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血印

[複製連結] 檢視: 2119|回覆: 11

簡介:我叫做祁天飛,是名學生,我有巫師的血統,所以我知道魔法界的存在

今晚,我依往常般睡了!大約在夜晚三點,我似乎聽到一些聲音,於是,我起床看了看;在客廳,我看到有人站在密室門口,他似乎想打開密室,於是,我說:「你誰啊?」

他轉過身說:「對不起,吵到你了!賞你三秒鐘,你可以捉我去警局。」我看到他美麗的面容,我被他深深的吸引,但他畢竟是小偷,當我要上前捉他時,他說:「時間到,掰掰嚕。」當時的我,只記得一陣白煙,和消失在角落的小偷,反正我也捉不到,所以我不假思索的回到床上,沉沉的睡了!

隔日,正當我在享受「生命密碼」的精采內容時〈先說,是上課時〉我們班導正介紹新同學,我收起了生命密碼,看了看新同學……….天啊!他不正是昨天的小偷嗎?〈在我身旁剛好有一個空位〉當時我真心的向神祈求:「喔!神啊!不要讓他坐在我旁邊,真心的祈求你」可是我這神可真不靈,下一秒老師就說:「嗯!好,你就去坐祁天飛旁那個位子好了!」

正文:

天啊!晴天霹靂,但已成事實,無可改變,我只好默默接受。

他〈莊芷芸〉走到了我的身旁說:「真巧,又見面了!」我不屑的說:「小偷!」於是課堂就如往常進行,這一堂課的老師很雞八,他很喜歡拿東西丟人,在課堂進行中,小偷突然和我說話:「我已經把你的底細摸的清清楚楚了!」我回他一句:「怎麼?想堵我的嘴?」當我說完這句話,他並沒有回我,只說了一句:「小心點!」就轉回去,故作專心的樣子。

我想:他終於想專心上課了!於是我轉了回去,面向黑板,突然,雞八老師的白粉筆向我飛來,打掉了我的眼鏡,嚇了我一跳……..剩下的情況呢!當然就是在走廊上半蹲啦!

放學後……….

我和我的麻吉〈林俊宇〉一起回去,在路上,他說……「哈哈,想不到ㄐㄅ老師的粉筆也會打到你頭上!」我說:「吼,還糗我,沒良心。」我一臉屎樣,他說:「不過,說真的,那個轉學生還真可愛 」我聽到此,啞口無言,只是冷汗直冒。

突然,有人拉著我的手,迅速向前奔跑,看著他的背影,我就知道他是莊芷芸,

我說:「喂!你要帶我去哪?」他說:「閉嘴,要去談判!」

我想,他是為了昨天的事吧!到了一個四下無人的地方,他停了下來,他說:「根據我的觀察,你經常進出魔法界,常一去就是一個下午。」

當他說出這些話時,我一點也不驚訝,因為他一定看過我書房的書了!

我說:「怎麼?想堵我的嘴?」她說:「你以為我會因為這種小事找你來嗎?」他冷冷的說

我說:「不然呢?」她說:「其實我們在小時候就已經有了婚約了!」我說:「怎麼?想捉我回去當新郎?跟你說,不 能」要我跟這傢伙結婚,我抵死不從。

她說:「別自作多情了!我是來解約的。」她一樣冷冷的說,這麼冷,根本就是冰山。

我說:「哦,是嗎?那就解吧!」我不以為然的說,

她說:「好啊!那就請你萬事配合了!」說到此,她依舊冷冷的。

我說:「好啊!那我就走了,掰掰。」於是,我就回頭,一直走………

她說:「等一下除了這些,我還有話要說。」於是我停了下來,回了頭。

她說:「我們的家族是忍者世家,你們家族是巫師界的名門望族。」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血印I

我說:「所以呢?這有什麼重要嗎?」我不以為然的說,本來還以為是什麼大事的。

她說:「血印,就是我們的婚約………

我說:「血印?我記得我在……陣印大全中有看到,好像說只要用了這種血印,下誓者雙方必會完成血盟的條約。」在我依依稀稀的記憶中,似乎有這麼一段。

她說:「沒錯,血印到現在還沒有完全解除的辦法,但,只要我的研究繼續下去,血印一定可以解除。」她說的自信滿滿,似乎是能解除,但,在她之前,也有許多教授級的巫師研究過血印,但卻依舊沒有解決的辦法。

