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芙蓮妲

[複製連結] 檢視: 979|回覆: 6

在美好的天氣裡,我看到有位金髮藍眼的少女正站在花圃前,細心的照顧眼前的花朵們,看到它們因為她細心呵護而成長茁壯的樣子顯得相當開心,一直到我走到他身旁時,她才警覺性的收起她的笑容,似乎是很怕讓人看見她之前還是如此開心的樣子。

「妳是不是很喜歡照顧花?」我問她,沒想到她卻說︰「是啊,比起跟人相處我還比較喜歡花呢。」為什麼她說這句話時總是不帶任何感情呢?感覺她好像滿孤獨的,是因為她不喜歡跟人接觸嗎?也許我應該對這樣的小孩多加照顧才是。

接著她便不在理我,低頭專心的拿著鏟子挖著地上的土,想將那些土和植物放進盆栽裡面栽種,看著這樣的她好一會兒,我才發覺她還挺細心的,就第一次見面的第一印象來說是還挺好的,至少她還是有優點的不是嗎?

「妳叫什麼名字?」我好奇的問著她。

但她卻沒有抬頭看著我,反而繼續用鏟子挖著地上的泥土,還漫不經心的說:「芙蓮妲。」

「芙蓮妲啊!」我在心裡想著這個名字的拼音,「這名字很好聽。」

不知道為什麼她並沒有答話,反而更用力的挖著地上的泥土,這是不是可以解讀成她是在生氣呢?

於是我也只有趕緊轉疑話題,「妳想不想知道大哥哥的名字叫什麼嗎?」

「不想。」她連想都沒想就斷然的拒絕,這讓我覺得自己很沒有面子,感覺好像在自取其辱一樣,但我並沒有說出來,反而走到一盆長的很不錯的花盆旁,本想蹲下來仔細的看個清楚時,芙蓮妲卻衝了過來,緊張的抱緊這個盆栽,就好像以為我要傷害這株花似的相當的害怕,並舉起她的鏟子想要攻擊我,於是我也只有趕緊慌忙的解釋︰「我並沒有想要傷害這株花的意思,請別誤會我不會對它怎樣的…」

「但是你剛才想要傷害它。」她依然將她的鏟子舉的高高的,看她的樣子應該是想說『如果你在敢過來的話我就決不饒你』。

「不,我並沒有這個意思。因為這株花太漂亮了,我只是想蹲下來看仔細而已,如果妳以為我要把它踢倒的話就錯了,聽我說把鏟子放下好嗎?拿那個亂揮是會受傷的。」

「那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我對她點點頭。

然後她便放心的把盆栽放近在她的身旁,蹲下來繼續挖土,而我也因此鬆了一口氣,坦白說我是第一次看到小孩子居然有這麼嚴重的攻擊傾向,如果我不對她說清楚的話,她可能會像剛才一樣對我進行攻擊,而渾然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也說不定,而我又應該怎麼教導她呢?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有人出聲叫了我的名字。

「迪奧老師,你怎麼在這裡,我不是叫你到校長室去等我嗎?

「抱歉,校長,因為這些花很美,我就停下來看看了。」

我指著花圃裡那些盛開的花朵,校長一眼尖就認出那個蹲在花圃邊的芙蓮妲,於是以命令的口氣說:「芙蓮妲,該回教室上課了。」

但芙蓮妲就像是完全沒有聽到一樣的繼續挖著土,根本就不把校長放在眼裡,我想她只顧著照顧她的花而已,對於這樣的她,校長也只有氣急敗壞的說:「芙蓮妲,我在說一次,趕快回教室。」

她還是一樣完全不理睬我們,於是我說︰「讓她待在這裡吧,我想到了上課鐘響她會回教室的,還有校長妳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我們邊說邊走到校長室好了。」我推著校長要她跟一起走,校長顯然還有話對芙蓮妲說,但我想她也只能就此作罷了。

在遠離芙蓮妲數尺遠的距離,我開口說話了,而且第一句就是有關芙蓮妲的事,「剛才校長這麼生氣的原因是什麼呢?芙蓮妲並沒有做錯事不是嗎?她只是很安份的待在花圃旁照顧花朵而已,為什麼要罵她呢?」

