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停止思念。

[複製連結] 檢視: 1819|回覆: 12

  世界上,有一種人。
  那種人說話的方式很痞。

  痞到讓你想在下雨的時候推他一把,讓他跌的狗吃屎的那種痞。

  這種人很少,不過我剛好認識一個。
  那個人是我的麻吉──徐佑哲。

  介紹他,不是因為他帥,更不是因為他今天要請我吃飯。
  而是他一臉哭喪的站在我面前靠夭:「慘了啦!」

  「嗯?」我抬頭望著他問。
  「我忘記今天是要跟玉娟去吃飯還是跟育婷去吃飯了啦。」
  「……」我送他一個國際標準手勢。中指。

  但,這些都不關我的事,因為他突然想起,禮拜六是玉娟,禮拜日是育婷。
  所以,他已經以朋友的名義,幹走我的125去吃飯了。

  所以,我留在宿舍裡當一隻可憐的看門口小黑。

  左手拿著滑鼠,右手持著筷子。
  我正在吃著一碗貴死人的泡麵,瀏覽著網路上的文字。

  一切都跟平常一樣,一樣的無聊。

  看著各式各樣的寫作風格,我突然找到一篇很無聊卻又引起我好奇心的小說。

  大意是這樣的…

  一個很漂亮很養眼的美眉,她愛上了一位帥氣又多金的大帥哥。
  帥哥一開始是不愛那個美眉的,可是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之後,帥哥愛上了漂亮美眉,並且一天到晚都黏在一起。

  這時候,反派出來了。
  這個反派呢,想要拆散他們兩個人。
  然後他們兩個人就費盡千辛萬苦,最後終於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又是一篇標準的言情小說。

  一般來說,我是不會去看這種東西的。
  只是他寫的引起我的好奇心。
  整篇看完,不超過四萬字,我花了四小時。

  沒有為什麼。

  四萬字。
  我估計他的四萬字裡面有一萬字是錯字,一萬字是注音文,另外兩萬字是火星文。

  於是,光是解讀就讓我快死在那電腦螢幕前面。

  我無力的笑了笑,打開留言視窗。
  留下了以下的幾段話。


    嘿,你好,首先,你不認識我,我也不知道你是男是女。
    不過,看到你寫的文章後,我想,你應該是個女的。

    看完之後,我只能用讚嘆來形容這篇文章。

    還有下列數點送給你,希望你能改進,讓你的文筆再加深進步。

    第一,你的火星文以及注音文,最好不要用在文章上面。
       除非你寫文章的目的是讓所有的人都死在螢幕前面的話,
       那你可以繼續寫,我想死的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第二,妳的標點符號以及排版,在放之前,可以先唸一次在放。
       以免讀看的人,腦筋打結當場暴斃在電腦前面。
       至少,現在我的舌頭已經打結了。

    第三,這篇文章,真的很像小女孩對愛情的憧憬跟幻想。
       或許,題目改成戀愛妄想症會比較貼切一點。

       以上,送給「麻煩情人」的作者,戀雪。

                 by:呆掉的小黑


  最後一個字key入,手離開鍵盤,仔細的再看一遍。
  滿意的點了點頭,滑鼠移到只寄給作者那一欄。
  而,那該死的滑鼠卻突然滑到「兩者都要」那一欄,手,也習慣性的點了Enter。

  當我正要重新開網頁把我那篇留言刪除的時候。
  突然,停電了。

  想說,等個五分鐘電就來了吧!
  沒想到,這一等,就等了一天。

    待續* * *

《滑鼠啊…我該感謝你突然滑一下,讓我點到那兩者都要嗎?》
 
當愛情到了結尾的時候,我會選擇放手。 放手之後,至少不會那麼難過。 [url="http://tw.club.yahoo.com/clubs/waft-feather-preface_of_as/"]奇摩家族*點我點我!*[/url] [url="http://forum.gamez.com.tw/showthread.php?p=1530934#post1530934"]新詩版*點我點我!*[/url] [url="http://forum.gamez.com.tw/showthread.php?t=149104"]留言版*點我點我!*[/url] [url="http://forum.gamez.com.tw/showthread.php?t=147575"]原創小說版*沒有道德規範的世界《完結》*點我點我!*[/url] [url="http://www.gamez.com.tw/showthread.php?t=160674"]原創小說版*奇幻*審判者*連載中*點我點我!*[/url] [url="http://forum.gamez.com.tw/showthread.php?t=149152"]原創小說版*停止思念*陸續新增中*點我點我!*[/ur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飆楓*愛情*停止思念。

