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刺殺S.R.

[複製連結] 檢視: 1297|回覆: 6

                   刺殺S.R.

前言

    提斯集團的科技觸犯了眾神所訂的紀律,眾神將提斯企業摧毀了,但卻激怒了命運之神,命運之神讓眾神與人類進行一場競賽,來決定人類與眾神的命運。

    眾神派出大天使˙冥,作為轉生巨神,但眾神卻在這時分成兩派,神官˙坦洛想趁著這戰爭統治人類,而其他的神卻反對,坦洛的力量僅次於命運之神,祂打開了通往人間的到路,這道路必須經過魔界才能到達人間,弒天使˙特爾為了阻止坦洛追進了通道,但祂的力量沒有坦洛那麼強大,特爾在通過魔界時,中了狂暴之詛咒,這詛咒會將人真真的想法封鎖住。



第一章   耀石

    狂暴被冰冷的鐵鍊纏繞著,只是纏繞,鬆動的鐵鍊只輕微的牽制住狂暴,甚至可以說不存在,它的存在就像水面上的漣漪,不容易察覺,但存在著,它的存在使人類與野獸有所區分,時機來臨時,一絲的狂暴都有足以切筋斷骨的力量,殺戮的瞬間只要有一絲感情,就會流露出無數的破綻。

    屋外草叢中的蟲鳴聲,隔壁鄰居的喧嘩聲,吵雜的令人心煩,托爾打著赤膊側臥在地板上,任由電風扇強風直吹,炎熱的酷暑依然纏繞著身軀,風扇嗡嗡的聲音忽然停止,隨後立時湧上的酷熱遍及全身,「發生什麼事了?」暴躁的抱怨聲中帶有一絲的責罵,身旁的室友,比托爾先脫口而出,因為工作在同一個地方所以就兩人合租一間公寓,已經一年多了。

   「一定又是停電」托爾坐起身子不耐煩的對清說,「我出去一下」。

   「那今天晚飯又沒有著落囉」清撥了撥筆直的黑髮無奈的說,清整天不求上進遊手好閒,沒事就交交女朋友,等膩了,就莎喲娜拉了。

   「你不是有很多人養嗎,餓不死的」托爾站起身撇了清一眼說。

   「你是羨慕還是忌妒阿?」清微笑著說,語氣中有嘲笑的意味。

    托爾轉過身,彎下腰撿起因為酷熱而脫掉的上衣時,清站起身抓住托爾,「你到底喜歡什麼樣子的女生阿」清右手勒住托爾的脖子說。

    「你要是亂動的話手會斷唷」托爾一個反手把清反制住,「你是我的室友,不代表你可以了解我」托爾的認真和嚴肅從眼神百分之百傳達給清。

    「你總這樣,神神秘秘的」清並沒被嚇到,因為這不是第一次了,托爾沒有感情的黑色雙眸,彷彿告訴清「我會殺了你,就在下一秒」,而清卻把它當成休閒中的一部份。

    托爾穿起上衣走出房間,大步走向奇克書店。徒手殺死他是如此容易,完全沒有挑戰性(他總是這樣跟我開玩笑)。

    沉默無言的街道,來來往往的行人,與托爾差肩而過,他們透露出自己要去的地方,並不是托爾故意要知道,而是從衣著、步伐、表情等等就能觀察的到,托爾心中一直深信,被賦予這種天賦絕對不是沒有原因的。

    微微的冷風拂吹著托爾,這正是他去奇克書店的目的,托爾單手撐著頭,坐在椅子上享受著微風纏繞的舒適暢快,托爾可以這樣發呆一整天,伸了伸懶腰換個姿勢繼續發呆。

    但這時他的目光被一個女子吸引住,她穿著樸素的衣服,畫了淡淡的妝,一個人坐在角落的位子上,看上去像是在等人,托爾站起身子集中注意再看一次,好像是寇琪,她和托爾早在兒時就認識了,她美麗的臉孔會讓路過的人多看幾眼,但她故意留著長髮遮住自己,以避免別人額外的目光,她屬於較害羞的女生,平時都不裝扮的她居然畫起妝了,看來她一定是在等某個重要的人。

    托爾嘴角微微的上揚,發生有趣的事了(寇琪,能遇到妳真好)。

    「嗨」托爾站起身走向寇琪說,寇琪似乎被托爾的舉動嚇到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阿?」寇琪把因為驚嚇而零亂的頭髮撥到頭後。

    「妳是不是在等什麼人阿?」托爾注視著寇琪烏黑的雙眸說。

    「你是怎麼知道的」寇琪雖然很驚訝但還是刻意用平常的語氣問。

    「本來不知道,但現在知道了」托爾詭異的揚起嘴角,拉開椅子坐下來。

    寇琪發現自己的目光跟托爾對視太久,便很不自在的避開,「我今天跟與我通信三年的筆友見面,你可以幫我觀察他是不是好人嗎?寇琪停頓了一下,看見托爾沒有反應,所以想再重複說一次。

    托爾並沒有等寇琪開口,「妳覺得我是好人嗎?」托爾的語氣帶有微微的強烈。

    「是的,你是一個好人」寇琪迷惑了一會說。

    「一個人的好壞從外表是看不出來的」托爾語氣中帶有輕視的意味。

    「但我和你相處了十幾年,我很清楚你的為人」寇琪自信的說。

    「我並不是一個好人」托爾詭異的笑著說。

    寇琪疑惑的看著托爾,直到托爾把他手中的皮夾拿出來時,「你很過分呢,居然亂拿我的東西」寇琪生氣的從托爾手中搶回皮夾。

    「妳要小心一點,看起來再好的人都有危險的一面」托爾單手拉開椅子,站起身體走出位子說,「還有這一百塊先借我,下次遇見妳的時候在還妳」。

    寇琪翻弄了一下皮夾,隨後怒視著托爾,「但你還是把錢包還我了,所以你壞不到哪裡去」寇琪的嘴角微微上揚可以說是微笑。

    「我們是朋友」托爾沒有回頭輕聲的說,這句話在寇琪心中引起了共鳴,不知從何開始,托爾佔了寇琪心中大半的面積。

    托爾靠著販賣機,喝了瓶裡最後的一口水,看了看手錶,12點了,隨手丟掉寶特瓶轉身走向打工的商店。

    一個少年堵住了小巷的出口,讓托爾驚訝的是,那少年散發著死亡的氣息,托爾感到某種東西在心中掀起了一絲的漣漪,強烈的直覺告訴他,若是錯過了這機會就不會再有了。

   「你很厲害,可以快速的知道敵我的實力,若你想成為殺手就跟我走」,少年說完轉身快跑而去,托爾朝少年追了過去,少年輕易的越過了高牆,托爾身手矯捷的緊跟在少年後面,跑進了廢棄的公寓,托爾急促的腳步聲在迴廊中盤旋著,少年撞破玻璃進到了一個房間裡,托爾隨即跳了進去。

