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永遠…是多久?﹝1-20完﹞

[複製連結] 檢視: 3666|回覆: 21

這篇寫完很久了…還有,紫色天空是我的舊名。準備好了嗎…嗯,那讓我帶你開始體驗永遠吧…

序…

  一段時間,一個時限,一篇故事,能拼湊出什麼詞?永遠。

  寫這故事之前,我沒想太多,只做了一個街頭訪問,我希望你曾是我的訪問者,我想或許是真的吧!

  「永遠是多久?」這問題住在我的左大腦很久了,別問我為什麼它住在左邊,簡單,因為我不是左撇子。

  它可以是一秒鐘,也可以是一輩子,這是大哥們給我的答案﹔一輩子,這是同學們給我的答案﹔不可計算時限,這是老師給我的答案。

  如果永遠是永遠,那永遠是什麼?我不想再扯下去了。

  或許我們都了解,永遠實在是一個抽象的名詞,但是,它又為何抽象,你說的出來嗎?

  這篇文章內,讓我告訴你,什麼叫永遠,什麼叫友情,什麼叫付出,什麼叫愛情。

  如果永遠是字跡,那就讓我以輕柔的手指撫摸你的感覺神經。

  如果永遠是時限,那就讓我用平凡的方式顛覆你的單純想法。

  如果永遠是故事,那就讓我以獨特的想法放大你的每個細節。

  把世界倒過來,永遠不只是永遠,而是一段愛情…

  永遠,是一個奇怪的名詞,是一個怪異的名詞,或是副詞?形容詞?或是根本是你、我………

  我不知道,可是…當我以紫色天空這個身分寫文章的時候,是永遠的進行式。它正在進行中,你感覺的到。

  放下身段,我想用天真的想法告訴大家,這不是一個完全真實的故事,不過大部分是真的!夠真實嗎?我猜大概還不夠。

  我所能說的,所能做的,只有保證:我愛你,永遠。

                                            

                          紫色天空 於台北市萬華
 
[SIZE=1][COLOR=#ffffff]  [COLOR=paleturquoise][COLOR=cyan]永遠[/COLOR]不是[COLOR=cyan]愛[/COLOR],[COLOR=cyan]愛[/COLOR]才是[COLOR=cyan]永遠[/COLOR]。[/COLOR][/COLOR][/SIZE] [RIGHT][SIZE=1][COLOR=lightblue]我的,詩集(請隨意亂入OTZ)[/COLOR][/SIZE][SIZE=1][COLOR=royalblue][SIZE=1][COLOR=royalblue][URL="http://www.gamez.com.tw/showthread.php?p=2405449"]【∮】[/URL][/COLOR][/SIZE][/COLOR][/SIZE][/RIGHT] [URL="http://www.gamez.com.tw/showthread.php?p=2405449"] [/UR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一)

