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宙斯系列之魔力宙斯

[複製連結] 檢視: 1596|回覆: 6

自古流傳的故事,都被人們稱之為『傳說』,傳說是述說很古老的神話,一一的用口來傳下,久而久之,傳說,便與原本的故事不一樣了
人們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就改為用寫的。在傳說中的故事裡,只是一些信神的人用想像的故事罷了,不過,也有人卻不已為然,他們相信有傳說的故事,是真真實實有發生過的故事。
  「大家都不相信神的存在嗎?這裡,不就是神所住的世界嗎?」這裡是人類所看不到的世界,這裡稱之為『神界』。神界四季如春,每天都是非常美麗的景象,這是在人間也看不到的景象。一位男子看著水面說著。

  「哥哥,人類當然不知道,因為他們都以為神是一個傳說。」男子的身旁又出現一位全身穿著黑色大衣的男子。

  男子笑了,便又說了:「呵呵……也許吧!不過,我又想到一個好玩的事囉!我們假扮人類,去人間玩玩,也是不錯的喔!是不是呢?」

「我們…………該不會要我陪你去吧?」黑衣男子說。

  「呵呵……你變聰明了喔!地斯……呵呵。」正如大家所看到的,這位男子,正是掌管全宇宙的偉大神明-天帝宙斯。叫他的人,便是他的弟弟,掌管冥府-冥王黑地斯(簡稱地斯)。

  神的冒險,在這,就此的展開了。

*************************************************************************

  東京地區的罌山國中裡,人來人往的學生們,根本沒時間在看看四周,想的,也只是手中的書、腦子的問題、考試的憂慮。除此之外,學生們真的一點時間都無法空下來,這時候,一位高大黑髮男子站在校門口,身後另外站著比他矮一點的金髮男子。黑髮男子問了一位身旁經過的女學生:「請問,你們知道校長室在哪嗎?」

  女學生見是黑髮的帥哥,不禁臉紅心跳的,說話結結巴巴的:「呃……往這裡一直直走,在右轉……啊!……在上樓梯……後左手邊就是……了。」女學生好不容易說完,黑髮男子道了謝,金髮男子也笑著說聲謝謝,就轉身離去。

  沒有錯,黑髮男子,正是地斯所變的;而金髮男子,是宙斯所變的。
二年五班......
「大家好!我是黑宙斯,是哥哥,請多多指教〈神是沒有姓的 只好隨便取〉。」
  ……你們好,我是黑地斯,弟弟,多指教。」地斯因為長期在自己的宮殿-冥府,所以養成不太愛說話的習慣,介紹也只有簡單明遼,草草結束。

  這時,A男子說話了:「哼!叫什麼黑宙斯、地斯的,有夠難聽的。」

  ……是。」宙斯說話了。「名字是父母再給你的另外一個的愛,如果,你罵了別人的名字,不就等於罵了他的父母。再說,如果別人罵你的父母,我想,你也會生氣吧!」宙斯的理論講解,令A男子無言以對,只有乾瞪眼的份。

  「哇!二五的轉學生好帥喔!尤其是那個弟弟,人又高又帥,而又有深不可測的黑色眼眸,真是迷死人了。」甲女學生說。

  「弟弟是好看啦!但是我比較喜歡哥哥。弟弟都不笑,是很酷,但哥哥對每個人都是笑臉,他用陽光般的笑容對著我,我就快被他打倒了。」乙女學生說。

  宙斯他們來到罌山國中整整三個小時,全校師生都知道有這兩位學生了。

  短短的一個禮拜,無數個女孩子向地斯告白,不過卻都是哭著跑走,地斯不會溫柔的話,所以拒絕每次都使女孩們非常悲憤,相反的,宙斯以溫柔的話來拒絕,都沒有發生女孩子哭的事情,男生幾乎是非常的討厭地斯,但地斯不已為然。

  一天,校長的女兒-木之本婷(大家都叫他萱婷)拿了一封信給地斯,在她身後一位男子說了:「喂!小子,萱婷給你的信,你要好好的保留,好好的看,知道嗎!」那男孩非常不悅的口氣說話。

  「好了,星馬,別這樣了,我的事你不需要管。」萱婷阻止叫星馬的人。

  「可是萱婷……你也知道這個人……。」星馬說到了一半,被萱婷阻止了。

  地斯拿起了信,連看也沒看的,在他們倆的面前,狠狠撕了那封信。「別白費力氣了。」地斯說。

  「啊……!」萱婷看了,難過的跑開了。

  「你這小子,為什麼要對萱婷做這種事情!」星馬大吼。

  地斯仍冷冷的說:「奇怪了,為何是我要對她溫柔,她又不是我的誰,況且你,為何你不自己告白呢?明明你自己愛她,為什麼不告白呢?還眼睜睜看她被別的男人搶走。哼!你的能耐也只有這樣嗎?太爛了吧!」地斯邪笑說。

「我……!我不管你了。萱婷!」星馬跑開去找萱婷了。

  「欸呀!地斯,就算你常待在冥府好了,對人也要好啊!不要這樣對待他人,哥哥我也跟你說了很多次了不是嗎!雖然你不愛她,你也不要用很兇的語言來說,她會以為你在罵她,所以囉!要溫柔。」宙斯看到了這一幕,不禁又開始說教了。

  「是、是,我不像哥哥你,是個花心大籮蔔。」地斯開始損宙斯了。

「我……我哪花心,只是和很多女孩子交過往嗎!哈……。」宙斯心虛的笑了。

  「你別再假裝了,我看得出來。」地斯嘆了一口氣說。「你還真是女人的公敵呢!哥哥。」

「是……。」看來,宙斯這哥哥,很怕這弟弟呢!

  然而,一陣尖叫聲。「老師、老師,萱婷她死了啦!老師。」女同學們緊張的尖叫。

  又傳出男子的叫聲。「萱婷!萱婷!不要--!」

  宙斯靠著地斯的肩,邪笑的說:「遊戲開始了!」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回覆: 宙斯系列之魔力宙斯

  「老師,不用看了,是他的錯,他一定是不想惹出什麼麻煩,所以才把萱婷殺死的!一定是這樣的。」星馬瞪著地斯說,但是地斯卻不理會他。

  「欸~星馬老弟,不要這樣嗎,有話好說,我和地斯有不在場證明的。因為你們走後,我和地斯聊天,身旁有很多學生,我們也和他們打招呼呢!」宙斯緩緩的說。

  「是啊!我有看到。」 B男子說。

  「我也有看到地斯和宙斯在聊天。」甲女說。        

  「……。」星馬說不出話來了。

  「好吧!我就幫大家找出這位兇手是誰吧!那……是誰發現了萱婷的屍體的。」宙斯問。

  「我是其中一位,我是野 星馬,另外一位是山本目老師,他是和風高中的理化教授〈和風高中和罌山國中是在一起,但中間有道路來分割,總共有一公里遠的分割道路〉。」星馬解釋說。

「那……山本目老師呢?」宙斯左看右看的說。

  「啊…………我也發現木之本同學的屍體。欸……真是嚇死人了……!」山本目老師嘆了一口氣說。

……。」宙斯想了一下,突然大叫:「我知道兇手是誰了!其實根本不用想嗎!因為剛才兇手說了一句讓自己承認犯案的話了,況且,萱婷並不是自殺的。」

「那……是誰呢?」星馬激動的說。

  宙斯用手指著山本目老師。「兇手就是你!山本目老師。」

  「咦?是……本目老師!」星馬驚訝的說。

啊......這......麼可能,我和木之本不熟,而且憑剛才你就可以猜出誰是兇手?這位同學,你未免也太厲害了吧!你可不能隨隨便便猜人是兇手喔!說錯,這可是要有代價的,反正,我是不可能的!」山本目老師從容不迫的說。

  ……你為什麼知道萱婷是姓木之本?」地斯說了。

  「啊!她父親是校長,我和校長很熟啊!所以知道……!」這回,山本目老師冷汗直流的說。

  「不可能!萱婷本名是木之本婷,萱婷只是我們給他的綽號,她名字根本沒有萱字,那為什麼你知道我們在說木之本呢?你本來是不知道了,只是聽了我們的對話吧!」宙斯的口氣咄咄逼人。

  「而且,高中和國中就有一公里遠了,高中那,根本不可能會知道我們幫萱婷取的名字,因為高中是不會管國中的,而你說的話……有點矛盾喔!……校長根本不認識你,我們剛轉來的時候,我問過了,校長不認識和風高中的任何一個人,當然,不是因為我知道有事情發生,而是很好奇為什麼高中和國中要在一起罷了。」地斯接著說。

