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上弦月 下弦月

[複製連結] 檢視: 1426|回覆: 3

上弦月之篇


那是一個有著美麗的上弦月的夜晚。我騎著我心愛的駿馬――疾風,馳騁在灑滿淡淡月光的大道上。

我隸屬于聖殿騎士團第十七精銳部隊,是一位普通的騎士。由於在亞克亞城周邊關於魔獸襲擊路人的報告越來越多,我們第十七精銳部隊便被派遣下來保護那些無自衛能力的路人。雖然這是一項辛苦的任務,但我們毫無怨言――畢竟我們保護著這片土地。

儘管說是毫無怨言,但我也不得不感歎自己的運氣:很不幸,我抽籤抽到了夜間的巡邏工作……誰願意在夜裏工作呢?

我現在的目標,是離亞克亞城南大約十公里的森林。那片森林被稱為魔獸之森,也就是很多魔獸都會在那裏出沒。但問題是,從南方到亞克亞城必須經過那片森林,或是繞上好幾百公里。由於繞路太遠,很多人都不願意繞路,所以那片森林成為了最危險的區域之一。

很快,我就到達了魔獸之森的週邊。由於在森林中騎馬很困難,所以我只有將疾風栓在一棵樹上。這時,我隱約聽到女子的尖叫聲,以及野獸的吼叫聲。難道有人被襲擊了?我抓起疾風背上的劍,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小心而迅速地前進。

淡淡月光透過樹葉的間隙,照射在我身上,深夜的森林中回蕩著各種不知名的野獸的叫聲。借著昏暗的月光,我隱約看到森林的小路上停著一輛馬車,以及在馬車旁的一個人,還有稍遠處的……狼人?!我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這片森林有著各種各樣的魔獸,但從未有過狼人出沒的記錄。更近了,我看清了馬車上的紋章,以及地上散落的屍體……馬車旁的人手中拿著劍,看來是準備向狼人發動攻擊,可是他的劍還未接觸到狼人,他已經成為了地上散落的屍體的一部分,連慘叫聲也沒有發出。馬車內傳來一聲尖叫,充滿了恐懼的聲音回蕩在森林之中。

該死……根本沒想到會出現狼人,我身上並沒有狼人懼怕的銀劍和聖水,而用普通武器與狼人對戰還不如直接自殺……但我不能猶豫了。我抽出劍,向背對著我的狼人沖去。正當我要對它攻擊時,狼人突然轉過身,銳利的爪子直刺我的心臟。我驚愕地側身勉強躲過這快得離譜的一擊,但銳利的爪子還是將我的胸膛劃出了一條長口,鮮血從傷口中汩汩流出,但我並沒感覺到疼痛……也許麻痹了吧……雖然我受了傷,但此時狼人的背部已經完全裸露在我的攻擊範圍之類。我雙手握緊劍,用盡全身的力量將劍刺入狼人的身體。劍穿透了狼人的心臟,暗紅色的血液從傷口噴而出,落在我胸口處的傷口上,一種如火燎般的疼痛感在傷口處蔓延。但狼人……仍然活著,它一揮臂,我只感覺到胸口承受了重重的一擊,巨大的衝擊力將我擊飛,狠狠地撞在一棵大樹上。我掙扎著想站起來,不覺吐出一口鮮血……肋骨似乎斷掉了好幾根,但目前不是檢查傷口的時間,我模糊的雙眼隱約看到狼人猙笑著用掌拍在胸口的劍刃上,劍從它背後掉了出來。然後,它慢慢的向我走來……

第一次,我感覺到死亡離我這麼近,我會死在這裏嗎……連站起來的力量都失去,我還能打敗眼前的強敵嗎?頭好重,眼睛越來越模糊了……我無力地倒在地上,就算不能放棄又如何,我現在已經沒有力量反擊了,可是……我不甘心就這樣死去,我還要活下去,只要有武器,我的劍……右手無意識地在地上摸索,而我已經嗅到了狼人那腥臭的血液。努力睜開眼,只看到狼人那銳利的爪子刺向我的身體。我用盡全身的力量站了起來,將右手握住的物品刺入了狼人的心臟。接著,我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當我恢復意識時,我發現自己躺在一間豪華的房間內。我還活著?我奇怪地坐起,胸口卻傳來一陣陣痛,低頭一看,我才發現傷口已經包紮完畢了。是誰救了我呢?此時,一個聲音在我身旁響起:“現在覺得怎麼樣?”

