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文章】奇蹟!(小說)

[複製連結] 檢視: 21118|回覆: 126

<寫在前面>

玩奇蹟這遊戲已經半年了,雖然說不上有什麼心得,但畢竟,它也是讓我曾廢寢忘食的一段回憶。

現在,奇蹟狹小的地圖與世界觀,讓我在也沒辦法升起任何有趣的念頭,每天打重複一樣的怪、一樣的動作,著實讓我厭煩了。

說實在的,這遊戲真是講求時也、命也、運也,沒有那種命的人,能堅持下去的動力,就是希望能看到新地圖,交到好朋友。

要說奇蹟的世界觀及能冒險的區域,不用說大家也知道真是夠小了,靠著伺服器的數量多,才讓人覺得還是能有地方遊戲。更新速度之慢,是最人詬病的地方。

這遊戲讓我認識了一些不錯的朋友,這才讓我能有玩下去的意思。不然,像我這種百多級的人,打過的寶石沒幾顆(真的沒幾顆,5祝4靈……),身上的裝備馬馬虎虎。

這種情形還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停了一個禮拜沒玩,發現自己真的沒有之前的熱情,所以,我大概也會退出這個令人又愛又恨的遊戲吧。

之前在網上寫了半年多的小說,沒別的本領,敲敲鍵盤倒還過的去。現在也許多玩家嘗試的寫關於奇蹟的故事,引的我也想趕流行一下。

以奇蹟的故事背景,加入自己的點子,似乎蠻有趣的。在官網查了一下奇蹟貧乏的故事背景(真的很貧乏,有空的人可以去看看。),故事就此開始………

僅以這篇小說,當作紀念這段時間的回憶。

凱薩,宇水。





<起!>

羅林西亞城。
說是城堡倒還不如是冒險者、傭兵的集散地。

自從二年前,魔王復活後,原本強大的安東尼爾斯帝國,也在一夕之間覆滅。帝國中心的這座羅林西亞城,也變成各地難民尋求庇護的最後場所了。

戰死者冤魂不散,受到魔力的影響而四處徘徊,要不是殘留的王家衛士團拼死擊退,這座羅林西亞城也早已不保。

魔王的屬下-戈登率領眾多魔物想一舉攻下羅林西亞城,但是,雖然安東尼爾斯王早已戰死,但是城中依然留下了王宮衛士團。

也虧得衛士團長-亞爾特的奮戰,把戈登及大多數的魔物擊退,並趕入羅林西亞北方原本的帝國監牢。

經此一役,各地的倖存者終於有了勇氣,紛紛起來反抗魔王軍。

而王宮衛士團卻元氣大傷,因此,團長亞爾特遂解散了衛士團,並籌組冒險者工會!

冒險者工會的成立,激起了各地大多數年輕人的意志,紛紛投入冒險者的行列中。

亞爾特並且規定了冒險者的升級制度,斬殺的魔物數量,以及魔物的強悍程度,都成為冒險者的升級考績,所有冒險者無不視為升級是種榮耀。

而我,嵐斯洛特,也即將邁向冒險者的路途!
 
什麼!?你在叫我嗎? 我一秒鐘幾十萬上下! 你居然敢叫我!? 瘋狂暴走中的小兵.............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發!>
看著老鐵匠一槌一槌的敲著,我數了數身上剩餘的錢,終於下定決心走上前去。

「我……我想買把武器。」

老鐵匠看了我一眼,比了比旁邊放置著的武器,要我自己挑選。

我一件一件的看過去,雙刃斧、西洋劍、三叉戢……每一樣看起來都是那麼的鋒利,都那樣的令人愛不釋手。只是………

「我、我買這把手斧。」說著,我羞郝的低下頭去。手斧,可是這裡面最便宜的武器,似乎,也沒有冒險者會願意拿這種武器。

老鐵匠似乎笑了一下,停下他正敲著鐵鎚的動作,站起身來。只見老鐵匠轉身走進內門,讓我不禁納悶了一下。

過了一會,老鐵匠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一把比手斧大上半號的斧頭。

老鐵匠把斧頭遞給我,說:「這飛翔斧是我之前當冒險者留下的紀念品,你拿去用吧。應該對你有點幫助。」

「冒險者!?」老鐵匠也曾是冒險者?這讓我訝異了一下。

老鐵匠眼裡透出笑意,說:「我這裡的武器已經好久沒有人看上眼了,反正我造這些東西也只是興趣,賣不賣的掉我倒也不在意。」

「那……」畢竟這樣收下會讓我有點過意不去,所以我還是掏出身上所有的錢遞給鐵匠。

老鐵匠笑著推了回來,說:「你還是把這些錢拿去買一點防具吧,我可不希望看到有前途的年輕人莫名其妙的回不來阿~」

我臉一紅,身上的確一樣可稱為防具的東西都沒有。布衣、草鞋……唯一勉強有點防禦力的,就只有手臂上箍住的鐵環,這是我大哥留下的唯一一個紀念品,也是以前王宮衛士團的證明。