「這……!」山本目老師無言以對。

  「老師!這是真的嗎?你真的殺了萱婷嗎?」星馬有點不敢相信的說。

  頓時,山本目老師看見宙斯的金色眼睛轉為綠色,而地斯轉為紫色,嚇得大叫。「哇!你們是鬼啊!人類是不可能有這種眼睛的顏色,救命啊!」

  「真沒有禮貌耶!我們可是偉大的神明喔!」宙斯和地斯瞬間恢復了原本的模樣,山本目老師看見了,馬上昏了過去。〈只有靈強大的人看的見〉

  「咦!宙斯他們為什麼……?」星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樣就昏了啊,算了,你們直接叫警車吧!這位老師等一下就會醒過來了啦!」說完,宙斯就和地斯一起走了。

……隔天

  「喂!宙斯。」門口突然出現一位未曾看過的男子。

「咦?你是……星馬!為什麼呢?斯嚇了一大跳。

  「啊……因為心情不好嗎……所以把我的頭髮剪短囉!」星馬不好意思的騷騷頭。

  「不!很適合你呢!對了!你那麼喜歡萱婷,為什麼還要讓他和地斯告白呢?你這麼做,不會傷心嗎?」宙斯說。

  「哦……沒關係!因為是我自己單戀啦!所以我沒有資格這麼說話。」星馬似乎不太想談這話題。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宙斯道歉的說。

  星馬看了一下宙斯,又看了地斯,他想了很久,終於開口了:「宙斯……有一件事想和你們談談,不知道可不可以啊?」星馬膽怯的說。

  「咦……可以啊!」宙斯莫名其妙的跟著星馬到學校的頂樓。

  到了頂樓,星馬直接說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咦!星馬你……?」宙斯盯著星馬看。

  「宙斯!」地斯明白星馬的意思,就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宙斯停了一下,才又說話:「是嗎……星馬,你的『靈』很強大啊……所以才能看到我們的樣子啊!」宙斯微笑說。

「我果然沒看錯,你們是怎麼變的?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呢?而且,衣服也不知道從哪變出來的,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星馬又問了。

  「我們啊……是保護人類的神,如果沒有了神,就等於沒有人類。」宙斯緩緩的說,他見星馬還是不懂得樣子,又再說清楚一點:「我是掌管宇宙的宇宙之神-天帝宙斯;而他呢,是掌管冥府的冥王-黑地斯,你可以叫他地斯。

  「神……真的有神的存在,在我們人類世界中,很多人都是不相信神的。」星馬看著天空,彷彿對這件是非常的驚訝。

  「那你呢?星馬,你相信神嗎?」宙斯問他。

  「呵呵……我也不信,所以我才驚訝啊!」星馬笑著說。

  在一旁不說話的地斯,這時說話了:「哥哥,你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呢?你不用在隱瞞我了,因為藏不住,你是不適合說謊的人,為什麼你會突然想要下來人界?是不是因為有什麼事才叫我下來陪你的。」地斯口氣似乎有點生氣。

……對不起嗎!地斯,我還是瞞不住你耶!」宙斯笑著說,又回頭看看星馬,便說:「星馬,你知道什麼是靈嗎?」

「這個……我不知道。」星馬誠實的說了。

  「靈是維持我們神的生命而存在的,換句話說,只要靈不在了,我們神也別想活。而人類也是一樣,如果靈消失了,照樣也會死亡,我說你的靈很強大,所以才能看見我們,你想,這是為什麼呢?」宙斯反問星馬。

  這個嗎……我怎麼會知道嗎!」星馬叫著說。

「呵呵……這代表著你以前也是神。」宙斯說。

  「我……我也是神!!」星馬驚訝的說。

「哥哥,可是神都在神界啊?怎麼會有投胎的呢?」地斯非常疑問的說。

「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事?」宙斯又反問地斯。

「我……什麼!難道是……!」地斯突然微微一震,似乎不敢相信。

  「沒錯,你想的很正確,這兩天,所有的神都投胎了。」宙斯回答。

  「等一下!你說我也是神,那才兩天的事,為什麼會變到我身上來啊!」星馬非常不服的說。

  「我們的神界一天是你們人界的十年。」地斯回答的說。「那哥哥,為什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呢?」地斯問了宙斯。

  「因…...霧』啊!」宙斯好像不願意說出這個名字。

  「霧……!它不是!」地斯驚訝的說

  「怎麼了?」星馬疑惑的看著他們兩個人。

  「霧是我們神的敵人,只要碰到霧,通常是沒人可以活的,但是除了有一位神另外,只有他不怕霧的侵害。」宙斯解釋給星馬聽。

  「那個人是誰啊?」星馬又問了。

  「地斯!因為地斯是長期待在冥府,所以靈可以說是非常的強,比我們一般神都來的厲害,所以往往我們被霧給侵害,都是地斯去抓那些霧,還有幫我們淨化呢!」宙斯笑笑的拍拍地斯的背,但地斯一點驕傲也沒有,也沒表情。

  「原來…………我可以唱歌吧?」星馬說了奇怪的話。

  ……為什麼?喔!我知道啦!我聽說過你從小是個音樂小天才,而且也是一位有錢的公子哥,而且心煩的時候,都是唱歌喔!哦!這是班上同學說的。如果你真的想唱,那就唱吧!我也想聽聽你的歌聲呢!」宙斯笑嘻嘻的說。

  星馬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聲音,就從口傳出來。美妙的歌聲,傳遍整個屋頂,宙斯和地斯都靜靜欣賞,不由得心情跟著好轉。聲音旋律,跟著微風、鳥聲、樹葉的稀稀疏疏聲音,構成了連名唱家都得低頭的音樂。

  「哇!好美的旋律啊!」宙斯不由得讚嘆的說。

   地斯心想:真難想像他歌唱的如此的好,剛才還罵我呢……!「咦!」地斯突然微震了一下。這……這聲音的旋律,不是『他』嗎!

  「沒錯!地斯,你想的沒錯,是他!星馬是牧羊人-潘恩!」宙斯說出了地斯的疑惑,這令地斯大大的驚訝。

  「喂!我都聽到了啦!我真的是牧羊人-潘恩嗎?」星馬似乎還不敢相信。

  「不會錯的,這聲音是一般人不會有的,你不會覺得自己的聲音是很特別的嗎,和一般人不同,因為這是潘恩的一個特色。」宙斯自以為了不起的說。

  「我還是不敢相信,我是神的轉生!」星馬還是不太敢相信。

「對了!星馬,這給你。」說著,星馬的耳朵發亮著,之後就出現了紅色的耳環。

  「咦!」星馬嚇一跳。

  「這耳環是象徵我們神的,那就是把靈封在這裡面,有必要時,它才會發生作用。」宙斯簡單的解釋著,接著又說:「星馬,你是我們的一員了,你願意幫助我們嗎?」

  「當然啦!我一定會盡力的。」星馬笑了,宙斯也笑了,地斯也只微笑罷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宙斯系列之魔力宙斯

第二回  海神-波賽頓之一

  「咦!創立『黑宙偵探社』,為什麼啊?」宙斯不明白的說。

  「因為……你們簡單的解出謎案,而且,有許多案子,就很快找到其他的神和幫助他人啊!這不是一舉兩得、一石二鳥嗎?」星馬興奮的說。

  「是不錯啦!真的有人會來嗎?」地斯小聲的說。

  過了沒多久,校方因為不是很贊成辦偵探社,所以提了一個要求:在這一年,能幫助這所學校三件案子,本校就同意你們的偵探社。雖然宙斯不太願意,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他也只好聽話了。而地斯反而沒意見,他好像似乎哥哥所做的決定,就是自己的決定。『欸……他們是怎樣的人,我到現在還搞不懂呢!』星馬心裡想說。

  「真的有人會來嗎?」地斯說。

  「放心吧!……啊!有人來了!」星馬高興地說。

  「咦……星馬,你是社裡面的人嗎?那真是太好了。」一位斯文的男孩進了偵探社裡,見到星馬到鬆了一口氣。

  「啊……飛天啊!你有什麼問題嗎?」星馬萬萬沒想到這位叫『飛天』的男孩,會來偵探社拜託事情。「對了!宙斯,這位是和我們同班的同學,他叫高野飛天,飛天,他們倆為你應該是認識的吧!」

