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無 情 的 木 偶 娃 娃

[複製連結] 檢視: 1214|回覆: 5

人物介紹︰

伊莉娜‧洛美哭︰十五歲,法國一個小農村裡的牧羊少女,也是一個無感情的哭泣少女。

晴瑞‧天帆︰十八歲,法國王子,因洛美哭的憂鬱眼神而深深的愛上了她。

雲瑞草‧派飛︰十八歲,法國皇室貴族,也因洛美哭的憂鬱眼神而深深的愛上了她。

霧尼沙爺爺,霧尼沙婆婆︰六十五歲和六十歲,是洛美哭的爺爺婆婆,他們更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帕凌康‧米爾︰十五歲,和洛美哭青梅竹馬的男孩。

--------------------------------------------------------------------------------------

《 楔 子 》
十 五 年 前 的 一 個 春 天 , 法 國 一 個 小 農 村 — — 《 春 楓 莊 》 裡 有 一 名 女 嬰 誕 生 了 , 但 她 的 誕 生 卻 不 知 是 好 是 壞 。 只 因 當 這 位 女 嬰 誕 生 的 同 一 時 間 , 她 的 生 母 卻 因 生 產 這 位 女 嬰 的 時 候 失 血 過 多 而 去 逝 。 其 實 這 位 女 嬰 的 身 世 也 十 分 可 憐 , 這 位 女 嬰 本 來 是 法 國 貴 族 — — 霧 尼 沙 貴 族 的 後 裔 , 但 她 的 母 親 卻 因 與 一 名 自 己 心 愛 的 平 民 發 生 了 關 係 才 誕 下 她 , 當 然 這 位 女 嬰 的 父 親 一 早 就 已 經 逃 得 不 知 所 蹤 。 而 幸 好 的 是 女 嬰 的 爺 爺 和 婆 婆 因 不 忍 心 就 此 犠 牲 了 一 個 生 命 才 讓 女 嬰 活 下 來 。 從 此 這 個 女 嬰 和 她 的 爺 爺 、 婆 婆 就 隱 姓 埋 名 , 住 在 這 個 小 農 村 裡 了 。

--------------------------------------------------------------------------------------
《 第 一 段 》

十 五 年 後 的 一 個 春 天 , 同 樣 是 在 法 國 一 個 小 農 村 — — 《 春 楓 莊 》 裡 , 在 早 晨 柔 和 陽 光 的 光 線 照 射 下 , 一 個 女 孩 因 在 綠 草 如 茵 的 山 坡 上 收 衣 服 而 令 她 短 短 的 髮 絲 輕 輕 地 隨 著 微 風 飄 揚 著 , 也 因 陽 光 的 照 射 下 更 顯 得 女 孩 膚 色 的 雪 白 。 然 而 , 那 個 女 孩 正 是 十 五 年 前 在 《 春 楓 莊 》 裡 誕 下 的 小 嬰 兒 , 她 的 名 字 叫 做 伊 莉 娜 ‧ 洛 美 哭 。

「 美 哭 ﹗ 過 來 吃 茶 點 吧 。 」 霧 尼 沙 婆 婆 一 邊 端 著 自 己 剛 剛 烤 好 的 藍 莓 餅 乾 , 一 邊 大 聲 的 叫 喊 著 正 在 在 小 山 坡 收 衣 服 的 洛 美 哭 。
「 是 。 」 洛 美 哭 微 微 的 回 一 回 頭 , 輕 聲 回 應 。
「 是 美 哭 你 最 喜 歡 吃 的 藍 莓 餅 乾 呢 ﹗ 衣 服 一 會 才 收 吧 , 婆 婆 可 是 特 意 為 你 而 弄 的 呢 。 」 霧 尼 沙 爺 爺 快 手 快 腳 地 吃 著 剛 烤 好 的 藍 莓 餅 乾 , 而 霧 尼 沙 爺 爺 的 面 上 也 正 露 出 幸 福 的 表 情 。

洛 美 哭 沉 默 了 一 會 兒 , 終 於 都 決 定 先 吃 了 藍 莓 餅 乾 , 然 後 才 去 收 衣 服 。

洛 美 哭 慢 慢 地 走 到 餐 桌 邊 , 拿 起 了 一 塊 藍 莓 餅 乾 細 心 品 味 著 。

「 不 如 美 哭 你 先 坐 下 , 再 喝 一 杯 奶 茶 才 去 收 衣 服 , 好 嗎 ? 」 霧 尼 沙 婆 婆 輕 輕 地 捉 住 了 洛 美 哭 的 手 , 小 聲 的 建 議 著 。
「 … … 好 吧 。 」 洛 美 哭 又 沉 默 了 一 會 兒 , 接 著 才 微 微 的 點 頭 答 應 。

「 啊 ﹗ 好 、 好 。 婆 婆 現 在 就 去 弄 給 你 喝 , 你 就 坐 在 這 裡 等 一 等 。 」 霧 尼 沙 婆 婆 興 奮 地 走 進 了 廚 房 。

但 正 當 霧 尼 沙 婆 婆 想 走 進 廚 房 的 時 候 , 洛 美 哭 輕 聲 的 叫 喚 了 一 下 。

「 婆 婆 … … 」

「 嗯 ? 有 什 麼 事 呢 , 美 哭 ? 」 霧 尼 沙 婆 婆 停 下 腳 步 , 轉 身 回 頭 不 解 的 問 。

忽 然 , 洛 美 哭 站 了 出 來 , 她 走 到 霧 尼 沙 婆 婆 的 面 前 , 一 邊 拉 著 她 的 手 , 一 邊 把 婆 婆 拉 到 木 椅 邊 , 按 著 霧 尼 沙 婆 婆 的 肩 膀 , 示 意 她 坐 下 。

「 怎 麼 了 , 美 哭 ? 」 霧 尼 沙 婆 婆 抬 起 頭 來 又 問 。

「 婆 婆 , 還 是 讓 我 來 弄 吧 。 嗯 … … 婆 婆 , 生 日 快 樂 。 」
洛 美 哭 剛 說 完 對 霧 尼 沙 婆 婆 的 生 日 快 樂 便 走 進 了 廚 房 。 然 而 , 霧 尼 沙 婆 婆 和 霧 尼 沙 爺 爺 只 是 呆 若 木 雞 的 坐 在 木 椅 上 。 霧 尼 沙 婆 婆 和 霧 尼 沙 爺 爺 被 洛 美 哭 這 個 驚 喜 嚇 呆 了 , 只 因 為 洛 美 哭 從 小 到 大 都 只 會 默 不 作 聲 的 做 好 自 己 的 分 內 事 , 而 洛 美 哭 她 也 像 是 沒 有 感 情 般 從 小 到 大 快 樂 也 不 會 笑 一 個 , 跌 倒 也 不 會 哭 一 個 , 別 人 打 她 也 不 會 喊 一 聲 痛 , 然 而 別 人 也 不 會 令 到 她 生 氣 。

「 美 哭 、 美 哭 她 祝 我 生 日 快 樂 。 呵 呵 ﹗ 」 霧 尼 沙 婆 婆 心 裡 快 樂 得 眼 有 淚 光 。

( 待 續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無 情 的 木 偶 娃 娃

第二章

「 美 哭 、 美 哭 她 祝 我 生 日 快 樂 呢 。 呵 呵 ﹗ 」 霧 尼 沙 婆 婆 心 裡 快 樂 得 眼 有 淚 光 。

「 是 啊 ﹗ 美 哭 她 真 是 一 個 孝 順 的 孩 子 , 要 不 是 咱 們 的 女 兒 … … 這 孩 子 就 不 會 受 那 麼 多 苦 。 」 霧 尼 沙 爺 爺 感 慨 地 道 。