    暗處的男人坐在滿是灰塵的椅子上,但他卻絲毫不沾染灰塵,他雙手手指交叉,下顎輕輕的靠在雙手交叉的手指上。

    托爾大口大口喘著氣,看著剛剛的那位少年站在牆邊絲毫不喘,「我等你很久了」暗處的男人輕而響亮的說。

    「你是誰?有什麼目的?」托爾停著了喘氣,正視著暗處的男人,但黑暗擋住了他身旁的光線,就像黑暗是從他身體長出來一樣。

    「這應該是我問你」暗處的男人說,一片黑暗籠罩著他們。

    「我希望打你一頓」托爾冰冷的說。

    暗處的男人站起身,他咯咯咯的笑聲讓托爾全身顫抖,興奮的顫抖,終於遇見強敵了,暗處的男人走向托爾,一陣激烈的打鬥展開了。

    劇烈的疼痛讓托爾清醒了,自己已經遍體鱗傷的倒在地上,慢慢的記憶依稀的回到腦中,與其說是一陣打鬥不如說是一陣毒打,戰鬥開始還不到五秒鐘就被打倒在地上,暗處的男人還是坐在椅子上,牆邊的少年暗暗的嘲笑著,托爾痛苦的使盡全身的力氣站了起來,「我們再打一次」托爾不甘心的說。

    「再讓我毒打你一頓?跟我比你還嫩的很」暗處的男人說,「你的眼神我很喜歡」也許等你變強以後我會親手殺了你,但不是現在。

    「你想當(Savior Reborn)S.R.職業殺手嗎?」暗處的男人站起身走到光明處,在光亮的照射下,那張雪白清秀的臉孔顯得格外的無情。

    S.R.」托爾無意志的跟著重複一遍,「你們?是殺手?」。

    「我告訴過你,我等你很久了」男子毫無情緒的說,「你只需要經過特訓,一定可以成為優秀的S.R.殺手」。

    「如果我說不,你會殺了我對吧!」托爾淡淡的笑著說。

    「不,你不會拒絕的,你是天生的殺手」男子堅定的說,語氣就像比托爾還了解自己一樣。

    「你叫什麼?」托爾面無表情的問。

    「你為什麼要知道?」男子把臉靠近托爾問。

    托爾沒有必要把原因說出來,因為男子已經知道了,托爾的眼神告訴了他「嵐德菲斯」男子說,「有種就殺了我,我會等你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刺殺S.R.

第二章   浮冰

    就算再偉大的眾神,都有生命的限制,但死亡並不代表一切,眾神可以無限轉生,提斯-科技研發無限公司,正褻玩著眾神定下的紀律,人類無法再有極大的科技突破了,因為人類已碰觸了禁區。

    20081021,提斯科技研發了能取代石油的巨大能量,這能量足以把人類推向更宏寬的未來,但在20081022,提斯科技的研發小組,帶著技術與機械消失了,或許因該說被毀滅了,眾神為了阻止提斯企業的科技超出禁區,便轉生為人,毀滅提斯企業。

    提斯企業將祂們稱為(救世主轉生)(Savior Reborn)S.R.,提斯企業組織了S.R.殺手團,屠殺所有S.R.。

    一棟巨大的豪宅,看上去像是已廢棄許久,這裡非常輝煌華麗,但那都只是一時的假象,現在才是它真正的模樣,但人們並不在乎永恆的保存,只要有那麼一刻的完美就足夠了。

    豪宅的庭院中,全副武裝的托爾正檢查著自身的裝備,M16機動步槍OK,小型手槍OK,弒神錐OK,夜視鏡OK,等待命令行事,「目標人物進入庭院後行動」托爾的對講機響了,「收到!」托爾回應。

    「托爾你會緊張嗎?」古柯鹼隨性的問。

    「緊張?或許說興奮會貼切點」托爾看了古柯鹼一眼。

    古柯鹼是用毒的高手,別被她姣好的身材與甜美的面孔給騙了,普通人寧願與身體壯碩的伏正面衝突,也不願與古柯鹼戰鬥,起碼可以留個全屍,「你真是個怪人」伏把手搭在托爾的肩膀上。

        伏近戰的前鋒,身材壯碩的他行動可敏捷了,隨便揮拳都有強大的殺傷力。

    「古妹(古柯鹼,S.R.第二小組的人都這樣稱呼她),別挖苦托爾了」灰微微笑著說。

    灰,爆破專家,身上總是帶著淡淡的火藥味,瘦弱的身體讓大多數人都以為他不擅於打鬥,但他的實力可不比伏低。

    「一年了,我們受訓整整一年了」托爾冷靜的說,「終於接到刺殺S.R.的任務,我迫不及待的想把S.R.分屍」托爾正全力扼殺自己的興奮,「但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若錯過不知道要再等多久」。

    大家的心裡都起了共鳴,一群穿著西裝的黑衣人保護著一位未覺醒S.R.,我們稱黑衣人為使徒,「行動!」托爾一看見他們進入庭院就下令。

    古妹丟出一顆煙霧彈,正當使徒被煙霧腔的連呼吸都有困難時,伏拿起連發式重型機鎗對使徒掃射。

    「班!快帶S.R.走」一位使徒一面掏出鎗一面說,在機鎗的掃射下使徒一一的倒下。

    班保護著S.R.從旁邊的小道逃跑,托爾早在小道埋伏好了,或許應該說小道是為了引他進來而設計的吧!

