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人文省思】 家徽豆知識

[複製連結] 檢視: 5745|回覆: 4

武士的家徽
   
   【白旗·赤旗】
  
  武士家徽可以說是戰爭的産物。戰爭中,家徽是區別敵我的依據,戰後用於戰功的查驗。當亂世結束的時候,家徽也隨之失去了生命力。
  
  原來僅爲公卿所有的家徽,經過源平合戰的「白旗對赤旗」時代,在武士間迅速普及開來。鐮倉時代以降,武士在戰場上與敵人對決,都以旗印、家徽表示本軍的所在。從南北朝、室町時代一直到群雄割據的戰國,陣幕、旗指物、幟、馬印上的家徽,是遠距離區別敵我的惟一依據。
  
  源平的不同旗幟,始見於《平治物語》待賢門戰一條:
「平家所用皆爲赤旗,紅光映日閃耀。源家則大旗俱白,風吹作響,蔚爲壯觀,甚鼓其士氣。」

  其後,《平家物語》築摩川合戰一條記載:
「本堂前亦是,率別軍三百騎佩赤旗踏鈴聲而來。」(中略)「光盛話音一落立棄赤旗,佩上白旗。」

  源平兩家,當時以白旗與紅旗作爲各自陣營的識別憑據。
武家勢力的對抗,在源平時代是單純的,家徽還沒有成爲必要之物。在野無地的源氏使用白旗,

  平家使用赤旗,僅僅二色而已。上古以來,朝廷的軍旗就是赤紅色,所以平家取傳統的赤旗作軍旗;源氏方軍勢打白旗參戰,大概是爲了對抗平家。
  
  紅色是容易鼓舞士氣的顔色,相對而言,白色純粹無垢,是清淨神明的顔色,據說神祗宿於其上,軍隊常用之以期神的加護,後來發展成爲白底、上書黑色天照皇大神、八幡大菩薩等神號染成的旗幟。
  
  文治元年(1185)平家一門滅於西海,源賴朝定白旗爲源氏嫡流的專用旗號。
  
   平家滅亡後五年,源賴朝發兵奧州,征伐藤原泰衡。《吾妻鏡》載,文治五年七月二十六日甲申,賴朝路經下野國宇都宮,源氏一族的佐竹四郎隆義前來參戰。 佐竹出於源家,源平合戰時卻站到了平家一方,得和田義盛等人說情,只被沒收了奧州七郡等領地,等到賴朝奧州征伐,隆義立功心切,從常陸國急急趕來參陣。不 料,隆義用的軍旗是無文的白旗,也就是那「嫡流專用」的禦旗,賴朝不很高興,就把上繪一輪明月的軍扇賜給了佐竹,讓他當作軍旗,從此明令禁止白旗的隨意 使用。隆義把軍扇的文樣繪在旗上,是爲佐竹家的家徽,最早的武家家徽之一。
  
之後很久,每一族甚至一家人都有了自己的徽章,成了既定的習俗。

【武家家徽的普及】
  
  源氏的白旗飄揚天下後,奧羽之役、承久之亂、文永弘安之役(蒙古入侵)相繼而起。這時,全國各地的守護、地頭等武士,既然不能統一使用白旗,就有了各 種旗幟、幔幕作爲識別物。武藏七黨中的兒玉黨以「團扇」爲標志,是家徽在旗印上使用的最早例子。此外,畠山家的「村濃」、熊谷家的「鸠に寓生」、佐佐木家 的「三つ目結」也廣爲人所知。
  
  與旗徽同時使用的還有幔幕徽。新田家的「大中黑」、足利家的「二つ引兩」、三浦家的「三つ引兩」都是自幕徽而來的。
  
  《吾妻鏡》寬喜二年(1230)二月三日條,午夜時分,鐮倉發生騷動,持旗的禦家人在執權北條泰時宅邸外集合,翌日,泰時照旗上的家徽把軍旗還給主人。由此可見,當時一般的鐮倉武士已用上了家徽。
  
  從文永弘安之役中活躍的肥後武士竹崎季長描述戰功的繪卷《蒙古襲來繪詞》中可以了解當時的風俗、武具、旗印、家徽。其中,從軍的九州豪族大都有旗印家 徽徽,如「三つ目結に吉文字」﹝竹崎五郎兵衛季長)、「四つ目結」(大宰少貳三郎左衛門尉景資)、「鶴龜松竹梅」(白石六郎通泰)、「二枚並び鷹の羽」 (菊 池次郎武房)、「五七の桐」(大矢野十郎種保)、「鶴丸に十文字」(島津下野守久親)。因之推想,鐮倉時代中期,家徽已經推廣到西國武士中間。
  
  幕府體制下,幕府派遣軍奉行參陣,同一戰場上的武士要相互作證,以便戰後論功行賞,所以,家徽開始成爲武家社會不可或缺的事物。

【武家的代名詞】
  
  到了鐮倉末期,天下諸國的豪族各有各的家徽。南北朝時代,全國諸豪強的家徽世所共知,家徽成了名字的代名詞。當時的軍記如名高《太平記》中,用之描寫武士的軍事行動。例如《太平記》卷十六兵庫海陸寄手事條:
  