我轉頭一看,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子。是她救了我嗎?

“謝謝你救了我。”正當我想問她時,她卻先謝了我……難道是……

“你就是在馬車上的人嗎?”

“是的。真的很謝謝你。”

我微微一笑,下了床:“我現在該回去了。”

她聽到我的話似乎吃了一驚,但也沒有阻攔。我這時發現這個房間有兩道門,隨手打開我旁邊的一扇門,門外是陽臺。天空懸掛著的上弦月散發出淡淡的光芒,一陣風吹來,那個女子走上陽臺,風吹起擋住她額前的長髮,一個新月型的疤痕出現在我眼中……難道說,她是……

“索菲婭?”

“什麼?”聽到我叫她的名字,索菲婭吃驚地看著我,“你知道我的名字?”

“好久不見了。”我笑著說,“我是風呤啊。”

索菲婭仔細地打量著我後撲進了我的懷裏:“真的是你,我……我好想你……”

“索菲婭……”我默默地抱住了懷中哭著的索菲婭。



“好吧,我走了。”我騎上馬,向索菲婭道別。

“對了,下周我家舉行宴會,你來嗎?”

“我一定會來的。再見了。”

“再見。”

疾風飛奔著,周圍的景物都被甩在了後面……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再見到索菲婭,我的思緒不禁回到了以前。

大約是在十年之前吧,由於在一場戰爭中失去了雙親,我成為了一個不良少年,整天和一群少年搶劫、偷竊。而軍隊忙於戰爭,根本不會注意到我們這些人。在一天,我遇到了一個少年,看起來是富家子弟。我本想只搶走他的錢,但他說什麼都不給,一怒之下我抽出了隨身攜帶的匕首。本來只是想嚇唬他,但卻無意之下在他額上留下一道新月型的傷痕。此時法特公爵帶著一隊士兵包圍了我們,這是我才知道,他是法特家的小姐,索菲婭。而法特公爵是為了尋找她才帶隊出來的。我本來以為自己死定了,但索菲婭卻原諒了我。從此我就不做盜賊了,我找到了一份雖然辛苦但還算安全的工作,並且常常去法特家找索菲婭玩。直到五年前我決定成為聖殿騎士而修行時法特家為了躲避戰火而搬走後,我們才失去了聯絡。

現在還是去聖殿報導剛才遇到狼人的事吧。我這樣想著,卻突然發現地上白色的月光突然變成了血紅色。怎麼回事?我抬頭一看,原本皎潔的上弦月就像多年前我留在索菲婭額上的傷痕一樣,血紅。一種殺戮的衝動突然在體內爆發,難道是因為……我回想起與狼人戰鬥時的一幕,狼人暗紅色的血液滴落在我胸前的傷口上。我也會成為狼人嗎?索菲婭……

 
危害你的一切 都由我的手臂去擊敗
直到鮮血奔流成寬廣的河川 所有這一切才會落定塵埃
美麗的夜之女兒,你所憎恨的一切,都由我的手臂去毀滅
那是異教徒? 是同胞? 抑或是『聖戰』本身?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上弦月 下弦月

滿月之篇


美麗的滿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但在我的眼裏卻是死亡的協奏曲。這幾天我都躲在魔獸之森,靠著屠殺森林內的魔物來緩解自己的殺意。我也檢查過狼人的屍體,刺在它胸前的是一把銀匕首。好幾次,我都想將那把銀匕首刺入我的心臟,但我沒有這麼做,因為我還要見到索菲婭……一周過得真快,今天就是法特家舉行宴會的日子了吧。滿月……是狼人殺戮心最強的一天,我強忍著心中劇烈膨脹的殺意,一步一步地走向法特家。