    托爾扣下了M16步鎗的板機精準無誤的貫穿了班的心臟,「S.R.就剩我和你了」托爾笑著興奮的說。

    S.R.跪在班的身旁,班用盡全力伸手想拿他身旁的鎗,但身體不斷湧出的鮮血使班無法保持清醒,「不,你已經不需要它了」S.R.把班身旁的鎗拿開。

    「我身為使徒就有使命保護S.R.」班吐出這幾個字後,眼神便不再閃爍。

    「再見了,S.R.」托爾扣下板機。我原本以為會很好玩的(我不希望殺了你S.R.)。

    托爾手中的M16步鎗再次發出了冰冷的子彈,「你將為此付出代價」S.R.怒視著托爾。

    子彈霎時停止前進,托爾不自覺的發出了笑聲,突然子彈往反方向飛托爾,托爾立刻將身體壓低拔出了腰前的弒神錐,子彈快速的差過托爾的左肩,托爾利用這短暫的時間已來到S.R.的面前,瞬間的狂暴讓托爾失去了理智,弒神錐筆直的刺進了S.R.的心臟,弒神錐的效果,讓S.R.失去了大多的力量,但身為S.R.最後一點的尊嚴讓他把托爾震退了四步,隨即便是鮮血四濺,S.R.拔出弒神錐往托爾衝過去,倒在地上的托爾沒有時間反應被一錐刺中腹部,劇烈的疼痛讓托爾一腳把S.R.踢開,S.R.想在他心臟還沒停止前把托爾殺死,托爾在不到一秒的時間拔出了小型手鎗,不偏不倚的射穿了S.R.的頭部。

    托爾站了起來,看著倒在地上的S.R.不禁感到滿足,托爾慢慢的欣賞著倒在地上的S.R.,「托爾」伏的叫聲喚醒了托爾。

    「你沒事吧?」古妹關心的伸手攙扶托爾,但托爾避開了,他不喜歡那樣。

    「還有活著的人嗎?」托爾已經知道答案了,但還是要習慣性的問一下。

    「已經全部剿滅了,沒想到功勞全被你站走了」伏打了個哈欠。

    「我並不在乎什麼功勞不功勞」托爾冰冷而堅定的雙眸,告訴伏他沒說謊

    我是一匹孤獨的狼,終將被自己的狂暴吞食,雖然到頭來只會剩下無窮無盡的痛苦,但這是我選的,我將背負起這痛苦(這樣的弒殺對我有什麼意義呢?)。



    會議室裡一陣沉默「第二小組」提斯企業暗殺隊負責人,蘭斯,「你們這次的任務很完美,特別准許你們休假5個月」。

    我不大喜歡休假,那會讓我覺得無聊(可以暫時,不必再弒殺了)。

    「托爾,當人有問你為什麼要當殺手時,我希望你的回答不是 個人興趣,太過執著並不是一件好事」蘭斯看到托爾一臉無趣的表情便說。

    「這是我的天賦,就像很會跑步的人去當田徑隊員一樣」托爾說。

    「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生活方式,我沒有權利去干涉」蘭斯自討沒趣的說,「但各位要知道,目前對付的S.R.都只是未覺醒的,以覺醒的S.R.將擁有強大的力量,絕對不能輕敵」



    綠色的屋頂,白色的牆壁,使的這間咖啡屋特別顯眼,紅色的招牌上寫著湖畔咖啡館五個黑字,都市裡哪來的湖畔,這只是人們對大自然景色的寄託,但卻沒有人真的願意回歸大自然。

    陣陣咖啡香傳來,觸動了人們的味蕾,但卻勾起了托爾的回憶,每次特訓完,他都會路過這,一陣咖啡香讓托爾染上的相思病,一樣的街道,一樣的城市,但他知道這再也不是以前的都市了,這都市並沒有變,變的只是托爾。

    托爾像往常一樣走進了咖啡屋,坐在位子上的古妹向托爾揮手,托爾走了過去,「我遲到了,抱歉」托爾拉開椅子坐下。

    「第一次」古妹低下頭靦腆的說,「你第一次約我出來」古妹停頓了一下說。

    「我想知道」托爾正視著古妹說,「有關尼爾亞融金的情報」

    托爾換了個姿勢,伸手叫服務生過來,「一杯冰咖啡,謝謝」托爾說。

    「我跟他一樣」古妹接著說。

    「這樣就好了嗎?」服務生問。

    「是的」托爾回答。

    托爾看著離去的服務生又想起以前的總總,這裡以前是和三五好友聚會的地方,「你約我出來不是只為了這件事吧」古妹問。

    「沒錯」托爾對於這問題,並沒有什麼很大的反應。

    「你還是沒變」古妹有點傷腦筋的說,「有關尼爾亞融金的情報與製作方法可是相當昂貴的」

    「我出原價的三倍買下這個情報」托爾沒有考慮就回答了。

    「這可不行」古妹搖搖頭說,「現在情況可不同了」,古妹陰險的笑了一下說,「情報提供者被我毒死,所以這個情報很少人知道」。

    服務生端了兩杯冰咖啡放到桌上,接著是一片沉默,古妹喝了一口咖啡,「四千萬」托爾途然的一句話讓古妹嗆到了。

    托爾喝了一口咖啡,如論這咖啡多好喝,在托爾口中與泥砂沒有太大的分別,因為他只關心那情報。

    古妹站起身,用手撐著桌子把臉靠近托爾,微微把頭向左傾斜,迅速的在托爾的臉上親了一下,托爾愣住了,「先付訂金」古妹笑著說。

    有那麼一瞬間托爾接受了古妹的關愛,但體內的狂暴提醒了他,沒有人會和狼在一起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刺殺S.R.

第三章    灰狼

    尼爾亞融金在命運寓言祿中記載,別名「罪之金屬」,傳說中它是死神的血液,死神是維持人類與眾神的競爭公平的生物,也可以說是裁判,但有一些死神被人間的七情六慾所迷惑,而把自己的鮮血賣給提斯集團,但風險相當的高,價格可很昂貴,市價一毫升就要好幾千萬,但這都是值得的,因為尼爾亞融金可以降低眾神的力量。

    奇克書店中

    寇琪一直看著托爾的背影,直到他走出奇克書店為止,寇琪把臉轉回前方吐了一口氣。

    寇琪又把鬆散的心收回,回想這三年的通信內容,雖然他們剛開始交談的都是一些生活上的點點滴滴,但在五個月前筆友卻約她「我想跟妳見面,下禮拜三上午十點奇克書店見」。

    一般人寫信不可能只寫這幾個字就結束了,「請問妳是寇琪小姐嗎?」一位銀色短髮的年輕人站在她身旁問。

    「恩,我是」寇琪把目光轉向他,「那你就是史柯囉?」寇琪問。

    「是的,我是」史柯拉開椅子坐下回答,寇琪的目光被史柯所吸引住了,史柯外貌文靜高雅。

    「我有一個問題一直很想問你」寇琪把目光移開說,「你為什麼突然約我出來呢?是不是有什麼緊急的事」寇琪微微的著笑說。

    「恩,沒錯」史柯說,「一件很緊急的事」。

    「如果你遇到什麼麻煩的話我可以幫你」寇琪擔心的問。

    「你的確可以幫我,或許說我們吧」史柯把銀髮撥到頭後說,「妳相信神嗎?」史柯嚴肅的問。

    「老實說我不大相信」寇琪有點驚訝。

    「我想我們該走了」史柯推開椅子站起身體說。

    「走?去哪?」寇琪懷疑的問。

    史柯沒有回答只是拉著寇琪的手往後門走,寇琪本來想掙扎,但史柯的眼神讓她把本來要說的話吞了回去,他們走出了奇克書店,上了一輛黑色的車,史柯開著車在街道上穿梭,一直到了一個廢墟才停止。