  「須磨ノ上野ト鹿松岡鹎越ノ方ヨリ、二引兩、四目結、直違、左巴倚カカリノ輪違ノ旗、五六百流差連テ、雲霞ノ如ク寄懸タリ」。
  
  二引兩爲足利家,四目結爲近江源氏佐佐木家,直違爲備前松田家,左巴爲宇都宮家,倚カカリノ輪違指的是高家。這是典型的《太平記》記述以旗徽代表姓氏家門。
  
  最初,家徽就是名字的代表,同族間用的是一種徽章。足利家崛起時的南北朝亂世,往往有同族之間交戰的事情,同族間的徽章沒有區別,容易混同。這個時 代,戰亂徽章的數量都在迅速增多。比如,明德之役(1391)是山名一族之間的戰爭,爲防止徽章的混同,用竹葉旗加以區別。後世同族之間使用不同徽章 的,多是因此而來。
  
  天皇的徽章爲菊、桐徽。鐮倉初期,衣服、器具上時有描繪,但重大場合用旗上繪的是日月徽。到南北朝時期,皇室常常將菊、桐徽章賜給有功將士(有名的如 足利尊氏,「爲褒美依敕命,五七桐徽免許」),所以南北朝之後就有了不少使用菊、桐家徽的武士。信長將五七桐徽賜給秀吉,也是有先例的。
  
  南北朝時代,無論公家武家,徽章都是表示家門的重要憑據。把它賜與有功將士,是重要的賞賜,因爲徽章保持著自然的權威,當時的人對繪有徽章的旗幟、幔 幕具有相當的敬意。今川了俊《大草子》中有「旗差的心得」一條,說身邊有一番繪有禦徽的禦旗、二番白旗、三番錦禦旗,持旗的旗差必須自優秀的兵士選出。
  
  室町中期,家徽因軍事上的需要遍及天下,《太平記》以後,室町時代的書籍戰記如《文正記》、《大黨軍記》、《鐮倉大草紙》、《羽繼原合戰記》、《塵添アイ囊鈔》,都記錄下了諸將士的徽章。行譽和尚所著的《塵添アイ囊鈔》記有幔幕徽的各種名稱:
  
  「木瓜、輪違、瓜徽、三つ鱗、四つ目結、洲濱、巴、角巴、杏葉、中黑、しゅろ丸、裾濃、引兩筋、菱、松皮菱、輪子、傍折敷、唐傘、帆挂船、酢漿草、龜甲。」
  
  其後,永正年間(1504~1521)開始出現了家徽集《見聞諸家徽》,別名《永正徽盡》或《足利幕徽》、《東山殿禦徽帳》。這是足利幕府家臣對室町 幕府八代將軍足利義政時從守護大名到國人層諸家家徽二百六十種的見聞列記,記有圖案、名字,廣收武家故實,是武家家徽研究的有名史料。
  
  應仁,文明之亂(1467~1477)結束後,足利幕府的權威低落,幕府的中堅勢力守護大名隨之衰退,新的豪強把日本帶入了戰國時期。越後上杉謙信進 入關東後,於永祿四年(1561)將關東諸豪的家徽輯錄成《關東幕注文》,以下野、上野爲中心,兼收武藏、安房、上總、下總、常陸二百五十一家豪族的家徽 徽。另外,三好長慶的《阿波國旗本幕徽控》收錄了阿波諸將的家徽。這是家徽鼎盛時代的末期。

【太平年代的家徽】
  
  川中島合戰、長筱合戰、賤嶽合戰、小牧·長久手合戰……最後是關原合戰、兩度大阪之陣。元和偃武,天下太平,武士也不再被驅上戰場。自此,旗幟、旗指 物、馬印沒了用處,家徽也回歸到公卿時代,成爲儀禮的用具。江戶大名每年要到江戶參勤交代,家徽用以在路上及入城時識別各家,是以大名隨從的槍、長刀飾 鞘、以至行李都要描上家徽。此時,家徽是大名家格、家係的代表。
  
  江戶幕府采用室町幕府的服制,規定束帶以外的禮服上須帶有家徽。官五位以上者穿「大徽」禮服,家徽大小不等,共有九級。大名、旗本由幕府勘定的正式家徽稱爲表徽或本徽、正徽,參觀交代的登城儀式上必須使用。非正式場合使用的叫做裏徽,或稱替徽、別徽、控徽。
  

     鐮倉時代産生的武家家徽,南北朝、室町、戰國時代戰爭中實用的識別物,在江戶時代就此成了一種儀式,宣告天下太平。

家徽百景


一、家徽的意義
  

     家徽的選擇,幾乎都有其獨特的意義。初期的家徽只是作識別之用,隨著時代流承,種類逐漸增加,家徽也由簡單趨於複雜,留下了各個時代的種種影響。以下,對家徽的各種意義作個大略的說明。