我說:「是嗎,那你是要我配合你的研究囉?」

她說:「沒錯。」

我說:「好吧!我有事,我要先走了!這次,不准攔住我。」我狠狠,冷冷的對著她說。

於是,這次我靜靜的離開了那個地方…….。

    回到了空無一人的家,在睡前..我必須自己一人,靜靜的完成所有的家事,在這陰暗、孤獨的夜晚。

    我不像一般的小孩,我是一個魔法師,所以我要看很多很多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書,還要看許多在未來我將會學到的所有書籍,因為我沒有辦法停止我讀書的慾望……..。

    其實在以前,我的家人還在時,我非常討厭讀書,家人們都為我不上進的心感到頭痛,但,只因為我的姊姊在出事那天所說的一句話,她說:「你這麼不上進,你以後有什麼用,我為你感到可恥,因為你將要像畜生一般,被人供養。」之後,我的家人就都死了!我是唯一的倖存者,那個時候,悲痛的我,想起了姊姊的話,於是,從那天起,我就一個人埋頭苦讀,希望讀書能讓我忘記悲痛。

    今晚,我將所有的事都做好了!躺在床上的我,輾轉難眠,遲遲睡不著的我,坐在窗口,享受這撲面的微風,不知不覺,我想起了以前,我和家人玩樂的時光,那段時光,是那麼的美好,可是……想到這,我的淚,不爭氣的掉下,      

可惡,我怎麼這麼不爭氣,動不動就掉淚,我不想再讓我的淚,持續的流下,所以,我出去慢跑,讓冰冷的風冰封我這段記憶,天空,落下毛毛雨,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臉上,家人的記憶,還是持續的浮現,眼淚,還是不自覺的流,現在,在臉上的水,不知道是淚還是雨,雨漸漸大了!過去的回憶,在也不那麼清晰……

      突然,有一個模糊不清的身影飛嘯而過,好奇的我,跟了過去……..沒有任何的人發現在角落的我,在光影交接處我看到了一條熟悉的身影……

            我不由自主的說:「芷芸….

             在角落的我看到被包圍的芷芸,想看清她的臉,卻又無法清楚的看見,曾有想要去救她的衝動,但她畢竟是怪盜,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被捉到的,於是,我決定要回家了!

             頓時,天旋地轉,無法辨清方向,這是怎麼回事啊!

         當我重新擁有我的記憶時,我已經在家了!我說:「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在家?」此時的我,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看著床上的芷芸……我不知該說什麼:「嗯….…….…..。」

       她突然說:「謝謝。」

我說:「嗄?你為什麼要跟我說謝謝?」這是怎麼回事阿?她為什麼突然冒出一句謝謝來。她說:「看來你不知道。」我說:「什麼東西啊?」她說:「你摸摸你呢脖子後面吧!」

於是,我摸了摸我的脖子後面,在看了看我的手,我說:「血…..這是,血印?」她看著我驚訝的臉說:「嗯!你懂了吧!」我說:「嗯!」無意間,我看到了芷芸的肩正流著血。我說:「你的肩…..受傷了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血印I

她說:「嗯,前些天,不小心中槍了!」

我說:「沒事吧!」

        她說:「為什麼露出這種擔心的表情?只是傷口裂開而已,沒事。」我轉身,丟了一件衣服給她,我說:「換上吧!我去拿醫藥箱。」我怕他會冷,所以我特地將窗戶關上。

        我說:「下次不要在做這種危險的行為,受傷了就該待在家裡休息。」我冷冷的,對她說,說這句話時,我不敢看著他的臉,她說:「你這是在關心我嗎?」我好像看到她嘴角微微的一笑。

        我說:「你要怎麼想,隨便你。」我無可奈何的說,於是我下了樓,拿了醫藥箱,此時的我,心臟正撲通撲通的跳著,我說:「真是的,這是什麼怪感覺啊?」於是,我就上樓了,一開門,一陣風撲了過來,我說:「奇怪,我不是關上窗了嗎?」

芷芸說:「謝啦!雖然這不是出自你的本意,嗯……還有,上課快遲到啦!」於是,芷芸跳出窗外,我迅速的探出窗外,這裡不是五樓,但好歹也有二樓吧!她這麼跳下去………應該也會受傷的!

    我好像擔心太多了!現在的她,正在路上奔跑著呢!轉過身,我說:「混蛋,幹嘛對她這麼關心呢?她可是個小偷耶。」我敲了敲我的頭。

    等一下,天怎麼這麼亮?

