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中篇小說】 【BL】破戒(完)

[複製連結] 檢視: 131|回覆: 13

發表於 17-10-21 18:15:57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本文章最後由 tesukaami 於 17-10-21 19:21 編輯

修佛者有八戒:

一戒杀生,无杀意,慈念众生,不得残害蠕动之类;

二戒偷盗,无贪意,思念布施,却悭贪意;

三戒淫,无淫意,不念房事,修治梵行,不为邪欲;

四戒妄语,无妄语,思念至诚,言不为诈,心口相应;

五戒饮酒,不饮酒,不醉迷,去入逸意;

六戒着香华,无求安,不著华香,不傅脂粉,不为歌舞倡乐;

七戒坐卧高广大床,无求安,不卧好床,卑床草席,捐除睡卧,思念经道;

八戒非时食,奉法,时过中不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第一章 和尚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小和尚。小和尚上山去砍柴,听见草丛里有悉索声,拨开草丛,看到一只全身雪白的狐狸被捕兽夹夹住了后腿,挣脱不得。

“阿弥陀佛!”小和尚放下柴。

看到人,狐狸呲开一口利齿,凶相毕露。

“小狐狸,别害怕,我是来救你的。”小和尚跪坐在捕兽夹旁边,用力掰,憋得圆嘟嘟的脸通红,捕兽夹却纹丝不动。

见来者确实没有恶意,狐狸收起了牙齿,静静地看着小和尚。

小和尚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终于掰开捕兽夹,自己随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狐狸一得到自由,立刻逃得无影无踪。

“小狐狸,你受伤了,庙里面有药!小狐狸!”小和尚站起身,喊了几遍,都没见狐狸,只得作罢,刚想背起旁边的柴火,想了想,却把柴放在捕兽夹旁边,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出家人没有身外之物,只能拿这柴火抵你的狐狸。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佛曰众生平等,救狐狸犹如救人,功德无量。万望施主莫怪。”

在小和尚没注意到的地方,狐狸像人一样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 狐妖
笃笃笃,有人敲响猎人小屋的小木门。

猎人打开门,看到一只狐狸在外面,嘴里叼了只死兔子,看到猎人,就把兔子放在了猎人脚边。

“哟,区区一只狐狸,还懂得报恩?”猎人原本看到捕兽夹沾着血,里面却空空如也,旁边放着一捆柴,就知道肯定是山上的和尚干的好事,原本正气不打一处来,想不到狐狸来报不杀之恩了。

猎人正得意,狐狸三两下蹿上物中的桌子,用后腿人立而起,摊开一张荷叶,把猎人桌上的烤鸡放进去,用荷叶裹好,很老练地拿草绳扎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话问出口,猎人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对一只畜生说话。

“阿弥陀佛。”狐狸前脚合十,口吐人言,“出家人没有身外之物,只能拿这兔子抵你的鸡。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佛曰众生平等,救鸡犹如救人,功德无量。万望施主莫怪。”说罢提着包在荷叶里的烤鸡扬长而去,一直走出很远,才听到猎人的惊叫声:“狐狸精啊!!!!!”

那段话难道不是人类交换物品以前要念的咒语吗?小和尚分明就是这么说的,它好像没背错也没改错啊?狐狸抖了抖大耳朵,想了半天都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得不对,只能耸了耸肩,提着烤鸡去送给小和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 寺庙
狐狸先前一直跟着小和尚到庙里面,看到小和尚因为没能带回砍好的柴,被关了禁闭,觉得他一定又饿又冷,才会想到给他带吃的。为了保证烤鸡不会冷掉,狐狸用前爪把烤鸡抱在怀中,艰难地用后脚一直走到庙里,一直走到小和尚关禁闭的柴房,才放下前爪,叼着包烤鸡的荷叶包去送给小和尚。

庙里黑灯瞎火,但是柴房里有声音,小和尚应该还没睡。狐狸看到窗户下面有个水缸,站在上面正好可以够到窗口,纵身一跃,想不到水缸上面的盖子没盖好,狐狸只觉得脚下一滑,就整个儿地摔进了水缸里。

“谁在外面?”狐狸听见外面有人说话,但不是小孩的声音,随即被人拎着尾巴提溜出来,看到眼前是个青年和尚。

完了,以前带它修行的老狐狸精说过,见到和尚道士,一定要躲得远远的,不然会被他们收去关起来,然后就再也回不来了。小狐狸实在想见小和尚,以为这么晚了不会遇到别人,想不到被个青年和尚抓个正着。

“师兄,外面出什么事了?”小和尚踮起脚尖,勉强趴到窗口,看见青年和尚手里拎着一只落汤狐狸,顿时眼前一亮,“小狐狸!”

“你就是师弟救的小狐狸?”青年和尚放下狐狸,刚想拿袖子给他擦擦,小狐狸立刻顺着打开的门蹿进柴房,躲在小和尚身后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青年和尚无奈地留在外面。

“小狐狸,这是我师兄,怕我睡在柴房冷,来给我送被子的。”

狐狸看见柴房角落里确实堆着一床被子,青年和尚也留在柴房外面不再靠近,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它,总算放下心来,开始抖身上的毛。

“小狐狸!”小和尚躲闪不及,被甩了一身水。

基本把毛甩干了,狐狸才发现自己抖得小和尚一裤腿的水,一脸惭愧,习惯性地抱过尾巴,想遮住脸,却发现尾巴上的毛因为沾了水,原本蓬松的一团成了老鼠尾巴一样细细长长的一根,连忙把尾巴藏到身后去,用前爪捂住大耳朵遮住眼睛。

青年和尚看得忍俊不禁:“我去给你拿套干衣服来。”

“好。”小和尚抱过狐狸,拿袖子擦去它身上的水,“师兄,麻烦你再拿点伤药和棉布。小狐狸掉进猎人的陷阱受伤了。”

看到青年和尚走了,狐狸松了口气,伸出小爪子把一路当宝贝一样抱着的烤鸡递给小和尚,随即看到荷叶包里面也滴滴答答地往外淌着水,雪一样的白毛下面顿时红了一片,觉得礼物送不出手,又不好就此收回。

“这是给我的吗?”小和尚接过狐狸的荷叶包,“谢谢你。出家人过午不食,我明天再吃好吗?”

