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網戀嗎?

[複製連結] 檢視: 1238|回覆: 8

《一》

......

我覺得自己很平凡,但又不甘於平凡,但想的很多,卻又不敢去做。
所以,我是個矛盾的人,而且,我也是個被動的人。

專一時,學校規定統一住宿,第一次離家外宿。
我怯生生的,我承認我並不是一個很善於表達的人,在班上的第一次自我介紹中,
我很緊張的把自己的名字介紹完之後,就看著其他人介紹他們自己。
「我是小芳,從x中畢業,希望能和大家成為好同學!」
小芳,他是個很有主見的女孩,又住的跟我們這間寢室很近,
於是我們這兩間寢室的同學,不小心感情就變的不錯。
那時候,我們都接觸到了bbs,也由於在學校的生活有些空閒時間,
我們兩個常常就約去電腦教室上bbs。
小芳很健談,又很敢跟男生說話,沒一會,她就跟一個網友開了視窗對談了。
我一如在bbs的文章版瀏覽,這時候,有人送出了交談訊息。
"樹上的章魚"
我愣了一下,樹上怎麼會有章魚…
按捺不住好奇心,於是交談的對話框出現在我的螢幕上。

「hi...」他在頁面開啟後就送出了招呼的訊息。

『你好啊…』

寒暄了之後,我們就隨意聊了起來,
跟他聊天很愉快,他是個很幽默的人,
目前在台北唸書,大我4歲。

「哎…快點名了,我們該回去了。」
小芳提醒我快點名了,這時候我才發現時間過的挺快的。

『我要回宿舍點名了哦!下次再聊吧!』我在螢幕上敲上了這一行字,準備下線。
「這是我的電話02-xxxxxxxx,我叫阿男,跟妳聊天很愉快,我想聽聽妳的聲音」

咦?!電話?

『嗯,晚點吧!』我們宿舍的電話是公共電話,而且要排很久的隊,不過此時的我還蠻想聽聽他的聲音。
「那晚點我等妳電話。掰掰。」
「掰掰。」

我從bbs上下了線,轉頭和小芳說:
『晚上陪我下來等電話,可以嗎?』
「好啊,我今天也要打電話,呵呵。」

原來小芳跟網友要了電話,打算用說的。

其實看著手中抄下來的電話話碼,要我打過去,我還真有點緊張。

(未完)
 
請至控制面板重新儲存簽名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網戀嗎?

7點宿舍固定會點名,這時候所有的住宿生都不可以外出,
學校管這段時間為"自習時間",至於你要做什麼,只要不太吵都行。

我和小芳就在這段時間,兩個人就下樓打電話。
唔…好多人,於是我們就邊聊天邊等。

「他是什麼學校的啊?」小芳這麼問著。
『他說他是北商的學生,五年級了。』看著手上的紙條,緊張的感覺一直一直的擴大。
「是哦…那不就快畢業了?」
『好像是,他說他要準備插大。』
「嗯嗯,」小芳點點頭:「該我了耶…」
我前面那個好長舌,講了一個多小時還不放下話筒,一點都不在意後面排了一長排的人。
我看看小芳,她似乎聊的很開心。
"嗶嗶聲"的聲響,阿彌陀佛,她終於講完電話了。
我走上前,插上了電話卡,開始按著電話號碼,嘟嘟…
「喂~你好。」話筒的另一端傳來了聲音。
『你好…請問阿男在嗎?』
這是我第一次打給不太認識的男生耶…好緊張 ~"~。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剛剛跟你在bbs上聊天的那個女生。』
「哦哦…!是妳 啊,真開心。」
『呵呵,我可沒有食言哦…』
「我知道,你們宿舍要點名哦?」
『對啊!7點一次,10點還有一次。』
「好嚴哦!都上專科了還要點名哦?」
『我也不曉得…』
我是真的不曉得,第一次離家外宿,五專是很輕鬆嗎?
我甚至於上五專選科系都是問人家的。
唸會計很頭大,我不喜歡它制式的答案。
他也是,唸商科,可是對外文比較有興趣,他說他要去插日文系。
『真的哦!那你可以跟日本人溝通嚕?』
「還可以啦!我希望可以去日本留學。」
『那你要好好加油哦!』
「謝謝你嚕!」
『我後面還有人等著要打電話,有機會再聊嚕…』
我不喜歡造成別人的麻煩。
「好啊!跟你聊天很開心呢…」
『我也是。先8嚕!』
「嗯,88。」
我掛下了電話,走到小芳那邊,小芳也差不多掛下了電話。
「妳好了哦?真快。」
『哪有…是妳講太久了吧…』
「呵呵…」
現在想想,還是覺得自己太大膽了些。

(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網戀嗎?

