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繘,,

【長篇小說】 永遠…是多久?﹝1-20完﹞

[複製連結] 檢視: 3665|回覆: 21

(十)

  星期一早上,第二節課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下課的時候,莫庭瑋照樣打他的籃球,張勻琪照樣打她的躲避球。躲避球打完之後,她跑回她教室裡,拿了校際交流的冊子,從二班的花盆那丟下去,是的,正下方站著的,就是莫庭瑋。

  看在我眼裡,這有點像是古代的飛鴿傳書,而且傳的還是情書。

  第一天,他們互留電話﹔第二天,女方抱男方﹔第三天,傳情書。是這樣嗎?

  就算站在客觀的立場,莫庭瑋這樣劈腿族的行徑,應該也會被唾棄,而且他的劈腿還是花式的,除了我,還有勻琪,除了勻琪,還有蓉姐。

  第四天,莫庭瑋使用即時通,將他的情意傳達給勻琪知道,他要她當他女朋友,要她永遠跟他在一起。

  我可能就是這樣墜入他世界的吧!首先,他會先跟你說他有點喜歡妳,然後寄一封信給妳,要妳永遠跟他在一起,三分鐘熱度後,就用很冷酷的方式把妳丟到一旁。

  但是第十三天,又不同了。他的狀態是:「I like Doris Su」。Doris Su是蓉姐。

  算了,反正他只是我生命中的一個過客罷了,那個時候我是這樣想的。

  到了三月七號,也就是我們校際交流回來後的第十五天,他的即時通狀態還是一樣。

  所以我下定決心,傳訊息給他。



ivonne0922262237:我能跟你說一句話嗎?就一句。

wilson20031124:啥?

ivonne0922262237:祝你幸福。

wilson20031124:喔。



  喔?這看起來你好像有點不太在意。



Ivonne0922262237:什麼意思?

wilson20031124:沒啥意思。



  終於要切入正題了吧!



ivonne0922262237:我上次用隱藏,你的狀態也是這個……

wilson20031124:妳很傷心嗎?



  如果我說是呢?我很傷心嗎?我才不會因為你傷心咧!



ivonne0922262237:應該吧…我不知道。

wilson20031124:我不應該打的。



  想掛狠就狠一點。



ivonne0922262237:你愛她兩輩子我都不會管。



  什麼?兩輩子?



wilson20031124:喔喔喔喔喔。



  你這是在懷疑我喔!



wilson20031124:是喔!

ivonne0922262237:嗯。



  跟我聊過天的人都知道,我非常痛恨一直說「喔」,我會覺得你在懷疑我,或是根本沒注意我。

  所以到最後,我們的話從一句變成很多句,我後來看歷史訊息的時候還嚇到了。那天,他問我我以前喜歡誰,我的志願,還有為什麼那天女生要把他拉過去。

  對了,說到那天,我覺得蓉姐她們實在太誇張了,她們本來要叫莫庭瑋去幫她們做什麼事情的,但是又把他拉過來,我覺得實在是…實在是…太…誇張了。



→ 你愛她一天,我就管,愛她兩輩子,我有不管的道理嗎?
 
[SIZE=1][COLOR=#ffffff]  [COLOR=paleturquoise][COLOR=cyan]永遠[/COLOR]不是[COLOR=cyan]愛[/COLOR],[COLOR=cyan]愛[/COLOR]才是[COLOR=cyan]永遠[/COLOR]。[/COLOR][/COLOR][/SIZE] [RIGHT][SIZE=1][COLOR=lightblue]我的,詩集(請隨意亂入OTZ)[/COLOR][/SIZE][SIZE=1][COLOR=royalblue][SIZE=1][COLOR=royalblue][URL="http://www.gamez.com.tw/showthread.php?p=2405449"]【∮】[/URL][/COLOR][/SIZE][/COLOR][/SIZE][/RIGHT] [URL="http://www.gamez.com.tw/showthread.php?p=2405449"] [/UR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十一)

  我記得阿中有來問我,為什麼張勻琪會跟莫庭瑋認識,我直接跟他說:「廢話,人家男女朋友為什麼不能認識?」很乾脆很爽快的說,這句話花我不到三秒鐘,阿中似乎想把事情原委問清楚,但我不想耗我的寶貴時間去解釋。

  結果他居然去問張勻琪。

  只是勻琪居然說我很「大嘴巴」。



molina11373:奇怪嚕……

ivonne0922262237:?

molina11373:為啥莫庭瑋……

ivonne0922262237:?

molina11373:有這麼多人喜歡?

ivonne0922262237:不知道。

molina11373:應該是他好好先生一個……

ivonne0922262237:應該是吧!