“嗯!”狐狸坐在小和尚对面,原本蓬松的大尾巴因为沾了水,成了细细长长的一根,但还是在身后摆得格外欢快。

“里面是什么呀?”东西可以明天再吃,但是礼物忍不到明天才拆。小和尚三两下拆开荷叶包,看到里面是烤鸡,大惊失色:“阿弥陀佛,你怎么能偷东西呢?”

“是我用兔子和猎人换的!”狐狸连忙分辩。

“兔子哪儿来的?”

“我在山上抓的。”生怕小和尚不相信,小狐狸特意加了一句,“我很会抓兔子。”

“你还杀生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小和尚对着烤鸡使劲回忆念经超度该怎么做,想了半天才意识到一件事,“小狐狸,你……会说话?”

被发现已经修炼成精了?小和尚会不会害怕?会不会来抓它?刚才的青年和尚会不会去拿收它的法器了?狐狸扭头赶紧逃。

“小狐狸!”

狐狸逃得头都不回,白色的皮毛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小狐狸……”小和尚瘪了瘪嘴,“你的伤口还没包扎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章 虫子
妖怪报恩,最常见的方法就是以身相许。狐狸记得以前溜进镇上,躲在茶馆外的墙角一边啃没剥干净的瓜子,一边听说书,说书先生讲的《白蛇传》就是这么说的——自从能听懂人话,狐狸就迷上了说书,要不是茶馆主人后来养了条很凶的大狗,每次一见了狐狸就狂吠,狐狸还真舍不得放弃这个小爱好。可是小和尚年纪还小,狐狸也还没修炼出人身,以身相许的方法貌似行不通。说书先生还说白娘子在端午节喝了雄黄酒现出原形,把救命恩人活活吓死,狐狸可不想一个不小心吓死小和尚,虽然它现在就是以原形满大街地跑,从没吓到过任何人,雪白的皮毛反而经常会引得猎人跟在后面追。

小和尚实在是瘦得可怜,他抱狐狸的时候,狐狸被他的肋骨硌得生疼。一定是庙里的两个大和尚没有好好地给他喂食!狐狸想想都替小和尚不平。虽然狐狸一岁的时候,就被父母赶出巢穴自己觅食,但是一岁的狐狸已经是成年狐狸了,在此之前,父母一直会给它和同胎的兄弟姐妹找各种好吃的回来,宁愿饿着自己,也要把小狐狸们喂饱。

既然大和尚不会照顾小和尚,狐狸来照顾!目前狐狸想得到的唯一的报恩方法,就是给小和尚找好多好吃的,把他喂得胖一些。可是和尚吃什么?后来狐狸偷偷地回到庙里去看过,看见庙旁边多了一座小小的墓,虽然看不懂墓上面插的木片写了什么字,狐狸闻得出来里面埋的是它带给小和尚的烤鸡。

人类真麻烦,分明都是同类,为什么猎人吃的东西和尚不吃?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为了避免再次出现类似的错误,狐狸决定再冒险去一次庙里,实地考察一下和尚到底吃什么。

小和尚和师兄一起在菜地里忙碌。师兄在给萝卜松土,小和尚蹲在地上用筷子把菜叶子上的虫一条一条夹进碗里。

师兄无意中瞥见菜地旁多了个白色的影子,仔细一看,是只白色的毛球,用两只短小的前爪抓着一片巨大的芭蕉叶遮在自己面前。因为芭蕉叶太大,狐狸抓得极为困难,老远就能看到芭蕉叶摇摇晃晃,反而格外显眼,更别说芭蕉叶旁边露出的两只白色的尖耳朵和后面晃个不停的大尾巴,要想假装不知道有只狐狸躲在那里偷听都难。

师兄不动声色,继续锄地:“师弟,昨天的小狐狸后来怎么走了?”

芭蕉叶后面的耳朵立刻竖得老高。

“我好像吓到它了。”小和尚背对着狐狸,没看到身后的异象,“师兄,要怎样才能让小狐狸不怕我?其实我特别想和它做朋友。”哪怕是只会说人话的狐狸。其实小和尚一点都不害怕,真的。但是当着师兄的面,小和尚还是没敢说出狐狸会说人话的事,生怕师兄误以为狐狸是狐妖,会害人。阿弥陀佛,佛祖在上,小和尚这不是说谎,只是没有完全说实话而已。

听到小和尚的话,不止是耳朵,狐狸兴奋得尾巴都竖起来了。

“大概是被猎人捉到过很多次,对人有戒心了。”

芭蕉叶后面露出一只乌溜乌溜的圆眼睛,很是感激地看了师兄一眼,见师兄看过来,连忙重新躲回芭蕉叶后面。

“猎人为什么要做这种残害生灵的事?”小和尚鼓起腮帮子,很是为狐狸忿忿不平。

“师弟,出家人安耐毁誉,八风不动,岂可因这点小事动怒?”见小和尚还是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师兄叹了口气,“还记得佛祖以身饲虎、割肉喂鹰的故事吗?”

难道他要小和尚割自己的肉喂狐狸?!小和尚还没说什么,狐狸已经掉了一身鸡皮疙瘩。

“鹰吃了鸽子,鸽子会死。可是鹰不吃鸽子,鹰会死。”小和尚垂下头,“就没有什么两全之法吗?”

师兄想了想:“师弟,可还记得师兄给你讲过的故事?一个有钱人家办婚礼,请志公和尚去念经,志公和尚说了什么?”

“‘古古怪,怪怪古,孙子娶祖母。猪羊炕上坐,六亲锅里煮。女吃母之肉,子打父皮鼓。众人来贺喜,我看真是苦!’”