  品致、芸萍,還有我本人,是無所不談的死黨。

  我們是英文班同學,一起同生共死的朋友。

  同生共死?沒錯,我們一起換英文班,一起失戀,一起墜入月考的漩渦中。

  芸萍姓劉,這個名字很少見,真的。

  其實,我跟芸萍其實認識不久,可關係超好。跟她從未同班,卻是知心好友。

  芸萍的媽媽是學校老師,無疑的,她功課很好,人緣很好,品德也很夠,我總覺得她缺了什麼,卻也說不上來。

  我曾經想過,如果芸萍有個正常交往的男朋友,她的情緒就不會這麼暴躁。

  可是我看她好像已經對愛情絕望了,因為阿中。

  阿中是林中俊,一個自以為很痞的男生。

  他有一個雙胞胎哥哥,跟他長的一模一樣。他哥的女朋友是芸萍的好朋友珊珊。

  芸萍跟阿中的故事從整人程式開始,那是我傳給他們的。

  常玩即時通的都應該知道,有一個程式可以變狀態,叫什麼愛戀百分百的,只要填上自己的名字和印象最深刻的異性,狀態就會變成:xxx的最愛是xxx…。

  他們倆個同時上線的某一天,我傳了這個檔案給他們,理所當然的,阿中的狀態變成:林中俊的最愛是劉芸萍…﹔芸萍的狀態變成:劉芸萍的最愛是林中俊…。

  我跟他們說:「痾…最愛喔!」他們簡直氣死了,可是狀態卻都沒改回來,一定是故意的。

  後來他們就開始交往了。

  阿中真的在那個時候超積極的,連英文課的作文都可以寫到芸萍,下課就去四班門口等她。

  一個月又兩個多禮拜後,阿中的狀態變成「我愛方瑄誼」。

  戲劇化的是,方瑄誼也是芸萍的好朋友。

  我猜芸萍可能已經不知道在瑄誼面前該擺什麼臉了,兄弟不能閵牆,姊妹當然也是同樣的道理。

  「我喜歡妳」這句話有那麼難說嗎?沒有,並沒有。

  可是他說不出來,他太懦弱,太膚淺,太……

  反正芸萍可能真的已經絕望了。

  說完了芸萍,接下來就是品致了。

  品致是一個很奇怪的人,他怪就怪在他的個性,他的想法,和他的知識。

  如果你認識他,一定會覺得他這個人沒腦。

  可是他思考方式的邏輯,真的顛覆傳統,他有時候很糊塗,有時候卻很…聰明。

  記得恩陞大哥說過,品致該換條天線了!而且頻率還要調到最強,免的他什麼都不懂。

  他居然連華納威秀都不知道,我看他應該要裝第四台和ADSL才對,而且要那種連線速度很快的。

  他說破了不是一個很爛的男生,體育好,身高不矮,成績也沒差到哪裡去,只是應該要放聰明一點。

  我覺得他很像巨蟹座,但事實上他是射手的,因為他根本超愛家,上次叫他填最想去的約會地點,他居然填家裡,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有電視可以看。」

  這倒印證了一句話:沒常識也要有知識﹔沒知識也要有常識﹔沒常識也要常常看電視。

  因為他就是沒常識和知識,可是常常看電視,而且是卡通。

  品致的情史一點都不輝煌,很空洞。

  我不能否認他是個不好的男生,但他好的方式很奇怪。

  通常他會竭盡所能在你面前裝的很白痴,然後在某天故意一本正經跑到你面前,說什麼你其實很怎樣怎樣的,這不叫「好」吧!這叫拍馬屁。



→ 死黨的定義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二)