我會想當冒險者,也是因為在二年前的戰鬥中,大哥留下這鐵環給我,就投身在與魔王軍的對戰中。後來,回來的人之中並沒有我大哥,但是,也沒有人說看到我大哥的屍體。

這讓我抱持了一絲希望,或許,大哥還流浪在陌生的土地,或是被魔王軍抓住正日夜期盼有人去救他。

雖然二年的時間過了,但是我依舊沒放棄尋找我大哥的想法。十六歲!十六歲就能加入冒險者工會。

我等了二年,我終於滿十六歲,也準備踏上我冒險的第一步!

羅林西亞城以厚實的城牆及寬達十丈的護城河所包圍起來,有東、南、西、北四處出口。

我聽從老鐵匠的話,從西面出口出去,沿著小路行走。沒多久,過了一條小河,從路邊的樹林穿過去,赫然看到一輛大馬車停在林中的空曠處。

而在販賣物品的商人,居然是個魔族!

據老鐵匠說,這個魔族倒是個異類,雖然賣的東西來源有點可疑,但是品質倒是不容忽視。只要有生意可做,他哪裡都去。

雖然羅林西亞城因為他魔族的身份而不許他進入,但是工會領導人亞爾特,卻也沒有因為他是魔族而趕盡殺絕。

反而默許他在離城不遠的隱匿處販賣物品。一來他的東西確實物美價廉,二來除了一些有心人的指導,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這個地方的。

我在魔族商人處買了一套皮革防具,頭盔、鎧甲、護手、護腿、靴子。

身上有了這些防具,讓我也萌生出當冒險者的自覺。雖然只是一套便宜的裝備………

回到羅林西亞城,我到了冒險者工會登記,申請成為冒險者的一員。但是,要成為冒險者,也是得通過一點任務,才能獲得冒險者資格。

工會分派下來的任務是,斬殺二十隻城外因為魔力影響而突變的黑蜘蛛,或是十隻野生幼龍!

但是,工會並沒有要求我帶回足夠數量的證明,這樣子,工會要怎麼確定我有通過任務呢?

我暫時拋開疑慮,從東門出去。迎接我的是一片荒涼的草原,沒有青綠的草,只有一片褐黃等著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悸!>