  「你好,我是宙斯,他是我弟弟,地斯。你是否有什麼問題要解決呢,可以告訴我喔!」宙斯照他平常的樣子,笑笑的打個招呼。

  「呃…………,其實是我家發生的一些事情,我不知道該不該報警,我怕會沒有人會相信我,所以……我聽說有偵探社,所以我才來這看看,沒想到遇見熟人。」飛天放心似的說。

  「哦!我到想看看是什麼怪事呢!」宙斯突然又有興趣了。

                                                +++++
  「哇!好大喔!飛天,你家好大喔!」星馬看著飛天家的房子,一直讚嘆不已。

  「來,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媽媽-高野美惠。」飛天稍微介紹家人。

  「令尊呢?」宙斯問。

  「呃……我家族只有我媽媽和我跟弟妹而已,我爸爸在我們小時候去世了。」飛天露出悲傷的表情。

  「各位,請進來坐吧!」飛天的媽媽很有禮貌的請宙斯他們。

  「謝謝你,伯母。」星馬和宙斯也很有禮貌的回答,而地斯只點點頭就進了屋子裡去,在這時候,地斯停住了,他仔細的觀察周邊的一切,過不久,微嘆一口氣,繼續和宙斯他們走下去。

  「對了!飛天,你們說的怪事,到底是什麼怪事啊?」宙斯終於想起今天的目的。

  「也不是…………!我拿給你們看吧!」飛天走了出去,過會,拿了一幅畫出來。「其實,都是這幅畫搞的鬼,欸……用說的實在很難說呢……。」飛天又嘆了大口大口的氣。

  「咦……怎麼看都是一幅非常正常的畫啊!」星馬說。

  「這是『沉睡的肖像』,是我父親畫的一幅畫,前幾天,它變的非常的奇怪,請你們看看照個照片吧!這是我爸畫好之後拍下來的照片。」說著,飛天拿了一張照片。

  「啊……真的不一樣耶!這照片的人物跟現在看見的不一樣耶!而且,這畫好面熟喔……是誰呢?」星馬說著。

  「這是……!」地斯才驚訝著,宙斯就抱著頭大叫。

  「啊--!」宙斯……呵呵……宙斯……呵呵……死吧……呵呵……宙斯……

宙斯的腦子,不知為何,充滿了笑聲,宙斯實在受不了,就倒在地上了。

  「哥哥!」地斯馬上扶起宙斯,但宙斯卻一動也不動的。

  「先把他扶來這裡吧!」飛天打開自己房間的門。

  「好!」地斯小心地把宙斯放在床上,眼角撇見了那幅畫,突然!「難道……這幅畫,不會錯的。」地斯自言自語的說。

  「咦……地斯?」星馬見到地斯要走出房門,叫了他。

  「星馬,我哥哥先拜託你了,我去解開謎底。」地斯說完,就走出房門。

  「你要小心啊……。」星馬默默的念著。

  地斯進入了飛天家的畫房,盯著幾幅畫看,便說:「哼……太奇特了,這些幅畫。」地斯看了一幅用金色框的畫說了:「這幅畫竟然會是我,旁邊的是潘恩,咦……這幅……?」地斯驚訝的看著原來看的那一幅,竟然會是宙斯,而且畫的人物,表情竟變得很痛苦。

  「知道了吧……畫會變,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從一個月前就這樣了,所以我才不敢告訴警察,而且,看到你們,我才發現畫裡面的很像你們。」飛天進來,表情難過的。地斯想,應該是因為自己爸爸畫的畫,會突然變這樣的緣故吧!

  「哥哥!你竟然讓他們知道!」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男孩,見到飛天竟然大罵。

  「二哥,別這樣啊!」在那男孩身後,還有一位女孩。

  「好了,飛地,地斯,給你介紹,這位是我的弟弟-飛地,而她是我的妹妹-美芽。」飛天介紹著說。

  「說真的,還真是奇怪啊……!」美芽說了。

  地斯看了他們一眼,默念:「我會解決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宙斯系列之魔力宙斯

第三回  海神-波賽頓之二

  好熱……身體……好像被火燒了一樣……我要振作啊……不然的話……地斯會……不行啊!「啊--!」宙斯難過的呻吟,身體不停的流汗,在一旁的星馬,真的不該怎麼辦。

  「宙斯,你振作一點啊!」星馬幫宙斯擦了擦汗,看了看時鐘,說了:「地斯……拜託你快一點啊!」

  另一邊,地斯坐在飛天家的客廳裡,深思著,突然間,飛天的妹妹跑了過來,拉著地斯的手,高興地說:「欸、欸!地斯,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玩啊!」美芽邀約著。

  「好是好,不過,為什麼要約我啊?」地斯不明白的回答。

  「呵呵!你就別管這麼多了,來吧!」美芽拉著地斯的手,往大庭院方向跑去。

  「這……,原來啊……!」地斯微微的笑了。

  在大庭裡,飛天的弟弟飛地,也在那兒等著美芽。「嗄!美芽,你為什麼要找這個人啊!真是掃興啊!」飛地耐不住性子罵著。

  「哥哥!你不要這樣嗎!客人最大。」美芽向飛地吐了吐舌頭。

  「你們不用為我吵成這樣,不喜歡我,我可以走,請不要破壞兄妹之間的感情。」地斯還是用冷酷的語氣說話。

  「你!你就是這點不好!裝什麼冷酷啊!你可知道我妹妹也被你拋棄……。」飛地說到一半,被美芽擋下來了。

  「哥哥!夠了!你不要說了。」美芽眼眶裡還有淚水滾動著。

  「我怎會知道,我拒絕的人那麼多人,我會記得嗎?哼!可笑,真是太可笑了,我可是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管那些小事情,我勸你不要惹我喔!『阿波羅』。」地斯嘴角微微揚起,看了他們一眼,就走到樹下的涼椅坐著休息。

  「那小子……!」飛地瞪著地斯,手握得很緊,都握到流血了。

  「欸!飛地,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呢!地斯他可是客人啊!我教過你的,要對客人要好一點啊!真是的。」飛天這時候走了出來。

  「可是!」飛地雖然很想反駁,但是被地斯搶下說話機會。

  「別裝了,我都知道了,『波賽頓』,不要說你不知道。『阿波羅』,這是你說話的態度嗎?」地斯仍坐在樹下的涼椅上,微生氣的瞪著他們。

  「你在說什麼啊……我們才不是你說的……。」飛天說了說就結巴了。

  「飛天,你就是神界稱之為『海神-波賽頓』,我說的對不對啊?」地斯在說到他的名字時,故意加重語氣,令飛天流下冷汗。

  「而你。」地斯轉向飛地。「你是神界稱之為『太陽神-阿波羅』,是吧!我不認為我會猜錯喔!」地斯笑了,卻讓飛地發抖。

  「呵呵!你猜的沒錯,我們就是你說的人。美芽,你知道吧!地斯。」波賽頓說。

  「當然!她是有月獵女之稱的『月亮女神-阿緹密斯』,我說的沒錯吧!」地斯說。

  「聰明啊!我們變成這樣你都認得出來啊!」阿波羅說。

  「呵呵!你們化成灰我都認得出來,你們也知道,我的『靈』非常的強大,所以,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都瞞不過我的。」地斯笑著說。

  「我先道歉,我不該害宙斯這樣,因為宙斯早就知道了,所以我用我的念力封住他的腦波,沒想到會這麼嚴重。」波賽頓不好意思的騷騷頭的說。

  「不……宙斯會諒解的,不過……。」地斯看著美芽。「阿夸娥,請你不要躲了,好嗎?你藉著用月亮女神的身體活動著,你真是好大的膽子,是吧!」地斯用他最常用的邪眼,盯著阿緹密斯看。