優雅
  家徽是一種裝飾圖案,形狀的優美自然成爲選擇徽章的因素之一。這一類家徽多出於公卿家,因爲公家的家徽得自衣服、車輿的裝飾徽樣,比起武家家徽,優美風雅的徽章顯然占主流。
  公家的家徽如牡丹、藤、龍膽、木瓜、杜若、唐花、巴、酢漿草、菊、丁子、菱、杏葉、柏、鶴、梅缽、蝶,原先都是衣服的徽樣,按公卿自己的嗜好選擇。

指事
  這一類主要是與苗字起因有關的徽章。指事徽章分爲二種:
  
直接與苗字相關的家徽。如鳥居氏爲「鳥居」徽,加藤氏爲「藤丸に加文字」徽,大野、大久保氏爲「大文字」,木村、木田、木內氏爲「木文字」,石井、長井、酒井、井上、井下、彥根藩井伊氏爲「井桁」或「井筒」等等。這種直接與名字有關的家徽比較多。
  
含有謎語、暗示,需要思考才能理解。比如,吉野氏使用櫻花徽,是因爲吉野的櫻花相當有名;五藤氏的藤丸一本算木徽,一本算木在算盤上代表五(算盤上的五,即上部的一顆數珠)。

瑞祥
  放心,不是天降祥瑞……瑞祥類的家徽,大多含有延命息災、子孫繁榮、福德圓滿等願望。
  

     有些家徽基於第二項「指事的意義」,而又帶有天、長、大、吉、副、利等文字。典型的例子是石田治部少輔三成的「大吉大一大萬」,將數個吉祥文字集合爲家徽,然而沒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古代流傳的瑞祥類家徽,包括天皇家的菊徽在內:菊花端正優雅,據說是延年的瑞草。豐臣秀吉的家徽是五七桐,「桐」指中國神話之中,靈鳥鳳凰所宿的梧桐瑞木。鶴壽千年,龜壽萬年,祝福的意味也顯而易見,如蒲生、南部的鶴徽。

紀念
  這一類家徽多爲家史上的事物(顯親揚名之事、或祖先的發祥地)紀念。松浦氏起於肥前平戶梶谷,因此使用「梶葉徽」;大河內氏發祥自三河幡豆郡臥蝶,是以用了「浮線蝶徽」。

尚武
  出入於生死之巷的武家家徽,變革了公家的徽樣,改優雅爲剛強,是爲尚武類的家徽。
  

     最初,是在公家家徽上添加了劍形,如劍木瓜、劍唐花、劍酢漿草、劍柏、劍菱、劍梅缽。爲保存家門著想,留下了花狀的徽路,又希望子孫尚武,加上了刀劍——於是有了這種近乎矛盾的家徽。
  

     祭祀神祗使用的三神器之一便是草薙劍,伴隨武士勢力的擴大,刀劍類武具紛紛繪上了徽章,漸成習俗。同類的家徽有弓、矢、弦卷(蛇之目)、鷹羽、獅子、鹿、旗、幟、鍬形等等。

信仰
  這一類家徽是神道、佛教、天主教、儒教等等信仰的表現。
  

     群雄割據時代,頻頻發生攻城、野戰之類的流血慘劇,不管是神道、佛教、天主教,許多人抱有歸依宗教以消除災厄、招得福德的願望。宗教是亂世中少有的慰藉。
  

     從而産生的徽章,基於各自的宗教信仰,有教義表章、咒文、祭器、佛具等類別,但表現的都是求神明佛陀加護的祈望。
  

     家徽之中,以與這一類相關的徽章爲最多。
附:信仰的意義、用語及宗派別說明

神道
  上至天照大神、下及氏神、産土神(うぶすなかみ),有「八百萬の神」之稱,可見其數量之多。而且,神總是要適應於時代,因之産生了信仰的盛衰。武家時代,最受武人崇敬的是八幡宮的弓矢之神,其次爲熊野權現、诹訪明神、大三島明神、天滿天神等等。
  

     從對這些神祗的信仰出發,家徽上出現了神使、神木、神草、神徽等等神號,以期冥護。


   神使
  神的使者多數爲鳥獸類,似乎鳥獸與神有緣。其例子有阿蘇的鷹、春日的鹿、八幡的鸠、稻荷的狐、氣比的鹭、松尾的龜、熊野的カラス。


   神木
  神社境內肯定有樹木,樹木就成了神體、神符的指示(還真是偶然題作木居士,便有無窮求福人啊),比如杉徽。


   神草
  神事中用到的草稱爲神草,如賀茂明神的「賀茂葵」及梶葉、柏葉徽。出自賀茂神人的本多氏、賀茂明神的崇敬者松平(德川)氏都使用「葵」徽。梶葉、柏葉徽,古代常用於供物的器具,因之成爲诹訪明神神社神官家後來的家徽。


   神徽
   神徽即是神社本身所用的徽章,赤軍家的神社之徽中有收錄。著名的神徽有信濃诹訪明神的梶葉、天滿宮的梅缽、出雲大社的龜甲和「有」文字、伊予大三島神 社的折敷三文字、肥後阿蘇神社的鷹之羽等等。此外,還有少數使用神社的相關營造物、祭具爲家徽的例子,如千樫魚木(神社梁棟兩端的×形交叉木造物)、瓶 子、注連繩、禦手洗、額、鳥居等敬神念物。

