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Charmed

回覆: 霹靂女角票選簡介收藏區

霹靂烽雲
心弦

偷懶一下... 請自行看下面轉錄的文章

以下轉錄自kkcity琉璃仙境之女角版精華區
殤逝水 ─ 淺談心弦

族人死絕之時,卻孕出她的生機可復。

偏就是,天地間孑然的遺孤。

     重建後的琉璃仙境,山依舊,水依舊,可在寂然夜色底,多了抹當不在此
的琴意如故。不知素還真指下琤琮彈的是些什麼,但若弦曲能傳心音,那聽在
這縷神魚精靈的耳裡,他溫雅的外貌下,潛藏的是志似雲天、情如大海、剛似
火、柔似水,多愁善感的素還真。

   身形初成的她,為依託之人巧繪出這般完美的輪廓。

   情如大海。

   殷殷從伊人口中祈得一個名,作為立身紛紜人海的最初與最終。他說,心
弦。他說的,而她暗自許諾,要當他的知音,他心頭繚繞的弦。

   少年不識愁滋味。於是,她追尋幸福。

   儘管,她並不理解他彈琴時雙眉間的淺褶為誰。

   心弦所認定的世界以素還真為軸打轉,心思亦復如是。源自愧疚,他為她
構築的障蔽中如許安逸與純粹,固然豢養著她的天真爛漫,但與此同根滋衍的
,還有她的嬌蠻與情絲。

   正如歡喜佛所言,心弦是天真與癡情的。她的天真雖然使她擁有玲瓏透的
心及坦率的個性,可是也讓她總以太單純的想法思擬錯縱複雜的人事變局,顧
不得後果。而癡情,在她肯為素還真不惜一切乃至於性命的另一面,便成了裹
縛得他無法喘氣的牢籠。

    當然,情勢會演變到越來越不可收拾的地步,素還真也難辭其咎。

   對素還真來說,他照護心弦如子姪不僅僅是當初神魚臨終之託和害累人魚
滅族負疚如此簡單而已,其間尚有補償心理存在。當時天下第一入魔漸深,父
子隔閡益大,他自覺對風采鈴母子虧欠甚多又無力教子遺害武林,所感受到的
挫折可想而知。因此,他投注心力撫養神魚之後的同時,也把過去彌補不及的
種種加倍放在心弦的身上。

   這部份從一些蛛絲馬跡就不難察覺他的心意,比諸教授的一舉一動盡見以
不夜天的朱雀雲丹為樣版,詩詞琴藝,連裝扮也都如此相仿。由天下第一相處
的經驗可得,他明白權威式的對待不可行,是故悉心保護之外,責備她多一句
都不捨。就劣者印象所及,通常對嬌蠻的心弦只喝了句「不得無禮」便算了最
大的數,更遑論什麼嚴峻的處罰。

   心弦的任性一步步地進逼,他便耐著性子一步步地退。

   直到,她向他索求此生無力回報的承諾。

   天性使然,心弦對素還真的愛意表現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素還真不是
不知道。只是,總以為她年紀尚幼,對世事的知解仍淺,有朝一日成熟後便能
拋卻少女情懷的戀慕。他倒忘了,光陰會剝蝕掉青澀懵懂的過去,亦能堆疊出
無法自拔的未來。武林上的更迭又太快,根本容不得牽牽扯扯的纖微羈絆。
  
    素還真對心弦能因不忍而包容,但是歡喜佛等其他武林同志,可沒有情理
的因素須有此般體諒。當他們看到她的任性開始不顧大局、當他們看到她的嬌
蠻令素還真萬分困擾,那他們就會預見,她將是一個障礙。

   藉素還真重傷待解之故,歡喜佛悄悄為心弦指向一個不可勘測的歸宿。

   葬屍江,以及葬屍江畔橫霸的胸膛。

   姑不論他們所指的對象是對是錯、也不論他們如何能知龍末九必會為佳人
傾心,歡喜佛立意雖是為素還真解決麻煩,不過著實是件枉顧他人心意的抉擇
。就如他自己所言,是樁罪過。可是這罪過,對他乃至於對一頁書來說,是種
必要之惡。他們自是不希望心弦受傷害,但他們更不樂見素還真因她誤了大事
,如她與龍末九真能相愛,尚可玉成良緣一段。當然,如果幸運的話。