  「咦……阿緹密斯!」阿波羅驚訝的看著阿緹密斯(太陽神和月亮女神是兄妹)。

  「哼!被發現了,沒錯!我是借由她的身體行動,是她自己笨,是她自己過來的,哈哈哈哈哈!」阿夸娥大笑的說。

  「媽的!我不准你說我妹妹!」阿波羅非常的生氣,握緊拳頭,往阿夸娥打去,但阿夸娥非常容易躲過阿波羅的攻擊,反而是他回踢了阿波羅。

  「痛…...!」阿波羅悶哼一聲,倒地不起。

  「阿波羅!」波賽頓馬上跑到阿波羅的身邊,看看他的傷勢如何。「太好了,幸好傷的不是很嚴重,阿波羅,你休息一下吧!」波賽頓說了。

  「可是……。」阿波羅好像不是很願意。

  「對啊!阿波羅,休息一下吧!交給我吧!因為我可是負責抓霧了人啊!可不是嗎?」地斯對他們倆笑了一下,往阿夸娥走去。

  「地斯……。」波賽頓還是很擔心,但唯一能對付霧的人。也只有地斯了。

  「地……地斯!真的是你!」阿夸娥似乎嚇了一跳。

  「時間過的很快,距離上次抓你的時候,已經有一千五百年的時間了,你竟然能逃了出來,真是不簡單啊!」地斯又笑了,但是又令人發抖的笑容。

  「哼!那還不簡單,憑那些結界也想封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阿夸娥大笑。

  「我看不是吧!是有人幫助你逃出來吧!」地斯說了。

  「我……!」阿夸娥嚇了一跳,冷汗直流。

  「啊啊~~我猜對了啊!」地斯開玩笑的說。

  「你!你只是套我的話!」阿夸娥很生氣的說。

  「呵呵!是你自己笨吧!但是……該回去了。」地斯眼神突然一轉,變得很認真。

  「呃!」阿夸娥反應快,馬上就要逃走,地斯根本來不及反應,這時--

  「神風,呼進,吹入你的心房,淨化吧!」聲音說完,阿夸娥馬上就消失不見了。

  「你……你是!」波賽頓非常的驚訝。

  「為什麼!你不是被我們……!」阿波羅也很驚訝。

  「哥哥!」地斯高興的跑到宙斯的身邊扶著他。

  「呵呵!這還難不倒我嗎?我可是天帝宙斯啊!」宙斯虛弱的說。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宙斯,你不怪我吧!」波賽頓不好意思的說。

  「不……,如果不是你,我怎麼可能會發現你們呢!我倒是要謝謝你們,你們會幫助我找到其他人吧!」宙斯微微笑的說。

  「當然,我們很樂意!」波賽頓和阿波羅異口同聲的說。

  這時,一個虛弱的聲音傳來。「宙斯……。」

  「咦……!阿緹密斯?」宙斯見到變回月亮女神的阿緹密斯,趴在地上。因為力氣用完了,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宙斯跑去抱起她。「你沒事吧!阿緹密斯!」

  「妹妹!你不要緊吧!」阿波羅握起自己妹妹的手,很擔心的說。

  「嗯……對不起,哥哥。宙斯,我很對不起你,我自己笨,自己去碰霧,我很笨對不對?」阿緹密斯虛弱的對宙斯微笑。

  「不……這一定不是你的錯,一定是阿夸娥誘惑你的,你別太自責。」宙斯安慰她說。

  「不……這是我的錯,因為我想要霧幫我……,算了,我……可能要投胎啊……呵呵!這是自作自受吧!」阿緹密斯流下淚來,令她身旁的人不由得感傷了起來。(因為被霧碰到的人,會因靈被吸走,而馬上死去,被迫去投胎)

  「阿緹密斯!」阿波羅更加抱緊自己的妹妹。

  ……,阿緹密斯……放心的去吧!月亮女神的位子,永遠都是你的,安心的走吧!」宙斯給了阿緹密斯一個承諾,阿緹密斯笑了,眼睛慢慢的閉了起來。

  「不!阿緹密斯!不要--!」阿波羅悲傷的慘叫。

  在淚水中,擁有月亮光芒的女神,她的光輝,漸漸地消失了。月,迷濛了。

*********************************************************************

  「波賽頓,阿波羅如何啊?」宙斯擔心的問。

  「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吃不喝的,都已經五天了,至少要吃點東西吧!」飛天忍不住嘮叨起話來。

  「沒辦法……這打擊很大,因為太陽和月亮是一起的,如果有一人不在了,那他的光輝是沒辦法有起色的,就連心情,也不會好轉。但是……這是離別必經走過的路,如果阿波羅他不能離開傷痛,那他就不是我們的同伴。」地斯很絕的說。

  「你這是什麼話,要他很快放棄傷痛,是連神都無法做到的啊!你會馬上忘記傷痛,又重新振作起來嗎?你能嗎?」波賽頓衝動的拉著地斯的衣領,對他大吼。

  「能!」地斯非常堅決的說。

  「你……哼!我忘了,你是沒有心的人,因為你長期在冥府,是不可能會有心的。」波賽頓坐了下來,瞪著地斯。

  地斯不理會,轉向宙斯說了:「哥哥,我擔心……月亮光輝消失了,那該如何呢?雖然白天有光明,晚上也需要一些月光滋潤大地,但是現在只有太陽,而太陽現在的光輝,也因為傷痛而漸漸消失了,那該如何?我知道,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但是,身為神,我們就有義務要照顧人類,如果我們不照顧人類,還有誰能照顧人類呢?」地斯把他的擔憂說了出來。

  「放心,只要我們運用靈,就可以維持了。地斯,我知道你以政治為重,但是有時候也不要這樣,好嗎?大家都是好同伴、好兄弟,大家和和樂樂的,不是很好嗎?你好好的想想吧!」宙斯輕輕的笑,希望地斯明白。

  ……。」地斯看著宙斯,想了許久,便轉身向波賽頓走去。「對不起……我的語氣太重,我不該說這樣的話。」

  「呃……!」波賽頓相當的驚訝,因為地斯在神界很少和人道歉,沒想到只是宙斯一句話,就乖乖的聽話,宙斯真是不簡單。「沒關係,我也有錯,別放在心上。」

  「嗄」一聲開門聲。

  阿波羅走了出來。「阿波羅…………你沒關係吧?」波賽頓擔心的說。

  「嗯……沒關係。我聽見你們的對話了,我也該振作起來,因為我不能讓大家擔心,不然阿緹密斯會笑我的,她走的如此的好,我也不可以輸給她,所以……大家,我們要好好的加油了!」阿波羅想開了,對著宙斯他們大笑。

  「很好!就是這樣!」宙斯說著,全部的人都笑了。

  「對了,為什麼他們投胎都有自己以前的記憶,而我就沒有呢?」星馬非常的不懂,就問了這個問題。

  「這……。」宙斯被這問題問倒了。

  「可能是某些因素吧!所以你別太在意了,記憶,以後也是可以再找回來的,不是嗎?」地斯說了。

  「啊!對了,我有以前在神界的照片喔!」波賽頓突然說話,從手裡拿出照片。

  「啊!我要看。」星馬非常的好奇,從波賽頓的手裡搶出照片。

  「啊!那個照片難道是我們在小時候拍的照片嗎?」宙斯想了,才又說了。

  「啊……。」星馬第一眼就看見地斯,他給人的印象非常的深。以人類來說,看似像七、八歲的男孩,黑色的頭髮、黑色的衣服,最吸引的,可以算是他那雙深不可測的桐黑色的眼眸,非常的迷人,非常的吸引人。「這是地斯吧!和小時候一樣,是個大帥哥耶!」星馬稱讚的說。

  ……哼!無聊。」地斯似乎不想談這話題,轉身就走了。

  「啊!地斯……,對不起星馬,地斯不喜歡拍照,因為那張是偷拍的,所以他的態度很反常,抱歉了。」宙斯說完話,轉身去追地斯。

  「哦……,原來啊!」星馬懂的說。

  「呵呵!牧羊人家潘恩,快點想起以前的事吧!這樣你就會知道宙斯和地斯

他們以前是多麼的好玩,快想起來吧!」波賽頓笑笑的說。

  「哼!我一定會想起來,用我自己的方法,一定可以的。」星馬堅決的說。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宙斯系列之魔力宙斯

第四回 大力士之神-海克力士之一

  經過了一個禮拜,宙斯他們的魅力已經無法擋了。「啊!他們真是好帥啊!真是羨慕二年五班的人啊!帥哥都在他們班。」一位女孩說著。

  另一個女孩也說:「是啊!現在全校沒有人不認識他們的,沒辦法,他們真是太酷了。宙斯、星馬和飛天是屬於陽光型的,地斯是屬於冷酷型的,飛地是屬於文彬型的。欸……真不知道該選誰啊…….。」