「迪奧老師,這妳就不知道了,但我不會怪你的,因為妳是新來的代課老師,所以不曉得芙蓮妲的事情,那個孩子曾經傷害不少同年紀的孩子,因為她是單親家庭,個性又內向,所以常常被同班的同學欺負,就因為這樣個性變得比較有點奇怪,但是傷害人畢竟是不對的,而我是絕對禁止的…」說到一半,校長的情緒有點激動,我相信她現在正在想辦法控制她即將爆發的脾氣。

「就因為這樣校長不喜歡芙蓮妲嗎?」

「沒錯,我當然是希望她離開這間學院越遠越好,要不是她爸爸是學生會長,我老早就把她給趕出去了,」她吞了一口口水,「你知道嗎?已經有不少學生家長來告狀說芙蓮妲是多麼危險的孩子,希望要她趕快離開這間學院,而我通常要扮演中間人的角色,說真的我已經很累了…」

我也不是不了解校長現在的感受,只是用這麼偏激的態度對待小孩子真的是對的嗎?

突然校長像是想到什麼般的停下腳步對我說︰「對了,從今天起你必須教導芙蓮妲的班級,雖然你是負責教英文的,但我也希望你好好注意芙蓮妲的舉動,萬一發生了什麼事隨時都要向我報告知道嗎?」

「我知道了。」

「那就好。」校長好像很滿意我的回答似的走進校長室。而我也回到我的辦公室整理我那凌亂的桌子。





到了下午時間,我整理我的教材正打算要去芙蓮妲的教室時,卻在她的教室門外聽見了幾個吵雜的聲音。

於是我探頭進去看看,發現吵鬧的對象竟然是跟芙蓮妲有關,當時我應該出面制止芙蓮妲跟某位同學的爭吵的,沒想到我卻站在門外學著其他學生開始看起熱鬧來,想起來著還真是不應該。

「你快跟我道歉—」芙蓮妲氣忿的說著。我看到她的身體正不斷的發抖著。

「我才不要勒,妳本來就是野種生的小孩,要不然怎麼會沒有媽媽呢?」那位同學提到這些時還特別提高了音量,就像是要講給所有人聽一樣。

「我不是沒有媽媽,我只是、我只是…」芙蓮妲激動的眼淚就快要掉出來了一樣,但這時候卻沒有一個人願意幫她說話,所有人都圍在她的身邊拼命的取笑她。

看到芙蓮妲被他欺負的眼淚就快要掉出來的模樣,那位男同學便更有興致的繼續說下去,「而且我媽媽還說,妳媽媽在生了妳之後就跟其他男人跑了,難道不是野種會是什麼。」

「才不是這樣,才不是這樣。」芙蓮妲難過的摀住她的耳朵,試圖不讓其它聲音流進她耳裡,但這麼做終究是徒勞無功而已。

「而且我還聽說…」那位同學還不滿足的繼續說下去,最後芙蓮妲實在是忍無可忍了,發了瘋的拿起桌上的美工刀朝那位同學衝過去,而那位同學則一時驚慌失措的愣在原地,就像是要等著芙蓮妲衝上前來刺他一樣。

意識到不能在如此坐以待斃我,只有將教科書與教材扔在地上,學起芙蓮妲衝上前去,用我的手去阻止芙蓮妲要用美工刀刺進別人身體的手,卻不料自己的手卻被美工刀給刺傷了。

「迪…奧…老…師。」這是我第一次聽到芙蓮妲叫我的名字,而她的臉色看起來很蒼白,我想是因為跟她刺傷我的手有關。

接著她將美工刀扔在地上,用小跑步的跑離開教室。

我知道她在哭,因為我沒有即時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現在我真的很想怪自己究竟老師是怎麼當的,怎麼會讓學生傷害到別的同學,而其他學生只知道負責看熱鬧而已,對於這樣的我,我真的是很失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芙蓮妲