   他們料對了一點,心弦精靈織就的玲瓏心透徹龍末九的過往情傷,非但引
得他的好感出借珍存的吸血蛭,還落定了情根深種。急急回轉琉璃仙境救得素
還真的垂危性命,她嘆息,重返葬屍江履行歸還的約定,亦踏入龍末九不容轉
寰的情牢底。

   因為愛,過往的她雖以言語一再對素還真苦苦相逼,可是面對龍末九不惜
一切代價甚至是揮霍關天人命的佔有,無端地讓她感到惶恐與害怕。即便是素
還真遣派一線生暗中關注,葬屍江的蒼茫,卻以沉沉的死氣向她圍攏,如許孤
寂。

   這樣的孤寂,並不能讓她幡然有悔,反生出一絲絲的怨懟。

   龍末九囚住了她,但同時也願為她付出所有。他高強的武功對紫霹靂威力
萬鈞的攻擊視若無物,她暗自計較,欲策動他對上武林強手絕命以得自由。但
讓她熬過無助的愛情,也令她為愛的胸懷變得自私且殘忍。忖度,以定情之禮
為名,素手擅動地支使,指斷了鬼奴的雙腿、指絕了天下第一的性命。

   歡喜佛此著倒失算了,因為她也錯亂六聖會角力互鬥出的棋局。

   她的天真妄為終究是譜出大錯、譜出素還真難能承受的傷痛。

   仍是懵懂如故。三日契機,她返回琉璃仙境,未能見得思念的素還真,反
而是眾人表面的驚訝與隱含的責備,清晰可見。掠耳的一言一語,緩緩錐刺在
她心上,憔悴她的形容。

   情如大海。

   伊人縱是情如大海,可沉晦深痛的殷鑑不遠,大海,也僅能澤被蒼生,再
不涉男女情愛。

   如果愛情能重頭來過,那我也不會這麼痛苦。她說。

    踉蹌的步伐離開琉璃仙境,她知道,此處永生不會是她的歸宿。跌跌撞撞
地還是只能回到那片蒼茫的葬屍江。轉眸,眼底只剩守衛孤寂的龍末九。

   她答應,嫁給了他。

   無聲倚進龍末九襲天漫地來的胸膛,她有一瞬的怔忡。也許勘破什麼絕望
什麼,卻仍念著錯蹈所鑄的虧欠,以及,她願為素還真所做的一切。於是乎葬
屍江的蒼茫不再是純然的孤寂,隱隱吹來江湖抖不落的塵埃,情的負累如往,
又添一筆筆仇的糾纏。

   直到她腹中孕另一個新生命,對於殘酷的武林,終於興起一抹倦累。

     她說,不願意看到無情的江湖奪走孩子父親的性命。

   她愛龍末九嗎?我思索著。

   也許能生死相隨,卻談不上深刻的愛情交託。她和龍末九與其說是戀人,
倒不如是像親人般的依靠。正如她體會的,愛情,已經不能重頭來過。她愛素
還真之深,即便為人妻後彼此份守著朋友的分際,但最初全心傾盡的已如覆水
,再難收拾。可是要說她嫁給龍末九只著眼於利用他為素還真排除障礙,又不
盡然。畢竟她對龍末九的關懷是真的、擔憂也是真的,明心靈性如她,亦瞭解
龍末九對她的情比誰都還真。此生或無能回報等量的愛,終是能償付不離不棄
的對待。

   當然,在開始的時候她對殺死天下第一耿耿於懷,便協同龍末九盡其所能
的誅伐素還真立場相對的死敵。縱然應允龍末九共偕首,但此刻的心弦對她和
龍末九的未來,想是不曾深思過,所以刀頭噬血,掌下亡魂不曾以為意。也許
失卻最鍾愛的唯一的她並不在乎還能有多少時日可活,可是孩子的生命在她體
內悄然展開,就已經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性命如此單純而已。

