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轉貼文章】 《軒轅劍外傳蒼之濤》劇情對話一

[複製連結] 檢視: 565|回覆: 0

車蕓:怎搞的,最近老做這夢……
車蕓:而且每次都會夢到大哥哥……
車蕓: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雲狐……
令狐軍官:喂,車家的小娃兒!
車蕓:啊,是你們……?
車蕓:國君他……是不是答應我的請求了?
令狐軍官:國君是答應了……
車蕓:太好了,國君他終於願意讓我和雲狐試試看了?
令狐軍官:你可要搞清楚,車氏小娃!
令狐軍官:若非晉人就快打來了,不然沒人願意讓你使用這怪東西!
車蕓:好過分!人家這才不是什麼怪東西!
車蕓:這是爺爺的木甲術,是爺爺木甲術製造出來的雲狐!
車蕓:光一隻雲狐,就可以抵得過好幾乘的兵車!
令狐軍官:哦,是嗎?
令狐軍官:別忘了~當初就是因為你祖父研究這些玩意兒,你們車氏全族才會被抄滅!

車蕓:哼~才不是呢!
車蕓:是北宮大夫陷害爺爺,說他研究什麼不祥的東西,國君才下令爺爺自戕的!
令狐軍官:哼,勸你最好少說北宮大夫的不是!
車蕓:可是明明就是──
令狐軍官:好啦,沒空同你唆了!
令狐軍官:你不是還向國君請求可以出入你們車氏昔日故宅的銅令符?
令狐軍官:你待會到大街上的警禦柵欄之處,找我們拿吧!
車蕓:…………
令狐軍官:嘖~怎麼?你那是什麼表情?
車蕓:哼~我一定會好好證明給北宮大夫和你們看看的!
令狐軍官:隨你便~根本就沒人期待你能做些什麼!
令狐軍官:我們得去忙防禦工事了,你好自為之吧~~
令狐士兵:奉勸你,小娃兒~
令狐士兵:可別以為上戰場打仗,是你平日的家家酒兒戲!
車蕓:真討厭,神氣什麼嘛~~可惡!
車蕓:等著瞧,我一定會讓你們全都刮目相看的!
車蕓:雲狐~我等一下就去替你拿銅令符,帶你回我們的老家去了!
車蕓:那裡有爺爺的木甲工房,可以把你變得更厲害!
車蕓:…………
車蕓:對了……我得先回茅屋去告訴端木爺這事。
車蕓:來~乖雲狐,進竹片裡去!我們要走了!
車蕓:端木爺~端木爺~我回來啦!
端木老人:咳……咳咳……
端木老人:咳……咳咳……
端木老人:你這些日子,究竟是跑到哪去了?
車蕓:嘻~端木爺,您猜猜看嘛!
端木老人:唉,不是端木爺愛叨念你……
端木老人:如今端木爺人病了,目力腳力都差了……
端木老人:再沒法子像過去那樣,成天四處去找你……
車蕓:端木爺,您就猜一下下嘛~
端木老人:唉……猜個什麼猜呀?
端木老人:一定又是去找你那個雲狐的木料……
端木老人:唉,早告訴過你好幾次,不要老是這樣……
端木老人:只是去找木料就罷了,還穿什麼新衣裳?
車蕓:嘻,所以說端木爺完全猜錯了~~猜錯了!
車蕓:嘻,端木爺~人家是去都城,找國君!
端木老人:去都城,找國君?
端木老人:不要以為端木爺病昏了,你就可以隨便編個藉口來矇騙端木爺……
車蕓:哼,人家才沒騙您呢!
車蕓:端木爺,您看這個───
端木老人:這……又是什麼?
車蕓:是國君給我的銅令符!
車蕓:我現在可以自由返回我們老家那裡去了哦~嘻!
端木老人:國君他……竟會答應你的要求?
車蕓:對呀~所以您瞧,人家的本事夠厲害吧!
端木老人:呃……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啊!
車蕓:端木爺有沒有大大吃了一驚呢?
車蕓:從今天起,人家就可以光明正大去爺爺的木甲工房哦!
車蕓:也就是爺爺竹簡上,提到的那個地方……
端木老人:唉,老實說,有時候端木爺真忍不住要懷疑……
端木老人:當初把老主人關於木甲術的那些竹簡交給了你,是否是對的……
車蕓:端木爺怎麼這麼說呢?
車蕓:誰叫端木爺自己沒想到,人家能把爺爺他的雲狐,真的成功做了出來?
車蕓:端木爺應該替爺爺和人家高興才對嘛~~
端木老人:唉……話是如此沒錯!
端木老人:但你們車氏一族,當初就是因為研究木甲術才遭奸人陷害的啊……
端木老人:全族只有你因年紀小,才勉強能用砍掉雙腳的刖刑換過一死……
車蕓:可是,端木爺……那才不是木甲術的錯啊!
車蕓:爺爺他根本就是被北宮大夫故意陷害的!
車蕓:所以我一定要證明給國君他們看看───
車蕓:讓他們都曉得,爺爺的木甲術才不是什麼壞東西!
端木老人:端木爺知道你的苦心,可是……
端木老人:你所不知道的,是人心的險惡……
車蕓:人心的險惡……?
端木老人:唉,算了……這並不是你這年紀所該知道的事情。
端木老人:那接下來,你打算如何做?
車蕓:我要前去爺爺的木甲工房,找一份他曾提到過的木甲要術。
車蕓:因為它可以提升雲狐的力量!
端木老人:…………
車蕓:因為現在有壞人要來攻打我們的都城,
車蕓:所以我想到,如果我能帶著雲狐,去幫大家一起對抗他們……
車蕓:只要有了功勞,國君一定會願意恢復我們車氏的名譽!
端木老人:唉,傻孩子……
端木老人:人世間的事,豈有你想的那般簡單呀?
車蕓:這有什麼不對的嘛!
車蕓:如果我們國家被人家給滅了,不就真的永遠也沒機會替爺爺他平復了?
端木老人:傻孩子……晉國是當今全天下的霸主呀!
端木老人:連凶神惡煞、天下無敵的楚國人,都才剛剛被他們打敗……你這不過是去送死
罷了!
車蕓:哼,人家才不管啦~
車蕓:人家好不容易才讓國君答應,說可以一起幫忙抵抗敵人……
車蕓:打死我,也絶不要錯過這樣難得寶貴的機會!
端木老人:但、但是……
車蕓:反正不管怎麼樣,人家一定都要去的!
車蕓:就算端木爺再怎麼反對也一樣!
端木老人:慢、慢著……
端木老人:你要去哪裡?
車蕓:當然是想辦法去爺爺的木甲工房呀!
車蕓:人家晉國的軍隊,再過幾天后就要打來了,
車蕓:人家要及時找到爺爺說的那個木甲要術,讓雲狐變得更厲害才行!
端木老人:等一下啊……
端木老人:萬一……萬一你根本找不到那東西呢?
車蕓:那簡單嘛~就直接上戰場去幫大家的忙!
車蕓:反正人家的雲狐才沒有那麼弱!
車蕓:端木爺您就請別擔心啦~
端木老人:老主人,這下該如何是好,到底該如何是好呢……
車蕓:原來要去爺爺安設在地底下的木甲工房……
車蕓:還需要一塊被偷埋在這個斷崖樹下的玉i當引子,才進得去啊……
車蕓:端木爺也真是的,那麼多年都不告訴我這件事……直到剛剛纔告訴我!
車蕓:爺爺也好過分,在竹簡上連提都沒提──真是差一點害我白忙一場了!
車蕓:我得趕快把它給找到才成!
車蕓:端木爺,我找到了您埋藏的玉i了!
車蕓:這玉i該怎麼用呢?
端木老人:嗯,端木爺想一想……
端木老人:你先去車氏故宅,找到一道通往地下的青銅密門,
端木老人:有這道玉i,那道青銅門才能被打開!
端木老人:裡面便是老主人昔日的木甲工房了。
車蕓:哼~不過端木爺竟然事到臨頭,才告訴人家有這塊玉i,真是過分!
端木老人:傻孩子……端木爺這是為了你好啊!
端木老人:畢竟端木爺不希望你步入了老主人的後塵……
車蕓:難怪我有幾次半夜偷偷翻牆溜進那裡,想去找爺爺的木甲工房,
車蕓:結果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端木老人:唉……若不是端木爺擔心你戰場上會遇到危險,
端木老人:不然端木爺可真的是不願告訴你的……
車蕓:可是……萬一端木爺您都不說,
車蕓:那爺爺昔日的心血,我不就永遠都不知道了嗎?
端木老人:唉……當初若不是端木爺去把這玉i藏了起來,
端木老人:國君和北宮氏早就派人去地下,燒光老主人的心血了!
端木老人:如今又何來什麼木甲工房,還會在那裡呢?
車蕓:嗯……我懂了,謝謝端木爺!
端木老人:說到這……
端木老人:端木爺記得,老主人在工房之內似乎設有一些木甲守衛……
端木老人:聽老主人說,那是一些他特意裝上青銅外殼的木甲獸,用來防止外人擅入,