    我看了看時鐘,啊!快八點啦!遲到了啊,

    我急急忙忙的,出了門,在路上,有好幾次差點被車撞到,到了學校的校門口,我看到莊芷芸,我想:可惡,我一定不能比她晚到。於是,我就跟他競爭了起來,我們互不相讓,我時而在前時而在後,終於,到了教室,我開了門,老師怒氣沖沖的看著我們,老師大喊:「祁天飛,莊芷芸,你們很大牌啊!」

     突然,低著頭說:「老師,對不起,因為我今天早上很不舒服,所以我媽媽一直不讓我出門。」然後莊芷芸就昏倒了!我心想:太誇張了吧!

老師:「芷芸,怎麼這樣呢?祁天飛,我回來在處置你。」於是,老師就背著芷芸到健康中心了!

老師走後,我走到我的座位坐下,有一些同學圍過來,

林俊宇「ㄟㄟ,你今天怎麼會跟她一起來?」柯嶼儒:「對啊對阿,有內情呦。」我說:「喂,你們很八卦耶!我只不過剛好跟他碰上而已啊!」

蔡臣煜:「哦,真的嗎?根據我的推理,你們應該不是碰巧吧!」

臣煜是我們班最熱愛偵探小說的人!順帶一提,他爸爸是警察。

我說:「想不到連你也這麼八卦呀!」蔡臣煜:「我今天早上經過你家時,我好像看到莊芷芸從你家大門跑出來唷!」

我說:「喂,你可不要亂說,你……」蔡臣煜:「哦!臉紅囉…..你們果然有一腿」

我說:「喂,你很沒禮貌耶!我就說是碰巧遇到的,你怎麼這麼煩阿!」

柯嶼儒:「唷,惱羞成怒啦!」他們笑了笑。

我不想理他們這些八卦的傢伙……..

陳依裴:「哇!她不是才剛轉來,你就把到她了喔!」

柯嶼儒:「誰先開口的啊!喂!不要不理我們嗎!」

林俊宇:「本來我還想追她的說,想不到卻被你給搶先一步了!」

我實在忍不住了!雖然我在學校很少生氣,但他們著麼過分的舉動,讓我忍無可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血印I

我說:「你們不要太過分了好不好,她不是這麼隨便的女生,你們這樣汙辱我們,你們難道不會覺得羞恥嗎?」此時四周一片寂靜,一陣巨大的聲響,劃破了寂靜。

        教務主任:「你們在做什麼,造反啊,通通給我回到座位坐好!」說完這句話,教務主任看了我們幾眼就走了!老師也回到教室來了!接下來一天,我都無心上課,上課時,我也大喇喇的拿出其他的書本,因為我功課好,老師也不理會我, 一放學,剛剛的那一群同學還算有良心,來跟我道歉,但,我也只虛應一應故事而已。

        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芷芸,她背著書包,慢慢地往前走,時而蹲下,時而扶牆,走路也走的不穩,於是,我上前,扶著她,我說:「今晚你應該不會去偷吧!」怪盜預先告知的信件內容,通常會被公佈…….

她說:「不,我不能隨便毀約的,這樣會汙辱我身為忍者的清高身分。」

我說:「哦,是嗎?那就對不起了喔?」我拿出我的魔杖,我說:「啊穌法畢聶」於是,芷芸就昏倒了!為了避免別人發現,我使用了隱身咒,回到家,我把她放到床上後,我就換上巫師服,出門了!

         今天,她要偷的那戶人家,是名大企業,要偷的東西,好像是一幅畫,我在趕去的途中,我使用了隱身咒………….

在空中飛馳了一段時間後,我看見遠處的一棟大樓,應該就是那了!我偷偷的潛進那棟大樓,躲到一旁的暗處,我看到了一幅醒目的畫,我心想:「奇怪,要被偷的東西,為什麼放的這麼醒目。」在牆上的大鍾,敲了十二下,時間到了!我舉起我的魔杖,對著電燈說:「佛來卡薔思」四周迅速的暗下,我又說:「佛列卡,畫,微笑,貝特代思」畫馬上飛到我的手上,在箱子中,那醒目的畫果然是假的,我走到窗前,開了窗:「你以為我會這麼容易被騙嗎?」只要我用魔法,我就不怕拿到的是假的了!

   於是,我從十二層樓高的大樓往下跳,我說:「斐雷貝思」

          我飛了起來,我漸漸的隱沒在黑暗的天空,因為一身的黑,所以一路上,都很順暢,在天空飛的感覺真好,好像可以忘記一切煩惱似的,像冰一般的寒風,吹拂著臉,熱情的街道,快速的飛逝,不一會兒,我就回到家了!