「 算 了 吧 ﹗ 老 頭 兒 , 現 在 只 要 美 哭 覺 得 開 心 就 行 了 。 這 個 可 憐 的 孩 子 , 由 出 生 到 現 在 都 沒 有 好 好 的 笑 一 個 。 」 霧 尼 沙 婆 婆 心 痛 的 說 。

「 老 婆 … … 」 霧 尼 沙 爺 爺 小 聲 道 。

霧 尼 沙 婆 婆 無 奈 地 點 了 一 下 頭 當 作 回 應 。 當 霧 尼 沙 爺 爺 看 到 這 一 幕 的 時 候 , 霧 尼 沙 爺 爺 為 了 不 想 再 讓 霧 尼 沙 婆 婆 不 高 興 , 所 以 便 立 即 轉 換 了 另 一 個 話 題 。

「 … … 是 嗎 ? 剛 才 你 說 我 是 老 頭 兒 , 那 你 是 什 麼 ﹗ 老 的 小 傻 瓜 ﹗ 」 霧 尼 沙 爺 爺 輕 輕 地 笑 了 出 來 。

「 哈 哈 ﹗ 」 霧 尼 沙 婆 婆 也 輕 輕 鬆 鬆 地 笑 了 出 來 。

《 春 楓 莊 》 的 小 山 頭 裡 正 充 滿 了 愉 快 歡 樂 的 笑 聲 , 再 加 上 春 天 百 花 齊 放 , 動 物 都 歡 樂 如 欣 , 更 顯 得 《 春 楓 莊 》 的 溫 馨 氣 氛 。

「 不 如 我 們 去 看 一 看 美 哭 在 廚 房 裡 弄 什 麼 東 西 給 你 吃 , 好 嗎 ? 」 霧 尼 沙 爺 爺 忽 然 向 霧 尼 沙 婆 婆 建 議 著 。

「 哈 哈 ﹗ 你 這 個 老 頭 兒 ﹗ 嗯 … … 呵 呵 ﹗ 好 吧 。 」 霧 尼 沙 婆 婆 甜 甜 地 笑 了 起 來 。

「 那 我 們 快 去 吧 ﹗ 」

「 好 。 」

接 著 , 霧 尼 沙 婆 婆 和 霧 尼 沙 爺 爺 便 涉 手 涉 足 地 走 到 廚 房 的 窗 子 外 偷 偷 地 看 著 美 哭 。

「 嗯 … … 」 美 哭 看 著 蛋 糕 材 料 。

草 莓 … … 麵 粉 … … 蜜 糖 … … 蜜 桃 … … 芒 果 … … 蘋 果 … … 嗯 … … 上 一 年 我 弄 了 巧 克 力 蛋 糕 , 那 今 年 就 弄 水 果 蛋 糕 吧 ﹗ 不 知 道 霧 尼 沙 婆 婆 喜 不 喜 歡 水 果 蛋 糕 … … 但 應 該 喜 歡 吧 … …

正 當 洛 美 哭 想 開 始 弄 蛋 糕 的 時 候 , 卻 忽 然 的 隱 隱 約 約 地 聽 到 廚 房 門 外 有 幾 聲 『 吱 吱 』 聲 。

「 唔 ? 」 洛 美 哭 走 到 廚 房 門 外 往 外 面 探 一 探 望 。

吱 吱 ﹗

「 啊 ﹗ 小 雞 ? 」 洛 美 哭 彎 下 腰 說 。

吱 吱 。

「 你 一 定 是 肚 子 餓 了 。 好 吧 ﹗ 不 要 走 開 , 等 一 等 我 吧 。 」 洛 美 哭 溫 柔 地 道 。

吱 。

洛 美 哭 返 回 廚 房 拿 了 一 些 霧 尼 沙 婆 婆 剛 剛 弄 的 剩 餘 藍 莓 餅 乾 , 洛 美 哭 弄 碎 了 少 少 的 藍 莓 餅 乾 後 便 散 落 在 地 上 給 小 雞 吃 。

「 唔 。 你 一 定 很 肚 餓 了 。 」 洛 美 哭 蹲 下 來 。 忽 然 , 洛 美 哭 露 出 了 她 久 違 的 笑 容 , 「 好 可 愛 啊 ﹗ 呵 ﹗ 」 洛 美 哭 輕 輕 撫 摸 著 小 雞 金 黃 色 的 毛 毛 。

這 個 小 雞 好 可 愛 … … 牠 好 像 有 一 種 神 秘 的 力 量 … … 因 為 這 種 神 秘 的 力 量 而 令 我 笑 了 … … 是 令 我 久 違 的 笑 容 回 來 了 嗎 ?

「 待 會 兒 跟 你 玩 。 」 洛 美 哭 站 了 起 來 , 然 後 便 走 進 了 廚 房 。

吱 吱 。

洛 美 哭 走 進 了 廚 房 , 雙 手 開 始 熟 練 的 弄 起 水 果 蛋 糕 來 。 洛 美 哭 她 由 打 蛋 開 始 到 切 水 果 , 再 把 蛋 糕 焗 起 到 放 上 水 果 裝 飾 , 洛 美 哭 用 的 時 間 也 不 消 一 會 兒 。 不 久 , 一 個 芳 香 四 溢 的 水 果 蛋 糕 就 弄 好 了 。 洛 美 哭 慢 慢 地 把 水 果 蛋 糕 端 到 廚 房 外 的 木 造 的 餐 桌 上 , 當 然 , 霧 尼 沙 婆 婆 和 霧 尼 沙 爺 爺 一 看 見 洛 美 哭 弄 好 了 水 果 蛋 糕 便 逃 回 木 椅 上 坐 下 。

「 天 啊 ﹗ 是 我 最 喜 歡 的 水 果 蛋 糕 , 謝 謝 你 呀 ﹗ 美 哭 。 」 霧 尼 沙 婆 婆 興 奮 地 說 著 。


( 待 續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無 情 的 木 偶 娃 娃

第三章

「 天 啊 ﹗ 是 我 最 喜 歡 的 水 果 蛋 糕 , 謝 謝 你 呀 ﹗ 美 哭 。 」 霧 尼 沙 婆 婆 興 奮 地 說 著 。

「 是 嗎 ? 可 是 婆 婆 上 一 年 才 剛 剛 說 過 你 最 喜 歡 的 是 巧 克 力 蛋 糕 , 再 上 一 年 說 過 你 最 喜 歡 的 是 草 莓 蛋 糕 , 再 上 一 年 … … 」 洛 美 哭 慢 慢 地 數 出 霧 尼 沙 婆 婆 喜 歡 的 蛋 糕 。

「 呀 ﹗ 是 嗎 ? 算 、 算 啦 。 總 之 是 美 哭 弄 的 食 物 婆 婆 都 最 喜 歡 , 呵 呵 。 」 霧 尼 沙 婆 婆 只 好 無 奈 的 笑 著 說 。

「 啊 。 那 婆 婆 你 慢 慢 吃 , 我 去 一 去 廚 房 。 」

「 好 的 。 」

跟 著 , 洛 美 哭 便 走 到 廚 房 門 外 找 小 雞 玩 。

洛 美 哭 用 柔 柔 的 眼 神 望 著 小 雞 , 心 裡 問 ︰ 小 雞 , 我 們 去 玩 鞦 韆 吧 , 好 嗎 ? 然 而 小 雞 好 像 知 道 她 的 心 中 問 題 , 於 是 便 發 出 了 『 吱 吱 』 兩 聲 作 回 答 。 接 著 , 洛 美 哭 慢 慢 地 走 山 坡 上 的 鞦 韆 。 山 坡 上 有 一 個 鞦 韆 , 而 鞦 韆 旁 邊 有 一 棵 大 大 的 柳 樹 , 柳 樹 的 樹 葉 多 得 可 以 遮 蔽 了 照 射 鞦 韆 的 陽 光 , 同 時 這 個 鞦 韆 也 是 洛 美 哭 最 喜 歡 的 。 洛 美 哭 心 中 想 著 ︰ 唔 … … 天 氣 真 好 , 是 時 候 睡 午 覺 了 。 洛 美 哭 躺 在 柳 樹 下 , 在 微 風 輕 伴 下 , 洛 美 哭 慢 慢 地 進 入 了 夢 鄉 。