  然後我們就從莫庭瑋喜歡誰一直聊到為什麼他會被那麼多人喜歡,又聊到他住哪,用哪種輸入法,射手座為什麼花心,反正都是一些很奇怪的話題,但都跟莫庭瑋有關係。

  我覺得勻琪還蠻好相處的。

  她說莫庭瑋隨便跟一個人都可以告白,連她這個醜女都可以,我看她根本是人間仙女了!

  總歸一句,就是莫庭瑋很花心。

  憲法沒規定男人不可以花心,刑法也沒限制男人一次可以跨幾條船,民法更不用說了。

  我沒資格管,我也不用去管那麼多,反正我跟他「沒‧關‧係」。

  二月中旬,射手座都開始走桃花運。

  據我統計,我週遭的男生,每五個就有兩個是射手的,每兩個射手座,就有一個正在劈腿,所以,星座也是有跡可循的。

  於是芸萍就掉進「阿中漩渦」中了。

  這個時候,五年級上上下下開始風行一種遊戲。

  這我自己替它命名的,它叫「愛錯」。至於為什麼要叫愛錯,玩過你就知道了。

  首先你必須找到對手,跟他猜拳,贏的那個有權利叫輸的去跟某個異性說「我愛你」,這後來演變成牽手、擁抱、親吻等等等,各種男女朋友會作的事情。

  但這到底跟愛錯有何關係?當然有,而且很大,你根本不愛他,不過你卻跟他表白,這不叫愛錯叫什麼?

  我跟勻琪就是從這個地方開始混熟的,打掃時間我們玩,下課也玩,遇到就玩,剛好莫庭瑋在旁邊會更好玩,因為我們都去跟他說,他也一付不以為然的表情。

  我們後來有反省,只因莫庭瑋快要變成我們的玩具。至於反省的方法,就是再也不玩。

  不過,這卻促成了很多段戀情,例如:阿中他哥跟珊珊、阿中和芸萍、嘉玲跟阿霖等等等。

  這遊戲不到一個月就被老師下禁令了,還有人被判刑。

  我們老師說實在也太聰明了,居然想得到這種處罰:有玩的全都抱在一起。

  幸好,我反省過了,所以免除一罪。

  阿中和阿霖逃不掉,所以你就看到有兩個男的,站在教室正中央,抱在一起。

  當下,芸萍就來了。



→ 愛情,是一場遊戲,虛擬,卻真實。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二)

  網路真的是一個不怎麼真實的地方,因為我發現一件事情。

  當你上聊天室的時候,一定有人會問你這些問題。

  「你幾歲?」

  「住哪裡?」

  這兩個問題,大概就是第一次聊天會提到的。

  但是慘就慘在一個地方。

  我不想對網路說謊,所以我會照實回答。  

  更慘的是,通常聊天室裡,會歧視小孩,除非你是上小學的。  

  唉…為什麼我就不能說謊?

  「我十一歲,住台北。」  

  這是回答的內容。  

  「這裡不是小孩應該來的地方。」  

  那你又是大人了?對!他十八歲!  

  我開始有點無理取鬧,我說:「年齡跟聊天室有什麼關係?」  

  「有!但是小孩不懂。」  

  這啥爛理由啊?  