   母性天稟,為了孩子,她甘願捨盡關於愛戀及愧疚的一切。

   只是濯江湖一時,便難逃片刻。他們夫妻縱是願滌去萬般鉛華,武林陰謀
的密網也斷不肯就此放過。合修會詭譎的計略固然是向素還真而來,但他們恰
恰是那羅雀的香餌。

   被剝卸誘敵的臉孔,迎接兩人是無比闃暗的黑牢與苦役。

   原來在愛情之外,退隱也是種不可企及的如夢奢想。匯聚得漸深、漸久、
卻漸遙遠,竟成死前繫念的願望。

   永遠、不再涉及武林。

   孩子名喚,盼夢圓。

   悲傷的生死交替,又恰如她初生的孤寂。依舊孑然,莫不是魚人宿命?我
彷彿再看到另一具相同輪迴緩緩開啟。

   在霹靂的故事裡有完整生命歷程的角色不多,心弦算是一例。從她的誕生
、成長、生命的轉折乃至死亡,歷歷明白。她的天真雖屬難得,可是天真挾帶
的驕蠻任性,以及單純思維誤判出的道理,帶來別人的與自己的痛苦。所可悲
的是她的癡情從開始就註定不可能的結局,而悲喜難分的是,她仍有一個願為
她付出一切的龍末九存在。經驗了是是非非、對對錯錯,心弦在其間了悟情夢
不可得、了悟平凡幸福的可貴的同時,卻也來不及走向她祈盼的歸途,終於傾
覆在造化弄人的指掌底。

   看罷故事,我耳間,竟只餘嬰孩聲聲不盡的幽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霹靂女角票選簡介收藏區

霹靂天闕
阿鶴

偷懶一下... 請自行看下面轉錄的文章

以下轉錄自kkcity琉璃仙境之女角版精華區

殤逝水 ─ 淺談阿鶴



  在陳年舊事的敘說外,初次現身的阿鶴一襲東瀛彩綢,紙傘掩影,挽髻的
容姿雖有風霜,韻緻依舊動人。漂泊走唱,她的人生也如歌底的韻緻,高亢堅
定的語音喧鬧熱絡,低低串流不盡的無奈與悲涼。

  阿鶴,褪下武皇后冠,何以選擇浪蕩的歌妓生涯?

  繁華若夢,皇宮如是、歌樓如是,想來竟無有分別......

  她出場的時候,唯一的女兒釵頭鳳身亡,刁七爺再現面,武皇業已脫出堅
石。釵頭鳳猶如掩埋過去的鎮石,她的死亡讓落定的一切再次翻飛,被流年歷
洗的故往當滅,只是相同的人再聚首,一樣的恩怨糾葛還是罷不了揮不去。名
份裡的夫婿、心頭上的知己,其間還牽扯共闖天下的功臣之後,不論她的足跡
是在天涯抑或海角,都處在這錯綜的情仇中。

  或許整盤人事棋局,早在當初兄長決定她下嫁武皇之時,便已錯置。

  當然,以武皇的雄才大略,智勇兼備,是一名可擔大任的領導者,況且還
有拉攏良才與功業傳承的考量,其兄會選擇武皇為其夫婿並不為過,她雖然情
繫刁七爺,可也明白兄長的一片苦心,因此順意下嫁武皇,對於刁七爺只好以
知己相待。如果三人就此關係相安到天長地久,也許就不會衍生如許多的恩怨
情仇。但武皇偉業成就後,他欣喜於榮耀加身,同時讓他害怕失去得來不易的
一切,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暗心計較,一班功臣就在令人錯愕的罪名與災禍裡
喪生殆盡。刁七爺深知武皇心性,雖在一統集境後掛冠求去,卻瞭解武皇斷不
可能就此罷休,兩人間無可避免地走到智、力交鋒的地步。

  此情此景,她身在局外,心卻在局內煎熬。於理,旁觀的她分辨得出孰是
孰非,不能認同武皇對於功臣與其趕盡殺絕的作法,因此暗中幫忙安置戴名山
之後免於殺禍;為義,她也無法捨棄夫妻情份幫助刁七爺等對付武皇。於是當
三個人無法立在同一陣線,碎裂的情誼她既無可挽回,只能站在交界上掙扎,
直到武皇自封吸功石,刁七爺隱遁,而她也離開傷心地。

  走到這裡,事情還是沒有解決,只是人的凝定,暫停紛爭的推衍罷了。於
是武皇脫出之後,一切事情就重新開啟了,或許更該說是愈演愈烈,夾帶忿恨
之火,戴名山之後被他根除,刁七爺也為了自保挺走極端,鍛鍊菩薩印求玉石
俱焚。阿鶴仍舊如皇宮裡的武皇后一般捨棄不了夫妻之義,掩藏武皇以替身代
死的事實,在刁七爺生命將近終點的時刻,日夜相伴。雖然這看來是為保武皇
性命,可是她所給予刁七爺的卻是殺了武皇也無法獲得快樂,她的寬容並不單
是對武皇,與其讓刁七爺在仇殺中過完七日,不如在他死前洗卻多年來掙扎在
鬥爭中的夢魘,取代以平靜與幸福,何償不是她對刁七爺最深重的愛與對待?
同時,過去因人因時因勢使兩人不能共偕白首,於此也算圓了兩人引為憾恨的
情夢,繼而孕有一子以茲為念。最後,甚至為了獨子的續命毅然犧牲。

  刁七爺與阿鶴情義相投自不在話下,那與武皇間又是怎樣的感情?