*********************************

今 天 法 國 的 王 子 晴 瑞 ‧ 天 帆 和 法 國 的 皇 室 貴 族 雲 瑞 草 ‧ 派 飛 因 今 天 天 氣 好 , 所 以 決 定 到 外 野 餐 , 然 而 不 知 是 上 天 的 命 運 還 是 巧 合 , 他 們 決 定 到 《 春 楓 莊 》 這 個 偏 遠 的 地 方 野 餐 。 正 當 他 們 到 了 《 春 楓 莊 》 的 時 候 , 看 見 了 山 坡 上 有 一 個 鞦 韆 , 而 鞦 韆 旁 邊 有 一 棵 大 大 的 柳 樹 , 於 是 他 們 便 決 定 到 山 坡 上 的 柳 樹 下 野 餐 。

「 派 飛 … … 」 晴 瑞 ‧ 天 帆 正 在 指 著 山 坡 上 的 某 個 方 向 。
「 有 什 麼 事 ? 」 雲 瑞 草 ‧ 派 飛 望 向 晴 瑞 ‧ 天 帆 指 的 方 向 。 「 啊 ﹗ 那 隻 小 雞 是 那 個 女 孩 的 嗎 ? 小 雞 要 走 開 了 。 」

「 對 ﹗ 不 過 她 躺 在 柳 樹 下 , 好 像 睡 著 了 。 」

在 下 午 柔 和 陽 光 的 光 線 下 , 洛 美 哭 短 短 的 髮 絲 隨 著 微 風 輕 輕 地 飄 揚 。
「 那 我 們 小 心 點 幫 她 拾 回 那 隻 小 雞 , 不 要 弄 醒 她 。 」 雲 瑞 草 ‧ 派 飛 一 邊 對 著 晴 瑞 ‧ 天 帆 說 , 一 邊 慢 慢 的 走 近 洛 美 哭 。

「 好 。 」 晴 瑞 ‧ 天 帆 也 慢 慢 的 走 在 雲 瑞 草 ‧ 派 飛 後 面 。

接 著 他 們 走 到 洛 美 哭 的 面 前 , 慢 慢 地 蹲 下 , 小 心 翼 翼 的 把 洛 美 哭 的 小 雞 拾 回 。 然 而 正 當 雲 瑞 草 ‧ 派 飛 想 站 起 來 的 時 候 , 卻 失 了 平 衡 , 一 下 子 碰 到 晴 瑞 ‧ 天 帆 。 而 在 晴 瑞 ‧ 天 帆 也 正 想 把 洛 美 哭 的 小 雞 放 在 她 的 旁 邊 時 卻 被 雲 瑞 草 ‧ 派 飛 碰 到 , 接 著 晴 瑞 ‧ 天 帆 便 碰 到 那 個 洛 美 哭 , 所 以 到 了 最 後 他 們 還 是 把 洛 美 哭 弄 醒 了 。

「 呀 ﹗ 你 們 在 干 什 麼 ? 」 洛 美 哭 用 了 一 把 比 平 時 說 話 高 音 的 聲 音 問 。

本 來 正 在 發 甜 夢 的 時 候 , 就 被 這 兩 個 像 是 貴 公 子 的 人 噪 醒 了 … … 真 是 的 , 為 什 麼 他 們 來 的 這 麼 不 合 時 宜 … …
「 對 不 起 ﹗ 其 實 是 因 為 你 的 小 雞 要 走 開 了 , 我 們 看 見 了 , 想 幫 你 拾 回 來 … … 」 雲 瑞 草 ‧ 派 飛 一 面 無 奈 地 解 釋 道 。

「 是 啊 … … 」 晴 瑞 ‧ 天 帆 也 附 和 著 。

就 在 晴 瑞 ‧ 天 帆 附 和 的 時 候 , 他 抬 起 頭 來 望 著 洛 美 哭 。

她 、 她 的 眼 睛 為 什 麼 會 有 一 種 深 不 見 底 的 悲 哀 孤 獨 的 感 覺 ? 然 而 也 就 是 如 此 的 有 魔 力 , 令 人 一 見 難 忘 , 心 裡 浮 起 了 一 種 希 望 永 遠 都 能 夠 保 護 她 的 衝 動 。

--------------------------------------------------------------------------------------
第四章


就 在 晴 瑞 ‧ 天 帆 附 和 的 時 候 , 他 抬 起 頭 來 望 著 洛 美 哭 。

她 、 她 的 眼 睛 為 什 麼 會 有 一 種 深 不 見 底 的 悲 哀 孤 獨 的 感 覺 ? 然 而 也 就 是 如 此 的 有 魔 力 , 令 人 一 見 難 忘 , 心 裡 浮 起 了 一 種 希 望 永 遠 都 能 夠 保 護 她 的 衝 動 。

「 是 嗎 ? 」 洛 美 哭 望 了 一 望 那 隻 小 雞 。

… … 小 雞 嗎 ?

「 真 的 不 好 意 思 … … 我 誤 會 了 你 們 。 要 不 … … 我 請 你 們 喝 東 西 ? 」 洛 美 哭 小 聲 道 。

「 好 ﹗ 」 雲 瑞 草 ‧ 派 飛 興 奮 地 捉 住 晴 瑞 ‧ 天 帆 的 手 。

我 們 今 天 去 野 餐 就 是 忘 記 了 帶 飲 料 ﹗
「 派 飛 ﹗ ﹖ 」 晴 瑞 ‧ 天 帆 嚇 了 一 跳 的 望 著 雲 瑞 草 ‧ 派 飛 。
「 來 … … 走 吧 。 」 洛 美 哭 慢 慢 地 站 了 起 來 。

晴 瑞 ‧ 天 帆 和 雲 瑞 草 ‧ 派 飛 跟 著 洛 美 哭 來 到 她 的 家 。 而 當 霧 尼 沙 婆 婆 正 在 吃 洛 美 哭 弄 的 水 果 蛋 糕 的 時 候 , 水 果 蛋 糕 的 香 味 不 禁 令 雲 瑞 草 ‧ 派 飛 流 下 三 尺 垂 涎 。 晴 瑞 ‧ 天 帆 用 歧 視 般 的 目 光 望 著 雲 瑞 草 ‧ 派 飛 , 雲 瑞 草 ‧ 派 飛 只 好 無 奈 地 用 衣 袖 擦 擦 嘴 邊 , 免 得 口 水 又 再 次 因 那 個 美 味 的 水 果 蛋 糕 的 香 味 而 流 下 來 。

「 咦 ? 美 哭 , 他 們 是 … … 」 霧 尼 沙 婆 婆 聽 到 洛 美 哭 的 腳 步 聲 , 回 頭 轉 身 一 望 就 看 見 衣 著 華 麗 的 晴 瑞 ‧ 天 帆 和 雲 瑞 草 ‧ 派 飛 。

「 啊 … … 婆 婆 , 我 剛 才 因 為 某 些 事 情 而 誤 會 了 他 們 , 所 以 就 請 他 們 來 我 們 家 喝 點 飲 品 。 婆 婆 , 可 以 嗎 ? 」 洛 美 哭 像 機 械 人 般 回 答 霧 尼 沙 婆 婆 的 問 題 。

「 原 來 是 這 樣 。 那 好 吧 ﹗ 」 霧 尼 沙 婆 婆 望 向 晴 瑞 ‧ 天 帆 和 雲 瑞 草 ‧ 派 飛 , 「 請 問 你 們 叫 什 麼 名 字 ? 還 有 , 你 們 想 喝 些 什 麼 飲 品 ? 」