  這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

  幼童軍裡有很多大哥,去年大概還有七八個吧!可是現在只剩三個了。

  四年級,也就是去年時,我只認識兩個,一個五年級,一個六年級,是我們這隊的隊長副隊長。

  現在,那兩個全都不在團裡了,我又認識了另外三個。

  其中我最感好奇的是最高的那個,他應該有比我高五到十公分吧!我看他的時候頭得向上仰。

  我不認識他,充其量只能說是聽過,交談過。

  可是我總覺得他有一種很奇怪的魔力,讓人很想認識他。

  所以我開始打聽他的消息。

  他姓莫,叫庭瑋,這是我從潘誠凱口中聽來的,他跟他同一個安親班。

  我不知道同學們到底什麼意思,他們一直強調潘誠凱喜歡我。

  事實上我很討厭潘誠凱,非常非常。

  相信我,如果你認識他,你也會十分討厭他。

  至於班上同學討厭他到什麼地步?讓我緩緩道來。

  他有一個綽號叫「哈比」,就是身材嬌小﹙講白話一點就是矮﹚的人的總稱。

  我跟他是早上開門的人,這是老師指派的。

  我開前門,至於他開後門。

  早上,我通常比他早到十分鐘,如果我沒睡過頭的話。

  我到之後的十分鐘內,大概會有五個人抵達。

  五個人之中,會有三個男生把前後門都內鎖,不讓他進來。

  所以你就會看到哈比站在門前開始發牢騷。

  「喂!讓我進去啦!我告訴老師喔!」

  「快開門啦!我要進去!」

  「我告訴我媽喔!喂!開門啦!」

  直到我們真的怕了,怕他告訴老師。

  我們不是怕會被老師罵,是怕老師會告訴父母。

  我們不是沒膽,而是沒勇氣,被父母罵的心理準備。

  我總覺得他真的喜歡我,但我很討厭他。

  同學故意找理由責罵我時,他會站出來替我說話,我叫他別多管閒事。

  股長要記我時,他說我根本沒講話,我直接自首:「我有說話!」。

  如果要把我對他的抱怨,通通寫在一張紙上,那可能字太小,肉眼看不到,因為超過五億個字。

  如果要把我對他的看法,也全寫在一張紙上,那你最好不要有遠視,因為太大了,只有一個字:爛。

  你知道我有多討厭他嗎?非常乘數百億次。

  所以他只是我的利用工具,利用他來認識莫庭瑋。

  他真的還蠻好利用的,我很快地就認識莫庭瑋了!

  大概一天吧!我跟哈比一提到莫庭瑋,他就直言我喜歡莫庭瑋。

  但並沒有,我那個時候對莫庭瑋只有一個感覺,就是好奇。我好奇他怎麼長那麼高。

  當日哈比就把事情告訴莫庭瑋了,雖然不是事實。

  所以第二天我即時通裡的好友名單多了一個帳號:wilson20031124

  我當下就猜測,十一月二十四日是他的生日。

  至於我寄給他的第一封信,也很理所當然的在十一月二十四日送達,那是一張電子賀卡。

    

    Ο。 都已經十三歲了!還腳踏那麼多條船,真是不負責任!﹙希望我也是其中一條喔!﹚ 。Ο

  我承認,這內容的的確確蠻「那個」的。不過我想「這個」看過之後,射手座的反應應該不會太「那個」。



→ 如果「那個」能讓永遠開始航步,我願意繼續作「這個」動作。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三)

  就在他生日那天晚上,我收到回信。

  當時我猜測他回這封信的時間不超過三十秒,因為沒有半個標點符號,只有一堆空格。

  內容我只有一點印象,好像是說不會忘記怎樣的,最深刻的是最後一句:「有點喜歡妳的庭瑋上」。

  聰明的你們應該都已經知道了吧?!

  在認識之後到他生日這段期間,就如哈比所說的,我真的喜歡上他了。

  焦點回到賀卡。

  那張賀卡不是我打的,是品致打的,我們之間沒有秘密。

  我所指的我們,是我本人、芸萍和品致。

  雖然是品致打的,不過內容還是由我決定,我邊念他邊打,不是因為我不自己打,是因為品致說我動作太慢了,他比較敏捷。

  再來是我看完回信的反應,其實我沒什麼特別反應,只是呆在那裡,愣住。

  旁邊冷風吹的很強,但我很熱,被我突來的心悸悶熱。

  世界很吵鬧,但我很安靜,被他突來的一句話嚇愣。

  真的?!喜歡?我嗎?還是…網上談兵?

  十一月二十五日,我睡到連自己遲到了都不知道,整個人黏在床上。

  到了學校,頭腦課表也全亂了。上音樂我帶英文﹔上自然我帶鄉土﹔上電腦我帶音樂。

  原本以為下午沒有科任課就平息了,沒想到國語課時,老師說:「請舉出一個最具代表性的醫護天使。」剛好點到我,本來我是想說南丁格爾的,不過卻說出:「莫庭瑋。」全班呆住三秒鐘,開始大笑……我趕忙辯解:「不不不!是南丁格爾!」幸好,老師沒刁難我。

  我的生活被莫庭瑋打亂了?我想是,因為南丁格爾。

  於是,我盡量把注意力轉移到Sammi老師的英文課上,那應該不會讓我分心。

  結果有一課,好像是第十課吧,我們剛好教到頻率副詞﹙Adverbs of Frequency ﹚。

  第一百頁,我們上主詞受詞所有格﹙subject.object.possitive﹚,第九題很欠打,是「How often do you think about me?」(你多久想我一次?),答案是all the time(無時無刻),我差點沒昏倒,真是有夠噁爛的…。

  沒錯,我又分心一次了,這讓我被全班似笑非笑的鬧了三十秒。

  我問了teacher一個問題,本來跟第九題無關,結果我居然說:「老師,那你會無時無刻…嗎?」就是這個「…」害我被鬧了!