“祖母去世时放心不下孙儿,转世嫁给孙儿为妻;被人宰的猪羊回来吃人,抵偿宿报;宰猪羊吃的人变成猪羊,任人烹割;女儿吃着猪蹄,不知那猪是其母转世;儿子打驴皮鼓,不知那驴前世是其父。或许被猎人杀死的猎物也是来还前世的宿报,只是你我没有志公和尚的五眼六通,看不出来罢了。”

前世因,今世果,人类还有这么个说法?狐狸想摸摸下巴,刚松开一只爪子,芭蕉叶失去一边支撑,立刻倒下来,小狐狸连忙手忙脚乱地把芭蕉叶扶稳遮在前面。前世吃了猪羊肉,今生就要变成猪羊被人吃,莫非是因为欠的时间长了,要收利息,就像人类的钱庄一样?狐狸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难怪妖怪都急着要今生恩今世报,要是放到下辈子,就更加报不起了,然后再拖欠到下下辈子,利滚利欠得更多……到时候可怎么办?狐狸烦得抓乱一头的毛,突然想起来两只爪子都在抓自己的头顶,没有爪子抓芭蕉叶了。眼看着芭蕉叶倒下来,狐狸连忙整个儿地抱上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敢露出眼睛偷偷看一眼。还好,师兄还在锄地,小和尚还在捉虫,谁都没发现它。狐狸松了口气,继续考虑报恩的大问题。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说书先生说白娘子不过吃了许仙吐的一颗仙丹,就要以身相许嫁给他,小和尚救了狐狸的命,这份恩情要在今生今世报完就很困难了,绝对绝对不能拖到来世。

以身相许什么的,现在狐狸还做不了,报恩大计先从把小和尚喂胖做起来。狐狸继续躲在芭蕉叶后面观察和尚到底吃什么的重要课题。那两根细细长长的木棍,应该是人类用来吃饭的叫做筷子的东西,原来和尚和狐狸一样吃虫子!不过人类真的比狐狸聪明太多了,还会种菜喂虫子,把虫子喂胖了再吃。狐狸知道该怎么做了。

接连几天,菜园里的虫子数量暴涨,无奈出家人不能杀生,小和尚只能把虫子夹到碗里,然后拿到庙外面去一条一条放生,一路都要小心翼翼,不能把任何一条虫子弄死。前一天捉虫子捉得腰酸背痛苦不堪言,第二天再去看,菜园里的虫子变得比没捉前还多。每天看着碗里面被虫子咬得千疮百孔的菜叶子,小和尚欲哭无泪。

昨天师兄洗菜的时候一时疏忽,不小心弄死了一条虫子,被师父罚跪在佛堂念了一夜的经。为了不让师兄再受罚,小和尚特意起了个大早,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菜园里的虫捉干净,老远就看到一个白色的毛团已经蹲在菜园里。

“小狐狸!”小和尚跑过去,看到狐狸正学他的模样,一只爪子拿着一块树皮,里面都是虫子,另一只爪子把两根细树枝卡在爪缝里,像人拿筷子一样夹着一条虫,抬起天真的大眼睛看着小和尚。

“你是来帮我干活的吗?”虫子变多,应该是天气回暖的缘故。原来狐狸每天都默默地来帮他捉虫,小和尚都不知道,还嫌虫子太多,害他捉得辛苦,真是太不应该了。

狐狸也没想到会遇到小和尚。和尚们“吃虫子”吃得太快了,狐狸要每天跑遍整座山,才能找到那么多虫子偷偷地放进菜园,让和尚以为虫子是自己多出来的。想不到只过了三天,就被人发现了。

算了,发现就发现吧。“和尚,吃!”狐狸慷慨地递上满是虫子的树皮。

小和尚愣住了。

“吃?虫子?”狐狸歪过头,怀疑是不是自己发音不标准,打算做个示范,抓起一把虫子塞进嘴里咬得嘎吱作响。

小和尚直接吐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章 搞鸡
原来和尚不吃虫子,之前几天都白忙活了。狐狸趴在寺庙厨房的小窗口上,用小爪子托着头,一脸忧郁。虽然知道前几天菜园里虫子数量暴增,是因为狐狸误以为和尚吃虫子,小和尚并没有怪它,狐狸总觉得自己身上报恩的担子又加上了赎罪,变得更加沉重了。

外面传来师兄的声音:“师弟,我今天化缘化到了鸡蛋,我们今天蒸蛋羹吃。”

和尚吃鸡蛋?狐狸的耳朵竖起来了。不过这次必须吸取上次的教训。为了避免再次发生误会,狐狸趴到厨房,看到师兄端上水嫩水嫩的芙蓉蛋,小和尚看得眼睛放光,但是因为师父在旁边,才没敢先动。

老和尚隔着乱篷篷的眉毛看了看,用哆哆嗦嗦的手舀了一勺放进碗里,就不再动了:“人老了,吃不下那么多,剩下的你们吃吧。”

小和尚随即两眼放光地看着师兄。

“小馋鬼。”师兄刮了刮小和尚的鼻头,“师兄吃鸡蛋会拉肚子,你吃吧。”

小和尚这才高高兴兴地把剩下的鸡蛋都巴拉到自己碗里。

和尚确实吃鸡蛋,山上有野鸡,可以抓过来养在庙里面天天下蛋给小和尚吃。狐狸接着打量了一下饭桌旁的另外两个人。庙里的和尚一共只有这师徒三人。师兄心地善良,会把伤药和绷带留在菜园子旁给狐狸。虽然狐狸已经成精,伤口恢复特别快,基本用不上这些东西,师兄的好意狐狸还是心领了。一开始看到老和尚,狐狸心里还有些忐忑,生怕他是什么得道高僧,志在斩妖除魔。但是看到老和尚骨瘦如柴,皮肤上比山崖上活了五百年的老桃树的树皮还皱,吃饭都吃得颤颤巍巍,好像风一吹就能把他整个人都吹散架,分明已经老态龙钟,只怕连狐狸在哪儿都看不到。看来以后能放心大胆地进寺庙找小和尚了。

小和尚抱着大扫帚在庭院里扫落叶,突然看到狐狸叼着两只色彩斑斓的野鸡回来,大惊失色:“小狐狸,你怎么又杀生了?”