    「為什麼要到這裡來?」寇琪懷疑的問「我們被人跟蹤嗎?」。

    「現在沒有了」史柯面無表情的說,「妳必須覺醒,而我們可以幫妳,但妳得慷慨無私的把妳的身體捐出」。

    「請你說的清楚一點」寇琪雖然有點認為這個人瘋了,但他宏寬的眼神,他眼中似乎包刮了整個宇宙,讓寇琪無法懷疑他說出話。

    史柯笑了笑說,「妳是一個S.R.,不要問為什麼,妳只需要盡妳的一份力就行了,我們是(救世主轉生)(Savior Reborn)S.R.」史柯搖下窗戶,「有行星死亡,有行星重生,這是必然的過程,不用懼怕或反抗,因為我們終將轉生,但提斯企業卻破壞了這定律,奢想延長自己的生命,要是定律被破壞這宇宙將滅亡,我們本應制止,但命運卻選擇讓我們公平競爭,我們S.R.若不能在2027年時讓妳轉生,也就是兩年後,到時將會掀起戰爭,每個人的觀點不同,要是真的發生了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史柯停頓了一下,「妳願意加入我們嗎?」。

    「有多少人轉生了」寇琪問。

    「四百五十一個未覺醒S.R.,沒有S.R.覺醒過」史柯把窗戶搖上。

    「為什麼不在四百五十一個人中選一個呢?」寇琪不明白的問。

    「一切歸咎於命運的選擇」史柯回答,「加入我們吧」史柯把手伸向寇琪。



    窗外雨水滴滴答答的聲響,與托爾的心跳一樣規律而優美,托爾坐在車廂中,他並沒有睡,托爾看著靠在他肩膀上的古妹沉沉的睡著,妳和我追求的不同,我們沒有理由在一起,妳越喜歡我只會越痛苦(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古妹醒了,她伸了伸懶腰,揉了揉眼睛,對托爾擺出甜蜜的笑容,「還有多久到阿」古妹把頭靠回托爾的肩膀問。

    「一小時後」托爾避開了她,「謝謝妳陪我去找死神˙米道」。

    「只有他會用尼爾亞融金做子彈,而我又剛好認識他」古妹搔了搔頭髮說,「而且我也收了你的訂金了」古妹笑著說。

    「我跟妳是不會有結果的」托爾的語氣中帶有些痛苦,

    「我知道」古妹正視著托爾說,「但這一切不在於結果,只在於過程」。

    「不管如何我都會等你的」古妹緊緊的抓住托爾的手,「直到你想通的那一天」。

    火車伴隨著雨停止了,托爾站起身走出車廂,命運的牽連真是荒唐,為什麼要給無情人感情呢?(我無法理解這一切,永遠都無法)。

    穿過了樹林,走過了平原,最後在一個石窟前停下了腳步,這裡可以說與外界完全隔絕了,住這的人似乎是不想被人發現,「就是這個石窟了」古妹拉著托爾往裡面走。

    在一片漆黑後看到了一道光芒,這裡面根本就是世外桃源,原來石窟可以通到石壁的對面,突然一把短刀飛向托爾,托爾靈敏的閃開了,短刀完全刺進了石壁,看來這力道不是想刺探敵人實力,而是要至敵人於死地。看來他是玩真的(可惡,我不想殺他)。

    托爾體內的狂暴重重的給了自己一擊,他無法再壓抑自己的狂暴了,但他卻將這狂暴強忍而下,托爾雙手扼住自己的肩膀,鮮血從雙肩中流出,接著又是一把短刀飛向他,這時古妹拔出小型手鎗對短刀開了一鎗,隨即短刀的方向改變了,從托爾身旁飛過,「米道,別打了」古妹大聲的說。

    「他對妳這麼重要?」米道驚訝的問,「妳不會忘記妳的承諾吧?他要是說出我的住處,妳就會受到我的詛咒」。

    「恩,我沒忘記」古妹堅定的說,「他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死神˙米道走向托爾,上下打量著他,「可憐的S.R.殺手」米道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托爾。

    「下次你要殺死敵人時,力道記得大一點」托爾笑了笑回答。

    「下次?」米道詭異的笑了,「好吧,說出你們的目的」。

    「請幫我用尼爾亞融金做子彈」托爾拿出弒神錐說。

    「我幫人做事實一定要知道原因,這是我的原則」米道說,「還有別想騙我」。

    「殺了S.R.」托爾在一秒內就回答了。

    「你好像很執著於你的工作,好像還樂在其中」米道半嘲笑的說。

    米道把弒神錐放入熔爐中,「要等四十分鐘才能溶解」米道找了個石頭坐下來,「古妹,妳正種下死亡的種子」米道微微的笑了笑說,「人與狼是無法在一起的」。

    「我不在乎,你永遠都不會明白人類的」古妹正在幫托爾包紮傷口,「相對的也沒有人類了解你」。

    「這句話我聽一個人說過,他是一個S.R.」米道覺得這是命運的安排。

    「你不覺得寂寞嗎?」古妹索性的問。

    「每個死神都有他的使命,但不是每個死神都辦的到」米道站起身走到熔爐旁,「我想大概溶解了」取出液態尼爾亞融金到入子彈模子中。

    十分鐘後米道取出十七顆金色子彈交給托爾,「謝謝你」托爾說,「希望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如果命運來了,誰都改變不了」米道的眼神有些許顧慮,好像有事情想跟托爾說,但又不知道要不要說,「每個死神都有預視的能力,我預視了一些關於你的事」。