在保健室裡,護士小姐正在包紮我那隻受傷的手。

「那種孩子就不要管她了。」護士小姐是對我這麼說的,但我卻不是這麼想的。

「我知道那個孩子並不是故意要傷害我的,只是因為其他同學的欺負才會導致她這麼氣忿的。」我說。

「但是傷害別人就是不對的,不管多麼生氣都不可以這樣。」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都很氣我自己當時為什麼不早點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我想或許我的手就不會因此受傷了。」我舉起我那隻被繃帶包紮過的手,感覺到自己的心裡很複雜。

「無論怎麼說,我想那孩子是免不了被開除的命運的,況且傷害師長就是一件很重的事,如果迪奧老師要偏袒那個孩子的話,恐怕校長也是會追究責任的。」護士小姐將剩餘的繃帶收進櫃子裡去。

「這就是我一直很擔心的事。」我坐在椅子上有氣無力的說著。

就在這時候,校長開了門進來,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啊!

「迪奧老師你的手沒事吧?」校長一走進來就不免擔心的問。

「沒事,只不過是被蚊子給叮傷的。」我隨口掰了一個謊話,但卻逃不過校長的眼睛。

「迪奧老師,我想你就不用在替那個孩子找藉口了,我剛才已經替你連絡了她的父親,他說他馬上就會到,到時候我可要好好的追究是誰的責任才行。」

「校長的意思是說,芙蓮妲有可能會被開除嗎?」這對我來說可不是一件好消息啊!

「不是有可能,是絕對會。」

「我認為芙蓮妲並不應該被開除,她只是因為被欺負所以才會衝動做出這麼愚蠢的事,做校長的應該認清楚事情的真相才對。」我居然會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連我都很驚訝。

「迪奧老師,我知道妳在偏袒芙蓮妲,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偏袒錯人了,那個孩子可是想要傷害你啊。」

「我知道芙蓮妲並不是真心想要傷害我的,我相信只要去問一下芙蓮妲就可以知道…」

校長顯然知道我很固執,所以便不在說下去,因為她知道在怎麼爭論都是無濟於事的,我是絕對不會改變想法的。

之後,我到了芙蓮妲會去的地方,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只是沒想到當時卻無端端的多出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爸,對不起,我知道我錯了。」芙蓮妲摀住了自己的臉哭泣著,顯然站在她身旁的男人是她的令尊,只是沒有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遇到他。

「別哭了,芙蓮妲,我會想辦法跟妳的老師好好談談的,我相信一切都會沒事的。」

「可是我傷害了迪奧老師,我原本是想教訓那個人的,沒想到迪奧老師卻突然出現,我真的是完全都沒有想到…」

果然,芙蓮妲並不是真的想要傷害我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芙蓮妲

雖然芙蓮妲是這麼說的,但父親依然不停的安慰著她,告訴她千萬不要哭泣,事情他會想辦法解決的,芙蓮妲也才停止了哭泣,而我也總算出了一聲,芙蓮妲看著我,躲到父親的背後,小聲的對我說︰「迪奧老師對不起。」

我笑著,撫摸著她的頭,告訴她我並沒有在生氣,她才放心的從她的父親背後走了出來。

「你就是迪奧老師嗎?」她的父親意識到我的存在,不慌不忙的問了我一下。

「是的。」

「小女做了非常不好的事真是非常抱歉,這是一點誠意希望老師請收下。」我看到芙蓮妲的父親從西裝的口袋裡抽出一張對折的支票,並且把它遞給我,我將它攤開來一看,發現裡面竟然寫著十萬餘額這筆大數目的錢,我嚇的趕忙把它交還給芙蓮妲的父親。

「對不起,這麼多的錢我真的是不能收。」

「但是你的手受傷了,這筆錢是給你做醫藥費用的,如果你不收下的話,我女兒的事又該怎麼辦呢?」

「你放心吧,不會有事的,而我的手只不過是一點小傷而已,還不至於需要那麼多的醫藥費。」

「既然老師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勉強了。」芙蓮妲的父親將支票給收進口袋裡面去。