佛教
  在信仰方面,神道以現世爲念,佛教則注重來世、死後等現世之外的事象,比起神道,佛教較爲不事文飾。
  

     法具、佛具成爲徽章,除信仰上的意義,可能也與其形狀整齊優雅,適合家徽有關。


   輪寶
  象征大地凹凸平整,一切障害破碎。


   星辰
  七曜、九曜等妙見菩薩信仰的象征。千葉家家徽爲九曜、月星。


   
  佛胸前相,集有吉祥萬德,放出大光明的印記。


   無文字
  禅宗信仰之因。

天主教
  天主教傳到日本之初,在九州東北地方有不少信徒。由於德川時代嚴禁外教,流傳下來的家徽很少。不過,熱心教徒的後代,還是留下了祇園守、クルス(什麽東西?)、十文字等模仿十字架形狀的家徽。

儒教
  儒教自然是自中國傳來的宗教,家徽以易經卦像爲主,如八卦、引兩、壽字徽等。引兩是最常見的家徽,如足利將軍家的二引兩,三浦家的三引兩。

邪教
  迷信風行的時代,邪教的法術流行於民間,避災治病、延命招福,百無不有。這類家徽的例子是阿部清明印、九字、籠目。

二、家徽的分類

  

     家徽多數是對稱的物象,種類極爲廣泛,這裏試作一簡單分類。

植物 
  使用得較動物爲多,顯示了佛法的影響。
  

     例:銀杏、松、沢瀉、稻、竹、笹、柏、梶、茗荷、撫子、葵、牡丹、鐵線、椿、梅、櫻、茑、丁子、菱、桐、桔梗、菊、藤、虎杖、橘、杜若、片食等等。

動物
  
哺乳類、鳥類、昆蟲類使用較多。
  

     例:獅子、鳳凰、鹿、馬、兔、鶴、鷹(鷹羽)、雁、鸠、雀、千鳥、龜、蝶、蛤等等。

器具
  多數是生活所需的物品。
  

     例:輪寶、祇園守、折敷、幣、鈴、弓矢、刀劍、軍配、陣笠、鍬形、弦卷、杏葉、辔、帆挂船、舵、棹、車、團扇、扇、五德、笠、州濱、綿、絲卷、網、釘、鞠挾、琴柱、算木、錢、赤鳥、環、矢等等。

建築物 
  與器材類不同的是立在一定的場所,無法移動。
  

     例:千樫魚木、欄幹、鳥居、額、井筒、井桁、庵、石疊等等。

徽樣
  各種直線、曲線圖案與繪畫徽樣。
  

     例:菱、割菱、引兩、目結、折入、稻妻、山形、籠目、龜甲、鱗、角、巴、輪、木瓜、輪違、蛇目、渦卷、唐花、くつわ、唐草、日足等等。

文字
  家徽所選擇的文字,大多有瑞祥的含義,字畫簡明端整。
  

     例:一、二、三、五、六、八、九、十、百、萬、大、小、月、水、天、山、川、無、林、上、中、加、吉、卍、巴、長、福、井等等。

符號
  文字與徽樣的結合,多數爲咒符。
  

     例:阿部清明印、九字。

天文、自然
  日月、星辰、波浪、雪、雲之類。
  

     例:日、月、星(曜)、雲、霞、水等等。

三、家徽略說


●龍膽徽

  

     龍膽徽是源家的代表性家徽。
  

     說起來,龍膽原是中國傳來的訛名,把草根煎了當藥喝,苦而有效。
  

      某年,有人行經二光山(二荒山?)中,滿山白雪裏,突然看到一只白兔騰躍著。兔子在雪中掘出一片草葉,自顧自跳走了。行人深爲驚奇,拔起這根草,咬了 咬草根,味道十分苦澀;然而不過一會兒,整個人就充滿了活力。行人發現的這種藥草便是龍膽,據說能讓人感覺到超乎尋常的能力。
  

     龍膽每逢秋後,開放紫花,樣子搖曳可憐。有人將其花葉畫出,稱爲龍膽徽。平安時代,貴族常用龍膽徽的樣式編織、刺繡衣服徽樣。
  

      龍膽用於家徽,從已知的資料看,是自久我家開始。書物記載:「久我家成人著‘龍膽’徽付」。徽付是一種禮服。另外,《大要抄》記載,中院宗輔的車文爲 龍膽。村上源氏公卿家如六條、岩倉、千種、久世,當時競相使用龍膽家徽。在武家,播磨守護赤松家自稱村上源氏,所以除三つ巴徽之外,也曾用過龍膽徽。
  

     當然啦,這些公卿、守護們,某太政未必看得入眼。真正重量級的人物,乃是清和源氏的源賴朝。《勸進帳》、《曾我的報仇》之類歌舞伎裏的源氏都用龍膽裝扮,劇中,賴朝的母親因靈鬼而懷胎,生下的兒子被叫做鬼武者,也即後來的征夷大將軍源賴朝。
  