  終於等到電了,那種喜悅,真是非筆墨能形容的。
  不知道是公寓哪邊的電線迴路出了問題。

  竟然從昨天晚上十點停到隔天下午四點。

  而,我要上去網站解釋。
  痞子哲也要玩他的陸行鳥大賽車。

  所以,電來的時候,我們兩人同時喊了一聲「幹!」之後,一個衝到電視前面,一個衝到電腦前面。

  我按了開機鈕,痞子哲選了開始。

  由於昨天是不正常關機,硬碟需要檢查。
  看到這樣,想說先去陪痞子哲玩一場陸行鳥再過來看應該就可以了。

  這一玩,就玩了十七場,我二勝十五敗。

  突然想起我的電腦還在等著我,丟下遊戲,衝向我那可愛的電腦。
  快速的燈入上去之後,我傻眼了。

  誰能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形?

  我昨天回覆的那一篇,被大家拿來熱烈的「討論」…。

  其中,已經分成了兩派,一方面是支持我的挺黑派,另一方面是斥責我的扁黑派。

  我看著,只能苦笑。

  這一切,真的只是個意外而已啊!

  糟糕的是,我的即時通才一開,就一群「扁黑派」的人找我嗆聲。

  我馬上登出,手摀著頭,想著該如何是好。
  連上他的留言版上,登入後,馬上發了一篇公開道歉信。

  這封信,我完全不敢馬虎。

    標題:道歉信一枚
    發表人:小黑
    時間:****.**.**

    首先,我要先對戀雪道歉,而我也想解釋。
    我原本是想點選「寄信給作者」那一欄,
    可是那該死的滑鼠,滑到兩者都要那欄。

    然後大樓電線迴路突然出了點問題,停電了。
    導致無法刪除我的發言。

    由於昨夜突然停電,電腦是不正常關機的。
    開機時需要檢查硬碟,又耽誤了一點時間。

    然後又由於玩性使然,我又玩了一會的「陸行鳥賽車」。

    好了,言歸正傳。
    本人小黑,鄭重的向版主「戀雪」道歉。


           by:認錯的小黑。

  滑鼠再次點到兩者都要那一欄。
  這一次,滑鼠很乖,沒有滑到別的欄內。

  滿意的下了線,準備去跟痞子哲繼續大戰三百回合的陸行鳥。

  一轉身,被嚇了好大一跳。
  痞子哲神色怪異的站在我背後。

  「靠,你站在我後面幹麻?」我拍了拍胸口,平息我剛剛被嚇到的小小心靈。

  「我們是麻吉吧?」他拍著我的肩膀說。
  「嗯。」我撓了撓頭說。
  「麻吉就是跟兄弟一樣吧?」
  「嗯。」
  「就代表我們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吧?」
  「嗯。」我已經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所以…現在兄弟肚子餓了,你就請我吃飯吧!」
  「嗯…靠!免談!」說完我就轉回螢幕前。

  講這麼多就是要我請客!?
  我都窮到勒褲帶了,還有錢請他!?

  「好啦,求你啦,嗯哼,好不好嘛。」
  馬的…一個大男人…撒嬌…。

  請各位自行想像,一個一米七五的大男人,用非常嗲的聲音說話。
  那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噁心。

  我忍著想吐以及想扁人的衝動,從皮包拿出一百元。

  「拿去啦,我要大碗的滷肉飯再加一顆滷蛋。」
  「ㄏㄚˊ,那我只能吃五十五元喔?」
  「廢話,那不然你想吃什麼?」
  「至少也要凱悅嘛。」
  「……」我送他一記佛山無影腳,讓他省了走出去的力氣。

  痞子出門買飯,小黑在家看門。

  又轉回螢幕前,登上我的即時通。
  嗆聲的少了很多,我泛起了一絲微笑。

  等嗆聲的累積到一定數量時,點了群組關閉。
  我呼了一口氣,這種事還真不是人幹的。

  又一個留言出現了,正要點esc關閉時,我看到了幾個字,讓我的手定在那邊。

  「哈囉,有人在嗎?」

  並不是說這幾個字不常看到。
  只是這個人我不認識,然,一下午都是對我的責罵。
  突然看到這幾個自我不能把它消化而已。

  「哈囉,我在,你是…?」

  我喝了一口水,打出了這句問句。

  「我是戀雪,你好。」
  簡短的六個字讓我愣在螢幕前良久。

  待續* * *

《或許,我是為了認識妳,才會打出那篇留言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飆楓*愛情*停止思念。