「請問令尊叫什麼名字?」我問。

「我的名字叫做柯特,你以後只要叫我這麼名字就好了,不必拘束。」

「那麼柯特先生,關於芙蓮妲的事,我有必要了解一下。」我看著芙蓮妲,芙蓮妲正在忙著照顧她的花朵,沒有心思留意我們的對話,對我來說這是最好不過了。

「你想知道有關芙蓮妲的什麼事情呢?」她的父親問我。

我們走到樹下乘涼,避免曬到太陽。

「就是有關在芙蓮妲出生時你的婚姻狀態,雖然我知道這麼問是很一件很失禮的事,但是對芙蓮妲來說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可以的話我有真的必要了解這點。」

「我知道你的意思,迪奧老師。」不知道為什麼氣氛變得有點沉重,於是我打破這樣的僵局,繼續問道︰「那麼柯特先生,你可以說了嗎?」

我知道我這麼問是很殘忍的一件事,因為我真的是有必要了解有關芙蓮妲的所有事,不單單只是因為我是她的英文老師的關係,而是我想打從心底的跟芙蓮妲做朋友。

「…芙蓮妲有個母親叫做珍妮的,在跟我結婚之後是跟我抱怨一大堆,說什麼我不懂什麼生活情趣之類的,整天只知道埋頭工作,後來我一直想要補償她,卻做不到一件令她滿意的事,結果過了幾年她竟然給我戴綠帽,那時我才知道她的情夫就是我一直最信賴的好朋友。我打了她一巴掌,要她永遠別出現在我面前,並且叫她滾的遠遠的,沒想到最後芙蓮妲卻變成我在扶養,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芙蓮妲的性格變得很奇怪也說不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芙蓮妲

原來有這樣的內情,真是令我震驚不語,看來傳言果然是真的。

「那你知不知道芙蓮妲因為這個原因被欺負的很慘?」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只能夠對芙蓮妲說聲抱歉,因為我無力改變這個事實。」說到最後她的父親竟開始哽咽了起來。

「柯特先生,請別誤會,我並沒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訴你確實有這麼一回事而已。」我慌忙的想解釋清楚,沒想到柯特先生卻說︰「我懂你的意思,你不需要多做解釋,我只是對芙蓮妲有點愧疚而已。」

他擤了一下鼻涕,接著繼續說著︰「因為我女兒性格上的問題,因而發生了不少事,這些我都很清楚,當然,這途中也轉了不少學校,如果這次真的在被開除的話,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我打算讓芙蓮妲待在我以前買下的一棟深山的別墅裡,讓她好好養病。」

「柯特先生,請你別這麼快就下決定好嗎?又還沒有確定芙蓮妲會被開除…」

我話說到一半,柯特先生卻打斷了我的話︰「就算學校不開除她,我也會帶她走的。」

「但芙蓮妲在學校的成績優異,如果這麼快就斷送她的學業不是一件好事,我希望她能在繼續的讀下去。」我一直希望芙蓮妲能夠留下來,為什麼要突然說這種事呢?

「迪奧老師,謝謝你這麼關心我們家的女兒,但是我想你應該明白,就算我女兒繼續留下來,也只會發生一些更不愉快的事而已,而且我也不希望她在繼續攻擊其他的小孩子們,如果你希望我家女兒能夠快樂一些的話,就應該尊重我的決定好嗎?」

「…」我無言了,我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如果真的對芙蓮妲是一件好事的話,我當然很樂意照柯特先生的話去做,但是前提是我不並不想放棄她啊!

