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玉雲玦

【個人文集】 玉雲玦

[複製連結] 檢視: 28484|回覆: 57

回覆: 玉雲玦

就是餐桌上

  餐桌上手裡的碗空了,卻遲遲不能離開奔向我愛的電腦,在書房.盯著眼前殘餘的空心菜,無言的夾起細小的梗,無言的放進嘴裡咀嚼,鹹鹹的.耳邊充斥著妳的聲音,妳不間斷的魔音.
  「一起跳舞的老太太的女兒呀!就是有聽她父母的話......語言學的好啊!考進一家公司的秘書......每年過節給父母的錢......那個過世的舅公的太太呀!......學數學的不一定教數學,當老師教英文數學兩科......」妳說我在聽,但已經長繭的耳朵卻把神經麻痺.

  妳說的都對,我心理明白,可要做到很難.妳說的我都知道,可是妳的寄望太高太固定.現在的老師不好當更不好考,現在的秘書一職也一樣難求.再說沒有語言天份的人,妳強求他唸ABC唸五十音.

  我們這一代活在飽和的交接處,進不行退也不行,沒有鶴立雞群的能力沒有頂尖的實力沒有雄厚的財力,妳說我在聽.我聽也想聽進去,無奈的是力不從心啊!這最原始的藉口,催眠自我的聲音.



  晚餐的餐桌上,你珊珊來遲的身影晃入我的眼底.而你微駝的背加強了眼底的印象.從對面來的耳語,小聲卻清晰的竄入你的耳朵.「又去買東西,又去買東西.」我對此嗤之以鼻.

  「安琪最喜歡吃玉米」、「玉米農湯好好喝」就是這樣子深得你心的童言童語.你拎著沉重的玉米罐頭,從我眼前晃過.我已無法再表達一言一語,盯著手中的碗看著你剛買回來的玉米罐頭,現在最想見到你的一定是我的眼淚.

  你如此熟悉孩子要的是什麼,而我卻清楚你心中最大的期盼,做不到.



  一個是有聲音的,一個是行動上的.父母親早已不在期望著什麼,你們卻望著我們希望我們能出人頭地.妳有傳統的根深蒂固,一再說著妳那一百零八的千篇一律.你有輕描淡寫的笑臉,卻一笑直入我心最重的負擔.永遠,我知道你們都會是我永遠的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玉雲玦

覺悟/下廚


  家裡的小孩子三個,大姊已經到了假期受困於實驗室的生活,弟弟升國三而想可知書堆的生活也夠他受.而我卻像隻無法無天混吃混喝的米蟲,天天在電腦線上遊戲間翻滾.而想可知媽媽該做的事情,米蟲應該要分擔.家中的大小事,米蟲也應該插手.
  米蟲能做的,掃地拖地整理雜亂的家曬衣服棉被幫爸媽搥背,煮飯不會.號稱台傭的米蟲竟然不會煮飯,媽媽在家似乎不是個大問題,但媽媽不在呢?一把老骨頭的奶奶喊著胸口悶腰酸背痛,爺爺也好不哪去,一餐煮完竟食不下咽.晚餐一口飯吃下去總覺得虧欠了誰,這麼大的一個人竟然連頓飯都煮不出來.

  以前,家中的事務大大小小,三個人都分工分的好好的誰也不欠誰,你掃地我煮飯他曬衣服.現在一下子缺了兩個人,之前不用做的事情,要做;不會做的事情,擱著還是不做.其他的都是小case,但煮飯一事卻讓我有深深的罪惡.想想我是真得不會煮飯嗎?燙青菜,間單啊!菜洗一洗水滾一滾,丟進去悶一下.我還會什麼?蒸蛋呀!蛋打一打放水加醬油拌一拌,再放進電鍋按個OK也就OK啦!炒肉,先退冰再切碎,再加醬油加糖跟太白粉,抓一抓丟到炒菜鍋裡炒一炒.

  步驟都會,也看過媽媽姊姊不下數N次的示範,是真的不會嗎?還是為了逃避責任,那學會了就必須背負的責任.想想一天24個小時,早餐加中餐還有晚餐,一天就要準備三次.我不會分一塊塊的生肉,我討厭從大海來的味道,我怕四濺的油滴.害怕恐懼懶惰,我想逃避.