端木老人:你進去以後,可得千萬小心不要觸動了它們,
端木老人:否則,它們或許會把你當作外人來防的!
車蕓:嗯,我知道了!
端木老人:好吧……那你快去快回吧!
端木老人:自己多小心,可別讓端木爺掛心……
車蕓:我會非常小心的,請端木爺您放心!
車蕓:那人家出發了哦~
車蕓:我回來了……爺爺!
車蕓:真懷念以前小時候,大家都還在這裡的日子……
車蕓:但是如今這裡都荒廢了,爺爺……
車蕓:不過,我一定會努力為您以及大家洗雪冤屈……
車蕓:至少也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爺爺您的木甲術絶不是什麼壞的東西……
車蕓:所以爺爺您在九泉之下,請保佑我……
車蕓:請大家保佑我……
車蕓:嘩………
車蕓:這就是爺爺您的木甲工房嗎……?
車蕓:沒想到竟然這麼大!
車蕓:真是不敢相信……
車蕓:爺爺,原來您比我想像中的還更了不起……
車蕓:人家要更努力了,絶對不能辜負了您……
車蕓:因為……我是您的孫女兒啊!
車蕓:爺爺竹簡上說木甲要術是放在最裡頭石室內,
車蕓:不知前方還有多遠的路……
車蕓:嘩……
車蕓:這就是爺爺說的石室?
車蕓:真是了不起~
車蕓:不知爺爺當初是怎造出來的!
車蕓:哎呀?
車蕓:出口的石門竟然自己關了起來……
車蕓:這是怎麼回事啊……這下子我不就出不去了?
車蕓:對了……這應該也是一個爺爺他用來防止別人隨便進來的設計吧?
車蕓:但現在卻先把自己孫女兒第一個給困住了……這下該怎辦才好呢?
車蕓:…………
車蕓:算了,怕它什麼~
車蕓:我還是先去找到爺爺的木甲要術要緊!
車蕓:等一下再來看看要怎麼對付這道門!
車蕓:我就不相信,我會解不開爺爺他的這些東西!
車蕓:有三個銅榫……這是做什麼用的?
車蕓:不管了,一個一個來轉轉看吧!
車蕓:嘩……原來還有這樣的機關呀?
車蕓:那個在銅瓮水面上翻來滾去的竹簡,該不會就是爺爺他的木甲要術?
車蕓:哈哈~真沒想到爺爺還弄出這麼有趣的花樣!
車蕓:我快過去看看吧!
車蕓:還是先看看那個木簡,是不是就是爺爺留下的木甲要術。
車蕓:哈,真的沒錯……
車蕓:果然這銅榫是用來控製出入口用的!
車蕓:不過真奇怪,為什麼只可以打開另一邊的門?
車蕓:算了,管它的~可以出去就好了!
車蕓:我們上路了,雲狐~
車蕓:咦……沒效了!
車蕓:難不成就只有這一個出口而已?
車蕓:嘩,這真的是爺爺的木甲要術竹簡呢……
車蕓:收穫真不少……真是太好了!
車蕓:不過話說回來,爺爺怎麼那麼糊塗呢,一點防備都沒有……
車蕓:這麼重要的東西,竟然人家隨隨便便轉一下銅榫,就自己浮了出來!
車蕓:真是的~~萬一被壞人拿走了怎麼辦呢?
車蕓:好!以後~我絶不可以像爺爺這麼糊塗!
車蕓:接下來得開始煩惱該怎麼打開那一道石門……
車蕓:三個銅榫,我還有兩個沒轉過……
車蕓:也許其中一個,就是用來打開石門用的吧!
車蕓:這是什麼東西呀……?
車蕓:有包上青銅外殼的木甲獸……難不成這個是……
車蕓:端木爺說的,爺爺以前製造出來負責看守這裡的青銅木甲守衛?
車蕓:原來這一邊的通道,是有木甲守衛的呀?
車蕓:我剛剛可錯怪爺爺了……
車蕓:哎呀……?
車蕓:等一下……等一下!
車蕓:我是你們主人的孫女兒啊,並不是什麼壞人呀!
車蕓:糟糕,它好像完全聽不懂呀……怎麼辦?
車蕓:爺爺,爹娘……
車蕓:謝謝你們保佑我能平安取得了木甲要術……
車蕓:我和雲狐一定會好好努力,建立功勞,
車蕓:讓所有人都知道,爺爺您研究的木甲術是真的能保護我們國家的!
車蕓:而絶不是大家誤會的什麼不好的壞東西……
車蕓:我走了……爺爺,爹娘!
車蕓:請你們繼續保佑我……
車蕓:保佑我能順利……
車蕓:端木爺,我回來了~
端木老人:你終於回來了?
端木老人:怎去了這麼久,讓端木爺好擔心啊!
車蕓:人家不小心啟動木甲守衛了嘛,所以多花了一些時間!
端木老人:啊,那你沒受傷吧?
車蕓:哼,人家才沒那麼沒用呢!
車蕓:不過爺爺的木甲工房,真的是好了不起呢!
端木老人:那當然了……
車蕓:但是為什麼那些木甲守衛,每一個看起來都那麼簡陋呀?
端木老人:簡陋?
車蕓:是呀~跟雲狐比起來,實在差太多了嘛!
車蕓:等一下,我來想一想看有哪些……
車蕓:嗯,有一些奇怪的銅烏龜……
車蕓:還有一些弔著綫,會飄來蕩去的螳螂方塊!
端木老人:唉……那些都是老主人他最早製作的木甲獸啊!
端木老人:所以比不上雲狐,是當然的!
車蕓:最早製作的木甲獸?
端木老人:老主人為人念舊,所以也不忍拋棄它們,
端木老人:於是就給它們套上了青銅外殼,擔任那邊的守衛。
車蕓:喔,原來是這樣啊?
端木老人:是啊,不然能構想出雲狐的老主人,豈會只有如此的造詣?
車蕓:對了,端木爺~
車蕓:除了烏龜和螳螂,人家還看見有用兩腳站立的木甲獸呢!
車蕓:不過也很簡陋就是了!
端木老人:嗯,好像曾有聽老主人提起過他最大的心願……
端木老人:好像就是希望自己木甲術的造詣,哪一日能到達傳說中木甲術之祖偃師的境界
哪!
車蕓:爺爺的竹簡內有提到這個人,但只有名字而已……
車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啊?
端木老人:聽說在百年之前,偃師用木甲術所製作之木人,
端木老人:便能栩栩如生,輕巧如雲……
端木老人:老主人便是年輕時代閲讀過相關文獻,才開始對木甲術有興趣,
端木老人:他便一心以此為目標,希望自己能逐步接近偃師造詣……
端木老人:可惜雲狐才剛構思完沒多久,老主人便被國君敕令自裁……
端木老人:所以,老主人便永遠再無法實現他的心願……
車蕓:(原來爺爺最大的心願,是要用木甲術製造出栩栩 如生的木人啊?)

車蕓:得先趕緊去找青龍玉圭才對。
桓遠之:……………
車蕓:咦,石碑上面刻著字呢!
車蕓:%S0%B想t解. %B不想t解.
車蕓:看起來好大啊……
車蕓:詩姊姊,你知道這是什麼石碑嗎?
嬴詩:應該就是龜甲上提到的石碑。
嬴詩:你看懂上面寫著什麼嗎?
車蕓:看不懂啊……這不是我們那裡使用的字呀。
嬴詩:嗯,感覺上字型和龜甲上的類似。
嬴詩:看不懂就沒辦法了,我們繼續向前走吧。
車蕓:我把它抄下來,帶回去給太史伯伯看一看吧。
車蕓:我把它抄下來,帶回去給太史伯伯看一看吧。
車蕓:啊,四周的牆突然亮了起來……
嬴詩:太好了,果然青龍之圭是在之罘山……
嬴詩:運氣不錯,看來它還沒被人取走!
車蕓:詩姊姊怎麼知道啊?
嬴詩:我剛纔念了一個是龜甲上記載的咒文,能讓八枚玉蟬位置浮現。
車蕓:什麼玉蟬?
嬴詩:龜甲記載說,若到了封神台,先去找安置於八方卦象石牆下的玉蟬,一共有八枚!

嬴詩:大概是這八枚玉蟬全找到了,青龍之圭就會自己浮現出來吧?
車蕓:原來是這樣啊?
車蕓:這一位什麼齊國太公,還真會藏東西!
嬴詩:嗯,那我們趕緊先把八枚玉蟬都取下來吧?
嬴詩:車蕓~時間緊迫,我們還是先去封神台那裡找青龍之圭吧!
車蕓:好的,詩姊姊!
車蕓:接下來呢,詩姊姊?
嬴詩:別說了,我也正在納悶……
嬴詩:本以為八顆玉蟬拿下來,青龍之圭就會出現了!
嬴詩:怎麼會完全沒有什麼動靜呢?
車蕓:是不是還需要什麼別的東西啊?
嬴詩:不,龜甲上只有提及取下八枚玉蟬,之後便再沒有其他記載了!
嬴詩:難道那份龜甲上的記載,並是不完整的……?
車蕓:會不會是已經被那些七曜使者先拿走了?
車蕓:他們不是還跑去人家宮殿,去問青龍之圭的事?
車蕓:說不定後來在別的地方問到了……
嬴詩:確實有可能……
嬴詩:難道我們到了最後,還是來遲了一步了嗎?
嬴詩:怎會是你,肆龍子───
嬴詩:難不成,東西真的是被你們太辰宮給───
桓遠之:東西可不是太辰宮拿的,秦奴姑娘切莫誤會。
桓遠之:倒是小車子,你不是想要告訴贏姑娘趕緊逃離齊國的嗎?
桓遠之:怎麼還在這種地方磨蹭?
嬴詩:慢著,什麼小車子?
車蕓:桓哥哥,我………
嬴詩:車蕓───
嬴詩:難道你和這個肆龍子,當真互相認識?
車蕓:我……這……
車蕓:我……我也是前晚才知道……
車蕓:原來太辰宮這個肆龍子……真的就是以前我就認識的那位大哥哥!
車蕓:所以我剛纔一直猶豫……要不要告訴詩姊姊……
嬴詩:…………
嬴詩:哼……難怪太辰宮會知道我前來之罘山!
車蕓:我……我沒有告訴桓哥哥任何的事情啊!
車蕓:我說的是真的啊!
桓遠之:不瞞你說……在下與車小姑娘確實是舊識。
桓遠之:因為如此,在下深深擔憂她安危,才利用秦奴姑娘前來東海時私下去找了她。