    「不要告訴我」托爾搶了半拍說「如果知道就不有趣了」。

2025年9月3日

    白色教堂中的走廊上,寇琪跟著史柯後面走,寇琪已經能控制S.R.的力量了,雖然表面沒有什麼成長,但她的心靈以堅強了許多,「大家正在等妳」史柯說。

    史柯推開他面前的木門,十位S.R.和五十名的使徒正以仰慕的眼神看著寇琪,「計畫是這樣的,摩次、土魯斯、清,你們負責保護寇琪直到她轉生那天,其他人主動對提斯企業發動攻擊,讓他們把注意力轉向對付我們,他們要發現有問題大概也要五個月」史柯吞了口口水,「離開後一直到轉生那天前,就不要再聯絡了」。

    「清,你也是S.R.?」寇琪盡量讓自己的口氣別太強烈。

    「恩,我一直暗中保護妳的安全」清停頓了一下,「托爾他現在是提斯的人了」。

    「怎麼可能」寇琪小聲的自言自語,寇琪讓自己看起來一點都不在乎托爾,但事實並非如此,她還是面無表情擺出一副S.R.的臉。

    史柯走到寇琪身旁,盡管寇琪只是在那麼一秒有一絲的情緒,史柯總是能察覺到「妳是S.R.,不應該對敵人認識的太多,但既然妳已經認識了我只好殺了他」史柯小聲的說。

    寇琪轉身離去,隨後清、摩次、土魯斯,跟了上去,突然一位使徒跑進房間,「他們來了」使徒匆忙的說。

    隨後數十個殺手破窗而入,一陣子彈的掃射,眾人立刻散開找尋掩蔽物,「反擊」史柯站起身對著四周,順間子彈全停在半空中,殺手拔出弒神錐衝向眾人,一陣劇烈的打鬥展開了,清拉著寇琪跑進了教堂中的休息室,「我在這先擋著你們快走」土魯斯浮起一張巨大的桌子堵住門口。

    「一樓已經被攻陷了,快從二樓的陽台離開」,摩次拿起連發式機鎗對著頭頂上的牆壁射擊,牆壁立刻塌了下來,「快站到那木板上」摩次大聲的說。

    子彈穿過桌子貫穿了土魯斯,「土魯斯」清大叫,摩次把木板升起讓清和寇琪從牆上的洞上二樓,土魯斯轉頭看了清最後一眼,滿是鮮血的嘴唇露出淡淡的笑容。

    「保護救世主轉生!完成我們的理想」土魯斯全身燃起黑火衝向堵住門的桌子,一道巨大的火燄然燒了一切,包刮他自己的生命。

    清拉著寇琪跳上了二樓,站在陽台上準備跳下去時,身後追來的殺手對寇琪射出了子彈,清把寇琪彈出陽台,自己的身體卻被無情的子彈穿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刺殺S.R.

第四章 信念

死神族原是眾神的一份子,但因為對人類的憐愛而怒犯天條,被封印在支撐宇宙的巨大石柱中,命運的預言,人類將和眾神在2027年1月1日將展開大戰,但若冥在這之前成功轉生,大戰便不會發生,但這必須是公平的競爭,所以命運選擇了,有著高貴情操的死神族擔任裁判,但被封印在宇宙之柱中的死神族,那份真摯的情操以扭曲分裂,局面變的更混亂,2028年仲夏,死神自組軍隊加入了人類與眾神的戰爭,代號(黑天使)(Black Angel)B.A.,此預言將一一實現。

2025年9月3日

一直到火車直止了,古妹還是沒把托爾叫醒,她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害怕把托爾吵醒,因為她正在享受這,只屬於自己與托爾的時間,她不用怕托爾會離開,因為疲憊就像強力膠一樣,緊緊的把托爾和椅子黏住,她想用繩子綁住托爾不讓他離開,但沒有人會用繩子綁住一匹自由的狼,這只會勒死他,這樣矛盾的心情正折磨著無助的她,古妹還是搖醒了托爾「到站囉,托爾」,古妹溫柔的說,我若做不到伸縮自如的愛,就沒有資格愛一匹狼,雖然痛苦,但我沒有一絲後悔。

托爾闌珊的站起身子,打了個哈欠,「今天謝謝妳陪我」托爾看著古妹的眼睛說。

「我收了客人的錢,就會給客人最完善的服務」古妹凝視著托爾說。



托爾站起身離開人群,走回自己的宿舍,天空完全看不見星星,也沒有蟲鳴,只有一些汽車快速經過的呼嘯聲,托爾遠遠看見前方白色的教堂,人類的心靈如此脆弱,所以才需要宗教的幫助吧,但現在,我信我自己,我自己的力量,突然急促的腳步聲在草叢中響起,托爾走向草叢查看,一個女子正在奔跑著,後面的殺手緊跟,托爾微微的笑了一下,那是提斯的殺手,看來不去湊湊熱鬧是不行的(那女子有危險我要去救她)。

托爾拔出短刀衝到女子面前,正打算享受殺人的快樂時,一張熟悉的面孔讓托爾停住了所有的動作,「托爾」女子匆忙的叫出托爾的名子。

女子向前倒在托爾的身上,「寇琪!」托爾在愕然的瞬間忽然叫出女子的名子。

寇琪無力了倒在地上,托爾驚慌的把她扶起,後面的殺手包圍了托爾和寇琪,我必須選擇一個,寇琪還是提斯(我不要再殺人了)。

托爾知道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他暫時不必做選擇,那就是殺光他們,托爾右手把短刀丟出,右手掏出小鎗,那群殺手吃驚的呆住了一秒,托爾迅速的用左手開了十二鎗,剎時短刀已刺進一個殺手的體內,而那十二顆子彈都貫穿了殺些殺手的頭骨,殺手全在一順間倒下,托爾抱起寇琪快速的離開現場。



夜晚的寧靜與托爾焦躁的心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即使他以疲憊不堪了,他的心還是忐忑不安,托爾看著睡的寇琪不免感到尷尬,她被提斯集團的人追殺,那代表她一定是S.R.,不然就是使徒,她知道我是提斯的人嗎?我要怎麼跟她說,或者我是否要把她殺了(寇琪她會恨我嗎?我跟她還是朋友嗎?)。

托爾在百感交集的心情下,打開冰箱拿了一杯水又坐回椅子上,這時寇琪醒了,寇琪張開眼看到了托爾,第一個情緒的表現是快樂,但很快隨著意志的清醒,讓她對托爾又有了戒心,一陣沉默纏繞盤旋著他們,「我現在不會傷害妳的」托爾的一句話終於劃開了沉默。