狐狸松开嘴,两只野鸡立刻满院子扑腾,把小和尚好不容易扫在一起的落叶撒得到处都是。狐狸一呲牙,两只野鸡吓得呆立在原地,看了看一地的落叶,再看了看彼此,乖乖地把它们弄撒的落叶重新叼到一起。

“好厉害!”小和尚看呆了,“你还能指挥它们做事。”

“它们每天下蛋给你吃。”狐狸指着两只野鸡,霸气十足地宣布。

“真的吗?”小和尚大喜过望,“我们得搭个窝安顿好它们。”

小狐狸点了点头,临走前还没忘记充满威胁意味地看了两只野鸡一眼,吓得两只野鸡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像是快要哭出来了一样。

师兄化缘回来,看到小和尚在搭鸡窝,狐狸像人一样抱着树枝跑来跑去,在旁边给小和尚打下手。墙角边,两只可怜巴巴的野鸡缩在一起,好像小和尚和狐狸搭的不是给它们住的鸡窝,而是断头台。

“师兄!”看到师兄回来,小和尚忙不迭献宝,“这是阿红和阿绿,小狐狸带回来的,以后我们每天都能吃到鸡蛋了。你看,阿红和阿绿的毛色那么漂亮,下的蛋一定好吃。”

什么带回来的,明明是被绑架回来的好吗?被称为“阿红”的红毛野鸡被咬掉两根尾巴毛,被起名为“阿绿”的绿毛野鸡一边翅膀上的翎毛全都被咬断了。

敢有哪天不下蛋,哼哼……狐狸看着两只鸡,充满威胁意味地掰断一根树枝。

阿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阿红恨自己怎么就那么坚强,晕不过去。

“呃……”师兄有些不忍心戳穿小和尚的美好愿望,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师弟,那两只是公鸡,不会下蛋的。”

公鸡?狐狸看向两只野鸡。公狐狸和母狐狸没有太大的区别,狐狸看到人类都是女的花枝招展,男的灰不溜秋,就理所当然地以为长得好看的就是母的,还特意挑了两只毛色最华丽的捉回来,居然是公鸡?!还两只都是?!

阿红一边用翅膀扇阿绿,一边点头。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是母的?

“啊?这么漂亮的鸡是公鸡?”小和尚抓了抓后脑勺,“下山化缘的时候,我看到都是女施主涂脂抹粉,穿花花绿绿的衣裳,还以为好看的都是母的。”

师兄哑然失笑:“鸡不是人,毛色鲜艳好看的都是公鸡,灰不溜秋的才是母鸡。”

小和尚一脸失望:“那就没有鸡蛋吃了?”

只是遗憾没有鸡蛋吃,不是不下蛋就会被杀掉?得救了!得救了!得救了!阿红使劲扇阿绿,见它还不醒过来,干脆把它啄醒,难兄难弟抱在一起庆祝劫后余生。

见狐狸耷拉下耳朵,师兄有些于心不忍:“听说养几只公鸡,母鸡会更愿意下蛋。我们可以留着阿红阿绿,只要再养几只母鸡就行了。”

这次不是做无用功,只是没抓对?狐狸的耳朵竖起来。灰不溜秋的才是母鸡,抓来母鸡就能下蛋给小和尚吃,狐狸这次不会再弄错。

几天后,寺庙后的菜园旁边多了个小具规模的鸡舍,里面养了两只公鸡和十几只母鸡,但是下的蛋勉强只够三个和尚吃的。

关于为什么有公鸡还不下蛋的问题,狐狸很认真地和每一只母鸡谈过,母鸡给它的回答基本上可以归结为——“嗯……”“呵呵……”“哼!”后来被问得烦了,所有的母鸡终于给出了一致的答案:“问你给我们找的公鸡去!”

于是被拽到狐狸面前接受“一堂会审”的成了阿红和阿绿。

“因为我们都对母鸡没兴趣。”阿红揽过阿绿,两只公鸡看彼此的眼神甚为甜蜜。

“为什么?”狐狸分明记得鸡应该很喜欢三妻四妾,山下农场里的公鸡独自霸占了二十只母鸡都不知足,“嫌母鸡不够多?还是不够漂亮?”可是野母鸡都是这么灰不溜秋的,狐狸想挑也挑不出好看的来。

“抓再多的母鸡都没用,因为我们搞鸡。”阿绿挺了挺胸脯,还颇为自豪。

“你们为什么要搞鸡?”狐狸还是没明白。

“因为我们是鸡,只能搞鸡。”阿红摊了摊翅膀,“狐仙大人,您瞧,生而为鸡,也不是因为我们自己愿意是吧?作为鸡,也不能去搞别的动物是吧?所以除了搞鸡,我们也没什么别的选择是吧?所以我们就搞鸡了。”

狐狸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觉得好像有点道理,可是又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章 住持
公的?!又是公的?!!怎么又是公的?!!!怎么全都是公的?!!!!对着眼前一老一小的两只公山羊,狐狸体会到了这个世界森森的恶意。

狐狸在山下的村子里闲逛,听见一个农妇哄孩子喝羊奶,说小孩喝了羊奶会长高,便盘算抓只野山羊回来给小和尚喝羊奶。狐狸在山崖边徘徊了许久,相中一只带着小羊羔的老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两只羊都弄到庙里,结果老山羊告诉狐狸它是公的,另,别打小羊羔的主意,因为就连小羊羔都是公的。

公的!公的!都是公的!山上就没有什么母的动物了吗?怎么抓回来的都是公的?狐狸烦躁地抓乱头顶上的毛,全然忘了和尚庙后面的菜园旁边就有一大群母的,只不过这些“母的”只下蛋,不下奶。

“小羊羔的娘亲呢?”看小羊羔的模样,应该刚出生不久,狐狸思量着母羊应该不会走很远。

“被西山的狼妖抓去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老山羊抹了把眼泪,“可怜我这孩儿尚且年幼,无法吃草,没了娘亲,怕是也命不久矣。若是狐仙大人能救回拙荆,便是救了老朽全家,莫说是要点羊奶,就算是要老朽的命,老朽也万死不辞,来世结草衔环,报狐仙大人的大恩大德……”

这羊估计以前是家养的,还是教书先生家养的,掉起书袋来一套一套。狐狸不耐烦地挥了挥爪子,示意老山羊不必多言。小羊羔的娘亲是不是还活着,狐狸不知道。但是西山的狼妖敢害得小和尚没有羊奶喝,一定是活得不耐烦了。想到这儿,狐狸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来。

凡有七窍,皆可修炼成仙,但真正修成的万中无一。比道行,已经没多少妖怪在狐狸之上,如果是一对一单打独斗,收拾区区一只狼妖不在话下。狐狸雄赳赳气昂昂地去西山救母山羊,想不到成精的狼妖确实只有一只,但是这只狼妖会指挥山上的其他狼群。

虽然是一群没有修炼过的普通的狼,因为有狼妖为首,这个狼群格外庞大。纵然狐狸道行高深,毕竟双拳难敌四爪,拼着被抓了好几道深可见骨的口子,才救出母山羊,以至于等到它收拾完狼群,终于对上狼妖时,竟然被一只道行远不如它的小妖怪打得只能落荒而逃。