「 我 是 晴 瑞 ‧ 天 帆 , 他 是 雲 瑞 草 ‧ 派 飛 。 婆 婆 , 你 叫 我 們 天 帆 和 派 飛 就 可 以 了 。 而 我 想 喝 奶 茶 , 麻 煩 你 了 ﹗ 」 雲 瑞 草 ‧ 派 飛 禮 貌 的 向 霧 尼 沙 婆 婆 行 了 一 個 禮 。

「 我 想 喝 紅 茶 。 麻 煩 你 了 ﹗ 」 晴 瑞 ‧ 天 帆 也 禮 貌 的 向 霧 尼 沙 婆 婆 行 了 一 個 禮 。

「 那 我 去 準 備 飲 品 , 你 們 先 坐 下 吧 。 」 洛 美 哭 說 完 後 , 頭 也 不 回 的 一 直 走 進 了 廚 房 準 備 飲 品 。

「 請 問 如 何 稱 呼 婆 婆 你 呢 ? 」 晴 瑞 ‧ 天 帆 禮 貌 地 問 著 。

「 我 … … 」 不 可 以 給 他 們 兩 個 男 孩 知 道 我 是 法 國 貴 族 — — 霧 尼 沙 , 「 嗯 … … 你 們 叫 我 霧 婆 婆 就 可 以 了 。 」

「 霧 婆 婆 … … 」 雲 瑞 草 ‧ 派 飛 心 裡 暗 想 ︰ 名 字 聽 起 來 真 像 『 巫 婆 婆 』 … …

「 怎 麼 了 ? 有 什 麼 不 對 勁 的 事 嗎 ? 」 霧 尼 沙 婆 婆 蹙 著 雙 眉 看 著 雲 瑞 草 ‧ 派 飛 。

難 道 他 知 道 我 是 霧 尼 沙 ﹗ ? 不 、 不 可 能 … … 但 看 他 倆 的 衣 著 , 他 們 根 本 就 是 法 國 的 皇 室 貴 族 … … 不 過 他 們 不 生 事 , 我 也 不 必 在 意 。

「 不 、 不 好 意 思 … … 只 是 想 一 件 事 想 得 入 神 了 。 」 雲 瑞 草 ‧ 派 飛 尷 尬 地 笑 了 一 笑 。

( 待 續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無 情 的 木 偶 娃 娃

第五章

「 怎 麼 了 ? 有 什 麼 不 對 勁 的 事 嗎 ? 」 霧 尼 沙 婆 婆 蹙 著 雙 眉 看 著 雲 瑞 草 ‧ 派 飛 。

難 道 他 知 道 我 是 霧 尼 沙 ﹗ ? 不 、 不 可 能 … … 但 看 他 倆 的 衣 著 , 他 們 根 本 就 是 法 國 的 皇 室 貴 族 … … 不 過 他 們 不 生 事 , 我 也 不 必 在 意 。

「 不 、 不 好 意 思 … … 只 是 想 一 件 事 想 得 入 神 了 。 」 雲 瑞 草 ‧ 派 飛 尷 尬 地 笑 了 一 笑 。

「 原 來 是 這 樣 … … 」 霧 尼 沙 婆 婆 若 有 所 思 地 道 。

正 當 霧 尼 沙 婆 婆 把 話 說 完 , 洛 美 哭 便 已 經 站 在 雲 瑞 草 ‧ 派 飛 身 後 。

「 … … 你 的 奶 茶 … … 」 洛 美 哭 的 聲 音 就 像 鬼 魅 般 冷 得 嚇 人 。

「 嘩 ﹗ 」 雲 瑞 草 ‧ 派 飛 被 洛 美 哭 的 聲 音 嚇 得 魂 飛 魄 散 , 立 時 站 了 起 來 。

雲 瑞 草 ‧ 派 飛 站 起 來 的 時 候 不 小 心 把 木 椅 推 開 了 , 然 而 木 椅 就 碰 到 洛 美 哭 , 於 是 洛 美 哭 弄 的 兩 杯 飲 品 就 這 樣 泡 湯 了 。 而 兩 杯 飲 品 就 倒 在 洛 美 哭 身 上 , 洛 美 哭 整 件 衣 服 都 濕 透 了 。 眾 人 都 目 定 口 呆 地 望 著 罪 魁 禍 首 — — 雲 瑞 草 ‧ 派 飛 。

「 我 、 我 、 我 不 是 有 故 意 的 … … 對 、 對 不 起 … … 」 雲 瑞 草 ‧ 派 飛 含 糊 不 清 , 語 無 倫 次 地 道 歉 著 。

「 美 、 美 哭 … … 」 霧 尼 沙 婆 婆 心 驚 膽 跳 地 問 。

「 你 … … 」 洛 美 哭 盯 了 一 下 雲 瑞 草 ‧ 派 飛 , 「 我 沒 事 。 我 現 在 先 進 屋 裡 換 衣 服 , 請 自 便 。 」

「 對 不 … … 」 雲 瑞 草 ‧ 派 飛 連 「 起 」 字 還 沒 說 出 口 , 便 被 洛 美 哭 阻 止 了 。

「 不 關 你 的 事 。 」 洛 美 哭 打 斷 了 雲 瑞 草 ‧ 派 飛 的 話 , 冷 聲 道 。

接 著 , 洛 美 哭 便 大 步 的 走 進 了 屋 裡 換 衣 服 。 然 而 , 只 剩 下 三 個 人 無 奈 的 互 相 對 望 著 。

「 剛 才 不 好 意 思 … … 」 雲 瑞 草 ‧ 派 飛 慚 愧 得 低 下 頭 。

「 算 了 吧 ﹗ 你 也 不 是 有 意 的 , 而 且 你 也 是 第 一 次 聽 美 哭 這 樣 說 話 吧 ﹗ 」 霧 尼 沙 婆 婆 長 嘆 了 一 口 氣 地 說 道 。

「 美 哭 ? 請 問 她 是 你 的 … … 」 晴 瑞 ‧ 天 帆 用 好 奇 的 目 光 望 著 霧 尼 沙 婆 婆 問 。

「 美 哭 是 我 的 孫 … … 」 霧 尼 沙 婆 婆 剛 想 說 出 美 哭 是 她 的 孫 女 時 , 忽 然 頓 了 一 頓 。

霧 尼 沙 婆 婆 心 裡 暗 想 ︰ 不 行 ﹗ 不 可 以 讓 他 們 兩 人 知 道 我 和 美 哭 的 真 正 關 係 ﹗

「 美 哭 其 實 是 我 十 二 年 前 撿 回 來 的 小 女 孩 , 她 現 在 是 我 的 孫 女 。 」 霧 尼 沙 婆 婆 隨 口 說 了 一 個 大 話 出 來 。

其 實 , 他 們 三 個 人 都 不 知 道 美 哭 一 早 已 經 換 好 衣 服 , 正 躲 在 門 後 偷 聽 他 們 說 話 。 美 哭 聽 到 這 個 消 息 後 沒 有 晴 天 霹 靂 的 表 情 , 也 沒 有 傷 心 欲 絕 的 表 情 , 她 只 是 像 一 個 木 偶 娃 娃 般 一 直 偷 聽 他 們 說 話 , 面 上 盡 是 深 不 可 測 的 冰 冷 情 感 。

「 我 說 了 這 句 話 希 望 霧 婆 婆 不 要 介 意 … … 其 實 我 覺 得 美 哭 … … 像 一 個 機 械 人 … … 一 個 木 偶 娃 娃 … … 」 雲 瑞 草 ‧ 派 飛 感 慨 地 說 出 自 己 的 想 法 。
「 其 實 我 也 不 會 介 意 … … 因 為 我 的 美 哭 就 真 的 像 一 個 木 偶 娃 娃 … … 美 哭 從 小 就 只 會 默 不 作 聲 的 做 好 自 己 的 分 內 事 , 雖 然 她 很 孝 順 我 們 兩 老 , 但 洛 美 哭 她 一 出 生 後 失 去 了 人 最 真 貴 的 感 情 。 美 哭 快 樂 的 時 候 不 會 笑 一 個 , 跌 倒 的 時 候 不 會 哭 一 個 , 別 人 打 她 的 時 候 也 不 會 喊 一 聲 痛 , 然 而 別 人 也 不 會 令 到 她 生 氣 。 」 霧 尼 沙 婆 婆 眼 中 盡 是 不 容 錯 認 的 擔 憂 。

--------------------------------------------------------------------------------------
第六章

「 甚 麼 啦 ? 美 哭 , 你 怎 麼 站 在 門 後 呢 ? 」 霧 尼 沙 爺 爺 不 解 地 問 。

美 哭 究 竟 在 幹 什 麼 呢 ? 她 … … 怎 麼 好 像 在 偷 聽 霧 尼 沙 婆 婆 說 話 ?