  坐在餐桌前,眼前的食物變得不可口.弟弟小得不能再小得胃口讓我不寒而慄,他抗議著眼前狀似大雜會的食物.爺爺遲遲不下樓,奶奶不時傳來唉嘆聲.心裡always大姊妳為什麼不回家,摸摸自己的良心拍拍自己的背,明天我,下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雙童日記

  「咚!咚!咚!」細碎的腳步聲在耳盼響起,翻個身不想理.「咚!咚!咚!」腳步聲又漸漸離去.面對太陽的房間,一個人躺在榻榻米上對著陽光掙扎.

  
  雖然早在七點的時候就醒了,但硬是要賴到九點垃圾車要來才起身.走下樓梯悄悄的.「姊姊!姊姊!」還是被抓包跑不掉賴不了.「嘿!是姊姊,姊姊醒囉!」向來聲回答.

  
  走向通往一樓的樓梯口,腦袋裡想我的早餐就在樓下,身後又傳來預料中的腳步聲.「咚!咚!咚!「姊姊等等我!等等我!」停下腳步「好我等你,慢慢走慢慢走!」用命令的語氣喝住身後已經要發足狂奔的身影.

  
  坐在餐桌,雙手拿起吐司麵包和奶油.「我要那個,那個.」默默的拿起花生醬,拿起吐司塗上遞給身旁小小的人.「你不可以只吃花生醬.」心中拜託吃下那個稱之為麵包的東西.

  
  少女的祈禱這時從遠方傳來,早上十點非常的準時.蓄勢待發衝到門口,身旁小小的人卻比我先一步.「你又衝這麼快,叫你慢慢走.」「沒有哇!我沒有.」心中小小的無力,拜託我怕你摔倒.

  
  「好我們上樓」話還沒說完頭一抬,好樣的竟然敢不等我衝到二樓.走到二樓樓梯口,小小的人早就在到三樓的樓梯等得好好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向客廳飄去,「妳醒啦!」「......」「姊姊上樓,上樓.」「咚!咚!咚!」「咚!咚!咚!」一團人就擠著狹窄的樓梯到了三樓. 


  「姊姊要餵那個.」雙手一著下達的命令,開機等待按密碼上網打開視窗叫寵物出來.「再餵一個.」右手按右鍵看腹滿度,再押右鍵點出食物欄.「要餵哪一之呀?」「紅的那個」把游標移到紅色的生物上面,點兩下與身旁的兩個小小身影看著寵物吃下牠的早餐.「還要餵一個」「不行牠飽了,我們帶牠去散步好不好?」「好」寵物放浪去吧!

  「姊姊我跟妳說,什麼時候才可以再餵」「明天呀!」心中向小小的身影求饒,拜託我要去玩楓之谷.「那妳什麼時候要玩小蝸牛?」「現在!」耶!話說完馬上點進楓之谷.

  「烏龜!烏龜!」「不對,那是蝸牛,蝸牛.」「烏龜」「是蝸牛」「烏龜」
「......,好烏龜就烏龜.」
  
  「姊姊,我要跟妳說悄悄話.」「好妳說.」我的心思正放在眼前的怪物群,偏著頭眼睛盯著電腦螢幕.「姊姊我要看書.」附到我耳邊煞有其事的降低音量,小小的人用命令的語氣說.「好姊姊先到安全的地方.」逃離怪物群爬上梯子站著這等回血,再起身拿了兩本小百科一人一本.

  專心玩我的遊戲的當兒,兩個聲音同時爆發,不用說兩隻小鬼吵架哭了.「他打我,他打我.」「哇~~~~」簡潔有力,不時妳一拳我一腳的互相切磋打架技能.「不要哭,要哭就下樓.」拿出我恐嚇的必殺技,不過兩個小鬼的魔音卻越演越烈,完了我要抓狂了.