  這個時候是星期五晚上,我昏昏欲睡。

  隔天傍晚,我泡在即時通上。



wilson20031124:先告訴我…你為什麼喜歡我?

ivonne0922262237:你先說

wilson20031124:你先說

ivonne0922262237:柪不過你,好吧我說

wilson20031124:嗯嗯

ivonne09222262237:因為…就是喜歡你嘛

wilson20031124:因為妳美



  我隱隱約約記得,這是我跟他第一次聊天接觸到愛情,就在這一個午後。

  他很不乾脆的直接問了我這個問題,害我一時手不聽使喚打出那三個沒啥感情的字,這好像在默認我真的喜歡他…

  我猜想…他可能早就打好那四個字,等著我的回覆才按下enter吧!否則如果是別人,看到我的那種跟沒回答一樣的答案,可能會蠻生氣的。

  其實我看到他的答案,那一瞬間其實蠻感動的,我猜「美」是重點吧!我美嗎?自己倒不會這樣認為,有時候還蠻討厭自己的臉。

  

→ 這是戀愛嗎?如果是的話,這是甜蜜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四)

  過了不久,真的不久,大概只有兩個小時,學校的神社出現了一篇新留言,是我留的。

  Ο。 我喜歡ai4wu/6jo3 。Ο

  我就真的這樣打。

  我猜他有看到,因為過沒兩三天後,出現了另一篇留言。

  Ο。 我愛妤琳一輩子 。Ο

  這是他留的,「他」是誰你們應該都知道。

  剛開始我不知道有這件事情,因為我不會無聊到去看神社的亂倫。

  是芸萍說的,她怎麼這麼神通廣大,學校發生什麼事她都知道,我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非常。

  這應該是一種錯覺,愛上他的錯覺,不會對,一直都不曾對。  

  我坐在一張奇怪的椅子上,眼前是一杯曼特寧,我不想把它喝下去,失眠的時間可能會再增加三個小時。

  盯著沒什麼人上線的即時好友名單,我的腦袋很空洞。  

  想要找幾隻夜貓陪我聊,結果第一顆水球就是一個很欠打的交友家族裡的成員,他問我:「小妹妹,今年幾歲?」



ivonne0922262237:十二。

  new1212112:果然是小妹妹呀!

ivonne0922262237:那又怎樣?有何貴事,這位大哥?

  new1212112:問妳要不要去夜遊罷了。

ivonne0922262237:沒空,沒興趣,我在忙,不想理你

  new1212112:口氣別這麼冷淡嘛!

ivonne0922262237:那怎樣叫熱情?

  new1212112:附和一下我嘛!

ivonne0922262237:你去找貓會比較快,牠比較黏人。

  new1212112:別這麼酷嘛!

ivonne0922262237:我很酷嗎?還好吧!妳要找鄰家少女的話,去鄉下找,我沒閒功夫陪你這個無聊人士。

  new1212112:好吧!不打擾妳了。

ivonne0922262237:謝謝你喔!

  new1212112:……++"