桓遠之:此事完全是在下自己之決定,請你莫懷疑了車小姑娘!
嬴詩:…………
嬴詩:哼……我才完全不能明白你究竟是企圖如何!
嬴詩:明明是敵對立場,卻又說擔憂我們安危?
嬴詩:你叫我如何信你的話?
桓遠之:若要害你們,在下早已有機會動手──
桓遠之:相信此事,秦奴姑娘應是最明白不過了。
桓遠之:事實上,在下是去勸車小姑娘切莫再跟著你,以免捲入危險!
桓遠之:因為太辰宮實力最強的人物,已經抵達齊國了。
嬴詩:實力最強的人物?
嬴詩:你是說……你們太辰宮那個壹龍子?
桓遠之:是的……秦奴姑娘看來也十分明白。
桓遠之:車小姑娘雖知十分危險,卻不肯離開你,堅持回來找機會要告訴你此事,
桓遠之:你該真心感謝她這一份情才是,怎去懷疑她呢?
嬴詩:…………
嬴詩:你放心,我當然信得過自己的同伴!
嬴詩:倒是你,如今突然自己一人現身於我們眼前,難道就只是為了說這些?
嬴詩:該不會另有什麼要誘捕我們的陷阱?
桓遠之:秦奴姑娘請放心,在下不可能去害車小姑娘的。
嬴詩:…………
桓遠之:在下此來,是為了告訴你們青龍之圭的正確地點!
嬴詩:哼~太辰宮何時變得這般好心起來了?
嬴詩:難道說,青龍之圭真的是落入你們手中了?
桓遠之:唉,這該怎麼說呢……
桓遠之:我看得出秦奴姑娘,似乎一直在齊國找什麼,
桓遠之:而且還似乎找不到,就堅持不願離開齊國───
桓遠之:在下也有問過車小姑娘,但她要替你保守秘密,所以堅持不肯說。
嬴詩:…………
桓遠之:為了車小姑娘安危著想,在下只有尾隨過來,設法幫你們趕緊找到那東西,
桓遠之:否則你們勢必一直留在齊國……
嬴詩:哼……你口口聲聲為了車蕓,到底你二人是什麼樣的交情?
桓遠之:簡單說,她是我昔日的救命恩人……如此而已。
嬴詩:救命恩人?
桓遠之:此事說來話長……如今時間緊迫,請秦奴姑娘事後再自行問問車姑娘吧!
桓遠之:正因乃是恩人,所以在下極不願意見到車小姑娘陷入險境!
桓遠之:如此解釋,秦奴姑娘可否能接受?
嬴詩:…………
嬴詩:好吧……那你就說說青龍之圭藏在哪裡吧?
桓遠之:秦奴姑娘在找尋的進一步的方法,事實上就記載於姜太公墓碑上!
嬴詩:記載在姜太公的墓碑上?
桓遠之:是的,那是十分古老的周文,相信秦奴姑娘也不見得能懂得……
桓遠之:在下尾隨你們而來的途中,路上見到那石碑,
桓遠之:因為僥倖識得那文字含義,因此得以明白青龍之圭藏放的秘密。
嬴詩:…………
桓遠之:那麼接下來……可否麻煩小車子你一下?
桓遠之:請你按桓哥哥告訴你的方法去做,幫秦奴姑娘取得她要的東西?
車蕓:我……?
桓遠之:桓哥哥留在原地讓秦奴姑娘監視,所以必須由你代勞。
嬴詩:…………
嬴詩:車蕓,你就按照他的方法去做吧!
車蕓:詩姊姊………
嬴詩:詩姊姊就姑且相信你們一次吧……
桓遠之:感謝秦奴姑娘的信任!
桓遠之:那麼小車子,桓哥哥來告訴你一段姜太公墓碑上的咒文──
桓遠之:你把它背起來,然後去這封神台正中央照著唸誦一遍!
車蕓:嗯……
嬴詩:車蕓,你就按這肆龍子所說,去封神台正中央試試看吧!
車蕓:好的……
桓遠之:小車子,你去把八枚玉蟬,重新擺至目前石牆上所出現的新卦象上!
桓遠之:這麼一來,姜太公他昔日安放青龍之圭的地點才會開啟。
嬴詩:快去吧!車蕓。
嬴詩:這是怎麼回事?
嬴詩:周圍的石牆又全亮了起來?
桓遠之:其實你們之前取下玉蟬時,它們都並非位於正確的卦象!
桓遠之:這其實正是姜太公他的巧思。
桓遠之:接下來,請你把八枚玉蟬,依照現在石牆上的新卦象重新擺回去!
桓遠之:小心不要弄錯了,只要把八枚玉蟬都重新擺至新的正確卦象上,
桓遠之:那麼姜太公昔日安放青龍之圭的地點,就自然會開啟!
車蕓:好的,我明白了!
嬴詩:剛纔那是什麼聲音?
桓遠之:是安置青龍之圭的蒼龍界入口封印解除的聲音!
嬴詩:蒼龍界?
桓遠之:來,小車子~~你快上來吧!
桓遠之:根據石碑記載,蒼龍界入口很快就要開啟了──
車蕓:好的………
嬴詩:…………
桓遠之:小車子,你還好吧?
車蕓: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桓遠之:這裡就是蒼龍界了……
桓遠之:也就是姜太公昔日安置青龍之圭的地方。
車蕓:啊,詩姊姊沒事吧?
桓遠之:我想沒事的……
桓遠之:你去看看她吧……
車蕓:詩姊姊,詩姊姊!
嬴詩:嗚……
車蕓:太好了~詩姊姊也平安無事!
桓遠之:(慢著,這一把劍………)
桓遠之:(怎和之前太室山那裡的那一把………)
桓遠之:(…………)
嬴詩:你做什麼───
車蕓:桓哥哥───
桓遠之:下一次出手請輕一點啊,秦奴姑娘……
桓遠之:在下真的並無任何惡意啊……
嬴詩:你………
嬴詩:…………
桓遠之:…………
桓遠之:總之,此地便是我之前所說的蒼龍界!
桓遠之:事實上,蒼龍界是一個與之罘山龍脈兩兩相疊的另一重天地……
桓遠之:但一般人誰也看不見、摸不著……更遑論踏入這個天地!
車蕓:嘩………
桓遠之:除非以八枚玉蟬和咒文作為引子,否則誰也不知有這麼一重天地的存在,
桓遠之:是以姜太公昔日,才將青龍之圭慎重藏放於此。
嬴詩:…………
桓遠之:根據姜太公碑文的記載,青龍之圭安置地即在前方不遠之處,
桓遠之:我們這就過去找到它吧!
車蕓:嗯………
嬴詩:…………
桓遠之:你去喚醒秦奴姑娘吧?
桓遠之:小車子~你去把青龍玉圭拿下來吧!
嬴詩:青龍之圭竟被安置在這樣的地方……
嬴詩:真是難以想像!
車蕓:啊,那個是不是就是青龍之圭?
桓遠之:是的……
桓遠之:那正是秦奴姑娘朝思暮想的青龍之圭。
嬴詩:你────
桓遠之:我說秦奴姑娘啊………
桓遠之:您這可是對於一個真心幫你忙的人,所應有之態度嗎?
車蕓:詩姊姊,請你別這樣嘛……
嬴詩:算了,也罷………
嬴詩:%C8(青龍之圭………)
嬴詩:%C8(爺爺,這是第二樣夏後祭器了……)
嬴詩:%C8(那麼,我只要再找到一樣……)
嬴詩:%C8(至少再找到一樣……)
車蕓:詩姊姊,真是太好了!
車蕓:因為桓哥哥的幫忙,所以詩姊姊才能順利找到青龍之圭。
嬴詩:…………
桓遠之:既然你們拿到了青龍之圭,那應該就沒什麼覊絆了吧?
桓遠之:那就請你二人,趕緊離開齊國吧!
桓遠之:否則你們遇到在下那位壹龍子師尊,你們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了!
車蕓:嗯,桓哥哥~我們會的。
桓遠之:秦奴姑娘,那小車子今後的安危,就全交給你了!
桓遠之:在下師尊都親自來了,所以今後也不便老出面替你們回護什麼……
嬴詩:…………
桓遠之:怎麼了,秦奴姑娘?
桓遠之:在下的臉上,可有任何不對勁之處?
嬴詩:不……我只是不明白,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桓遠之:在下之前便說過了,小車子乃是我的救命恩人──
桓遠之:知恩而報,乃人之常情……莫非秦奴姑娘不以為然否?
嬴詩:你真的沒有其他企圖?
嬴詩:該不會又想要偷偷跟蹤我們之類的?
桓遠之:之前在下是為了小車子的安危,才跟蹤你們的……
嬴詩:…………
桓遠之:相信秦奴姑娘也看得出,在下若想加害你們,之前有多少次可動手的機會?
桓遠之:君子行事,若天日之昭昭,何必如此拐彎抹角來?
嬴詩:…………
桓遠之:那麼,在下確實也該離開了……
車蕓:桓哥哥要走了啊?
桓遠之:是的……
桓遠之:在下今夜是偷偷來協助你們的,若太久沒有回去,會遭人起疑!
車蕓:謝謝你,桓哥哥!
車蕓:我不會忘記你這一次幫助我和詩姊姊的恩惠的!
桓遠之:不必客氣,小車子!
桓遠之:但今後你可要自己多保重啊!
桓遠之:記得務必催促你這位固執彆扭的詩姊姊,兩人趕緊逃離齊國啊!
嬴詩:你───
桓遠之:記得,儘快離開──
桓遠之:否則下一次,或許連我都幫不了你們了!
嬴詩:…………
嬴詩:車蕓,我們等一下回太史大人那裡!
嬴詩:路上你把與這位肆龍子之間的所有來龍去脈,全都完完整整告訴我!
嬴詩:我要徹底弄明白此人到底是敵是友!
車蕓:喔……好……
嬴詩:慢著──先別進去!
車蕓:怎麼了───
嬴詩:氣氛似乎有點不對勁,而且有一股很強的氣在屋子裡!
車蕓:啊?
車蕓:那太史伯伯他───
嬴詩:情況不妙───
嬴詩:我們可絶不能讓太史大人出什麼事啊!
車蕓:桓哥哥、太史伯伯───
嬴詩:車蕓,別過去──
嬴詩:你就是肆龍子他的師父───太辰宮實力最強的那個壹龍子?
壹龍子「睚{」:沒錯,老夫便是太辰宮九龍子之首───壹龍子睚{!
壹龍子「睚{」:好個秦奴,不但來齊國破了我太辰宮之青龍結界,傷我太辰宮許多人,