  「叮咚」門鈴聲適時的響起.「耶!你們聽是誰回來了?」話一說完哭聲便停止.「咚!咚!咚!」「咚!咚!咚!」小小的身影下衝.「慢慢走!」大聲說完我嘴角的微笑浮現,可以好好的玩遊戲囉!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一個令人著迷的故事,是的!它並沒有所謂的結局,而它所留予的想像空間卻是無限。一絲絲的無奈與一絲絲的悲傷,承傳的是成長的堅強、與另一個偉大的魔法師,對於我所看的「魔法師日誌」至上深深的敬意,是的!好久了,我沒再看過讓人如此留戀的書。而它並不完整,在我的推斷之下,雖然美中不足,但卻帶來了異想不到的思考空間,短短的並不會傷眼,真正美妙的地方是…我喜歡這種書寫的的感覺。


p.s.有種在撐場面的感覺....><只是想分享一下讀書心得(幼稚鬼寫的幼稚東西)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感恩



  這些日子總覺得自己很幸福,是因為老天的眷顧吧!雖然日子過得平凡又平淡,但總覺得很快樂.我雖窩在宿舍裡的時間多了,但有坐在海邊看著天空,用手遮著艷陽的舒適感.或許我也真的像坐在窗邊,卻渴望出外溜答的孩子.

  從來就不認為自己特別,事實上更是一個普通再普通不過的人.也只想平平淡淡的過著日子,一切有繽紛色彩的人生並不適合我的生活,也不求有什麼驚奇的事件發生.眾人矚目的焦點中了頭獎等,別想太多了!

  平凡,其實也很好,更在不知不覺中所獲得擁有平凡的幸福.心靈的平實就是我的依靠,普通才是最適合我的剪裁,也是王道(個人的).

  或許是在自我催眠,為自己的普通找出來的天大藉口.也或許是在麻醉,藉著這樣的想法彌補缺陷.更可能缺的最多的是自信,但也因著欠缺所以不斷的追尋.摸索著,是不是就跟著成長.

  感謝著引導我的多股力量,而我的小小感謝卻不足以代表一切.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哀。青澀種子


  是你讓我有機會種下這顆種子,而如今剛發芽.你卻硬生生的搶走雨水,遮住陽光.初生即面臨夭折的命運,對它對我而言都不公平.你怎能硬生生的搶走,我對它剛投資的愛,你怎能阻止我對它施肥澆水.

  平靜的水面因為你的輕撫,而掀起一陣陣的漣漪,怎能讓清風收拾殘局.而在我眼裡,風本無情.

  我爲剛出生的青芽哀悼,第一次接觸陽光的和煦照耀,第一次親吻雨水滋潤.讓它初來乍到享受美好生命,卻瞬間剝奪生存的權利.我哀悼即將面臨死亡命運的芽苞,懵懵懂懂以為世間美好,哪知殘酷的你的雙手扼殺.

  水面不再流動,雨水不再滋補,逐漸乾涸的湖水呈現混沌的濁度.不再明不再明,湖水將和青芽一同回歸空虛太極.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奇怪的文章(沒有意義可以不用看)

  步入所謂任你玩四年的旅程,默然發現謊言依然是謊言。前輩的例子,親人的例子,許許多多的例子堆疊。錢似乎花得比高中兇,倘若沒有打工的機會,一隻蠹蟲猶然而成。這是我。而當我遇到了他,突然間發現。並不是所謂的大學生活,都是痛苦的煎熬。但並不是因為有他我才心情好,不是因為戀愛才快樂,這沒有所謂的戀愛。

  說話的語無倫次,做事情的無俚頭,想寫一些有意義的東西,想做一些有紀念性的回憶。不好好把握,似乎會失去更多更多。平淡的語氣包含了平淡中的無可奈何,想要卸掉誇張的面具,只好在文字間找到平淡的平衡。

  同學之間的笑柄,不算什麼。家人中的和事老,不算什麼。你眼中的朋友,依然的不算什麼。多少人無法坦然面對自己的情緒,多少人無法正視自己的懦弱。一切無言中的無言,沒有邏輯的觀念。得到的一個結論,我只好滾回去寫心情的詩,寄託我無聊的感情。

p。s抱歉發了奇怪的文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早晨的圖書間
 

  昨晚入眠時,腦中忽然閃過小時候唸幼稚園,媽媽陪著唸故事書的影像.木頭製的褐色地板,早晨傾洩的陽光,媽媽唸著書的側影,我偎在媽媽身邊的小小身軀.彷彿這一切就在昨日發生,清晰的不可思議.

  時將近農曆新年,緊迫的寒假旋即乍到.北上唸書的我,對於位在中台灣的家,並沒有所謂的思念.甚至漸漸的將我心思,全數寄放在不屬於我故鄉的台北,更想要從台北找到一絲安身的位置.

  媽媽因為要去公司上班,不得不將小小的我,早早的帶到離家有三十分鐘車程的幼稚園.太早的時間,媽媽用唸故事書的方式消磨.而無知的我總是安安靜靜的聽著,聽著媽媽用柔和的聲音讀著每一本故事書,在每一個媽媽陪伴的早晨.