「 沒 什 麼 … … 」 美 哭 冷 淡 地 道 。

「 美 、 美 哭 , 你 … … 是 剛 剛 來 嗎 ? 」 霧 尼 沙 婆 婆 用 顫 抖 的 聲 音 問 著 美 哭 。

天 、 天 呀 ﹗ 難 道 美 哭 一 早 就 已 經 來 到 ? 那 她 不 就 會 聽 到 我 說 的 謊 話 嗎 ? 如 果 美 哭 以 為 是 真 的 , 那 我 該 怎 麼 辦 … …

「 婆 婆 , 你 … … 希 望 嗎 ? 」 美 哭 不 帶 一 絲 情 感 的 說 著 , 然 而 她 的 眼 睛 也 失 去 了 任 何 的 感 情 , 變 得 空 洞 起 來 。

「 我 … … 」

霧 尼 沙 婆 婆 無 言 相 對 。 而 當 霧 尼 沙 婆 婆 想 走 去 安 慰 美 哭 的 時 候 , 美 哭 卻 一 個 人 獨 自 地 像 行 屍 走 肉 般 返 回 屋 裡 。

「 美 、 美 哭 ﹗ 」 霧 尼 沙 婆 婆 心 痛 得 站 了 起 來 想 去 向 美 哭 道 歉 。

而 霧 尼 沙 婆 婆 站 了 起 來 的 時 候 , 美 哭 早 已 返 回 屋 裡 。

「 婆 婆 , 不 如 … … 讓 我 去 試 試 … … 安 慰 美 哭 , 好 嗎 ? 」 晴 瑞 ‧ 天 帆 用 真 誠 的 目 光 看 著 霧 尼 沙 婆 婆 , 建 議 道 。

「 好 吧 … … 那 就 麻 煩 你 了 。 」 霧 尼 沙 婆 婆 將 全 部 希 望 交 托 給 晴 瑞 ‧ 天 帆 , 希 望 美 哭 會 原 諒 自 己 。

「 是 ﹗ 請 婆 婆 你 放 心 。 」 晴 瑞 ‧ 天 帆 向 霧 尼 沙 婆 婆 行 了 一 個 禮 便 走 進 屋 裡 。

晴 瑞 ‧ 天 帆 一 走 進 屋 裡 , 便 看 見 美 哭 坐 在 玻 璃 窗 框 的 框 邊 上 。 美 哭 用 憂 鬱 的 眼 神 望 出 玻 璃 窗 外 的 大 草 原 , 而 大 草 原 上 的 微 風 又 再 次 的 吹 向 美 哭 , 美 哭 閉 上 雙 眼 感 受 著 微 風 帶 來 的 泥 土 氣 味 。 而 這 幕 像 是 一 幅 美 麗 圖 畫 的 景 象 就 全 映 入 晴 瑞 ‧ 天 帆 的 眼 底 裡 。

「 美 哭 。 」 晴 瑞 ‧ 天 帆 大 喊 了 一 聲 。

美 哭 慢 慢 的 望 向 晴 瑞 ‧ 天 帆 , 她 盯 他 一 眼 之 後 便 像 是 當 晴 瑞 ‧ 天 帆 他 沒 存 在 似 的 , 一 個 勁 兒 地 走 開 了 。

「 你 … … 」 晴 瑞 ‧ 天 帆 忽 然 走 上 前 捉 住 了 美 哭 的 手 , 接 著 便 拉 著 美 哭 往 霧 尼 沙 婆 婆 的 方 向 拖 著 她 走 , 「 跟 我 來 。 」

「 你 ﹗ 放 、 放 手 呀 ﹗ 」 美 哭 用 力 的 掙 脫 晴 瑞 ‧ 天 帆 的 手 , 但 力 氣 始 終 不 及 晴 瑞 ‧ 天 帆 。

於 是 , 美 哭 便 被 晴 瑞 ‧ 天 帆 拉 著 走 。 當 他 們 一 走 出 屋 外 , 雲 瑞 草 ‧ 派 飛 便 迎 面 而 來 。

「 美 哭 , 對 不 起 , 你 不 要 不 快 樂 , 好 嗎 ? 」 雲 瑞 草 ‧ 派 飛 用 手 輕 輕 的 撫 摸 著 美 哭 的 頭 , 小 聲 的 像 哄 小 孩 般 說 著 。

「 派 飛 … … 」 美 哭 用 小 孩 般 的 迷 惑 眼 神 看 著 雲 瑞 草 ‧ 派 飛 。

「 不 要 不 快 樂 , 知 道 嗎 ? 」 雲 瑞 草 ‧ 派 飛 依 舊 的 用 手 輕 輕 的 撫 摸 著 美 哭 的 頭 。

「 我 知 道 了 … … 」 美 哭 小 聲 道 。

派 飛 他 好 溫 柔 … … 好 像 陽 光 一 般 溫 暖 我 讓 人 放 心 靠 近 … … 雖 然 我 不 認 識 派 飛 … … 但 … … 他 卻 可 以 給 到 我 一 種 以 前 從 未 有 過 的 安 全 感 。

「 今 天 … … 唔 … … 皇 宮 開 了 一 個 盛 大 舞 會 … … 你 可 以 做 … … 」 雲 瑞 草 ‧ 派 飛 紅 著 面 , 吞 吞 吐 吐 地 說 著 。

正 當 雲 瑞 草 ‧ 派 飛 想 邀 請 美 哭 做 他 今 夜 皇 宮 舞 會 舞 伴 的 時 候 , 但 卻 被 晴 瑞 ‧ 天 帆 他 … …

「 美 哭 , 你 今 夜 可 以 做 我 的 舞 伴 嗎 ? 」 晴 瑞 ‧ 天 帆 大 膽 的 邀 請 著 美 哭 。

--------------------------------------------------------------------------------------
第七章

美 哭 盯 了 晴 瑞 ‧ 天 帆 一 眼 後 便 對 雲 瑞 草 ‧ 派 飛 說 ︰ 「 我 想 做 派 飛 你 的 舞 伴 , 可 以 嗎 ? 」
雲 瑞 草 ‧ 派 飛 呆 了 一 呆 , 一 刻 鐘 後 … …

「 當 、 當 然 可 以 ﹗ 」 雲 瑞 草 ‧ 派 飛 受 寵 若 驚 地 道 。

「 但 … … 我 沒 有 晚 禮 服 。 」 美 哭 輕 聲 道 。

「 沒 、 沒 關 係 ﹗ 我 可 以 給 你 。 」 雲 瑞 草 ‧ 派 飛 興 奮 地 說 著 。

「 那 好 吧 … … 」 美 哭 別 過 面 看 著 霧 尼 沙 婆 婆 , 「 婆 婆 , 請 你 批 準 我 去 我 去 今 夜 皇 宮 的 舞 會 。 」