  「哦?」我快速的敲下這個字。

  「你不是小黑嗎?」她問。

  怪哉,我哪裡不樣我了。
  如果說阿哲不是阿哲那我倒也相信,因為阿哲的痞是不定時的。
  有時候他很正經,但是他下一秒可以痞到讓你想踹他一腳。

  如果不是很認識他的人,百分之八時都會認為他不是他。

  「呃…閣下何出此言?」我抱著小心的態度問。
  「那你在哦什麼?」她問。
  「只是好奇妳來找我幹麻(這年代…連『哦』都犯法…?)」

  敲完這句話之後,她安靜了很久。
  這段時間內,我去幫阿哲開門,拿了滷肉飯,從冰箱拿了一罐綠茶。

  回到電腦前面,她還是沒回應。
  把對話視窗關掉,又開了一個網頁,吃著滷肉飯。

  就在我看到快睡著的時候,她又傳訊過來了。

  「對不起,剛剛去了廁所一下。」

  她敲出這句讓我啼笑皆非的話。
  去了一下?她是跌到糞坑裡面嗎?這麼久叫一下?

  「嗯…請問妳住在火星嗎?」我問,如果不是住在火星,時間觀念怎麼差這麼多?

  「啊?」她似乎還反應不過來我在說什麼。
  「你是說火星文嗎…?我已經改了咩…。」她說。

  「呃…不是,這句話是指妳的時間觀念跟我們有點不同。」
  「什麼時間觀念不同?」她問。

  「妳去廁所的時間,我吃了一碗滷肉飯,喝了一罐綠茶,還看網頁看到快要睡著,讓我懷疑妳是從火星來的,時間觀念與我們有所不同。」

  音樂跳到平井堅的「輕閉雙眼」。
  哼著歌,想也不想的就打出這段話。

  「呵…這笑話我勉強給你六十分及格。」
  「我該謝謝妳嗎?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它哪裡好笑。」我笑了笑。

  「嗯…還有,謝謝你。」
  「謝我什麼?」我抓了抓頭,我有做什麼事情嗎?謝我做什麼?

  「呃……謝謝你說出我文章中的錯誤。」
  「嗯……妳沒有生氣嗎?」我問。

  「為什麼要生氣?」她問。

  簡單的六個字讓我呆在螢幕前面良久。
  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該生氣。

  「呃…我不知道。」
  「那就對啦,既然你都不知道了,那我幹麻要知道?」
  「嗯……。」
  「那我來自我介紹,我叫戀雪,現在年齡是高二。」她說。

  「嗯。」我又敲出了一句嗯。
  「為什麼你都只會嗯啦?美女在自我介紹,要認真的一點!」她馬上回了這句話。

  「美女?在哪裡?(四處張望狀)」我故意的敲出這句欠扁的話。
  「看這裡,這邊就有一個。」她說
  「妳(上下打量狀)是嗎?」雖然心中想要停止這個玩笑,不過我的手卻建的自己行動起來。

  「……我生氣了!」糟,玩笑開太大了點,生氣了。

  「乖,哥哥找女朋友不看臉的,不用擔心。」我趕緊敲了一段話補救。
  「噗,你不看臉那你看什麼?」她問。
  「我啊……」我想了一下,應該是憑感覺吧。可是我的感覺沒有一次準的說,不管了,憑感覺就憑感覺吧「憑感覺吧。」我說。

  「嗯……等等,妳交女朋友不看臉又關我什麼事情了?」她問。
  「這個嘛…好像沒有什麼關係。」我說。
  「呵呵,你說話真好玩。」她說。

  我?好玩?
  不會吧!?

