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碎夢

[複製連結] 檢視: 1926|回覆: 11

或許有人和我一樣,在求學的生涯路上,一切皆是平穩的,又或許,與『她』相同』,遭遇不少波折,這究竟是上

天對『她』的考驗還是教育政策不公....?

我的名子叫沐雲瀟,就讀北區第一志願的高中一年級,我並不是什麼天才,只是一直順著我的意思唸書,或許

是運氣好,我有機會申請上這所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學校.

但,並非每個人的付出,都會有相同的回報,『她』的例子,讓我感到自身的僥倖,僥倖不是發生在我身上;但,

要事發生在我身上,我又會如何處理?我會和『她』一樣.選擇那條不歸路嗎?

一切的開端,就從2003年的國中基本學力測驗,所衍生的......


﹝未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碎夢

2003年8月29日高中職登記分發放榜日

這一天,我到她家去幫她修電腦,修完剛好是分發放榜的時間.
「放榜時間到了,要不要查一下?」我轉過身問她,她笑的說:「好阿!」

「准考證號碼和身分證後四碼給我.」我連上教育部的網站,一邊看著最新訊息,一邊說道:「第一次學側

沒考,但第二次的成績,應該還上的了松山吧?」
「不太可能啦!才250耶!」她把號碼抄給我,低下頭說:「想不到....多努力了一個月,還沒有到滿分.」

「是阿!你的實力應該到滿分的.」我說道.

「你好好喔.申請時就上了」「運氣好啦!論實力,你比我強的」我把號碼輸到網頁上後送出,等待結果.

「欽,我還是想不透耶,為什麼我學測考的都比模擬考低差阿?」「呃,你那時候太緊張了啦!」我眼睛轉

回電腦螢幕,查詢結果出來,我愣住了.

我喃喃自語道:「不可能...不可能呀....」「怎麼了嗎?」她起身走向了螢幕,我連忙遮住螢幕,問道:

「你志願卡有沒有劃錯?」「沒有阿,我檢查很多次了.」「妳填幾個志願?」「10個呀.最後一個填內湖
高中.」「果然...妳填太少了...」「去年這個分數上的了阿.怎麼了嘛!讓我看看」她撥開我的首,看到

的是她這輩子無法置信的結果:很抱歉,你為達錄取標準.....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碎夢

『她』的名子叫做沈憶容,是我國中同學,與你我一樣,有著健全的身體,和一棵天真的心;她的容貌,曾讓不

少男同學為之傾倒,而她的用功,又遠遠在我之上.

國中時期,她一直拿著全校第一,像生命中注定一般,我從來沒有超越過她,我們並沒有敵視對方,反而一

處於良性競爭,也因此加深了彼此的友誼,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

不可否認,她真的十分認真在學業上,或許你以為她高中注定會那所第一學府,我也那麼認為,但你我都錯

了,誰說人定勝天?上天不許她成功,在怎樣逆天而行,皆是徒勞無功.....

在第一次學測的前幾天,沈憶容在路上竟然被某坐大樓墜下的瓷磚擊中右肩而受傷,無法提筆,第一次學

測,只好放棄.....

養傷一個月後,她參加了第二次學測,但因許久未碰書,成績下滑離譜,雖然她曾經跟我說過:「只要有公

立高中,我就滿足了.」話雖那麼說,但當時我卻感受到她那股憂愁;想不到,學測失常僅是前戲,最悲慘是

沒有學校可唸.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碎夢

這一年的學測,與往年並不相同,題目異常簡單,報考人數更是歷年新高(中國人的戀龍癖,應屆的國三生有很

多都是龍年出生),導致申請、分發標準上升,申請學校還好,最慘是登記分發,有於不少學生都以往年的標準

填選志願,頂多按照比去年數據填到比自己學測分數少10分的幾個學校,更不再往下填(註:分發可填100

個志願...多數人都填不到20個),有不少人的結果,和沈憶容一樣,皆是未達到率取標準.根據了解,大約有

數千人.

我無法了解沈憶容的悲傷,但我卻可以感受的到,這種痛是恐怕久久不能消散的,沒有人會相信,當年在學

校最被看好的沈憶容,現在竟然是落榜.

放榜後的幾天,我一直聯絡不上沈憶容,打手機沒開,打家裡又說不在,我真的好擔心,一個十六歲的女孩,

遭受如此大的打擊,對她來說是不是太殘酷了?上帝阿,這公平嗎?她明明已經努力了三年,為何得不到應

有的回報?反而給她嚴重的傷害,憶容到底上輩子做錯什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碎夢

一個星期之後,我終於聯絡上了她.