《二》

我除了上自己學校的bbs站,也會到其他學校的bbs站去逛一逛,
那時也常跑清大的楓橋驛站。

也許也是對大學生充滿好奇吧…後來才發現他們都一樣。
不過大學生多了點學味。

bbs站上,男生佔了絕大部分,也許一般的女生忙著逛街聊八卦吧!
像我和小芳這樣常泡在上面的女生,實在也不常見。

今天上來楓橋,我的選單仍停在文章的那一板,
瀏覽著自己感興趣的文章,
一樣的,我推掉了幾個不想聊天的對象,
看暱稱就覺得不懷好意。

瀏覽了一陣子,突然有人又邀請我與他聊天了,
想說好吧,反正跟他聊聊天休息一下吧...

「hi…」怎麼大家千篇一律的都是這句招呼語呢。
『你好啊…』
「你在忙啊?」
『還好,我如果真的忙就不會跟你聊天了。』
「呵,說的也是。」
『你是清大的學生啊?』
「對啊,你呢?」
『我哦。呵呵。』小小一名專科生的學校。
「怎麼傻笑不說話?還是你在工作了?」
『沒啊,只是我們學校沒你們有名吧!說了你也不見得知道。』
「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我認不認識呢?」
『嗯。』我把我們學校說給他聽。
「哦~那裡啊…還蠻有名的啊!」
『真的假的啊?』
「真的啊…而且我是台中人,如果我不曉得那裡就該打了。」
『啊…原來你是台中人哦。』原來如此,我還在想說他怎麼會知道。
介紹了彼此之後,我知道他是大四核工系的學生,準備考預官。
『沒打算再考研究所嗎?』
「先當完兵再說吧!」
『嗯…』看看時間,我也該回去點名了:『我要回宿舍點名了,有機會再聊吧!』
「好啊,我也要去吃飯了,下次再聊囉!」
互相道別之後,我和小芳也急急忙忙的趕回宿舍。

(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網戀嗎?

回到了宿舍,室友交給了我一封信。
咦?誰會寄信給我啊?
心裡的迷霧一團,為了撥開它,於是我拆開了信。

!!!  阿男?

我有點嚇到說。因為我沒跟他說地址。
看了信封上的收件地址,我笑了。

他寫了我們學校的名字之後,加上我的班級,
就這樣神奇的送到我手上。

更讓我shock的是,他的字像是外面賣的鋼筆字帖一樣工整好看。

晚上,我又下去等打電話。

今天沒什麼人,一下去就有電話可以用。

我撥了號碼,聽著電話話筒裡的嘟嘟聲。
「喂?找哪位?」今天的聲音不是他。
『請問阿男在嗎?』
「你等一下哦!」
那個男的,叫我等一下之後,就起鬨的大喊:
「阿男…有女生找你耶!!」
我聽見了一大堆的起鬨聲音,不會是他同學剛好在聚會吧?
my god!我這通電話打的真不是時候。
「女朋友哦?」
「吼~~你們夠了哦!」我聽見他有點尷尬的跟他朋友對話。
『…』他接了電話,害我有點臉紅:『我好像打的不是時候耶…』
「沒關係啦…他們就是愛瞎鬧。」他很不好意思。
『呃…真的嗎?』
「嗯,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啊?」
『啊…你的信…』
「我的信?」他有點轉不過來:「我的信…哦!呵呵,收到了啊?」
『對啊!你還寄電話卡給我…我怎麼可以收呢?』
當我看到電話卡從信封裡掉出來時,更是對他的大膽行徑嚇一跳。
「沒關係啦,老是要你花錢買電話卡打給我,我才不好意思,收下吧。」
『可是…』
「別可是了,」他打斷了我的話:「我把妳當朋友嚕!不可以拒絕。」
『…』想了想,打到台北也是蠻花錢的,有點感動他的作法。
「呵呵,不要拒絕了哦!」
『那謝謝你了哦…』
「幹嘛客氣。」
『啊…還有啊,你不怕我收不到哦?沒問我一聲就寄信。』
「對吼,不過,如果我跟你說了,妳會答應嗎?」
『…不會。』
「那就對啦!而且我覺得台灣的郵差伯伯們一定會把東西送到你手上的。」
『"伯伯"?小心以後他們不幫你送信了哦!』
「哈哈,他們才不會那麼小心眼呢…」
他真是個天生的樂天派,跟他聊天,心情都不會不好。
『你的字蠻好看的耶!』
「哈哈,這可是拜小學老師所賜耶!」
『啊?怎麼說?』
「我小學時,老師說作業沒帶一天就要罰寫一次,二天就二次,三天就四次。」
『倍數?』
「對啊…我最高記錄是被罰了128次。」
『128次?』如果是我,小學生的我一定會狂哭。
「哈哈,字好看不是那麼簡單得來的。」果然,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
『你這樣把你朋友丟在旁邊,他們不會怎麼樣啊?』
「不會啊…他們敢怎麼樣我就不唱給他們聽。」
『唱?你唱歌?』我更訝異了,難得遇到會唱歌的男生。
「對啊!我有時還會去民歌西餐廳唱歌哦!」
!!!! 我又嚇了一跳。
「妳要聽嗎?我等等把電話放旁邊,你應該可以聽的到。」
『好啊!』有人要唱歌給我聽,我當然欣然接受。
「那妳等等哦!」
『嗯。』
約莫等了快一分鐘吧,我聽見了吉他的聲音響起。
接著是他的歌聲…不是很渾厚的那種 ,是很舒服的那種聲音。