赶紧回寺庙,等回到庙里就安全了。不知不觉之间,狐狸已经把小和尚所在的寺庙当成了自己的家。路边的树在飞快地倒退,背后嚣张的狼妖对月长嗥,山顶的寺庙成了黑夜中的明灯,指引着狐狸回家的路。温热的鲜血带着破碎的皮毛撒了一路,狐狸不敢停,生怕一旦停下,自己就再也没有力气继续逃跑。

拼尽最后一点力气逃进庙门,跑进唯一还亮着灯的房间,钻到帷幔底下,狐狸才敢稍微停下喘口气,舔舐伤口。

心跳渐渐平息下来,狐狸听见有人在外面。木鱼声敲得有气无力,却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效果。狐狸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也渐渐和木鱼声一样平和安静,从帷幔下探出一个黑色的鼻头,确定没有危险,才敢露出脑袋,看到是老和尚在外面打坐念经。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老和尚端坐在蒲团上,一手持念珠,一手敲木鱼,闭合的眼睛在烛光下像是和满脸的皱纹融为一体,如果不是能看到胡子下嘴在动,简直像是一具枯瘦的干尸穿着僧衣坐在蒲团上。

老和尚的念经声、木鱼声没有中断过,似乎根本没有发现房间里多了一只狐狸。狐狸安下心来,盘着尾巴坐在蒲团旁听老和尚念经,觉得格外惬意。

“嗷呜……”狼妖的长嗥将狐狸从美梦中惊醒。

它干了什么?竟然把狼妖引到了庙里!狐狸懊悔地抱住头,简直要把自己的两只耳朵硬生生扯下来。后院里还有鸡,禅房里还有小和尚和师兄,还有这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和尚。一旦让狼妖闯进来,别说是狐狸,就连他们都会性命不保。

为今之计,只能狐狸出去和狼妖拼了。距离寺庙不远处有个悬崖,摔下去必死无疑,大不了狐狸和狼妖同归于尽。一命还一命,这样算是报了小和尚的救命之恩了吧?可是不知为什么,一想到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小和尚,狐狸就忍不住心酸。

“住持,我走了。”狐狸抬起头,把两只前爪搭在老和尚的膝头,“小羊羔的娘亲我已经救回来了,告诉小和尚要多喝羊奶,小孩子要喝羊奶才能长得高。”

老和尚依然不紧不慢地念经、敲木鱼。

老和尚太老了,大概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不然的话,肯定会像前些年遇到的年轻猎人一样,发现狐狸会说话,就吓得连夜搬走。狐狸叹了口气,竖起尾巴,摆出决斗的架势,决定出去和狼妖决一死战,没走几步,就觉得身子一轻,被抱到了老和尚膝头。木鱼声停了,狐狸的脖子上被扣上一个冰冷的东西。

老和尚拾起木鱼锤,继续念经:“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沙哑的嗓音在过于安静的夜晚听起来格外洪亮,原本有气无力的木鱼声都变得咄咄逼人,“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狐狸抬起头,发现老和尚微眯的眼睛精光四射。

狼妖气势汹汹的咆哮声越来越低,渐渐成了哀鸣,最后如丧家之犬一般落荒而逃。

狼妖跑远了,木鱼声重新变得有气无力,老和尚眼中的光芒也黯淡下来,最终变成普通老人浑浊的颜色。

没事了?得救了?狐狸小心翼翼地爬下老和尚的膝头,确定狼妖确实走了,回过身来对老和尚作揖:“多谢住持相救。”想取下脖子上的金箍还给老和尚,却发现怎么都取不下来。

这上面有法术?莫非老和尚也是斩妖除魔的人,没有杀狐狸,是因为戴上这个金箍就是已经把它抓了?狐狸连忙把自己会的法术试了个遍,发现全都毫无妨碍,仅仅是脖子上多了个取不下来的金环而已。

木鱼声始终不紧不慢,不论是狐狸把禅房变成宫殿,把佛像变成裸女,还是把老和尚的僧衣变成裙子。

等到狐狸死了心,周围的一切恢复正常,老和尚才放下木鱼锤:“上天有好生之德,况且你修行不易,何苦为了我那劣徒的口腹之欲枉送性命?往后你就留在这山上吧,莫要再去别处造次。”

“这个项圈只是让我没法下山?”

老和尚点头。

“可是庙在山上,以后我能来庙里找小和尚玩?”

老和尚的头一点一点,不知是点头还是睡着了,木鱼声始终没断。

“谢谢住持。”狐狸踮起脚,在住持的脸上亲了一口。

住持一下子愣住了,直到狐狸离开,才哑然失笑:“真不知道这孩子哪里修来的福分。”

晚上被外面的野狗叫得几乎一夜没睡,天蒙蒙亮的时候,师兄还是和往常一起起床洗漱,准备做早饭,经过佛堂时,听见里面有说话声,悄悄把门推开一条缝,看见一只白色的毛团端端正正地坐在佛像前的蒲团上。

“菩萨菩萨,阿红阿绿说他们一直想在一起,但是因为山上母鸡多公鸡少,所有的鸡都反对,不得不忍痛分开。是我让它们意识到不用在意流言蜚语,能和心爱的鸡在一起最重要,才会下定决心在一起。人家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我这样算不算功德?还有还有,阿红阿绿说它们在一起的话,母鸡下的蛋就会孵不出小鸡,小和尚就不会不小心吃到毛蛋,这是不是也算不杀生的功德?小和尚救了我的命,把这些功德都算给小和尚吧。”狐狸的尾巴开心地在身后摇来摇去,“还有,我会去救小羊羔的娘亲,不是因为小和尚要喝羊奶。昨天我偷偷尝了一口,羊奶很腥,一点都不好喝,但是小孩子要喝羊奶才会长高,这是给小和尚当药吃的,不能算他贪吃。还有,我救下小羊羔的娘亲的功德也算给小和尚吧,我就能早日报恩了。”

佛堂里还有人?师兄推开门,看来看去,都只看到坐在蒲团上的狐狸一个活物。

“师兄?”听见开门声,狐狸转过头,“早安,师兄。”

是狐狸在说话?狐狸会说话?师兄清清楚楚地听见脑中某根弦绷断的声音。

“师兄?”狐狸歪过头,又叫了一声。

这次的回答是师兄的惊叫:“狐狸精啊!!!!!!!!!”