          在床上的芷芸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我將畫放在書桌旁的一處角落,換下巫師服,然後轉身說:「哇卡利穌法」她怎麼沒醒來?

          啊,這是什麼感覺天旋地轉,這……….血印?為什麼?後來,我一點記憶都沒有,直到隔天,星期六,一大早,我醒來,我看到我正抱著芷芸躺在床上……..

         嗯?這?……..我的臉漸漸燙起來,我趕緊下床,這……..,可惡的血印,啊~~~這是怎麼回事啊?昨天我到底做了什麼?

我搔了搔頭,偶然間,我看到芷芸的肩上,包著繃帶,我說:「難道說,是我包的。」我緩緩的走到床邊,芷芸突然睜開眼睛,我趕緊轉過身…….

    芷芸:「可惡你……….,可惡,現在的我在也不是忍者了!我不能回家,都是你害的。」芷芸以氣憤的眼神看著我。

     我轉過身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我也只是好心,況且…….你看,畫,我幫你偷來了啊!」我指了指畫。

      芷芸:「算了!不想說了!」我偶然間看到枕頭上有一個印子,我對芷芸說:「喂,你看枕頭…………。」她看了看枕頭,然後說:「你的血印有作用嗎?」我說:「有阿,怎麼?」她說:「快,到魔龍祭壇,快!」她很急的跟我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血印I

突然冒出的這一句話,讓我一時不知所措,她說:「還楞在那做什麼,快!」我說:「喔!」

       我趕緊下樓,然後打開密室的門,芷芸也下樓了!她很迅速的跑向通往魔法界的門,跟著我,很快的奔向魔龍祭壇,在途中,我發現血印的血正在慢慢的消失…….

        我說:「到了!」

        她摸摸脖子後方,她說:「血印,不見了!可惡,我們晚了!」

       我說:「什麼晚了?」她說:「沒什麼,回家吧!」

她轉身,往回走,一個不注意,她倒了下來,我說:「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怎麼這樣啊!喂!」

           看來,她已經昏倒了!無庸置疑的,我要背她回家,我將她放到我的背上,一路背著她,說也奇怪,去的時候,路好像沒有這麼長,可是,回來的時候,路,好像變的好漫長。

           咍!大概是背了一個人吧!不知走了多久,我終於回到了家,我將她放到我的床上,我說:「啊!死肥女,看起來明明沒那麼胖,為什麼我背起來……卻重的要命。」我坐了下來,看著她,她很痛苦,大概是傷口裂開了!我走近,摸摸她的頭,好燙啊!               

           現在要怎麼辦?啊!對了,打119,我怕他又像上次一樣偷溜,所以我拿起我的手機,我說:「1…….1…….!」嚇死我了!

          當我要唸最後一個字時,一隻血淋淋手,阻止了我……..是芷芸。芷芸有氣無力的說:「不…..要打,不…..……我的身分…………

我說:「不然這個情形,我要怎麼幫你?」我緊張的說。

芷芸搶走了我的手機,靠著牆,打了幾個號碼,我聽到芷芸有氣無力的說:「喂……….,小賴,你……有空嗎?..…..傷口裂….開而…..」說到此,她又昏倒了!我說:「真倔強。」我撿起地上的手機,我聽到…….

小賴:「你沒事吧!喂!要不要我幫你看看……喂!」她急著說。

我說:「好啊!你最好來一下,她現在又昏倒了!」

小賴:「你是誰?芷芸為什麼會在你那?」他殺氣騰騰的說。

我說:「我是他的同學,你到振洲街十三號十四弄這來」

             於是,電話斷了!他應該已經出發了吧!我抱起芷芸放到我的床上,她的血,越流越多了!再這樣下去,她會失血過多而死的………可是,我也不能做什麼,現在,只好等芷芸的朋友來在說了!在這段時間,我去準備了一盆水,一只毛巾,來為她擦臉。

            在這安靜的夜,四周的聲音,似乎變大了許多,包括芷芸,因疼痛而發出的呻吟聲……..叮!叮!有人來了!大概是芷芸的朋友吧!