  「嗯……他們太酷了。」所有女孩們都一致同仁的說。

  這個耳風都傳入了宙斯他們的耳朵。「啊……我來這本來不想要引起太大騷動耶!可是,現在說不想紅也不行了。」宙斯騷騷頭說。

  ……。」地斯不語。

  宙斯小聲的說:『喂……地斯怎麼了啊?』

  飛天也小聲的說:『我不知道,至從那一次,地斯再也不笑了,這是為什麼?你不是和他住在一起嗎?宙斯。』

  『咦…………!不行啊!他回家都不說話啊!』宙斯說了。

  說著說著,一位女孩進了宙斯他們的教室,地斯似乎嚇了一大跳,馬上起身,往那女孩身邊去,和那女孩說話,雖然說話聲音很小,但仍聽的見他們說話聲。

『你來做什麼,不是說好不在哥哥面前出現的嗎?』地斯很緊張,馬上說完拉著女孩走出教室,宙斯他們偷偷的跟去,突然地斯停下來,沒有轉頭對宙斯說:「哥哥,我今天先回去了。」說完,就跟女孩走了。

  「宙斯,地斯交了女朋友了?」飛地不敢相信的說。

  「我不知道啊!因為地斯和平常一樣啊!所以我……,而且那女孩我也沒見過啊!但地斯不可能交女朋友的啊!」宙斯馬上反駁。

在這時候,旁邊的女孩都說了:「喂!聽說地斯在體育館和籃球隊的-山本英浩比籃球說,我們快去看看吧!」這句話加深了宙斯他們的疑惑,所以決定去看看。

*********************************************************************

  在體育館裡,人聲喧嘩,每個人都在看這非常難得的比賽,因為地斯在體育課中,都不去玩的,只在旁邊看,有必要時,才會下去打球。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每個人都得要目睹的。

  「哇!人好多啊!啊……宙斯,地斯在那邊。」星馬拉著宙斯,手指著給他看。

  「嗄!地斯為什麼要騙我們啊?」宙斯不滿的叫著。

  「他還真大膽,和我們全校最厲害的籃球隊長比賽,不想活了?」飛地說了。

  「欸!宙斯,你看那個叫山本英浩那個傢伙,他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靈啊!」飛天發現的說,拉著宙斯讓他看的清楚。

  「靈……?真的耶!他的靈非常的大啊!難道他也是神嗎?」宙斯猜測的說。

  「我們先下樓吧!那裡的視線比較清楚。」星馬看了看選手休息室,指了指那說:「要不如去那邊吧!」

  『可惡!我不會輸的,為了哥哥他們,說什麼也不能輸!』地斯心理想著,在短短的休息中,他看見了宙斯他們,地斯低聲咒罵:『天啊!為什麼他們會來啊!』說完,地斯再往英浩那搶球。

  「喂!宙斯,地斯好像很累啊!」星馬的察覺力馬上觀察到地斯的不適。

  ……,沒錯,這靈我好像在哪邊有感覺到過,在哪呢?……。」宙斯自言自語的說,身體東轉西轉的,好像在感應什麼似的。突然--「啊!我知道了。」

  「宙斯,我也感覺到了,他不會就是那個力氣可以和地斯相比的……。」飛天不敢亂猜測,等著宙斯的回答。

  「沒錯!飛天,你說的不錯,他就是那一個人,沒想到他又被別人控制了,他果然是屬於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啊!」宙斯嘆氣的說。

  「你也不是屬於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嗎?」飛地說。

  ……太過分了你!」宙斯一副可憐樣。

  「好了啦!有誰可以為我翻譯,到底你們說的是什麼啊?」星馬說。

  「啊!對不起喔!是這樣的,在我們神界中,有一位稱之為大力士的人,他就是『大力士之神-海克力士』。聽名字也知道他的力氣是全神界中最強的,但是地斯的力氣跟他也差不多,可是呢,因為地斯並不是真正的大力士,所以力量還是有差別的,據今大概有一千年前了吧!(是以神界計算)海克力士那次也被人控制住,被人命令殺了地斯,好不容易把他恢復了,他卻又被人控制,真是沒辦法,因為他的脾氣是我們神界中最好的,和他吵不起架來喔!」飛天大約的說。

  「為什麼地斯常常被人陷害啊?」星馬疑惑的說。

  「因為地斯的力量是神界中最厲害的,宙斯雖是天神,但也不太可能和地斯相比的。」飛地解釋的說。

  在一旁的宙斯,緊張的要死,轉頭看著飛天他們。「飛天,在不快點,一千年前的事情又要發生了。」宙斯快要哭了。

  「宙斯……,別擔心啊!」飛天安慰他說。

  「星馬,我為你翻譯。因為一千年前地斯為了保護宙斯,硬是要和海克力士比力氣,但是海克力士的力量比他大,而地斯太逞強了,所以那次可以說是兩敗俱傷。地斯因力氣耗盡,進入了『假死』的狀態中,而宙斯也陪了地斯一千年、哭了一千年。」飛地解釋的說。

  「原來啊……!那快把地斯拉下來啊!」星馬緊張的說。

  「可是……!」宙斯等人還是看著地斯打球。

  這些話被地斯聽見,地斯心想:『原來……大家都在擔心那次啊……但是!這次如果不挑戰,大家都會有危險的,所以我……,這次換我保護大家了。』地斯抄到英浩的球,快速的運球到籃下,腳一躍。『灌籃!!』全場的人驚呼。

  地斯再站著時,腳沒了力氣,跪在地上,不停的喘氣,汗不停的流下來。地斯的極限到了,再也站不起來了。

  「地斯!」宙斯正要衝出去,眼角突然發現他這輩子最不想再見到了人,宙斯跌坐在地上。

  「宙斯!怎麼了啊?」星馬去扶他。

  宙斯全身發抖,嘴巴念念有詞,飛天去聽宙斯說什麼時,宙斯拉著他,一副的哭樣說了:「波賽頓!怎麼辦啊!她又來了,她又來陷害地斯了,怎麼辦!」說完,宙斯真正落下淚來,害怕的抓緊飛天的衣服。

  「她!難道……。」飛天似乎知道事情的經過,飛地也默默不語,星馬不好意思再追問他們。這時,飛天說了:「阿波羅,快去把地斯扶過來,我們不能再待在這裡了,必須要快點離開這裡,這場比賽我們輸了。」話說完,飛天先扶宙斯出去,飛地往地斯方向跑,星馬也只好跟著飛天出去,什麼也不說,默默的走了。

*********************************************************************

  在飛天的家裡,每個人都不說話,這麼沉默的氣氛,星馬真的有點受不了了,但是現在的這種情形,他自己也不好意思的要他們告訴自己為什麼,只好,自己要努力的把以前的記憶恢復了。

  「宙斯……放心吧!地斯並沒有死啊……!他現在只是處在假死狀態啊!」飛天安慰宙斯說了。

  「夠了!我不想聽!一千年前,也說是地斯假死狀態,那為什麼地斯會再一千年後才醒來,我不相信!地斯他會醒來的!會很快就會醒來的!」宙斯受不了刺激,趴在地斯的旁邊,不停的哭著。

  飛天不好意思的打擾,只好退房走了出來,見到星馬一副想要知道的表情,就看看飛地,飛地也點了頭,飛天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星馬,我告訴你吧!反正你恢復記憶時,你也會知道的,到不如現在說給你聽吧!」飛地起身走到星馬身邊說。

  「可以嗎?」星馬不太確定的說。

  「你也是神,需要知道一切的權利,你仔細聽吧!宙斯說了『她』是吧!她,就是宙斯的妻子-天后希拉。」飛天決定把一切告訴了星馬。

  「宙斯的……!那為什麼會演變他們夫婦變成這樣啊!而且……。」星馬非常的驚訝,他第一次聽說宙斯有妻子,但他還是先冷靜下來。

  「我們神在出生之前,都會封一個稱號,我打個比方,我的稱號是-太陽神阿波羅,在出生後,要不停的努力修煉,要在十五歲之前煉好,得到了稱號,之後面貌會不老了,如果沒有煉成,就會老,稱為-長老神。」飛地說了。

  「咦!你怎麼知道我對宙斯的年齡有疑問啊!」星馬又驚訝一次。

  「你是不會說謊的人啊!好了,恢復正題。在地斯很小的時候,宙斯和希拉早就有婚約在了,兩人的感情也非常的好,那時的地斯和希拉的感情也不錯,不過不知哪時候,希拉變的不一樣了,全身散發出很可怕的氣息,地斯很敏感,所以那次後,地斯遇見希拉,就會生病。

  「在那後,海克力士因為人很好,說難聽點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就被控制住了,之後的情景,和剛才那一樣,地斯也救了大家,兩敗俱傷。宙斯知道了,就守在地斯的身邊,一步都沒有離開,地斯昏睡一千年,宙斯也陪了他一千年,不吃不喝的,也哭的很慘。最後宙斯不惜犧牲,動用了大地的靈氣,救活了地斯。」