「我知道」寇琪接著說,托爾正等待著她的下一句話,「我們是朋友」寇琪露出微笑說。

「我這次救了妳,但下一次我就必須殺了妳」托爾冰冷的話語刺穿了寇琪的心。

「你可以陪我再去一次亞克山賞雪嗎?」寇琪的眼睛並沒有看著托爾。

「現在是9月,亞克山不可能有雪的」托爾看了看月曆說,亞克山,以前清、托爾、寇琪、和一些高中同學,一起去賞雪的地方,托爾再一次想起那些回憶,讓他變的溫柔。

「為什麼一定要等到下雪才去看呢?」寇琪倔強的說,「我現在就想去」。

托爾拿起了外套蓋在寇琪的身上,「如果妳想去,我們就走吧」,托爾溫柔的說。

寇琪臉紅了,這是她與托爾分離以來第一次感到溫暖,托爾打開車門,寇琪隨即坐了上去,托爾一發動車變疾駛而去,夜色黑暗只有路燈微微的光線,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心中一切的思緒都拋到腦後,從車輪傳來的磨擦聲,隨著一陣劇烈的煞車聲而停止,托爾和寇琪奪門而出,衝向亞克山的頂峰,亞克山並不是很高的山,在頂峰那有一間古亭,紅磚瓦蓋成的屋頂,當地盛產的檜木做成的柱子,硬石塊鋪成的地板,一切都沒變,「咦?」寇琪跑進古亭說,「那棵回憶樹呢?」。

托爾尋找了一下,「我想大概枯死了吧」托爾的語氣中淡淡的透露出悲傷。

「你是說不可能再跟以前一樣了」寇琪並不是真的在問,她只是無法接受。

「當然不可能完全跟以前一樣」托爾回答,寇琪的雙眸被眼淚覆蓋,使的眼睛閃閃發亮,「我們不是也變了嗎?」托爾不自覺的說出了這句話。

寇琪伸手抱住托爾,突然間托爾的眼淚滴到寇琪,「你哭了」寇琪驚訝的說,托爾用手摸了摸臉頰,看被浸濕的手指無法相信,「這樣很好阿」寇琪把托爾抱的緊了,忽然一片白色的雪花打在托爾的臉上,「托爾,下雪了」寇琪驚訝的說。

寇琪握著托爾的手欣賞著下雪時的美景,一切東西終將被白雪覆蓋,到時就看不出貧富貴賤,每個人都一模一樣,這樣就不會有戰爭了,「我們一起種下回憶樹吧」托爾說,寇琪點點頭,兩人共同種下了回憶樹,這次是只屬於他們兩個的。

托爾體內的狂暴提醒著他,現在不會下雪,是寇琪強大的力量造成的,托爾總有一天會與她為敵,到時狂暴又會佔據他,但不是現在。

「再見了」寇琪揮著手對著托爾說。

「我希望我們不要再見面了」托爾凝視著寇琪。

「到時我必須殺了你」寇琪眼神忽然變的嚴厲。

「妳我的理念不同」托爾微微的笑著說,「我與任何人都不會有結果」。



嵐德菲斯走在提斯大樓的迴廊,他的腳在移動,但卻沒有聲音,敏捷的身手避開了警衛和攝影機,他要去的不是金庫偷錢,也不是去實驗室偷資料,而是陰暗的地下牢房,蘭德菲斯走到一間牢房前停下了腳步,「一匹狼來找我,有什麼?」一個全身被尼爾亞融金纏繞的男子問。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史柯,S.R.的領導人?」蘭德菲斯把臉湊近觀看,但因為太黑,所以只看到大約的輪廓,「我想要跟你決鬥,但不是現在,等你的傷復原後我再跟你決鬥」。

「我不會跑掉的」史柯微微露出笑容說,「你可以隨時來找我」,蘭德菲斯露出笑容轉身離去,白教堂之戰,死亡S.R.6位,死亡使徒46位,任務完成,讓對方認為已把我們剷除,便放下戒心,至少可以比原先的計畫多出九個月的時間,雖然代價很大,但只要寇琪能轉生,這一切都值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刺殺S.R.

第五章 抉擇

大天使˙冥將選擇自己的轉身對象,這對象必須是有超乎常人的特質,才能運用祂的力量摧毀提斯和阻止神官˙坦洛。



「我就知道托爾不會傷害妳的」清輕鬆的坐在沙發上。

「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寇琪還是擺出無情的面孔。

「不用擔心,一切都在史柯的掌握中,這只不過是他的一步棋,那些人都是自願犧牲的」清微微的笑了,「剩下的4S.R.4位使徒負責繼續執行任務,我負責貼身保護妳直到2027年,帶妳去巨神大堂接受神的轉生,而史柯負責B計劃,把提斯的主要電腦毀滅,其他的人會製造有利我們的風聲,和銷毀不利我們的消息,讓我們躲在這沒有人會發現」。

「為什麼你們會那麼確定我就是轉生的對象?」寇琪有些動搖的問,「如果我不是,那他們的死有價值嗎?」。

「我們的信念來自於史柯,我們將追隨他直到死亡,所以妳一定是轉生對象,我們的犧牲不會沒有意義的」清站起身走向廚房,「所以呢,現在先填飽肚子比較重要,其他的事就先別想了」。



2025910提斯暗殺隊會議室

. 蘭斯專心整理著資料,「各位做的很好,第2小組先前的第一次突襲暗殺了重要的S.R.,接下來第1第3第4第5小組,白教堂之戰剿滅了大多數的S.R.,現在尋找殘剩的S.R.情報就交給第6組,而第2組負責刺殺殘剩的S.R.,其他組留下待命」蘭斯的表情突然變的輕鬆,「準備慶功的事項」。

全場的組員歡呼,但托爾卻覺得痛苦,那先下來我的目標是什麼呢?如果還有像寇琪一樣擁有巨大力量的S.R存在,那現在慶功還太早了(如果是真的結束就好了)。

「托爾,好好帶領你的組員,看你的了」.蘭斯說。

托爾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我不在乎什麼任務不任務的,我只要弒殺強者的快感(我已厭倦廝殺了)。



托爾躺床上,眼睛閉著但卻睡不著,「托爾」一個細柔的聲音召喚著托爾。

「你是誰?」托爾瞬間張開雙眸,他明亮的眼睛在微光的照耀之下,顯得更加明亮,托爾快速的掃視了四周,發現一個女人正坐在椅子上看著托爾,迅速的,托爾的刀刺向那女人的咽喉。