           我去開了門,有一個長相清秀,帶著大眼鏡的女生急忙的問我:「芷芸呢?她怎麼樣了!她沒事吧!」

           我說:「她在樓上,我帶你去」到了我的房間……..小賴:「怎麼傷的這麼重」說完這句,她回頭:「可以請你出去嗎?還有,把門關上。」

                   我說「喔!」關上門後,我到了我的書房,想看看書打發時間,翻開了一本未看完的書,沒多久,我就看不下去了!沒辦法,浮動的心,一直沒辦法得到平靜。

闔上書,我到我的房門口,擔心的等著……

我聽著時鐘滴答滴答的響著,不知不覺,我睡著了!我作了一個奇怪的夢,

我夢到…………

           四周,荒蕪一片,大風吹起滾滾黃沙,天空突然被一個巨大的黑影遮蔽,我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血印I

「那是,魔龍?」

   黑影逐漸降下,荒蕪的四周,頓時變的春意盎然,停頓在我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宮殿,我走進了那個宮殿,走至深處,我停了下來,在我的前方,有一個人,

他說:「你要解除血印嗎?」

我說:「是的,可是,你怎麼知道?」我很疑惑。

他說:「當年,祁家的人來找我,要我作血印儀式的見證者,凡身為血印的見證者,都握有解印的方法,血印之所以不為人所解,是因為血印一旦被解,魔法界的入口,會廣為人所知。」

我說:「那好,你現在,就解除血印吧!」

他說:「如果我解除了血印,莊芷芸就必須死,她現在是仰靠著血印給予他的血來維持生命,在血印解除前,血印是不會讓誓約者死亡的,這一點,你不知道嗎?」

我說:「是嗎?那……

他說:「當年出事時,你也是因血印而存活下來的,你也不知道吧!」

我一臉茫然,他說:「看來你不知道,好吧!你現在快一點作出決定吧!你要不要解除血印?」

我說:「如果我解除了血印,那我不就殺了一個人,那以後再解好了!」

他說:「好啊!不過,以後………我可就不會自動來找你了!你必須親來找我,我可沒那麼好找啊!哈哈哈哈哈……

他漸漸上浮,四周再現荒蕪,宮殿消失了!我也醒了!

我的房門開了!小賴走了出來,她說:「你在這睡了一整晚啊?」

陽光照在我的臉上,我用我的手遮住了陽光,我說:「現在幾點了?」

小賴:「八點半了吧!」我說:「她怎麼樣了?」小賴:「她沒事了!」於是,她下了樓。

我走進我的房間,我看到芷芸坐在床上,我說:「她是醫生嗎?」芷芸:「嗯!」我說:「昨天我夢到了魔龍。」芷芸馬上就被我的話題吸引,她說:「魔龍有說什麼嗎?」我將我的夢,清清楚楚的告訴她。

此時,小賴進來了!她將她的東西收了收,然後說:「我先走了!我還得工作呢!掰了!」芷芸:「嗯,掰了!」她走了!

        芷芸坐在床上說:「想不到我的生命是靠血印維持的!」她心情似乎很低落,大概是因為他的身分是忍者的關係吧!忍者,是不為人所幫助的,我說:「等你的傷好了!我們就去找魔龍吧!」她說:「嗯!………對不起!」她把頭低下來!

       我說:「為什麼?」

      她說:「你一定很想擺脫血印,可是因為我……。」

       我說:「沒關係…….別說這個了!嗯……..在你傷好了以前,你就不要去偷東西了!」

       她說:「不行,南部地區的孤兒院,全靠我來撐,要是我不偷東西的話,我哪來這麼多錢去幫助他們!」

      我說:「那………我幫你偷好了!」其實,我的錢很多,只不過,我好像愛上那種,偷東西的刺激感了

      她說:「這怎麼可以呢!要是你被抓到的話…..

     我說:「那就這樣了!你好好休息,我要出門了!」

於是,從今天開始,我步入我的小偷生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血印

我為了芷芸不斷的偷盜,偷道的東西則轉賣給黑道,得到的錢,全部送去給孤兒院。

        就這樣,過了一年,芷芸的傷已經完全好了!也沒有貧血的現象了!