掌聲響起,他唱完了。
「怎麼樣?還可以吧?」
『呵呵,你唱的很棒!』我發自心的讚美。
「謝謝你。」他爽朗的笑了起來。
『呵,我該去睡了,有機會再聊吧。』
跟他聊了蠻久的,再不去睡,我怕明天趕不上早上的練習。
「嗯,掰嚕!」
『BYE~』

(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網戀嗎?

從那次之後,阿男都會持續的寫信給我,
有時他會跟我說他最近在做什麼事,
有時他會問我有沒有認真上課,
不過我都皮皮的。

這天上電腦課,班上很多同學偷偷的開了bbs瀏覽聊天,
看著老師在講台上口沬橫飛,
雖然覺得好像對不起老師,我還是開了。

嗯?今天清大的那個網友有上線呢。
『安啊。』丟了個水球過去。
「安,今天沒上課啊?」
『有啊,現在在上電腦課。』此時我瞄了老師一眼。
「呵呵,上課不專心哦!」
『哎呦,不找點事做做,我快睡著了。』
這也是真的,老師那種像唸經般的音調令人昏昏欲睡。
「這個星期我會回台中,我想去看看你。」
『啊…?你要來台中?』他的話害我嚇一跳。
「對啊,我要回家一趟,可以順便繞去看看。」
『嗯,我想想哦。』
這個星期日社團有練習,所以不能回家,在學校也挺無聊的。
而且我還蠻好奇他的樣子。
「不方便的話不用勉強哦!」他好像看我那麼久不回他,又丟了水球過來。
『嗯,可以啊,那星期六下午好嗎?』
「ok,那就約在你們校門口嚕。」
『好。』
嗚,老師說等一下要看我們上機實作。
『那先這樣哦!老師等等要看我們操作範例。』
「嗯,bye。」
我連忙把視窗跳回原來應該出現在我螢幕上的東西,又偷看了一下老師,乖乖的上課。

(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網戀嗎?

(三)

我覺得我還是答應的太快,不然我怎麼現在緊張的要命。

「咦?你怎麼在這啊?」
『嗯?』是隔壁班的阿得。
阿得是和田秋子型的人,就是那種很大而化之、豪氣的女生。
『沒啊,在等網友。』
「是哦…」她似乎有些驚訝。
『嗯啊,可是我好緊張。』
「呵呵,我陪你等看看好了,我也蠻好奇的。」
『好啊,感動捏。』多個人陪我,膽子也大了些。

和阿得聊了一陣子,阿得突然瞄到校門口有個身影,樣子好像在等人。
「那個會不會是你說的網友啊?」
順著阿得指的方向看過去,我看到了一個男生。
『不曉得耶,我不敢去問。』我怯場的毛病又犯了。
「我幫你問問吧!」阿得這麼跟我說之後,就很熱心的跑過去問那個等待的人。