  對於武皇,雖然不似對刁七爺的深刻情動,可是一夜夫妻百日恩,非關愛
與不愛,可是和武皇既是夫妻,就存有情義上的維護與牽絆,亦非能說了斷就
了斷。至於武皇對阿鶴,愛的成份有多少我不敢妄下定論,但是可以確定武皇
一直很重視她,重掌集境後所下的命令中就包含尋回皇后一條。對釵頭鳳之死
如此憤怒與介意,不單是女兒被殺而已,其原由還來自釵頭鳳死,斷絕了他與
阿鶴之間唯一的連繫。雖然不明白重視阿鶴的理由是不是肇始於不服輸與佔有
欲的關係﹝相信武皇一直明白在阿鶴的心中,愛刁七爺的情遠比在乎他來的深
刻﹞,但不論如何,相較於武林與天下,情愛也只在權勢的爭逐之後。

  阿鶴的感情與處世並非是盲目的從兄從夫或是從其所愛,她一直有自己的
想法與判斷。對於刁七爺她從來不吝於表達愛意,但是為了大局與理想仍是甘
心下嫁武皇;無法拋卻夫妻之義痛下殺手,但不認同武皇的作法也盡力施力補
救。由一連串的作為行事觀來,她一直尋求情、理上的平衡,她無法因理斷然
狠心,也不會為了情枉顧義理,所以一再救助武皇性命,但也不願縱任武皇狠
毒為惡。同時在武皇與刁七爺兩份不一樣的感情間,兩般對待不因為自己私心
所好而偏頗,她忠實自己心中的所愛多年不改,也忠實於一名妻子該擔當的責
任與義務,無論是對刁七爺或是武皇,都稱得上是情義兩全。於是身為中間人
的她,雖然擺脫不了恩怨情仇的交雜糾纏,在她清明的眼底,其實也已分辨出
可以依循的方向與準則,是故選擇間雖然免不了得失的遺憾,卻可不愧自己的
選擇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霹靂女角票選簡介收藏區

霹靂至尊
蕭竹盈

偷懶一下... 請自行看下面轉錄的文章

以下轉錄自kkcity琉璃仙境之女角版精華區

殤逝水 ─ 淺談蕭竹盈

  蕭竹盈,來自一段美麗但苦澀的回憶。

  擺脫不了霹靂女角既定的巢窠,她演譯的是愛情,為葉小釵的英雄平添悲
壯的紅顏。如果註定江湖路是葉小釵必經的旅程,那無論是何種形式,蕭竹盈
的傷心與斷魂也將是她的歸宿。

  葉小釵因愛她而入江湖,因江湖再也無力愛她。

  兩人的情衷因天真與單純而無瑕,所以義無反顧的追尋,自始至終,小釵
的真心未曾有異,不同的只是他們歷經世事後,回不去曩日的情懷。水經蹉跎
的光陰釀成了酒,諸般滋味,已無法單單解析出只有水的純粹。
當風雨坪的情人不回首,她可曾有恨?

  紅顏不為禍水,美麗的錯誤是貪戀它的人所鑄,可是苦果受者是紅顏。與
其說她恨葉小釵,她更恨那些虛慕她美色的人們。數度婚姻數度嫁裳,用趨附
她桃花面的男子作冊,這樁樁看來都像是她編造的陷阱,可是她將自己放在窟
窿中,囚住的都是自己,再多的生死對她來說又有何用?她的恨,只會滋衍更
多無法挽回的悔痛。

  金少爺與金羽蘭,可是抹滅不去的例?