说好的戴了金箍就算是已经圈养的妖怪呢?说好的以后可以随便进庙里来玩的呢?狐狸在蒲团上蜷成一个白色的毛团子,抱着尾巴开始郁闷。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章 娘亲
“娘亲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对吗?”小和尚把割来的草倒进羊圈的食槽里,看到母山羊给小山羊舔毛,鼻子开始发酸。

晚上睡觉时,那个女人又来到了小和尚的梦里,洗得发白的裙子有阳光的味道,温柔的嗓音哼着摇篮曲,虽然看不清她的脸,小和尚知道她是自己的娘亲。在梦里,小和尚还是小婴儿,娘亲抱着他哄他睡觉,柔软的手就像狐狸的皮毛……小和尚从梦中惊醒,发现是狐狸在他旁边睡得四仰八叉,还把尾巴搁在他的脖子上。

“小狐狸……”小和尚抱过狐狸,任由眼泪流进雪白的皮毛。

“怎么了?”狐狸想抓抓小和尚的头发,突然想起来和尚没有头发,赶紧收起锋利的爪子,用掌心的肉垫揉了揉小和尚的头,“做噩梦了吗?”

“我又梦见我娘亲了。”

“那就去看看她吧。”狐狸以为小和尚的娘亲就住在山下的村子里,“明天去化缘的时候就能见到她了。”

“可是我不知道我的娘亲是谁,也不知道她在哪儿。”小和尚把整张脸都埋在狐狸的皮毛里,“师兄说他是在庙门前的萝卜堆里面捡到我的。小狐狸,我娘亲为什么不要我?”

“萝卜?”狐狸想了想,想起来了,“原来被放在萝卜堆里的就是你啊!用小孩换萝卜的就是你娘亲?你娘亲大概是养不起你吧?不然也不会用小孩来换萝卜。”

“你见过我娘亲?”小和尚抬起泪汪汪的眼睛。

“见过。”狐狸抓过自己的尾巴,给小和尚擦眼泪,“那天山上来了好多人,举着火把漫山遍野地大喊大叫。我被他们吵醒,看到一个女人抱着个襁褓到庙门前。那女人看到门口堆着萝卜,就把小孩放进萝卜堆里,另外抱了个大萝卜包进襁褓,然后就逃走了。原来你就是那个孩子。”

“后来呢?”小和尚抓紧了狐狸的尾巴,“那些人为什么要追我娘?”

“我也不知道,他们只是喊‘抓住她’‘别让她跑了’‘一定要找到她’什么的。”狐狸被拽得有些疼,想拉回自己的尾巴,可是小和尚拽得太紧,狐狸最后只能任由他继续拽着,“后来举着火把的人找到了她,她就抱着萝卜从庙后面的山崖跳下去了。做人类真不容易,想吃个萝卜还要用小孩来换,她大概是真的太饿了,跳崖的时候都抱着换来的萝卜不放。”

“笨狐狸,你什么都不懂。”小和尚闻言,却是哭得更凶了。

“你那么想要个娘亲?”狐狸把小和尚抱进怀里,想了想,“这样吧。再等几年,我就能修炼出人形了,我来做你的娘亲。”

“可你是公狐狸。”

“你怎么看出我是公狐狸的?”狐狸夹紧双腿。

“你说话是男孩子的声音啊。”

“哦,这样。”狐狸发现自己想歪了,“其实狐狸不论公母,修成人形以后都是女人。等我修炼出人形,你就有个世上最漂亮的娘亲了。”

“真的?”

“真的。”狐狸拍了拍小胸脯。

“拉勾勾。”

“好的,拉勾勾。”狐狸伸出小肉爪子,和小和尚拉勾。

小和尚这才破涕为笑,然后想起一件事:“可是我已经有一个娘亲,你再做我的娘亲,不就成了后娘了?”

后……狐狸默默地缩到床角去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八章 元宵
山周围有不知哪朝哪代留下的法阵,狐狸脖子上套着金箍,就离不开这座山。不过小和尚在山上,狐狸窝也在山上,狐狸从来没觉得脖子上多了个金箍有什么不方便,直到元宵节。小和尚和师兄下山去看灯了,老和尚和往常一样在山上闭关,冷冷清清的山上只剩狐狸远远地眺望山下的灯海。

“狐仙大人……”

狐狸回过头,看到是阿红阿绿带着一群母鸡,还有山羊一家三口。

“你们也想下山去玩吗?”狐狸挥挥爪子,把它们都变成人的模样,“我的法术能维持到天亮,去玩吧。”

动物们道了谢,热热闹闹地下山去了,山上变得更加冷清,偏偏为了维持法术,狐狸这一晚上都不能睡。

以前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独自狩猎,独自筑巢,独自修炼,独自看着没有修炼成精的父母、兄弟姐妹以及认识的所有人渐渐地老去、死去……狐狸以为自己应该早已习惯了孤独的生活,如今孤独的漫漫长夜却格外难熬。山下的灯海渐渐地变得模糊,狐狸突然听到熟悉的脚步声。

“小狐狸!你在这儿?”

狐狸连忙擦干眼角:“小和尚?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只是去山下买点东西,回来和你一起过节。”小和尚放下背篓,在狐狸身边坐下,“对了,刚才我上山的时候看到好几位施主下山,他们是来庙里烧香的吗?我和师兄都不在,是师父出关了?”

“施主?”狐狸歪过头,“没有人来过啊。”

“可是我看到好多人。”小和尚挠了挠后脑勺,“有两位年轻的男施主,看起来像是纨绔子弟,带了一大群丫鬟。奇怪的是他们两个大男人穿红戴绿还涂脂抹粉,带的丫鬟倒是穿得比叫花子还不如。”两位公子虽然打扮奇怪,都是丰神俊朗,由不得人注意不到他们。身后带的丫鬟虽然是丫鬟,但毕竟是女眷,小和尚没敢盯着她们的脸看,只看到她们胖的像水桶,瘦的像竹竿,还有一个特别矮的,小和尚无意间暼到她的脸,只见她大小眼,塌鼻子,一脸的雀斑,一笑就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大黄牙,实在是丑得惨不忍睹。那个丫鬟走过去以后,其他丫鬟还说她“美貌无双,把和尚都看得动凡心了”。真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那么没眼光,挑的丫鬟一个比一个丑。

“那是阿红阿绿还有庙后面养的母鸡。它们想下山去玩,我把它们变成人而已。”

“难怪阿红阿绿只肯‘搞鸡’。”想到那几个“丫鬟”的尊容,小和尚顿时觉得很能理解阿红阿绿的心情,“那么教书先生呢?我还看到一个留山羊胡子的教书先生,带着夫人,夫人手上还抱着个小孩……”小和尚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难道那是山羊一家?”