     家徽是武家的標志,賴朝既然是源氏長者、武家棟梁,賴朝所用的家徽也就流傳下來。所以自稱源氏的人,奉賴朝爲源氏長者,往往用開了龍膽徽。
  

     木曾義仲使用龍膽徽,戰國時期自稱爲義仲後裔的木曾氏把家徽也繼承了下來,直到現在還是長野縣木曾町的町章。此外,賴朝幕府所在的鐮倉市,如今以龍膽爲市章。
  

      其余用龍膽爲家徽的有清和源氏爲義流的本堂、馬場、宮川、石川諸家,義時流的石川、古橋家,大多是與賴朝血緣較近的家係。賴朝的龍膽由此成爲清和源氏 的代表性家徽,原來的「龍膽笹」也演化爲各式各樣,如「龍膽」、「五つ龍膽車」、「埋み龍膽」等,惟獨某太政把它塗成了紅色……


⊕葵徽
   


   ο最初的葵徽
  

     葵徽本來是京都賀茂神社的神徽。每年五月中旬,加茂神社都要舉行「加茂祭」,祭祀者將葵裝飾於冠上,是以這一神事別名爲「葵祭」。
  

      信仰加茂明神的豪族把葵徽用到了自己的家徽上,《見聞諸家徽》中,丹波國船井郡豪族西田家使用「二葉立葵」。三河地方的土豪如松平、本多、伊奈、島田 等很多家族在戰國前期就已使用葵徽,但具體圖案不明。慶長八年,德川家康就任征夷大將軍,葵徽的時代自此開始。慶長十六年以後,成爲德川(松平)家的專用 徽章。
  

     準確地說,德川將軍家的家徽是「三ツ葉葵」,有時也稱爲「三ツ葵」。《德川實紀》裏把「禦徽」叫作「葵鞆繪」。


   ο德川家與三葉葵
  

     松平家還沒有改姓德川時,家徽已經是代代相傳的三葉葵。相比舊有的家徽,葵葉的片數達到二片以上,而且加上了圓形的圖案。這據說是松平家的獨創,也由此成爲他們的特征。
  

     此外,松應寺家康父親廣忠的墓所上刻有劍銀杏徽。
  

     名家末裔的家徽往往代表著家係,比如佐竹的扇徽。松平家如果真是家康所聲稱的清和源氏末裔新田氏族,其家徽就應該是大中黑,或一引兩,三葉葵的無名家徽,代表著松平家出身的謎團。
  

     松平家以葵徽爲家徽的由來,大略有以下諸說:


   
   第一種說法:松平清康的水葵之器
  

     家康的祖父清康,被說成是活到三十歲就能取得天下的家夥。清康戰勝三河國田原城主戶田家時,伊奈城主本多正忠在庭中以水葵爲器作肴慶祝。清康非常高興,此後就以葵爲家徽(在下覺得,這一說法實在象是想象力豐富的江戶文人創作的清康逸話。)


   第二種說法:沿用酒井家、本多家的家徽
  

     酒井家與松平家祖先的關係極爲密切,江戶時代累世擔任幕府老中的酒井一係本出於入贅到酒井家的松平親氏,血統上已經屬於親藩。酒井家是加茂氏族之一,所以用葵徽作家徽,松平家襲用此徽後,酒井家爲避免混淆,把家徽改爲「劍片喰徽」。
  

     而本多家的家徽是「立葵徽」,其徽樣中的葵是朝上分爲三葉,松平家可能只是把這個徽樣略作了修改。後來幕府對本多家和將軍家同樣使用葵徽感到不滿,讓 本多家另擇家徽,本多家不識相,辯稱「葵徽本來就是我們本多家的家徽」,言下之意,你德川家用這個樣式還沒我們早呢。


   第三種說法:松平家出於加茂氏
  

     松平家三代目信光曾自稱「加茂朝臣」,如果松平家本身出於加茂氏族,其使用葵徽也就不奇怪了。


   ο三葉葵的限制
  

     將軍家的禦徽三葉葵使用限制相當嚴格。源氏長者、武家棟梁的家徽三葉葵乃是權威的象征,控制三葉葵徽的隨意使用,當然有其意義。
  

      最初,禦用商人的提燈等物上可以繪上三葉葵徽,到天和三年(1683)以後始改爲「禦用」文字,某些寺院也準許使用三葉葵。到了享保八年(1723) 八代將軍德川吉宗的時代,就明文限制三葉葵徽的使用,原因是此前發生了正德三年(1713)武田掃部助、享保八年(1723)山名左內使用三葉葵徽進行詐 欺的事件。
  

     但是現在留存下來的大名家器物上偶然也有三葉葵徽的印記,這又作何解釋呢?有幾種可能:將軍家下賜;將軍家子女婚嫁時的用品;迎將軍家的男子來做養子的,終身都可使用三葉葵徽。