  兩個人對她的意義截然不同,但就某些程度而言,對兩個人的傷害有著相
似的景況。少爺為愛而生,卻因愛的崩裂不知如何為繼,將他交給血手魔魁固
然是不得以之下的選擇,但是,心傷的她是不是也害怕面對自己過往太癡太真
的情愛呢?雖然父母的缺席未必是少爺日後頑劣的唯一原因,但自日後少爺的
幾番陳述,須知是關鍵所在。至於金羽蘭則恰恰相反,因恨而生,羽蘭的存在
見證了她的恨為她帶來另一個難以吞嚥的果,她又何曾願意面對?兩相逃避,
最終,侍親至孝的羽蘭無法再伴親側,連少爺也回不了頭。

  驀回首,這樣的一個女子已是萬般皆空。

  末了,除了嘆息,我竟不知如何為蕭竹盈下註筆。

  情愛對她來說是如此沉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霹靂女角票選簡介收藏區

霹靂至尊
蕭竹盈

偷懶一下... 請自行看下面轉錄的文章

以下轉錄自kkcity琉璃仙境之女角版精華區

□ 質賦零落‧悵盈淚

  回憶裡的髮簪金羽、翠袖黃衫。
  代行姥姥言談中無限的欷吁,勾勒出一幕幕昔年的傳奇。
  柔髮一揚,衣袂翩然。玉頸金羽蕭竹盈。
  天真無憂的雲路天宮少宮主,又何曾料得一場江湖行,即將支配她來年的悲哀呢?

  一時仗義,換來人亡家破。在半月郎君的威迫下餘生,抨擊的記憶困鎖心思深層。
  沒有過去,也許是可以活得更自在。
  留居在一劍萬生的住所,知道這樣一張容顏,少有人不傾心。
  那藍衣道貌的仗劍高人,卻不明白、愛情呵,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他是那樣簡單的一個人。沒有身分地位、也無才學武功,甚至,顯得卑微。
  輕拉他的手,便見羞澀。

  喜歡我嗎?
  輕描淡寫的一問,他的怔立也在意料之中。
  有點傻氣呢……

  靠在他懷裡,聽著他的拙言,自己的笑。好像這一季的繁花全都開早了呀……
  巨變,即在一夕。
  一劍萬生的震怒如排山倒海,激湍席捲。
  對著他駭人的怒顏,自己言辭的果決,是靠什麼來支撐的?
  莫不是你……

  在即的離別,初次感受到他的堅定。
  衡量裡的毫無勝算,卻能從他的眼瞳裡窺見希望的星火,燃燒自己的期待。
  小釵……
  倚著他的胸膛,清晰的心跳聲音,早也強烈過古洞之外的雨驟風疾。
  生澀地探索著朦朧的情欲,只聊記憶彼此溫度。

  風雨坪,闊別兩年的重逢。魂縈夢牽幾百個日子,兩種心思反覆交纏。
  勝或敗,我可以承擔的太輕……

  當一劍萬生的臉上沁出一道血痕──企盼已經落定真實?
  尚不及理清自己的欣喜,旋身振風的衣袍,擊潰了生命的力量。
  小釵,你看看我、看看我們的孩兒啊……
  跌落黃沙的行跡,任漫天的煙塵吞噬淚痕。

  一紙蝴蝶面具,掩去美貌與記憶。
  月中天的寒雪飄,這是一副殘破不堪的軀殼,因著你的背離。
  直到半駝廢遲了二十年的愧釋,我才恍然半生荒唐。
  少一吾兒啊……你的怨懟,我只能無言黯傷。

  鎖在死亡的陰影裡,片刻、掠過一生裡,愛恨嗔癡。
  有太多事,錯過的已經無可奈何。眷戀著,卻又難以廝對……
  只好留下遺憾。
  執著,是以最後一口氣息,訴諸天地,你的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霹靂女角票選簡介收藏區

霹靂劍魂
圓宿薄

   為愛私奔 即使對方冷心冷情亦不悔
   "我知道你愛我的 只是你不敢說 沒關係 只要你在夢裡偷偷告訴我就好~"
   令人心酸 令人不捨的癡情女子

   冷劍白狐 冷心如你 回首當日 在你心田是否有過這抹癡情倩影
   你是否後悔親手斷送這每你痴狂 為你捨棄一切的女子?


以下轉錄自kkcity琉璃仙境之女角版精華區

□ 質賦零落‧堪宿薄

  一直記掛著一個疑問: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
  知道你不好意思說,那就在夢裡告訴我好了……

  宿薄二字,總透著一股悲涼,令人為之悵然。
  是否,也是因此二字,妳的江湖路,才會踏得這般坎坷崎嶇?