  我不想談網戀,但是我會好奇。  

  好奇無罪吧!告訴我,好奇無罪。  

  網戀,的確不是什麼值得「我們小孩」去想像的。  

  不過這還是會被我自己推翻的。  



→ 被推翻,就在不久之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三)

  第一次,我要求勻琪作一件事情,還要她先答應我,但我要求的不是什麼,是要她接受莫庭瑋。

  「銬…我被騙了!」這是她知道後的第一個反應。

  「反正又沒關係,人家對妳那麼好。」這句話蠻諷刺的,但,我說的是事實。

  從那天開始,我的狀態變成「因為愛你,所以放手讓你自由」。

  什麼意思?我不知道,我愛你嗎?現在還愛嗎?問號侵蝕著我……。

  那你自由了沒?自由了。很自由的自由。

  我不會再去干擾他的每件事情,不會再去看他打球,不會再寄賀卡過去,不會跟勻琪搶。

  不過問題來了,勻琪不喜歡莫庭瑋,她喜歡的是林中俊,死林中俊,快點交個女朋友啦!

  芸萍來了之後,並沒有過問什麼,只是看著他們愚蠢的抱在一起。

  她笑了,而且還問我了個問題:「這是誰想出來的呀?」又呵呵的笑了起來。

  「我們老師說的。」我回答的時候很正經,因為芸萍的後面,是勻琪。

  我幹嘛要去故意裝正經,自然最好,不過我還是只跟芸萍聊。

  那天我們就真的沒再玩過了。

  不過蓉姐做了一件事情。

  她送了一包巧克力餅乾給莫庭瑋,我不知道為什麼,也不能知道為什麼。

  就這樣劃下休止符了嗎?我們的緣分。

  事情在這個時候出現了轉機,就像愛情小說裡寫的一般神奇。

  這個時候,是四月三十日,我記得很清楚。



ivonne0922262237:安安啊~

wilson20031124:他不在唷~

ivonne0922262237:喔喔……



  什麼?我居然失望?不可能的!



wilson20031124:我問你唷…你是他女友嗎?



  蝦咪?這種問題?



ivonne0922262237:該怎麼說呢…你是?

wilson20031124:我是他哥。

ivonne0922262237:嗯。

wilson20031124:說說看啊…讓我了解一下你們小孩子



  你們小孩子?所以…他應該不小了。



ivonne0922262237:應該算有。

wilson20031124:哇銬!還真的!誰啊?你嗎?

ivonne0922262237:因為我不跟他同班,所以也不是很了解,但我可以告訴你,他在追求我們隔壁班的。

wilson20031124:追到了嗎?

ivonne0922262237:她不喜歡他。

wilson20031124:不是吧!

ivonne0922262237:什麼意思?

wilson20031124:在一起了嗎?

ivonne0922262237:應該沒有吧!

wilson20031124:那妳知道還有哪個女生喜歡他嗎?



  我該說嗎?是我。



ivonne0922262237:嗯…有。

wilson20031124:誰?

ivonne0922262237:我。

wilson20031124:那妳追他啊!

ivonne0922262237:不太可能會成功。

wilson20031124:我挺妳。



  啥?你挺我?



ivonne0922262237:那可能更不行了。

wilson20031124:我弟很聽我的話。



  我可不想攀關係。



ivonne0922262237:那你站在什麼立場幫我?

wilson20031124:站在妳喜歡他的立場。

ivonne0922262237:呵呵……

wilson20031124:好啦!祝妳成功~

wilson20031124:掰掰~

ivonne0922262237:掰~



  世界真的很小,我上個即時通都可以遇到他哥﹔世界真的很沒道理,我無緣無故遇到他哥問我問題。

  所以,我應該聽他哥的話,追他?女生倒追男生好像不是什麼好事情……。

  好吧!我還是倒追他好了,追不到就算了。



→ 「我一點都不愛你,一點也不,一點也不!」我這麼催眠我自己,但是我真的不愛他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四)

  從這天開始,我違背了我自己的誓言,也違背了所有人。

  因為我開始干涉他的每一件事情,開始在下課之後去看他打球,繼續寄賀卡過去,也豁出去跟勻琪搶。

  但是事情似乎常常不如人。

  勻琪會在打掃時間繞到訓導處,六年四班的外掃區。

  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去那裡幹嘛的,我當然也不想知道。

  那我是幹嘛要管?沒關係,不管了。

  什麼跟什麼啊?我為什麼要聽他哥的話?他還不是一樣?唉…我為什麼會喜歡他啊?