        今天,是我們第一次一起偷東西,我們要偷的對象是知名珠寶商所收藏的〝人魚淚〞那是一個賣價兩億多的珍珠………

         芷芸:「我等一下會到對面的大樓去,用分身術讓他們以為你在那邊,你趁這個時候去偷人魚淚,知道嗎?」

          我說:「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我們互相打了打氣,就各自去完成自己的任務。

     在對面的大樓,槍聲響徹雲霄,警察,直昇機包圍了那裡,我這邊的守備,變的鬆散許多,我對著燈說:「佛來卡薔思」四周暗下,我又說:「佛列卡,人魚淚,貝特代思。」水晶即飛向我,這一切像是吃飯一樣簡單,可是正當我要走時,脖子後一陣冰涼……..有人說:「把手舉起來,武器丟掉。」可惡,我被捉了!可是,我可沒這麼好對付,我說:「劈路卡亞睨伍」我們的身分,即兌換過來。

我用刀背用力敲了他一下,他隨即倒了下去,我趕緊跑走,我聽到了幾聲槍響,幾顆子彈劃過我的腳,好歹我也偷了一年了,我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被抓呢

      我回頭,四周亮了起來,警力漸漸聚集到我這,無意間,我看到蔡臣煜,完了!他一定認得我,就算他看不清我的臉,不管了!先逃在說,我撞破一旁的玻璃,我說:「斐雷貝思」

       我飛往對面的大樓,芷芸還在那跟警察僵持,我大喊:「到手了!」她將手高高舉起,於是我拉著他的手往下飛,我們身旁變的槍林彈雨的,子彈太快,我來不及施魔法,雖然我們沒有被子彈直接命中,但身上也被子彈劃了幾到長長的傷痕。

        在我身旁的的直昇機照亮了我,讓我沒辦法隱沒在黑暗中,芷芸說:「這樣我們逃不了的,你抱住我,我要將他們的燈擊碎,我說:「喔!」

        我將她微微拋起,並抱住她的腰,她說:「不行,我要面朝上。」我說:「喔!」

我將她翻了身,我們面對面,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我的心正在用力的撲通撲通的跳,好似要跳出我的身體似的,四周又暗了下來,因為所有直昇機的燈,都被她打壞了!她突然小小生的叫了一聲:「啊!」子彈劃過她的頭部,頭髮全散了下來,我和他的臉蛋,也多了幾到傷,芷芸:「可惡,是那個蔡臣煜,想不到他的槍法那麼準。」他的臉,很厭惡他的樣子,我說:「等一下就要到市中心了,他應該不會這麼大膽。」

到了市中心,路上,一個人也沒有,我說:「這不是不夜城嗎?」芷芸:「看來警察,把這的人都驅離了!」槍聲持續響起,芷芸:「蔡臣煜又來了!小心一點。」我答了一聲,這次,換我小小聲的叫了一聲,芷芸:「可惡,你太大意了!」我的手必備劃了一條很長的傷,芷芸:「我們飛到小巷子裡,快。」於是,我迅速的飛進小巷。

       進了小巷,我墜落了!小巷兩側埋伏著警察,我渾身麻痺,我說:「芷芸,我不能動了!你,快逃。」警察迅速的逼近,芷芸背起我,迅雷般的逃竄,她小心翼翼的躲過每一顆子彈,最後我們終於逃出警察布下的天羅地網,回到了我的家,芷芸將我手臂的衣服扯破,我看見我的傷口邊,黑黑的一片。

      我說:「這是什麼毒啊!全身上下麻痺,動不了!」

      芷芸:「這種毒會讓你全身麻痺,在一星期內沾染這種毒的部位會發黑,然後壞死,要是一直沒有解毒,毒液會擴散到全身,最後全身發黑,死亡。」

      我說:「什麼?全身發黑。」芷芸從她的腰間拿出一瓶藥水,然後倒在我的傷口上,

她為我包紮傷口,然後再從腰間拿出一瓶藥水,她說:「把它喝下吧!」我說:「喔」喝下後,不過數分,我的身體不在麻痺,我說:「想不到,你會醫術?」

她說:「忍者,都要會的。」她不以為然的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血印

我說:「可惡的蔡臣煜,耍這種下三濫的計兩」她說:「警察不都像他那樣嗎?」

其實,她說的也沒錯,我說:「對了!由黑道集團共同舉行的十二點聚會,就在明天,我們可以把人魚淚拿去那拍賣。」

      她說:「十二點聚會?那是什麼?」

      我說:「這是我意外得到的消息,十二點聚會,其實是黑道共同舉行的盛會,先是黑道界的人互相交流,在來就是黑道的不法拍賣會,那裡無所不拍,無所不賣,如果要賣東西的,只要將東西先交給主辦單位,事後直接向主辦單位取錢,但,主辦單位,會收取1/5的佣金,還有,為了要防警察,那裡從一樓到十樓都裝有攝影機,有人會隨時監控,要是警察入侵,還設有密道逃生。」