“風呤,你來了。”剛走到法特家門前,索菲婭就發現了我。她扔下剛才和她說話的幾個人向我走來。

“索菲婭,這是給你的禮物。”我笑著將一個布包遞給索菲婭,裏面是我在森林中無意發現的寶石項鏈,也許是某個亡者的遺物吧。

“真的嗎,謝謝你。”索菲婭高興地挽著我的手臂,向宴會舉行的室內走去。突然間我感覺到一雙忌恨的視線,我回頭一看,是聖殿騎士團第零特殊部隊隊長斯洛,也是聖殿騎士團團長唯一的兒子。看到我已經注意到他,他也走了過來。

“斯洛大人,沒想到會在這裏見到你。”見他走了過來,我只得向他敬禮。傳說中他是一個為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人,在亞克亞城早已是名聲狼藉了。

“你是?”斯洛稍稍露出一些驚愕,“聖殿騎士團的騎士嗎?”

“是的,我是第十七精銳部隊的風呤。”

“是嗎,好好玩吧,這可是少有的體驗哦。好吧,我先走了。”

我隱約看到他眼中透露出一絲殺意,而這又使得我心中的殺意又更重了一些,我不得不花更多的注意力來壓制我的殺意。

“風呤,進去吧。”索菲婭沒有注意到我的變化,笑著將我拖進了宴會現場。

這的確是一個很豪華的宴會,在亞克亞的名流幾乎都來了。巨大的廳內可以用水泄不通來形容,舞池內一對對的人們不停的旋轉著。但我根本沒心情享受這宴會,我只是壓制殺意已經很吃力了。而索菲婭此時卻拉著我向餐桌走去。

“幹嘛拉我來這裏?”我虛弱地問,看著眼前微笑著的索菲婭,頭上不禁流出了點點虛汗。

“我記得很就以前你就貪吃啦,慢慢吃吧。”索菲婭笑著說。突然間她看到了我的模樣,吃驚地問:“你哪里不舒服嗎?我去叫醫生,你在這裏別走開。”

看著她擠出人群,我心中不禁松了口氣,也許真的該吃點東西了。我掃了一眼桌上的食品,可是這些根本提不起我的食欲。突然間我看到了快速從身邊走過的廚師打扮的人,手中大盤中的生牛肉,壓制的殺意又湧了上來。我快速的擠出人群,沖到了屋後的花園中急速地喘著氣,手中還拿著幾塊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出來生牛肉。四下無人,我將生牛肉放進嘴裏嚼了幾口吞進了肚子裏。現在我就只能吃這種東西了嗎?我苦笑著吞下著最後一塊牛肉,擦掉蘸在嘴角上的血時,索菲婭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風呤,原來你在這裏。”

我大吃一驚,後頭一看,索菲婭正嘟著嘴。

“不是叫你等我嗎,怎麼跑到這裏來了?”

“啊……這…這裏空氣新鮮啊…”我做了個深呼吸,感覺好了很多。

索菲婭歪著頭想了想,突然挽住了我的手臂:“反正到花園了,就走走吧。”

儘管是在夜晚,花園內還是有許多花開放著,傳來一陣清雅的花香。我與索菲婭並著肩安靜地走著,享受著這美好的夜晚,誰也沒有說話。四周靜悄悄的,只有我和索菲婭的腳步聲和呼吸聲,幽靜地讓人入迷。突然,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打亂了安靜,是斯洛和四名第零特殊部隊的成員。濃厚的殺氣,從斯洛身上散發出來,讓我心裏的殺意不由地興奮起來。

