯誤了.導致今天的我們關係迷離抓不到一個頭緒.所以我也接受了,你說的朋友的關係.

  悄悄的問自己,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幹麻.事實上就如同自己所說,不清楚,似乎不應該這麼早就栽下去.自己知道,曾經有一度心動過.但現在呢?很難說,是因為習慣了還是怎樣的.一直自己告訴自己有機會,就該好好把握.但不喜歡孩子氣的傢伙,偏偏你就是,而且是我最害怕的那一款.不喜歡沒事的憂鬱,雖然自己也是,所以更加不喜,偏偏你亦是.知道卻依然地將手放下去,去緊緊攫住你.

  或許是我把事情都看得太嚴肅,才會覺得喜歡太沉重.或許你和我對喜歡的定義,依然的不同,所以我們才會將事情搞得不清.或許這是我一個人,在玩有的沒的遊戲,彷彿知道火坑在前卻硬要跳進去.是對每一個人,都付出一百分的真心,偶而減個兩三分而已.面對你,我知道,自己付的是百分百的用心.兩個相敬如賓,齊眉舉案.我用我的方式喜歡你,你用你的方式討我歡心,兩個交錯的心意彼此怎能一同走下去.

  一直的一直的在唱衰自己,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問題,也想解決這樣的問題.但當我在付出時,你不斷後退的道理又在哪裡.所以結論是你不了解我,我亦然的不了解你.兩個不了解的人在一起,就是連朋友,也沒有所謂的交集.


p.s很久的事了,在整理電腦檔案的時候看到,很懷疑~~這是自己寫的東西,果然,有些時候紀錄下的心情,可以讓自己回憶.現在,事情已經隨煙飄散,這位朋友,很遺憾我們並沒有長久,但我不後悔,畢竟,再繼續下去受的傷,只會越來越深,那到不如放手,放手讓彼此都過得開開心心,這樣~~就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9-17 05:04 , Processed in 0.069319 second(s), 25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