在看看芙蓮妲,她正在替她種植的花盆澆水著,如果讓她知道她以後不能在來學院照顧這些花,她會做何感想呢?我想她或許會大哭大鬧要求她要留下來也說不定,但我想這是不太可能的,因為我知道芙蓮妲並不喜歡學院裡的人,而且柯特先生還對我說過他們居住的家有很大的一間溫室,那些溫室裡的花花草草多半都是芙蓮妲在照顧的。

「迪奧老師,」柯特先生喚醒了我,「你是第一個這麼想留芙蓮妲留在學院裡的老師,我真的是很謝謝你,對我們家的女兒這麼的照顧。」

「沒什麼,這是身為老師應該做的事。」此時的我心裡真的是很難過,聽到柯特先生對我這麼說,我真的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這簡直要跟失去一個學生是一樣的感受,我只能這麼的形容。

柯特先生跟我握手道別之後,就帶著芙蓮妲走進校長室,準備辦理休學,而我頂多也只能待在原地默默的看著他們離開。





回到家之後我的心情特別的沮喪,連飯都吃不下,光想了這件事想了好久,煩惱了一整個晚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芙蓮妲

於是我打開冰箱拿起牛奶大口的喝了起來,通常我需要這麼做才能冷靜下來。

芙蓮妲一直是我很中意的一個學生,我認為她其實是很聰明的,只要少了點攻擊性,多一點活潑跟朋友的話,她會變得很完美的,只是很遺憾的是才跟她認識一天就必須跟她說聲掰掰,真的讓我覺得很難過,為什麼事情會發生的這麼的突然呢?我真的是無法理解。

我坐在堆滿書的書桌前,整理明天要帶去學院的教材跟教科書,還一邊想著芙蓮妲的事,弄得我完全沒有心思去管教材的事。最後實在是被煩的受不了的跑去沖了一下澡,確認自己的頭腦清醒後,才拿著衣櫃裡的毛巾擦拭著自己的頭髮,待頭髮乾了之後,在用吹風機吹。

晚上依然是安靜的不得了,通常看書就得用到這個時候。

我知道我之所以選擇當老師的原因,純粹是因為我想傳授學生各式各樣的知識,就因為從小我喜愛看書,所以我才會想除了當老師之外,我沒有其他可以某生的辦法。

也許我的夢該醒了,顯然要當老師並不是容易的一件事,畢竟我連自己的學生都無法留住,想來還真是讓人感到遺憾。

於是,我決定不想這些惱人的事,立即關上燈就寢。

隔天一早,雞都還沒有起床啼叫的時候,就有人按了我家的門鈴,當時我還裹著一條棉被睡覺著,被突如其來的門鈴叫醒,我是有點不耐煩的應門著,一看到是自己的學生芙蓮妲在門口面前,我的精神是馬上就來了,我還一度以為是我在作夢,而捏了一下臉頰呢。

「芙蓮妲,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我忍不住開口問了她,其實我的心裡是很高興的。

「因為我跟我爸爸說在我去別墅住以前想來先看老師一下,所以就來了,我可以進去坐嗎?迪奧老師。」

「當然可以,我十分歡迎。」我開門讓她進去,雖然房子裡面十分的髒亂,但她還是乖乖的找到一個可以坐的位子坐下,而不發一語。

於是我走進廚房,倒了一杯果汁給她喝。

現在的她真的看不出來是那個昨天想要攻擊我的小孩。

「老師怎麼會住在這麼簡陋的地方?」這是她進屋後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這個嘛…芙蓮妲,我現在只能對妳說,其實做老師的多半都很窮的,不知道妳進到屋裡後會覺得很失望嗎?」

「不會,我只是覺得這地方很特殊而已。」

「那就好。」我微笑著,對於芙蓮妲要離開,其實我的心裡還是有很多的不捨,只差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爸爸跟我說,等我收拾好東西就要準備到別墅去住了,還說那邊會有很棒的風景,每天可以在草坪上畫畫圖、吹吹風,也可以有一個自己的菜園之類的,每天可以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也不用擔心早上要上學而必須早起,而且還會有老師教導我學習…」芙蓮妲越說越高興,我反倒是聽到了一句重要的話而打斷了她,「芙蓮妲,妳剛剛是不是有說要請老師教導妳學習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芙蓮妲

「芙蓮妲,妳剛剛是不是有說要請老師教導妳學習的?」

「嗯,」芙蓮妲點點頭,「爸爸說會請一位家庭教師來教我讀書。」

「沒錯、沒錯,就是這個。」我高興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芙蓮妲則是被我嚇了一大跳。