壹龍子「睚{」:還引誘老夫之徒背叛了太辰宮,前去幫助你們──
車蕓:是你弄傷桓哥哥和太史伯伯的嗎?
壹龍子「睚{」:桓哥哥……哼,叫得可真熟啊!
車蕓:啊──
壹龍子「睚{」:你不必替他們擔心,因為接下來就要輪到你們了!
壹龍子「睚{」:今日老夫非把你們這些傢伙全捉回絳都,交給「太辰」大人親自發落!

壹龍子「睚{」:可恨,你這叛徒………
壹龍子「睚{」:竟敢偷襲老夫,來讓秦奴這廝得勝………
桓遠之:秦奴姑娘,請不要再傷害我師尊──
桓遠之:這一場戰鬥,你我至多只能算是勝之不武……
桓遠之:求求你看在我曾幫過你的面上,放過我師尊吧!
嬴詩:…………
車蕓:詩姊姊,我們────
嬴詩:好,我們確實是贏得不光彩……
嬴詩:那就讓你離開吧!
嬴詩:太史先生,都是我連累了您……
嬴詩:實在非常對不起……
太史安:老夫只不過些皮肉傷罷了,你切莫太內疚自責!
嬴詩:太史大人,看來我們當真不能留在齊國了……
嬴詩:晚輩我和車蕓,這就立刻收拾行裝儘快離開!
桓遠之:說來慚愧,晚輩不勝愧疚……
太史安:小伙子,你的事老夫已聽詩姑娘她們說過了!
太史安:看來你如今也無法返回太辰宮,你下一步打算該要如何走?
桓遠之:晚輩也沒料到事情會閙至如此田地……
桓遠之:還讓您也受了害,不勝慚愧……
太史安:小伙子,別這麼說……
太史安:不論是你幫嬴姑娘她們找到了青龍之圭,或是你請求放過你師尊,
太史安:這些行事都乃仗義之舉,老夫佩服之至,你又何愧之有?
嬴詩:老實說……最初不管車蕓她怎解釋,我都對這位肆龍子抱持莫大疑心!
嬴詩:如今總算比較明白了……他確實是處處協助在真心保護車蕓!
桓遠之:…………
車蕓:詩姊姊,既然桓哥哥如今沒處可去,
車蕓:我們就邀他和我們一起走嘛~這樣好嗎?
嬴詩:這………
桓遠之:小車子,你別如此勉強秦奴姑娘啊!
車蕓:桓哥哥~人家詩姊姊有名有姓,姓嬴名詩!
車蕓:你就別再一直叫她秦奴了啦~好難聽喔!
桓遠之:啊,真對不住……
桓遠之:原來是嬴詩姑娘……嬴姑娘……
太史安:我說嬴姑娘啊,你可否聽老夫一言?
太史安:聽你們說,這位小伙子識得古老之周文,對嗎?
太史安:六樣夏後祭器若都像是青龍之圭這般,個個藏於難知難解之處,
太史安:就算有文獻,也全都以上古的周文記載……
太史安:今後你總不能無論天涯海角,每次都萬里跋涉來至臨淄,懇求老夫替你解讀吧?

嬴詩:這………
車蕓:詩姊姊,太史伯伯說得很對嘛!
車蕓:如果有桓哥哥的幫忙,詩姊姊一定能更快找齊所有的夏後祭器!
車蕓:而且桓哥哥是九龍子之一,會好厲害的法術~
車蕓:如果我們合力作戰,那以後多厲害的敵人都不必害怕了!
嬴詩:嗯……這……讓我想想……
嬴詩:這得讓我想一想……
參龍子「螭吻」:師尊,師弟果然已帶著秦奴與那小娃兒,要往楚國去了………
陸龍子「霸下」:沒想到,她們竟會真的接納了負……
壹龍子「睚{」:好好等著瞧吧,秦奴……
壹龍子「睚{」:你大概還不知,你早墮入了老夫親手替你準備好的上好祭饗之中!
壹龍子「睚{」:你就慢慢等著享用吧──
車蕓:我還沒叫醒詩姊姊呢~怎麼能一個人亂跑!
王宮侍衛 佐伯甫:小姑娘,你要問我那位神人的事?
佐伯甫:此事說來話長了……
佐伯甫:大王自從城濮敗給了北方卑鄙的晉人以來,便成日鬱鬱寡歡,
佐伯甫:近日來,都自個兒在宮中喝著悶酒……
佐伯甫:三日前,一位全身散髮著火焰,有如天神般之人,突然來到宮門外求見大王──

佐伯甫:衛士們不敢怠慢,立刻請內侍立刻報告大王,
佐伯甫:但大王由於前日徹夜飲酒,所以不想見客……
佐伯甫:不料那位神人卻堅持非入宮見到大王不可──
佐伯甫:於是他不顧衛兵攔阻,大剌剌直入宮殿,直抵大王的面前!
佐伯甫:大王大怒,吩咐我們這些侍衛把他拿下,但所有人全近不了他身!
佐伯甫:他最後眼中閃出一道金光,我們所有侍衛就全都不省人事──
佐伯甫:事後聽說,他似乎是同大王說了一些什麼事──
車蕓:那個神人是很年輕,還是很老的呢?
佐伯甫:不年輕也不老……
車蕓:奇怪了……
佐伯甫:小娃兒,你認識他?
車蕓:啊……沒有……
車蕓:只是好奇問問而已啦!
車蕓:(奇怪,原來不是墨老爺爺啊?)
車蕓:啊………
桓遠之:怎麼了,小車子?
車蕓:突然有個很不安的感覺啊!
桓遠之:不安的感覺?
車蕓:嗯……
車蕓:突然覺得詩姊姊她好像……出了什麼事!
桓遠之:嬴姑娘……?
秦穆公:所以你希望向晉人再次挑戰?
百里孟明:是的,國君……
百里孟明:臣辜負了國君,懇求國君再次給予機會。
秦穆公:崤山之敗,寡人深自反省,深深後悔當初無視百里老大夫的忠言……
秦穆公:戰敗責任由寡人一己承擔即可,你莫要如此自責。
百里孟明:不,這全是臣之過!
百里孟明:但懇求國君能再給臣一次機會,臣一定會替社稷雪恥……
秦穆公:那你的父親百里老大夫,他的意思如何?
百里孟明:父親堅決反對……
秦穆公:是嗎……
秦穆公:既然百里老大夫不同意,寡人就要慎重考慮了。
百里孟明:國君,臣會繼續設法說服父親的!
秦穆公:萬一出兵之後,又遇上了之前那些叫七曜使者的神人呢?
秦穆公:此次東征全軍覆沒,孤兒寡婦的痛哭之聲,寡人心痛……
秦穆公:寡人衷心不願再聽到如此哭聲了……
百里孟明:國君,請您先聽臣一言!
百里孟明:臣曾請教過您義女,得知七曜使者應非晉人!
百里孟明:因為連楚人也畏懼三分的太辰宮九龍子,之前也被那些七曜使者屠殺數名!

百里孟明:此刻晉國雖表面在崤山獲得勝利,但實際上內部元氣大傷,所以機不可失啊!