“上!”隨著斯洛的命令,那四個第零特殊部隊的隊員拔出劍向我沖來。

“快離開這裏!”我低聲對索菲婭說,然後也抽出了劍。

“你要小心啊。”索菲婭點了點頭,就轉身離開了我。

四對一,而且對手劍術遠勝於我……我現在能做的,只有儘量拖延時間,讓索菲婭安全的離開。但是他們一定會看破我的想法的,而且……心中的殺意不斷迫使我向前,攻擊。

只是在接觸的一瞬間,我就感覺到身體各處被劍劃過、刺穿……不愧為第零特殊部隊的成員。我強忍著痛楚不讓自己叫出來,我知道索菲婭一定還未走遠,要是聽到我的聲音她一定會回來的。四名第零特殊部隊的成員不斷在我身上製造傷口,而我……連反擊的力量都沒有,只能無力地躺在地上,默默的承受這一切……但奇怪的是,為什麼斯洛不讓他們殺了我?難道……

“風…風呤!”

突然,索菲婭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我費力地抬起頭,是兩個第零特殊部隊成員架著索菲婭。果然如我想的一樣,斯洛在索菲婭逃跑的路上安排了埋伏,難怪他在索菲婭離開時並不慌張……

“斯洛……你這個卑鄙的小人……”我微弱地咒駡斯洛,但他只是狂笑:

“哈哈,真是感謝你的讚賞啊。不過,我要如何感謝你呢?哈哈哈哈,就讓你死在你最愛的人面前吧!”

斯洛狂笑著說完,抽出了劍,準確地刺入了我的心臟。

“哇哈哈哈哈哈!”

“風呤!不要!”

索菲婭的聲音在斯洛的笑聲中是顯得那麼的無力。索菲婭……我看著她因為哭泣而的扭曲臉龐,因為落淚而紅腫的雙眼,感覺到她離我是多麼的遙遠,那是生與死的距離……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一種黑暗的感覺包圍住了我,將我的感覺與這個世界隔離開……我死了嗎?



斯洛將劍――那是一把用黃金鑄成的劍――從風呤的屍體裏拔了出來,放進劍鞘。然後看了一眼仍然在哭泣的索菲婭,厭惡地皺皺眉,讓一個第零特殊部隊的成員將她扛了起來,然後轉身向花園外走去。



月光照射在我身上,傷口迅速地凝結起來。索菲婭哭泣的聲音穿過黑暗,刺激著我的感覺……索菲婭,我一定要保護索菲婭……

劍,突然刺穿了扛著索菲婭的第零特殊部隊成員的心臟。我憑著最後的理智接住了索菲婭,將她輕輕地放到一邊。這時,另一人也看見了我,臉上顯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但這也是他最後一個表情了,在下一個瞬間,我已經用我銳利的爪子穿透了他的心臟――我已經成為了狼人……

這時,其他五人從驚訝中恢復過來,紛紛拔出了劍,然而我的速度遠遠地超過了他們,轉眼間,四個第零特殊部隊的成員已經倒在我的腳下。斯洛看著我,握劍的手也開始顫抖起來。我興奮地慢慢地將我的爪子伸向他,恐懼的斯洛扔下劍轉身就開跑。我當然不會讓他逃走,我抓住他的脖子將他拎了起來,看著他因為恐懼而扭曲變形的臉,和窒息的神情。斯洛劇烈地掙扎起來,但是不一會兒他就停止了掙扎。

“風呤?”

我扔下斯洛的屍體,身體不知不覺中恢復了人類的形體。

“對不起,索菲婭……”

我避開索菲婭的雙眼,低低地說。然後我不顧索菲婭在我身後哭泣著叫喊我的名字,向外跑去。

“風……風呤……”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上弦月 下弦月

下弦月之篇


為什麼會這樣……索菲婭竟然會被聖殿騎士團逮捕?

下弦月微弱的月光照耀著我的道路,通往聖殿騎士團的道路。

索菲婭……我一定要將她救出來……

我靈巧地翻過聖殿高大的城牆,借著月光,向監獄的方向前進。

索菲婭,等等我,我馬上就來……



黑暗中,監獄裏透出的燈光格外引人注意。透過窗戶,我看到了索菲婭,她正被粗粗的繩子綁在十字架上,頭垂著,看不見她臉上的表情。從她身上的傷來看,一定受了不少的拷打吧。奇怪的是,她周圍沒有人看守,但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小心地打開窗戶,躍進了監獄。

“索菲婭,你沒事吧。”我輕聲地呼喚著她的名字,索菲婭抬起頭,看見了我,臉上顯出很慌張的表情,發出“嗚嗚”的聲音。這時我才發現她的嘴被一塊破布塞住了,我咒駡抽劍割斷了她身上的繩子。

“風呤!快離開這裏!”索菲婭取下嘴裏的破布,緊張地對說,“這是抓你的陷阱!”