   ο江戶時代各松平家家徽
  松平越智家——「丸に揚羽蝶」或「左巴」。
  松平尾張(梁川)家——「丸に三葉葵」或「六葵」。
  松平鷹司家——「丸に葉牡丹」或「六丁子」。
  松平水戶(高松)家——「丸に三葵」或「六葵」。
  松平水戶(守山、府中)家——「八角三葵」或「六葵」。
  松平保科家(《烈火疾風》中虛構了會津藩主保科小一郎正信。其實保科家到了寬永二十年才入封會津,之前會津是加藤嘉明之子明成的領地)——「丸に三葵」或「花葵」。
  松平大給(西尾)家——「丸に一葉葵」。
  松平藤井(上山)家——「埋酢漿草」或「五三桐」。
  松平松井家——「蔦の葉」或「棚倉梅」(奇怪,這一家和陸奧棚倉有什麽關係嗎?)。
  松平奧平(忍)家——「九曜」或「軍配團扇の內松竹」。
  松平奧平(小幡)家——「九曜」或「軍配の內九曜」(奧平家據說出自兒玉黨,家徽爲軍配團扇,賜姓松平後,以軍配團扇作副徽)。
  松平戶田家——「六星」。
  松平大河內(高崎)家——「表三つ扇」或「三蝶の內十六葉菊」。
  松平本莊(宮津)家——「九目結」或「桧扇」。


    ⊕唐花菱徽
  

     《相國寺供養記》記武田信在的紅直垂上繪有類似的菱縫徽。
  

     《長倉追罰記》記大內家使用唐菱,甲斐、若狹守護武田家使用武田菱,與武田家同源的南部家用菱鶴徽,武田一門、遠州小笠原家用松皮菱爲家徽。
  

     《見聞諸家徽》載武田家使用松皮菱、唐花菱,小笠原家爲三階菱,大內家爲唐花菱,秋山家也爲松皮菱。《見聞諸家徽》原文爲:
  

      「松皮菱,武田。賴義男新羅三郎義 光末孫也。從四位下、伊豫守,鎮守府將軍,童名千手丸。永承五年,依後冷泉院敕攻奧州安倍賴時,是時詣住吉社,新平 複夷賊。於時有神托,賜旗一流、铠一領,昔神功皇後征三韓用也。神功皇後铠脅盾者,住吉之禦子香良大明神之铠袖也。此裙之徽,割菱也。三韓皈國後,鎮座於 攝津國住吉,以奉納於寶殿矣。今依靈神之感應,於源賴義賜之,可謂希代也。賴義三男新羅三郎義光雖爲季子,依父鍾愛傳之,即旗、楯無(注:楯無铠)是也。 旗者白地無徽,铠有松皮菱,故義光末裔當家爲徽。」


   ⊕木瓜徽
  

      織田信長的家徽。據說是海之彼方(中國?)傳來的貴族徽,武家社會使用極廣。但馬國造後裔日下部一族很多使用木瓜徽,其中包括朝倉家,織田家出自朝倉 家陪臣,因而與朝倉同徽。《見聞諸家徽》載「木瓜に二つ引兩」——富永氏,「六つ木瓜」——尾張守政長的被官遊佐河內守,「二つ木瓜に庵」——海老名與七 政貞,「並び木瓜」——岩城中務丞宗直,「五つ木瓜」——宮氏、大平氏。此外,「四つ木瓜」爲八木氏、大田垣氏、池田充正所用。「三つ盛木瓜に二つ引兩」 則屬於三木家。


    ⊕桐徽
  

     「桐者根本安家之徽也」(《見聞諸家徽》)。
  

      後醍醐天皇將桐徽下賜給足利尊氏以來,足利一族吉良家(下馬衆)、一色家,管領畠山家、細川家,以及某些有功人士如三好義長、松永久秀、上杉謙信、大 友宗麟相繼得到了天皇下賜的桐徽。永祿二年(1559)正親町天皇即位,得到毛利家獻納的即位錢,不僅賞了毛利家兩三個官位,還授以菊徽和桐徽。其後,末 代將軍足利義昭把五七桐徽賜與織田信長,信長又轉賜給了秀吉、家康。桐徽的價值,有似於勳章。


   ⊕澤瀉徽
  

      澤瀉是一種水草,豐臣秀吉用之爲馬標,源於木下氏。木下親族,曾受賜羽柴一姓的福島正則用「立ち澤瀉」爲家徽,大名家毛利、水野、土井、淺野、奧平、 酒井氏等等也有使用。傳說毛利元就追敵至河邊,看到將士因水際生滿澤瀉而止步,叫道「勝ち草に勝ち蟲あり」,全軍受激勵而大勝。
  

     此外,也是《見聞諸家徽》所載越中松倉城主椎名氏使用的家徽。


    ⊕三星徽
  

      毛利家的一文字三星是戰國最出名的家徽之一,三星指大將軍星、左右將軍星,代表對三武神的信仰;一文字發音爲「カツ」,讀起來據說有種凜然武威。《見 聞諸家徽》載,本鄉氏、渡邊氏、飨庭氏——「三つ星」,長井、毛利、竹藤、萩、绮氏——「一文字三つ星」,毛利——「三つ星に吉の字」,渡邊、曾祢崎氏 ——「三星に一文字」。吉文字、一文字是石見、備後等地廣泛流行的家徽。