  「大地的靈氣?」星馬不懂。

  「喔!結果那次發生了全世界的大地震啊!懂嗎?」飛地解釋的說。

  「是嗎……原來在歷史上,那次號稱『世界地震規模』的地震是宙斯的悲傷,而且……。」星馬不想說了,因為那次的大地震使地球造成數億人死亡。

  「我想你想的是對的,那次宙斯被大家罵的很慘,不過宙斯在大家面前笑了,他並沒有解釋什麼,我想,是因為地斯醒來的關係吧!」飛地說。

  「嗯……。」星馬擔心的看著房門,難過的蹲坐下來。

*********************************************************************

  「嗚……地斯……你張開眼睛吧!讓哥哥看看你啊……!為什麼兩天了,你都不張開眼睛呢?…………地斯……。」宙斯跪在地斯的床邊,一直的哭,那件事過了兩天了,地斯張開眼睛都沒有,別說是動一下了。

  「我不想在守護你一千年了,拜託你張開眼睛看我啊--!」宙斯悲傷的哭叫,地斯還是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床上,星馬在房門外都覺得難過,他甚至想過,地斯會不會就這麼一覺不醒啊?

  「哥……哥哥……。」微微的聲音傳了出來。

  「咦?」宙斯驚訝的看著地斯的身體,但地斯並未醒來,然而,奇妙的是,地斯的潛能意識,卻從他的身體慢慢的出來了。

  「地斯……怎會…..你醒了?」宙斯一見到地斯,淚水馬上奪眶而出,淚水很快的佈滿宙斯整個臉龐。

  地斯輕輕的摸著宙斯的臉龐,淡淡的微笑地說:「呵呵……你真丟臉啊!哥哥,虧你還是天帝呢!還是一樣愛哭,我以為上次哭了一千年時,你已經沒有眼淚呢!」地斯仍然在消遣宙斯。

  「我……!地斯!我才沒有!」宙斯馬上的反駁地斯。

  「呵呵!真是的,我只是用我的意識出來和你說說話罷了,你怎會不知道呢?你……。」地斯表情馬上變的很嚴肅。「你不可以在為了我而做出上次的事了,你救了我,我很高興,但我不希望你是用這種方法救我的。哥哥,現在和一千年前的情況一樣了,你會怎麼辦呢?會不會再用像上次的那種方法呢?」地斯仍嚴肅的看著宙斯。

  ……。」宙斯低著頭,想了很久,不久,他微笑的抬起頭來說:「我答應你,地斯,我不能再失去你,也不能再失去我的國家,所以……,放心吧!我不會再用大地的靈氣了,我要用我的力量,把希拉一網打盡!」宙斯下定決心地說。

  「很好!加油喔!哥哥。」地斯第一次的對宙斯開懷地笑開,慢慢的消失了。

  「地斯,你知道嗎!剛才的笑容真是太棒了!」宙斯也笑了,他摸摸地斯的臉龐,心裡早已下了決心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宙斯系列之魔力宙斯

第五回 大力士神-海克力士之二

  「宙斯!希拉e-mail來了!」飛地緊張的看著電腦。

  「他怎麼會知道我們家的網址啊!」飛天說了,但還是看著希拉來的電子信。

  「我念囉!『宙斯:你很驚訝我會來這裡吧!但是,我為了得到地斯的力量,可是不擇手段的,老實的告訴你吧!我這次是來找你挑戰的,並不是找地斯,所以囉!地斯怎樣我都無所謂,因為我想報復你!今天晚上十點,我在后里安山公園等你到來。P.S.:只准一人來,如有其他人,格殺無論。』她是這麼寫的,宙斯。」飛地說了。

  「宙斯,你真的要一個人去嗎?」星馬非常的擔心,手緊緊握著宙斯的手。

  「嗯!……因為希拉在找的人是我,我不能再給大家添麻煩了,以前我任她逃跑,現在……我不會再放過她的。」宙斯的眼中,看不出一絲的偏差,可以知道,他已經完完全全的下定決心了。

  「嗯……我們知道了宙斯,地斯交給我們吧!你要小心喔!」每個人和宙斯點個頭,轉身往地斯的房間去。

宙斯也往出口的方向去了,嘴吧默默的念著:「神風,是大家幸福的標籤,我就是要做到這一點。」臉上再也找不出平常嘻皮笑臉的樣子了。

*********************************************************************

  宙斯獨自一人來到后里安山公園裡,四下都無人,宙斯大大的嘆了一口氣說:「好險,幸好沒有人類在。」就馬上變回原來的樣子。眼睛也從金色恢復成原本的碧綠眼睛,衣服的服裝,換成金黃色的長袍。

  「呵呵,每次見到你變回原來的樣子,都覺得新奇,你說是吧?你都很準時喔!難怪我這麼的喜歡你呢!宙斯。」希拉穿的一身黑色緊身衣,在黑夜裡,會以為她只有一顆頭呢!

  「我最討厭你了!你攻擊地斯也就算了,為什麼你還要第二次再加害海克力士呢?你知道嗎!上次那可是害死他了,被削了職位,我最近才恢復他的職位,你到底有沒有心啊!」宙斯死瞪著希拉,一副不能原諒的表情。

  「呵呵,別緊張啊!我說過了吧!我只要你的命,其他人如何,我管什麼?這幾年來,我心裡想的,就只有取你的人頭!」說完,希拉以飛快的速度落在宙斯的旁邊,狠狠的往宙斯身子打了下去。

  宙斯低聲應哼,身子被希拉打的很高,在未落地之前,希拉又以快速的速度往宙斯的肚子上往下打,宙斯的身體重重的摔到地面上,被打的很慘,宙斯卻連說一句怨言也沒有,任由希拉打。

  這時,希拉也停下手了。「為什麼!你為什麼都不還手呢?你是太小看我嗎?」希拉非常的生氣說。

  宙斯微微地笑了,並說:「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小看過你,你別亂瞎猜了。」宙斯的表情似乎在譏笑希拉,令希拉大大的不高興。

  「你……哼!不打不行啊!」希拉力氣更大,速度也更大。

  「住手!」一個身影跑了出來,擋在宙斯前,替他擋下攻擊。「啊!」身影被打而飛到十哩外。

  「你是……!月亮女神阿緹密斯,為什麼?你不是去投胎了嗎?」宙斯趕緊去扶她,但阿緹密斯卻一動也不動的。

  「哦!阿緹密斯,連你也想違抗我!你以前不是要為我效忠的嗎?」希拉生氣的瞪著宙斯手扶著阿緹密斯說。

  阿緹密斯好不容易清醒,困難的站起身,眼睛瞪著希拉說了:「天后!以前我是聽你的,但是現在!我不會在聽你的話了,因為……你想攻擊宙斯!這一點,我是不會讓你做的!」阿緹密斯越說越大聲,眼睛一直瞪著希拉。

  「哦!區區一個月亮女神,還想愛上偉大的天帝!哈哈哈哈!真是作夢!」希拉大笑。阿緹密斯被希拉說的臉都紅起來了。沒有錯,從很久以前阿緹密斯就非常的愛慕宙斯,但是宙斯和希拉的感情是神界中是不可否定的好啊!所以阿緹密斯只好心想:既然不能相愛,我就為宙斯一輩子效敬,永永遠遠的。

  現在被希拉說出自己的心意,那她怎麼可能還會讓希拉殺死宙斯呢?