  喜歡他這種人好像是自尋麻煩吧,不過偏偏麻煩就是那麼難放下來。

  麻煩就是包袱吧!誰要背著一個大包袱不放下來呢?我。

  阿中他們又在玩遊戲了……這次的遊戲應該是蠻暴力的才對…在那邊打巴掌。

  不知道又是哪個怪人發明的怪遊戲,玩終極密碼打巴掌的……

  但是我去跟他們玩,還大部分都贏,不知道為什麼,男生猜拳永遠輸女生。

  很奇怪,我看到林中俊被打,就覺得很高興,這是什麼情形啊?是因為芸萍吧!他一直都不跟芸萍表示。

  這個遊戲持續了三個禮拜,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重要的是,只有我們班玩。

  別班永遠不會採納我們的意見,他們認為三班除了林中俊和方霖以外,其他都不是運動的料。

  那運動跟意見又有什麼關係了?關係蠻大的。

  如果你在五年級混的熟,你一定是球隊的,所謂混的熟,就是在五年級走廊上,走到哪裡都會有人跟你打招呼。

  不對,我記得我也是這樣,走到哪裡都有認識的。

  重點是我不是球隊的。

  我不會去參加球隊,理由很簡單,就是我不想。

  那為什麼我不想?因為我們班沒有女生在球隊。

  這什麼爛理由啊?管他的,反正總歸一句,人緣好,意見自然會被採納。

  距離六月十八日還有四十八天。

  這四十八天內,我幾乎每個星期一都會遇到莫庭瑋。

  因為我要回家。

  然而他家,就在西園路上,距離我家,只有一街之隔。

  我該慶幸嗎?還是該高興?

  不知道,乾脆都不要。

  「怎麼每次都會遇到你啊!?」這是他說的,不是我說的。

  「呃……這個嘛……巧合吧!」我很含糊的解釋給他聽。

  哪有那麼巧合的事情啊?我想太多了。

  不對,是他想太少了。

  我實在很不懂,他到底在想什麼?一下是勻琪,一下是蓉姐,一下又是我。

  不過這種男人就是有一種很……說不上來的吸引力,你會覺得好像有挑戰性一樣。

  

→ 四十八天後,我要挑戰全世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五)

  六月一日,十八號的前第十八天,是我第一次連續一個禮拜沒看到他,的結束日。

  在下午一點二十分的時候,正在午睡的我被鐘聲敲醒。

  像是機器人一樣,每天作著同樣的事情,搬起椅子拿起掃具,走到外掃區。

  以我最快速的速度掃完,因為今天的天氣讓我的喉嚨乾得很嚴重。

  也同時以我最快速的速度,跟阿中阿霖哈拉幾句,就走到合作社。

  不過這個時候的速度似乎慢了許多,阿中不曉得是看到了誰,叫我轉過來。

  「欸!莫庭瑋!」我嚇到了,不是因為阿中的音量,而是因為那個名字。

  我多看了他幾眼,發現他的手上有一瓶蘋果汁。

  像是等邊三角一般的剛好,我想買的正是蘋果汁。

  手上的蘋果汁,不知道要不要馬上喝完。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哭了,也搞不清楚那到底是眼淚還是水。

  回到教室,心神不寧,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哭。

  只好拿出筆記本記下今天的事情,回家再研究一下。

  但是從芸萍那裡,我得知了一項驚人的事情。

  其實勻琪現在喜歡的,是六年級的另一個學長。

  所以我少了一個情敵,對吧!?

  乾脆一點,我直接找勻琪談,他也說了那是事實。

  所以我真的少了一個情敵。

  更乾脆,我也去問了蓉姐,她跟我解釋那天的事情。

  所謂的那天,已經很遠了。

  不知道是幾年幾月的幾號,蓉姐說了一句話:「其實我有一點喜歡莫庭瑋。」

  她說,其實就只有一點,只是六三的人亂說而已。

  那?