   ⊕六文錢
  
  六文錢的意義與佛教有關。
  

     本來,信州滋野氏流的武將家如海野、望月、祢津、真田家都使用雁徽,與信州的豪族井上、赤井、上林、山口氏同徽。真田家最初的家徽是「結び雁金」。
  

      海野幸隆改姓真田,此後臣從武田 家,數立軍功,受信玄賜以「六文錢」旗印,沿用數十年。關原決戰,真田昌幸、幸村父子參加西軍,但昌幸長子信幸加入東軍。西軍戰敗,信幸一係受封松代,改 名信之,家徽也因而改成了「一つ洲濱徽」。慶長末年兩度大阪之陣後,真田六文錢徹底銷聲匿迹。
  

     使用與錢有關的家徽的,還有戶次川大敗後被沒收領地的仙石秀久,用的是一個方孔圓形的制錢,銘文是戰國時大量流入日本的「永樂通寶」——獨特得出奇了。


   ⊕桔梗徽
  

     「土岐的桔梗一揆」並不是一向宗的一揆,而是指以桔梗爲家徽的土岐一族協力團結,重振了美濃威勢。《見聞諸家徽》中記載了土岐氏的存在:
  

      「桔梗。但幕者無徽水色。土岐。賴光四世孫國房之末。國房者賴政之叔父也,童名文珠丸。正四位下、攝津守,鎮守府將軍。土岐氏,本出於源姓,故其爲徽 者,一變白色,乃以爲水色,昔時唯用焉。是又所以貴其先也。後也,有野戰時,取桔梗花插於其胄以大得利窩矣,因爲之例。遂置之水色之中,以爲之定徽也。然 不記其年月,又其不知何人始爲之也。源賴光爲徽,末裔用之。故不得堅取其說,暫依其所聞,以書寫而已。」
  

     出自多田一族的相模太田家使用桔梗徽,這一家中有名的人物是太田道灌。其末裔重正出仕家康,領有遠江挂川五萬二千石。

梅缽徽
  

     以前田家的徽章出名,之前是六曜星徽與天神徽,利家晚年時才畫成大和菅原氏發祥地天滿宮的徽章梅缽徽。三代利常時,爲了分別本支旁係弄出了劍梅缽、丁字梅缽等等花樣。大和筒井、井戶、今井、辰市氏因信仰天神、自稱爲菅原氏後裔等各種原因也使用梅缽徽。


   ⊕鱗徽
  

     鐮倉幕府執權北條家的家徽。鐮倉中期,《蒙古襲來繪詞》中有鱗徽出現。前北條家滅亡後,伊勢新九郎占據小田原,其子氏綱冒姓北條,順理成章借用了北條家的三階鱗,稱後北條家或小田原北條家,以後一直襲用之。


   ⊕引兩徽
  

      「二つ引兩」是足利家的代表性家徽。引兩徽本來用於幔幕,其後被畫到旗幟上。《見聞諸家徽》中,足利一族及閣僚如吉良、澀川、石橋、斯波、細川、畠 山、上野、一色、山名、新田、大館、仁木、今川、桃井、吉見等都以引兩爲家徽。把引兩與其它徽樣組合的有三浦介、赤松、遠山、富永、長野、莊、吉川、波多 野、神保、三淵、蜷川、川原、中澤、飯川、安木、大和、绮(Kawata)、黑坂、平尾、金山、物部、矶谷、三木、西面家等武將。
  

     戰國武將要是碰上我這樣的家臣合該倒楣,因爲我曾經把桔梗和木瓜混淆……引兩、大中黑、井桁、直違之類的家徽,實在是沒有任何藝術性,但在戰場上卻一目了然,易於辨識,因此也廣爲流傳。


   ⊕藤徽
  

     一般是藤原家庶流武將的家徽,有「下り藤」等變化,如加藤、佐藤、齋藤、近藤、首藤、進藤、武藤、尾藤、後藤……
  

     據《見聞諸家徽》,讚岐大野氏、攝津伊丹氏、河內由佐氏、美濃伊賀氏、播磨小寺氏、近江箕浦氏也使用藤徽。《永倉追罰記》記有越中神保氏、三河鈴木氏。


    ⊕巴徽
  

      古代自海之彼方傳來的徽樣。《見聞諸家徽》記載的家徽中有:宗我氏—— 「雲に左三つ巴」,赤松兵部少輔——「二つ引兩に左三つ巴」,宇都宮氏——「右 巴」,小山氏——「左巴」,杉原氏——「角巴」,香河五郎次郎和景、越後長尾氏——「九曜巴」,山田道祖千代丸——鱗巴,丸豐前七郎朝達——三つ盛巴,芝 山三河守持嗣——「三つ積み巴」,山下左京亮——「桝形に右三つ巴」,金山氏——「一つ引兩に並び巴」等等。其他如嚴島、大野、溫科家,用的是右三つ巴家 徽。
  