  「我是非常愛宙斯,但是我自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配上宙斯的,所以我願意用我的生命,去保護宙斯,這是保護主人所該做的事!」阿緹密斯大聲的說,兩手張開,站在宙斯前,不准希拉攻擊宙斯。

  宙斯非常的驚訝,他沒想到阿緹密斯會喜歡自己,身體已經僵住了,直到……

  「呃啊--!」阿緹密斯為宙斯擋下攻擊他的火焰,全身被火燒的倒在地上,宙斯緊張的去抱她,不顧她身上是否有火,緊張的說:「阿緹密斯!為什麼,你為什麼這麼的傻啊!你明明知道不可能贏希拉的,為什麼還要為我做這種事情呢?不值得啊!不值得啊!」宙斯落下了眼淚,他第一次對別的女孩哭。

  「天帝宙斯,我不可攀高,因為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神,不能和高高在上的你交往,更別是想成婚了,但是我……能為天帝你做這種事,我很高興。」阿緹密斯笑了,身體慢慢的不見了,最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宙斯看著自己害死一個無辜的生命,腦中又傳出某種斷裂的聲音,頭開始發疼,耳邊傳出某種聲音……宙斯……快用你的力量吧!……快啊!……用你真正的力量……

  不行!這情形和以前一樣,我答應過地斯不再用的啊!不行。宙斯和聲音反抗。

  別怕……媽媽……會保護你的……

  「原來……你是媽媽啊……。」宙斯頭痛的非常的厲害,最後終於受不了了,他痛苦的大叫:「啊--!」身體起了變化,希拉非常的驚訝,就退後一步。

  宙斯衣服變了,眼睛也變了,髮色也變了。衣服是一件雪白的長袍,眼睛與髮色,也變成銀色的。

  「不會吧!你覺醒力量了!」希拉非常的驚訝。

  「希拉,我要你償命!」宙斯冷冷的說。

*********************************************************************

  「嗯…………!咦?」地斯馬上爬起身,盯著鏡子瞧,他自己不敢相信會在起身,「原來啊…...」地斯下了床,梳洗自己一番,星馬這時打開了門。

  「啊!地斯,你醒了啊!感覺如何啊?」星馬拿了一條毛巾給地斯擦臉。

  「嗯……還不錯啦!……」地斯似乎還不習慣自己的身體,感覺好像好幾天沒有回自己的身體似的。

  「呵呵……我知道你很想問你如何醒來吧?」星馬笑著說。

  「呃…………」地斯輕輕的應了一聲。

  「不知為什麼,宙斯他的力量突然的爆發,用自己的力量,打敗了希拉。不過我們並沒有去,因為宙斯自己要求一個人去,我會知道,是飛地用透視眼來看的,我們也為宙斯捏了好大一把冷汗喔!現在宙斯在後院那邊。」星馬說出地斯擔心的目的。

  「嗯……謝謝你,星馬。」地斯道謝後,就去找宙斯。

*********************************************************************

  宙斯靜靜的坐在水邊,眼睛盯著水面,臉上根本沒有一點表情,而淚水似乎一直流不止,地斯悄悄的走到宙斯的身邊,坐了下來。

  宙斯好像也知道地斯會問他什麼事,他自己說了:「我殺了人……我殺了無辜的人,我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我真的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包括阿緹密斯喜歡我的事,我真什麼都不知道,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每次宙斯和地斯說話,都是真正的在吐出心事,所以宙斯邊說邊哭。

  「是嗎……原來是真的,我老早就知道阿緹密斯喜歡你的事,只是阿緹密斯不准我說,就這樣了,所以呢?」地斯也盯著水面。

  「我……可是我……」宙斯說不出話來,便依偎在地斯的懷裡。

  「我知道,你很愧疚阿緹密斯吧!因為你到底還是喜歡希拉吧!」地斯摸了摸宙斯的頭,說出宙斯心情。

  「我真的用我的手殺了希拉,這不是我自己的心願啊!我本來想救她的,可是力量卻一一的使了出來,我又失去理智,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用我的手,用我的手……。」宙斯說不出話來,只是在地斯的懷裡不停的哽咽著,地斯心情也很壞。他想,宙斯已經受夠了,為什麼還要他再承受一個痛呢?地斯抱緊宙斯,在門外的其他人,心情也是七上八下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宙斯系列之魔力宙斯

第六回 宙斯之父 克羅那斯之一

  「嗯……星馬,這題到底要如何寫啊?」宙斯花裡一個月的時間,好不容易心情好些,這時,校長卻要他們不要完成三件事件,而要把一萬題的大學數學題目寫完,每人一萬題,宙斯、地斯、星馬、波賽頓、阿波羅等就要交五萬題的數學題目。

  「我怎麼會知道啊!是大學題目耶!天才才會寫啊!何況我們才國中二年級學生,怎麼可能會啊!」星馬把題目丟在一旁。

  「啊--!校長真是討厭!」宙斯不悅的說。

  在一旁的地斯,敲著電腦的鍵盤,這時。「好了!我做完了。」

  「什麼做完了?」宙斯和星馬同時說了。

  「大學的題目啊!」地斯說了

  「啥!不會吧!地斯……,我看看。」星馬拿出地斯的解答,對著他的作業,沒想到,一萬題全對!

  「地…………地斯!你好厲害喔!全對耶!」星馬大叫地說。

  「我也做完了。」阿波羅這時也說話了。

  「你的我看看……。」宙斯對著阿波羅的題目,頓時說不出話來。他的也全對!

  「呵呵……我就知道,在神界時,地斯和阿波羅的頭腦是最好的。我呢?才寫完九千五百七十四題而已。」波賽頓苦笑地說。

  「可是波賽頓,你也很厲害啊!像我們兩個一題都不會。」宙斯哈哈的大笑。

  「喂!喂!哥哥,明明已經很笨了,別這麼驕傲。」地斯狠狠數落著。

  「什麼啊!地斯!」宙斯氣的臉都氣紅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每個人都高興地笑了,宙斯自己也大笑著。這時,偵探社的門打開了。

  「對不起……打擾一下。」一位高雅的女孩子走了進來。

  「我記得你是二年十一班的橋本海同學,請問你有什麼是嗎?」波賽頓想了一下又說。

  「嗯……是這樣的,我家本來有一件傳家之寶,但是在一夕間不見了,我本來再找的,但是我發現好像有人跟蹤我,那個人也常趁我不注意時,丟小刀出來,劃破了我的手,你看。」小海伸出手給宙斯他們看,果然在白皙的手裡有一條紅紅的刀疤。

「他們是誰我不知道,但是我的感覺告訴我,這是暗殺啊!」小海說到這裡,身子不禁打了哆唆。

  「那我們去調查看看吧!地斯你留在這裡吧!」宙斯說著,發現星馬臉紅的像蘋果似的發紅,便說了:「怎麼了啊!星馬,發燒嗎?」

  「不……沒什麼……。」星馬的臉還是很紅。

  地斯見了星馬的反應,似乎想到什麼,說了:「星馬,你不會是喜歡上橋本同學了吧?」地斯猜想地說。

  「咦!」小海嚇了一跳,星馬馬上反駁地說:「沒有啦!好了好了!我們快走吧!」星馬拉著宙斯快步的走出偵探社。

  「星馬……星馬!你走的太快了啦!波賽飛天、飛地,我們也快走吧!」宙斯被拉的很難受,叫著說。

  「真是的……不能表明自己的心意嗎?」地斯說了。

  等宙斯等人走遠後,小海說話了:「黑同學,你怎麼會知道野同學他……。」小海說著說著,臉都紅掉了。

  「哦!我隨便說說罷了,希望你別生氣喔!」地斯心裡其實很明白為何星馬會一直盯著小海同學瞧,只是……不想說罷了,所以就故意這麼問。

  「嗯……」小海坐了下來,翻著雜誌看著。

  ……咦?」地斯看著小海,打量她的時候,發現了一股奇怪的氣息,猛然的站起身。「橋本同學,快趴下!」地斯快速地把小海的頭壓低,替小海擋下攻擊。

  「呃……可惡!老虎不發威,你們當我是病貓!我可是好心的替你們延長壽命呢!好吧!既然這樣……」地斯話說完,衝了出去。

  「黑同學!」小海叫了他一聲,看著他跑去打敵人。

  不久,地斯回來了。他擦了擦汗,說了:「橋本,我認為還是不要讓你知道兇手是誰,因為你會不相信的,我先進房,我哥回來,叫他來找我,還有飛天。」說完,便回房間裡,關著門。

  地斯進去沒多久,宙斯等人已經回來了。「我們回來了!咦?地斯呢?……啊!」宙斯正探頭尋找地斯的蹤影的時候,感覺空氣有種奇怪的氣息。而波賽頓也環抱起自己的雙手,身體打起哆嗦。

  「咦?宙斯,你們怎麼了?」星馬察覺宙斯和波賽頓情形怪怪的。

  此時,小海走了出來。「宙斯、飛天……地斯說他在房間等你們,那我先回去了。」小海說完,打開門走了出去。

  宙斯的臉、眼神,頓時變得認真起來,不再嘻皮笑臉了。另外,波賽頓的反應,也是一臉正經的,往地斯房間走去。

  「你們在做什麼啊?怎麼一臉正經樣啊?」星馬疑惑地說。正好,阿波羅查完資料回來了。「啊!星馬,我哥哥……哦!不,波賽頓去哪了?宙斯呢?」飛地看不見飛天的人影,問星馬說。