秦穆公:…………
秦穆公:此事容寡人仔細考慮考慮吧……
秦穆公:你先退下吧。
百里孟明:是……
秦穆公:唉,百里老大夫啊……
秦穆公:寡人究竟該聽你的話,為後世保留國力呢……
秦穆公:還是莫要輕舍霸業之曙光,繼續向晉用兵呢?
軍官:國君……不好了……
軍官:有個神人剛纔由宮外直闖而入,正朝著大殿走來!
大夫:什麼──?
軍官:他還說……還說要殺死國君您!
秦穆公:殺死寡人?
火曜使者:哼……沒錯!
火曜使者:你就是嬴狗他們的祖先嗎?
大夫:你……你到底是何人?
火曜使者:火曜使者欒提熾!
秦穆公:火曜使者……?
秦穆公:莫非就是在崤山屠殺我秦國子民的七曜使者?
火曜使者:沒錯……你就是秦國的頭子?
大夫:大膽───
火曜使者:吵死了───
秦穆公:你要找寡人也就算了,何必濫殺寡人的臣屬?
火曜使者:不必擔心,因為下一個就是你了!
秦穆公:殺寡人的理由為何?
火曜使者:理由……?
秦穆公:不論征伐或殺戮,總該有個理由吧?
火曜使者:好,那老子告訴你吧───
火曜使者:因為你的後人統一了天下卻還不滿足,又繼續四處侵略四方!
秦穆公:慢著……你說寡人的後人一統了天下?
火曜使者:沒錯,那些畜生把老子一族人全滅了──
火曜使者:所以老子特地來到四百年前,向你討這筆血債!
秦穆公:所以你是四百年之後來的人……?
火曜使者:沒錯──
秦穆公:這怎麼可能?
火曜使者:唆什麼,隨你信不信──
秦穆公:原來如此………
秦穆公:這麼說來,四百年後天下是秦國的天下了?
火曜使者:沒錯……
火曜使者:只要把你殺了,世界上就沒有你那個可惡的秦國!
火曜使者: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機關部隊去四處侵略了!
秦穆公:…………
火曜使者:死到臨頭,你怎一副不怕死模樣?
秦穆公:才沒多久之前,許許多多的秦國戰士因寡人之故,戰死沙場───
秦穆公:若寡人自己這個做國君的人如今面對死亡,卻恐懼失態───
秦穆公:那又何以對得起那些英勇赴死的將士們?
火曜使者:你在胡說些什麼?
秦穆公:你要殺便殺吧,寡人早已覺悟───
秦穆公:既知道四百年後寡人的子孫能一統天下,寡人死而無憾矣──
火曜使者:好───
火曜使者:什麼───
火曜使者:什麼,怎會是你───
火曜使者:你不是曲沃的那個……
嬴詩:立刻放開我義父───
火曜使者:哼……你以為你是老子的對手嗎?
嬴詩:…………
火曜使者:既然如此,老子就先收拾你吧───
桓遠之:你說感覺到嬴姑娘她遇到危險了?
桓遠之:你怎麼會曉得?
車蕓:不知道……反正就是很強的感覺!
桓遠之:…………
桓遠之:好吧,桓哥哥來卜個卦,看看她是否沒事……
桓遠之:%C8(慢著……怎會是這種卦象?)
桓遠之:%C8(這是死卦啊……)
桓遠之:卦象顯示,白虎之都遭火劫之變!
桓遠之:白為金,金乃西方──看來該是秦都雍城那裡出了什麼事!
桓遠之:我們先返回雍城去看看才是!
桓遠之:打起精神來吧,小車子──
桓遠之:我們一同去整理嬴姑娘她的遺物吧?
車蕓:………
桓遠之:唉,好吧……
桓遠之:我來代替車小姑娘,整理嬴姑娘的遺物。
內吏:好的……辛苦您了。
內吏:嬴姑娘她的東西不多,都放在案上。
內吏:那就請您清點。
桓遠之:嗯……?
桓遠之:這面具……
桓遠之:怎看起來,像是我昔日刻意模仿的那只面具……
桓遠之:…………
桓遠之:這幾樣東西,可都是嬴姑娘的嗎?
內吏:是的,有什麼不對嗎?
桓遠之:不,沒什麼……
桓遠之:那我來看看其他東西吧……
桓遠之:夏後六祭器……昊天界……
桓遠之:太一之輪……秦與晉的生剋……
桓遠之:怪了……這些記載是什麼含義?
桓遠之:…………
桓遠之:詩兒……你能得到漢朝留侯夫人之相惜及襄助,爺爺心中至感欣慰!
桓遠之:爺爺雖也不甚明白太一輪上是否真的印上了晉克秦的生剋──
桓遠之:但如今淝水慘敗,爺爺深感愧對苻大人──
桓遠之:南晉之人顢頇腐敗,鎮日清談佛老,自命清高而不恤國務……
桓遠之:何以能平安逃過如此大劫,爺爺實在深為不解……
桓遠之:也許冥冥中真有天命,庇佑了南晉……
桓遠之:如今爺爺決心將手上兵權悉數交還苻大人,讓他得以重新立足!
桓遠之:另外也讓你這個爺爺最器重之孫女,試著去替大秦改變天命……
桓遠之:若真如留侯夫人所說,只要得到夏後六祭器至少三樣,即可進入昊天界──
桓遠之:找到其內的太一之輪,改變輪上不知為何人所刻下之晉克秦生剋關係……
桓遠之:或許晉國失去了天命庇佑,大秦即不會輸!
桓遠之:那麼苻大人便能一統天下,造就心中理想之世──
桓遠之:如此,我慕容家便得以回報苻大人昔日的深恩!
桓遠之:苻大人一心希望建立融合諸族,再無戰亂之和平天下──
桓遠之:如今此夢是否能實現,全系詩兒在千年前之努力!
桓遠之:希望詩兒重返千年後,能看見苻大人與爺爺合力締建之和平盛世……
桓遠之:詩兒此行務需保重,爺爺會在千年之後為詩兒而默禱……
桓遠之:不論成敗,爺爺永遠都相信詩兒!
桓遠之:大秦建元十九年 慕容垂手書
桓遠之:哼,原來從頭到尾都是個騙局!
桓遠之:什麼涂山氏後裔……什麼混帳後裔!
桓遠之:我這桓遠之,竟然被一個胡女給徹頭徹尾地瞞在鼓裡,騙得團團轉!
桓遠之:這算什麼……這到底算什麼啊?
桓遠之:太可笑了,這到底算什麼啊……
車蕓:詩姊姊………
車蕓:詩姊姊你怎說走就突然走了,把我孤伶伶留下……
車蕓:詩姊姊………
男子聲:小娃兒,你知道你們的頭子到底躲在哪?
車蕓:啊───
火曜使者:嘿,你不是曲沃的那一個小娃嗎?
火曜使者:慢著,你怎也會機關術───
車蕓:七曜使者,還我詩姊姊命來───
火曜使者:哦,想替你那位同伴報仇嗎?
車蕓:沒錯,我要你去向詩姊姊好好道個歉!
火曜使者:道歉?
火曜使者:哼……等你有這本事再說吧!
火曜使者:為什麼你這娃兒,竟也會這麼厲害的機關術──
車蕓:哼,你別小看我們──
火曜使者:看來老子也得拿出真正的實力來──
火曜使者:務必早早把你剷除──
火曜使者:媽的,又是誰───
火曜使者:什麼───
火曜使者:怎會是你們───
車蕓:墨老爺爺……還有太恆山的阿殷姊姊和淵哥哥?
車蕓:他們……他們怎麼也是七曜使者?
火曜使者:項大人,月曜老弟不是正在與你們談……
日曜使者:你認為我項楚會去接受那樣的作法嗎?
日曜使者:我不會再讓你們傷害這時代的任何一個人!
火曜使者:項大人───
日曜使者:我知道你心中痛恨秦人,想替自己部族報仇──
日曜使者:但你如今這樣恃強凌弱,到底又和嬴秦他們有什麼不同呢──
火曜使者:請原諒,項大人……
日曜使者:…………
慕容詩:啊……?
慕容詩: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車蕓:太好了,詩姊姊……
車蕓:詩姊姊真的又復活過來了……
慕容詩:我……復活過來了?
慕容詩:啊,你不是之前在太行山的那位───
慕容詩:你怎麼會是───
苻殷:是的……沒想到我們竟然又有見面的機會。
苻殷:如你所見,我是七曜使者中的木曜使者──苻殷。
苻殷:很抱歉之前我們的同伴,把你給殺死了……
慕容詩:啊,對了……我想起來了!
慕容詩:為了保護義父,我被七曜使者殺死了──
慕容詩:那我怎可能……復活過來?
苻殷:我們用一種叫天女白玉輪的古老陣法,讓嬴姑娘得以重返人間。
苻殷:這是以前伏羲與女媧為了讓他們女兒復活,所使用的陣法!
苻殷:但它需要以女媧石與伏羲琴列陣,我們也是花了好幾天時間才找齊它們……
苻殷:這座伏羲宮殿,便是天女白玉輪的所在地。
慕容詩:天女白玉輪………
苻殷:是的……
慕容詩:原來這段期間,發生了這麼多事……
苻殷:嬴姑娘,我的義父日曜使者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的協助……
苻殷:懇求你能答應協助他。
慕容詩: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協助?
慕容詩:你們七曜使者實力這麼強了,還會有什麼事,會需要我的協助?
苻殷:我想此事,讓義父直接告訴你會更清楚!
苻殷:我衷心希望嬴姑娘能夠協助義父實現這一個心願。
苻殷:請你等一下去找墨老爺子,他會帶你前去義父他那兒!
苻殷:他們等一下就會來到這裡了。
慕容詩:嗯,好的……
慕容詩:我真是連做夢也沒想到,連你竟然也是七曜使者……
苻殷:其實我們也是啊……
苻殷:我們一直相信嬴姑娘應該是這個時代軒轅古劍的持有者!
苻殷:後來我們把太行山的奇遇,告訴了義父……
苻殷:義父說,這一個時代的軒轅劍應是插在別的地方。
慕容詩:插在別的地方?
苻殷:是的……
苻殷:不過義父要我們保守這秘密,因此無法告訴你。
慕容詩:嗯,不打緊的……
慕容詩:若是秘密,本就不該說出來的啊!
苻殷:嗯~謝謝嬴姑娘諒解。
苻殷:嬴姑娘,復活過來的感覺如何呢?
慕容詩:這怎麼說……身子有點鈍的感覺。
苻殷:不久之後就會恢復了,別擔心。
苻殷:嬴姑娘,義父想要找你幫忙一件重要的事……
苻殷:此事攸關重大,請一定要答應他。
慕容詩:謝謝你,肆龍子……
慕容詩:你們大家合力幫我又活了回來,真不知該怎感謝才好!
桓遠之:…………
車蕓:桓哥哥,我們現在要去見七曜使者中的日曜使者,
車蕓:你要不要同我們一道去?
桓遠之:不……我有點累了。
桓遠之:你們兩個去便好了。
慕容詩:呃……
車蕓:桓哥哥,詩姊姊好不容易活了過來,你怎麼都沒有很高興的表情啊?
桓遠之:桓哥哥真的有點累了……
桓遠之:讓我靜一下吧……
慕容詩:…………
桓遠之:…………
桓遠之:…………
桓遠之:…………
桓遠之:…………
火曜使者:可恨,你別故意在老子面前晃來晃去好不好?
墨衡:安靜點~火曜使者!
墨衡:你闖了這麼大的禍,還不知道反省一下?
火曜使者:哼,嬴狗的首席機關師,你自己才神氣什麼──
火曜使者:你不過是項大人找來,暫時頂代之前戰死的那位土曜使者罷了!
火曜使者:在那之前,你與我們可還是死敵呢──
墨衡:你儘管罵吧~火曜使者!
墨衡:你與項老弟的氣度,由這番話就十分清楚了!
墨衡:世事可不是你罵得大聲,就表示你的理比較直。
火曜使者:哼,少在老子面前故意走來走去!
慕容詩:真沒想到,還有和你們見面的機會……
慕容詩:你是金曜使者吧?
墨衡:紅衣小娃,重新活過來的感覺如何?
慕容詩:真的非常謝謝你們……
慕容詩:我不會忘記你們的恩情。
墨衡:不,都怪老朽只顧自個兒埋頭製造東西……
墨衡:否則事情也不至閙到如此局面!
墨衡:真要道歉的人應該是老朽才是!
車蕓:墨老爺爺,請您不要責備自己呀!
墨衡:也罷~老朽這就帶你們去見日曜使者吧!
墨衡:不過你們那位太辰宮同伴,他不一起去嗎?
慕容詩:好的,我們這就過去問問他。
車蕓:桓哥哥說他覺得有點累,所以我和詩姊姊兩人一起去就好了。
墨衡:好……那我們出發吧!
墨衡:金曜使者,那就麻煩你看好這個火曜使者!
墨衡:到了……項大人就在前方等待你們。
慕容詩:等等……這個地方該不會是昊天界的入口昊澤吧?
墨衡:是的,你果然十分清楚!
墨衡:不愧是改動了太一輪的人。
慕容詩:我………?
墨衡:是的………
墨衡:算了,不多說了……由項大人告訴你們吧。
墨衡:老朽就留在此,等候你們回來。
車蕓:墨老爺爺,這只大鳥也是您製作的木甲獸?
墨衡:不,這是項老弟他在雲夢澤那裡發現的!
墨衡:當時這東西毀壞得嚴重,但他認為此物大有蹊蹺,便把它帶了回來。
墨衡:後來老朽就把它修復之後,拿來代步。
車蕓:這麼大的身軀,竟能飛得起來啊?
墨衡:飛行機關術對老朽而言,並非什麼難事。
墨衡:老朽好歹也是嬴秦的首席機關師啊!
慕容詩:嬴秦的首席機關師?
墨衡:是的,滿手異族鮮血的嬴秦首席機關師──
慕容詩:…………
墨衡:但老朽後來認識了項老弟,共同經歷了一些事……
墨衡:終於明白自己是在助紂為虐,罪孽深重!
墨衡:於是便離開嬴秦,改來協助項老弟對抗秦人。
墨衡:我們如今這身甲冑,便是老朽開發出來,用以提高對抗嬴秦機關部隊戰力之用。