  果然無聊吧!這個人蠻討厭的,我猜又是想搞一夜情的。

  你覺得一個小五生晚上十一二點掛在線上能幹嘛,其實也沒事可做,沒人陪,沒人理,只有一台冰冷的電腦。  

  我好無聊,我好無聊。  

  這個時候,簡訊提示聲打斷了我奇怪的思緒。  

  「嗶──」聲音悠長,是我設定的,五秒鐘。  

  學姊傳的,內容蠻白痴的。

  Ο。 ﹙這是我老弟傳給我的,超白目"--,哈哈﹚ABCDEF看到了沒,你是屁屁,哈!哈!哈!YA 。Ο  

  哈哈哈…我真的無言了。  

  想把它刪掉,但現在它還躺在我棲息已久的手機靈魂中。  

  沒想到,晚睡的不只有我。  

  頭好暈,好眩。

  好累,好累,愛上你,我好累。

  好煩,好煩,愛上你,我心煩。

  好痛,好痛,愛上你,我好痛。

  我的心好痛,好累,好煩。

  身體裡的某個細胞好像正催促我寫些東西。

  我想睡了。



→ 如果我眼前的帳號是wilson20031124,如果簡訊的傳送者是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五)

  為什麼我射手座的朋友這麼多?多到我十一二月忙的要死,買完這個禮物,又要去寫那張卡片。

  今天是蔡頭的生日,十二月三號,星期三。

  星期三,忙碌的一天,雖然是半天課。

  早上一節數學課,要把一天的功課全部解決﹔外加三堂自然課,連續的,思緒也是連續不斷的。

  下午,還有堆積如山的功課,英文課。  

  我累了,那個時候,我很想自殺解決一切。  

  可是我不敢拿刀砍自己,會很痛﹔不敢吞農藥,喉嚨像火燒一樣﹔不敢燒炭自殺,我不會生火﹔不敢跳河,這附近沒有河,有的也只是臭死人的淡水河。  

  所以我的自殺計劃就一直拖到現在,完全沒有實行。  

  嗯…這倒讓我興起了一股有趣的念頭…。  

  我拿起旁邊的美工刀,狠狠的在手臂上畫了一道,血沒有流出來,因為我拿反了。  

  並不是因為我想吊你們胃口,而是因為我真的拿成鈍的那一面。  

  也好,我的文學夢還沒完成。  

  所以我就這樣懵懵懂懂的又活了快一年。  

  主題是不是有點偏離了啊?移回去好了。  

  就在忙著把自然習作整理出一個大綱時,我想起了那個留言。  





Ο。 我愛妤琳一輩子 。Ο  

  一輩子嗎?一輩子是多久?我們都結束生命的那天嗎?  

  我沒把自然筆記整理出來,倒把一輩子的定義整理出來了。  

  從人出生到死亡的那段期間,叫做一輩子。  

  似乎…太短暫了吧!  

  這是一種定義嗎?我好像在訂條件一樣,覺得太短太長的。  

  不過真的很短呀!只有一輩子。我要的是永恆,世界末日也要在一起的永恆。  

  我還在上自然課,不能想太多課外的東西,即使他教室就在距離我不到十公尺的地方。

  阿中突然拍了我一下,他說:「喂!妳發呆很久咧!」

  我像是大夢初醒般,盯著他,問了一個問題:「如果你最好的朋友跟你女朋友同時掉進河裡面,你會先救哪個?」

  「管他們去死的,又跟我沒親戚關係。」他講的很大聲,沒發現自然老師在他後面,就被打了。

  我會問他,純粹是因為他是射手座的,而且剛好比莫庭瑋小一年又一天。

  下課之後,我去問副班長,他也是射手座的。

  「跟我沒親戚關係,不會叫他爸來救喔!」唉……。

  阿中還蠻聰明的,他反問我:「那好朋友跟莫庭瑋妳要先救哪個?」

  「當然是莫庭瑋啊!」我還在恍惚。

  回過神來之後,第一個反應是:不會吧!他怎麼知道莫庭瑋的事情?

  他說:「拜託!你們在神社互相告白,全五年級都知道了啦!」

  只好承認啦…!但…唉……!  