      她說:「是喔!對了!你到底是怎麼〝意外得到〞的啊?」他特別強調那〝意外得到〞      

     我說:「上一次,在回家的路上,看到有像黑道大哥的,鬼鬼祟祟上了一台車,我好奇,用魔法,去竊聽他們的談話內容,嗯……..就這樣啦!」

      她說:「什麼啊!這叫意外得到喔?」

       我說:「好啦,是我故意得到的啦。」

      她說:「對了!在哪裡舉行?」

      我說:「在北山市中心的齊天大樓十五樓」

芷芸:「那裡我知道,那天是幾點?」

       我說:「明天晚上八點,你要去嗎?」芷芸:「嗯!好啊!」

       隔天,在學校……

      蔡臣煜突然來找我,他把我叫到頂樓,看起來很嚴肅的樣子,我想,他來找我大概是因為昨天,他大概懷疑是我,沒關係,身分被發現也沒關係,我大可逃回魔法界,他說:「昨天,是我第一次跟我爸爸去工作,因為在我畢業後我要接下我爸爸的警察工作。」

          我說:「是嗎?真了不起啊!我都還沒想好我以後要做什麼呢!」我裝做很平常的樣子跟他聊天。

           他說:「我昨天,看到黑怪盜,我雖然沒有看到他的臉,但我覺得,他好像你」

          我說:「哦!是喔!想不到我居然像一個怪盜,呵呵!」他說的黑怪盜因該就是我吧!想不到我在外頭有這樣的稱號。

          他說:「可是,我總覺得,他就是你。」

          我說:「是嗎?怎麼可能,你想太多了啦!你把我叫上來是因為這種事

他說:「我的懷疑是有理由的,昨天,他在流彈之中逃出,身上一定也有許多子彈擦過的痕跡,而今天,你的身上也有許多傷痕,你能解釋你的傷痕是怎麼來的嗎。」

         被他這麼一問,我不好回答他,我只好隨便說說了!

       我說:「這些傷是我昨天去森林裡抓貓,被樹枝割傷的,你不知道,那貓有多難抓。」我覺得,我這個謊言編的不好。

        他說:「你幹麻無緣無故去抓貓啊?你真無聊耶!」

       我說:「沒辦法,芷芸的貓跑了啊,所以我才幫她抓呀!」

       他說:「是喔!」他的表情似乎不相信我,我也不想鳥他。

       於是,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到了晚上八點,我跟芷芸一起出席十二點聚會,並先將人魚淚交給主辦單位。

     那裡都是黑道大哥,雖然,表面上像是一般的宴會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血印

我說:「這裡的場面真大,你看,那邊那個,他可是黑道的狠角色。」

芷芸:「我當然知道。」此時,音樂停下,檯上的主持人說:「各位大哥,大家好啊!讓大家久等了!終於到了我們今天的重頭戲,現在,第一個登場的是最近,大珠寶商所失竊的珍珠,人魚淚。」

       說到此,現場為之轟動,台下的大哥們,竊竊私語,接著,檯上的主持人又說:「相信大家都知道它的來歷,我也不多說,底價是一億,現場,有沒有人要出價的。」

      現場開始有了叫價聲……..

      「一億五仟」「一億八仟」「兩億」………..

      結果,最後成交價是四億三仟萬,我跟芷芸高興的去跟主辦單位領了錢,因為主辦單位還會抽取1/5的佣金,所以我們只拿到了三億四仟四百萬,很快的,又到了下一場的競價,下一個物品,居然是我去年偷的名畫,微笑,真是太巧了!

      接著也出現許多我們以前所偷過的東西,成交價都比賣出的價錢高出好幾倍………終於,拍賣會到了尾聲,我說:「十一點了!想不到我們留的這麼晚。」此時,有一個人進來大喊,警察來的,大家快從密道逃走。

      看各個黑道大哥急忙逃走的模樣,我跟芷芸說:「我們也快一點逃離這個            

是非之地吧!」芷芸:「嗯!」我拿出我的魔杖,我對著大門說:「仙西塔沛思」門立刻關上,一半的警察被關在外面,一些來不及逃的保鑣或小弟,被警察抓了!現場一陣喧鬧,槍聲,尖叫聲不斷,四周亂的不可開交,幾位警察拿著槍指著我和芷芸,其中我看見蔡臣煜的爸爸,我將我的大禮帽押低,芷芸則用手和頭髮遮住臉。

         他們說:「把手舉起來,不然有你們好看。」

         我說:「你以為,我們這麼好抓嗎!」

          幾個警察向我們撲了過來,雖然他們是重裝警察,訓練有素,但,芷芸也不是泛泛之輩,她可是這個世界上,少之又少的忍者遺族呢!