我看著阿得去找了那個男生,那個男生露出了微微驚訝的表情。
後來,阿得招招手,示意我過去。
於是我走了過去。

「你好。」他先跟我打了招呼。
『你好。』我對他點了個頭。
「那我先去打球了哦!」阿得笑了笑,說完往球場去。
「呵呵,我剛剛以為她是你。」他開了口,有點抱歉的笑了笑。
『呵~她是我朋友啦,人很好的。』
這時我仔細的觀察了他一下。
哇~第一次見網友,我算是幸運的,他是屬於令人賞心悅目的一種,
若要說長的像誰,我的感覺是頭的上半部像唐文龍,下半部像林瑞陽。
「要去那裡坐坐嗎?」
『嗯…附近有一間茶店,可以去那邊坐坐。』
那間茶店是我們幾個同學一致認為東西不錯吃的地方。
「好啊,走路會很遠嗎?」
『走路約5-10分鐘吧!』
「那我們騎車過去好了,你在這裡等我。」話說完,他就走去牽車了。
等了一會,我就看他騎了車過來,他示意我坐上去。
這算是我第一次坐上男生騎的摩托車吧,感覺有點不一樣。
我看著他的背影,努力的想他為什麼想見我。

過了一會,茶店到了,等他停好車之後,
我們一起走了進去找了個位置坐下。

點了杯紅茶跟豆干,我們就開始聊了起來。
『你怎麼會想來找我啊?』我直接就問了我最想問的問題。
「嗯…怎麼說呢…」他歪著頭思考了一下:「就是覺得妳跟其他的女生不太一樣,很好奇。」
『不一樣?』嗯?我一直覺得我是個平凡到不行的人,他怎麼會說我不一樣?
「對啊,感覺你應該是一個特別的女生。」
我有點不能理解。
他見我仍是一頭霧水,於是繼續說了下去:
「我在bbs上也算蠻久了,跟很多人聊過天,大部份的人都會問身高、體重、幾歲、長得像誰…之類的話,可是妳沒有。」
『呵呵,問那些又沒意思。』上網只是為了認識其他不同地方的朋友吧,問的那麼詳細感覺好像在拷問人家的身世一樣。
「所以我覺得你的思考方式跟我之前認識的人不一樣啊…」
『呵呵,那我該感謝你的讚美囉!』
「哈哈,不客氣。」
其實我覺得他是個很爽朗的一個人,也許是大四的關係吧,也比我所接觸到一般同級生來的成熟一點。
我們聊了很久,也沒發現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太陽快下山了耶…』我看到外面路燈開始一盞一盞的亮了起來。
「時間過得真快。」
『對啊,我也該回宿舍了,不然會沒水洗澡。』
「學校宿舍會沒水哦?」
『是有水啦,只不過太晚回去,夏天會變全是熱水,冬天會變冷水…我可不想被當燙熟的鴨子。』
「哈哈,」他笑了笑:「那我還是先載你回去好了,免得你變成了燙熟的鴨子。」
我說的一點都不誇張,真想建議學校換個不用洗三溫暖的熱水器。
他載我回到了學校的校門口,對我說:
「那就之後上線再聊了,很高興認識你。」
『呵呵,我也是。』
「那我先走了哦!bye bye。」他戴上安全帽,發動了車子。
『bye。』我對他揮了揮手。
我看著他騎車漸漸遠去的背影消失之後,我轉身走回宿舍。

(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網戀嗎?

今天的宿舍冷冷清清,沒什麼人,
大家幾乎都回家了,洗完了澡,回到了房間。

跟我同社團的學姐此時走了進來,
遞給我一封信。
「妳的信喲,剛剛去信箱看到的。」
『學姐謝嚕!』接過了信,看了信封的字跡,是阿男。
「對了,還有水嗎?」學姐打開了衣櫥,頭伸了出來問。
『我剛洗還有。』
「那我先去洗了,等等一起買飯哦!」學姐把頭髮挽了起來。
『好。』
我打開了信封,看到了阿男親筆的寫的信。

小琳:

最近過得如何呢?最近我忙著模擬考,所以忙碌了些,
不過我還是會持續的寫信給妳。
前幾天去了一趟墾丁,我有帶些墾丁的味道給妳,
就在信封裡,要好好的保存哦!這是我光著腳丫,
不顧太陽的炙熱,很努力的要把它抓回來給妳的。

認識妳也有一陣子了,很想看看妳的樣子,
不知道可以寄妳的照片給我看嗎?
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很單純的對妳很好奇,
如果妳不方便的話,那也沒關係,我不強求。