「 但 … … 」 霧 尼 沙 婆 婆 的 眼 中 略 過 一 絲 憂 慮 , 「 好 吧 … … 但 你 要 小 心 , 不 要 太 晚 回 來 。 」

「 知 道 。 再 見 婆 婆 。 」

「 再 見 了 , 美 哭 。 」

接 著 , 雲 瑞 草 ‧ 派 飛 、 晴 瑞 ‧ 天 帆 和 美 哭 向 霧 尼 沙 婆 婆 行 了 一 個 禮 便 離 開 了 , 而 霧 尼 沙 婆 婆 則 目 送 著 美 哭 上 了 馬 車 後 就 返 回 屋 內 。

「 美 哭 呢 ? 」 霧 尼 沙 爺 爺 不 解 地 問 。

「 她 去 了 今 夜 皇 宮 的 舞 會 。 」 霧 尼 沙 婆 婆 小 聲 解 釋 道 。

「 甚 麼 ? 」 霧 尼 沙 爺 爺 驚 訝 的 說 。

「 是 的 … … 希 望 不 會 有 事 發 生 。 」 霧 尼 沙 婆 婆 的 思 緒 早 已 飄 到 遠 處 了 。

****************************************

不 久 , 他 們 三 人 終 於 都 回 到 官 裡 。 而 進 了 皇 宮 後 , 雲 瑞 草 ‧ 派 飛 便 吩 咐 下 人 替 美 哭 裝 扮 。 於 是 美 哭 就 跟 著 那 個 叫 小 縈 的 女 孩 到 了 浴 室 , 美 哭 先 洗 了 個 澡 , 然 後 小 縈 就 開 始 替 美 哭 裝 扮 。 小 縈 首 先 帶 美 哭 到 一 間 房 , 當 小 縈 開 了 房 間 的 門 , 房 裡 盡 是 各 式 各 樣 、 繽 紛 鮮 艷 而 美 麗 高 貴 大 方 得 體 的 晚 禮 服 。 小 縈 告 訴 美 哭 知 道 她 可 以 隨 意 挑 選 合 眼 緣 的 晚 禮 服 , 不 用 拘 緊 於 時 間 , 但 美 哭 一 眼 便 看 到 了 第 二 行 第 八 件 的 酒 紅 色 晚 禮 服 。 小 縈 告 訴 美 哭 那 酒 紅 色 晚 禮 服 是 用 透 氣 的 物 料 做 成 , 令 人 穿 起 來 清 爽 舒 適 … … ( 刪 下 一 百 字 )
美 哭 一 聲 不 響 便 拿 了 那 件 酒 紅 色 晚 禮 服 到 更 衣 室 更 換 。 美 哭 用 她 突 快 的 速 度 更 換 好 那 件 酒 紅 色 晚 禮 服 , 然 而 那 件 酒 紅 色 晚 禮 服 則 完 全 襯 托 出 美 哭 的 玲 瓏 身 體 曲 線 的 線 條 美 , 再 加 上 那 酒 紅 色 晚 禮 服 是 露 出 背 部 的 , 令 美 哭 露 出 她 自 己 粉 白 嬌 嫩 的 背 部 。 而 那 件 酒 紅 色 晚 禮 服 是 附 有 一 件 紅 色 披 肩 , 更 顯 美 哭 的 美 麗 。
然 後 小 縈 便 替 美 哭 化 妝 。 小 縈 先 替 美 哭 束 上 一 個 髻 , 然 後 在 髻 上 綁 上 黑 色 的 絲 帶 , 絲 帶 則 是 打 了 個 花 形 狀 的 蝴 蝶 結 出 來 , 再 用 黑 色 的 彩 筆 在 美 哭 的 左 臂 上 畫 上 一 個 十 字 架 , 而 手 就 帶 上 一 條 黑 色 的 粗 手 鏈 , 雙 腳 穿 了 一 雙 高 根 鞋 , 而 小 縈 又 替 美 哭 化 了 個 淡 淡 的 妝 : 美 哭 的 面 頰 就 上 粉 和 塗 上 淡 淡 的 粉 紅 色 , 而 眼 簾 就 塗 上 閃 閃 的 透 明 銀 , 咀 唇 就 塗 上 淺 淺 的 迷 彩 粉 紅 。


「 完 成 了 , 請 小 姐 你 過 目 。 」 小 縈 禮 貌 地 道 。

「 是 的 。 那 就 麻 煩 你 了 。 」 美 哭 點 了 點 頭 , 便 走 到 直 身 鏡 前 。

美 哭 看 到 鏡 裡 的 自 己 , 不 禁 也 會 有 些 驚 嘆 。

平 時 的 自 己 從 不 裝 扮 自 己 , 今 天 的 我 或 許 已 經 有 了 改 變 … … 或 許 以 前 的 我 已 經 不 在 現 了 … … 現 在 鏡 中 的 這 個 人 才 是 真 正 的 我 … … 我 要 拿 回 我 自 己 應 有 的 東 西 … …

( 待 續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無 情 的 木 偶 娃 娃

第八章

是 的 … … 從 今 開 始 我 要 拿 回 我 自 己 應 有 的 東 西 了 … …
美 哭 的 思 緒 忽 然 飄 到 五 年 前 的 某 一 天 … …

五 年 前 的 某 一 天 , 那 時 候 的 美 哭 只 有 十 歲 大 , 當 時 她 在 屋 後 的 後 園 玩 著 。 忽 然 , 有 兩 個 大 約 九 、 十 歲 的 同 齡 小 孩 走 到 美 哭 身 旁 , 一 下 子 的 推 倒 了 正 在 蹲 在 地 上 玩 小 雞 的 美 哭 。
「 哎 呀 ﹗ 」 美 哭 痛 苦 的 叫 了 一 聲 , 「 你 們 在 干 什 麼 ﹗ 」

「 你 這 個 沒 有 爸 爸 和 媽 媽 的 野 孩 子 ﹗ 哈 哈 ﹗ 」 那 兩 個 小 孩 大 聲 的 笑 著 說 。

「 你 們 再 不 走 , 信 不 信 我 會 揍 你 們 ﹗ 」 美 哭 大 聲 警 告 著 。

「 呀 ﹗ 我 好 害 怕 啊 ﹗ 來 揍 我 吧 ﹗ 哈 哈 ﹗ 」 那 兩 個 小 孩 仍 不 知 死 活 的 笑 著 道 。

「 你 們 ﹗ 」 美 哭 握 緊 了 自 己 的 拳 頭 , 一 下 子 的 揮 向 那 兩 個 小 孩 的 面 上 。

「 嗚 、 嗚 、 嗚 … … 你 … … 我 一 定 會 告 訴 我 的 媽 媽 知 道 ﹗ 讓 她 來 揍 你 ﹗ 」 那 兩 個 小 孩 說 完 後 便 哭 喪 著 臉 的 跑 回 家 去 了 。

美 哭 驚 訝 地 低 下 頭 望 著 自 己 雙 手 , 當 美 哭 她 再 抬 起 頭 來 的 時 候 , 那 兩 個 小 孩 早 已 溜 之 大 吉 了 。 美 哭 沒 有 神 氣 的 返 回 家 , 突 然 , 美 哭 聽 到 霧 尼 沙 爺 爺 和 霧 尼 沙 婆 婆 隱 隱 約 約 的 談 話 聲 , 於 是 美 哭 悄 悄 地 便 走 到 門 邊 偷 聽 霧 尼 沙 爺 爺 和 霧 尼 沙 婆 婆 他 們 的 對 話 … …