         用不了三兩下,警察就被打垮了!在門外的警察,破門而入,黑道大哥卻也逃的逃,溜的溜,一個都不剩,只剩一些來不及溜的細漢仔。

          我說:「我們好像太慢了!」

         芷芸丟下煙幕彈,並拉著我往後逃,可是,這樣是逃不掉的,所以,現在就要看我啦!我對著牆,我說:「佛塔奇尼斯。」牆上出現了一個大洞,我們跳出那個洞後,我又說:「  哇妮塔斯」洞又隨即闔上,幾個愚蠢的警察,卡在洞口。      

我又說:「斐雷貝思」我跟芷芸又飛了起來,芷芸提著那大筆金錢,而我就抱著芷芸,翱翔天際,芷芸:「真是太好玩了!」

                    我說:「是啊!讓我們飛高一點吧!」

                    芷芸:「好啊!」

         我們越飛越高,越飛越遠,星星月亮,不再像以前一樣,那麼遙遠,風,不再像以前一樣,那麼冰寒…….

                     芷芸:「有了這麼多錢,南部地區的孤兒院,就不會在缺錢了!」

                    我說:「嗯啊!真是太好了!」

                    芷芸:「要是以後,他們再缺錢,你就替我送錢給他們吧!」她說的離情依依的!

                    我說:「那你呢?混吃等死啊!」我小小的開了玩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血印

芷芸:「沒有,不說了啦!」

           於是,這一路上,我們就沒有在說話了!聽他說的離情依依的好像芷芸,就要走了!或許,明天,我就見不到她了吧

過了一天,我跟芷芸相約,放學後一起去吃晚餐,咍…….自從我的家人死後,我就沒有再跟別人一起吃過飯了!我已經一個人,過著孤獨的生活好久了!

      吃飯時……..

             芷芸:「吼,你的湯汁噴到我了啦!」

            我說:「哦,有嗎?你自己不也一樣。」

             芷芸:「有嗎?真不好意思」芷芸紅著臉說。這是我第一次看她臉紅,我們好像在不知不覺中,感情便好了!

             芷芸:「等一下,我們去逛夜市吧!」他笑著對我說。以前,她好像都沒有這樣過,以前都是我約她的。

             我說:「你今天很反常喔!有秘密。」

            芷芸:「有嗎?是你不了解我吧!」他笑了笑。

            芷芸:「今天我請客,通通算我的。」

            我說:「真大方,你發財啦?」她沒有回應我,只是笑了笑。

吃完了飯………我們走在夜市裡。

         芷芸看到了一個小狗吊飾,她說:「哇!好可愛喔,老闆,這個多少。」

她買下了!她接連買了好多東西。

         我說:「哇,我都不知道,你這麼會花錢。」

         她說:「我本來就是這樣啊!」她又笑了!

         逛玩了夜市,在回家的途中。

       芷芸:「我知道魔龍的居所在哪了!帶我到魔法界吧!」

       我說:「你找魔龍要做什麼?」

       芷芸:「解除血印啊!不然呢?」對了!我都忘了血印這回事。

       我說:「其實,血印解不解對我來說都沒關係。」我紅著臉,輕聲說。

       芷芸:「你說什麼?」

       我說:「喔!沒啦你聽錯了!」

到了魔法界,她帶著我到魔龍祭壇後的沙地,我看著她在地上畫了一些奇怪的符號,然後她拉著我到符號中央………

          芷芸:「你對這個印用〝卡仙度,佛撒利多,哇坦大〞的魔法。」

          我說:「喔!」

我照著他的話做了!四周如夢中般刮起大風,天空也是被一陣巨大的黑影所攏罩,但黑影並沒有降下,而地上,出現了流沙,我們正站在流沙中央。

          我說:「這怎麼回事?芷芸。」

          芷芸:「沒事的!等著看吧!我們正前往魔龍的家。」她很正經的說,我好久沒看她這麼正經了!

          我們漸漸被流沙埋沒,我的身體也漸漸沒了知覺,不知怎麼回事,我到了我夢中的宮殿,芷芸:「走吧!魔龍就在裡面。」她還是正經八百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7 13:03 , Processed in 3.07387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