  一般在外面有兩種類型的人。
  第一種是霹哩啪拉講話講不停之有趣幽默之人,簡稱把妹人。
  第二種是安靜的讓人家不知道是死是活那種人,簡稱花瓶人。

  而我是那種花瓶人中的花瓶,人稱蟠龍花瓶。
  扯遠了,我現在是要說愛情故事,不是要說唐先生打破花瓶的故事。

  回到正題。
  每次出去聯誼之類的活動,我都是躲在角落看別人玩的那一個。
  每次出去,到目的地之後,同伴一定都會莫名其妙的消失,然後回程途中又莫名其妙的出現的那一種可憐人。

  「我好玩?」我問。
  「嘿啊,不然你以為我在說誰?」
  「……」我無言。
  「嘿嘿,我介紹完了,換你介紹你自己囉。」她說。

  「呃…一定要嗎?」我抓了抓頭。

  事實上,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介紹自己。
  從小時後到現在,只要有一堂課是關於介紹自己的,我一定會跟老師說我身體欠佳,不然就是直接翹課。

  「是的,一定要。」她說。
  「呃…好吧,我是小黑,現在是大二的學生。」我無奈的說。

  「嘻嘻,開心一點嘛,很高興認識你!」她說。
  「呵呵,我也是。」

  這一來一往的對話,讓我想到一個慣性。
  基於禮貌的慣性。
  我們現在的對話就好像某天a認識b一樣
  a:我叫做a,我今年x歲,很高興認識你。
  b:我叫做b,我今年x歲,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而後,老死不相往來。

  現在我們兩個就好像那樣。
  我會怕我跟她沒有交集嗎?
  不會的,因為沒有她,我也可以照樣活的好好的,不是嗎?
  至少以前是這樣。

  「嘿嘿,雖然我還想在跟你聊下去,可是我要出去囉…所以,再見!」看吧,老死不相往來招數之一,藉故逃開,從此以後再也不連絡。
  「嗯,再見。」這句話才剛敲下去,她就離線了。

  她下線之後,我開了個網頁,在網路裡面到處閒晃。
  只是,不管怎麼晃都覺得好無聊。
  好像少了點什麼東西似的。

  是因為少了她嗎?我想不是的。
  我會愛上一個虛無飄渺,從沒見過面,且只聊了幾分鐘的人嗎?
  我的理智告訴我:不可能。
  我的情感告訴我:接受事實吧。

  於是我關機,走向客廳。


                  待續

    《當虛擬與現實重疊在一起的時候,我會想說:我愛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飆楓*愛情*停止思念。

  走到客廳,阿哲還在玩他的陸行鳥。

  「這隻鳥真的這麼好玩?」我走到電視前,抓了抓頭問。
  「靠,他才不是鳥!」阿哲把手把遞給我,還順便給了我一個中指。
  「那他是什麼?」我選了一隻看起來就很奸詐的角色。
  「他是陸行鳥!」阿哲說。
  「……」我挫敗,我無言。

  我們兩人玩到十一點才把遊戲關掉。
  看來,這世界上會有這麼多人瘋遊戲不是沒有原因的。
  因為一玩,就停不下來了。

  我們兩個人玩到了十二點多才停下。
  玩到最後,根本忘記自己贏幾場輸幾場。
  我只知道我大概二十場才贏一場。
  一定要找一個機會來練一下,不然一直輸真的很無趣。

  阿哲打電話給他女朋友,說了一大堆噁心肉麻的情話。
  我做了一個嘔土的動作給他看,他送了一個標準手勢給我。

  我起身走到房間內電腦前,找到我第一次寫的小說,再看一次。
  就我自己來看,這篇故事,有好也有壞。

  好的是,我能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寫出來。
  壞的是,我寫的是我自己,寫起來,很困難。

  看完,只有一個動作,而這個動作,我做了兩年。

  手撐頭,搖頭,苦笑。

  「幹麻,你是還沒從陰影中走出來喔?」阿哲開了房門,看到我在苦笑。
  「沒有啦,突然想到而已。」我控制著自己的情緒說。
  「狗屁!看看你自己,你顧影自憐的過了兩年了,還不夠嗎?」阿哲到書架拿了本書,躺在床上看著說。
  「那,是要怎樣才算走出來?」我問。
  「你個芭樂配蓮霧,你最好是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他邊翻書邊說。
  「那你在說什麼呢?」其實我知道的,他怪我把自己給封閉起來,怪我要躲在陰暗的角落獨自傷悲與思念。

  「你……有你個蕭韋斌,我在說,你不要每次出去就躲在那個角落,有漂亮妹妹在你眼前你不看,有漂亮妹妹給你愛你不要,你偏偏要去思念那個你不可能再看到的陳慧娟,搞清楚,她不在了」阿哲忍不住的大吼。