在草原,因為離城堡不遠,所以有許多初級冒險者在此修練,我執起飛翔斧,加入他們當中。

「那個新來的,你是幾級的冒險者?」一個粗壯的大漢來到我身邊問。

一般來說,冒險者工會只頒發到十級的冒險者資格,每一級又下分成十個階段,不過冒險者在稱呼自己的等級時,還是習慣只稱呼第幾級的冒險資格,而不會特意說明第幾階段的。

我轉頭看了看那大漢,一臉樸直的樣子,不過身上糾結的肌肉,可見得他也是經過一番修練的。

雖然我還沒有冒險者的資格,但是我對自己的武藝還有點信心,之前遇過一個九級的冒險者,他說我應該能與四到五級的冒險者比肩。

我笑笑說:「不,我還沒有冒險者的資格,正準備接受任務來取得入會資格。」

大漢喔了一聲,說:「這樣阿,那我們一道吧。我也正想殺點魔物來升級呢!」

那大漢見我沒反對,續道:「我叫海爆,小夥子,你呢?」

雖然海爆看起來二十來歲,大了我不少年紀,但我仍不喜歡被人稱做小夥子,於是我皺眉道:「我叫嵐斯洛特,拜託別用小夥子來稱呼我。」

海爆大笑:「是!是!是我不對,你別在意~」

這種直來直往的個性,讓我對海爆增加了不少好感,再計較下去,倒顯得我小心眼了。於是我問:「海爆,你是幾級的冒險者呢?」

「我阿,我也剛獲得冒險者資格沒多久,才一級的冒險者,不過我快升級到第三階段囉。」言下也有些許的得意。

因為通常從第一級的第一階段到第三階段,普通一點的冒險者還得花上個大半年時間。而這些冒險者最後大部分也只能到達二級的初階而已。

四、五級以上的冒險者,不能說少,但是都能算是擁有天份的人了。

據海爆說,他上個月才獲得冒險者資格,現在快要得到第三階的資格。這麼說來,海爆戰鬥的技巧也算不錯囉。

我對海爆重新做了番估計,他不像他外表那樣只懂蠻力,不然也很難這麼快就能升級。

我們兩個在草原上四處尋找魔物,雖然我對自己很有信心,但是還是按部就班,先找攻擊力比較弱的突變蜘蛛下手好了。

我舉起飛翔斧,海爆一看到這斧頭,眼睛一亮,說道:「嵐斯洛特,你這把斧頭……不錯耶,好像是魔法物品呢。」

「魔法物品!?」

「你不知道?」海爆訝異了一下,便對我說明:「魔法物品就是武器擁有附加的屬性。有些是能給予對方更大傷害,有些則是擁有記憶技巧的特性。」

我看了看手上的飛翔斧,心想這把斧頭真那麼珍貴嗎?

聽到海爆續道:「你試試看把”氣”集中在手上。」

我雖然對”氣”的運用不是很熟練,但是集中在一點我倒還做得到。於是,我把氣集中在手上。

手中握著的飛翔斧,彷彿因為注入了我的”氣”而顯的明亮。突然,我有一股衝動想順著手中的斧頭飛躍而出!

我克制住了這種衝動,把氣散掉。心裡卻不禁駭然,這該是一把怎樣的武器阿!

旁邊海爆卻一臉羨慕的看著我,說:「真好,擁有一把魔法物品可是所有冒險者的心願阿。嵐斯洛特,你的斧頭怎麼來的阿?」

我不願透露老鐵匠的來歷,於是便撒謊道:「這,這是我家一直流傳下來的東西,我也不知道它居然有這種特性。」

話才剛說完,手中的斧頭傳來一陣悸動,正訝異間,一道明亮的火焰朝我射來。

還好發現的快,我一個閃身,就躲避掉那道火焰了。

海爆一聲怒喝,揮舞著大刀衝了出去,我定眼一看,原來這火焰是一隻約成人大小的龍所噴出來的。

我看著海爆跟龍的戰鬥,雖然龍拼命拍著翅膀,但卻怎麼樣也飛不高,只能離地大概2~3公尺,這點高度對海爆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只見海爆輕鬆的閃躲龍噴出的火焰,並覷隙跳起,一刀一刀的給予龍傷害。

這場戰鬥並沒有維持太久,10多分鐘後,龍就因為受到太多傷害而不支落地,海爆跳到龍身上,一刀結束龍的性命。

海爆解決龍之後,把龍首上的角給割下,緩步走回我旁邊。說道:「可惜,這只是隻幼生龍,這角並不大,賣不了多少錢。」

這成人大小的龍叫”幼龍”!那成年龍該多大隻阿?我心下駭然。雖然任務中有提到斬殺十隻幼龍也算通過,但我還真沒心理準備幼龍是這麼大隻哩。

海爆看我的表情有點不對勁,還以為我也想斬殺這隻幼龍,一拍手說道:「阿~我忘記你現在為了取得冒險者的資格,正需要斬殺幾隻魔物呢!」

一臉抱歉的海爆,走過來拍拍的我肩說:「等等我在陪你一起去找魔物,我知道有個地方是黑蜘蛛的巢穴,那裡應該能讓你取得足夠的數量獲得資格。」

雖然說,我從小就跟著衛士團的大哥學習武術,也曾被高等冒險者評定擁有不俗的實力,但是,我卻從來沒有臨敵經驗。

才一隻小小的幼龍,就讓我感到震撼!

我提起精神,跟著海爆走向我第一個戰場!!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戰!>

我跟著海爆來到他口中所說的黑蜘蛛巢穴,這裡果然名符其實,不下數十隻的黑蜘蛛在這裡盤據。

雖然這蜘蛛數量一多,看起來真噁心,但是為了我的冒險者資格,我也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突變過後的黑蜘蛛,雖然體型較原本的蜘蛛大了不少,但是卻少了毒性,而且也不會吐出讓人難過的蛛網,這讓我在面對蜘蛛群時少了一分顧忌。

我的第一次戰鬥!

手中這把飛翔斧果有神奇之處,每當我專注砍殺黑蜘蛛時,總會帶著我順著奇妙的角度閃過蜘蛛的攻擊,並且回擊。

戰鬥方酣,我熱血沸騰!這時,飛翔斧又有新變化。

我感受到飛翔斧傳來的一股拉力,帶著我高高躍起,朝蜘蛛狠狠劈下!!

「地裂斬!」海爆大喊。

我一時沒辦法去思考海爆的話,只能回應著手中的斧頭,一次一次的躍起,一斧一斧的砍下!