     巴徽原本是祭拜武神的八幡宮神徽,而後流行於武家社會。山陽道赤松家家徽爲「二つ引兩三つ巴」,勢力最盛時曾經東及攝津、西至美作、備前,所以赤松氏滅亡後,中國地方仍然有許多氏族使用「二つ引兩巴」家徽。
  

     聯盟馬羽大藏的家徽是右三つ巴,據說自藤原秀鄉和蒲生氏鄉而來。


    ⊕酢漿草﹝方食﹞徽
  

     《見聞諸家徽》所載小田又次郎知憲、肥田助太郎政秀、中澤、多賀、赤田、平尾、長宗我部氏家徽。戰國時期,武家常喜歡以其三葉裝飾在劍間,稱之爲「劍酢漿草」。與德川家有關的戰國大名如酒井、森川家也有使用。 酢漿草﹝方食﹞徽


   ⊕柏徽
  

     《見聞諸家徽》所載熱田大宮司千秋氏、宗像大宮司氏鄉、神谷、雀部、尾林、竹內、山內、水原、朝日氏家徽。山內一豐之父盛豐從織田家參加丹波合戰,以柏枝作旗指物奮戰,勝利後,柏枝上僅剩三枚殘葉。在下使用的三枚並柏家徽就來源於此。
  

     一豐後來封於土佐,《土佐山內係圖》載其家徽爲「三つ葉柏」。事實上,山內一門使用柏徽的曆史甚長,別本山內係圖載其遠祖山內豬右衛門與足利義滿交戰時,旗指就是柏徽。此外,奧羽葛西一族也使用三つ葉柏徽。

⊕竹、竹雀徽
  

     伊達家的家徽是「竹に二羽飛雀」。
  

     《見聞諸家徽》記載,朝倉下野守——「竹の丸龜に甲」,粟飯原氏——「三本竹」,上杉氏——「竹の丸に雀」,河村氏——「箸尾藤德丸、違い竹」,明石越前守、上神氏、大鳥氏——「竹の丸に桐」。
  

     使用竹雀徽的大名有上杉(長尾)家、伊達家。此外,伊達家曾允許與之聯姻的最上家使用此家徽。

⊕橘徽
  

     山中鹿之介的家徽。
  

     《見聞諸家徽》著於應仁末年(1468)到文明二年(1470)間,當時有不少武家使用橘徽,記載中有藥師寺掃部助元隆——「三つ橘徽」,小寺藤兵衛尉——「三つ橘に藤巴」。戰國末期出現的井伊家也用過橘徽。


   ⊕鶴徽
  

     《見聞諸家徽》載,楢葉左京亮——「對い立鶴」,佐脅五郎明房——「雲月に舞鶴」,波波伯部彥次郎賢豐——「松食い鶴」,大和氏、遠江蒲生氏——「二つ引兩に對い立鶴」,石川氏——「飛び鶴」。
  

     《永倉追罰記》載,高井左衛門尉——「松に鶴」,南部氏——「菱鶴」,近江禦門的後裔葛山備中——「庵の內對い鶴」。
  

     戰國末期,诹訪家與森家使用「鶴の丸」。


   ⊕目結徽
  

      近江佐佐木一族有名的代表家徽。《見聞諸家徽》記佐佐木大膳大夫入道生觀的家徽爲「四つ目結」。各家所使用的家徽中,二松、飯田——「三つ目結」,本 莊氏——「九つ目結」,武藤左京亮信用——「寄挂り目結」,椎屋氏——「四つ目結」,本間氏——「十六目結」,能勢氏—「丸に十二目結徽」。
  

     此外,佐佐木氏流的宇多源氏武將如京極、建部、龜井家使用「四つ目結」。出自近江的尼子家爲「七つ割り平四つ目結」。越中佐佐氏用「滋目結」爲家徽。


   軍配團扇徽
  

     《見聞諸家徽》載粟生田次郎左衛門尉經行、矢島、真下、富田家使用軍配團扇徽。
  

     軍配團扇徽主要爲以武藏國爲中心的兒玉黨武將家所用。三河奧平家屬於兒玉黨一族,同樣用的是軍配團扇徽。




呼!好多 終於整理完了


我都還沒看過的說ˊˋ






轉載網址
 
唉 櫻樹

花瓣飛舞

唉 各自踏上                                                           「No music,no Life」

夢想之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提示: 作者被封鎖或刪除 內容自動遮蔽
 
簽名被遮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家徽豆知識

[quote=伊索格林]日本史好像算是最晚才有家徵的唷
雷斯魔~上....
去找世界史上最早有家徵的國家@@"
打旗幟因該會比較好搜尋到[/quote]

喔~

好唄

待我去找找

日本算是最晚ˊˋ

我以為是最早的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名望的勇者

    守護勳爵

     
    http://blog.roodo.com/yowyowyow123
    我的部落格,有興趣來看看吧,想要發文我也可以代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家徽豆知識

    [quote=玉日比]http://pc1.gamebase.com.tw/board_archive_function.jsp?cno=0&no=3096&mode=10&article_no=326755
    我在基地看到一樣的文章[/quote]

    because

    他的出處跟我一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9-24 17:39 , Processed in 0.055129 second(s), 30 queries .

    回頂部