  「所以妤琳,沒關係,如果你要倒追他的話,沒關係。」

  短短的一天時間,兩個情敵都……沒了。

  這是什麼意思?代表我還有希望?是啊是啊!我是還有希望沒錯。

  不過我的三秒失憶越來越嚴重了。

  這好像也跟月考有關係,我記得好像是月考的三天之後。

  月考的三天之後,我開始忘記我要做的事情,開始像個老人一樣。

  「啊?你說什麼?」

  「有這件事嗎?我忘了。」

  這種病不知道對人體有什麼害處,反正一定不是什麼怪病。

  在失憶過後的兩個月,好像是五月多的時候,我換了新暱稱,紫色天空。

  不過總覺得有點奇怪,我以前是愛上紫色天空的‧‧魚兒。

  魚兒愛上紫色天空,就變成紫色天空,那紫色天空愛什麼?就變成什麼?

  他的暱稱好像從我認識他到現在,還沒換過半次。

  一直都是「邢望」。

  像是被西街感染了一樣,我開始懷疑他喜歡的是霍建華而不是五五六六。

  拿音樂來比較的話,我是覺得五五六六好多了,霍建華好像開始走戲劇路線。

  「但是我存在著,我一直存在著……我真的存在著,我一直存在著……」

  那誰不存在著?

  

→ 那誰又存在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六)

  「等久了就是你的。」

  朦朧中好像在哪本書裡看過這句話,但是想不起來。

  我等了他超過半年了,不過我卻還沒有過這種想法。

  「我會等你,等你回首。」

  純粹,是我的想法,很單純,非常。

  「等久了就是你的,等久了就是你的,等久了就是你的,等久了就是你的,等久了……就會是你的。」

  等久了就會是我的?應該吧!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開始行動了。

  第一次,是籃球比賽。  

  不知道前面有沒有提過他常打籃球。  

  籃球比賽正式開始的前三個小時,我寫了一封不像信的信,本來要親自拿去給他。  

  但是我不敢。  

  幸好我遇到小畢,是她幫我拿的。  

  不過我不知道她到底說了什麼話,我只知道莫庭瑋有看。  

  然後,他有了新的綽號。  

  是我幫他取的,叫「藍豆芽」。  

  所以我是紫豆芽?對。  

  那張像紙條的信裡,我寫了一些祝福他的話。  



  我希望你是球場上的藍豆芽,與眾不同。

  我希望你會是我的藍豆芽,獨一無二。  

  我記得的就這兩句了,因為我的三秒失憶症不斷發作。  

  而第二次,是星期三,上自然課的時候。  

  那天,我非常不識相的寫了一張紙條。  

  「你等一下可不可以幫我拿去給莫庭瑋?」  

  「嗯,下課幫你拿去。」  

  每一張紙條都不是我拿的,可以確定的是,全部都我寫的。  

  我不記得我寫了什麼了,不過最後一句讓我印象深刻。  

  「May I love you?」  

  上課之後,老師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居然要我們把位置打散。  

  我就這樣很不爽的上完了這堂課。  

  終於放學了,同學們開始排路隊。  

  我已經猜到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果然我想的沒錯,班上那群討厭的男生,看到莫庭瑋過來,馬上衝過去把他圍住。同時他們也一直叫著我,我直接走到那位「看似單純」的同學旁邊,要「他」幫我問紙條裡最後問題的答案,不過答案我也不確定是不是對的。  

  因為答案是:「嗯。」  

  那天晚上,我又作了那個熟悉的夢,這是我第三次夢到。  

  還是同一個背影,同一種聲音,我說的話,卻也同時是不同的。  

  「愛上你,是不是錯誤,我不知道,因為原因需要你告訴我。」  

  他遲疑了一下,轉過頭來,望著我。  

  「我不能給妳原因,不過……」  

  然後我醒了,這還是一場未完的夢。  

  

→ 告訴我,夢裡面那個人是你,告訴我,你要說的話,是愛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七)

  我得告訴你們那天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知道前面有沒有說過,幼童軍的團集會,都在星期三。  