十幾個回合後,蜘蛛群已被我斬殺殆盡。我一鬆懈,馬上累的坐倒在地,這飛翔斧已把我的體力一點不剩的給榨乾。

海爆過來把我扶起,眼中流露的不知是羨慕?還是佩服?

我喘了一口氣,問道:「海爆,你剛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可以再說一次嗎?」

「地裂斬!」海爆喃喃自語的說:「那技能……地裂斬!?」

我楞了一下,說:「什麼?你說什麼?」

海爆看著我,帶著似乎有點忌妒的口氣說:「你剛剛使用的招式,叫做地裂斬。是高級魔族才會使用的技能。」

我看著手中的飛翔斧,說:「我,我只是順著這把斧頭的指引,一次一次的斬殺魔物阿。」

「那把斧頭,一定曾是高級魔族所擁有的。」海爆解釋道:「高級魔族再使用技能時,因為魔力灌輸在武器上,當使用過一段時間後,這把武器就會因為殘留的魔力,而把魔族使用的技能給附加在其上。」

「所以!?」我還是不太了解。

海爆像是嘲笑我的無知,帶著輕蔑的口氣說:「人類的技巧都是一代一代的傳承,如果中間有個閃失,那這技巧就會失傳。但是魔族的傳承,卻只要擁有該技能的武器,所以永遠不會失傳!」

我沒聽出海爆的不屑,接著道:「所以,你是說只要能擁有魔族武器,馬上就能變成高手囉?」

「也不是這麼說。」海爆回道:「也要該擁有者有足夠的戰鬥天份,才能發揮其中的威力。只是就算擁有者沒辦法使用其中的技術,這項技能也不會因為一代的無用,而造成失傳。這比人類的技術傳承要好的太多了。」

我點了點頭,算是了解海爆的意思。

海爆說:「嵐斯洛特,你還能站的起來嗎?我們最好先離開這裡。」

「為什麼?」老實說,我累的只想躺下大睡一番,根本不想起身。

「這裡太多魔物的屍體,雖然黑蜘蛛的魔力不多,但數量一多起來,很容易吸引高等魔物的。」海爆解釋道。

「恩。」我巍顫顫的爬起身,海爆見狀趕緊過來扶我一把。

我隨著海爆的攙扶離開我人生的第一個戰場,也打開了冒險者的大門!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獲!>

回到羅林西亞城,我在酒店略略休息了一下,回復了體力。

這時海爆在酒店裡喝的醉醺醺的,跟其他冒險者有說有笑的。我沒打擾他,逕自離開酒店,來到冒險者公會所在的大屋。

我在櫃檯跟負責招待的小姐打聲招呼,她請我稍等一下。

過了一會兒,一個著深藍色長袍,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的少年出來迎接我。並請我到內門裡去。

我跟著他走進內門,來到一個小房間,在桌子後面一個人背對著我坐著。因為不知道接下來的步驟,所以我也只好呆呆的站著。那少年把我領近來之後,就退了出去,房間裡只剩我跟那位不知道面目的先生。

「不錯,你輕易的達成任務了。」那先生背對著我說。

等等,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我正思考著我到底在哪聽過這聲音時,那先生緩緩的轉過來。

我真是驚訝的不知如何是好。瘦尖的臉型,一頭濃密的褐髮,原來,那位先生居然是武器店的老鐵匠!

「呵呵,別太驚訝,我說過打鐵只是我的興趣阿。」老鐵匠說。

「…………」我吶吶的說不出話來。難怪當時他會擁有這飛翔斧,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阿。

「我再自我介紹一次。」老鐵匠笑著說:「我是冒險者工會的會長,亞爾特!」

什麼!?亞爾特!那位已經列入傳奇的人物,現在活生生的在我面前!

雖然亞爾特成名已久,但是歲月似乎並沒有在他身上留上太多痕跡,依舊是生龍活虎的模樣。比之之前在武器店打鐵的鐵匠模樣,眼前的人物似乎多了一些霸氣,多了一些……勇氣!?