“是啊。”

难怪经过小和尚身边时,他们笑成那样。“小狐狸,你也能变成人吗?”

“可以啊。虽然我还没彻底修炼出人形,但是靠幻术短暂地变成人还是可以的……”狐狸意识到自己说漏了,立刻用两只前爪捂住嘴。

“变一个看看嘛,我想看看我以后的娘亲长什么样。”

“不要!”狐狸一扭头,“等我修炼出人形以后再给你看。”

“变一个嘛……”

“不要就是不要!”

“给你,我买的芝麻糖。”小和尚把背篓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变一个嘛。你看,还有纸灯笼,小面人……”可是纸灯笼上面糊的纸已经烂了,小面人也已经被整个儿压扁。

狐狸不解地看着小和尚献宝。

“没关系,我还给你买了这个,喜欢吗?”小和尚把纸灯笼、面人都扫到一旁,最后从怀里珍而重之地拿出一把檀香木梳,“你的尾巴上的毛老是打结,经常梳梳就顺了。”小和尚做梦时想娘亲了,抱着狐狸的尾巴哭得上面都是眼泪鼻涕。庙里面没有梳子,狐狸洗完了尾巴只能用爪子抓,一抓就是大把大把的毛往下掉,看着都疼。看到集市上有卖木梳,小和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买一把给狐狸。集市上的小孩看见和尚买梳子,笑话他“小和尚有小相好”,追着用小石子打了他一路,集市上的其他人闻言,也对着小和尚指指点点。小和尚在逃跑的时候摔了一跤,压坏了灯笼,压扁了面人,好在被他藏在怀里的梳子没弄坏。看到狐狸拿着梳子欣喜的模样,小和尚顿时觉得身上被石子打过的地方也没那么疼了。

狐狸看了看小和尚,拿过破灯笼,吹口气,顿时满山都是灯笼浮在半空中,像是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了下来。

“哇……”小和尚看得眼睛都亮了。

狐狸又拿过被压扁的面人,放在爪子间搓成细粉,往前一撒,面人都变成活生生的舞姬,甩着水袖在灯笼间翩翩起舞。

“小狐狸,你太厉害了!”

“可惜我变不出吃的。”狐狸挠了挠鼻子,觉得小和尚的赞叹让它格外受用,“把石头、虫子变成山珍海味的模样不难,但是只能看不能吃。”

“没关系,我还在山下买了炸元宵。”小和尚从背篓里掏出一个纸包,“不过素的只有芝麻陷,现在已经冷了。”

狐狸拿过纸包抱了一会儿,然后塞了一个进小和尚的嘴里。

“真香。”简直像刚炸出锅的一样。小和尚眼前一亮:“不知为什么,分明都是芝麻陷,山下买的元宵就是比庙里面做的香。”

“里面放了猪油,当然香。”狐狸也拿了一个塞进嘴里,看到小和尚跑到一旁吐得天昏地暗,一脸莫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九章 兄弟
狐狸说渡劫的日子到了。只要渡了天劫,就能化作人形。

狐狸说渡劫很危险,说什么都不准小和尚陪在一旁,小和尚只能在佛堂念了一夜的经,求菩萨保佑狐狸渡劫成功。

渡劫当天外面打了一晚上的雷,却一滴雨都没有下,像是老天爷容不下逆天修道的狐狸,要降下天雷让它魂飞魄散。小和尚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夜,天一亮,就迫不及待地去狐狸渡劫的地方,没看到狐狸,只看到原本在那里的五个人合抱粗的老柳树整个儿地被雷电劈成了一大截焦炭。

狐狸没能顺利渡劫,被雷劈了?小和尚的心提到嗓子眼:“狐狸!”

“别过来……”石头后面传出狐狸的声音,听上去不像身体有什么不适,只是带着哭腔。

“狐狸,怎么了?”小和尚趟着及膝高的野草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我渡劫的时候被雷劈了!”狐狸大哭起来。

“没变成人也没关系,只要你没事就好。”

“我……变成人了。”石头后面伸出一只人的手,十指纤纤,肤白如玉,只有过于尖锐的指尖还有点像狐狸的利爪。

“真的吗?太好了。”小和尚抓住那只手,使劲一拽,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会看到一只半人半狐的妖怪,下定决心不论狐狸变成什么样都会不离不弃,想不到被他拽起来的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美丽少年。

少年一身冰肌玉骨,五官小巧玲珑却不失男子气,眼角微微上翘的狐狸眼媚入骨髓,因为刚哭过,还有些泛红,可怜的小模样格外楚楚动人。变成人以后,狐狸的头上依然长了一对毛绒绒的大耳朵,雪白的及腰长发如白色的瀑布飞流直下,遮住了前胸,蓬松的尾巴遮在腰间,身材纤瘦结实,虽然一看就知道不是人类,却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狐狸,你好漂亮……”小和尚看呆了。

“好什么?你看看我成了什么样?”狐狸把头发全都拢到身后,围在腰间的尾巴也拿开,胸前一马平川,腿间和小和尚一样。

“不是挺好看的吗?”分明都是男儿身,分明从小就一直在一起,夏天时一起在河里光屁股游泳,冬天时钻在一个被窝里睡觉,分明应该早就对彼此见怪不怪了,乍然看到没穿衣服的狐狸,小和尚的脸上就是没来由的臊得慌,连忙脱下件衣服盖在他身上。

“可我变成了男人!”狐狸捂着脸哭起来,“狐狸精都是变成女人的,世上哪有男狐狸精?可我偏偏变成了男人!”