  那天,剛好下雨了。  

  雨,說實在的,很大,很大。  

  所以我們的團集會地點,從操場移到了體操教室。  

  比等邊三角還剛好的事情發生了。  

  柯老師不知道是興致從哪裡來,今天居然不以隊作單位,居然是用報數加身高。  

  我報到一,他也報到一,我一六二,他一六七。  

  沒有人是一六三,也沒有人是一六六,所以非常剛好的他排在我後面。  

  這代表什麼?代表我們接下來的活動,他都是在我旁邊的。  

  雨居然停了。  

  今天不知道打哪來的老師,還有在六年級非常知名的人士,來為我們「講課」。  

  可能是因為要學期末了,老師想給我們一些「特別」的。  

  講星象的時候,我不是很懂,也不能說是不懂,拿到了一張墊板,因為我回答了問題。  

  柯老師今天真的反常了,他居然教我們跳什麼舞的。  

  不過這是我第一次牽到他的手,摸到他的頭,扶著他的肩。  

  要結束的時候,我忘了拿墊板,是他幫我拿的。  

  這好像是一種還沒走完的緣分一樣,牽絆著,分不散。  

  「唷!莫庭瑋你很體貼嘛!」  

  我呆在那裡,眼睛開始無神,這是一種預兆,一種即將有人要被我打的預兆。  

  不過我沒打到他,因為,我不敢。  

  又開始下雨了。  

  我個人非常喜歡淋雨,但是我不能,我第三天會感冒,一定都是第三天,而且感冒是很嚴重的。  

  但是我必須淋雨,今天,因為我有問題要問莫庭瑋,很不巧的,他在打球。這代表什麼?代表我要等下去。  

  於是我等了大概十分鐘,淋了大概十分鐘的雨,才盼到打了大概十分鐘球的他。  

  「莫庭瑋,我有問題得在今天問你。」  

  「……?」  

  「問你一個很奇怪的問題,請問永遠是多久?」  

  「……」  

  我想他應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吧!沒關係,我走先。  

  我的十分鐘就這樣浪費在兩句無言中,想起來蠻不甘心的。  

  其實後來我回家想了一下,我應該不是要問這個的。  

  因為他留的是「一輩子」而不是「永遠」。  

  所以我該問:「你只愛我一輩子嗎?」  

  我的勇氣被藏起來了,被我的三秒失憶症藏起來了。  

  至少失憶還是在勇氣的前面吧!代表我的勇氣不是輕易就會使出來的。  

  如果我記得沒錯,我到現在還沒說過一句話,一句很關鍵的話。  

  「我愛你。」

  

→ 遇見你的那一刻,是永遠的開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八)

  不知道是哪天,我確定我收到了一封信,一封電子郵件,就在我拿紙條過去沒多久的後幾天。  

  他寄的,他問我,要不要當他女朋友。  

  等久了就是你的。不過他不是我的,喜歡一個人不是誰的誰的。  

  我搞不清楚是畢業「瘋」還是畢業「風」,總之現在六年級都在趕畢業,搶著告白。  

  我問他,你有沒有受畢業風影響?  

  「啊?什麼畢業風?」  

  呃……該怎麼解釋呢?算了,不解釋會比較好。  

  很快的,六年級真的要畢業了,真的,要畢業了。  

  音樂課的時候,我們會練一首歌,我不確定,不過應該「可以算是」驪歌。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酌酒盡餘歡,今霄別夢寒。