  一個禮拜又兩天後,是品致的生日,我們在他家裡上英文,星期五。  

  去男生家應賅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而且他不是別人,是我的死黨。  

  死黨就是到死都感情很好的朋友,我指的感情是友情,別瞎猜。  

  他的生日禮物是仙境的點數,不到一個禮拜就玩完了。  

  我忘記那天是他生日,什麼也沒準備,倒是在他家用他電腦寄了一張賀卡給他。  

  十點了,我該回家了,就在這個時候,簡訊來了。



→ 「當然是莫庭瑋啊!」這次我是認真的,不是玩玩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六)

  Ο。 我好想妳,就明天,下午五點半,龍山校門口見 。Ο

  銬…你天天在想我的喔!幹嘛以日為單位傳簡訊給我啊?!

  他是我男朋友,國二生。不怎麼務實,我蠻討厭他的。

  這叫做玩玩吧!只是跟他玩個兩三禮拜。

  可是我還是去赴約了。

「妳遲到了一分鐘又三十二秒。」

「幹嘛?你什麼時候變成查號台了?」

「妳遲到的時候。」

「喔。找我做什麼?」

「想妳不行喔?!我只是想要見妳而已。」喔!那你見到了,閃人吧!

「那你現在見到了,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我有一件事要跟妳說,很重要的。」

「快說,我想回家。」

「小琪,這我同學。」

  他拉過來一個人,是個女生,高高瘦瘦的,眼睛很大。

「喔,繼續。」

「這是我新女朋友,所以我今天要跟妳說的是分手的事。」

「喔,那你不用多說了,拜拜。」

  我現在根本不想聽他說話,油腔滑調的,讓人很想揍。

  轉頭就走,留他們一臉錯愕。

  冷漠的原因很簡單,我早就知道這件事了,是呆姐說的。

「別放太重在感情上,那只會讓你死的更快。」呆姐說的,不是我說的。

  嗯,很好,就這樣保持下去吧!我這樣對自己說。  

  保持心情愉快,都不要想什麼。

  可是…這是我第一個男朋友,就這樣沒了。  

  現在能感覺的,只有感覺。  

  我回到家裡,感覺告訴我,應該要打開電腦。  

  連上線,習慣性的,登上即時通,看了信箱,瀏覽了BBS,順便去看一下新聞。  

  嗯,我開始無聊了。  

  功課還有三樣,可是我一樣都不想寫。  



→ 查號台:104﹔查愛台:520。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七)

  快放寒假了,就快了。

  就三個禮拜而已,乾脆別放。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月考變得很重要。

  整個教室充滿了一種叫做「考試」的氣氛,很濃,濃到你無法呼吸。

  星期一,考國語自然。

  一邊寫著國卷,一邊想著:為什麼要考試啊?不是說你好就好了嗎?算了,這張考卷很簡單,隨便寫寫就過了。

  我所謂的「隨便」是檢查五六次,外加把醜一點的字擦掉換正楷。

  自然的題目很難,我個人認為。

  隔壁那個不怎麼聰明的同學,居然錯了八題,還說他巡了八回,發現了八個錯誤,也重寫了八次。嗯!不愧是數字的絕妙搭配。這樣說,他原本寫的都是對的,經過他巧手一揮,全都變成錯的。

  當天,考卷就發下來了,我雙百。嗯!「隨便」寫是有用的。

  隔日,考數學社會。

  數學題目真是每立哈得,我錯了兩題,被扣了四分。

  社會就剛好相反了,八班老師出的,用膝蓋想也知道很簡單,全班花了不到十分鐘完畢。

  考完試的後遺症蠻多的,從被打到發瘋什麼都有。

  本班第二天就有人傷痕累累的來到學校,還偏不穿長褲,似乎想讓大家同情他。

  發瘋嘛…那個奇怪的同學也有參一腳,大概就是在教室裡呼啊跑呀叫的,還拉我進去。

  至於我自己,後遺症還蠻奇怪的,多了一個口頭禪:「嗨!早安你好!」不管早上中午傍晚凌晨,只要我想說,就說。

  小畢還挺可愛的,她替我補充:「嗨!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主播謝妤琳,現在為您播報的是:早安你好台視新聞。」我可不想要說那麼長,而且那根本就跟台視毫無關係。