  地中堡的歲月,那是無憂的。
  作為五尖珠圓流的閨女,生長在北域的十三聖殿,
  妳卻大膽地想要挑戰這個社會的封建,質疑禮教對男兒與女子的差別。
  父親搖著頭,大嘆女兒家多事,妳慧黠巧笑,仍是順從了父親。

  平靜無紋的日子,闖進了一個傷痕累累的年輕人,
  以一身膽識感動了鎮守空遙境的父親。
  據說、是歐陽世家舊日的義子,喚做冷劍白狐。
  第一個,始終拒絕妳的人。
  自幼多受疼愛,哪曾有如此受挫?不過說到固執,也倒未必就不如他。
  妳一直圍繞在他身邊,等待著友好的回應,不計他惡劣的漫罵……
  這就算是喜歡了吧?
  想著他稱不上英偉的容貌,心裡便滿是甜意。
  坦然地,認定了他,執意追隨同往中原。
  也就因為這般的執念,妳竟必須與他亡命而逃,
  四處流徙以躲避金陽聖帝的追擊,連父親也累及了……

  投奔神蠶宮,已成最後的生路。
  費盡心機,令不留男子的百朝武后破例收留冷劍白狐,又怎料得、人生自此相見難?
  通瑤池對他的重視為甚,接入了懷秋軒,又為造就他而處處計較,
  妳原該歡喜,但來自通瑤池的阻力,卻令妳再難會見他一面,咫尺竟成天涯──
  偶然的契機,武后因故外出,妳抱定了決心踏進懷秋軒,欲訴一腔思念……

  那個人、卻還是妳熟悉的冷劍白狐嗎?
  衣著皆改,神色更比往日顯得冷漠。
  妳拋卻一切追隨他的深情,究竟換來了什麼?
  還一廂情願地相信,凡事都可以改變,
  在自己微薄的夢想中勾勒出一幅平凡的幸福遠景……

  生命的際遇,總是諷刺的。
  妳當日曾經不顧一切地為了情人而捨棄老父,
  命運的主宰,便是以情人的利劍來嘲諷著妳的多情。

  百朝武后自以為是的寬容,允許妳死在情人的懷抱。
  你真的要殺我?……
  為什麼……

  不過我還是不後悔。
  ──也是沒有什麼好後悔的。
  至少我已經這樣深刻地愛過你……

  與你訂一個約,在夢裡相見。
  這一次,不許你任性地,再說些違心之論。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霹靂女角票選簡介收藏區

霹靂劍魂
風雨殘生

偷懶一下... 請自行看下面轉錄的文章

以下轉錄自kkcity琉璃仙境之女角版精華區


□ 質賦零落‧殘風雨
滂沱的雨裡,一柄紙傘,旋落人間的干戈。
翻飛的衣裙輕輕繞成一個絕美的角度,細聽著柔雅而透著蒼涼的曲調,
暗夜裡,也令人與之同悲。
倩影驚鴻,埋藏著卻是殺機!
歐陽世家的女兒,在刀劍的餘光下乞生,不過宿命。


翎羽雖美,終究是短暫的浮華。
雙手成殘。清白也輸在他人的手裡。
對歐陽世家無益的工具,就只有毀滅一條路嗎?親情又算得了什麼?
這是生作歐陽女兒亙古的悲哀……


意冷心灰,只能以微薄的力量垂死抵抗著叔父的圍殺。
暖暖的燈火,透進眼前人間最黑暗的一面,成為泥淖中僅餘的救贖。


殘敗破朽的樓宇,還隱約可以想見昔年的輝煌,雲路天宮?是屬於歷史的一樁記憶。
蹣跚的姥姥,慈顏照料,洐豸顐漱W智之人的父親更像親人。

探索著湮沒的痕跡,聽取陳年的悲哀……樓塌樓起,原不過是人事的興替。
未曾滄海,也沒有太深的感觸。
腹裡孕育著的生命,卻已然隨著妳的恨意一起著床……


恨──恨上蒼待我如此的不公平!