“这个……”小和尚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狐狸,“其实做男人也没什么不好。女人不能进和尚庙,你要是真的变成了女人,我们反而不方便来往了。”

“可是我不是‘女’也不是‘人’,只是只狐狸,还是公狐狸,本来就可以进寺庙。而且我答应了要变成女人做你的娘亲,现在却变成了男人。”狐狸可怜巴巴地抬起眼睛,“对不起,我食言了。你分明盼望了那么久……”

看到狐狸我见犹怜的模样,小和尚心头一阵狂跳:“那个……其实……真的没关系。那时候我还小,才会特别想要个娘亲,现在已经不那么想了。而且你我看上去年纪相仿,你就算变成女人,看起来也不会像我的娘亲。其实……其实现在我更想要个兄弟,你变成了男人,我们正好可以做兄弟了。”师父和师兄对小和尚很好,可是师兄已经年近不惑,师父更是已过期颐之年,小和尚从来没有过同龄的玩伴,只有和他一起长大的狐狸。

“那我们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看我们谁年纪大吧?”小和尚抓了抓后脑勺,“师兄说我是洪武二十六年生的,今年十四岁。你几岁了?”

狐狸掰完了手指掰脚趾,掰完了脚趾掰手指,还是算不清。

“你是哪一年生的?我们认识了八年多,你应该是洪武年间或者建文年间生的吧?”

“洪武?建文?”狐狸歪过头,没听懂。

“皇上的年号啊。洪武是太祖皇帝的年号,太祖之前是前朝的至正年,太祖驾崩后有过一阵子年号是建文,后来当今圣上登基,把建文也改成洪武了。当今圣上的年号是永乐,今年是永乐四年。”

“你们人类常说的‘某某多少年’的就是年号是吧?”狐狸动了动耳朵,纤细的手指抵着尖尖的下巴想了老半天,“我刚能听懂人话的时候,好像年号一直在变,一会儿建元,一会儿元光,一会儿元朔,一会儿元狩,后来又是元鼎、元封、太初、天汉……没过几年就要变一次。”

“那时候一定经常打仗吧?皇上换得那么勤。”小和尚一副感慨的模样,“难怪师兄总说俗世人活得苦,短短十几年,已经换了三个皇帝了。还是出家做和尚好,我们在庙里清修,每天都是太太平平,不像俗世兵荒马乱,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打仗是经常打仗,不过那时候好像都是对外打胜仗,经常听说将军带回俘虏、战利品什么的。”

“哪位将军?”

“将军就是将军啊,难道将军不是姓将名军吗?”

小和尚忍不住发出“嗤”的一声:“将军是一种官职,不是人的名字。”

“这样……”狐狸垂下耳朵,“我还纳闷怎么打仗厉害的人名字都叫‘将军’。”

“你说的是徐达徐将军和常遇春常将军吧?当初就是他们两个和太祖皇帝一起打下江山。常将军自言能将十万众,横行天下,军中称‘常十万’。徐将军持重有谋,纪律严明,屡统大军,转战南北,功高不矜,被太祖皇帝誉为‘万里长城’。都是很厉害的人。”

“你懂得真多。”

“我都是在化缘的时候听说的。”小和尚被夸得不好意思起来。

“我记得那两个将军好像出身都很低微。”

“常徐两位将军都是农民出身啊,太祖皇帝还是和尚出身呢。”

“和尚能当皇帝?”

“当皇帝当然是还俗以后的事。当今圣上也是在一个和尚的帮助下发动靖难之役,然后登基的。”至于为什么会靖难靖得不止是佞臣,连皇帝本人都被靖没了,小和尚就不得而知了。

“和尚都好厉害。”狐狸想到的是帮他驱逐狼妖的住持大师,“你以后也会变成那么厉害的和尚吗?”

“大概……不会吧。”小和尚抓了抓后脑勺,“小狐狸,你说的那两个将军到底是不是常徐两位将军啊?”

“我也不知道。我还记得那两位将军是亲戚,好像一个比另一个晚一辈。”

“是因为姻亲吧?太祖皇帝的嫡长子娶的就是常将军的女儿,徐将军的夫人和太祖皇帝的侄媳妇是堂姐妹,论姻亲,徐将军就比常将军晚了一辈。但是徐将军的女儿嫁给了当今圣上,算是又扯平了。”

“这样……”可是狐狸记得那两个将军貌似本来就是亲戚,“我记得有一个将军去世特别早,皇上还很伤心。”

“常将军在洪武二年就病故了,据说太祖皇帝特别伤心,所以让嫡长子娶他的女儿做太子妃,想让她日后做皇后,告慰常将军在天之灵。可惜先太子英年早逝,太子妃的儿子也幼年早夭,侧妃所出的儿子名不正言不顺地当了皇太孙,后来成了皇帝,弄得当今圣上不得不发动靖难,最后他自己当了皇帝,徐将军的女儿成了皇后。阿弥陀佛,真是天意弄人。”

“那么另一个将军呢?”

“徐将军家当然还是如日中天啊。虽然徐将军已经不在人世,毕竟当今的徐皇后就是徐将军的女儿,和皇上伉俪情深,娘家人自然也是攀裙带荣誉富贵。”

“原来‘攀裙带’是这个意思。”狐狸恍然大悟,“那时候我也常听人说两位将军攀皇后的裙带什么的,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就对了。这样算来,你应该是至正年间出生的。”

狐狸掰了掰手指,——掰的是手指不是爪子的感觉还挺不习惯,——“至正比洪武早,那么应该我比你大,你该叫我哥哥。”

“不是哦。”为了当哥哥,小和尚开始耍赖,“狐狸的寿命和人不一样,狐狸八年才相当于人一年。就算你是至正初年出生,现在六十六岁,换算成人的寿命,才刚满八岁,还是个小小孩呢。”

“这样……”狐狸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而且你看你,傻乎乎的,只能做弟弟。”小和尚点了点狐狸的鼻尖,“叫哥哥。”

“哥哥。”狐狸很老实地叫了。

“真乖。”小和尚搓乱狐狸的头发,背对着他蹲下身,“上来吧,我们回庙里去,让师父和师兄也好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你要背我?”狐狸不解。

“我是哥哥嘛,当然要照顾好弟弟。”

“做弟弟真幸福。”狐狸高高兴兴地跳上小和尚的背,“哥哥。”

作者有话说:洪武是明太祖的年号,永乐是明成祖,建元、元光、元朔、元狩、元鼎、元封、太初、天汉都是汉武帝的年号。另,普通狐狸的寿命在8-14岁,应该是狐狸一岁相当于人类八岁,所以狐狸的具体年龄以及换算成人类年龄应该多大,大家自己算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7-11-25 00:41 , Processed in 0.135018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