  班上的同學其實都很仁慈,除了阿中,當我說「嗨!早安你們好!」的時候,會有人跟我說「嗨」、「你好」、「早安」之類的話,就只有阿中,他會說:「欠砍喔!早你個大頭啦!」像這般的話。

  我覺得,月考似乎不是有些人想的那麼簡單,因為這件事情的確讓很多我週遭的朋友同學們感到非常困擾,有人從此消失在網路中,有人再也沒出現在週三才藝班裡,更有人放棄了未來遠好的志願。

  對我倒是沒有什麼影響,我還是謝妤琳,我還是天天上線,還是照樣上我的週三作文,照樣經常對著鏡子自戀的說自己是一個偉大的作家。

  所以月考絕對是種酷刑,在未來的人看來。這很單純只是我個人的想法,請不要告訴教育部官員,我怕我會消失在網路上,變成一個編號,重刑犯的編號。

  於是寒假變成一個解放,徹底的休息。

  三個禮拜不能做什麼事情,但,作業很多。

  舉凡數學題,作文,日記,家事表,等等等等全部都有,寫到我真的想砸了書桌,不過看在CD們的份上,我還是沒犯殺桌案件。

  現在你就知道為什麼小學生的書包可以重達七公斤整,全裝功課。

  RENEE唱完了,該換游鴻明了。

  我拿起戀上一個人的歌詞本,開始翻閱……。

  「你曾是我吻過 我愛過 也傷過 擁有過 卻錯過的情人」

  是啊是啊!

  

→ 月考…除了讀,還是讀。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八)

  還是那場夢,同樣的情節,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不同的是,我對他說的話。

  夢裡面,我看不清楚他的臉,我不曉得他是誰。 

  我只知道,夢裡面我們是一對感情很好的情侶,但是分手了……。 

  但,錯過的不是我,是他,傷人的也不是我,是他。 

  是啊是啊!一切都是他的錯啊! 

  我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語氣很輕柔:「如果我不是你的唯一,我希望成為你的唯二。」 

  我有多愛他?很愛很愛,至少我醒來時是這樣想的。 

  但那終究只是一場夢。 

  寒假到了。 

  不是很冷,但很熱,根本不像冬天。  

  作業很多,但簡單,我仍天天上線。

  所以,我就這樣虛渡了一個炎熱的寒假。

  開學後,一切似乎回到原點,重新出發,又是一個新學期。

  學校的重大事情,也是我們的重大事情:姐妹校參觀。

  我們的姐妹校位在南投,一個全台唯一不靠海的縣。育英國小,這名稱取的還不錯,培育英才,我猜應該是這樣。兩天一夜,行程密集。

  但我們大部分的時間是在飯店度過的,不過那飯店的確蠻恐怖的,鬧鬼,不知道是誰,在半夜兩三點吹直笛,或是根本沒「人」吹,四個女生陰氣太重,不是我說的,是Sammi老師說的,我們於是找來了男生。