  「那又如何,我思念誰,好像跟閣下沒什麼關係。」我吸了一口氣繼續說「而且,那種感覺你懂嗎,因為自己的過失而失去一個摯愛,那種感覺你懂嗎?」

  「我怎麼會不懂?你他娘的我最好是不懂,算了,再怎麼跟你說也沒有用,反正你已經麻痺了,對一個已經麻痺的人說話,浪費我的口水。」阿哲說完就回自己的房間睡覺去了。

  房內,剩下我一個在思考。
  我的思念,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停止?
  也許吧,世界上這麼多人,會把自己封閉這麼久的,大概只有我。
  這兩年,我一直在騙自己,騙自己說自己沒有變。
  其實,大家都沒有變,只有我變了。
  
  唉,算了,再想下去,我的頭會痛。
  而重點不是在頭痛上面,而是我已經快忍不住想哭了。

  所以,睡覺吧。

            待續* * *

  《走出回憶,需要時間;走出思念,我需要的是什麼?也許,是需要一個介於虛擬與現實之間的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飆楓*愛情*停止思念。

飆楓*停止思念《5》

  早上起床,看了看時鐘,已經十點多了。
  我揉了揉眼睛,起身走到廁所,轉了轉門把,轉不開,阿哲在裡面。

  「徐同學,請問你廁所上完了沒有?」我敲了敲門。

  回答我的竟然是兩個鼾聲。

  「醒醒,上完就滾出來啦!」我再次敲了敲門。

  回答我的,依舊是兩個鼾聲。

  「幹!你媽個大西瓜,你芭樂個蓮霧,起床啦!」我大吼。

  正當我想要踹門而入的時候,門開了。
  「這麼急幹什麼啊?」他打了個哈欠。

  「下次要睡覺,閣下大可回寢室去睡,不用趴在馬桶上面,我想到就會怕,而且,我什麼都不急,我只是尿急而已。」我送他一個標準手勢,衝進廁所。

  出來的時候他已經躺在再次入睡。
  真是一隻痞子豬……。

  我走到樓下的早餐店內坐下,點了個三明治跟咖啡。
  
  這家店其實滿奇特的。
  他的咖啡不是不是用即溶包泡的,是用研磨機磨咖啡豆來泡的。

  老闆是個很閒的中年人,閒到跟阿哲一樣每天玩陸行鳥的那種閒。

  裡面的擺設,也不像個早餐店。
  如果跟人家說它是早餐店,倒不如說是咖啡廳人家比較相信。

  「你這小子好像好久沒來了嘛,今天怎麼會想來呢?」
  老闆開了機器,把咖啡豆放進去。

  「今天又沒課,也沒有什麼事情,來這邊看看書也好。」我到書架拿了一本書,走到位置上坐好。

  「只是這樣嗎?是阿哲又要帶女朋友回家,還是有人向你談起她的事情?」老闆把咖啡放到桌上,坐到對面的位置。

  「都沒有。」我搖了搖頭,苦笑。
  
  「依照我對你的了解,你平常都是寧願把時間浪費在電腦上也不願意在這邊多留個一分鐘」老闆喝了一口水,接著說「如果都不是的話,就代表你在網路上發生了一點問題。」

  「沒有問題,只是心情有點灰色而已。」我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說。
  「哦?好吧,你就慢慢的調整你的心情吧。」老闆說完走到櫃檯拿起書看著。

  吃完三明治,坐在椅子上,努力的整理出現在的關係圖以及思緒。

  我在紙上寫了我跟慧娟還有戀雪的名字。

  我的箭頭畫向戀雪,上面標示著剛認識,關係:不明。
  另一個箭頭畫向慧娟,標示著已故,關係:思念。
  慧娟的箭頭畫向我,關係:怨恨?
  戀雪的箭頭畫向我,關係:不明。

  畫完,撐著頭,思考。

  我跟戀雪,只聊了十幾分鐘。
  我跟慧娟,認識了十幾年。

  我跟戀雪,是在網路上認識的。
  我跟慧娟,是從小認識到大的。

  事實上,如果你在兩天前問我相不相信網路戀愛,我百分之兩百會跟你說不相信。

  因為那時候慧娟在我心中的天秤還是處於一面倒。
  現在呢?傾斜的天秤已經慢慢回覆平衡了,甚至還有往另一邊傾斜的可能。

  如果你現在問我相不相信網路戀愛,我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會跟你說,我相信。


   待續***
《心中的天秤,是因為相信了網路戀愛,才開始傾斜的?屁話,當然不是,是因為遇到了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飆楓*愛情*停止思念。