慕容詩:機關部隊?
墨衡:算了,不多說了……由項大人告訴你們吧。
慕容詩:墨老先生,請問你們七曜使者是怎麼來到這個時代的?
墨衡:我們跟你一樣啊,都是走同一道光陰裂痕而來到這裡的。
慕容詩:原來你們也是……
墨衡:是啊,其實最早來到這個時代的人,是你們那一位太辰宮同伴──
墨衡:他在千年之後的雲中界,擅自用使用了上古十神器之一的崑崙鏡,前來一千年前─

墨衡:由於雲中界本身便是由另一樣上古十神器東皇鐘所創造出來的天地,
墨衡:他這麼做,便導致了在雲中界產生一道永遠也無法消滅的光陰裂痕──
墨衡:所以在你的歷史中,你才能由那位留侯夫人協助,前來到這時代。
慕容詩:原來如此……
墨衡:幫助我們前來的人,叫雲中界主人。
慕容詩:雲中界主人?
墨衡:是的,我不方便說太多關於他的事……
墨衡:總之,協助你的那一位留侯夫人,其實便是他師弟的妻子……
慕容詩:…………
墨衡:說起來,你還可以幫助你們那一位太辰宮同伴一件事呢!
慕容詩:什麼樣的事?
墨衡:因為只有他,是用使用崑崙鏡前來這個時代──
墨衡:而經過四十九天,這些帶他穿梭光陰的五樣上古神器,便會自動返回原先之時空!

慕容詩:所以他回不了原來的時代了?
墨衡:是啊……所以你可以告訴他關於光陰裂痕的事情。
墨衡:老朽和他有特殊的因緣,所以希望多少幫他這一個忙哪~
慕容詩:什麼特殊的因緣?
墨衡:你去問問阿殷吧……如果她願意告訴你們的話!
慕容詩:日曜使者,嬴詩感謝您的救命之恩……
日曜使者 項楚:你來了?
慕容詩:聽說您有事需要我的協助……
日曜使者 項楚:是的,慕容姑娘。
車蕓:誰是慕容姑娘啊?
日曜使者:慕容姑娘,就是嬴姑娘。
車蕓:啊?
慕容詩:…………
日曜使者:我們承諾過,在這時代只要是影響任何人生與死之事──
日曜使者:都需用伏琴心法,去仔細查過對方魂魄內好幾世的記憶……
慕容詩:伏琴心法?
日曜使者:所以我們已經查過慕容姑娘魂魄中的重要記憶了。
慕容詩:你們已經知道……我的身份和秘密?
日曜使者:是的……
日曜使者:這是為了避免影響歷史,請慕容姑娘能諒解……
慕容詩:…………
日曜使者:我們已明白,慕容姑娘你是一千年後來的人──
日曜使者:此事沒錯吧?
車蕓:啊,怎會連詩姊姊你也是一千年後的人啊?
慕容詩:…………
日曜使者:慕容姑娘的目的乃是要找尋傳說之太一輪……
日曜使者:因為這樣上古神器,擁有足以改變天地間生剋關係之力……
日曜使者:它足以去扭轉在你那時代,淝水之戰秦國將為晉國所敗之天命──
日曜使者:沒有錯吧,慕容姑娘?
慕容詩:這………
日曜使者:慕容姑娘,你否定也沒有用……
日曜使者:人心中任何的秘密,都無法在伏琴心法前被掩飾!
慕容詩:嗯……你說得都沒錯!
慕容詩:沒想到,我的身份及秘密還是被揭開了……
慕容詩:我是為了爺爺,才前來這一個時代的……
慕容詩:因為大秦的領導者苻堅,他是我爺爺的救命恩人!
日曜使者:嗯,這些我們也都曉得了……
日曜使者:你的爺爺慕容垂原本是燕國的名將,忠心耿耿,戰功彪炳───
日曜使者:但後來卻被自己燕國的人所嫉妒,迫害至走投無路的地步───
日曜使者:最後被秦王苻堅所救,自此效忠秦國──
慕容詩:嗯,是的……
日曜使者:之後燕國為秦國所滅,許多遺民要你的爺爺背叛秦王苻堅,而去復興燕國──