  韶光逝,留無計,今日卻分袂,驪歌一曲送別離,相顧卻依依。

  聚雖好,別雖悲,世事堪玩味,來日後會相予期,去去莫遲疑。



  其中最引我遐想的是,第三句。  

  「韶光逝,留無計,今日卻分袂……」

  光陰似箭,沒有辦法能留住,於是今天,我們分別。  

  給了我,很深很深的感觸。  

  我給了他第三、四張紙條,是在隔一個星期後。  

  我折了兩架紙飛機,在六月十六號。  

  兩架的內容,其實都差不多,不過我以不同的型式表達。  

  「我在期待什麼?」站在六四的門前,我這樣想著。  

  這個時候,是第一架飛機送出去的三分鐘後。  

  「我想牽你的手,永遠永遠。」  

  思涵站在我旁邊,她說:「等下莫庭瑋會不會衝出來牽妳的手啊?我覺得很有可能喔!」  

  「妳想太多了!」這次不是我想太少,而是她說的是天方夜譚。  

  「我到底在期待什麼?」站在六四的門後,我這樣想著。  

  這個時候,是第二架飛機送出去的一分鐘後。  

  「我找不到紙飛機的重心,不過我找到了愛的平衡點。」  

  我不想再看六四裡面,我看外面,外面的景色,讓我有跳下去的衝動。  

  「如果我跳下去,你會怎樣?」我問阿霖,他笑著不回答。  

  「如果我跳下去,妳會怎樣?」我問大姐,她說她會很高興。  

  「如果我跳下去,你會怎樣?」我抓了第三個人,他說了一句話:「妳是不會去問妳的莫庭瑋喔!」  

  你以為我不想嗎?如果我敢的話,我早就問了好不好?  

  紙飛機,終究找不到它的平衡點,也找不到重心。  

  

→ 我得找到永遠的重心,因為我怕,它會在六月十八日,從此消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九)

  過兩天他們就要畢業了,我得準備一下要給他們的禮物。

  我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禮物可以給的,所以我寫了八張紙條。  

  想起「藍豆芽」的故事之後,我跑去園藝店,想要買豆芽,可是,現在不是豆芽的產季。  

  所以我挑了一盆仙人掌,一盆看起來沒什麼刺的仙人掌。  

  預演那天,思涵居然哭了,而且哭的很慘。  

  我無法想像明天會如何,也不能輕易的想像。  

  小畢、思涵和我那天是坐在一起的,因為我們即將要送走六年級的畢業生了。  

  抒發情緒的時候,我想我只能靠寫詩來散愁了。  

  我帶著比我生命還重要的筆記本來到了龍山國中–我未來的學校。  

  思涵好像很好奇的看著我提筆下筆的每一秒,想要看我到底寫了些什麼。  



  哭
  很簡單
  真的 很簡單
  哭
  並不難
  真的 並不難
  哭
  很簡單 並不難
  難的是
  為誰哭
  為何哭
  如何哭

  * 哭 如果不能解決問題 那我不想解決   



  看完我寫完的這篇「哭」,小畢好像擺脫了她原本很耍寶的個性,凝視著我,點了她的頭。

  我繼續寫下一篇,靈感總是在傷心之際最快湧現。   



  劃 句點 很容易
  一筆就完成
  我 不劃
  因為 根本沒結束
   還會繼續
  不會停
  因為 那不是句點
  只是……
  未完待續
  
  * 劃句點 好難 我不劃 永遠都不劃  



  思涵的情緒可能已經快到極點了,她看了看我,再看了看我的筆記本,再看了看下面的畢業生,最後拿起寶特瓶,喝了一口水,很安靜,什麼話都不說。  



  時間
  像沙漏
  毫不留情消逝
  時間
  像流水
  一滴一滴溜走
  時間
  像鐘擺
  快速無情擺動
  我
  又能如何?
  只得
  望它思愁
  
  我寫完這三篇之後,用一種苦中作樂的表情看著小畢和思涵,她們的反應大大不同,一個抓起我的手捏我的臉,一個還是繼續喝她的水。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三個連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看著下面的畢業生。  

  小畢突然說了一句話:「明天我可能會哭,但是我不會讓學姐看到。」  

  我回她一句:「妳夠義氣!」因為,就算哭了,也不要讓學長姐們看到,他們會更捨不得。  

  「在校生致詞。」司儀念出了最關鍵的一句話,對於我們五年級而言。  

  開始了,我們開始唱「送別」了。  

  第二段,我記得沒有人會唱,只會哼哼幾句而已,我跟小畢是班上少數幾個還會唱一小段的,「就只有一小段」,我這麼跟小畢說,然後相視而笑。  

  當我們正笑的開心時,思涵哭了。  



→ 我應該更珍惜這短短的永遠時光,因為它將在明天劃下真正的句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12 17:33 , Processed in 0.84987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