「 我 們 應 該 在 何 時 才 告 訴 給 美 哭 知 道 她 其 實 是 法 國 貴 族 — — 霧 尼 沙 貴 族 的 後 裔 ? 」 霧 尼 沙 爺 爺 小 聲 地 道 。

「 我 想 還 是 遲 一 點 吧 … … 不 能 太 早 讓 美 哭 知 道 的 … … 畢 竟 她 還 是 一 個 小 孩 子 , 不 能 承 受 如 此 大 的 衝 擊 … … 」 霧 尼 沙 婆 婆 反 對 著 霧 尼 沙 爺 爺 的 建 議 。

「 但 … … 這 好 像 對 美 哭 她 不 太 公 平 … … 」 霧 尼 沙 爺 爺 越 說 越 小 聲 。

「 那 難 道 要 對 美 哭 說 她 的 誕 生 不 知 是 好 是 壞 ﹗ 她 的 媽 媽 是 因 生 產 她 的 時 候 失 血 過 多 而 去 逝 ﹗ 她 的 母 親 卻 因 與 一 名 自 己 心 愛 的 平 民 發 生 了 關 係 才 誕 下 她 ﹗ 她 的 父 親 一 早 就 已 經 逃 得 不 知 所 蹤 … … 她 的 爺 爺 、 婆 婆 就 隱 姓 埋 名 , 一 直 住 在 這 個 小 農 村 裡 … … 」 霧 尼 沙 婆 婆 激 動 得 哭 了 起 來 。

「 不 、 不 要 哭 吧 ﹗ 我 不 說 了 … … 」 霧 尼 沙 爺 爺 焦 急 地 安 慰 著 霧 尼 沙 婆 婆 。

「 嗚 、 嗚 、 嗚 … … 對 不 起 … … 我 不 應 該 這 麼 激 動 … … 」 霧 尼 沙 婆 婆 一 邊 哭 一 邊 向 霧 尼 沙 爺 爺 道 歉 著 。

「 不 要 緊 … … 」 霧 尼 沙 爺 爺 安 撫 著 霧 尼 沙 婆 婆 。

這 一 切 一 切 — — 霧 尼 沙 婆 婆 和 霧 尼 沙 爺 爺 說 的 事 情 全 都 進 了 美 哭 的 腦 海 中 。

我 是 … … 法 國 貴 族 — — 霧 尼 沙 貴 族 的 後 裔 ? 我 的 母 親 是 法 國 貴 族 ? 就 是 因 為 我 的 父 親 , 我 才 一 直 隱 姓 埋 名 的 住 在 這 個 小 農 村 裡 ? 我 恨 … … 我 恨 … … 要 不 是 他 們 … … 我 不 會 一 直 的 從 小 都 被 那 些 農 村 裡 的 小 孩 欺 負 ﹗ 我 不 會 一 直 被 人 看 扁 的 ﹗

從 此 以 後 , 美 哭 變 得 更 為 冰 冷 , 對 任 麼 事 也 不 啾 不 彩 , 連 霧 尼 沙 婆 婆 和 霧 尼 沙 爺 爺 都 日 益 擔 心 起 來 … …

「 小 姐 , 派 飛 公 子 來 了 。 」 小 縈 向 美 哭 提 示 著 。

「 啊 … … 是 嗎 ? 謝 謝 你 的 提 醒 … … 」

小 縈 把 美 哭 從 過 去 的 思 想 拉 回 現 在 … …
--------------------------------------------------------------------------------------
第九章

「 美 哭 … … 你 … … 」 雲 瑞 草 ‧ 派 飛 看 看 著 美 哭 , 呆 若 木 雞 的 站 在 原 地 。

「 怎 麼 了 ? 有 什 麼 不 對 勁 的 事 情 ? 」 美 哭 挑 起 雙 眉 問 道 。

「 沒 、 沒 什 麼 … … 沒 有 不 對 勁 的 事 情 啊 … … 」 雲 瑞 草 ‧ 派 飛 面 紅 耳 赤 的 說 著 。

「 那 我 們 走 吧 … … 」 美 哭 牽 著 了 雲 瑞 草 ‧ 派 飛 的 手 。

「 啊 … … 」 雲 瑞 草 ‧ 派 飛 只 感 到 有 一 點 點 頭 昏 腦 漲 。
接 著 他 們 兩 人 便 來 到 皇 宮 的 大 龐 , 即 舉 行 皇 宮 盛 大 舞 會 的 地 方 。 雲 瑞 草 ‧ 派 飛 和 美 哭 才 一 進 入 舞 會 場 地 , 就 引 來 很 多 奇 異 的 目 光 , 當 中 還 要 夾 雜 些 妒 嫉 和 羨 慕 的 目 光 。 引 來 很 多 奇 異 的 目 光 的 原 因 是 因 為 雲 瑞 草 ‧ 派 飛 其 實 是 法 國 皇 室 貴 族 — — 那 勒 斯 芬 貴 族 的 後 裔 , 而 那 勒 斯 芬 貴 族 正 是 當 時 繼 霧 尼 沙 貴 族 後 的 第 二 強 盛 貴 族 , 當 然 , 現 在 最 強 盛 的 貴 族 是 那 勒 斯 芬 貴 族 , 因 為 霧 尼 沙 貴 族 已 經 在 十 五 年 前 沒 落 了 。 所 以 任 何 有 關 於 那 勒 斯 芬 貴 族 的 後 裔 — — 即 雲 瑞 草 ‧ 派 飛 的 事 的 時 候 , 人 民 都 會 異 常 好 奇 。 而 當 中 還 要 夾 雜 些 妒 嫉 和 羨 慕 的 目 光 的 原 因 是 因 為 雲 瑞 草 ‧ 派 飛 不 但 是 最 強 盛 貴 族 — — 勒 斯 芬 貴 族 後 裔 , 而 且 他 的 為 人 又 開 朗 , 最 重 要 的 是 他 不 僅 是 一 個 大 帥 哥 , 而 且 對 女 孩 子 們 更 會 十 分 溫 柔 , 既 會 說 笑 話 哄 你 開 心 , 又 會 大 方 地 在 物 質 經 濟 上 『 支 援 』 你 , 所 以 雲 瑞 草 ‧ 派 飛 真 的 是 各 位 公 主 和 貴 族 女 孩 們 的 白 馬 王 子 。 所 以 當 美 哭 做 了 雲 瑞 草 ‧ 派 飛 的 舞 伴 的 時 候 , 都 不 免 會 招 人 妒 嫉 ﹔ 而 羨 慕 的 目 光 則 為 美 哭 也 太 打 扮 得 漂 亮 了 吧 , 某 些 其 他 國 家 公 主 和 貴 族 女 孩 們 的 外 貌 比 不 上 美 哭 的 亦 會 羨 慕 她 呢 ﹗

「 她 、 她 真 的 十 分 漂 亮 耶 … … 」 某 國 家 的 公 主 甲 感 嘆 的 對 著 公 主 丁 說 。

「 是 啊 … … 」 某 國 家 的 公 主 丁 也 附 和 著 公 主 甲 。

「 才 不 過 打 扮 過 吧 ﹗ 我 還 漂 亮 過 她 呢 ﹗ 」 某 國 家 的 貴 族 女 孩 甲 不 服 輸 的 吹 噓 著 。
「 對 ﹗ 我 也 漂 亮 過 她 … … 」 某 國 家 的 貴 族 女 孩 丙 也 加 入 自 誇 的 行 列 。