飆楓*停止思念《6》

  坐在早餐店不知道多久了,我喝著冰咖啡,翻著藤井樹的《B棟11樓》,外面的陽光透過了玻璃照了進來,我稍稍挪了點位置,卻碰到坐在我旁邊的人。

  「啊,對不起。」我下意識就說了這句話。
  「沒關係的。」坐在我旁邊的「她」也稍稍挪了點位置,笑了笑的對我說。

  「咦?你也在看藤井樹的書啊?」她看了看我,也看到了我手上的那本《B棟11樓》。

  「嗯,我本來是想看《這城市》的,因為我已經看過我手中這本了,而我又找不到。」我應了聲。

  「我本來是想看《B棟11樓》的,可是書架上沒有,所以我就拿了擺在下面《B棟11樓》的續集《這城市》囉。」她說。

  我跟她都沉默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隨即大笑起來。

  「喏,給妳。」我把手中的《B棟十一樓》遞給她。
  「嗯,謝謝,這本給你。」她把手中的《這城市》拿給我。

  接下來的時間內,我們兩人都沒說話,都專注的翻著眼前的小說。
  「呼。」我們兩人同時喘了一口氣。

  再次對望,微笑又自我們的嘴角漾出。
  我站起來,準備要付賬回家上網了。

  「要回去了嗎?」她問。
  「嗯。」我說。

  「那……再見。」我們兩同時說出。

  又是一陣對視,輕笑。

  我付了賬,走過馬路,走上樓去。
  揮之不去的,除了那虛無飄渺的那一端之外,似乎又多了一點?

  《一邊是與自己談的來的,一邊是與自己有絕大默契的,你…會選誰?》
         待續 *  *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飆楓*愛情*停止思念。

飆楓*停止思念《7》


  上樓之後,我把東西稍稍整理了一下,準備要出去吹吹風。

  「你要去哪?」阿哲從房間出來看到我在整理背包,打了個哈欠問。
  「我去外面散散步吹吹風。」我揹好了背包說。
  「你狗屁,台北哪來的地方給你散步、吹風?你只能走柏油路,吹汽車排氣管出來的熱風。」他說。

  「所以我現在要去桃園復興鄉山上,晚餐不用等我了,我在那邊吃香菇就好了。」

  「啊?靠,我也要去!」他大叫。
  「那你要騎自己的車去。」我說。

  我可不想英年早逝,他每次坐在我後面就會晃來晃去外加大聲的嚎叫,雖然他說那叫做美妙的歌聲。

  「為什麼?」他大聲的抗議,剛剛還少說一點,就是他的平衡感很令人不敢恭維。
  「因為我還不想這麼早死。」我說。
  「吼唷……我就只是會唱歌跟搖晃而已嘛……。」他說那大聲的嚎叫是唱歌……。

  「我不管,反正你騎自己的。」
  「我不唱歌也不晃就是了嘛……。」
  「同學,N加上O等於什麼?」我問。
  「N……O……No!」他大叫,我點了點頭。

  「求你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騎車只要後面沒有美女就會發生車禍……。」他說。

  「……。」這倒也是真的,他的平衡感只有在美女面前會好而已。
  「你要跟我保證不唱歌不亂晃。」我說。
  「我保證。」他信誓旦旦的說。

  於是,天真的我就帶他上路了。

  剛上路的前三十分鐘他還很安分守己的待著。
  後來的三十分鐘我就後悔讓他出來了。

  的確,他沒有大聲嚎叫。
  但是他改成了大聲嘶吼。

  的確,他沒有晃來晃去。
  可是,他變成跳來跳去。
  屁股在那邊彈啊彈的…。

  天啊……我後悔了。

  過了漫長的一個半小時之後,我們終於到了復興鄉。

      待續* * * 

  《我發誓,以後我載誰都可以,就是徐佑哲永遠不准上我的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飆楓*愛情*停止思念。

飆楓*停止思念《8》

  我站在復興鄉的馬路上,呆呆的看著,今天不是假日,說實話,山上的人比我想像的還多。

  逛街的逛街,賣東西的賣東西,吃東西的吃東西,打人的打人。

  為什麼打人?沒什麼,如果你看到一個把東西塞滿整個嘴巴,一邊說話一邊噴食物的痞子站在你面前,你也會打人的。

  而那個痞子就站在我的面前,很不幸的,還跟我住在同一間公寓。

  「你能不能把你口中的食物吞完再跟我說話?」
  「噗稜(不能)。」
  「……」我很順手的給他一拳。

  我們繼續往前走。

  山中的空氣,比都市裡的空氣好太多了。
  我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開始忘情的大吼。

  這一吼,心情舒暢許多。
  但是那痞子竟然用看瘋子的眼神看著我。

  「你……蕭韋斌,老實說……你是不是患有什麼精神上的疾病?」

  喵的……竟然說我有神經病……?