貞潔始終是妳心裡的一個汙點。
想來只好用血來擦拭……


照世明燈為兩個甫臨世的稚兒,取名為無姓、求根。
籌策著,要以孩兒為教,讓他們代替自己討回人世的辜負。
明燈失色:千萬不可如此……違逆天倫哪……


流星君終究為妳擒回了毀妳清白的男子。
名噪一時的劣兒金少爺、雲路天宮少宮主的獨子。
俊美的容顏,眉宇間卻是桀驁的不馴。
其實未必要玉石俱焚的……
這樣揣想著,只要他肯負起責任來,紅著雙頰,那又是皆大歡喜的落幕。
那是生命裡的最初,少女編織著天真的夢想……
可歎、託者非人。


且不論那浪子般不安定的心,此刻縈繫在他心裡也只有一個八面狼姬吧?
愛情的空間,對妳而言太擁擠,甚至沒有插身的餘地。
哪一點比不上她了……
要說愛他,顯得太倉促而且兒戲。其實只是尊嚴受挫而已……
聽著他幾句甜言相哄,便輕易鑄下了錯誤的源頭。


流星君死了?這是我的罪行……
又是意氣,投繯,抵自個兒的生死來償。
稚子也可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霹靂女角票選簡介收藏區

[QUOTE=Amber天生紅月]風采鈴[/QUOTE]

以下轉錄自kkcity琉璃仙境之女角版精華區

□ 質賦零落‧翦鈴影
是一張彷若天琢的樣貌,底定了妳的情劫。若非如此才貌,也不會成今日苦果……

不夜天、含願台。絳衣翩翩,孰乃丹青名家,喚朱雀雲丹。
太黃君登門造訪,帶進了煙囂江湖的三青之謎,以及欲罷不去的滿樓山雨。
自若的言談,輕易地為自己引見了名動江湖的清香白蓮。
留客七日,闊談天地古今,他的才智氣度,皆堪稱歷來所見第一人……
初次,心鏡平湖泛動了漣漪。

有些不同了。組織下達格殺的指令,妳出言駁斥。血,也將近凝成淚。
取龍骨聖刀的那一夜,對酌離情。決堤的、卻不只是情愁,還有理智……
或許唯有在他溫暖的懷抱,妳才能確定他也有一點愛著自己吧……
是呀,這就夠了……
淺吟悲歌,獨坐一室繾綣之後的空寂。
容顏、唯成記憶!

大洪山血戰,掙扎在生與死之間的邊緣地域。
自己莫不是個可死之人,刀獸劍禽哪,你們何苦?……

百里泣的收留,在蒼茫的塵世裡獲致安身。
早已無意於世啊……一點一滴滋長著的生命,卻觸動了對人生的美好體認。
活著,除了背負著秋分、刀獸劍禽的冀望,原來還可以有其他的理由。
暖暖地,微薄的幸福,誰又料得會如此短暫?
也只是曇花?……

因緣際會,其實自己都沒想過還能再見他。
連續緣也不能留在身邊,重逢的欣悅,猶如暗夜裡的一盞微光──
如此醜女,怎麼配得上我素還真!
心、好像碎了。
或者,從來沒有完整過……

後來,漸漸地有些明白了他的冷薄。
自己不死,將永遠會是他最深沈的負累。崎路人的死,不就是一個淋漓的例證?
山林簡居,才是對彼此都好的結局吧。
好長好悠的歲月裡,思念續緣的心情,卻是益深。
曾經只是襁褓中的幼兒呢,一晃眼,自己已經錯過了這麼多。
擾動平靜的偶然。一位風采卓絕的少年公子。
緣兒?
緣兒啊……

決絕的態度,為子易血繫生機。
吾兒續緣,這終是母親唯一能替你做的了……
何需悲傷呢?你還有無限精彩的生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霹靂女角票選簡介收藏區

霹靂狂刀
百里抱信


借問江潮與海水
何似君心與妾情
相見不如潮有信
相思使覺海非深 ~ 白居易 浪淘沙

多年前遠生道的邂逅開啟了這段注定沒有結局的暗戀

此情無計可消除 寧掩紅顏長伴君

  愛在上江湖人是痛苦的, 愛上那朵白蓮所得承受的苦更勝一切, 一代才女風采鈴
為此香銷玉殞, 儒教第一美女百里抱信為他掩盡絕世容顏, 步入混濁武林, 捨棄歐陽
勝天的愛戀, 隨著師兄南宮佈仁投身合修會, 只為留住心上人對自己的一絲關注