的確,一切太順利了,順利得不得不讓人起疑。雖然我知道這是一個陷阱,但為了索菲婭,我不得不闖進這個陷阱……

“快走!”我抓住索菲婭向門外跑去,但門突然開了,是聖殿騎士團團長――西格瑪!

“風呤,你已經逃不掉了。”西格瑪臉上佈滿了虛偽的笑容,讓人有一腳將他那張臉踩在地上的衝動。

“該死的……”我看著周圍包圍著我的聖殿騎士團成員,卻驚訝地發現他們都是我的老搭檔――第十七精銳部隊的成員。

“哈哈,你一定很奇怪這裏為什麼都是熟人吧。”西格瑪臉上的笑容像極了他的兒子斯洛,“死在自己朋友手下……算是我對你最後的仁慈吧。”

接著,他的笑容消失了:“你這個殺死我兒子的兇手!”

聽到他的話,我輕蔑地笑笑:“如果你那個沒用的兒子不先來找我麻煩,我會殺了他嗎。”

我的話讓西格瑪臉上的怒氣越來越重,他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咒駡著我:“你殺了我的兒子,你這個天殺的兇手,不被神眷戀的狗!沒錯,狼人的親戚就是哈叭狗啊,哈哈哈哈。”

西格瑪最後一句話讓他興奮得笑了起來,我懶得回他,只是環顧著我的朋友們。他們有的在歎息,有的對我露出憐憫但無可奈何的神情。我回頭看看索菲婭,她似乎很害怕這種場面,躲在我身後顫抖著。

好一會兒,西格瑪終於笑完了,陰冷的表情重新出現在他臉上。

“第十七精銳部隊隊長,凱伊。”西格瑪冷冷的說,“殺了叛徒風呤。”

什麼……凱伊!?我吃驚地看著凱伊同樣驚訝地走了出來。凱伊,我的老師,從我開始修行起就教導我劍技,他也是我的朋友,我們一起戰鬥、旅行……現在,西格瑪竟然讓他來殺我?

“風呤,在死亡之前,你有什麼願望嗎?”凱伊淡淡地說著,但眼裏卻透出哀傷。

我看看周圍,視線最終落到索菲亞身上:“我希望我死後,索菲婭能夠安全地離開這裏回家。”

“我答應你,以聖殿騎士的榮譽起誓。”凱伊在胸口劃了個聖十字,這是聖殿騎士起誓的動作。

“索菲婭,再見了……”我輕輕地吻了索菲婭額上的傷痕,然後轉身向凱伊走去。

“風呤……”索菲婭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我狠心地不轉頭,徑直走到凱伊面前。

“來吧,風呤,拔出你的劍。”凱伊抽出了他的劍,是銀劍。我也抽出了我的劍,兩把劍在我們之見輕輕地撞了一下,這是聖殿騎士間的禮儀。

“凱伊!快殺了他!”西格瑪在一旁大叫起來。

“小心了,風呤。”凱伊靈巧的控制著劍,將我的防勢一次次地破壞。果然,我還是比不上凱伊……我只能勉強地將凱伊的攻擊擋下來,但我能這樣阻擋多久呢?突然,他停止了對我的攻擊。

“風呤,為什麼你不變身……你不是能變為狼人嗎?”

“凱伊……我想作為人類而死,作為聖殿騎士而死。”

“那麼……繼續吧!”