  「他們剛回來,就怪怪的。之後就去地斯的房間,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星馬回答的說。

  「啊!這個氣息是……!」阿波羅也感覺到空氣中的氣息。

  「怎麼了?連你也怪怪的啊!」星馬不太高興地說。

  「好,我會告訴你的。我想,地斯想和宙斯說這個吧!空氣中,有那令人作嘔的氣息,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巴坦神族』吧!」阿波羅摸著下巴說著。

  「巴坦神族?那是什麼啊?」星馬又出現更多的疑惑了。

  「哦!巴坦神族就是宙斯的爸爸-克羅那斯所出生的族群的名字,因為神界的人,是超討厭巴坦神族的,不過偏偏他們的領導人,卻是巴坦神族出生的。但是,領導人是長老選出來的,一般人根本不能選擇。

事情發生在克羅那斯任職的第三百二十五年時,克羅那斯開始命令他的族人攻打神界。當時,阻擋這一切發生的人,就是宙斯、地斯和波賽頓了,他們可是有血緣的兄弟呢!我記得,當時他們的年紀蠻小的,宙斯也很小的時候就擔任領導人了,要算的話,以人類計算的話,宙斯的年紀在十四、五歲的年紀。」阿波羅解釋給星馬說。

  「這樣啊……好像很難懂呢!」星馬想了想,便又搖了搖頭。

  阿波羅淡淡的笑了,說了:「也許……這一次會回去吧!」說完,阿波羅就靜靜的走了。

  「什麼!」星馬驚訝得看著阿波羅的背影。「難不成……宙斯他們要走了!不行……我才剛認識他們,我不想和他們分開啊!」星馬難過的蹲坐下來,突然,耳邊響起嗡嗡的聲響,細細的聲音傳了進來。『我來幫你吧!』

  「咦!」星馬轉頭,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

*********************************************************************

  「這一天終於要來了。」宙斯微笑的說。

  「這一天是不可以免的。」波賽頓也說了。

  「嗯……巴坦神族……我們的敵人……爸爸……。」地斯不太想說這個名字。

  「附在我們的左眼的契約啊……。」波賽頓微微小聲的說。

  宙斯嘆了一口氣,把整個句子說了一遍。「我們的左眼,是封印巴坦神族的重要的證物,背負著辛苦的契約,一定要殺了巴坦神族-克羅那斯。」說著,波賽頓、地斯、宙斯的左眼,開始變成了紅色的。

  「遊戲……差不多要開始了,是吧!哥哥。」地斯說了。

  「嗯……。」宙斯的心裡其實是七上八下的,因為他要自己親手殺死自己的親生父親才行啊……,早在好幾億年前時,媽媽,在他們的左眼下了契約,直到完成,才會消失的契約。

「宙斯!他來了!你看,這是爸爸常會用到的鴿子。」波賽頓把鴿子抓了進來,信鴿腳上綁著一封信,信說:『宙斯:爸爸很高興你當年能手下留情,我才能又在恢復我的生命,你一定會覺得不可思議的,已經死的我,會有一天再找你們報復,但是,這個仇不報,難解我的心頭之恨啊!地點……就選在神界的「神鋼之戒」的地方,你知道吧!就是當年你殺我的地方,時間呢!就是五月十七號,你也知道吧!就是你殺我的日期,那天,正好是滿一千萬年的時候,下次見了!父克羅那斯。』

  「是……今天!」波賽頓說了。

  「難道……我們非要戰鬥不可嗎?」地斯實在不想和自己的爸爸打。

  「地斯,你不希望是吧!但是……爸爸他已經不是我們神族了,你不必再迷戀什麼,知道嗎?」宙斯說了。可見,他已經下定決心要殺死自己的父親了。

  「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我不明白,以前,爸爸是對我們多好,為什麼會變成敵人呢?我很想知道答案啊!」地斯痛苦的說。

  ……走吧!我們去神界吧!」宙斯忍下心,往門的方向走去,地斯也沒說什麼,跟著宙斯走了。

*********************************************************************

  『好熱……這是什麼?』星馬痛苦的呻吟。『咦!你是……』星馬非常的驚訝,他自己眼前,竟然站著一位和他一模一樣的人。

  『好奇怪喔……對了!我記得有人在叫我,我頭轉過去時,一道光射了過來,弄到了我的眼睛,之後我就……忘記了……。』星馬揉一揉自己的眼睛,似乎想到什麼,拉著他眼前的人,緊張的說:「你是誰!難道……剛才的光是你用的!你到底有什麼目的?而且,這裡是什麼地方?我還要趕去宙斯他們那裡呢!我一定要阻止他們啊!」

  『比起那件事,我覺得還有一件事你要去完成的,星馬……我的轉生。』那個人說了。

  「轉生?難道你是……我的前世-牧羊人潘恩!」星馬眼睛瞪大了,難怪他們的臉孔、聲音,都是如此的一樣啊!

  『是的!現在是這個時候了,你必須把自己的記憶找回來的時刻到了,我會把一切有關你的以前記憶,一點不漏的還給你。』潘恩說了。

  「咦?那我……好!宙斯的事,我先不管,但是,你必須回答我的問題,可以嗎?」星馬和潘恩談了條件。

  『好……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的。』潘恩也答應了。

  「第一!為什麼我們其他的神都要投胎,宙斯他們卻還待在神界裡呢?」星馬眼睛直瞪著潘恩。

  『其實,這一切是宙斯說的。他不希望『霧』來搗亂其他的神,所以,就在大家不知道的情形,所有神都去投胎了。』潘恩笑了。

  「幹嘛笑啊?」星馬不解。

  『哦!抱歉,因為啊!見到自己的轉生,覺得很有趣呢!』潘恩又笑了。

  「我倒覺得很奇怪呢!」星馬吐了吐舌頭的說。

  『是嗎……因為之後還有更艱鉅的事情在等著我們呢!所以你必須要知道這一切的事情。』潘恩又突然正經的說了。

  ……第二!為什麼只有我投胎之後,我的記憶被封鎖呢?」這一點,是星馬最不能理解的問題。

  『因為……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包括宙斯他們都不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宙斯的媽媽,就特別的把我的記憶封鎖的。』潘恩說了。

  「我知道宙斯他們不知道的事情?」星馬小聲的默念。

  『這一切的事,我不方便說,非常的抱歉!』潘恩說了。

  「無所謂!來,把我的記憶還給我吧!」星馬雙手放開,閉起眼睛,等著潘恩。

  『好的……。』潘恩也閉起眼睛。

*********************************************************************

  『神鋼之戒』的地方,是一個荒野的地方,也是釋放犯人,讓犯人自身自滅的一個地方。在這裡,曾有一個令人悲傷的戰爭。宙斯,閉著眼睛,回憶著以前的痛苦的回憶。

  「爸爸,到頭來,我們還是要面對面的戰鬥,但是,你曾經殺了我的家鄉的人民,這一點,我是不會放過你的!爸爸!」宙斯睜開眼睛,克羅那斯,也來到這裡了。

  「哦!好久不見了,我親愛的兒子。」克羅那斯是位長的英俊非凡的男子,宙斯簡直是他的雙胞胎呢!

  「哼!我還以為你害怕的不敢來呢!爸爸!」宙斯的語氣非常的不好,聽起來好像把一切的仇恨趁現在一一的報仇。

  「這怎麼可能呢!我可是想要好好的陪你玩一玩呢!啊……你是地斯吧!長的很大了嗎!你殺我的年紀,以人類的計算,才八歲而已呢!呵呵……這回長大了,就來殺害爸爸嗎!你的勇氣可嘉呢!哈哈哈哈!」克羅那斯說完,馬上仰頭大笑,似乎在取笑宙斯他們。

  「爸爸,你趁現在說大話吧!不然你會後悔的。」波賽頓也出聲音了。

  「哦!波賽頓啊!呵呵……連你也想阻止我,你以前不是很黏我嗎?怎麼現在……變得不一樣了啊?」克羅那斯笑著說。

  「哼!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我早就都忘了,爸爸!」波賽頓說話更加重了。

  「爸爸,我會讓你忘掉這一切的!」宙斯說完,準備好戰鬥姿勢,其他人也準備好了。

  「哈哈哈哈!真是有趣,打得倒我在說吧!」克羅那斯也準備好了。

  在遠方,有一對靈俏的眼睛,正目睹這一切的戰鬥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3:29 , Processed in 2.180470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