「你大哥從以前就常跟團裡的人說起你,他很以你為傲喔,嵐斯。」亞爾特親暱的叫著我。

想起我大哥,我心裡一酸。頓時想起我到這來的目的。

於是我說:「會長,請問我該如何證明我達成任務,獲得冒險者的資格呢?」

亞爾特讚許看著我:「很好,絲毫沒有忘記你的目的,沒有讓親情束縛了你。不過,你不用特地證明什麼,我知道你完成任務了。」

「怎麼看出來的!?」我疑惑的問。

「呵呵~」亞爾特笑笑:「你知道現在為什麼那麼多魔物嗎?」

考驗來了,我心想:「那是因為魔王復活,祂強大的魔力影響了世界各地的生物,許多沒有智識的生物受到其魔力的控制,因此轉而殘暴。」

「很好,你說的一點都沒錯。」亞爾特說:「唯一能保留心智,不受魔王控制的只剩下繆繆幾個種族,人類就是其中之一。」

還有其他能對抗魔王的種族?雖然我很想知道,不過這跟我沒什麼關係,眼前還是冒險者的資格對我比較重要。

我靜靜的聽亞爾特繼續說下去。

「因為人類沒有受到魔王的影響,所以一般來說,普通人身上是不會帶著魔力的氣息。」

「只有曾殺過魔物的冒險者,會沾上魔力,殺的魔物越多,或是所殺的魔族越強,身上的魔力氣息也會跟著明顯。這也是公會審定冒險者資格的最重要依據。」

原來如此。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冒險者不用特地帶著宰殺魔物的證明,就能輕易的讓人知道他的等級。

「我從你一進來,就知道你開始擁有魔力的氣息,所以,無庸置疑的,你已經成為冒險者了!」亞爾特說。

「我……我是冒險者了!」我激動的說。

「恩。」亞爾特接著說:「等等你到外面的櫃檯,就能領取證明卡片,以後如果自覺能升級了,在到這兒來,會有人幫你鑑定魔力的大小,在決定你是否升級。」

「我……我……」如果不是亞爾特給了我那把魔法斧頭,我也不會這麼輕易的獲得資格。心裡想了許多感謝的話,卻一句也說不出口。

亞爾特和藹的看著我,彷彿看透我的心,說:「我也很掛念你大哥,他的武藝無庸置疑,應該還活在這世界的某一處。你能找出他,並且一起來看看我,就是給我最大的安慰了。」

我感激的點點頭,亞爾特揮揮手,示意我可以出去了。於是,我深深的一鞠躬,代表我對亞爾特的敬意,就退出門去。

可能亞爾特事先交代好了,我才一到外門,還沒跟櫃檯領取冒險證,就看到領我進來那少年遞出東西來交給我。

我一看,這卡片模樣的東西,就是我夢想兩年的冒險者之證!

我大喜若狂,從少年手中接過冒險證,身子還停不住興奮的顫抖。

這時,那少年附身過來,在我耳邊小聲的說:「在過兩個月,我也能成為冒險者,常聽會長對你的稱讚,到時候可別讓我小看你喔。」

說完,少年頭也不回的走進內門離去。

我一楞,原來會長早已在注意我了,那他贈送斧頭之舉,也不是恰好遇到,而是有心相送囉。

不過,那少年……可能不滿會長對我的稱讚,對我抱有競爭的意識,這卻是會長始料未及的吧。

我搖搖頭,暫時不去想這些煩人的事情。

推開大門,走出冒險者公會,難得的燦爛陽光迎面而來,是上天也在為我高興嗎?

我,嵐斯洛特,要讓世人知道我的名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文好~人也好~~
不要退出奇蹟呀~~
跟你一起奮戰的MU朋友怎麼辨呀~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這位大大...不要放棄阿...
讓我們共同堅持下去吧
 
伺服器:凱薩..ID:airaway..等級:15X級小嫩法..目標..+9/12法師傳說全套裝備..哪位大大可以便宜賣我阿.....目前狀態:努力升級中.....加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們雖然ㄅ能干涉你要留下或離開
但我會繼續支持你PO的的文唷^^

希望你能找到ㄅ一樣的的玩法
能繼續玩奇蹟!
 
"我"輕巧的 隨風而"去" 拓荒4:"我去" 小嫩法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寫的真棒啊
也一針刺過,一些人的心聲
隨著時間的增加,每個人所扮演的角色也逐漸成長
大夥們追著潮流,更換物品,在狹小的世界已經筆筆偕是
一昧的練功, 打寶
在虛擬世界中人與人的相處,讓人心寒
不管是為了那微不足到到寶和裝備,
讓原本在真實生活中的摯友,反目成仇
在虛擬世界中認識的人,因不耐和打不到好的物品
相繼離去,跳出到另一幻想國度,讓人悲傷
只剩下些不甘的孤獨人仍然奮戰 ; 和幸運中的佼佼者傲視群雄
--------------------------------------------
孤獨的勇者只希望,有一天這世界會更好
 
在海底閒晃的龍蝦 還有一隻在失落2F 窩的嫩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永遠支持奇蹟!
 
優藍琴.雅瑟麟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3-27 09:37 , Processed in 0.139179 second(s), 25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