  「你才有精神上的疾病咧!」說完順手再給他一拳。
  「幹麻打我啊……你承認你是神經病喔……。」
  「……」再給一拳。

  他學乖了,不說話了。
  自己一個人待在我旁邊摸著他的頭碎碎唸。

  仔細聽的話還能聽到下列的話
  「喵的……明明就精神病咩……沒事還亂打人……」

  有你個徐佑哲……給我記住。

  我們兩個就這樣一路晃到下午四點,準備回家。
  回程路上,他也是一路吼到家。

  至於彈嘛……因為他不小心彈來彈去導致輪胎爆掉,彈掉了八百元。
  所以在熱心的山上居民幫我們換好輪胎之後,他的屁股很安分的黏在椅子上。

  別問我為什麼山上會有修輪胎的。
  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山上剛好會有一個機車行老闆沒上班。

  折騰了一個下午,我們終於到家了。
  我開了電腦,連上了網路,登上了即時通,開始發起了呆。

  為什麼要發呆?沒什麼,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突然一個「叮咚!有人在家嗎~~」把我嚇了一大跳。
  我定了定神,看了看,是她。

  
  戀雪。

  「安唷。」她說。
  「安啊……我累斃了。」
  「為什麼?」
  「因為我的耳朵遭到強暴。」

  說實話,我不覺得這句話很好笑,只是想要抒發一下我被痞子哲的歌強暴的感受。
  過了五秒鐘……過了五分鐘……。

  「哈哈哈!」
  「妳在笑什麼?」我完全忘記我剛剛說的話了,我以為她覺得我太冷所以切斷了。
  「你的耳朵被強暴了,哈哈!」
  「有這麼好笑嗎……?」
  「那換我跟你說一個笑話。」
  「啊?妳說吧。」
  「我好像喜歡上你了耶。」
  「啊?這不好笑啦。」我笑了笑。

  又過了一個五秒鐘……又過了一個五分鐘。

  「其實,這不是笑話。」她說。

  我呆愣住了,真正的呆愣住了。

  《網路上的愛,是朦朧的愛。 因為沒人會知道,這段感情,搬到現實上來,是怎樣。》

  待續* *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飆楓*愛情*停止思念。

飆楓*停止思念《9》

  「這句話比剛剛那句話好笑唷……哈哈……」我讓自己平靜下來說。
  「其實你知道的,這不是笑話」她說。

  「我不相信,妳跟我才認識一天耶。」我說,哪有人才認識一天不到就喜歡上別人的?

  「不相信我也沒辦法啊,這是事實咩……。」
  「……」我無言了。


  說實話,如果她在昨天晚上就這樣跟我說的話,我會認為她在說笑話,但是,現在說,我除了驚訝之外,還有一絲欣喜。


  「而且,我認識你,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我認識你已經很久了,只是你都不認識我而已。」
  「什麼時候?」
  「你在討論區上留第一篇文章的時候。」

  第一篇文章……好像是把我跟慧娟的事情,寫成一篇散文的樣子。
  我記得好像是。

  中途插個嘴。

  如果你們愛上了或被愛上了一個連臉都沒有看過的人,只是感覺對而已,你們會覺得很荒謬嗎?

  一天前的我,會。
  今天的我,不會。

  我一直認為慧娟還在我的心裡面,沒這麼容易忘掉。
  結果,到最後,我也跟其他的男人無異,是一個薄情寡義的人?

  算了,不想了。

  「第一篇文章?」我問。
  「嗯,就是兩年前的那一篇。」她說。
  「嗯……。」
  「這樣你相信了嗎?」
  「嗯……勉強相信妳。」
  「吼,你好壞!」她突然來了這一句。
  「我?壞?」
  「還勉強相信咧!我不管,我要出去了,明天我問你,你只能說兩個字,相信。」
  「好吧……出去多穿點衣服,今天滿冷的。」
  「嘻嘻,好,我聽話。」

  「Bye。」我說。
  「Bye。」她說。

  說完之後,她就下線了。
  留下我一個在電腦前面。

  或許,我也是喜歡她的……嗎?