  六年級男生很不給面子,一下要來一下不來的,果然,男生比較龜毛。

  但最後他們還是過來了,很不巧的,老師巡房,他們就回去了,一出房間,直笛聲又傳來,使得我們再度「請」他們蒞臨。後來我們乾脆決定去他們房間,鎖住我們的門。

  就在這樣來來去去,吵吵鬧鬧,我們度過了一個鬼夜。

  第二天早上,育英園遊會。

  整團五六年級就在那邊圍在一起聊天,玩真心話大冒險,勻琪輸的最慘,而且我們已經放棄真心話,只剩大冒險,她得去抱一個男生,很巧的,就是莫庭瑋。

  我印象非常深刻,一團人就猛起鬨,她抱了他七秒鐘,接近八秒,我看著手錶讀出來的。

  育英真的很漂亮,但是他們﹙育英的學生﹚,都叫我們「台北人」,好像蠻排斥我們的。

  我在校園正中央,大喊了一句:「育英我愛你!」雖然有點蠢。

  回去的高速公路途中,遇到休息站,我又知道了一件內幕:學姊也喜歡莫庭瑋。

  姑且,我們稱學姊「蓉」。

  蓉直接跟我說她喜歡莫庭瑋,我知道之後,也不作多言,只是靜靜聽著她說話。

  情敵真的還蠻多的,一天就增加兩個了,這讓我不得不佩服,以後可能還會有更多。

  對了,還有一個地方不能不提,就是埔里酒廠,我在那裡喝醉,嚴格來說應該是吃醉,吃冰棒。

  因此我知道,我會發酒瘋,因為我那天就亂說一些有的沒的,連三字經都罵出來了。

  回到了學校,我們一副疲憊不堪的樣子,活像受了活死刑般。

  因為司伯一直甩尾,司伯是司機伯伯。

  我要回家,我想回家。

  我要上網,我想上網。

  所以我開了電腦。



→ 不只兩個,以後還可能更多,或許我只是候補。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九)

  那個時候莫庭瑋已經在線上了,我懷疑他速度怎麼那麼快。

  反正我跟他閒哈拉兩句就沒了。

  又重複著我同樣的動作,看信,看家族,看留言版,一如往常。

  我看著即時通好友名單上,他的暱稱,心中激起了一陣漣漪。

  我是他的誰嗎?不是,誰都不是。

  我喜歡他嗎?對!簡直到了愛。

  那為什麼我就是不敢說出來……?

  愛,很難。

  喜歡,簡單?

  我在寫什麼啊?被他打亂了。

  重來。

  愛,真的很難。

  喜歡,很簡單。

  適當時機,出現愛。

  收藏,喜歡。

  還是怪怪的,算了!不寫。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信箱還有十八封未讀信件,堆積很久了,從十一月到現在。

  塵封許久的信件,從中我找到一個獨特標題:「我們永遠在一起,好嗎?」

  我一直都沒注意到有這封信,因為它跑到最後一頁去,找了很久都沒看到。

  「我不停的向前奔跑,也不斷的回頭,我停下我的腳步,因為我遇見你,我伸出手握住你的手,我們定下誓約,哭了要互相安慰,開心的事要第一個分享,像這樣的小小幸福,一點一滴的累積,就是我愛你的最大動力來源。寶貝,我們永遠在一起,你說好嗎?」

  看完這封信,我遲疑了很久,想著要不要把它刪掉。

  按下了轉寄,我填了他的暱稱。

  信寄出去了…。

  愛,真的很難。

  喜歡,很簡單。

  適當時機,出現愛。

  收藏的,不將只有喜歡。

  終於寫對了。

  但是我想到勻琪的事情,心中不自覺開始感到…呃…該怎麼說呢…一種很痛很痛的…感覺。

  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他?問號一個一個的冒出來了。

  我並沒有不停向前奔跑,也沒有不斷回頭,我更沒有停下我的腳步,我遇見的不是你,是你的即時通帳號,我並沒有握住你的手,也沒有定下誓約,更別說什麼互相安慰和分享開心了,像這樣的小小幸福,幸福是看到你在線上,一點一滴的累積,我愛你的最大動力來源是潘誠凱,因為我越討厭他,我就會越喜歡你。我不會噁心到去叫你寶貝,除非你英文名字真的叫做BABY,不然我就叫你親愛的,但那很肉麻,我想跟你永遠在一起,但是你說不定不想。

  所以呢,我想不想永遠跟你在一起,是要看你,不是要看我,那你寄這封信給我幹嘛?

  對了,那永遠是多久?我不知道啊!總得給我一個時限吧!還是就像小說裡說的一樣,我們的愛是沒有時限的?我不知道,所以我現在很需要一個答案。



→ 永遠是多久,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確信的是,我愛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12 17:52 , Processed in 0.948283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