而 另 一 種 目 光 就 是 … … 驚 訝 的 目 光 。 不 少 公 子 哥 兒 和 其 他 國 家 王 子 們 都 驚 嘆 不 已 , 原 來 世 界 上 是 真 的 有 美 人 的 ﹗ 由 此 可 見 他 們 的 國 家 都 沒 有 美 麗 的 女 孩 … … 正 當 那 些 公 子 哥 兒 和 其 他 國 家 王 子 們 想 上 前 邀 請 美 哭 作 為 自 己 的 舞 伴 的 時 候 , 一 部 分 的 公 子 哥 兒 和 其 他 國 家 王 子 們 被 自 己 身 旁 的 原 有 舞 伴 攔 截 或 被 其 舞 伴 用 『 武 力 』 阻 止 ﹔ 另 一 部 分 的 公 子 哥 兒 和 其 他 國 家 王 子 們 則 是 因 為 看 見 了 美 哭 已 經 有 了 舞 伴 — — 即 雲 瑞 草 ‧ 派 飛 , 所 以 便 放 棄 了 該 念 頭 。

「 她 、 她 真 的 十 分 美 麗 耶 … … 好 想 邀 請 她 作 為 我 的 舞 伴 呀 … … 」 某 國 家 的 王 子 甲 眼 睛 發 亮 地 看 著 美 哭 說 。

「 我 是 啊 … … 真 的 、 真 的 好 想 呀 … … 」 某 國 家 的 王 子 丁 也 附 和 著 王 子 甲 。

「 你 在 說 什 麼 ﹗ 我 漂 亮 還 是 她 呀 ﹗ 你 說 ﹗ 你 說 呀 ﹗ 」 某 國 家 的 貴 族 女 孩 甲 生 氣 地 問 著 王 子 丁 。

「 對 呀 ﹗ 你 說 呀 ﹗ 究 竟 是 誰 漂 亮 點 ﹗ 」 某 國 家 的 貴 族 女 孩 丙 也 生 氣 地 問 著 王 子 甲 。

( 待 續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無 情 的 木 偶 娃 娃

第十章

以 上 的 說 話 可 為 對 美 哭 一 點 影 響 也 沒 有 。 美 哭 忽 然 用 雙 手 牽 著 晴 瑞 ‧ 天 帆 的 手 臂 , 然 後 再 投 耳 一 個 甜 美 迷 人 的 可 愛 笑 容 。 晴 瑞 ‧ 天 帆 不 禁 呆 了 一 呆 , 這 一 個 笑 容 美 得 真 的 難 以 用 筆 墨 去 形 容 , 晴 瑞 ‧ 天 帆 也 回 了 她 一 個 陽 光 男 孩 的 笑 容 後 , 便 彎 下 腰 , 伸 出 手 邀 請 美 哭 跳 舞 。

「 你 跳 舞 嗎 ? 」 晴 瑞 ‧ 天 帆 笑 著 問 。

「 不 了 … … 我 想 吃 點 東 西 。 看 來 , 你 要 邀 請 別 的 女 孩 和 你 跳 舞 了 。 」 美 哭 用 食 指 指 向 她 和 晴 瑞 ‧ 天 帆 的 左 方 。 然 而 , 他 倆 只 看 見 一  又 一  的 皇 族 公 主 和 貴 族 女 孩 們 正 等 待 著 晴 瑞 ‧ 天 帆 的 邀 請 。

「 但 … … 」 晴 瑞 ‧ 天 帆 忽 然 好 像 有 點 難 言 之 隱 。

「 怎 麼 了 ? 唔 … … 我 要 吃 東 西 了 , 待 會 而 再 見 。 」 美 哭 放 下 牽 著 晴 瑞 ‧ 天 帆 手 臂 的 手 , 慢 慢 地 走 向 自 助 餐 桌 的 方 向 去 。

而 正 當 美 哭 剛 剛 離 開 了 晴 瑞 ‧ 天 帆 的 時 候 , 同 樣 地 , 一  又 一  的 別 國 王 子 和 皇 族 公 子 走 向 美 哭 的 身 旁 , 伸 出 了 手 來 邀 請 她 跳 舞 。 美 哭 頓 了 一 頓 , 反 問 那 些 別 國 王 子 和 皇 族 公 子 是 否 真 的 如 此 想 邀 請 她 跳 舞 。 當 然 , 那 些 別 國 王 子 和 皇 族 公 子 都 哄 成 一 片 的 說 想 。 但 美 哭 聽 完 他 們 的 答 案 後 卻 跑 到 奏 樂 廳 中 , 請 求 奏 樂 大 師 奏 出 法 國 耳 熟 能 長 的 民 族 歌 曲 ─ ─ 『 牧 羊 出 上 的 少 女 』 。 而 當 那 些 奏 樂 大 師 看 到 美 哭 如 此 可 愛 的 天 使 容 貌 後 都 異 口 同 聲 地 答 應 了 美 哭 的 請 求 。 而 美 哭 突 然 走 到 跳 舞 廳 的 中 央 , 奏 樂 大 師 也 隨 即 奏 起 『 牧 羊 出 上 的 少 女 』 來 。 美 哭 隨 著 輕 快 的 樂 章 , 跳 起 了 輕 快 的 舞 步 來 。 酒 紅 色 的 晚 禮 服 因 美 哭 的 舞 步 而 跟 著 她 的 身 驅 擺 動 著 , 美 哭 的 四 肢 也 靈 活 的 擺 動 著 , 更 顯 得 美 哭 跳 舞 迷 人 的 姿 態 。 而 其 他 人 當 然 也 看 得 目 定 口 呆 , 在 他 們 眼 中 , 美 哭 就 像 一 個 花 精 靈 般 在 花 叢 中 跳 出 那 美 妙 的 舞 姿 來 。 就 在 這 時 , 雲 瑞 草 ‧ 派 飛 忽 然 走 了 出 來 , 正 當 那 些 士 兵 們 看 到 王 子 走 出 來 後 , 正 想 用 小 號 吹 起 歡 迎 雲 瑞 草 ‧ 派 飛 王 子 的 時 候 , 就 被 雲 瑞 草 ‧ 派 飛 阻 止 了 。 雲 瑞 草 ‧ 派 飛 他 看 著 美 哭 那 迷 人 的 舞 姿 , 忽 然 的 , 他 發 覺 自 己 真 的 喜 歡 上 她 了 。 雲 瑞 草 ‧ 派 飛 環 視 會 場 一 週 , 忽 然 看 到 晴 瑞 ‧ 天 帆 正 站 在 會 場 的 左 方 , 他 那 是 看 著 美 哭 迷 戀 的 樣 子 , 而 就 在 同 時 間 , 雲 瑞 草 ‧ 派 飛 發 誓 一 定 要 令 美 哭 愛 上 自 己 。

『 叮 』 的 一 聲 , 整 首 活 潑 生 動 的 『 牧 羊 出 上 的 少 女 』 就 完 美 地 結 束 了 ; 另 一 方 面 , 美 哭 也 輕 輕 的 放 下 腳 步 , 曲 一 曲 雙 腿 , 作 為 結 束 的 舞 步 姿 態 。 而 正 當 美 哭 停 下 腳 步 後 , 會 場 隨 即 響 起 一 片 熱 烈 的 掌 聲 。 美 哭 彎 了 一 彎 腰 後 便 跑 到 晴 瑞 ‧ 天 帆 的 面 前 。
「 怎 麼 樣 ? 我 跳 得 好 看 嗎 ? 」 美 哭 笑 著 問 晴 瑞 ‧ 天 帆 。

「 好 ! 好 看 。 那 … … 」 晴 瑞 ‧ 天 帆 紅 著 臉 的 說 。

「 怎 麼 了 ? 」 美 哭 明 知 故 問 。

「 我 想 和 你 一 起 跳 舞 。 」 晴 瑞 ‧ 天 帆 的 臉 紅 得 像 大 蘋 果 。
「 哈 ! 好 的 。 」 美 哭 用 手 繞 上 了 晴 瑞 ‧ 天 帆 的 頸 子 上 。
慢 慢 地 , 他 們 倆 人 步 人 舞 池 , 隨 著 音 樂 愉 快 地 跳 起 舞 來 。

( 待 續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8-8 05:54 , Processed in 3.08678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