  我不知道。

  是,對於愛情,我不陌生。
  是,我常給人家出餿主意。
  是,我的智商是正常沒錯。

  但是,當這件事情到了我自己身上,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是接受,還是選擇……?

  我,不知道。

  《一切的一切,客觀是最簡單的,主觀是最困難的,因為,那個正在選擇的人不是自己。》

  待續* *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飆楓*愛情*停止思念。

飆楓*停止思念《10》

  我走到了陽台外,看著外面的夜景。
  現在也才六點多,可是沒辦法,冬天嘛,太陽下來的比較快。

  戀雪的出現給我太多驚喜。
  就算現在有人打電話跟我說我中了樂透,我也不會太驚訝。


  粱靜茹唱歌了。

  
  我接起電話。
  總不會是我媽打電話來跟我說他的樂透中了吧?

  不過也不對,現在才六點多,樂透還沒開獎呢。

  「喂?」我說。
  「喂……你……蕭韋斌?」對方是個女的,聲音柔柔的。
  「嗯,妳是……?」
  「我是早上在早餐店看書的……。」原來是她……。
  「嗯?」我又不是長的很帥,打電話給我幹麻,而且,她怎麼會有我的電話?

  「呃…你的手機是不是拿錯了…?那隻是我的……。」
  「……」

  拿錯了?有嗎?
  我把電話拿開了點,看了看,好像是我的啊。
  我抓了抓頭。

  「呃……這隻好像是我的啊?」
  「不是,你那隻在我這裡,你可以打你的號碼看看。」她說。

  我把電話掛了。
  想了想我的電話號碼。

  突然一陣靈光閃過。
  靈光告訴我:糟糕……想不起來。

  不要懷疑,我真的想不起來。
  也別罵我笨。
  我神經沒事幹一天到晚打電話給自己幹麻?
  聽音樂啊?
  自己不會放鈴聲聽就好。

  「死人哲,還沒死的話回答我一下!」我大叫。
  「幹什麼啦,我在玩陸行鳥!」

  又在玩那隻鳥……。
  真是可憐的鳥,一天到晚被玩。
  上面那句話沒有特別意思,不要想太歪去了。

  「我的手機號碼多少?」我問。
  「幹,我哪知道啦!」
  「你知道的話明天我請你吃早餐。」我說。
  「0935347315!」他說。

  唉……這什麼狗屁朋友。

  「午餐順便一下!」他又說。
  這就是我的朋友……真可悲。

  我打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還真的能通……。

  接通了。
  依舊是她的聲音。

  「喂……?」她說
  「呃……我們兩個糗大了,真的搞錯了,哈哈!」我說。
  「呵呵,真的滿糗的說,尤其是我打電話給同學,同學還問我是不是換電話了。」她笑了笑,不難想像她在電話那頭的表情。

  「那怎麼辦?」我問。
  「沒怎麼辦啊,明天在到那個早餐店換回來啊。」她說。

  我想想,也是。
  好吧,去就去吧,反正就在對面而已。

  「嗯,幾點?」
  「無時無刻。」她說。

  我抓了抓頭。

  「無時無刻?」
  「啊,不是,是說,你到了我就能到。」她說。
  「嗯,那……就這樣吧?」我說。
  「嗯……就這樣吧。」
  「Bye。」我說。
  「Bye。」她說。
  「妳掛吧。」
  「不,你掛吧,我習慣聽人家掛我電話的。」

  習慣聽人家掛自己電話?
  真是奇怪的習慣……。

  「好吧,掰。」我說。
  「恩,掰。」她說。

  我掛了電話。

  好吧,明天早上……。
  去早餐店吧。
  雖然我本來就要去。

  不過,現在多了點目標。
  為了拿回我的手機。
  還有,再一次看到她。

  那個讓我有著熟悉感跟親切感的她。

  待續* * * 

  《說實話,她會打電話來比我媽中樂透還讓我驚訝。》
  《如果你是我,要做出抉擇的話,你,會選哪一個?》
  《不過,這都是後話,故事會怎樣發展,沒人知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8:52 , Processed in 2.027861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