  將身軀柔進舒適的被窩中,享受大學生活所謂爆腎爆肝的期末考後的舒適.不想再去想那已經成為過去式的痛苦,甚至已經當它是講濫的故事扔在一旁.我知這期間發生太多事情,是自己刻意讓它發生.也為了這些事情,瘦了.將本來四十又五的體重,降至四十.卻不是為了我的家人,不是為了那曾經為我唸了故事的媽媽.

  忘記唸完故事的媽媽是怎樣送我去教室,也忘記我是怎樣跟媽媽道再見.有印象的依然的是和媽媽,就只有我和媽媽的故事間.或許,我想我喜歡看有故事性的書籍,就是這時候培養出來的吧!不再記得那時,唸的是什麼故事,看過什麼樣的書了.

  考試前一週的日子,適逢邁向2006年.狠很的以賭氣的心情,大玩了一場.我得到的是疲憊的身軀,雙眼跟絲毫沒有動彈的考試準備.下午隨即從網路的連線上得知,媽媽去動手術的消息.我沒有紅了雙眼,我無動於衷.只形式上的向自己的內心懺悔,後悔自己為何聽不出來媽媽電話中疲憊語氣.

  媽媽的陪伴,結束在後來我與姊姊一起搭校車.從此媽媽陪伴我的那段時間,倏地消失.我只能用我偶爾想起的回憶,去猜測著那時候的情形.雖然大可再回那兒時的幼稚園實際走過,但內心卻又不想.就像十年前吃過的"卡哩卡哩",十年後的今天再吃也吃不出兒時的味道.

  得知消息,稍晚承受不了複雜情緒的我,甚至傷到喜歡的人,也將自己的思緒繳得一團灰稠.面對一週混亂的情緒,我的害怕恐懼,我的家人們卻替我分擔.不知情的我以為,只有我一個人在承受散漫了一學期的後果.怎知背後支持的力量,卻不因我毫不在乎的態度而斬斷.
 
  考完試的今日,已經在家休息.看著身軀不再像以往直挺的大人們,莫地間發現自己長大了,不再是那在讀書間和媽媽念著書的孩子.該是時候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像個孩子般,巴著媽媽的溫暖不放.一直不成熟的人,能在一瞬間成長嗎?是的,我想是可以的我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鐵捲門與透天厝  


  坐著在透天厝的樓下,手中拿著才吃了一半的飯碗,眼睛盯著那碗飯的主人.本來騎著小噗噗的堂弟,改騎上有輔助輪的兒童腳踏車.盯著堂弟歪歪斜斜騎著腳踏車的模樣,眼中寫滿了多餘的擔心.口中不時提醒碗的主人,快點咽下那嘴已經吃了快五分鐘的飯.
  
  我的記憶瞬間回到了那很小很小的時候,大概就是相片上兩個小女孩騎著腳踏車的時候.家裡的小孩子會騎腳踏車,教的人都是爺爺.不管是從有輔助輪的兒童腳踏車,還是將輔助輪拆卸後的腳踏車,還是比自己身體高的腳踏車.而現在的堂弟,或許是年紀尚未足以騎沒有輔助輪的腳踏車吧!或許......拍拍腦帶回神看著堂弟,對他咧嘴鼓勵性的一笑說:快點把飯飯吃進去喔!

  看他一個人假裝有障礙物,一下要給過的通行證,一下又要我把腳抬起來當擋車的欄杆.他玩得不亦樂乎,我卻盯著四週落地的鐵捲門傷神.那時雙眼盯著外頭透露出渴望眼神的姊姊,現在雖然身處在外,但無形的鐵捲門依然的束縛.或許我們真的是幸福的有父母親的關愛,可是一種強烈的強烈的保護,卻讓我們駐足在鐵捲門之內.

  又在多方比較之下,內心強烈的得知的訊息,告訴自己說"是幸福的孩子".沒有複雜的家庭,沒有瀕臨危機的經濟,沒有被打擊的精神.似乎老天是不公平的給予了一些人特別的好,一些人卻又差了些.是不是這世界太複雜,讓被保護得過度的我感到徬徨.許許多多的問號,一時之間卻又得不到解答.想著想著又想到你,打從放假一開始就在想的你.