日曜使者:但都被你爺爺嚴辭拒絶,堅持不願恩將仇報──
日曜使者:他認為要復國之前,至少要先把報答他恩惠──
日曜使者:你爺爺確實是一位英雄人物!
慕容詩:是的……
慕容詩:爺爺及苻大人,是我心目中最景仰的人物……
慕容詩:看來我的所有秘密,真的無所遁形了……
車蕓:可是詩姊姊不是說,你是涂山氏的後裔嗎?
慕容詩:對不起,車蕓……
慕容詩:這件事上,我沒對你與肆龍子說實話……
慕容詩:但我有打算,最後把實情全告訴你們的……
慕容詩:畢竟你們是我的好同伴……
車蕓:詩姊姊……
慕容詩:既然已知我身份與秘密,不知你們是希望我來協助你們什麼事呢?
日曜使者:那就請恕我直說了,慕容姑娘……
日曜使者:我希望慕容姑娘能答應借予我們,你所收集到的那兩樣夏後祭器──
慕容詩:你說什麼──
日曜使者:因為我們得知慕容姑娘手上,確實擁有這兩樣夏後祭器──
日曜使者:也知道它們被安置於慕容姑娘心中的聖地──太華山下的周穆王陵寢。
慕容詩:…………
慕容詩:難道你們七曜使者也跟我一樣,差了最後一樣夏後祭器?
日曜使者:不,我們其實已找到了夏後祭器六樣中的四樣──
日曜使者:朱雀之璋、白獸之琥、黃麟之琮、蒼螭之璧,都已在我們手上!
慕容詩:…………
慕容詩:既然你們已握有四樣夏後祭器,你們又何必找我協助?
慕容詩:只要有了三樣夏後祭器,即可進入太一之輪所在的昊天界,不是嗎?
日曜使者:是的,原本是如此沒錯……
日曜使者:但我們七人之中的二人,為了阻止這次封印太一輪的任務──
日曜使者:他們帶著自己身上保管之三樣夏後祭器,先行進入昊天界內了。
慕容詩:先進去昊天界了?
日曜使者:是的,慕容姑娘……
日曜使者:所以如今我們身上只剩下唯一的朱雀之璋,再無力進入昊天界!
日曜使者:因為如此,才希望慕容姑娘你的協助。
慕容詩:你們的同伴,為何要這麼做?
日曜使者:因為他們希望在這一個時代,以我們既有的力量,建立我們的天下!
慕容詩:在這時代,建立起你們的天下?
日曜使者:是的……但我拒絶了。
日曜使者:於是他便背著我,帶著三樣夏後祭器躲入昊天界。
慕容詩:為什麼要躲入昊天界呢?
日曜使者:相信慕容姑娘也很清楚,太一輪所在之太一聖殿,每一千年才開啟一時辰!

日曜使者:這寶貴的一個時辰是唯一能進入太一聖殿,去封印太一輪的機會……
日曜使者:如今距離那個時刻,只剩下兩日不到的時間──
日曜使者:他們只要在昊天界裡等待兩日,我們便連進入封印的餘地也沒有!
日曜使者:我們前來封印太一輪的目的,便等同徹底失敗!
慕容詩:你們七曜使者為何要封印太一之輪?封印之後又會怎麼樣?
慕容詩:雖說你們是讓我復生的恩人,我完全不知你們的來歷目的啊!
日曜使者:太一輪它是上古諸神,用來創造宇宙之間生剋關係的神器──
日曜使者:封印之後,世上會再無人能去使用太一輪,增添或改變任何宇宙天地間既有之
生剋關係──
慕容詩:慢著……既然如此,我根本不能幫助你們啊!
慕容詩:照你這麼說,我也無法去用它建立秦克晉的生剋了啊──
日曜使者:關於此點,慕容姑娘別擔心……
慕容詩:為什麼?
日曜使者:因為本來的歷史,便是秦國苻堅打贏了的。
日曜使者:但後來你們那位叫桓遠之的太辰宮同伴,他先你一步來到這時代──
日曜使者:他透過五嶽陣的力量,在太一輪上刻下了晉克秦、晉克楚、晉克齊、晉克周四
樣生剋關係!
日曜使者:所以在慕容姑娘的歷史中,淝水之戰受到晉克秦影響而慘敗……
日曜使者:因為新的生剋關係五年內未遭更動,便會成為天地宇宙間永恆不變之生剋……

日曜使者:也因如此,慕容姑娘才需來此時代,改變太一輪上既有之晉克秦關係!
慕容詩:…………
日曜使者:由於五嶽陣會妨礙封印,所以我們先行將它悉數摧毀了──
日曜使者:如今五嶽陣凝聚至半途的力量已潰散了,所以歷史將會回歸原點……
日曜使者:苻堅本就會嬴的……所以慕容姑娘真的不必擔心!
慕容詩:真的嗎……?
日曜使者:是真的,慕容姑娘……
日曜使者:如果你願意相信我們的話……
慕容詩:但是隻聽到這麼一個解釋,我……
日曜使者:慕容姑娘可否想過一件事呢?
日曜使者:不論是你的死亡,或找不足夏後祭器……慕容姑娘其實都算輸了……
日曜使者:如今把歷史回歸原點,我們等於是幫了慕容姑娘!
慕容詩:我………
日曜使者:而且我們也知道了慕容姑娘的夏後祭器安置地點…
日曜使者:若要去直接奪取,又何嘗不可?
慕容詩:這………
日曜使者:因為那是慕容姑娘辛苦多時的心血,我們必須尊重你……
日曜使者:是以才邀請慕容姑娘來此,詳細告訴你這些事,
日曜使者:希望慕容姑娘明白原由之後,願意協助我們。
慕容詩:…………
慕容詩:這麼說倒也是……
慕容詩:我明白了……
慕容詩:那可否告訴我,你們又是為什麼要封印太一之輪?
日曜使者:因為在我們歷史中,由於慕容姑娘曾在太一輪上成功刻下了秦克晉的生剋……

日曜使者:卻造就了一個可能連慕容姑娘你自己,也都無法想像的嚴重後果──
慕容詩:嚴重的後果?
慕容詩:這話是什麼意思?
日曜使者:因為慕容姑娘你所刻下的秦克晉生剋,讓整個歷史大轉變……
日曜使者:最後出現一個和慕容姑娘所知完全不同的歷史──
慕容詩:完全不同的歷史?
日曜使者:是的……一個和慕容姑娘和那位桓祭司所知,完全不同的歷史!
日曜使者:嬴秦在比你所知的歷史更早的時間,便消滅了晉,然後一統天下……
日曜使者:他們也得到你們這個歷史中,名叫公輸般的優秀人才,很快地發展出機關文明

日曜使者:然後開始無止境的侵略擴張,蹂躪所有的異民族…
慕容詩:什麼───
日曜使者:我們前來的目的,就是要終結如此悲慘的歷史……
日曜使者:並且要永遠杜絶這份可能性……
日曜使者:慕容姑娘,請你務必顧念在我們那個歷史中,千千萬萬哀號輾轉的蒼生們──