「憶容,妳跑到哪去了?」

「我....沒有啦,只是心情不好.」聽他的語氣,感到不太尋常,我又問道:「妳要重考嗎?還是不升學了?

「嗯...我去報可了一所私立女中了.」「那就好,還滿意嗎?」「其實....一點也不......」

「喔?」我又問道:「怎麼了嗎?」突然,我彷彿只聽見她說:「我...應該可以念更好的學校.為什麼當初

沒有公佈學測的組距....害我以為...跟去年應該插不多.」

「都過去了....上高中了!一切重新來吧!」

「你不懂的.」

她說道:「在路上,我總覺得,路人都在嘲笑我.」「有什麼好笑?」「我的制服...不是公立學校的」

「我的天阿!這有這麼重要嗎?同樣是學校,有什麼差別?」「差在制服,哎呀~~你真的是不會懂的啦!」

「我是不懂,不過,我希望妳能像以前樣開朗,不要過於悲哀,這才像妳阿!

「我....謝謝你,謝謝你的關心,我現在只想好好靜一靜.」

「憶容...下星期五放學有空嗎?我過去找妳.」「不了....我不配跟你走在路上,制服等級差太多....」

「什麼阿!哪有那麼誇張啦!」

「求求你...讓我靜一靜,我們改天在聊.」

「好吧!掰掰.」我掛上了電話.....

我真的被她搞暈了,什麼制服等級,這會不會太扯了些,難道學校不同,就不能當朋友嗎?

唉!到底怎樣才能幫助憶容,回覆她那開朗的性格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碎夢

自從上次和憶容通過電話,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聯絡了,沒連絡原因不少,最重要的原因應該是我不知道該跟

她說什麼,該安慰她嗎?還是鼓勵她?雖然我很想幫助她,真不知該如何去做才是對她有益的;想了許久

我決定重反母校找救兵.

第一次段考結束,我回到了以前國中,找我和憶容以前的班導戴老師.

「老師....」我原本想開門見山的說明我的來意,但又不知如何啟齒,老師見我的怪狀,笑了一下,然後問

道:「雲瀟,怎麼了嗎?」

「老師....」我鼓起勇氣問道:「妳知不知道沈憶容的近況」

「呵呵,早知道你這孩子對她有意思了.」

「不....不是啦!我只是....想幫她」

「幫什麼呢?」

「我覺得....她分發落榜之後,心情一直很糟糕,甚至...出現不少奇怪的想法.」

我把之前和憶容電話裡的所說,全部告訴了戴老師,包括了『制服等級學說』

「嗯,看來學測失常ˋ分發落榜對她的影響確實很大.」

「老師,我該怎麼幫她呢?」

「呵呵,已你的聰明,你一定有方法的.」天阿,最近是怎樣?連老師說話也讓我摸不著頭緒,

上帝也在整我不成...?

我摸摸鼻子,苦笑道:「什....什麼嘛!我想的到我也不會回來了.」

「相信老師,你行的,與其浪費時間在這裡,不如回家想吧.我要準備去上課了,你先回去吧!」

「嗯,老師再見.」跟老師道別後,我離開了學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碎夢

走在復興北路上,我感到一陣冷風,好像在激勵我一般,我停下了腳步,站在民生東路和建國北路交叉口,

剎那間我下了個決定: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幫助憶容,幫她找回是去的笑容,於是,我想到了一個『必殺技』.包準讓她現身.

回到家時已經下午五點多,其他學校應該已經放學了,我拿電話,翻了翻電話簿,找到了憶容的手機號碼,

豪不猶豫就撥了號,想了幾聲後,她接了起來.

「喂?」

「喂?憶容.我雲瀟啦!」

「嗯?有事情嗎?」

「你星期日有空嗎?我想請你看電影.」

「不用了....最近沒有我喜歡看的.」

「那....能出來吃個飯嗎?有事想跟你聊聊.」

「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電話裡說?」

「很久沒見了咩,星期日穿便服,別跟我說什麼制服等級了.」

「可是...我...」

「好啦,別可是了,我就當你答應了,星期日兩點,學者影城見,掰掰!」

不等她回答,也不管他答不答應,我就掛上了電話,這招很有效,約不到人時,用這招十個有九個會來,

現在就在故計重施一次.