  沒辦法體會你口中沒有父母在的世界,只能用想像將自己情境模擬,那種無助的孤單.生病一個人去看醫生,面臨人生轉折卻無從詢問,手中有錢卻希望到手的一絲絲的關懷.你有的自由比我們廣,內心卻空虛.但家也是有變質的時候,美好的形象只是外在苦撐的經營.這時也只能瀟灑一笑告訴你:家家有本唸不完又難唸的經.

  看著堂弟感受臉上的微笑已經笑僵,苦苦的撐著雙腳當作擋車的欄杆,害怕傷到他小小的身軀,縱使他本人玩得自得不在意.卻又想起不知那天聽到的一句話:這一代所承受的不如意,就在這一代終結.大概是這樣說的吧!瞟了一眼這冬天刺眼的太陽,收起手邊剩三分之一的飯碗,我向堂弟棄械投降.

透天錯的鐵捲門依然穩固的聳立,這樣的日子依然的在過,時間並沒有因為我的怨對思緒而停止.回頭看著堂弟,似乎只要把希望放在他身上,就可以跟他一起無憂無慮.笑著在內心偷偷立下的一個誓言,跟我邁向屋內的步伐一樣堅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玉雲玦

[LEFT]隨筆[/LEFT]


  看著一旁從車窗劃過灰濛濛的一片,今個的霧真濃且又下著小雨,是難得的濕冷天氣.是欣賞著風景呢!但有點想去廁所方便的意念,驅策著車子馳進休息站.怎麼會吃得這麼飽,飽到整個胃像是被撐開一般.莫地耳朵中揮之不去的聲音,是方才午飯與我們共餐一位阿姨的聲音.

  
  是因為老爹的關係吧!自從老爹接觸了藥用植物後,常常帶著我們東跑跑西跑跑的去看植物,要不就是去看和植物有關的東西.四處跑著看,當然連人也不例外.

  
  已經很久了!老爹認識一位阿姨,是在發展香草植物相關產品.那位阿姨的產品,大部分是用宅配.去世貿打工過,也是那位阿姨跟老爹借我跟老姊,幫她推銷東西,順便磨我的膽子.家裡也常常有那位阿姨的產品出現,化妝台上的純露,浴室裡洗澡用的香皂洗髮精,有的沒的東西.

  
  這次約出來吃飯,是恰巧,因為要修電腦.老爹很多電器用品都是那位阿姨跟她先生介紹之下買的,這次修電腦不遑多論,依然找他們解決.電腦拿過去也十二點一點了,不吃飯說不過去.因此兩台車就這麼到了老爹和那阿姨他們之前吃過的地方,目標是牛排.

  
  那家店在虎尾,客人少少的,東西卻是新鮮新鮮的.重點似乎是和著湯和著牛排,邊配著閒聊閒聊的話吃下去的,但又似乎是在討論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那位阿姨鬼點子多,事情一到她手上,憑著天生就是該吃商人這碗飯似的思考模式,匹哩啪啦,就什麼都出來了.

  
  這次她想將藥用植物和民生必須的東西結合,那當然就和吃有關囉!所以目標鎖定"豬肉".阿姨的先生說她的二姊養豬怎樣怎樣,又說了豬舍的狀況如何又如何.那位阿姨有趣的說著產品該如何使豬的每一部分,說到豬的特色,說鼻子摸自己的鼻子,說腳摸手跟自己的兩隻腳.又說到嘴邊肉,摸摸自己的兩邊臉頰,提到大腿肉,身手要到自己的腿邊比畫了比畫.


  製造豬肉需要工廠冷凍庫什麼的,運送也是一大問題,東牽西扯還不只如此.一邊吃著撐著,一邊聽那阿姨滔滔不絕的說.似乎,什麼事情說到她口中,都成了一條條的生產線.



  佩服,佩服那阿姨有用不完的點子,看清所有情勢的慧眼.比不上,總認為比不上,但是依然用心的去傾聽.心中總想,又是一場有趣的會談,雖然我不是主角沒有發話的權利.


  「休息站到囉!」老爹的聲音倐的打斷腦中正運轉的迴響.「喔!等等回來.」拉緊外衣迎向濕冷的風,去去就來.真感謝那設計休息區的人,讓我能在長長的車程中,有地方可以得到紓解.人呀!真是了不得呀!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9-18 09:43 , Processed in 0.051055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