常存抱柱信

齊天殿上飛凡公子的一聲令下, 絕代佳人懷抱愛蓮之心驟然辭世

嘗問君心似妾心否? 白蓮心中是否曾有過那絕代之影駐留?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霹靂女角票選簡介收藏區

[QUOTE=Charmed]霹靂狂刀
百里抱信
...『刪除過多引言』[/QUOTE]

以下轉錄自kkcity琉璃仙境之女角版精華區

□ 質賦零落‧抱執信
  昔年遠生道的淺淺身影,溫文爾雅、談笑風生。
  也許連你也記不得了。卻只有我還傻傻地侷守著最初的交集……

  尾生抱柱之信,是因為一個諾言。
  那麼、更顯得我的可悲。連你一句情詞也如此艱難。
  修道之人,理當屏除七情六慾。
  你依舊笑容可掬,謹守禮度如是而言。
  我一直也這麼深信著,終究還能抱持微薄奢想,你的懷裡、至少不會擁進任何女子。
  直到不夜天錚錚的鈴聲、再也不能止息……
  你狂亂、呼罪,更刻骨地,是她的名字。
  又何嘗聽見我的心撕裂的泣聲?
  她比我好看嗎?回聲隆隆,自矜與驕傲掙扎著渺茫的立錐。
  那如果──承恩不在貌,我又當如何……
  對鏡,反映出這張始終不存在你心底的容貌,不如捨棄。

  棲身於合修會,也不是特別的意義。
  所有手段、都只是為了將你據為己有,囚在我可以看見、觸及的角落。
  但是呀,疊聲的吶喊,卻還是因著她……

  借問江潮與海水,何似君情與妾心?
  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覺海非深。

  意料之外的一具屍骸,輕易剝蝕掉偽裝的機巧。
  想擁有你,竟是如此罪惡?
  我要的,只是不及她分毫、你的眷戀啊……

  遍歷江湖的蒼涼,終於有些覺悟。
  你是羽翼寬闊的鵬鳥,志在雲天,奢求你的停佇,無異緣木求魚。
  不改女裝而重返儒門,我才能為你的天下共盡一份綿力,偶然有你不意的關注。
  那是她所不能為。是吧?對你而言,我也算有些不同了。
  掩飾起來,就以為所有的眼睛都可以被矇騙──只除了一個歐陽勝天。

  無禮卻又不失尺度,有些惱恨,卻又不得不感念他的處處維護。
  暫桎無極殿的那些日子,自己確實是在他的庇蔭之下才能生存。
  聽著他侃談一腔情意,嚴正拒絕之餘,枯涸的心田不禁也植生了虛榮的種子。
  說、愛我?……原來我也是值得愛的。

  卸下男子面容,換一身女衫。在金小開的欲念與矯揉的故作斯文之間獲致一地安身。
  卻又何其迅速地,接連聽聞歐陽勝天、金小開的死訊。
  無極殿裡,知悉自身立場的可危。一句遲疑的觀望,就任憑玉天璣主宰了存歿。
  跪立在刑場之上,襲面腥風,劊子手赫赫提刀。這一次,你也趕不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霹靂女角票選簡介收藏區

[QUOTE=Amber天生紅月]生平紀要:
太黃君為了要模仿万俟焉的筆跡兒找上朱雀雲丹(風采鈴扮),風采鈴當時乃天蝶盟的一份子,奉命冒充朱雀雲丹,因為燈蝶以為真的朱雀雲丹被其毒死,遂找人冒充。

風采鈴受命周旋在素還真和太m君之間,並挑起爭端,但在和素還真7天長談後,從此愛上素還真,並背叛天蝶盟,幫助素還真取得龍骨聖刀,但被崎路人所迫,在和素還真一夜纏綿後,自毀容貌離開不夜天,在大洪山遭受圍殺,幸賴刀獸劍禽犧牲保護,蒙百里泣收留。
[/QUOTE]

事實上...是 風采鈴迷「女女女」素還真的= ="
 
[COLOR=#000000][IMG]http://www.racocatala.com/imat_temes/doraemon_17.jpeg[/IMG][URL="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wrehwrehgxrx&b=1&f=1136711550&p=13"][IMG]http://pic25.pic.wretch.cc/photos/16/w/wrehwrehgxrx/1/1136711550.jpg[/IMG][/URL] [/COLOR][COLOR=yellow] 我最愛小叮噹了!!!!![/COLOR]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1-1-26 11:09 , Processed in 0.06378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