凱伊突然大力地向我辟出一劍,我無法躲開,只能提劍擋格。凱伊漸漸向我施加壓力,我也只能撐下去。

“你忘了我教你的劍技了嗎!”凱伊突然說:“面對一個經驗、實力都遠高於你的對手,要怎麼樣才能勝利?”

勝利?我回想起凱伊教導我的那段日子,他說過的話在我腦海中逐漸清晰……

“勝利並不只是打倒對方,讓對方失去戰鬥的理由也是勝利的一種。”

戰鬥的理由……凱伊與我戰鬥的理由是……

突然間我感覺到凱伊對我的壓力減輕了,我抬頭看著凱伊的雙眼,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用盡力量將凱伊的劍彈開,接著將劍扔向凱伊,同時躍向空中。早已瞭解我的劍術的凱伊,從容的用寬闊的劍背擋了下來,而這正好給我提供了一個絕好的踏板。我踩在劍背上,再次躍向空中,目標就是……西格瑪。西格瑪還未反應過來,我抽出藏在長靴裏的銀匕首,刺進了他的心臟……



“一切都結束了……”凱伊將劍收回劍鞘,向我走了過來。

一切都結束了嗎……

“太好了,風呤。”索菲亞興奮地跑過來抱住了我。

真的很好嗎……

“風呤,你已經完全領悟了我的劍技。”凱伊微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

劍技嗎……

“風呤,以後我們可以在一起了,再不要分開。”索菲亞抱住我,哭了起來。

在一起嗎……



“凱伊,西格瑪死後聖殿騎士團會怎麼樣?”我淡淡地問凱伊。

“應該是重新選舉一位團長吧,不過據說國王早就內定了……”凱伊微笑著,“畢竟國王也不太喜歡西格瑪的專橫獨裁。”

“是嗎,那麼索菲亞呢?以後你有什麼打算?”

“我嗎?”索菲亞帶著眼淚地說,“我會回家繼續幫助父親管理領地,而且……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那是不可能的了……凱伊,無論怎樣,西格瑪都是死在你的保護之下,我不想讓你受牽連。而索菲亞……”我憂傷地看著索菲亞,“對不起,我是不能和你在一起的……”

“風呤?”索菲亞奇怪地看著我。

“現在,一切都應該結束了……凱伊,以後索菲亞就拜託你了……”我輕輕推開抱住我的索菲亞,彎下腰拔出了仍然刺在西格瑪屍體上的匕首。

“風呤,難道你想……”最瞭解我的凱伊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圖,沖過來向阻止去我,但是我已經將匕首刺入我的心臟。

被匕首刺中的心臟並沒有我想像的那樣疼痛,而是一種溫暖的感覺。看中所看到的一切漸漸地變成一片純潔的白……耳邊傳來索菲亞的哭叫聲,緊接著……一切都陷入了虛無……



“風呤,為什麼……”索菲亞正抱著風呤的屍體痛哭,也許我應該做點什麼,但是我卻什麼都想不到……我的弟子、好友,就這樣離開了他所愛的世界,所愛的人……

“凱伊大人!”突然來到的傳令兵打斷了凱伊的思緒,但他立刻被傳令兵手中的物件所吸引,那是國王的文書,凱伊打開文書,上面的內容更是讓他吃驚。

“怎麼可能,國王竟然讓我擔當聖殿騎士團團長一職,並讓我關押西格瑪?”凱伊的雙手不覺地顫抖,“為什麼這份文書不早一點到達,難道,這就是命運嗎……”

凱伊看著抱著風呤屍體痛哭的索菲亞,眼淚再也忍不住流了下來…………

等到多年以後,凱伊才知道……這只不過是命運所導演的戲的第一幕……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上弦月 下弦月

無聊的後記

其實……構思這一篇文章是在兩年前,開始寫是在一年前,初稿完成是在四個月前,修改完成是在今天……由此可以看出我有多嬾……

不管怎麽說,人物刻畫還是不太成功,特別是索菲亞給大家的感受可能就是一個發展劇情的道具吧……而且前後也有不少的矛盾……等有空再改好了……

爆肝不好,去睡覺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13 05:40 , Processed in 2.39039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