不過我真搞不懂,她好像在防備什麼似的,公立高中第一志願跟私立學校真的有那麼大的差別嗎?連見面

都不肯,那我在補習班裡頭豈不是大家都要離我三尺之遠,只因為-制服等級?笑死人了,憶容的觀念竟然

偏差到這樣,星期日一定要搞懂,她到底發生什麼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碎夢

星期日,為了以防萬一,我一點就到了所約定的地點,怎奈等到兩點半,憶容還是沒有出現,難道這招數失

靈了嗎?我正百思不解時,突然有人從旁邊拍我一下.

紙見那熟悉溫柔的聲音道:「雲瀟,對不起,我遲到了.」

我轉過深,嘴角露出微笑,他真的來了!許久不見,她頭髮又長了許多,束起了馬尾,不變的是,髮色還是依舊

烏黑明亮 ,還有那清秀的容貌.

我微笑說道:「還以為妳不來了呢!」

「我.....」她低下頭來,沉黙不語.

我發現,她的臉上,還是沒有笑容.......

我試著打破冷場.說道:「要看電影嗎?」

「不了....我們到麥當勞坐坐好嗎?」

我點點頭道:「嗯,好阿,先說喔!我請客.」

我和她各點了一背可樂...坐在雙人的位子上.

沉默了一分鐘,我先開口說了:「你們應該段考完了吧?以妳的實力一定又是第一名吧?」

「第一.....」

她突然摀起了嘴吧,哭了起來,我嚇了一跳,連忙道歉:「阿!對不起,我說錯什麼了嗎?」

她遙遙頭說道:「妳太高估我了」

「怎麼會?」我說道:「以前妳就是第一名呀,何況又是在一所....」

說到這裡,我突然收起嘴,我怕我說錯話,打擊到她的自尊.她沒有回應我,只是低下頭,打開了背袋

拿出了一張表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碎夢

「雲瀟,這是我的成績單,你自己看吧!」

我伸手接過來,稍微看了一下,不趕相相信的事實,憶容她真的是第一名,而且是倒數的.

我皺了起眉頭說:「怎麼會這樣?」

她沒有回應.

我又問道:「你還在哀傷分發的事情嗎?」

她抬了起頭說:「我.....我真的唸的好痛苦,那所學校,根本不是我應該就讀的.」

「沒那回事」

我回道:「無論在怎樣的環境裡,都可以學習阿,只是心態的問題,學測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為什麼不放

眼將來,而要拘泥於過去呢?」

「但.....我真的不喜歡那所學校」

「不喜歡就轉學阿!?...何必要用成績來抗議,如果真的想念第一志願,就重考阿!」

我說話越來越激動,她似乎被我嚇到了,她頓了一下,又說:「可是...我怕到時候又失常」

「這就對了阿,那妳就好好加油,高中僅是求學的生涯中的過程,接下來升大,又是另一波的挑戰.」

我喝了一口可樂,又說道:「三年後..妳一定可以再創奇蹟的.」

「不...你不會懂的....」她又哭了出來

她說道:「你不會了解我的壓力,路人瞧不起我,爸媽又覺得讀私立高中很貴,甚至....一直很不諒解我落
榜的事情」

又道:「我該走了....」

「等...等一下!但是妳不能一直垂著心,日子還是要過,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阿!」

她站了起來說道:「沐雲瀟,你以為你是我的誰阿?幹麻一直管我的事情?」

「我只是關心朋友...難道這樣也有錯?」

「你管的太多了,以後我們不要在連絡了.」

她一說完就往門口衝出去,但任憑我在後面怎麼追ˋ怎麼樣的喊,她就是不回頭,望著她的背影我喊道路:「記住!人生有夢,築夢踏實阿!」

我一直望著她,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視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碎夢

與沈憶容見面後的幾天,我試著打電話和她道歉,打手機一直是關機著,打她家中電話,也是找不到人.

「您所撥的電話轉接到語音信箱......」這句話不知道聽了多少天,我的耳朵快長繭了,後來,我決定留言

不管怎樣...我不相信他24h都關機著.

我又播了一次電話「您的電話將.......嘟聲後開始收費....」「嘟」

我清了下喉嚨說道:「憶容,上次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但妳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很想幫助妳,看見你失

落的表清,身為朋友,我真的很難過,我好希望妳能恢復以前一樣開朗;妳知道嗎?就像妳的名子所描述的

,我真的好懷念妳的笑容,為什麼...真的要讓笑容成為回憶呢?我說那麼多,都是希望....妳能夠重新爬起

來,加油!」我掛上電話,心中暗自祈禱,上帝啊,希望能讓憶容聽到我的留言.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03 , Processed in 2.932920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