日曜使者:此刻需要的,是你的一個點頭……
日曜使者:慕容姑娘,希望你能以蒼生為念……
慕容詩:我………
慕容詩:我現在……只感到一片茫然……
慕容詩:請讓我靜一靜,好好想一下……
日曜使者:好的……
日曜使者:慕容姑娘,事情就拜託你了!
日曜使者:希望你能以萬世的天下蒼生為念……
慕容詩:我……我……
慕容詩:我現在……感覺到一片茫然……
墨衡:能否拯救一個你看不見的歷史中,那些痛苦哀號的千億蒼生們……
墨衡:如今就全在嬴姑娘你的一念之間……
火曜使者:哼,少在老子面前故意走來走去!
火曜使者:哼,少在老子面前故意走來走去!
苻殷:你們那位太辰宮同伴,從剛剛起就一直沈默不語、若有所思模樣?
苻殷:你們是不是要去關心一下呢?
苻殷:我留在這兒等候你們。
苻殷:我留在這兒等候你們。
苻殷:你們回來了?
苻殷:義父他已把所有的事,全都告訴你們了吧?
慕容詩:嗯……
慕容詩:我請他給我一點時間考慮,是否真要把兩樣夏後祭器交給你們……
慕容詩:突然覺得整件事對我而言,變得好遙遠,變得好陌生……
苻殷:…………
慕容詩:所以殷姑娘,我有些問題想問問你,不知可以嗎?
苻殷:好啊,什麼問題呢?
慕容詩:在你眼中,你義父和墨老先生,他們究竟是怎樣的人呢?
苻殷:怎麼突然問起我這一個問題?
慕容詩: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該去信任兩位對我來說,幾乎是全然陌生的人……
慕容詩:畢竟肩負許久的任務,突然要因這麼一席話,完全放棄……
慕容詩:總覺得有一種……很不實在的感覺!
苻殷:但是項大人是我義父,墨老爺子也彷肺儀滓爺一般……
苻殷:所以我的回答對你而言,不見得有信服力啊!
慕容詩:不……
慕容詩:這麼重要的時刻,我想聽到你的回答……
慕容詩:此刻能給我稍微一點踏實感的,只有你了……
慕容詩:因為,你給我一種很難以形容的熟悉感……
苻殷:………
車蕓:阿殷姊姊~人家也想聽聽你看法啊!
苻殷:嗯,我明白了……
苻殷:好,那我就來說說我自己的感覺吧!
苻殷:我眼中的義父,是一位正直而偉大的人。
苻殷:他率領著大家,勇敢對抗遠比我們更強大好幾千萬倍的敵人……
苻殷:我從未動搖過對他的敬愛!
慕容詩:嗯……
苻殷:至於墨老爺子,他也是一個好人!
苻殷:雖然他以前曾是我們敵人那邊的機關師──
苻殷:但當他一旦明白自己所作所為是不對的……
苻殷:便立刻放下所有尊貴權勢,來幫助我們───
苻殷:我認為他們兩人都是值得信賴的好人。
慕容詩:嗯……
慕容詩:謝謝你……聽了你的答案之後,感覺釋然多了。
苻殷:所以嬴姑娘,你的決定是……
慕容詩:我會把我的兩樣夏後祭器交來的,請放心!
苻殷:真的嗎?
慕容詩:是的───
慕容詩:事實上正如你義父所說的,其實我早已輸了……
慕容詩:感謝你們幾位,仍然對我們如此尊重……
慕容詩:所以我相信,爺爺他也會尊重我的決定……
慕容詩:辛苦你和墨老先生,特地又千里迢迢,帶我們前來太華山。
苻殷:不會的……
苻殷:你們願意協助義父,我感激都來不及呢!
苻殷:倒是你們那位太辰宮同伴,他怎不願跟來呢?
車蕓:討厭……桓哥哥突然變得好奇怪喔!
慕容詩:…………
慕容詩:算了,先別想這些了……
慕容詩:還是趕快去取青龍之圭和玄武之璜吧!
車蕓:嘩……
車蕓:兩樣夏後祭器呢……
車蕓:原來詩姊姊除了青龍之圭,還找到了另外一樣了?
慕容詩:是啊……
慕容詩:詩姊姊很早便找到了玄武之璜!
慕容詩:我為了能找到它,所以才認識了弄玉公主,兩人因而成為義姊妹。
車蕓:真的啊?
慕容詩:玄武之璜也是藏在很難找的地方,詩姊姊當時也是花了不少工夫。
車蕓:詩姊姊,你之前找得那麼辛苦……
車蕓:把它們交出去之後,會不會很難過呢?
慕容詩:那是當然的啊……小傻瓜!
慕容詩:但是真要拒絶,我們怎可能是七曜使者的對手呢?
慕容詩:彼此競爭的對手能如此尊重我們,已是出乎詩姊姊意料之外了呢……
慕容詩:詩姊姊輸了就輸了……至少希望不要辜負人家的這份尊重情意。
車蕓:才不只呢,詩姊姊……
車蕓:其實我們大家都還欠了阿殷姊姊一個人情呢!
慕容詩:你是說之前滏口陘中,救我們出來的那一次嗎?
車蕓:不是那一次……
車蕓:阿殷姊姊在太室山上,也曾幫過我們……
慕容詩:太室山?
慕容詩:不就是肆龍子他為了救你,自己差一點送了命的那個地方?
車蕓:嗯……對啊!
車蕓:剛剛阿殷姊姊要我猜一件事,我怎也想不出答案!
車蕓:要不要幫我一起想想看?
慕容詩:嗯,你說說看。
車蕓:那時候我被太辰宮那幾個壞人祭司帶去太室山的時候……
車蕓:當時阿殷姊姊人正好在那附近,突然感覺我遇到了危險──
車蕓:因此她便去太室山看看……
車蕓:結果她正好看見詩姊姊為了救我們,由背後偷襲那些壞祭司……
車蕓:可是詩姊姊只打倒了一個,就被剩下三個九龍子包圍了起來──
車蕓:她看了不禁很著急,因為知道詩姊姊一人絶對是應付不來三個九龍子的……
車蕓:但她得遵守一些事,所以不能跳出來直接幫詩姊姊的忙……
車蕓:所以她就偷偷打開她的天書,替詩姊姊暗中封住他們一部分力量……
車蕓:因為這樣,詩姊姊才能打得敗三個九龍子,救了我和桓哥哥……
慕容詩:原來如此啊!
慕容詩:難怪我當時竟打得倒三個九龍子──我自己事後都很意外呢!
慕容詩:看來我們真的欠她一個大大的人情了……
車蕓:嗯~對呀!
車蕓:結果她告訴我這些事情之後,要我去猜猜一件事。
慕容詩:都知道是她幫的忙了,還有什麼可猜的?
車蕓:她要我猜猜,為什麼她會知道我有危險?
慕容詩:對啊,為什麼呢……
慕容詩:她的情形和我的很像啊……
慕容詩:詩姊姊也是在郢都外替你採草藥,突然感覺你遇到了危險……
慕容詩:返回郢都一看,結果你人已不在了!
車蕓:好奇怪哦~詩姊姊當時怎會知道我在那麼遠的太室山上?
慕容詩:因為我小時候常常做一個夢,夢到一樣的情景……
慕容詩:所以我強烈感覺到,應該可以在太室山找到你!
車蕓:好奇怪的夢喔……
慕容詩:或許這問題,該去問問阿殷姑娘吧?
慕容詩:七曜使者他們,比我們知道更多的事呢……
車蕓:但阿殷姊姊一定要我自己猜猜那是為什麼……
車蕓:她還說,這件事很重要!
慕容詩:嗯,我也真的沒什麼頭緒……
慕容詩:算了,別想這些~
慕容詩:既然知道此事,應該先去謝謝人家才對。
慕容詩:我已將最後兩樣夏後祭器都帶來了!
慕容詩:接下來,我們去昊澤與其他的人會合吧?
苻殷:謝謝你……真的非常謝謝你。
慕容詩:請別這麼說,我們才正要謝謝你呢!
慕容詩:原來我們之前在太室山所遇到的危機,是你背後暗中相助……
慕容詩:若不是你的幫忙,我和車蕓早就喪命在太辰宮他們手下了!
車蕓:是啊~該說謝謝的人應該是我們呢!
苻殷:彼此彼此~
苻殷:你們這一次慷慨決定協助我們,我也與有榮焉啊!
慕容詩:這怎麼說?
苻殷:先別說這些了……我來帶你們前往昊澤去吧。
慕容詩:(我走了,爺爺……)
車蕓:太好了,阿殷姊姊沒有事!
苻殷:…………
車蕓:我們還以為你也遇到危險了呢!
車蕓:墨老爺爺他們,是不是也沒什麼事?
木曜使者:你們走開───
慕容詩:什麼───
慕容詩:你做什麼───
慕容詩:為什麼突然攻擊我們?
木曜使者:通通立刻離開昊天界───
木曜使者:想要再前進的人,我就格殺勿論!
車蕓:阿殷姊姊,別這樣啊──
桓遠之:不好,她心神似乎被什麼人給控制住了──
桓遠之:小車子,快拿出雲狐來應戰──
慕容詩:對,我們先設法制住她──
慕容詩:然後看看是否能替她解開控制!
木曜使者:我的頭,我的頭好難受……
車蕓:阿殷姊姊……
慕容詩:別靠過去,車蕓───
木曜使者:好難受……誰來幫助我……
車蕓:阿殷姊姊,你到底怎麼了───
車蕓:阿殷姊姊!
桓遠之:…………
車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慕容詩:看起來,她應是被人控制了心神!
慕容詩:但不知道是誰做的……
桓遠之:…………
慕容詩:你還要繼續前進嗎,車蕓?
車蕓:當然了……
車蕓:雖然不知阿殷姊姊是被誰控制了,但我們應該幫她恢復原來的樣子啊!
慕容詩:…………
慕容詩:好……那我們繼續前進吧!
慕容詩:看看是否有法子能讓阿殷姑娘恢復原狀。
車蕓:怎麼了,桓哥哥?
桓遠之:天書中鬼神通知,說日曜使者醒過來了……
慕容詩:他的傷勢,不是十分嚴重嗎?
桓遠之:是的,所以方纔我吩咐鬼神們,竭力替他療傷……
桓遠之:鬼神們說,他體內有一股劍氣及一股雷氣不斷彼此交互激蕩著──
桓遠之:兩股力量蠶食他的身體,所以如今十分虛弱……
慕容詩:劍氣及雷氣?
桓遠之:所以我們該先去問問他,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桓遠之:多少明白一下即將面對的,到底是怎麼樣的敵人…
日曜使者:非常感謝你們三位救了我……
日曜使者:遺憾的是,火曜使者卻為我而喪了生……
慕容詩:苻……日曜使者!
慕容詩:請問你們到底遇到了什麼事,可否告訴我們?
日曜使者:其實……說起來……
日曜使者:都怪我……自己太輕忽大意……
日曜使者:那是我們……即將抵達……太一聖殿之前……所發生的事……
水曜使者 慕輿柔:義父,請您止步,不要再往前走了……
水曜使者 慕輿柔:真的請您鄭重地考慮一下越之和我的提議……
日曜使者:…………
苻殷:阿柔姊姊,你這麼做不但影響到了我們大家此行任務不說──
苻殷:其實更大大傷了義父的心啊!
苻殷:我不懂,你為什麼會選擇這麼做呢,阿柔姊姊!
水曜使者:正因我們敬愛義父,所以才這麼做的……
水曜使者:我也是掙紮了好久……才決定幫助越之的!
水曜使者:我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先阻止義父封印太一輪的計畫!
水曜使者:因為現在太一輪上,還未有那位慕容姑娘會刻下的秦克晉之生剋關係──
水曜使者:所以只要我們現在封印了太一輪,讓今後再也無法改變任何生剋關係的話──

水曜使者:我們的歷史便消失了,我們七人也會……也會……
水曜使者:越之說得對,我們該去選擇更有價值的生存之道,而不是──
日曜使者:阿柔啊……義父之前便說過了……
日曜使者:義父絶不可能答應在這時代,去建立自己的天下,更不可能去放棄封印太一輪

日曜使者:這麼多苦難蒼生的命運,都系在我們手上……
日曜使者:我們豈可為了一己之便,便捨棄自己之使命?
日曜使者:更何況,義父曾答應過那位協助我們前來這個時代的人──
日曜使者:義父承諾,會全力替他維持自姜太公刻下周克商以來,再無任何生剋關係的太
一輪!
日曜使者:因為太一輪只要一轉動,即使它被我們封印了,它漣漪出去的力量仍會留在宇
宙之間───
日曜使者:這些力量必須要幾百年才會消散,會影響他的諧律之夢……
 
大家好我是新手呦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7-24 02:10 , Processed in 0.134137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