下星期我們學校有個歌唱比賽,我也有參賽哦!
到時候再跟你說說比賽的趣事。

          祝  順心
                                            阿男

從信封裡拿出來的禮物,是一瓶沙,
裡面還有一個白色完整的貝殼。
我去海邊撿貝殼,每次撿到的都不是完整的,
第一次看到這純白且美麗的貝殼,感覺令人驚喜。

果然有海的味道。

學姐此時洗好澡回了房,看到了我手上的小瓶子。
「嗯?那就是信封裡那個不明物喲?」
『呵呵,對啊,朋友去墾丁玩,寄給我的。』
「借我看一下。」學姐對它有點好奇。
『嗯。』我遞給了她。
她仔細端倪的看了一下,然後很曖昧的看著我。
「朋友哦?」
『嘿啊…怎麼這樣問?』我一頭霧水。
「沒事、沒事。」學姐似笑非笑的把東西遞給我。
『哎呦,一定有事。』我懷疑的看著她。
「沒啦,我肚子好餓,我們去買飯。」
又來這招,轉移話題,沒事搞什麼神祕。

一路上,我就看著學姐笑的很開心,而我滿腹的疑問。

(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好像有我不明瞭的事…

學校的期中考開始了,這也是我最頭大的一段時間。

唸商科最怕三"ㄐㄧˋ",就是:會計、經濟跟統計。
很不幸的,我最頭大的就是會計。
面對著老師上課常常不是望著老師發楞、就是昏昏欲睡的我,
考試是我目前最大的痛苦來源。

最近也暫時先以考試為主,
發了一封e-mail召告網友暫時閉關的消息。

小芳拉著我到圖書館去唸書,
總覺得在圖畫館唸書會比較有感覺。

看著眼前一大疊厚厚的書,我皺起了眉頭:
『看不完…看不完…為什麼要考試啦…』
「別抱怨囉,誰叫妳平常都不認真。」
『哎呦,我就沒興趣咩。』
「沒興趣,考試還是會考,快看書吧!」
我勉強的翻開了課本,看一下跟同學抄來的重點,沒一會就頭暈了。
看了一下小芳,她很努力的在作會計帳。
我又轉向看往窗外,想起了跟考試無關的事情。

學姐到現在還是不跟我說她笑的意思,
總覺得一定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那瓶裝有白色貝殼的小瓶子,
會有隱藏了什麼意思嗎?

阿男,為什麼要裝這個給我呢?
我跟他,只是認識沒多久的網友,
但我覺得我好像對他有種熟識的感覺,
是我想太多了嗎?

「小琳…!」
『啊?』聽見小芳在叫我,我回過神來。
「叫你那麼多次了,你在發什麼呆啊?」
『有嗎?我怎麼都沒聽見?』
「我都把那題都解完了,回頭看妳就在發呆。」
我吐了吐舌頭,無奈的說:
『好啦好啦,我會認真看的啦!』
「等等我們再去拿一下信。」
『嗯。』

(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網戀嗎?

(四)

認真看自己沒興趣的書是一件很累人的事。
我覺得我快虛脫了。

想到老師暗示我要特別注意我時,我更是頭大。

『我要休息』我無力的伸吟著。
「妳不行了哦?」小芳也放下了她手上的書問我。
『嗯…』我點了點頭:『我又累、又餓、又暈…不行了。』
「好啦…等等回宿舍再看,我們先去買飯吃,順便拿信。」
『好耶。』我眼睛發亮,噢!終於可以休息了。
「看妳精神這麼好,那繼續看吧!」
臭小芳,又來這招。
『不要啦…小芳大美女,我真的好餓哦!我們先去吃飯啦!』我使出哀兵之計。
「好啦,好啦,跟你鬧著玩的啦,收一收去買飯吃,我也餓了。」

我們把東西收拾之後,背起包包,往門外走去。

繞到信件收發室去看了一下信,
我和小芳都有信,我的還一次兩封。

我看了一下,一封應該是阿男的信,另一封我卻不曉得是誰。

「哇,好漂亮的字哦!」小芳看到了阿男如字帖般的字跡驚呼。
『對啊,我剛開始以為他是描字帖的說。』
「那像我網友,寫的像蟲在爬。」小芳拿那封信給我看,果真…像是好幾條毛毛蟲在信封上休息。
『你也很有耐性去看他在寫什麼啊…』
「我那有辦法啊,要不是他還有點思想,才不想理他呢!」
的確,要讓小芳對這個人有興趣,一定肚子要有點東西才行。
『你想吃什麼?』我打算回宿舍再看這兩封信。
「我想吃鍋燒麵。」
『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3:48 , Processed in 3.041309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