「托爾,你受的痛苦已經夠了,不必再免強自己去受苦」女人纖細的手指輕輕的夾住了托爾的刀。

「妳是誰?」托爾的聲音已變的溫柔多了。

「我是大天使˙冥,你的刀是傷不了我的」冥露出了一對白色的羽翼,「我是來告訴你一件事的」冥放開了托爾的刀,「我是即將轉身在寇琪身上的巨神,如果你可以放棄體內的狂暴,就可以跟寇琪在一起,不必再逃避,再痛苦了」。

有那一刻,托爾想要放棄體內的狂暴,「哈哈哈,不是只有魔鬼才會用交易來誘惑人心嗎?」托爾突然忍不住笑了出來。

「沒有人會看到你是用什麼方法,只會有人看到你的勝利」冥說完展翅撞破玻璃飛向無盡的夜空,托爾又失眠了。

逃避?痛苦?我怎麼不覺得呢?我在逃避什麼呢?我為了什麼事而痛苦呢?(亞克山的雪,那就是痛苦的眼淚吧)。

2025919

「報告隊長,在魔克羅街一棟公寓裡發現一位S.R.和四位使徒」古妹用對講機通知托爾。

「知道了,古妹和伏封鎖現場,我跟灰進去殺死S.R.,如果被住戶看到就格殺勿論」托爾用對講機說。

儘管明月在黑夜中高懸,但還是有照不到的角落,托爾和灰走進公寓「請問有什麼事?」,大樓管理員問,大廳只有兩個保安,托爾拔小刀快速的解決兩了保安,灰和托爾走進電梯「你的技術又進步了,只花了三秒」,灰微微的笑著。

「殺那些廢物只會弄髒我的手」托爾用手帕擦拭著染血的刀,「只有一個S.R.」托爾把一顆弒神彈裝進槍裡。

電梯打開了,無數的子彈網電梯裡掃射,托爾反應快速的散開了,灰的身體被子彈穿過了「伏,古妹準備掩護我和灰撤退」,托爾對著對講機說,「灰,你還能走嗎?」托爾看著灰問。

「很高興能有你這樣的朋友,托爾」灰說完便拿點燃身上的炸藥衝出電梯,托爾在一陣巨大的爆炸後衝出電梯,精準的刺殺了四位使徒,托爾慢慢的走向摩次。

摩次雙手高舉,好像正在聚集氣體一樣,托爾拔出手鎗指著摩次,「死吧,S.R.」托爾扣下了板機,突然托爾覺得手中的鎗正在發熱,手鎗突然炸開,托爾的手掌被炸碎,托爾忍住劇痛衝向摩次,使出最後的力量揮出左拳,但托爾還沒碰到摩次前,就被巨大的空氣壓力推出去,托爾撞到牆後倒了下去,但他還是硬把自己撐起靠在牆上,「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吧?」古妹從摩次的後面走到托爾的面前。

托爾無法置信的看著古妹,「伏他已經被我解決掉了,今晚提斯也會被史柯摧毀,抱歉換了你的子彈沒先通知你,我並不是背叛提斯,也不是背叛你,只是這是我的使命,我是為了這使命而生的」古妹用手撫摸著托爾的臉,「你輸了」。

托爾冷冷的笑了兩聲「勝負是由死神判決的,不是妳」,電梯突然打開,伏站在電梯裡,用重型機槍對著古妹和摩次掃射,托爾快速的散進電梯裡。

「可惡,我下的毒劑量不夠嗎?」古妹躲到摩次身後,摩次將地板上的一大塊磚頭浮起擋住子彈,伏一直掃射,直到電梯關閉才停止。

「托爾,你自己快走,這毒很快就會要了我的命」伏跪下無力的說,「你一定要去警告提斯」。

「我知道我要怎麼做」托爾手拍了伏一下「我們永遠是朋友」,伏輕輕的笑著和上雙眼。



第六章 羽翼

命運寓言祿中記載,只要讓大天使˙冥轉生,就能停止一切人和神的戰爭,巨神˙坦瑞想藉著大戰時統治人類,只有冥能擊敗坦瑞,讓世界恢復秩序。

嵐德菲斯偷偷的走進了地牢,「按照約定我把鑰匙帶來了」蘭德菲斯把門鎖打開走進牢房,卻發現史柯身邊還有一個人「你是誰?」。

「這是狼與狼的戰鬥」托爾左手拿著歹毒的刀,「想和史柯戰鬥必須通過我這關」。

嵐德菲斯發出咯咯咯的笑聲,就像他們第一次見面時一樣,「我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嵐德菲斯拔出一把劍,一把鋒利如刃輕薄如紙的劍,沒錯,這整把劍都是尼爾亞融金所鑄造的,「我將會讓這把劍沾染上你的血」。

托爾衝向嵐德菲斯,嵐德菲斯連續的揮舞著劍,托爾靈敏的閃躲掉了,接著往嵐德菲斯的頭奮力一踢,一道鮮血從嵐德菲斯的頭噴出,但他並沒有停止揮砍,托爾發現他揮劍的快度不斷的在加快,托爾無法靠近他,於是就先與他保持距離,冷冷的笑了一笑,我不可能躲過他的攻擊再殺了他,那就選一個吧(結束吧!不要再痛苦了)。

嵐德菲斯的劍刺向托爾,托爾並沒有閃躲,劍筆直的刺入了托爾的體內,這一秒鐘托爾的刀切開了嵐德菲斯的咽喉,鮮血染紅了托爾和嵐德菲斯,「哈哈哈哈哈哈」嵐德菲斯笑了最一聲,便拔出托爾體內的劍。

托爾靠在牆上,漸漸的眼神失去了光采,「殺死我沒那麼容易」嵐德菲斯雖然這樣說,但他的身體正左右搖晃著,「現在是我與你的戰鬥了,史柯」他從口袋拿出鑰匙,托爾用力的拖著殘剩的軀殼,但卻沒有用,已經沒辦法再動了,托爾不斷的掙扎,S.R.如此強大的力量只來自於信念,對事情執著的信念,我的信念是什麼呢?是什麼讓我依然的掙扎,我又是為了什麼?(寇琪,我突然好想見她一面,我真的好想見她一面)。

你在說什麼笑話?你要見寇琪?她會殺了你的。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在乎)

你如果真的想見她的話就說出來阿。

托爾張開嘴卻說不出來,怎樣?說不出來吧?那是因為你根本不敢面對,你是一匹狼,一匹被注定了命運的狼,你不可能擺脫的。

「我真的好想見她一面」托爾大聲的咆吼,背後突然裂開了兩道傷口,巨大的白光將傷口撕開,托爾感受到了全身充滿了力量,白光化為一對羽翼,羽翼將嵐德菲斯分成了肉塊,潔白的羽翼上沾滿了鮮血,體內的狂暴消失了,讓托爾有明智的思考,引導他走向心中所嚮往的道路,再也不會被狂暴束縛住了。

「托爾」史柯輕輕的把鐵鏈扯斷了,「你已經擺脫詛咒了,我的任務已完成,接下來要怎麼做,就看你的決定了」。

「你到底是誰?」托爾雪亮的眼睛看著史柯。

「我只是一個死神,你再也不用把想法藏在心理,你已經自由了」史柯扭斷了自己的右手交給托爾,「我必須讓這場競賽公平」史柯的右手自動與托爾的右手接上了,「這一切都將歸咎於命運」史柯說完便消失在空氣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刺殺S.R.