「老師,你怎麼了?」芙蓮妲被我嚇的快要哭了出來,而我則發了瘋似的到處找電話。

後來我才知道我把電話放在桌下的時候我才趕緊將它拿了起來,並且問了一下芙蓮妲家裡的電話,便二話不說的直接的打了過去。

「喂,是柯特先生嗎?是這樣的,我想應徵當家庭教師。」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芙蓮妲

誰也不會想到我後來竟然成為了芙蓮妲的家庭教師,我說過了,我對這孩子很有興趣,當然,我也很希望能夠幫助她找回她應該有的笑容。

芙蓮妲剛來到新環境時,還有點無法適應。當然,我也是。對於有錢人的生活方式,我真的是有很多是必須體會的,誰叫我已經是芙蓮妲的家庭教師了,而我也必須跟著芙蓮妲一起住進這棟別墅裡,想起來這還真是不容易啊!

而這裡會有兩個傭人,負責照顧芙蓮妲和我的生活起居。

真是沒想到柯特先生竟然會替我這麼的設想周到,這是我連想都無法想的。

而且我還聽柯特先生說過每隔一個月之後就會有一位叫做麥可的家庭醫師前來別墅裡替芙蓮妲看病的,但還沒有過了一個月,芙蓮妲的毛病就發作了。

我記得芙蓮妲在前兩個禮拜時還會好好的吃飯、讀書的,沒想到才過了兩個禮拜之後她便開始想家了,她常常會跑到郵筒去看看有沒有父親寄過來的信,就算把她勉強拖回家裡,她還是會趁我不注意的時候跑到郵筒去,最後實在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於是我便跟她一起蹲在郵筒看著有沒有郵差會準時寄信過來,甚至我還把教科書拿到那邊去,她才願意讀書。

說真的,如果你不是一個很有耐心的人,你絕對會受不了芙蓮妲,因為她不時就會找一些麻煩要你收拾,還會把你每天的生活作息給搞亂,弄得你必須被迫辭職。

但剛好我就是一個很有耐心的人,我是絕對不會被這樣的事情給打敗的,因為我對柯特先生說過,我是絕對會幫助芙蓮妲的。

我知道柯特先生很忙,不能時常回芙蓮妲的信,所以我有的時候會偷偷的用柯特先生的筆跡寫信給芙蓮妲,而芙蓮妲通常都會將信好好的收藏起來,我知道這麼騙芙蓮妲是不對的,但總比讓她在下雨的時候,焦躁的在郵筒邊等信好多了吧。

這一天,天才剛亮,我就到芙蓮妲的臥室裡去叫醒她。

「芙蓮妲,該起床了。」我半推著她的身體,打算想叫醒她,卻沒有想到的是芙蓮妲卻一點反應都沒有,還繼續的躺在床上。

我生氣的將棉被從她的身上給拉了下來,拉下來之後才發現她的身體竟捲縮了起來,一副很怕冷的樣子。我摸著她的額頭,才知道原來她是發高燒了,才趕緊打電話給她的家庭醫師麥可,要他趕快過來。

在麥可醫師還沒有趕過來之前,我吩咐傭人到冰箱裡去拿冰枕上來,自己則忙著替芙蓮妲多蓋上厚一點的棉被,一方面也是希望她別被著涼了,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她的病能夠多少好一點。

之後,傭人將冰枕給拿了上來。

我將冰枕枕在她的頭下,她才因此覺得舒服了一點。

過了一個小時之後,麥克醫師才火速的趕了過來。他本想替芙蓮妲打針,卻沒想到芙蓮妲一直想反抗,最後我想到一個辦法,於是我對芙蓮妲說︰「爸爸馬上就要來看妳了,妳乖乖的打針,才能讓爸爸看到妳原氣十足的樣子,要不然妳這幾天等爸爸不就白等了嗎?」當然,我這是在騙她的。而芙蓮妲礙於生病的關係,沒辦法想那麼多,所以才會乖乖的聽我的話打針,要是等她病好之後聽到我是騙她的,她一定會很生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3 07:39 , Processed in 0.615403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