第七章 宿命

巨神大堂,是一座由大理石打造的神殿,這裡是至高無上的大堂,裡面有無數眾神的靈魂,只有少數的眾神可以離開這大堂,但就算離開也無法改變人間的事物。



2025年10月1日巨神大堂內

「真是稀客阿」冥走向坐在石椅上的托爾,「你怎麼有空來這裡呢?」。

「等待」托爾凝視著冥。

「你的眼神比以前來的更清晰了,你是在等待死亡?還是重生?」冥把手搭在托爾的肩膀上。

「在我完成任務後,就可以死亡了」托爾把冥的手播開。

「我轉生後也會死亡,我只是希望死前多交個朋友」冥微笑著。

「妳害怕嗎?」托爾站起身。

「我死亡後就不能再轉生了,我就會永遠消失在世界上了」冥低下頭,「怕,我當然怕,但你聽到了嗎?」

『最後的審判即將來到,請神饒恕我們,帶領我們帶你那邊去,我們永遠相信你』神殿裡可以聽到世界各角落的祈禱。

一段優美的禱告經文用歌唱的方式重複朗誦,「人們是如此的相信我們,相信我們會給他們安全,拯救他們,這就是我強大的信念」冥水藍的雙眸滑下了一滴眼淚,「為了世人我會犧牲我的生命」。

托爾讓冥靠在他的肩膀上「我不需要在隱藏自己的想法了」,冥發現了托爾的羽翼「如果妳想哭泣沒有關係,在我懷裡哭吧,只希望我能安慰妳的靈魂」,托爾的羽翼圍住了冥。

冥哭了,在托爾的懷裡哭了「一切都將結束了」托爾笑了,「我很高興能在這最後的時間交妳這個朋友」。

冥微微的點了點頭。



2026年12月31日晚上8點,巨神大堂內

清、古妹、寇琪、摩次、和另外兩位S.R.,漾和紫巫來到了巨神大堂,「托爾」古妹驚訝的叫出聲,寇琪和古妹一樣震驚,但她卻沒有辦法叫出托爾,因為她身上的宿命太沉重了。

「我不是來阻止妳轉生的,我只是想見妳一面」托爾走向寇琪說。

「站住」寇琪的眼神告訴托爾「我真的會殺了你」,但托爾並沒有停下腳步。

托爾抱住寇琪,「托爾」寇琪不再抗拒了。

古妹突然衝向托爾,把他推開,鮮血濺到托爾的臉上,摩次、漾、紫巫都身首異處,寇琪和古妹滿身是血的到在地上,「托爾,我有那麼一秒,想要跟你在一起,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我身為S.R.就有應盡的義務」古妹喘息著。

「已經沒關係了」托爾站起身,「清,你為什麼…,不,應該是坦洛」。

「哈哈哈,人類真是有趣的東西,現在才殺你們是因為我想知道人類的想法」坦洛說,「只會去相信不切實際的東西,總是期望有奇蹟發生」。

「信念並不是愚笨,而是無窮的力量」托爾直視著坦洛。

「多說也罷,開始吧」坦洛拿出死神之鐮,一把擁有巨大力量的鐮刀。

托爾依然拿出短刀,托爾衝向坦洛,坦洛揮舞了一下鐮刀,一道弧形的紫光飛向托爾,托爾用力拍了一下羽翼,飛到高空躲過了紫光,托爾滑翔而下衝向坦洛,坦洛也拍動了祂黑色的羽翼衝向托爾,在接觸的瞬間托爾像坦洛揮出一刀,兩人在空中纏鬥著,古妹看了一下錶,11點52分,古妹使勁的站起身,走向寇琪,古妹伸手扶起寇琪「讓我們一起完成這使命」,古妹毫無血色的臉孔露出了笑容。

古妹把寇琪扶到大堂的中央,坦洛看見便躲過托爾衝向寇琪,古妹擋在寇琪面前,往地板射了一發空氣球,乘著衝力往上彈,古妹拿出小刀刺向坦洛,小刀沒有全部次進去,但卡在坦洛身上,坦洛右手一揮,把古妹擋到角落的牆上,托爾撲向坦洛用手勒住祂的脖子,必用力拍動羽翼讓身體往上飛,坦洛的羽翼刺向托爾,儘管羽翼穿透了托爾的身體,但他依然不放手,坦洛開始旋轉,托爾被坦洛甩開,坦洛衝向寇琪,在他碰到寇琪前巨大的白光打落在寇琪身上,巨大的白光穿透坦洛,「可惡」坦洛說出最後一句話便消失了。

寇琪走向托爾「托爾」寇琪抱住托爾。

「我的使命已完成了,但妳才剛開始,神可以無限轉生,坦洛也不例外」托爾說。

「我只希望能和你在一起」寇琪流下了眼淚。

「這一切都將歸咎於命運」托爾說完便合上雙眸。



全篇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刺殺S.R.

讚~~~我喜歡~~
很好看...劇情寫的也不錯...
期待大大的下一部~~
謝謝大大的分享
 
[center][font=標楷體][size=3][color=white]讓青春烈火燃燒永恆,[/color][/size][/font][/center] [center][font=標楷體][size=3][color=white]讓生命閃電劃過天邊,[/color][/size][/font][/center] [center][font=標楷體][size=3][color=white]向浩瀚星空許下諾言,[/color][/size][/font][/center] [center][font=標楷體][size=3][color=white]讓年輕的心永不改變![/color][/size][/font][/center] [font=標楷體][center] [/center] [/font][center][font=標楷體][size=3][color=#000000][font=Times New Roman][/font][/color][/size][/font][/center]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13 07:04 , Processed in 3.074620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